爱之谷官方商城

校花刘小婷与民工/床事描写较多较细的/宝贝太大要涨坏了



  阅读提示:只要找体面的借口,任何时段都可能感情冲动。

  只是须对自己负责,在这些节骨眼上,稍稍用心一点就好了。

  在四种危险的情态下,最容易暴露自己薄脆的情感,也最容易 放纵自己,铸成失足之恨。

   女人最易放纵的 4个 时刻  一、黄昏  这是一个充满诗意的时刻,落霞晚照、倦鸟归巢,乡间的袅袅炊烟和都市里璀璨的华灯,各自招徕着不同的羁旅游魂。

    单身的人最恐惧这种时候,一切劳碌都平息下来,所有的纷扰都隐退了,剩下的只有一个凄凉的自己,他们无法给自己一个明确的交代:去哪儿?找谁?干嘛?  外边的夜生活越是婀娜多姿、仪态万方,他们越觉得孤独冷落。

    有位婚姻不幸的女人,曾红着眼圈告诉我:天一黑,我就害怕。

  凄凄惶惶地,找不到归宿。

  ”这时候,脑子一热,就可能做点 出格儿的。

  欲罢不能 女人最易放纵的4个时刻暧昧女人放纵  二、午夜  一切都睡了,万籁俱寂,世界上只有自己的灵魂清醒着。

    睡吧,难以安寝,往往是“无眠犹抱枕”,或者“替人垂泪到 天明”。

  玩吧, 可得片刻轻松, 酒精可以麻醉肢体,却不能麻醉心灵。

    天黑着,宇宙洪荒之间,只有你,独自品尝被幽囚、被放逐、没有知音也没有未来的苦楚。

  郑板桥“难得糊涂”的格言再次印证了“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滋味。

  这时候,万不可慌不择路。

    三、节前  花花公子徐志摩很善于和漂亮女人打交道。

  他跟陆小曼处在私密状态时,就曾致信宽慰,大意是情人之间最难度过的就是传统节日,这时候,不得不分离,不得不把自己的身份和感情隐藏在黑影里。

    四、酒后  非常理解古人为什么讲究“慎独”,也就是说,正人君子和 势力小人同样是血肉之驱。

  欲罢不能 女人最易放纵的4个时刻暧昧女人放纵  当外界条件宽松――尤其是道德环境暧昧的时候,人类与生俱来的生物本性就开始蠢蠢欲动,甚至可能突破种种人文约束,变得不可收拾。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李 大顺转过身,看到梦娇 婶子正背对着自己,捂着胸口,就着月光,可以看到梦娇婶子的屁股。

   梦娇婶子的腰很细,前凸后翘,典型的S型身材,李大顺眼睛都红了,一股子妖火从身下冲上了脑门。

   李大顺拿起来了桶里的毛巾,随意搓了搓,之后就往梦娇婶子的后背上轻轻搓去。

   他怕他力气大了,会弄疼梦娇婶子。

   毛巾沾着清凉的井水在梦娇婶子的背上来回摩擦,梦娇婶子的心随着李大顺的动作扑通扑通的乱跳。

   她透着余光,想要偷瞄着李大顺,满脑子尽是旖旎。

   察觉到李大顺 给她搓背的力气不是很大,痒痒的,仿佛是一群小蚂蚁,在梦娇婶子身上爬着,梦娇婶子哼哼道, 顺子,你用大力些。

   婶子,我怕你疼啊。

   梦娇婶子扑哧一笑,傻娃儿,我不疼。

   好,梦娇婶子, 那你站稳了,我要用大力了! 此时李大顺看着梦娇婶子那妙曼的身子也早已经口干舌燥,他那搓着背的手也渐渐不受控制的顺着梦娇婶子光洁的脖子朝着梦娇婶子的面前滑去。

   感受到李大顺的动作,梦娇婶子整个人都僵住了。

   她渴望那只手能给她带来抚慰的同时,也意识到再这样下去他们就要擦枪走火了。

   小……大顺啊,时间也不早了,我这洗的也差不多了。

  梦娇婶子满面通红的站起身躲开了李大顺那只不安分的手。

   李大顺也是一下子就醒了,刚才他们这是在做什么呀? 要是被村里的人发现了,那可是要浸猪笼的! 好,梦娇婶子那你赶紧回去吧,别着凉了,晚上风大。

  李大顺笑了笑说道。

   梦娇婶子点点头,随后胡乱的套上了衣服,院子里除了虫鸣就只有淅淅索索的穿衣声。

   穿完了衣服,梦娇婶子就准备离开了。

   李大顺也准备回 房间睡觉,刚走到一半,就被梦娇婶子给叫住了。

   顺子。

   咋了?婶子? 李大顺转过头去,只见梦娇婶(夹逼自慰)子一路小跑过来,随后,抱着李大顺的脸,就在李大顺的嘴上吧嗒亲了一口。

   李大顺吓了一跳。

   怎么梦娇婶子这么热情? 李大顺这会儿还邦.邦硬着呢,被梦娇婶子柔软的红唇一亲,更加是受不了了。

   梦娇婶子的小嘴儿,刚离开李大顺的嘴唇,李大顺就一把拉住梦娇婶子,随后搂在怀里,咬上了她的唇。

   梦娇婶子惊慌失措,她刚才是怎么了? 怎么像是撞了鬼一样,竟然跑去亲了李大顺一口。

   但是梦娇婶子怎么都挣脱不了李大顺的怀抱,李大顺将她紧紧的禁锢着。

   李大顺虽然很瘦,但是在学校里的时候也经常锻炼健身,所以胸前四块腹肌梆梆硬,男人味十足。

   梦娇婶子在他的怀抱里面,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一个缠绵悱恻的吻,梦娇婶子只觉得自己呼吸困难,浑身上下难受的很。

   梦娇婶子的脑海之中又漂浮起了,刚才他看到李大顺洗澡的时候,李大顺又大又粗的。

   梦娇婶子,真想好好的感受一下…… 李大顺的手慢慢的往上探去,突然……李大顺老妈的房间的灯火又亮了。

   顺子,你在外头和谁 说话呢? 这让梦娇婶子一个颤抖,清醒过来连忙推开了李大顺,拔腿就跑,这要是被人看到了,她这张脸可往哪儿搁呀。

   哦,没和谁说话呢,刚才梦娇婶子过来还鸡汤的盒子,我就和她说了两句话。

   李大顺连忙开口回应道。

   哦,你早些睡,不早了。

   房间的灯渐渐的暗下。

   好,我马上就睡了! 整个院子里面只剩下李大顺一个人,梦娇婶子已经跑回去了。

   李大顺哭笑不得的伸手摸了摸自己,还是邦邦硬。

   这梦娇婶子可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李大顺倒是有些弄不懂,这梦娇婶子是不是在勾.引他了? 第二天,李大顺起了个一大早,依然还是去上山采药。

   他们这个村可是一块宝地,周围围绕着三个大山,都有很多常见的药草。

   有时运气好,还能收获一些珍稀的草药呢。

   他这个医科大学的中医系医学生,正好在这好好的辨识辨识草药。

   大约到早上10点钟,李大顺就回来了。

  7月天的中午太热了,待在山上可受不了。

   回来时,李大顺路过了梦娇婶子家,正好看到梦娇婶子在门口露天的灶台上正做饭呢。

   因为昨天的事儿,李大顺不免多看了两眼,却发现梦娇婶子的面色痛苦,而且一边炒着菜,一边还一直扶着腰。

   这梦娇婶子是怎么了? 腰不舒服了。

   于是李大顺便喊了一声,梦娇婶子,你怎么了?这不舒服吗? 梦娇婶子看到李大顺,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自然,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了。

   我没事儿,早上搬东西的时候闪着腰了好像,腰有些疼。

   哦,那你得小心些,要不舒服就别做菜了,好好休息休息吧。

   李大顺摆摆手,正准备离开,梦娇婶子却突然叫住了李大顺。

   顺子,你过来一下。

   李大顺走了进去,不解的问道,怎么了,梦娇婶子? 大顺,你说我这腰扭伤了得多久好呀? 不管怎么说,也得十天半个月才能恢复吧。

  李大顺如实回答道。

   梦娇婶子一听,脸色白了白,要这么久啊,那不行啊,我还要下地干农活的。

   梦娇婶子,你家有 红花油吗?要不我帮你推拿一下吧,我学过正宗专业的推拿手法,能让你好的快一些。

  李大顺提议道。

   有,你先去我房里等我吧,我去取了红花油,马上来。

   梦娇婶子伸手指了指李大顺,才知道,上一次他过来找梦娇婶子的房间,可完全是找错了,梦娇婶子房间是在另外一个方向。

   说完,梦娇婶子没等李大顺说话就立刻去了储藏室,取红花油去了。

   好像生怕李大顺会后悔似的。

   李大顺也先进了屋, 屋子里面很干净整洁,还带着淡淡的香味儿。

   屋子的正中央放着一张大床。

   梦娇婶子很快就回来了,手中还拿着一瓶红花油。

   梦娇婶子,你赶紧的,我给你好好的按一按,你很快就不疼了。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