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fc2 ppv 445007

fc2 ppv 445007


不一會兒,我就釋放了。


  這時候外面響起浴室門打開的聲音, 白姨的聲音也隨之響起:“我說 趙曉曼,我讓你做飯你做了嗎?”“做啦做啦,菜都洗好了。


  對了,這里的 骨頭湯你要不來嘗嘗看?你看看有沒有問題。


  ”趙曉曼朗聲道。


  聽到她的話,我立刻嚇得魂飛魄散,匆忙拉上了褲子拉鏈。


  很快,白姨吹干頭發走了過來,也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總覺得她的眼神有些閃躲,似乎不敢看我的樣子。


  “骨頭湯(性插故事)啊?我嘗嘗!”白姨說著走到湯鍋前,果然用勺子盛了點湯喝了一口。


  轉頭對趙曉曼 說道:“沒有問題呀,這骨頭湯可是我買的上好的大骨頭,怎么可能會有問題呢!”“沒問題就好呀,那你趕緊做飯,我已經洗好菜了,接下來的工作就靠你咯!”趙曉曼笑道,轉身離去的剎那還沖我眨了眨眼睛。


  “白姨,我幫你做飯吧!”我主動說道。


  “不用不用,你去那邊看電視吧,我來做就好。


  ”白姨搖搖頭說,并沒有看我。


  我 忍不住有些失望,離開廚房去了客廳,這會趙曉曼在那里正翹著二郎腿津津有味的看著宮斗劇。


  感到無趣 的我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拿出手機就要刷UC,這時趙曉曼卻湊過來,低聲說道:“小處男,下午你白姨午睡的時候,我們還是在洗手間碰面。


  這次你要是再當三秒男,信不信我就把你干的壞事跟你白姨說?”聞言我愣了下,旋即大喜起來。


  昨晚沒能和趙曉曼成其好事, 我也是覺得后悔極了。


  現在又來了一次機會,怎么著也要把握好,其實昨晚我是因為第一次和 女人有那么親密的接觸,所以才會控制不住自己的。


  相信這次我一定不會再重蹈覆轍!想到這里,我咧著嘴笑道:“小曼姐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不會讓你失望的!”很快到了等我們吃過午飯。


  也是天公不作美,本想趁著白姨午睡時和趙曉曼來一場轟轟烈烈的戰斗。


  可誰曾想,剛吃過飯 經理就給我打電話 讓我回去加班。


  經理姓趙,名叫趙方彬,也是我的頂頭上司。


  雖然今天是周日,可上司叫加班,作為一個新入職沒多久的員工,我也只好乖乖打車去上班。


  臨走時候,趙曉曼臉上哀怨的表情讓我心里五味雜陳。


  但這也沒辦法,我只能期盼晚上回家時趙曉曼還在,那樣也許我們還可以趁著白姨睡著偷偷的做點事情。


  趙經理讓我加班,就是讓我整理公司的客戶,大周末的辦公室就我一個人,昏昏沉沉忙活了不知道有多久。


  好不容易干完活,疲憊的我直接趴桌子上睡了一覺。


  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全黑了,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正準備要起身收拾 東西離開。


  可就在這時,不遠處卻傳來一陣若有若無的聲音!聽到女人的叫聲,我立刻清醒過來, 辦公室里怎么會有女人?難道說……是有人在偷 看小電影?想到這里,我立刻起身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悄然過去,想看看到底是誰在偷看小電影。


  等來到旁邊的會議室門口,我偷偷把門打開一條縫往里看去,眼前的一幕讓我驚呆了,竟然是趙經理和辦公室一大美女林 小美在偷歡!不一會兒,我就釋放了。


  這時候外面響起浴室門打開的聲音,白姨的聲音也隨之響起:“我說趙曉曼,我讓你做飯你做了嗎?”“做啦做啦,菜都洗好了。


  對了,這里的骨頭湯你要不來嘗嘗看?你看看有沒有問題。


  ”趙曉曼朗聲道。


  聽到她的話,我立刻嚇得魂飛魄散,匆忙拉上了褲子拉鏈。


  很快,白姨吹干頭發走了過來,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總覺得她的眼神有些閃躲,似乎不敢看我的樣子。


  “骨頭湯啊?我嘗嘗!”白姨說著走到湯鍋前,果然用勺子盛了點湯喝了一口。


  轉頭對趙曉曼說道:“沒有問題呀,這骨頭湯可是我買的上好的大骨頭,怎么可能會有問題呢!”“沒問題就好呀,那你趕緊做飯,我已經洗好菜了,接下來的工作就靠你咯!”趙曉曼笑道,轉身離去的剎那還沖我眨了眨眼睛。


  “白姨,我幫你做飯吧!”我主動說道。


  “不用不用,你去那邊看電視吧,我來做就好。


  ”白姨搖搖頭說,并沒有看我。


  我忍不住有些失望,離開廚房去了客廳,這會趙曉曼在那里正翹著二郎腿津津有味的看著宮斗劇。


  感到無趣的我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拿出手機就要刷UC,這時趙曉曼卻湊過來,低聲說道:“小處男,下午你白姨午睡的時候,我們還是在洗手間碰面。


  這次你要是再當三秒男,信不信我就把你干的壞事跟你白姨說?”聞言我愣了下,旋即大喜起來。


  昨晚沒能和趙曉曼成其好事,我也是覺得后悔極了。


  現在又來了一次機會,怎么著也要把握好,其實昨晚我是因為第一次和女人有那么親密的接觸,所以才會控制不住自己的。


  相信這次我一定不會再重蹈覆轍!想到這里,我咧著嘴笑道:“小曼姐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不會讓你失望的!”很快到了等我們吃過午飯。


  也是天公不作美,本想趁著白姨午睡時和趙曉曼來一場轟轟烈烈的戰斗。


  可誰曾想,剛吃過飯經理就給我打電話讓我回去加班。


  經理姓趙,名叫趙方彬,也是我的頂頭上司。


  雖然今天是周日,可上司叫加班,作為一個新入職沒多久的員工,我也只好乖乖打車去上班。


  臨走時候,趙曉曼臉上哀怨的表情讓我心里五味雜陳。


  但這也沒辦法,我只能期盼晚上回家時趙曉曼還在,那樣也許我們還可以趁著白姨睡著偷偷的做點事情。


  趙經理讓我加班,就是讓我整理公司的客戶,大周末的辦公室就我一個人,昏昏沉沉忙活了不知道有多久。


  好不容易干完活,疲憊的我直接趴桌子上睡了一覺。


  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全黑了,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正準備要起身收拾東西離開。


  可就在這時,不遠處卻傳來一陣若有若無的聲音!聽到女人的叫聲,我立刻清醒過來,辦公室里怎么會有女人?難道說……是有人在偷看小電影?想到這里,我立刻起身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悄然過去,想看看到底是誰在偷看小電影。


  等來到旁邊的會議室門口,我偷偷把門打開一條縫往里看去,眼前的一幕讓我驚呆了,竟然是趙經理和辦公室一大美女林小美在偷歡!要說起來這林小美,雖然不是辦公室里最漂亮的,但是身材卻絕對是辦公室里最好的!她一米七的個頭,穿上高跟鞋甚至比很多男人都高了,修長的大腿永遠都是包裹在黑色絲襪里面。


  頎長的身材讓她顯得格外出眾,再加上清秀的五官,配上帶著幾分書卷氣息的黑框眼鏡,看起來簡直就像是一個完美身材的知性美女。


  平日里林小美看起來非常冷傲,不過沒想到竟然也會做這種事情!“趙經理,快點!”林小美喊道,喘息的聲音充滿著誘惑。


  看著她那副模樣,門口的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心說感情這林小美私底下竟然這么會玩? 孫 春花一臉的誠懇,看樣子也不像是只為了給 劉旭解圍,林月心中的好奇心也被挑了起來。


    劉旭真會 按摩?  林月不由得低頭看了一眼胸口,她一直覺得要是能再大一點就完美了,悄悄試了不少偏方都沒用。


    聽人說按摩有用,她揉了好幾次都不見效果,也不知道劉旭行不行。


    “ 旭子,今天多謝你,時候也不早了,我得回去看看鋪子。


  ”  “正好,春花嬸我和你一起回去,帶瓶醬油。


  ”  劉旭跟著起身,和林月打個招呼,說道:“月兒姐,我先走一步,明天見,不要太想我。


  ”  “不要臉,誰會想你。


  ”  林月咕噥一句,心里打著小九九,該怎么開口讓劉旭給她按摩。


    劉旭沒想到林月的心思,已經和孫春花回到了小賣部,剛一開門,嗖的竄出個黑影,把孫春花嚇得不輕,轉身就撲到劉旭懷里。


    胸前的柔軟緊緊貼著他的胸口,還挺舒服,送上門的福利,當然沒有推開的道理,劉旭順手抱住了孫春花,手直接蓋在了她的屁股上。


    “那是啥東西?”  孫春花被嚇得不輕,都沒注意到這些,驚魂未定的觀察了好幾次門口,都不敢進去,生怕又竄出來一只。


    “哎呀!”  黑影沒看到,倒感覺到了屁股上的異樣,觸電似地,整個人都忍不住扭動起來。


    “你這壞小子,趁機占 嬸子便宜!”  “春花嬸,我也是被嚇壞了,你說這手也真是的,有時候就是不聽話。


  ”  劉旭特地沖著兩只手埋怨,孫春花也不和他計較,只是小心翼翼的走進了小賣部。


    沒有黑影沖出來,但不少東西都被撕扯壞了,多半是老鼠或野貓弄得。


    “旭子,醬油就在架子上,你自己拿一下,錢就甭給了,嬸子還指望你以后多按摩按摩。


  ”  孫春花躬下身子,準備收拾一下地上的狼藉,衣服被沉甸甸的胸口壓下去,露出了大片雪白,這樣的好風景,劉旭怎么能輕易錯過。


    “不著急,嬸子,我幫你收拾。


  ”  劉旭也蹲下身來,眼睛一直沒離開過孫春花,心中忍不住的感嘆,真不愧是當年村里一枝花,本錢就是高。


    “嗯?”  手忽然抓住了個黃瓜似的東西,但感覺又不像,劉旭低頭一看,神色頓時變得古怪起來,他手里抓著的居然是個模具。


    城里他也沒少見過這樣的店子,甚至宿舍里幾個猥瑣家伙還特地買回來研究過,他還是第一次在村里發現。


    尤其這個頭還不小,難道孫春花平時也得不到滿足?才會想到買這個東西?  “旭子,你這……”  孫春花看到劉旭手里的東西,半句話生生咽了回去,一把奪了過去,臉上泛紅,不知所措的解釋道:“就是個城里人的稀奇玩具,我瞅著新鮮就買回來了。


  ”  “春花嬸不用解釋,我好歹也在城里呆了幾年,這東西還是認識的,再說它也不像是剛剛拆了包裝,明顯都用過好幾次。


  ”  劉旭壞笑著湊近孫春花,說道:“嬸子,是不是書記很久都沒壓你了?”  “你這毛頭小子,啥都敢問!”  孫春花被拆穿,索性不再掩飾,哼道:“你葛叔三天兩頭跑城里,一天到晚累個半死,哪里有空閑做那事,再說年紀也大了,那方面 也就不行了。


  ”  “春花嬸,這個用多了也不好。


  ”  劉旭一本正經的看著她說道:“就好像一個快要餓死的人,喂了一小塊饅頭,反而會變得更餓。


  ”  “沒想到,你還懂得不少,嬸子心里也苦,但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  孫春花一臉沮喪,有些事情是會上癮的,尤其在這個年齡,更是如此。


  她也想著能再享受一回女人的樂趣,可惜希望渺茫。


    “嬸子,有時間我再給你按摩按摩,也可以緩解的。


  ”  劉旭的話頓時讓孫春花來了興趣,欣喜的看著他說道:“那明天嬸子去診所找你!”  “診所不太方便,人來人往的,這個按摩和按腿不一樣。


  ”  孫春花很快反應過來,笑著說道:“還是你考慮周全,那改天來嬸子家里。


  ”  “好的,春花嬸我就先回去了,小姑還等著我這醬油做飯。


  ”  劉旭計劃得逞,起身就要走人,卻被孫春花叫住了,從架子上拿了好幾根火腿,還拿了幾瓶飲料塞了過來。


    “拿回去吃,就當嬸子提前給你付按摩錢。


  ”  “謝謝嬸子。


  ”  毫不客氣的收下,劉旭離開了小賣部,沒等走到家門口,就聽到了身后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轉過身一看原來是陳 大榮


   (愛女狂歡) 想到早上的事情,劉旭還有些心虛,沒想到陳大榮倒是一臉笑呵呵的和他打招呼。


    “旭子,吃了飯到家里一趟, 雯雯說腳還是不舒服,你去給她瞅瞅,按摩一下什么的。


  ”  “好勒,大榮叔你這是要出門?”  劉旭看著陳大榮換了一身臟兮兮的衣服,順口問了一句。


    “唉,特娘的那些老板偏要晚上出貨,我這就得走了,你記得晚上過去,要不明天回來,雯雯又得和我絮叨。


  ”  “好的,大榮叔你放心好了,路上小心。


  ”  目送著陳大榮遠去,劉旭的心中忽然冒出個古怪的念頭,壞笑著回到了院子里。


    “咋這么多東西?”  “春花嬸送的,下午我給她按了按腿,她說這個當診費。


  ”  劉旭回來的時候,陳 蘭蘭剛洗了頭發,濕漉漉的長發垂下來,把胸前的衣服都打濕了,若隱若現的風景,讓劉旭一陣口干舌燥。


    陳蘭蘭剛要開口,察覺到了劉旭的目光,趕快拿著東西朝廚房走去。


    “你在院子里坐會兒,飯馬上就好。


  ”  好景一晃而過,劉旭無奈的搖搖頭,走到水缸邊準備沖個澡。


    “旭子,昨天就和你說了,以后不要在院子里換衣服,你又不是小孩子,影響多不好。


  ”  “怕啥,都是自家人,再說我哪兒小姑沒看過。


  ”  劉旭擦著身上的水珠,滿臉的不在乎,陳蘭蘭卻不好意思的扭過頭去,她明白劉旭是故意的,所以才要盡可能的克制自己。


    一直以來她都把劉旭當成了自己的孩子,現在卻產生了那種心思,實在是太羞恥了。


    “小姑做的飯就是好吃!”  回過神的時候,劉旭已經穿好衣服,端起碗筷狼吞虎咽起來。


    “就你嘴甜,不就是一碗雞蛋炒面條,誰還不會做?”  陳蘭蘭嘴上嗔怪一聲,心里美滋滋的。


    “那可不一樣,小姑在我心里獨一無二,做出來的飯當然也是舉世無雙,別人肯定做不出這樣的香味!”  劉旭毫不吝嗇花言巧語,一邊說,還一邊用力嗅了一口,鼻子都快湊到陳蘭蘭胸口。


    “嘿嘿,小姑身上更香!”  “吃飯也堵不住你的嘴!”  陳蘭蘭笑得眉眼彎彎,她還不到三十歲就成了寡婦,村里人都想著說她的閑話,要不是她檢點,只怕早已經成了人人唾罵的對象,更別說有人夸她了。


    劉旭幾句話,說的她很是舒坦,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湊到劉旭臉上親了一口。


    “獎勵你的!”  “這邊也要一個!”  意外的驚喜,劉旭愣了一下,然后嬉皮笑臉的把另一邊也湊過去,說道:“小姑可不能厚此薄彼,不然這半邊臉要不高興了。


  ”  “就會糊弄小姑,你的臉還會不高興?”  陳蘭蘭哼了一聲,轉身就要走,劉旭蹭的站起身來,突然在陳蘭蘭的臉上親了一口。


    “你看,他一不高興就想親小姑。


  ”  一瞬間,陳蘭蘭居然呆住了,就在劉旭親上來的時候,她感覺自己居然心跳加快,甚至希望再來一次。


    好像,回到了戀愛時候的感覺。


    不行的,我怎么能和劉旭……他以后肯定是要娶媳婦自己成家,怎么能和我一個寡婦在一起。


    陳蘭蘭想到這些心灰意冷,所有的感覺瞬間潰散不見,連步伐也遲緩了不少。


    劉旭根本沒注意到這些,扒拉完飯菜,和陳蘭蘭打了一聲招呼,就去黃雯雯家了。


    聽著腳步聲漸漸遠去,陳蘭蘭洗碗的手也停了下來。


    這樣也好,沒有開始就不會結束。


    終于找到了安慰的借口,陳蘭蘭整理了廚房里的狼藉,便是回到炕上躺著了,只想早早的入睡,就可以擺脫這些煩惱。


    當她躺下的時候,腦袋里閃過的都是昨天晚上被劉旭抱著的場景,現在只能裹緊被子。


    以前就是這樣過來,以后也可以的。


    陳蘭蘭找了無數的理由安慰自己,終于是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這時候劉旭也來到了黃雯雯家的院子里,才走到門口就傳來一陣狗叫,屋里的黃雯雯立刻警覺。


    “誰在外面?”  “ 小嬸子,我是劉旭,大榮叔叫我來給你看看腳。


  ”  黃雯雯聽到是劉旭來了,頓時想到了白天的旖旎事,小臉兒微微泛紅。


    “進來吧,門沒鎖,大黑也拴著。


  ”  特地留門?  劉旭心中暗暗思忖,難道是為了我?白天的時候,他能感覺到黃雯雯對他沒有那么排斥。


    村里也早就議論過,黃雯雯和陳大榮都結婚幾年,肚子一直都沒動靜,不少人都說黃雯雯是不下蛋的母雞。


    為此,陳大榮還和人打過架,后來說的人就漸漸沒了。


    村里人的思想比較封建,對這方面的知識了解也不多,劉旭卻清楚,生孩子可不一定就是女方的原因。


    陳大榮早年就跑長途運輸,像今天這樣的深夜跑車也都是家常便飯,那方面受到影響倒是很正常。


    “小嬸子,有沒有感覺好一點。


  ”  走到屋里,劉旭看著炕上坐著的黃雯雯,眼睛刷的一下看直了。


    黃雯雯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衣,里面襯了一件背心,雖然她只是坐著不動,但若隱若現的風景,依舊讓人移不開視線。


    “眼睛朝哪兒看!”  注意到了劉旭的實現,黃雯雯哼了一聲,抬腳就要踢他一下,沒想到用了受傷的腳,立刻疼的哼哼起來。


    “小嬸子你都差點兒把我魂勾走了,怎么還怪我?”  黃雯雯本想開口,卻感覺到腳斷了似的劇痛,齜牙咧嘴的說道:“還不快給我按摩,小心我讓黑子進來咬你!”  “別著急,小嬸子,我這就給你按摩。


  ”  劉旭笑著抬起她的小腳,把白皙的小腿搭在了自己腿上,手就順著摸了上去。


  瞅準穴位,或輕或重的按壓著。


    在這方面,劉旭還真不是吹牛,整個學院里就他按的最好。


    所以很快黃雯雯就感覺到疼痛減輕了不少,而且感覺到劉旭的手指暖洋洋的,帶著魔力一般,每次按壓都有著一股電流順著小腿蔓延上來。


    連續幾波下來,黃雯雯禁不住發出了嚶嚀。


    劉旭心中暗喜,按照記憶中的穴位,加大了力度揉捏起來,黃雯雯居然感覺自己某個地方跟著有了反應,臉頰很快羞紅。


    “旭子,差不多了,謝謝你。


  ”  為了避免被劉旭看出端倪,她想盡快結束這次的按摩治療,可崴腳哪有那么容易好起來,她這一動,立刻又疼了起來。


    “小嬸子,這個按摩治療是循序漸進的,你這一弄,我又得重頭再來,不然根本沒效果,除非你想以后變成個瘸子,那我現在就走人。


  ”  劉旭還真跳下炕,一副就要走人的樣子。


    黃雯雯立馬慌了,沒有人想以后做個瘸子,也顧不上丟人和羞恥,趕忙喊住了劉旭,說道:“是嬸子不懂,你繼續按摩,我保證不會再打擾你。


  ”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


  ”  黃雯雯連連點頭,劉旭這才又把手放在了腳上,繼續按摩起來。


    沒一會兒,黃雯雯就感覺身體像面條一樣軟下來,渾身的力氣似乎都隨著劉旭的手指散掉了。


    “嗯呢!”  嚶嚀聲也再一次響起。


    劉旭聽著她的聲音,某個地方也有了反應,手順著小腿摸了上去,手指直接按在了黃雯雯的下面。


    “旭子,你做啥?”  黃雯雯猛的驚醒,瞪大了眼睛看著劉旭。


    “小嬸子,你今天晚上是不是肚子疼?”  劉旭忽然神秘兮兮的看著她,倒是讓黃雯雯懵了,點點頭問道:“你咋知道?”  “我是醫生,這叫望氣。


  ”  其實都是他隨口胡謅,這中醫的診病法子他根本一竅不通,只是剛剛手指按下去感覺到有點厚。


    借著透視眼看到了里面的東西,就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痛經本就是女人的通病,雖然也有例外,但幾率并不大。


    果然黃雯雯也沒有例外,劉旭笑呵呵的把手放在她肚子上,說道:“我給你按按,包治包好。


  ”  “你還會揉肚子?”  黃雯雯一臉的驚訝,痛經這事情的確煩惱了她很久,尤其是一個人在家里,只能咬牙忍過去。


    陳大榮一個大老粗,完全沒有把這樣的事情放在心上,甚至連個喝熱水都不會說,在每個月的那幾天能不氣她就不錯了。


    “當然,就沒有我不會的按摩。


  ”  劉旭好一頓吹噓,說什么在學校都是全校標兵,黃雯雯被他糊弄得一愣一愣,加上肚子確實疼得過分,索性讓他試試。


    黃雯雯沒有生過孩子,小腹平坦滑溜,手感很是不錯。


    劉旭也不著急按摩,趁機摸了起來,或許是錯覺,黃雯雯的確覺得疼痛減輕不少。


    吃了一頓豆腐,劉旭才找到穴位按摩,揉了一會,效果顯著。


    黃雯雯感覺像是放下了一塊大石頭,肚子里輕松了不少,只是臉上多了幾片紅暈。


    比起按腳,肚子更加敏感,尤其劉旭的手,不斷的往下,幾乎就要觸碰到那地方。


    “呀!”  黃雯雯突然叫了一聲,劉旭的手卻沒停下來,而且更加用力,黃雯雯的身上很快冒出了一層細汗,呼吸也漸漸急促起來。


    劉旭心中暗笑,這些穴位都是刺激那方面的,他也是第一次試驗,沒想到效果這么驚人。


    黃雯雯的身體不由自主扭動起來,薄薄的睡衣里小浪翻涌,看得劉旭心里癢癢的,手不由得探了過去。


    胸前突然被襲擊,黃雯雯的身體一激靈,猛的回過神,瞪大了眼睛盯著劉旭。


    “旭子,你又干壞事!”  “小嬸子,你可誤會我了,是這里也需要按摩,難道你不覺得脹痛,只要我按摩一下,就沒事了。


  ”  劉旭一本正經的開口,黃雯雯也被唬住了。


    因為經過他的按摩,腳和肚子的確減輕了不少疼痛,但她可不想就此放縱劉旭胡來。


    “你就隔著衣服按,別想動歪腦筋。


  ”  “小嬸子,隔著衣服我怎么找得到穴位,萬一按錯了,那可就麻煩大了,弄不好這兒都會得癌。


  ”  劉旭故意說的夸張,癌癥這種東西在村里人眼中,無異于催命符,黃雯雯也立刻重視起來。


    “那,你就隔著背心按!”  她猶豫了一會兒,把睡衣脫掉,只穿了一件緊身的白色背心,兩個渾圓清晰的勾勒出來。


    “也行,可能效果沒那么快,要多按摩一會兒。


  ”  劉旭咽了咽口水,盡量讓自己的反應沒那么明顯,手掌放了上去,輕輕的按了起來。


    電流瞬間流淌全身,黃雯雯的身體微微顫抖著,嘴里發出了陣陣低吟,那地方也有了異樣的感受。


    劉旭的動作逐漸加快,黃雯雯直接軟在了劉旭懷里。


    “旭子,你輕點,嬸子受不住。


  ”  “嬸子你忍著點,這都是正常反應,馬上就沒事了。


  ” 接下來的時間里,兩人全程尷尬,誰也不敢再說話,惟恐再有曖昧交集。


  電動小四輪一路平穩行駛,最終來到了婦保院內。


  說來也是奇怪,小孩子坐車總是特別容易睡著, 老秦拉了幾次小豆豆都是這樣。


  今天也不例外,到了防疫站院內的時候,豆豆就已經躺在 孫嵐懷里睡著了。


  老秦下車去幫孫嵐打開車門,然后孫嵐就抱著豆豆下車了。


  結果剛下車的,一不小心手包掉在了地上。


  孫嵐抱著孩子顯然沒法撿,老秦倒也有眼力勁兒,沒等她說什么自己就蹲下身子去撿了。


  只是當他抬頭的時候,正好有風起,撩起了孫嵐的裙擺。


  而這時候的孫嵐,發現老秦蹲在身下久久不起,心里有些疑惑。


  直至低頭望去的時候,才發現裙子被風撩起。


  孫嵐好羞。


  “叔兒……”孫嵐羞了。


  這么詳細的話一 出口,她自己更羞了,簡直恨不能找條地縫給鉆進去。


  這話說的,就跟在故意撩弄老秦似的。


  可天地良心,她真的沒有那個意思……老秦聽到孫嵐的話,老臉一陣熱,不好意思的趕緊起身。


  “孫嵐,先前在車上的時候,還有下車的時候,我都不是故意的,這個對不起!”“你別說了!”孫嵐好羞人的,周圍那么多人,老秦竟然說這個。


  越想她就越感覺羞得慌,忍不住的低聲抱怨道:“你昨晚都那樣了,也沒見道歉……”其實就是句羞急了的抱怨,可這會兒說出口后再細品品,那感覺就跟想重溫似的。


  而且老秦確實就是這么想的,他火辣辣的目光投向孫嵐,直把孫嵐看的俏臉通紅。


  給孩子做登記的時候人護士都問,“我的天,你感冒的不輕啊,發燒燒的臉都紅了,你家寶寶沒有被你傳染吧?孩子感冒時可千萬不能打疫苗!”孫嵐也不好跟人護士說自己不是感冒,是被老秦給撩的啊!于是只好違心的說道:“沒、沒發燒,我確定。


  ”但人護士還是比較負責任的,堅決不相信她的話。


  直至拿電子體溫計給嘀了一下,看到溫度正常,這才讓她填寫登記表……登記、排隊、扎針、等待。


  一通忙活后,可算是把疫苗給打完了。


  老秦開著車,這次孫嵐抱著豆豆坐在了后排。


  打針時疼哭了一場的豆豆,這會兒在孫嵐的懷抱里又睡著了。


  車內就剩下老秦跟孫嵐兩個清醒人,還各自因為尷尬誰也不說話。


  正好趕上中午下班的點兒,路上那車堵的,估摸著睡個午覺都不耽誤起來繼續挪車。


  實在是枯燥到無聊的時候,老秦扭開了收音機,盡量把聲音調小。


  但隨后他又把聲音調大再調大,依舊沒有動靜。


  低頭看了眼,草,壞了,都不亮燈了,這破玩意兒!將收音機給忿忿關掉后,老秦就在車里無聊起來,前面車都不走,他開的也不是電動小飛機,再無聊也只能在車里等著。


  可實在是太無聊了,于是他就跟孫嵐開了口,也算是打破倆人之間不合的那種尷尬處境。


  他問道孫嵐,“你父母最近還好吧?”孫嵐聽到老秦的詢問,微愣,但隨即就了解了老秦的用意,于是她點點頭,“挺好的。


  ”老秦‘哦’了一聲,然后就沒有了動靜。


  他本就不善跟人交流,說完這個后,自然也就不知道再該找別的什么話題了。


  反倒是孫嵐活泛些,畢竟以前是開店賣衣服的。


  她問道:“叔兒,你怎么沒有再找個 老婆啊?”老秦回道:“哪有女人愿意跟啊,(兩根一起插進去)再說了,都馬上六十歲的人了,找個老的有兒有女有麻煩,找個年輕的人家也瞧不上我,所以也就不找了。


  跟你們一起生活……也挺好。


  ”聽到老秦這頓了一頓的也挺好,孫嵐稍稍的有些尷尬了。


  那頓一頓的原因別人不知道,她還能不知道嗎?“叔兒,以前的事情真是對不起啊,我保證,我以后再也不會有那種態度了,你就是我的親叔兒,你說什么就是什么。


  ”話剛說到這,孫嵐覺得有些耳熟,像是剛聽過。


  但隨即她就反應過來,不是剛聽過,是昨晚剛說過。


  而老秦當時的回答是:好,那把你給我吧……孫嵐想起了昨晚老秦的回答,身為這回答的主人老秦又怎么可能想不到。


  他不由自主的將目光望向車內后視鏡,然后就看到了孫嵐那張微微紅潤的臉蛋兒。


  原本就嬌媚的臉蛋兒,此刻在紅潤的襯托下變的愈發誘人,讓人心頭喜歡。


  “嵐嵐,昨晚你跟 王強……是不是因為他那方面的事情,鬧矛盾了?”孫嵐正因為想起昨晚的事情而羞著呢,這會兒突然聽到老秦這么問,心里忍不住慌了。


  她都不知道,老秦為什么會突然提起 這個問題,這讓她心里真的很羞人。


  不是因為自己心理方面的羞,而是替老公王強感覺到羞,她覺得這更像是個家丑。


  所以孫嵐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了,心里真的很羞很別扭。


  但老秦卻裝作沒注意到這點,繼續撩,“嵐嵐,你得給他自信,讓他相信自己可以做到更好,然后他才有信心去面對。


  這不光是為了王強,也是為了你自己。


  ”“你看你長的這么漂亮,身材又這么好,剛才走在防疫站里的時候,多少男人的目光都關注在你身上,我跟你在一起都覺得臉上特別有光彩。


  ”“可誰能知道,你這么漂亮的女人每天晚上的夫妻生活竟然那么不和諧,只幾分鐘就完事了,甚至連那種舒服都沒有感受過。


  要知道,你嬸活著的時候,每次都能得到滿足……”原本老秦的話讓孫嵐心里有些羞,可漸漸的她就覺得老秦說到她心坎里去了。


  就像是她心里的蛔蟲,對她的心思明白的一清二楚,甚至她忍不住的奉老秦為摯友般的感覺。


  可隨著老秦提起當年,提起那過世的老婆每次都能得到滿足,孫嵐震撼了。


  這要是能換成自己的話,一個月都體驗一回她都該心滿意足了。


  想到這,她心里不僅有了對老秦強悍戰斗力的震撼,更有了對老秦老婆的覬覦。


  沒想到她這個年輕時尚漂亮身材又好的女人,竟然連個幾十年前死掉的女人都比上。


  這讓孫嵐心里頭充滿了失落,同時也對老秦那方面保持了強烈的好奇。


  于是,她忍不住的問道:“那叔兒,你這么些年都沒有找女人,晚上不、不想啊?”當這個問題出口后,孫嵐頓時羞到臉蛋兒通紅通紅的。


  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會問出這么羞人的問題來,可是她心里真的好想知道。


  老秦同樣也感受到了這個問題的奇妙,所以他心里暗樂,臉上卻一本正經。


  “想,當然想了。


  ”“那你一次得多久,才能讓我嬸滿足?王強經過治療有可能嗎?”孫嵐這點旁敲側擊的小心思,老秦怎么可能不知道。


  于是他回道:“我不長,狀態不好的時候四五十分鐘,狀態好的時候一個來小時。


  有次兩個多小時,直把你嬸……不是,那什么,王強經過治療,應該會延長,會延長的。


  ”老秦的話,直接把孫嵐挑逗到心里癢癢的。


  而且那么長的時間,根本不是王強能比的。


  至于老秦說的王強那種延長,她心里也有數。


  她又不傻,如果真的可以延長到老秦那么久,老秦何必還用‘應該’這個的詞匯。


  所以她估摸著,即便真的有延長,充其量也就那么三五分鐘,加起來還是不過十分鐘。


  想想自己這么漂亮的女人,身材也這么好,孫嵐莫名的替自己感覺到悲哀,委屈。


  而且再想想老秦那么強,王強卻那么弱,那種委屈就強烈了。


  忍不住的,有淚水溢出了眼眶,隨即更是傷心的抽泣起來,怎么止都止不住。


  孫嵐這一哭,可是直把老秦給哭懵了。


  原來還撩騷撩到好好的,正過癮的時候,咋還哭上了呢?當他再三追問原因的時候,孫嵐情不自禁了。


  “我還這么年輕,今年才28歲,當初追我的男人有那么多,我選擇了對我最聽話的王強。


  可哪知道他在那方面那么差勁,我這現在連孩子都有了,剩余的日子還有長,我怎么過啊?”“你說,我怎么過,難不成就強忍著不過夫妻生活,再熬20多年熬到更年期?”被孫嵐這么一通抱怨訴苦后,老秦實在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了。


  好尷尬,早知道就不撩了,這一下可真撩出騷來了。


  老秦不好回答,孫嵐也不是真的需要他的回答,只管委屈的哭著,怎么勸也勸不下來。


   鄢頗李小冉前不久 38歲的李小冉 閃婚、新郎卻不是鄢頗的消息震驚了不少人,當事人卻選擇了低調 遲遲不愿發聲。


  在新作《當婆婆遇上媽之歡喜冤家》的發布會上,導演鄢頗首次 回應了與李小冉的情斷事實,直言“她 結婚了,我也挺意外”,但還是隔空為 新人送上祝福,“他們挺合適的”。


  李小冉和老(少婦做愛小說)公 徐佳寧當年鄢頗與李小冉的狗血八點檔戀情讓許多人記憶猶新,可這患難與共的愛情長跑卻沒有修成正果,昨日在現場被媒體追問前女友婚訊,鄢頗似乎早有心理準備——“我就借這個機會說一回吧。


  她結婚了,其實我也有點意外。


  徐佳寧是她多年的好朋友,也是我多年的好朋友,他人也挺好的,我覺得他們挺合適的,我祝福他們。


  ”【徐佳寧曾經是小冉16年的男閨蜜】前任鄢頗回應李小冉閃婚:他們挺合適的
https://twfghrtwefdsf.weebly.com/5930476.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2272164.html
https://twbnhfggesd.weebly.com/1260104.html
https://twghjtywecvs.weebly.com/9157962.html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2153636.html
https://twzxcasdqwe.weebly.com/9615374.html
https://twqwasdzcc.weebly.com/580899.html
https://twdfgersxwerr.weebly.com/1744191.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1335412.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62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