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翔 田 千里 無 修正

翔 田 千里 無 修正


秋葵減肥嗎經常吃秋葵可以幫助減肥。


  秋葵是一種典型的高蛋白、 低熱量食物,秋葵富含 膳食纖維營養素,對于夏季食欲不佳的情況下,可吃一些秋葵,其中所含的膳食纖維能幫助產生 飽腹感,從而幫助減肥。


  秋葵具有輔助減肥的效果。


  秋葵的粘液所含豐富的黏液蛋白,減肥期間吃一些秋葵不僅 能給 身體提供所需營養素,也能幫助身體新陳代謝運行正常。


  另外, 秋葵熱量低,食用不會引起肥胖癥狀產生。


  見 牛子槊一下子拿出這么多錢來, 張勝男先是驚詫,而后便是極力推辭。


  牛子槊惱了,氣昂昂把錢往桌上一摔,硬邦邦撂了一句話:“收下,不然我再不認識你這個姐了。


  ”這句 男人氣十足的話真把張勝男鎮住了。


  她不由眼圈一紅,默默收起了錢。


  “這就對了!”牛子槊笑了,捏著張勝男的胳膊 說道:“張勝男姐,沒有你,牛子槊早隨親娘一起去了。


  我的錢就是你的錢,你的家就是我的家。


  ”張勝男眼中的熱淚嘩嘩得淌了下來。


  “我走了!”牛子槊起身便走,他知道張勝男心里高興,自己再呆下去她又要張羅著給自己做飯,又是沒完沒了的噓寒問暖。


  活了十七年,今天自個兒總算做了一件男人該做的事。


  從今而后,自己也算是個男人了,再不能讓張勝男把自己還當成小毛孩子。


  自己要像男人一樣擔起張勝男和她的這個家。


  因此說走便走,這就是男子漢的脾性。


  出租車還在外面等著,他對跟在后面抹眼淚的張勝男似模似樣地揮揮手,然后鉆進車里向桃樹坪駛去。


  蓮花埠是鄉政府所在地,縣上的公路只通到這里,再往山里走,路逐漸變得崎嶇起來。


  順著山間彎彎曲曲的土路,出租車屁股后面拖起漫天的灰塵,艱難的開進了桃樹坪村。


  這是桃樹坪村歷史上車第一次出現小臥車。


  于是雞飛狗跳烏煙瘴氣,嘎小子們跟在車后面一路追著看稀奇。


  車到二寶家門口,他讓司機停了下來,給了司機八百塊車錢,然后漫不經心地向司機要了一張名片,“今后到省城我用車就找你。


  ”“行行行。


  ”司機見錢眼開,當時便點頭哈腰道:“哥們兒,今后但凡你到省城,在市內跑我不收你的錢,只收長途費。


  ”“好!就這么著。


  ”牛子槊學著城里人的樣子,伸出手和司機握了握,轉身便下了車。


  短短十幾天功夫,牛子槊兩進省城,經歷了翻臉不認人的吳芷君、唯利是圖的長途車老板、苦難的張勝男、爾虞我詐的花市奸商,其間的感覺直可用刻骨銘心來形容。


  正是因為如此,他臉上的稚氣也在短短的十來天當中消失的無影無蹤,代之而來的是一種堪破世情的淡然。


  淡然可以使人超然,淡然也可以使人顯得痞里痞氣,牛子槊即屬后者。


  走進二寶家,在 潘巧云妖妖的笑容里,他痞里痞氣說道:“給我倒杯水。


  ”“哦,我這就去!”老于世故的潘巧云也察覺出牛子槊身上的變化,來不及細想便扭著翹翹的屁股進屋里張羅去了。


  牛子槊則大模大樣的一屁股坐在葡萄架下的躺椅上,閉起眼睛養神。


   李昭鳳聞聲從臥房里走了出來,看見牛子槊躺在那里,立時又驚又喜,扭著腰肢走過來用手在他臉蛋上捏了一把,低聲調笑道:“哎唷……好我的親,這些天跑那里去了?想死嫂子了!”“是嗎?”他微微睜開眼睛,順手亂摸一氣,然后拍著她的屁股懶洋洋問:“洗干凈了沒有?”“呸……”李昭鳳媚著桃花眼佯啐了他一口,“幾天不見,你的臉皮怎變得這么厚?院子當間兒就伸手亂摸,讓我 婆婆看見了多難為情?”“嘿嘿,都不是外人。


  ”“呸呸呸……不要臉!”李昭鳳的臉更紅了,“這種話你也說得出口?”“嘿嘿,你是說這種事情只能做而不能說?”“那當然。


  ”“是嗎?”牛子槊站起身來,抓著李昭鳳的手放在自己丹田下方輕輕摩挲了幾下,嘴里慢悠悠說:“那就做唄。


  ”“你瘋了?”李昭鳳見他在院子里便打算解褲帶脫褲子,嚇得急忙推了他一把:“進屋去,我去把院門關上。


  ”這時,潘巧云端了一杯茶風擺揚柳一樣飄了過來,秋波如水面含春意。


  接過茶,牛子槊順手在她高聳上捏了一把,指著李昭鳳的背影說道:“你妹妹已經急不可耐了,你怎么樣?”潘巧云半邊身子頓時醉了一樣麻酥酥的,她面紅如火地嗔了他一眼:“你昏頭了不成?昭鳳是我的兒 媳婦


  ”他一口氣喝完杯中水,抹了抹嘴上的水,說道:“ 在我這里你倆就是姊妹。


  ”“呸……”三人剛進屋,還沒來得及同樂,卻聽到有人在院外拼命拍打院門,伴隨著拍打聲,有人高聲在外面喊道:“牡丹娘娘,縣里來人了,要見牛子槊。


  ”牛子槊眉頭一皺,“我進來的時候,李大嘴的婆娘就在你家門口站著,估計是她。


  ”既然有人看見我進了二寶家,躲著不見反而不好。


  牛子槊笑了,沖潘巧云道:“你先答應一聲,然后穿好衣服去開門,就說我來給二寶爹扎針哩。


  ”潘巧云手忙腳亂地起身穿好衣服,靸著鞋啪嗒吧嗒出去開門了。


  牛子槊深深吸了一口氣收拾了一下心情和表情,順手帶上臥房門,然后邁著八字步不慌不忙走到院子里。


  院門開了,大嘴婆娘領著一男一女兩個人走了進來,兩男女穿著很時髦洋氣,一看就是城里人。


  一男一女都是青羊縣電視臺 記者,肩上扛著長槍短炮,是來 采訪牛子槊的。


  牛子槊感到很意外,莫名其妙道:“采訪我干甚?” 女記者笑魘如花,“你在長途車上智勇雙全見義勇為,為我縣公安局破獲蛇老三搶劫團伙立下了大功,受縣委宣傳部委托,我們專門來采訪你。


  ”牛子槊頓時苦笑不得,擺擺手疲里疲沓說道:“算了算了,我當時也是不得已之舉,根本談不上見義勇為,你們饒了我吧!”“牛子槊同志,請你嚴肅點好不好?”男記者很嚴肅,端著架子帶著訓斥的腔調說道:“經縣委研究決定,準備把你樹為新時期見義勇為典型,并準備往省里報,這是一個很嚴肅的政治任務,你必須配合我們。


  ”面對一個鄉下土包子,作為縣里派來的干部,那種感覺不亞于手握尚方寶劍、口含天憲的欽差大臣到地方體察民情。


  男記者本能地帶有一點居高臨下的感覺,話里話外便有一種命令和施舍的意味,似乎他自己就是縣委書記大人。


  他的這副嘴臉讓牛子槊不由想起了吳芷君那種頤指氣使盛氣凌人的模樣,牛子槊心里直犯隔應。


  他收起了臉上淡淡的笑意,懶洋洋說道:“是嗎?”說著一屁股坐到了葡萄架下的躺椅上,滿不在乎的翹起了二郎腿。


  男記者似乎是那種一腳踩住剎車一腳猛轟油門的傻冒,他居然沒看出來牛子槊臉上不悅的表情,或許他壓根就不在乎這個鄉下小土包子的表情。


  于是他還在那兒繼續擺譜充大、趾高氣揚,一張小白臉板得如同一片新嶄嶄的尿衸子,用一副頗不耐煩的樣子對牛子槊簡短說道:“這是縣委的指示。


  ”“這好辦。


  ”牛子槊轉過去看了一眼潘巧云,然后回過頭來輕描淡寫地對男記者說:“我并不想當所謂的典型,你可以回去給縣委交差了。


  ”這句看似輕描淡寫、淡得不能再淡的淡話說得很絕很干凈,根本沒有一絲拖泥帶水的意思。


  此言一出,似乎一枚重磅炸彈在男記者的頭頂爆炸,男記者登時面如豬肝尷尬萬分,如同一條黑毛壯漢被一個黃毛小丫頭活活按進了馬桶里。


  在他的記者生涯中,也許從未碰到過這種場面,何況對方是一個他認為從未見過世面的山村小毛孩。


  他怎么會說出這樣的話!他怎么會有那些明星大腕的脾性!“這個……這怎么行……”男記者吭哧了半天,竟不知如何應對是好。


  在他的印象里,從來就沒有過如此尷尬的情形,山區縣城那點可笑的優越感把他寵壞了。


  牛子槊臉上看不出一絲表情,他氣定神閑得端起茶杯吹去表面的浮沫,輕輕地啜了一小口茶水,對著腦袋已經勾到胸前的男記者說道:“對不起,我還要給病人治病哩,就不耽誤你們的時間了,好吧?”這話聽起來輕飄飄的,實際上是下逐客令呢。


  說這話時,牛子槊用眼睛瞟了一眼旁邊的漂亮女記者,發現她正捂著嘴巴竊笑不已,一雙妙目還饒有興趣地在自己身上掃來掃去。


  嗯,此人不錯!牛子槊彎起嘴角對她做了個調皮的笑紋。


  短短兩個回合下來,潘巧云便覺得牛子槊很有派頭。


  你看他瞇著眼睛漫不經心的樣子,一句“我并不想當所謂的典型,你可以回去交差了。


  ”便把那個趾高氣揚的記者撅得面紅耳赤無所適從。


  而他卻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真是要多牛有多牛!這還是那個愣頭愣腦冒冒失失的小毛孩嗎?分明就是個吐口唾沫砸個坑的男子漢大老爺們兒。


  桃樹坪比牛子槊高一頭大一膀的男人多了,他們誰敢對縣里來的干部這樣說話?打死他們也不敢!青羊是個山區窮縣,一無資源優勢二非商業中心三缺科技力量,唯一的優勢便是離省城近點。


  但是,靠著省城這棵大樹反被大樹遮住了太陽汲走了養分,當地的經濟文化重心全都偏移到省城去了。


  這次立典型樹榜樣行動是青羊縣委縣政府的一項政治舉措,被當作一件政績工程來抓的大事,他們力圖借此機會大造輿論借勢造勢,硬件不行靠軟件,多少可以把省上的眼球吸引過來一些,讓青羊在全省幾十個縣面前也成為一次亮點。


  牛子槊并不知道這些,但他從小便跟著師傅學會了淡泊。


  淡泊能讓人知道什么時候該舍棄什么,淡泊可以使人大氣,于是淡泊便可以讓你居高臨下。


  例如,你再有錢 老子不低頭哈腰向你去借,你鳥我的毛哇?你再有權老子不求你辦事等于你沒任何權利,你憑啥在老子跟前擺架口?老子大可不必尿你!同理:我既不想當典型,別說你只是區區一個記者,你就是縣委書記來了又有什么值得裝腔作勢的呢?玩你檔里的倆黑蛋去吧!古人云:無欲則剛。


  說的其實就是這么個理兒。


  盡管牛子槊已經下了逐客令,盡管男記者被這個年齡不大的鄉下土老冒撅得心里直流血,但他絕不敢轉身便走。


  他比誰都清楚,這是政治任務,宣傳部劉部長明天一大早要在辦公室等著看他倆的采訪剪輯片哩!況且來采訪的并不只有自己這一路記者,縣里其他媒體的記者也都開始行動了,緊接著就是省上的記者大軍,都在搶頭條新聞哩。


  作為縣里唯一的電視臺,是縣上弘揚主旋律的主陣地,自己又是奉命而為,要是自己拖了后腿砸了鍋那可真要吃不了得兜著走了。


  于是,他蒼白著臉看了一眼女記者,示意她出來說話。


  女記者淡淡一笑,走過去附在牛子槊耳邊悄悄說道:“見義勇為是有獎金的,最保守也有一萬塊,你考慮考慮。


  ”牛子槊立時來了精神,瞪大眼睛問道:“真的?”女記者點點頭。


  牛子槊略一沉吟,便笑呵呵說:“好吧,我就試試,不過……”說到這里,他對女記者擺擺手,女記者便附耳過來,牛子槊悄悄對她說:“能不能讓那個跟你一塊來的混球一邊涼快去,他那個白腦殼讓人瞧見瘆得慌!”哈哈哈……女記者頓時笑得前仰后合風擺揚柳,好半天才制住了笑意,悄悄說道:“那不行,他是攝像、我是主持人,我倆分工協作,一個人干不了。


  ”“好吧。


  ”牛子槊一拍桌子,眼睛一閃一閃道:“看在記者姐姐的芳容上,我認了。


  ”故意把“面子”說成“芳容”,不動聲色便夸了女記者的美貌,篡改地恰到好處而且一點也不顯(日本人真人愛視頻全部過程)得輕浮。


  女記者不由詫異的多看了他兩眼,忽然又想起他發明的“白腦殼”一詞。


  罵人不帶臟字,簡直損到家了!她不禁又抱著肚子爆笑了一番。


  見他和女記者咬著耳朵卿卿喁喁有說有笑的樣子,潘巧云醋意頓起,剛剛在心里建立起來的關于他的高大形象瞬間便坍塌了,她撇了撇嘴,不屑的嘀咕道:“什么男子漢大 丈夫?狗屁!分明就是個看見女人便邁不動蹄子的騷狗子。


  ”眼前的一切極具諷刺意味,男記者在一邊不安而委屈地扭動著身子,仿佛身上的某個地方揉進了一個仙人球。


  盡管牛子槊從來沒有面對過鏡頭,然而淡泊讓他有恃無恐,面對攝像機他侃侃而談。


  但是,采訪進行得卻并不十分順利。


  他沒有上過學,沒有接受過正規教育,所有的知識都來源于清虛。


  說白了,他是現代社會中唯一的一個道觀私塾畢業生,他的大腦數據庫里多是一些歷史的或是純本能的“糟粕”,而現實的 東西卻知之不多。


  于是,當那位裊裊娜娜的女記者問起他見義勇為的動機時,他便笑了起來。


  “動機?”他的腦袋搖得撥浪鼓似的,“沒什么動機,我怕他們搶劫我,就信口胡說,沒想到歪打正著、他們還真信了我的話,就這么簡單。


  ”女記者啟發道:“除了這種本能的反應,你還讓他們歸還了被搶乘客的錢財,這說明你知道關心別人、愛護別人,你可以從這一層面切入。


  ”“噢……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要從高尚這一層意思來說?”牛子槊反應很快。


  “對。


  ”老子壓根就沒高尚過!牛子槊有點臉紅。


  于是很不自然地說:“夫子說:人之初、性本善,以仁愛之心待人。


  正是出于這樣的考慮,我才讓他們歸還了乘客的錢財。


  ”女記者擺擺手,“不是……不是……”“哦,生我所欲也、義我所欲也,兩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義者也。


  ”牛子槊有點亂,“道之所在,義之所趨。


  ”女記者搖搖頭。


  牛子槊恍然大悟:“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女記者依然搖頭。


  牛子槊絞盡腦汁慷慨激昂道:“好狗護三鄰、好漢護三村。


  ”他一會兒文縐縐得像個三家村的酸腐老冬烘,一會又粗俗得像個地道的山野村夫,始終上不了道兒。


  女記者有點無奈,于是讓男記者先停了攝像。


  文字媒體采訪可以只采訪個大概意思,回去后記者再對文字進行二次加工。


  電視采訪卻不行,被采訪者要直接面對鏡頭說話,實際上就是直接面對觀眾,攝像資料雖然可進行后期制作和加工,但被采訪者的表情和口型卻做不了假;最要命的是現在觀眾很苛刻、眼睛很毒,畫面上稍有瑕疵便能看出破綻露了餡。


  女記者嘆了口氣。


  問道:“雷鋒,知道嗎?”“知道。


  ”他點點頭,“他是雷家廟人,上月我還給他正過骨扎過針,估計現在已經能下地干活了。


  ”女記者頓時哭笑不得,急忙打斷了他,“我們今天要說的是,在你成長的過程中、在你上學過程中,什么樣的人、什么樣的事對你影響最大?從而使你能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


  ”“我沒上過學。


  ”他回答得很干脆。


  “在我成長過程中對我影響最大的是我師傅。


  ”“你師傅?他是干什么的?”“道士。


  ”“你也是道士?”“是,也不是。


  ”兩個記者頓時面面相覷,女記者不死心,繼續啟發道:“那么,你們桃樹坪的領導班子平時對你非常關心是吧?”“我在山上的青云觀住,嚴格說我不是桃樹坪村人,我沒有戶口、沒有土地,領導根本不嘞我。


  ”此時,院子外面圍了不少人看西洋景,指指點點嘰嘰喳喳。


  女記者反應很快,這樣繼續下去不但采訪不到自己需要的東西,反而會在老百姓中造成不好的影響。


  于是她提議道:“我們到你住的地方看看可以嗎?”自己絞盡腦汁卻半天說不到點子上,牛子槊已經感到索然無味了,但看在女記者的“芳容”及一萬元獎金上,他還是勉強答應了。


  青云觀是典型的磚石土木結構,屋舍飛檐翹脊、鉤心斗角,院里一碼子水磨青磚鋪地,打掃的干干凈凈纖塵不染,但見古木森森、藤蘿如蓋,輕風習來,令人暑氣頓消。


  清遠觀一連三進院子,前院為道場,中院住人,后院是花園之所在。


  牛子槊直接領著兩人進了后花園,那里有現成的藤椅石幾可供人小憩。


  石幾旁是一小塊方塘,塘水清徹見底,里面水草裊裊,苔滑石涼,十幾尾錦鯉恬然其中。


  岸邊遍植藤蘿修竹奇花異草,其中許多都是藥花兩全的植物,其中最壯觀的還是蘭圃中那幾百盆搖曳多姿,活色生香的蘭花了。


  躺在椅子上可以看到院外青云瀑布飛流直下,一時間,花香、水氣、鳥鳴、瀑聲一齊營造出一種令人陶醉的寧靜氛圍。


  女記者頭枕椅背仰面看著天上緩緩而過的白云,不禁一聲輕嘆:“好地方!到了這里,忽然感覺時間停止了。


  ”“好地方!”男記者搖頭晃腦道:“鳶飛戾天者,望峰息心,經綸世務者,樂而忘返。


  ”牛子槊沏了兩杯茶過來,正好聽見他這句話,不禁撲哧笑了起來。


  這么長時間過去了,剛才兩人間的不愉快早已煙消云散,上山時兩人便已經開始有說有笑起來。


  “笑什么?”男記者不解。


  牛子槊放下茶,坐在旁邊的藤椅上,懶洋洋說道:“不能說,一說就是錯。


  ”“嗯?”女記者露出頗感興趣的神色來。


  “愿聞其詳。


  ”   導讀:天生隨我媽,見了人恨不得把一顆心掏給人家。


  不管人家愿不愿意,我是一廂情愿地認為, 人心能換到人心。


  豈不知,在我遇到婆婆時,這個被認為天經地義的真理,竟被冷冷顛覆。


    戀愛時,單位有與我相交不錯的大姐,私下提醒我,單親婆婆最不好相處了,你要考慮清楚再結婚啊。


  被愛情沖昏頭腦的我,還是義無反顧地嫁給了沒有父親的 老公


    第一次見到婆婆,我拿出在家與我媽撒嬌的樣子,跟準婆婆套近乎。


  誰知,這位50多歲的婦人,眼里閃著冷漠與挑剔的光,把我諂媚的笑容愣是僵化在臉上。


  我訕訕地笑,手腳不知所措地亂幫忙。


  那一天,我是洋相百出。


  一會兒該切段的菜切成了細末,一會兒把水灑了一地,換來婆婆一連串不滿的目光和哼聲。


  用不寒而栗來形容我那一刻的心情,確不為過。


     媽媽告訴我,你婆婆50多歲就守寡,心里自然不平衡,你們做晚輩的要多關心她。


  這個主意,看著好,其實餿。


  在我婆婆那里,根本不適用。


  結婚沒幾天,婆婆把我叫到床前,冷冷地說:你們要是有孩子了,就讓姥姥看,我可不管。


  3個兒子的孩子,我都沒看過,省得他們說我偏心。


  當熱媳婦遇上冷婆婆  我像吃了個蒼蠅般堵心,不知道該跟婆婆說啥。


    偶爾,偷眼看她時,那張冷若冰霜的臉,讓我想到去世不久的公公,對她的煩瞬間就化為同情了。


  一起住了沒多久,婆婆說自己怕吵,一個人回鄉下了。


    我遵照媽媽的教誨,一顆紅心繼續掏給婆婆,不信融化不了這塊冰。


    還真就融化不了。


  當然,那是后話,也是我吃了無數次冷眼后徹底失望總結的心得。


    每個周末,我都要同老公買好一堆好吃的,去看婆婆。


  說起來我真實誠,有些零食看著名字就饞,狠過幾次心,還是沒舍得給自己買。


  可在給婆婆買時,那上面原本觸目驚心的價格變得無足輕重了。


  只一味討婆婆歡心,希望她 老人家能體會到我一顆火熱的心,一片火熱的情。


    根本沒用。


  婆婆眼里的光依舊冷冷的,從無笑容,只在看到買 給她的東西時,臉上偶爾閃過一絲溫柔。


    女兒的出生,我以為會帶給她一些歡樂。


   我又錯了。


  女兒10個月時,我們第一次回老家。


  婆婆連看都不看一眼我懷里的小人兒,把我買給她老人家的東西放下后,臉上迅速恢復了我熟悉的冰冷。


  那一次,我幾乎要爆發了,心里不停告訴自己:忍住,忍住,不跟她一般見識。


  當熱媳婦遇上冷婆婆  但是回到媽媽家,我是徹底崩潰了。


  我哭訴了一直以來受到的種種冷遇。


    媽媽也茫然失措,她老人家只知道人心換人心,卻不知道人心換不來人心怎么辦。


  還是爸爸點撥了我:你們娘倆兒就知道一盆火,豈不知有人不喜歡這樣。


  有些人,天生不愿別人靠近,不喜歡和人熱乎乎相處。


  你婆婆肯定就是這種人,你不妨對她也冷些,但是該孝順孝順,平時該給的錢物不能少。


    我依計而行。


    父親果然見識卓遠。


  從此,我與婆婆的相處可謂兩歡。


    那個春節,我們一家三口開車去看婆婆。


  我拿出一件大紅羊毛衫給婆婆試穿,老太太冰冷的臉上露出從未有過的欣喜。


  是啊,自從公公去世后,她老人家的衣服不是灰就是黑,從未穿過亮麗的顏色。


  其實,哪個女人不喜歡艷麗華服?鏡子里的婆婆一下子年輕了許多,臉上竟然還泛起了一絲紅暈。


  第一次,看到她那么歡快的笑容。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婆婆也不例外。


  我又拿出幾百塊錢遞給婆婆:媽,這點錢您買些過節的東西吧,我們也不知道您喜歡啥,您就自己買吧。


  老太太滿意地接過錢,眼里的笑意更深了。


  我暗自得意自己會辦事,卻還不曾忘記父親的教誨,頻頻使眼色(少兒益智故事)給老公,準備 回家


  婆婆破天荒地送出很遠,我甚至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當熱媳婦遇上冷婆婆  從此,逢年過節,我都帶著女兒陪老公回老家,該給錢給錢,該買物買物。


  婆婆不喜歡熱鬧,我們就速去速回,只當去了趟佛堂,上完香拜完佛趕緊走。


  平時就讓老公自己開車回家,陪婆婆吃完飯再回家,她老人家還是喜歡多看到兒子的。


    以冷對冷,想不到我連續榮獲了幾屆好兒媳的稱號。


  婆婆私下里與外人說,3個兒媳婦,就屬小兒媳婦最懂事。


    真是喜極而泣啊!我微不足道的付出,竟換來這么高的獎項,簡直太激動人心了。


  當熱媳婦遇到冷婆婆,沒有別的辦法,把熱變冷,給冷一個合適的距離,兩相宜。


  而這種距離產生的歡喜祥和,或許也不失為一種好的相處方式。


    當然,婆婆也會老去,也會有需要人在身邊侍候的時候。


  那一天,我不妨再次恢復熱媳婦的作派,為她老人家添衣著被,噓寒問暖。


    誓將好兒媳進行到底。


     閱讀提示:世界上有些事情是讓你 意想不到的。


  我一直對自己充滿自信,因為我太了解自己的老公, 我也一直對 保姆的為人充滿敬意,因為我也很相信她會是一位合格的母親與妻子。


  但是,意想不到的是丈夫在千里之外的保姆竟然意外的懷孕了。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我和老公是大學同學,大二的時候我們就開始談戀愛,畢業后我們又繼續談了六年才結婚,可以說我們之間的感情是很深的。


  婚后第三年我們更是結出了愛情的果實——有了一個可愛的兒子。


    我和老公都是各自單位里的骨干,當下效益不錯,我們也更是看到自己的前途無量,兒子地到來更是增加了我們工作的熱情與激情。


  但因為我們雙方父母都在外地,且都不能來幫我們帶孩子,所以我們只能請了保姆。


    保姆是四川人,35歲,已是 兩個孩子的母親了,但是她繼承了四川人美女的優良品種,如果你不了解,你一定不會認為她就是一個三十幾歲的人,也不會認為她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


  她的皮膚很好,嫩嫩的,白里透紅。


  她的身材也還保持得很好,雖然一直以來她都未曾刻意地打扮過,但是那些優美的身體曲線卻都恰到好處地顯現了出來,令人驚嘆。


  口述:把保姆弄懷孕后 老公要 出家 贖罪保姆懷孕老公  閨蜜小莫曾經與我打趣說,你家怎么請了一個這么漂亮這么年輕的保姆,我看她二十歲都不到,危險呀。


  我說,我把保姆的實際年齡已經她在老家那邊已有了兩個孩子的事實告訴她時,我那閨蜜說什么也不相信我的話,她說,我雖然也知道四川那邊盛產美女,但是我還不相信已有兩個孩子的女人身材還這么好,看起來還像一個少女一樣。


    其實,關于保姆太漂亮容易弄出是非這樣的新聞我也聽得耳朵都生了繭。


  但是,說句心里話,我始終都覺得保姆的形象也是雇主一家的形象。


  再說,我也不能對自己那么沒自信吧。


    這保姆別看她細皮嫩肉的,但是很能吃苦,做事也很細心。


  我和保姆的關系也很好,雖然我(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們是雇傭關系,卻像姐妹一般。


  經過與她的閑聊,我知道他很愛她的丈夫,她的丈夫也很愛她,他們是幸福的。


  保姆說,她和丈夫原來是一家機械廠的工人,但后來因為工傷殘疾了,雖然公司都按照國家的政策進行了理賠,但是他們家的生活也因此變得日益艱難起來,所以她就出來做事了,但是因為無一技之長,于是也就只能做保姆。


  口述:把保姆弄懷孕后老公要出家贖罪保姆懷孕老公  可是,世界上有些事情是讓你意想不到的。


  我一直對自己充滿自信,因為我太了解自己的老公,我也一直對保姆的為人充滿敬意,因為我也很相信她會是一位合格的母親與妻子。


  但是,意想不到的是丈夫在千里之外的保姆竟然意外的懷孕了。


    保姆的突然懷孕,對我來說這是一件驚天霹靂的事情,因為我知道她自從來我家之后,除了出去買菜,她從未出去,而是一直地都呆在我家里。


  而在我家里,有條件有能力讓她懷孕的只有我老公一個人。


  這是真的嗎?這真的就是我一直深愛的一直都很信任的老公所為嗎?我的心里就像有一把刀在慢慢地割開,痛得我近乎于絕望。


    就在我還在為這件事情的答案該如何去解開的時候,我老公突然說他要出家。


  老公說:“我對不起你,我對不起這個家,我對不起的人很多,我所犯下的罪這輩子永遠也贖不完,我要到佛主那兒贖罪,凈化那顆表面光鮮其實里面卻很齷齪的心。


  ”口述:把保姆弄懷孕后老公要出家贖罪保姆懷孕老公  我說:“你非要這樣么?你認為你這么一走讓我們母子倆受苦你就可以贖罪了嗎?”但是老公卻很決絕,他說:“你不知道,我做的錯事實在太多了,我心不安。


  ”我突然覺得自己真的很可憐,談了這么多年的戀愛,同床共枕了這么多年,本以為自己很了解他,直到才發現,原來自己竟然一點也不了解他。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短線風箏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388352.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8723274.html
https://twytyhgtrgh.weebly.com/1852708.html
https://twdfgergwewhy.weebly.com/4302447.html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580850.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3479845.html
https://twdfgersxwerr.weebly.com/6847937.html
https://twnbmhjfkyui.weebly.com/1227273.html
https://twdfgergwewhy.weebly.com/3101948.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63779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