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虐乳小说摸奶一百八十式高h|当兵男友一见我就不停的要我



 而 叶寒冲出去的时候,脚下所踩的地面如软豆腐窝陷下去。

  这也可见叶寒发力多么凶猛了。

    叶欣与唐思思全部呆若木鸡,叶欣也是第一次见哥哥全力奔跑!  唐思思好半晌后才反应过来,道:“我靠,叶寒哥哥也太变态,太凶残了。

  这速度,要是去参加奥运会,那里还有飞人翔的份……”  叶寒自然是没有看错的。

  那车上的人正是 方辰,而和方辰一起的是个小太妹,叫做 芳芳

    十分钟后,跑车停在了银座大酒店前面。

  方辰与芳芳下车,一下车,方辰就将车钥匙丢给了车童,由车童去泊车。

     杨彪一直守在大厅前面的旋转门处,他见了方辰和芳芳,立刻上来轻声道:“方少,一切都准备好了。

  这是房卡!”  方辰满意的点点头。

  他微微一笑,笑容格外的和煦好看,人畜无害。

  “彪哥,你给芳芳开个房间安顿一下。

  ”  芳芳立刻幽怨无比,嗔道:“辰哥哥……”  方辰温柔的看向芳芳,他伸出手抚摸芳芳的脸颊, 说道:“傻丫头,只有你才是 在我心上,明白吗?”  芳芳的心儿顿时融化了,她愿意为方辰付出一切,忍受一切。

  当下强颜欢笑,说道:“嗯,辰哥哥,我明白的。

  ”  “乖!”方辰一笑,说完便先进了电梯,先走一步。

    而那芳芳则是和杨彪站在一起。

  这女孩还在痴痴相望!杨彪看在眼里,心中都不由感叹,方少真特么是泡妞高手啊!  而这里的一切,全部被叶寒看在眼里。

  叶寒眼中寒意爆起,他已经确定了这个人就是方辰。

  艹,果然不是什么好鸟。

  叶寒当下决定跟到底了,他迅速闪入大堂,随后神不知鬼不觉进了楼梯间。

  身为曾经的特种兵王,如今的中南海头号保镖。

  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酒店的总统套房内, 林婉清睡在床上,双眼紧闭。

  她是那样的美丽,这种美丽让人不敢直视。

    方辰进来后先关上房门,然后来到床前坐下。

    方辰看着床上的林婉清,他的心神在剧烈颤抖。

  女神啊!梦中的女神,终于要在自己的胯下唱着征服了。

  方辰都想好了,他还要拍下跟林婉清做的过程,拍下许多林婉清的露点照片。

  以此好来长期胁迫林婉清!  对待非常之人,自然要有非常办法。

    且说叶寒,叶寒跟上来之后,他发现走廊里有摄像头。

  又发现 陈雄也在跟踪,一时间,情况有些扑朔迷离。

  所以叶寒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隐藏在了暗处。

    套房内,方辰先脱了鞋子。

  他刚脱完鞋子,回过身时忽然发现林婉清坐了起来,正冷眼看着他。

    方辰不惊微微失色,不过这货也是镇定。

  反而很温柔的说道:“婉清,你醒啦?”这话语的温柔,就像是热恋的情侣之间才有的。

    叶婉清却不搭理方辰,而是准备下床穿鞋子。

  方辰那里允许到手的天鹅肉飞走,便要用强。

    那知道,林婉清却是练过空手道的,劲力非常大。

  林婉清猛然膝盖一顶,立刻顶在了方辰的要命处。

  方辰立刻痛得龇牙咧嘴,眼泪都彪了出来。

    “我艹!”  林婉清却并不罢手,她美眸中寒光闪烁。

  站起身来,接着两耳光狠狠甩在方辰俊俏的脸蛋上。

    “麻痹的,臭子。

  ”方辰何曾吃过这等的大苦头,他的优雅全然不在。

  怒骂着,忍痛扑向林婉清。

  林婉清后退一步,突然一脚蹬来,砰的一声,立刻蹬中方辰的腹部。

  方辰痛得摔在地上。

    便在这时,陈雄破门而入。

  他本来就很担心林婉清,不过这一进来,看见这种情形还是有些意外。

  “ 小姐,你没事吧?”陈雄关切的问。

    林婉清淡淡道:“没事!”  陈雄的目光 到了方辰身上,他眼中闪烁出寒光。

  这个小崽子居然敢对小姐动心思。

  他走上前来,一脚踩向方辰的胸口。

    猛力挤压!方辰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来。

    “我艹,麻痹的,老子要弄死你们,弄死你们全家!”方辰哭着大骂起来。

  他虽然平素能装装儒雅,老成。

  但说到底,年龄还小,真正遇到事儿,立刻就显露出原形来了。

    方辰这边骂着,那边也终于惊动了杨彪。

  杨彪和 沈鹰就在隔壁喝酒呢。

    实际上,这里不会有保安前来。

  因为事先,杨彪已经用方辰的身份和酒店说好了。

  将这一层的监控关闭掉。

    所以不管这里发生什么罪恶的事件,都不会有保安前来。

    杨彪顾不得沈鹰,说道:“哥,我去看看。

  ”  沈鹰点点头。

    杨彪迅速的来到了方辰的房(两性口述小说)间,他立刻就看到了方辰的惨状。

  “艹,弄死他们!”方辰见了杨彪,马上嘶吼道。

    杨彪冷眼看向陈雄与林婉清,最后目光落在陈雄身上。

  “是你打的方少?”  “没错!”陈雄冷冷说道。

    杨彪冷哼一声,也不废话。

  一个箭步窜了上来,快如疾风,接着一记猛烈崩拳抽打向陈雄的腹部。

    杨彪的身手是很不错的,在混混中,没人是他对手。

  可惜,他今天遇见的是陈雄。

  陈雄只是稍一退步,便避开了杨彪的崩拳。

  接着,陈雄暗腿一割,重拳朝杨彪背部一抡。

    这杨彪立刻就跌了个狗吃屎。

  陈雄一脚踩在杨彪头上,杨彪马上惨不忍睹,也噗的一声,合血吐出两颗牙齿。

    不过此时,陈雄忽然感受到了一种说不出的压抑,连呼吸都难受。

  他与林婉清猛然抬头,立刻就看见了门口处站着的沈鹰。

    沈鹰淡淡冷冷的看着陈雄。

    陈雄心中发出高度警戒,这个人是绝对的高手。

    那杨彪见了沈鹰,立刻凄苦的喊道:“哥,快救我。

  ”  “放了他!”沈鹰走了进来,冷冷说道。

    陈雄放开了杨彪,他周身肌肉绷紧,高度戒备。

    “方少,你还好吧?”沈鹰又对方辰说道。

  方辰是知道沈鹰身份的,他心中升起了希望。

  咬牙道:“沈哥,我要这两人的命!”  沈鹰当然不会杀人,他也不得罪方辰。

  说道:“我把他们擒下,怎么处置,方少随意……”  且在这时,陈雄出手了。

  陈雄知道沈鹰厉害,他突然爆发,雷霆而动,一招鹰爪手猛烈抓击向沈鹰的腰子。

    可沈鹰却是眉毛也不抬,突然反手撩出,同样也是鹰爪手。

  他的鹰爪手迅速钳制住了陈雄的手。

    咔嚓一声,陈雄手骨断裂!  沈鹰接着一脚将陈雄踹翻在地,这还不说,沈鹰又一脚踩在陈雄的手上。

  顿时,咔嚓咔嚓,陈雄手骨粉碎。

    这沈鹰的手段,绝对毒辣!  陈雄如此猛汉,却也是忍不住痛哭的嘶吼出来。

    那陈雄的鹰爪手又怎能和沈鹰的鹰爪手相比,沈鹰练的就是鹰爪铁布衫,他的鹰爪比钢刀还要锋利!  林婉清这时候也不禁失色了。

  她冷冷看向沈鹰,说道:“放开他!”她顿了一顿,说道:“我爸爸是林文东!”  “林文东?”沈鹰看向站起身子的方辰,问道:“这个人很厉害吗?”  方辰不屑一顾,说道:“不过是一个道上的大哥而已。

  ”当官的又怎么会畏惧道上的。

    况且此刻,方辰什么都不想管,他只想狠狠的艹林婉清!  方辰的疼痛感已经减去了许多,他来到了林婉清面前,忽然就是一耳光甩了过来。

    “子!”  林婉清精致绝伦的脸蛋上立刻出现五个红指印。

  她冷冷的看着方辰,并不说话。

    方辰就是不爽林婉清这种清冷出尘的范儿,他凝视林婉清,却对沈鹰说道:“沈哥,麻烦你将你脚下的杂碎,双手双脚全部废了。

  ”  沈鹰点点头,只说一个字:“好!”  “等等!”林婉清这下终于变了脸色,她冷冷看向方辰,说道:“有什么就冲我来。

  ”  “冲你来?你算什么东西?”方辰不屑一顾。

  他这种人失势时会涕哭流泪,丑态百出。

  而得势时就会极度残忍,极度的嚣张不可一世。

    这是心理扭曲的一种表现。

    林婉清深吸一口气,说道:“放了他,我可以随你怎么样。

  ”  陈雄闻言不由失色,热泪滚滚。

  自己的这位小姐,一向都是面冷心热。

  这个时候,居然为了自己一个保镖,可以牺牲如此之大。

    “好,够义气,主仆情深啊!林婉清,来,今天只要你将我伺候舒服了,我就放了他。

  ”方辰邪魅一笑,说道:“你现在去床上,把衣服脱了。

  老子就要在这么多人面前来艹你。

  ”  “不要,小姐!”陈雄嘶声喊道。

  沈鹰脚下用劲,他立刻痛得说不出话来。

    林婉清的娇躯剧烈颤抖起来,她带着一种无比怨恨的光芒看着方辰。

  无论她鼓足多大的勇气,她都迈不开这个步子。

    “废了他!”方辰也不催促林婉清,冷冷对沈鹰说道。

    “不要!”林婉清闭上眼睛,一滴珠泪滚落。

  她已经陷入了深深的绝望。

  这一刻,她无能为力,只能任凭摆布。

    便在林婉清最绝望的时候,拍掌的声音忽然响起。

  林婉清顿时惊喜莫名的看向门前,她立刻便看到了叶寒。

  这个时候,叶寒就如黑暗绝望中,唯一的一缕阳光。

    不过,林婉清很快也就冷静了下去。

  她深深知道这个沈鹰有多么厉害。

  这个年轻人前来,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不过虽然这么想,内心深处还是希望有奇迹出现的。

    叶寒脸色冷淡,他停止拍掌,看向方辰,说道:“还真是精彩啊,方……少!”最后的字眼,他拉得很长。

    方辰也就正式看到了叶寒。

  他有些讶异叶寒的出现,不过他这个时候真面目已经露了出来,便不需再伪装了。

  方辰本来就对叶寒不爽,这时候只是淡淡冷冷一笑,说道:“叶寒是吧?”  叶寒说道:“怎么才分别不久,方大少爷贵人就多忘事,不记得我了吗?”  方辰说道:“哦,我想起来了。

  你是叶欣的哥哥。

  既然如此,那么现在,你走吧。

  我放你一马,不过,你若真有那么一点脑子,我劝你最好把在这里看到的事情,全部都当做没看见。

  不然,我可以跟你保证,那会成为你人生最大的灾难。

  ”  叶寒笑了,笑得很灿烂。

  “很好,很好。

  方辰啊方辰,我真的很久没见过像你这么可爱的傻了。

  ”  这句话骂出来,顿时让方辰眼中怒火喷了出来。

  他道:“沈哥,麻烦你了。

  ”  沈鹰这时候也不可能退缩。

  他点点头,站了出来,面对叶寒。

    叶寒看向沈鹰,他冷冷说道:“鹰王沈鹰是吧?”  沈鹰瞳孔微微收缩,说道:“你认识我?”叶寒冷冷一笑,说道:“国安有名的大高手,鹰王沈鹰,一手的鹰爪铁布衫出神入化。

  我又怎么会不认识。

  只是我没想到,你居然自甘堕落到这个地步,跑到东将来充当这么个小杂碎的打手。

  ”  “找死!”方辰在一边怒了。

    “我是不是找死,一会你就知道了。

  ”叶寒眼中一寒,杀意爆发出来,他冷冷的看了眼方辰。

  实在是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真特么太烦躁了。

    方辰接触到叶寒的眼神,顿时有种心惊胆战,魂飞魄散的感觉,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是什么人?”沈鹰凝重的看向叶寒,问道。

    “我姓叶,单名一个寒字!”叶寒说道。

    沈鹰瞳孔收缩,道:“特卫局第一高手,太极母拳之王,叶寒?”  “动手吧!”叶寒再不废话,突然一声大喝,声如炸雷,突然就出手了。

    叶寒是一名武者,武者就是这样的性格,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出手就存杀人心思!  功夫便是杀人技!  国术,向来都是只杀人,不表演。

    且说这是,林婉清美眸亮了起来,万万没想到叶寒居然是高手。

  她感觉叶寒这一声大喝,如春雷炸响。

  他身子一动,杀气四溢,劲风割面!  也就是在这时,叶寒一瞬间如云雾中钻出的神龙,倏忽之间,一记猛烈的崩拳崩杀向沈鹰的腹部,快如电闪!  沈鹰眼中瞳孔收缩,退后一步,避开锋芒。

  接着就是窝心捶反击!  叶寒整个人迅速缠了上来,崩拳突然化作太极鞭手,噼啪巨响,劲风呼呼。

  叶寒两条手鞭如大铁鞭一样猛烈铲杀向沈鹰面门!  气势凶猛绝伦!太极拳,以柔育刚,越柔,爆出的劲力越是刚猛。

    沈鹰迅速便以鹰爪铁布衫缠了上来,两人急速之间,擒拿,反杀,鞭手,砰砰砰接连撞击在一起。

    地面的木地板寸寸碎裂,这两人打了起来,就像是两台人形高达,毁灭力量太强大了。

    陈雄看在眼里,心中也不由感叹,这才是真正的杀人技啊!  叶寒与沈鹰越战越猛,而叶寒体内气血奔腾汹涌,内外一口气修成,打法天下无双。

  他猛然之间,一拳爆开沈鹰的防御,冲杀进沈鹰的心脉处。

    沈鹰急速后退,同时一招暗腿刀锋踢了过来。

  叶寒拳力化掌,迅速以牛卷舌的功夫缠杀向沈鹰的腿。

  叶寒的变招实在是太快了。

    沈鹰吃了一惊,继续后退。

  他很快就退到了墙壁处,退无可退。

  叶寒立刻施展出冲天炮锤杀将过来。

  捶力凶悍绝伦!  沈鹰却也不是易于,他眼中精光闪过,缩腹,弓脊椎,双手化指刀,猛力一戳!  这是照着叶寒的手脉戳的。

  如果叶寒的冲天炮锤硬要捶杀而来,那么,叶寒的手就会受伤。

    沈鹰是绝顶高手,他将这距离算到了精确程度。

  知道叶寒不管怎么样,炮锤都捶杀不进来。

  距离,差了一厘米!  一厘米,就是胜负的关键!  果然,叶寒一拳到老,无法打中沈鹰。

  叶寒猛然顿住身形,突然,他拳力松开,化作指剑,疾点过来。

    纵使如此,距离还是差了一毫米。

    沈鹰眼眸中露出森寒的笑意来,带着残忍。

  但就在这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倏地,我从睡梦中惊醒,身上的男人是假的,身下的春潮却是真的。

   我结婚三年了,老公调到S市开拓业务,在家里的日子屈指可数。

   我心里一酸,身子本就空虚到极致,被那春梦撩拨,我忍不住翻开微信,颤抖着点开一条视频。

   啊!唔……里面传来了少儿不宜的声音,这是驾校 教练发给我的,我在学科三,跟他出去练车的时候,他时不时地拿骚话撩拨我。

   在我沉默以对后,直接甩了一段爱情动作片给我,就着那断断续续的声音,我用一根手指解决了绷到极致的欲望。

   摊开手指,上面缠绕着丝丝津液,多少个寂寥的夜都献给了它。

   双休日的周末,又到了练车的时间。

   胥教练接到我的时候,我才发现车上一个学员都没有,想到他在微信上发的露骨视频,我的心一下子紧张起来,情不自禁怀疑起他的用心。

   我既羞耻又隐隐有些期盼,我想我一定是孤独太久! 接下来的教学很顺利,当天色渐渐昏暗,我看他打卡下班,收了教学视频,我停好车起身要走。

   他却一把按住 了我的手:怎么,不想多开开,你不是很想早点学会吗? 早点学会开车,就能随时随地开着车去S市找我老公了。

   他的手很宽很厚,短袖衬衫露出手臂上的犍子肉,我的心陡然一跳忘了挣扎,他见我没有反对,便握着我的手把手刹松了,挂档继续开。

   在他的指挥下,我将教练车开得偏离了科三的练习路线。

   夕阳西下,漫长而人烟稀少的公路上,只剩下了我们这一辆车。

   我忐忑不安地看着方向盘,大腿突然一痒,竟是他的手放在了上面。

   我吓了一跳,往后一躲,他一脚踩下刹车瞪了我一眼,趁着我发愣,大手一下子挤进了我双腿中间,停在短裙里的裤裤上,他像弹琴一样紧一下松一下的敲击着。

   许久未被闯入的那里传来舒爽的感觉,想要的心猝不及防地被勾了出来。

   胥教练小麦色的肌肤上露着一丝笑容,他用另一只伸向了那神秘的地方。

   我紧紧夹住双腿,不让他的手进一步探索,脸上羞得通红:不要这样,我已经结婚了!我恨自己的身体这么敏感,也隐隐有些责备老公对我的冷淡,要不是他常年不在家,我哪至于…… 我正胡思乱想,身子突然一低,却是椅子被他调低了,他自以为突破了我的防线,根本不顾我的反对,按住我就朝我摸来。

   我的心跳快得可怕,可 胸部传来的舒爽却让我无法拒绝。

   他的舌头含住我的耳垂,我的反抗溃不成军。

   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身上一凉,上衣却被他掀开了,肆意的抚摸着。

   不要!你再动一下,我就投诉你!我连忙推他。

   他哈哈大笑:投诉又怎么样 我吓了一跳,心底的羞愤上头,开始疯狂的反抗…… 我推不开他,就用力拉开车门,往地上一滚。

   他阴沉一笑,又要再上来的时候,我已经站了起来,抬脚踢他、推他,他败了兴,咬牙让我别后悔,正好他的电话响了。

   他接了,声音一下子平稳了:我知道了,我马上回来! 我想肯定是他老婆! 他笑着摸了我一把:你别失望,咱们下次继续! 我晕乎乎地走到公路上,被胥教练脱掉的裤子都没有穿正,那蕾丝花边就卡在我下面的位置,走一步磨一下,害得我的身体无比的敏感! 我打了好几次车都没打到,无奈之下只好就着那种让人舒爽的摩擦走到了地铁口。

   正是下班的高峰期,里面人挤人,我靠着中间的柱子站着,四面都是人,突然身旁有什么东西在摩擦我的大腿,随着地铁行驶的节奏一下一下。

   那坚硬的触感,还有那股火热,隔着短裙一点一点地燃烧着我的身体,之前被胥教练撩拨起来的火气慢慢地死灰复燃,我心跳得很快,觉得既羞涩又心烦。

   那人感受到我的犹豫,突然借着到站故意大动作的撞向我,我晕乎乎地被他整个抱在怀里,圈在柱子中间动弹不得。

   他惊喜地轻笑:想要吗?他得寸进尺地低头含了一下我的耳垂,我吓得连忙挣扎,顺便抬眼看了他一眼,是个皮肤很白戴着眼镜的年轻人,身上是清新的香皂味,我的思绪一飞,我们身体相接的地方已经安耐不住了。

   我的呼吸急促起来,喉咙里一阵干渴,我想要,我找到了跟老公在一起的感觉,可是这里是在地铁上,他是陌生人, 我不能,我的挣扎却让他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他就在这人挤人的地方尽情地享受他所想要的,我昏昏沉沉的坐到了站,身边一空立刻推开他跳下车。

   他跟着我下车一把拉住我:跟我走!我让你好好舒服舒服! 我迷迷糊糊地被他扯到了地面上,被冷风一吹我惊了一跳,我在干什么,我疯了吗,这个人可是地铁咸湿男,他刚刚强行欺负了我,我用力踢了他一脚,迅速消失在半黑的夜色中。

   回到家里,黑乎乎空荡荡的,玄关处的镜子将我纤细瘦长的身子照得洁白无瑕,胸前的雪白峰峦起伏。

   我还记得当初刚刚结婚的时候老公像只饿了一个月的狼,疯狂地要走了我的第一次,他的欲望很强,明知道我是第一次,却也疯狂到吓人,我痛到抓伤了他的肩。

   他喜欢玩花样,经常怂恿我,可我觉得那样不好,总拒绝他,只喜欢与他中规中矩地躺在床上。

  慢慢地他就对我失去兴趣,后来为了升职干脆调到了S市,一个月两个月都不回来一次。

   今夜我好想他,想他能够拥有我,满足我想要的。

   我忍不住给他发送微信视频,响了半天他不接,只好打他电话,连续打了几次,才通了。

   怎么了老婆?电话那头响起他低沉的声音。

   老公我想你了,那个教练……我一只手拿着电话,忍不住想象着老公在我身边躺着。

   嗯,你好好学车,我加班了,过几天放假回来! 老公我……话还没说完,他就挂了! 我心底的欲望顿时更盛了,想到胥教练对我的侵犯,再想到地铁上的那一幕…… 啊……我轻声低喘着…… 第二天下班,同事兼闺蜜黄婷婷拉我一起下楼。

   这是市中心的写字楼,下班时间电梯很挤,我习惯性站在最后,免得被人挤到,而黄婷婷则总是喜欢站在最中间。

   看着她穿着职业白衬衫和黑短裙被人夹在中间,一会儿挤过来,一会儿挤过去,那胸前的丰满几乎要被几个西装男挤得变形,我还看到有几个人的手一直都借着公文包的阻挡放在她的臀部,时不时捏抚摸一下,黄婷婷面上带着笑,也不拒绝,我莫名就想到了地铁上的事情,没想到电梯上也有…… 我走着神,有人挤到我面前,不小心蹭到我的胸部,酥麻的感觉像触电一样,我吓了一跳。

   连忙退后避开他,那人回头看了我一眼,红着脸小声地说对不起,,我随意瞟了他一眼,是个很清秀的男生,看着青涩,想着也不是故意的,便没有计较! 黄婷婷与我一起吃了饭后,说她心情不好,看我情绪也不高,便带我去 放松放松。

   外面天色黑沉沉的,我想着一个人回去也是孤枕难眠,还不如陪她玩玩儿。

   她把我带到了一家叫雅典娜的SPA会所。

   在包厢里等技师的时候,我问她今天怎么不去约会,有空找我玩儿。

   黄婷婷红唇一嘟:约个毛线,昨天刚分手,老娘失恋了! 加上这次,她失恋过十几二十次了! 她以前谈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临到要结婚,结果男朋友出轨她室友,她当即立断分手,从此以后只恋爱不结婚。

  换男友的频率一个月、三个月一次。

   我也不劝她,她反正很快就会有新男朋友了。

   黄婷婷笑了一下突然半眯着眼睛问我车学得怎么样呢? 我一下子想到了胥教练,那个流氓,于是摇头:不怎么样,他……他不是人! 我历数他对我的不轨行为,黄婷婷却笑了:哦,他呀,他挺不错的! 我一愣,黄婷婷却说她去年学车也是他,两个人上第二次课就在一起了。

   听着她夸张地描述着与胥教练的那些疯狂,我就像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觉得有一点恶心却又莫名有一丝遗憾,当初如果我没有挣扎,没有被打断,那种感觉…… 黄婷婷怂恿我:有空你试试,反正你老公不在家,一去那么久,没那个才怪! 我心底的羞耻心让我打住了念想,让她找关系帮我换一个女教练:在没有确定我老公出轨前,我不能背叛他! 黄婷婷笑了,包厢里的灯光突然调淡,照着人朦胧迷离,门打开,进来两个高高瘦瘦穿着白衬衫的年轻男子,其中一个长相俊美地熟练地走向黄婷婷,扶着她躺到了按摩床上。

   黄婷婷朝另一个男人小声道:这是我姐们,第一次来,好好招呼着,弄不好不给小费啊! 黄婷婷说着闭上了眼睛,我看那男子动作熟稔地在她身上摸来摸去,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以前只试过女技师,可这次黄婷婷却非要怂恿我点男技师,我瞧着面前那人清秀的眉眼,青涩的面孔,觉得很是眼熟,脑中一热,脱口而出:是你! 面前这个自称八号的人就是之前在电梯里撞我的男人。

   他毫不介意我认出了他,笑笑伸手过来扶我,我不习惯这样,连忙摇头说只洗脚不按摩! 他低着头的眉间闪过一抹失望,我有些于心不忍,决定待会儿还是给他与婷婷一样多的小费。

   暗淡的光影,舒缓的音乐,好闻的香味,脚上温暖的水温,让我情不自禁放松起来,闭上眼享受着八号长长的手指在我手臂上柔软的抚触,我拦了一下说不按摩。

   八号低声道:洗脚也要按头按手脚! 我以前也洗过脚,的确是这样,不好再拒绝,便绷着身子让他按。

   说不清他的技术好不好,但是我却觉得很舒服。

   他握住我的手指,轻轻抖了一下, 一根一根地绞着我的手指,那触感很软很硬,我心头一阵火热。

   顿时口干舌燥,恍神间,他已经捏完了手指,坐在我身边替我按起小腿来,一点一点地沿着我的丝袜按上去,直到大腿根,我的心跳渐渐加快,呼吸急促起来。

   也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意,手指总会时不时摸到我短裙下面的裤子,我感受到了那里好像有点不一样的感觉。

   我红着脸,耳朵突然一热,却是他低头附在我的耳边温柔地问我:怎么了?是不是我按的不好? 他的手指停在那里,我莫名地想要继续,连忙哽着嗓子摇头,说不要按腿了。

   他有些意外,却还是顺从地站到我身后,替我捏肩,他的手指真的很长,放在肩上的时候,时不时地点到我的胸部,我的呼吸急促,微微抬眸看到他唇角的笑意,知道他是故意的,连忙按住他的手:不用了,不用按了!&rdquo(啊再快点嗯嗯嗯好好爽); 他干燥温热的手半伸进我衣服里,指了指离我不远的黄婷婷,不知什么时候起,那女人竟然脱得只剩下了三点式,两人正在互相撩拨,我的脸红到了耳朵根,暗骂黄婷婷,死丫头,竟然带我来牛郎店。

   我的心跳很快,可我不能沉沦,不能让欲火将我打败。

   我推开他,自己擦了脚,借口要上洗手间,跑了。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