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bts porn

bts porn


減肥不吃 晚餐,可以讓減肥的效率提高很多,有研究表明,一個人在晚上 攝入2000大卡 熱量比白天更容易發胖,因此,在不增加或減少所攝入熱量的情況下,人們只要適當調整進食時間,將每天攝入的熱量科學分配,就可以起到良好的減肥效果。


  晚餐幾點吃?理想的狀況,是距離就寢休息至少3小時。


  這時候胃里 食物已經殘留不多,不會影響夜間的睡眠質量。


  餐后到睡前之間有時間做一點活動,也會降低發胖的危險。


  晚餐幾成飽?如果把吃到嗓子眼兒算成10分飽,那么正常的晚餐宜吃到7分飽。


  所謂7分飽,也就是說,胃里還沒有覺得脹起來,沒有負擔感, 食欲已經減弱,習慣性地還想再吃幾口,但是如果當時把食物拿走,也不覺得遺憾,而且晚上睡前不會覺得餓。


  如果需要減肥,吃到5分飽就可以了。


  就是說,饑餓的感覺基本消失,但還有明顯的食欲,想再吃一些。


  睡前可能稍微有點餓。


  控制進食量的一些小技巧1.在容積相同的前提下,用細長高挑的容器盛裝 食品要比用低矮粗壯的容器好,前者能夠幫助人們控制食量,減少熱量攝入。


  2.用透明容器盛裝食物有利于防止多吃。


  3.將食物放在廚房、冰箱、食品柜等距離日常起居和工作場所較遠的地方有利于控制食欲。


  4.購買食品時盡量避免一次性購入太多,以免造成“堆放”效應。


  因為人們看到食品較多時,就想盡快將其吃掉。


  5.有意制造單調、有序的視覺效果,避免“雜貨店”效應。


  實驗證明,人們在吃東西時,單調的食物顏色能限制食欲。


  另外,將不同食品分門別類地有序擺放比混合堆放好。


  6.在餐廳就餐時,不要被菜單上那些經過精巧構思的菜名吸引而提高內心的期望值。


  因為過高的期望會產生先入為主的效應,從而為隨后的“大快朵頤”埋下伏筆。


  減肥晚餐食譜 燕麥 棗肉豆漿+ 黑芝麻腰果菠菜+蒸藕丁燕麥棗肉豆漿:黃豆15克,燕麥、紅棗各10克,豆漿機制作。


  黑芝麻腰果菠菜:菠菜200克焯熟切段,烤腰果、熟黑芝麻各1勺。


  “我可告訴你,你別以為你說這話我就會怕你,現在我們兩個可是勢均力敵,誰都沒有要屈服誰!”一邊說著,她輕輕的搖晃著 身體


  而下面的觸感她肯定是感受到了的,那么這無異于是故意挑釁啊!“那你現在……這是在做什么呀?”(我的男友一千歲)我一邊漫不經心的對著 涼子 開口,而手也不安分的摸上了她的腰,觸感真好, 我想握她細腰沖刺的感覺,一定棒極了!涼子的身體微微扭動,很顯然感受到了我的觸碰,可是她并沒有很抗拒,甚至對著我再度開了口。


  “怎么說呢,這就算是我對于你的懲罰吧,誰叫你晚上和 馨兒搞的動靜那么大,今天中午還在家里搞了這么久,弄得我一個人想要極了還沒有辦法,你說這不該怪你嗎?”“可是我又不知道你當時在外面呀!”我簡直欲哭無淚,這個小妖精整人的手法可真是太特別了。


  然而涼子卻無所謂的撇了撇嘴,根本就不把我的解釋當一回事:“我可不管,既然你讓我不舒服,那我肯定也要懲罰你,而現在就是懲罰的時候!”聽她說到這里,我臉上忽然間露出一絲壞笑,緊接著雙手慢慢向上攀上了她的高峰。


  “既然這樣的話,中午可能的確是我做錯了,那么我現在 補償補償你,不知道這樣做,你能不能夠接受呢……”一邊說著我用勁地捏了捏她沒有穿著胸衣的地方,聽著她忽然間喊叫 出口,下方再次彈跳了一下,似乎將她嚇了一跳。


  “那你說吧,你想要怎么樣補償我,我可跟你事先說好,除了搞我之外,其他的都可以, 你也不要再繼續想著不該想的事情了。


  ”“那是當然,就算你不讓我搞你,我有的是辦法讓你嗨翻天!”我可不是什么柳下惠,更何況如今是涼子這個大美女坐在我的懷中,即便明白著對不起馨兒,可是我早已壓抑不住自己的欲望。


  將她襯衫的紐扣慢慢解開,露出那讓我心曠神怡的一對寶貝。


  涼子的臉上還帶著享受的表情,忽然間感受到胸前一涼,似乎意識到了什么,急忙伸出手來抓住我的手。


  “你這是要干什么?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你不能搞我!”感受到涼子抑制我,這不但沒有讓我失去興致,反而想要征服她的欲望越發的強烈起來,我只是反手握住她,暫時先安撫著她。


  “你不要這么緊張嘛,我說過我會補償你,就肯定會盡力補償,并且你怎么覺得我會搞你呢?既然我剛才已經答應你了,那就絕對不會做過分的事情!”“那這可是你說的,如果事情不對,我馬上就會喊停的!”涼子還是有些半信半疑,卻還是就著我的安撫暫時安靜下來。


  她點點頭,將手算是拿下去。


  只是直視著我,看我打算干些什么。


  而我還是繼續著之前的動作將她胸前的紐扣一個接著一個的解開,緊接著將襯衣從短裙之中抽出來,她胸前的風光便一覽無遺。


  不得不說,如今和我這么近的距離要比之前看的更加清楚。


  她的肌膚雪白,襯得胸前更是誘人無比。


  我二話不說便扶著她的后背,將她的胸送到了我的面前,緊接著低頭。


  一瞬間涼子的嘴里發出極為舒坦的喟嘆,這讓我格外得意,我說過我不會搞她,卻有方法讓她能夠得到補償,這就是我的補償方法。


  或許是一開始有些陌生,涼子甚至伸出手想要將我推搡過去,可不堅持了不到兩秒,她就繳械投降了,只是緊緊地環住我的脖子,感受著我帶給她的補償。


  香甜的味道在口腔之中彌漫開來,我明白自己能夠讓涼子感受到不一樣的感覺。


  畢竟我和馨兒做了這么久的情侶,我自然也學到了不少,讓她們能夠快樂的方法。


  一想起馨兒,我心中還是會有隱隱約約的不安以及愧疚,我知道這樣做很對不起馨兒,可是面對著這樣的挑逗,我想是誰都無法忍受下來。


  與其兩邊都不討好,倒不如專注于眼前,這樣想我便更加的賣力起來,而涼子的叫聲也一聲更加大過一聲。


  艸,這個小娘們兒現在終于沒有再繼續故作清高了,明明剛才還一直叫著不要不要,而現在卻叫得比馨兒還要更加大聲。


  甚至是我想要離開她的胸前,轉戰另一處領地時,她卻緊緊地抱著我的后腦勺,似乎不愿意我從她的胸前離開。


  無奈之下,我只好伸出另一只手與之一起運動。


  這一下可不得了,涼子的叫聲比起之前還要更大,甚至讓我有些害怕,旁邊的人是不是要聽見了。


  可與此同時,她的叫聲也在刺激著我身下變得越來越大,而涼子的身體也在不停地扭動。


  我想她應該很清楚的感受到了我的變化,不然她也不會如此不安分。


  雖然之前已經答應過她,可是面臨著這種情況,我依舊賊心不死,他起頭來對著他微笑,隨即開口詢問“怎么樣涼子,舒服嗎?這樣的補償你是否還滿意?”涼子早已經被我弄得渾身酸軟,她哪里還有多余的力氣回答我,只是對著我閉著眼睛點了點頭,似乎還想要繼續下去。


  甚至看著我半天沒有動作,她的手也不由自主地摸向了自己的脖子,對著我感嘆的開口了。


  “還真是絕了,誰能想到你居然會用這種方法來補償?不過很不錯,我很喜歡,說來說去,馨兒到底是找了個不錯的男朋友。


  ”“你可比外面那些臭 男人有用多了。


  ”“嘿嘿!”聽著梁梓此時對于我的夸贊,我心中美滋滋的,立刻再次握住了,不停的揉捏著,看著涼子的臉上出現各種各樣的情緒變化。


  說實話,掌控別人的時候,這種感覺真的是美妙至極,更何況還是這樣一個大美人,簡直讓我興奮的不能自己。


  而涼子也是其為配合,隨著我的動作不停地扭動著自己的身體。


  雖然剛開始是答應過涼子,可是只要她松口了,那我之前 的說法自然就不算數了,所以我越發的賣力起來,只希望她離不開我才好。


  一邊這樣想著,我的另一只手慢慢的伸向了她的后裙,隨即在她忘情的喊叫之中,慢慢的拉開了她后面的拉鏈。


  手中觸碰到一片柔軟,這正是我最喜歡她的地方。


  MD,終于摸到了!我心里忍不住一陣激動,手上的力度也有些不知輕重,似乎有些弄疼了涼子,她不滿的皺起了眉頭。


  雖然我手上的動作還是沒有停止,從她的臉上也能看出她依舊很享受,可她還是有些疑惑的看著我。


  “我們不是提前已經說好了嗎?那你現在是在干什么呢?我告訴你,你不要打壞主意,如果你打壞主意的話,我一定會告訴馨兒的!”“看你在說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打壞主意,我只不過是想欣賞一下,欣賞一下你的好身材罷了,不要想那么多,我怎么敢呢?”“哼,諒你也不敢!”一邊說著涼子,撇了一眼手腕上的表,我知道她是在計算著馨兒回來的時間,可現在離馨兒回來還有幾個小時,所以她完完全全可以繼續享受。


  所以沒有等她回答我,便立刻再一次賣力氣來,而她的叫聲也重新闖入我的耳中,甚至比之前還要更加悅耳。


  她沒有阻止我在她身后的動作,所以我也越發的肆無忌憚,只是沒有像之前那么嚴重罷了。


  屋中的氣氛一時之間極為和諧,可是也只是表面上的,畢竟現在享受的人只有涼子,而我則是備受煎熬。


  畢竟我能夠得到安慰的方式,和她可不一樣。


  一邊這樣想著,我再次心猿意馬起來,剛才涼子已經很明確的又一次拒絕了我,那么如果我向她主動提起,到底會是什么樣的情況呢?雖然我不想這么做,可是我的思緒也越來越不清晰,最后只能大著膽子,向她裙底深入探去。


  不去試一試,我又怎么知道涼子會對此 做出什么反應呢?可是當我做出這個動作的下一秒,我就 忽然之間后悔了,我想我或許就不應該這么做,那樣愉悅的氣氛,或許還能夠繼續持續下去。


  現如今我所面對的情況,真的是極為尷尬。


  因為就在我對著涼子探出手的下一秒,她卻忽然之間伸出手緊緊握住我的手,眼神之中帶上了質疑。


  很明顯她難以置信,我居然向著她做出這樣的事情。


  可是這小妖精剛才不還享受的不行么,怎么忽然之間就變了臉色。


  這在我心中暗叫不好的時候,涼子果然也對著我開了口,語氣似乎比之前還要更加生氣。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們剛才不是已經說好了嗎,現在做這些事情是不是有些太無恥了?”或許剛才我還能夠為自己的行為做一番解釋,可是現在一切都如此真實的擺在我面前。


  她清楚我想要干什么,當然我也知道自己根本就躲不過去。


  如今被抓包,倒是我急得滿頭大汗,只能不好意思的對她笑了笑。


  “哎,你說的沒錯,我的確答應你在先,這是我不對,我向你道歉。


  也是我實在忍不住,畢竟你這么長的這么好看,誰又能夠受得了呢?”“你可要知道可不是誰每天都能夠和你這樣的大美女相處,所以我一時間可能有些得意忘形,你也要多擔待呀。


  ”涼子聽著我夸她,這讓她的心情似乎很不錯,臉上終于揚起一絲微笑,對著我輕哼了一聲,雙手環胸。


  “哼!看在你這么識相的份上,那我就勉強原諒你這次好了!我和你說,你可不要在打什么壞心眼了,不然呀,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一邊說著,涼子還向我揮動著她的粉拳,做出一副示威的模樣,當然她的示威在我眼里根本算不上什么。


  在我看來,她不過是在虛張聲勢罷了,畢竟真的動起手來,我一個大男人難道還打不過她一個小姑娘嗎?被她這么一鬧,我也比之前要清醒一些,畢竟不能把事情鬧得太僵,我們兩人還要一起面對馨兒,所以只能連連向她賠不是。


  “對對對,你說的沒錯,這全都是我的錯,我保證再也不會犯了好不好?”“這是當然,不會再有下一次了!”涼子一邊理所應當的說著,一邊伸出手來將自己胸前的襯衣重新扣上。


  看著她如今做出這個動作,那么就說明剛才所有的激情全部煙消云散,她已經不打算再和我有下一步的發展了,看來她是真的打算收手了。


  雖然心中早就有所預料,可是當她真的做出這個動作時,我的心里還是不由得感覺到失落。


  煮熟的鴨子突然間飛了,是誰心里都會不好受。


  想到這里,心中太過于傷心,我甚至不由自主的唉聲嘆氣起來。


  涼子扣著紐扣的手微微一頓,緊接著抬起頭來調笑的看著我。


  “哎,我說你在這唉聲嘆氣什么呢?難道說剛才還不夠刺激嗎?你還想要繼續下去?!”涼子的話使我一瞬間激動起來,立刻雙眼放光,雙手再一次不安分的握住了她纖細的腰。


  “你說什么?我該不會是聽錯了吧?你剛才居然說可以嗎?那真是太好了!”我簡直喜不自勝,畢竟這好不容易得來的機會,誰都不想放棄是吧?而涼子卻只是忽然之間咯咯笑出了聲,沒有猶豫的將我的手從她的腰上打掉,很明顯是不想讓我觸碰她。


  這讓我感到莫名的失落,也有一點惱火,這個小妮到底在玩些什么,她和我之間到底想要怎么發展?可是這些話我并沒有直接問出口,因為我怕涼子也會生氣。


  這樣一來,那么之前可能會成為真的的幻想,或許都只是夢境了。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之際,耳邊卻又忽然之間傳來了涼子的嘆息,她似乎也很是失落,這讓我又瞬間燃起希望,抬起頭來, 目光炯炯的看著她。


  我一個大男人,你當然知道我唉聲嘆氣是因為什么原因,那你現在又為什么唉聲嘆氣,該不會說你也很希望得到吧?我對這涼子循循善誘,然而她卻只是白了我一眼,沒好氣地開口:“你說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呢?我嘆氣,只不過是覺得剛才太瘋狂了。


  ”“剛才我們兩人之間的行為本來就是不對的,你是馨兒的男朋友,而馨兒又是我的好朋友,我應該和你保持距離才對。


  ”話是這么說沒有錯,可是一開始我也只是發乎于情,止乎于禮,倒是這個小丫頭一直在不停地勾引我,不然也不會干出剛才的事情。


  這讓我心中頗為憤憤不平,明明挑起這一切的人是她,怎么現在反倒成了我的不是?女人還真是不好招惹的生物。


  我撇了撇嘴,并沒有將這些話語直接說出口,要不然的話,恐怕又是免不了一頓挨罵。


  所以我只是沉默著,聽著涼子繼續向我解釋,我們為什么不應該這么做。


  “其實剛開始我也只是想要試探你,我沒有想到自己也會陷進去,雖然已經發生了一些不該發生的事情,但是我不可否認的是你的確是個好男人。


  ”“說實話,如果找男朋友的話,我還是很羨慕馨兒能夠找到你的,畢竟我遇到的可都是一些渣男。


  ”聽到涼子這么說我倒是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她這話的確沒有什么挑出毛病的地方。


  在我看來,馨兒也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女朋友,不然我也不會如此盡力的維護這一段異地戀。


  “所以說呀,為了能夠讓你們兩個的戀情繼續順利的進展下去,我想接下來我們還是不要再發生這些事情了。


  ”說完之后,涼子還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不知為何,我總覺得她的目光之中還帶著一些不舍,難道說是我看錯了?可是正當我想問出口的時候,卻突然感覺到腿上一輕,涼子直接從我的腿上站了起來。


  然而下一秒,我的目光卻凝固了,不可思議的看向一個地方。


  看著面前轉身就準備離去的涼子,我又有了壞心思,勾唇 一笑,對著她輕聲開口。


  “我說涼子啊,現在我就問問你,你剛才真的對我一點感覺都沒有嗎?”涼子正準備往前走,聽到我的話,忽然之間回過身,用著疑惑的目光看向我,臉上滿是不解。


  “這是當然了,我只是為了試探你而已,可是沒有想到你這么經不起誘惑,當然我承認我是有一點感覺,可是沒有那么強烈。


  ”“所以說呀,你就不要再癡心妄想了,有什么火,晚上對著你的馨兒發泄去吧,可不要再來招惹我了。


  ” 林逸懷里抱著藥箱,到小柳村時,天已經擦黑,灰蒙蒙的。


     一股尿意襲來,他疾步朝著村口北面的小竹林走去,站到根青竹前面放下藥箱。


     正想要放水時,林逸突然聽見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扭頭一看,只見一個壯實的男人拉著一個少婦急急忙忙的朝著小樹林里面沖來。


     林逸頓時嚇的一哆嗦,來不及多想,趕緊蹲了下去,將自己給隱藏在一旁的雜草堆中……   那壯實的男人拉著少婦進入小竹林后,猴急的緊緊摟住了少婦,騰出一只手就要去扯褲子……   等會兒……   少婦拽住那男人的胳膊,有些忐忑的說:你急什么,這種地方不會被人發現吧?   不會的,趕緊給我,我忍不住了……   林逸蹲在草堆里瞧見眼前的一幕,心中已經有數,原來是一對偷情的男女。


     少婦不悅的瞪了壯男一眼,伸手狠狠的掐了他一把,你個棒槌,急死你。


  你不怕我家那口子發現,把你給廢了?   壯男嘿嘿一笑,一臉得瑟的說: 王志強正忙著照顧他那快死的老娘,現在是焦頭爛額,哪里還有工夫管我給他戴綠帽子?!   少婦白了壯男一眼,說:聽說他請了鎮上林家醫館的人來給他老娘看病,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


     哼哼,林家醫館雖說在鎮上挺有名氣的,但也不至于能有起死回生的手段,我看啊這老婆子熬不過今年冬天了……   呸, 張鐵柱,嘴巴也太毒了吧,你當著我的面詛咒我婆婆,小心我告訴王志強去。


     叫張鐵柱的男人咧嘴一笑,你敢告訴王志強,我就敢告訴他,你給他戴綠帽子。


     說話時,他又是一笑,一雙大手開始不老實地在少婦身上亂摸起來。


     去你的。


  少婦紅著臉嬌媚一笑,朝張鐵柱瞥了一眼,說:老娘如果不是看你壯實的像個牛犢子,才不會和你好!   張鐵柱聽了少婦的話臉色有些憤怒,咬牙切齒的說: 李秀云,你這娘們敢埋汰老子,看老子怎么弄死你。


     說著話,他一把伸向李秀云的短裙。


     少給老娘廢話,別磨磨唧唧的,趕緊辦事兒,老娘待會兒還得回去,出來時間長了會被王志強懷疑的……   嘿嘿……現在輪到你這娘們急了吧。


     這會兒張鐵柱倒是不急了,一雙厚實的大手探向李秀云身上,臉上露出狡詐的笑意道:老李頭承包魚塘的時間快到期了,你得幫我……   我……我怎么幫你,又……又不是我的魚塘……李秀云氣喘吁吁的說道。


     張鐵柱雙手狠狠的揉搓著,嘴里提醒道:你老公可是村長,只要他答應,一定可以幫我弄到魚塘的承包權……   好……我回去……回去和他商量……你別再折磨我了……   張鐵柱滿意一笑,嘿嘿,馬上就讓你知道什么叫做死去活來……   躲在草叢中的林逸見到這一幕,只覺得島國片和這個相比簡直是弱爆了。


     隨著張(豁達大度)鐵柱這話,林逸就看到他的那只大手已經不滿足于有衣服隔著,直接一把將李秀云胸前的紐扣解了開,然后迫不及待地扯開了衣襟。


     林逸很快就看到了那像羊脂玉一般的雪白直接跳了出來,在空氣中搖晃著,那誘人雪白上的那兩抹紅色,讓他看著恨不得立刻沖上去咬上一口…… 林逸看的快要火焰焚身了,突然,一只大黃狗從外面躥了進來,突如其來的吼叫嚇的他一下子從草叢中跳了起來。


     而這狗叫聲巧合也引起了那張鐵柱和李秀云的注意,李秀云見草堆里跳出個大小伙子,嚇的尖叫一聲,趕緊把準備干事的張鐵柱推開,慌張的去整理自己的衣裙。


     林逸暴露了目標,不敢多待,懷里抱著藥箱,慌忙朝著竹林外面奔去……   等林逸離開后,李秀云哭哭啼啼的道:完了,這次死定了,剛才一定被那小子看見了。


     張鐵柱男人瞇著眼睛說:要不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他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李秀云嚇了一跳,一巴掌拍在張鐵柱胸口:你小子是不是瘋了?你想死別拖累我!   她氣的一把推開張鐵柱,然后把自己裙子整理好,繼續說:現在只能祈禱那小子不認識咱們,否則,如果被王志強知道,咱們兩都要倒霉。


     ……   林逸一臉郁悶的走進村,猶豫著要不要回鎮上,已經被村長媳婦看見了,再去村長家得多尷尬?   正糾結著,一個憨厚的笑聲在不遠處響起:哈哈,你就是老神醫的孫兒吧?   林逸抬頭見一個穿著綠色布衫的男人迎面走來,就點頭疑惑的問:你是?   我是小柳村村長王志強啊,上午去拜見過林老神醫。


  王志強解釋的說道。


     林逸哦了一聲,看王志強的目光有些同情。


     王志強摸摸臉,疑惑的道:我臉上不干凈?   林逸暗忖,臉上到不臟,就是腦袋上嘛,剛才被自己媳婦戴了頂綠帽子。


     林逸正要開口,王志強聲音再次響起,只不過不是對他說,而是對他身后的人說,秀云,你去干啥去了?不是讓你呆在家里等著 小林醫生過來嗎!你怎么自己跑出去了?真是不像話。


     從竹林中出來的李秀云臉色頗為難看,見林逸就是剛才那人,她臉變的煞白,心里極為忐忑不安,生怕林逸把她剛才和張鐵柱偷情的事情抖露出來。


     哦,剛才……剛才去地里溜達了一圈,準備摘些嫩葉青菜晚上吃。


  李秀云擠出笑意,牽強的解釋著。


     林逸這會兒才看清女人的長相,倒是頗有有幾分姿色,在小柳村這種地方可以算得上村花了,衣著也挺時髦,雖然沒有城里人的那種氣質,但高跟鞋、小短裙、花襯衫一樣也不少,就那一雙大白腿都能勾引不少男人的欲望。


     林逸忍不住朝李秀云身上瞥了兩眼,目光落在了李秀云裙子上,因為李秀云發現林逸的目光之后,她低頭望去,臉唰的一下子變紅……   王志強倒是沒有發現兩人的異樣,樂呵呵的對林逸介紹道:小林醫生,這是我老婆李秀云,這幾天你的生活起居就由她照顧,有什么需要直接告訴她就成了。


     林逸輕輕點頭,似笑非笑的 望著李秀云,說:那就麻煩嫂子了。


     王志強搶著說:不麻煩,不麻煩。


  是我們麻煩你才對,我母親的病還得指望你呢。


     李秀云見林逸似乎沒有要告狀的意思,心里稍微踏實,又見林逸有意無意的把目光看向自己,就嬌媚一笑,輕聲說:能夠照顧小林醫生是我的福氣呢,小林醫生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便是,不管什么要求我都會滿足你的。


     林逸聽出李秀云的這句話外音,心里暗罵一句,這女人真夠放得開的!   不過,想起剛才在小竹林見李秀云被玩弄的顫顫巍巍,那誘人的嬌軀,林逸原本已經平息的心情再次被撩撥起來…… 在王志強的帶領下去了他家,給躺在床上的老太太把脈看了下后,林逸發現其實就是高血壓發作,去醫院拿點降壓藥就能解決的事。


     可卻被野郎中開了幾劑藥性霸道的草藥,險些要了老太太的命。


     好在王志強及時找來,配合藥和自己的針灸,這幾天就能有所好轉。


     得到自己明確的答復,王志強松了口氣,滿口的感謝恭維,而林逸則客套的回應著。


     兩人正聊著,樓下傳來李秀云嬌媚的喊聲:志強,小林醫生,飯做好了,趕緊下來吃飯吧……   呵呵,小林醫生咱們先去吃飯,邊吃邊聊,我這老婆什么都不行,就是做的一手好菜……   林逸心中暗忖:你老婆不僅做菜厲害,給你戴綠帽的功夫也是極為了得呢。


     酒菜上齊,李秀云解開圍裙,一臉媚笑的說:粗茶淡飯,小林醫生不要嫌棄呀。


     她坐到林逸對面,接過王志強手中的酒瓶,今天高興,我也陪小林醫生喝幾杯。


     林逸望著一桌子豐盛的酒菜,打趣的笑道:這如果是粗茶淡飯,那我家的飯菜只能說是喂豬的。


     咯咯咯……小林醫生可真會開玩笑。


  說著,她笑靨如花的起身躬著腰去給林逸倒酒,林逸微微抬頭,恰好瞧見她花襯衣的領口里面,他怕王志強發現他眼睛不老實,于是趕緊把目光移開。


     席間,王家夫婦不停的給林逸敬酒,一頓飯吃下來,林逸發現王志強特別貪杯,但是酒量又不好,喝道最后差鉆了桌底。


     李秀云的酒量倒是出乎林逸的意料,雖然也是有了醉意,不過比他老公可是清醒多了,她仰頭喝完杯中的酒,眼中蕩漾著春水的望著林逸,露出一個曖昧的笑意。


     旋即,踢掉了腳上的的拖鞋,一只小腳靜悄悄的伸到了林逸的小腿上,有意無意的在他小腿上磨蹭起來。


     小林醫生,我這頓飯可滿意?李秀云咬著紅唇笑問道。


     林逸見李秀云主動勾引自己,頓時心生警惕,雙腿朝旁邊移動,躲過她的騷擾,似笑非笑的說:很滿意。


     既然滿意,那么剛才傍晚你看到的……   我什么都沒看見……林逸心思活絡,搶著說道:嫂子多慮了,王村長喝多了,你趕緊照顧他歇息吧。


     不急……李秀云瞇著眼睛笑望著林逸,桌子下面的腳再次湊了上去,只不過這次直接把美足探到了林逸這邊……   林逸那里受過這種誘惑,整個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更何況他喝了不少酒,對于李秀云主動行為就有些把持不住了,在李秀云將絲襪小腳放在他身上時,他很不老實的有了反應。


     李秀云自然能夠感覺到林逸身體的變化,得意的咯咯媚笑起來,眼中露出迷離的醉意,紅唇輕啟的誘惑道:小林呀,你覺得嫂子漂亮嗎?   林逸能夠感覺到李秀云的腳不停的在自己身上磨蹭,整個身體都跟著繃直了,意志力在酒精的作用下頃刻間坍塌了,他看李秀云的眼神也變的火熱起來。


     嫂子……你……   怎么,我不漂亮?李秀云故作嗔怪的媚睨了林逸一眼,起身走到林逸身邊坐下,身子緊緊的貼在林逸身上,接著握起林逸的手,朝自己身上湊了過去…… 林逸的手被李秀云牽引著伸了過去,心中激動不已,眼看著馬上就要攀上去,趴在桌子上的王志強突然嗚咽一聲,嚇的林逸做賊心虛的趕緊將手縮了回去。


     李秀云見林逸被嚇到,又是一陣得意的嬌笑,旋即,滿含深意的媚笑著低聲說:等會我去你房間找你,可得給我留門哦。


  說完,她把醉的不省人事的王志強給架了起來,朝著主臥室走去……   夜色朦朧,林逸躺在王志強家的客房,目光看向窗外的月光,一直無心入睡,耳邊不停的回蕩著李秀云撩人的聲調,他感覺度日如年一般,心中有些期待即將要發生的事情。


     但是,轉念想想,如果李秀云半夜偷偷爬上自己床,自己真的就順水推舟的給王志強戴個綠帽子?   作為一個思想單純的處男,林逸覺得把自己第一次交給這么個放蕩的女人太過虧本,所以他又開始猶豫起來,萬一李秀云真的爬上自己的床頭,該不該和她發生點什么……   腦海中不停的胡思亂想著,等了許久也沒等來李秀云,慢慢的,林逸感覺眼皮如千斤重一般,沒一會兒就沉沉睡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睡夢中他隱約感覺到自己臥室的木門被推開,接著便是一陣腳步輕盈的聲音,林逸意識迷離間睜開眼睛,見身李秀云披著一件黑色輕紗睡衣,披散著秀發,緩緩朝自己走來,俏臉上有笑意。


     林逸一緊張,剛想起身,卻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動彈不得了。


     難道李秀云在給自己下藥了?   這么想來,林逸突然有些害怕,萬一李秀云起了歹念,把自己給宰了,那自己可不就是死的冤枉了!   正胡思亂想之際,李秀云已經到了床邊,踢掉了鞋子動作輕柔的爬到了床上,慢慢的爬到了林逸身邊,毫不猶豫的就將身子緊緊的貼了上去。


     李秀云并沒有滿足當前的狀態,動作溫柔的親了上去。


     舒服么……嬌媚的聲音在林逸耳邊響起。


     林逸無法開口,李秀云臉上帶著得逞的笑意。


     恍惚間,那種無邊的舒爽讓林逸渾身說不出的舒坦,無邊的困意席卷而來……   次日清晨,天大亮。


     咚咚咚……   一陣敲門聲將睡夢中的林逸吵醒,他猛的從床上坐了起來,見自己旁邊并沒有李秀云,他眨了眨眼,頓時有些郁悶,敢情是場夢,那娘們騙自己!   想到李秀云那誘人的嬌軀,他越想越撓心。


     咚咚咚……   又是一陣敲門聲。


     小林,該起床吃早餐了。


  門外傳來李秀云的聲音,接著吱呀一聲響,門從外面被推開。


     見李秀云帶著媚笑的走進來,林逸回過神,趕緊用被子擋住身體:嫂子,我正在穿衣服,你先回避一下。


     咯咯,還害羞喲,嫂子我都不怕,你怕啥?   林逸朝李秀云看了一眼,心里暗道:怕你個毛線,早晚老子要把你吃了! 吃過早飯,林逸交給王志強一張藥方,吩咐他去市里的中藥店抓藥,并再三囑咐,千萬不能逗留太久,因為他母親的病已經容不得繼續拖下去。


     王志強在拿到藥方后借來了輛面包車,開著車子急匆匆的朝著市內趕去。


     林逸也沒有怠慢,生怕耽擱了老人家的病情,直接開始施針,銀針行云流水的扎下,李秀云看林逸施針,完全就好像是在看一出精彩的表演。


     等林逸針灸結束,李秀云才從恍惚中反應過來,看林逸時的表情多了崇拜之色。


     看著林逸那張俊朗的面龐,她眼中越發火熱。


     病人需要休息,我們出去說。


  林逸將藥箱收拾好,走了出去。


     兩人到了一樓,李秀云殷勤的為林逸到了杯茶,然后笑瞇瞇的說:小林醫生,沒想到你年紀輕輕,醫術竟然如此了得。


     林逸端起杯子抿了口茶,謙虛的笑道:只能算一般吧。


     聽到這話,李秀云眼中一亮:你能治療脊椎病嗎?   暫時可以緩解,不過想要徹底治愈需要一段時間。


  林逸沒有多想,直接回道。


     那你幫姐治治這脊椎病吧,如果能夠治好,嫂子會好好報答你的。


     李秀云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直筒套裙,說話的時候故意微微將腿張開,里面的春光若隱若現看上去極為撩人……   林逸忍不住朝李秀云長腿上瞅了一眼,見李秀云把目光投來,他尷尬的咳嗽一聲,故作正經的說:報答就不用了,只是舉手之勞而已。


     李秀云笑問道:你準備怎么幫我治?   林逸回答說:先針灸在推拿。


     李秀云柳眉微微蹙起,有些嬌羞地舔了舔紅唇:我有些害怕,可以推拿嗎?   自然可以直接推拿進行緩解,不過效果可能就要差一些。


     聽到李秀云這話,林逸心頭一熱,這娘們是要勾引自己了?   李秀云嘴角微微上揚,目光掃過林逸俊朗的臉蛋,心頭一陣狂跳:沒事兒,我先試試你推拿的手藝。


  說完,她起身將堂屋的門給關上,繼續說:你等等,我去臥室換身衣服,方便你推拿……   很快,李秀云換了一身紫色輕紗長裙睡衣,渾身散發著一陣幽香走到林逸面前,這輕薄的睡衣,將那雪白的高聳,兩條雪白的玉腿完美的呈現了出來。


     小林醫生,我這睡衣好看嗎?   李秀云見林逸有些呆滯的看著自己,頓時露出得意的媚笑。


     回過神林逸心中雖然一陣狂跳,跟著李秀云進了屋,卻故作一本正經地說道:那就躺床上吧,我幫你推拿。


     好的,你來吧……李秀云整個身子趴在了床上,微微翹起,露出一個誘人的弧度,就如同一個待宰羔羊一般。


     林逸望著李秀云妙曼的身姿,渾身有些燥熱不安起來,伸手去撩開李秀云睡衣,見李秀云后背潔白如玉,竟然毫無瑕疵,心里再次起了漣漪。


     可以開始了么?李秀云能想象得到,林逸看她所露出的火熱眼神,心里一陣得意,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揚。


     林逸喉嚨哽咽一下,點頭說:你的頸椎病只是輕微的,我推拿就能幫你治的差不多。


     說著,他暗自運力,接著雙手朝著李秀云后背貼去。


     哼哼……雙手掌貼在李秀云的后背,使得李秀云身子突然敏感的繃直。


     是不是很舒服?林逸笑著詢問。


     是的。


  李秀云一邊說話一邊哼唧,感覺再說下去恐怕又得出聲,于是干脆不說話了,死死的咬著銀牙,閉口不言。


     朝下些,那里也有些酸疼……   正當林逸雙手在她后背輕輕推拿時,李秀云突然喘著氣說了聲,他習慣性的將手順勢挪了下去。


     對……再往下……再往下……   可隨著李秀云的使喚,林逸的手不斷下滑,當指尖碰到那挺翹的臀部時,他的心頭頓時一陣火熱,因為他的手突然碰到了那挺翹的屁股上…… 嗯……   隨著林逸這么碰,李秀云的嬌軀不自覺的繃緊了些,隨即發出了一聲銷魂的嬌喘,不過讓林逸意外的事,她并沒有開口阻止自己。


     難不成這娘們是要趁著自己男人出去,勾引自己?   一想到這種可能性,林逸火熱的心頭頓時增添了幾分熱度,看著這挺翹的豐臀,他沒有繼續墨跡,抬手就朝上面覆了上去。


     既然這女人要勾引自己,那自己也別墨跡了,正好嘗嘗女人是什么滋味。


     沒有再多想,林逸直接伸出雙手,輕輕的放到了李秀云那高翹的豐臀之上,感受到那溫潤的彈性觸感,林逸忍不住輕輕捏了一把。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9782563.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865378.html
https://twzxcvbnmko.weebly.com/4799950.html
https://twbbhgyjui.weebly.com/1058699.html
https://twerdfghtjyui.weebly.com/9093372.html
https://twkluhvcvfdtgy.weebly.com/3701673.html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2744421.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9997931.html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9441941.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6160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