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美女 尿 褲子



她嫵媚的白了 大雷一眼,就連聲音也比之前都柔媚許多,只是她自己卻沒有發現。

   傻瓜,急什么,馬上就來! 林曉蘭的聲音酥酥的。

   張大雷聽著更加覺得骨頭都化了,心里也是更為渴望。

   大雷,現在我教你 數數林老師上下套幾下,你就說幾。

   林曉蘭深吸一口氣,干脆坐到床上。

   像我這樣套一下,這就是一,再套一下,就是二! 張大雷只覺得渾身都繃緊了,差點舒服的呻吟出聲。

   他本想壓抑住自己,但轉念一想,如果自己故意壓抑住,恐怕林曉蘭會懷疑自己! 于是干脆直接嘶了一聲,臉上流露出舒爽的表情。

   林老師,我好喜歡這樣數數。

   喜歡嗎,那林老師以后就這樣教你! 林曉蘭俏臉紅撲撲的,但是眼睛里卻是透出興奮之色。

   隨著教學的開始,張大雷臉上滿是舒爽,甚至都忍不住發出愉悅的聲音。

   大雷,這是幾下?林曉蘭嬌聲道。

   五下!張大雷連忙答道。

   不錯不錯,那這又是幾下?林曉蘭又是問道。

   張大雷又回答:三下! 很好很好! 漸漸地,林曉蘭只感覺自己渾身燥熱得更加厲害,光是這樣已經滿足不了她的需要了,她需要一場真槍實彈的戰斗! 林曉蘭停了下來,紅著臉對張大雷說:大雷,接下來咱們再換一種方式。

  待會林老師……林老師騎在你身上,坐下去一下就算是數一下,好不好? 聽到林曉蘭的話,張大雷差點興奮的叫出聲來,林曉蘭,她終于忍不住了! 張大雷心里充滿著興奮,一想到那千嬌百媚的肉體坐在自己身上的場景,張大雷就覺得心跳都加快了許多,呼吸也是變得更加粗重。

   如果是在平時,林曉蘭有可能會發現張大雷現在的異狀。

   可惜她現在也是非常緊張和興奮,老公就在對面的房間里躺著睡覺,而自己卻在這間屋里教一個傻子數數,還是用這么羞恥的方式來教他的。

   林曉蘭也是滿臉潮紅,呼吸也急促了些。

   她再一次往門口的方向看了一眼,確認門口沒有人,這才緩緩地脫下拖鞋上了床。

   因為是在家里,所以林曉蘭并沒有穿褲子,只是穿著一條寬松的連衣裙。

   甚至于,剛剛和老公弄完的她,里面都是真空的,上床的時候,林曉蘭甚至都能感到連衣裙帶起的涼風,涼颼颼的。

   大雷,接下來我要坐到你身上,你可要專心學習哦!林曉蘭臉蛋紅紅的說,語氣卻是很正經。

   張大雷傻呵呵的: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聽張大雷這么說,林曉蘭更是覺得害羞極了,自己竟然這樣慫恿一個傻子做那種事情,還是利用教師的身份來慫恿他,是不是非常違背師德呢? 不過越是這樣想,她心里就越是興奮,此刻林曉蘭已經把張大雷當成了(性插故事)自己的學生。

   一邊教自己的學生數數,一邊和他做那種事情,這對于林曉蘭來說讓她渾身上下每個毛孔都在興奮的戰栗。

   她深吸一口氣,走到張大雷身上緩緩蹲下來,一直等到兩人貼身接觸的一刻。

   貼身的剎那,張大雷和林曉蘭都是忍不住渾身顫抖著。

   大雷……我,我來了! 正當林曉蘭準備緩緩下沉來教張大雷數數時,突然對面房間里卻響起了她的手機鈴聲! 聽到手機鈴聲的剎那,林曉蘭立刻驚慌起來。

   老公周志恒就在房間里,萬一鈴聲把他吵醒該怎么辦? 果然,很快對面房間里就響起了周志恒的聲音:老婆,你的電話! 聞言林曉蘭嚇得趕忙從張大雷身上下來,匆忙穿上拖鞋就離開了臥室。

   她從張大雷身上下來的那一刻,張大雷只覺得原本的舒爽感覺立刻就沒了,頓時失望起來,暗罵一聲哪個不要臉的竟然跑來打攪自己的好事! 臨走前,她還不忘幫張大雷蓋上毛巾被,同時低聲道:大雷,這件事誰也不許說,如果說了老師就要打你的手心! 張大雷雖然心頭郁悶,但表面上還是裝作很害怕的樣子:林老師,我不說。

   見張大雷這么回答,林曉蘭滿意的點點頭:好,那大雷我就先過去了,你趕緊睡覺! 等林曉蘭匆匆回到臥室的時候,她真的害怕自己現在的模樣會被老公看出來端倪,畢竟這會她的俏臉上滿是潮紅。

   幸好周志恒只是喊了林曉蘭一聲,接著就又繼續睡覺,這才讓林曉蘭長舒一口氣。

   她走到床邊拿起電話,電話竟然是張大雷的大嫂打來的。

   喂!張嫂子啊!找我什么事?大雷?大雷在我這里很好。

  什么,你們回家啦?難怪你會給我打電話,大雷在我家呢!今天我老公回來了!好好,待會你們來領走他吧!林曉蘭說完這些就掛斷了電話。

   原來是張大雷的 大哥大嫂回來了,也不知道兩人是怎么弄得,原本說今天早上出門,過幾天才回來,可是沒想到當天就回來了。

   一想到張大雷馬上就要跟著大哥大嫂回家,林曉蘭心里也是空落落的,那她豈不就沒機會和張大雷繼續在一起了? 回想起之前那種飽脹的感覺,是她一生從來都沒有 體會過的。

   雖然當時兩人并沒有深入下去,可也是讓林曉蘭有了前所未有的舒爽體驗。

   如果有可能,她甚至愿意拿一切來交換再一次的體驗機會。

   半小時后,張大雷的大哥大嫂來到林曉蘭家,此時林曉蘭已經換了一身正裝,而周志恒也起床了。

   兩對夫妻聊了會,之后大哥大嫂就把張大雷接回家了。

   戀戀不舍的離開林曉蘭家,張大雷心里也很是郁悶,馬上就要弄到林曉蘭了,可是關鍵時刻大哥大嫂怎么就回來了? 恨恨地想著,張大雷無意中瞥了大嫂的屁股一眼,眼睛立刻就挪不開了。

   說實在的,嫂子 李美娟也是村里有數的美人,她雖然沒有林曉蘭那么高的文化,也沒有她顯得氣質那么好,但是李美娟卻是有著農村女人最自豪的身體,大胸大屁股。

   沒錯,農村人的觀念就是,屁股大好生養,而且往往還是會生出來兒子。

   不過李美娟的屁股卻不像普通村里婦女那樣顯得臃腫,而是渾圓挺翹,簡直就像是琉璃玉石一般,而且絲毫沒有贅肉。

   而且她的胸部還特別豐滿,在村里也是獨一份,每當天氣熱的時候,嫂子都不敢輕易上街。

   倒不是害怕天氣熱,主要是擔心走得快了,胸前那兩座碩大的山峰會顫抖不已,就算是戴著胸罩照樣也是抖動得厲害。

   就這樣跟著大哥大嫂回到家里,路上李美娟還詢問張大雷,問他林曉蘭有沒有教他數數。

   張大雷傻呵呵的點頭:林老師教了,數數,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不錯嘛,不愧是當老師的,教人果然是有一套,連傻子都能教會!李美娟 說道

   聽到嫂子說自己是傻子,張大雷心中不爽,但臉上依舊是樂呵呵的。

   老婆,你別總是說大雷傻子傻子的,他怎么說都是我弟弟!大哥 張大年說。

   弟弟?他是你親弟弟嗎?他不是被撿回來的嗎?李美娟不屑道。

   好了李美娟,不許你再提這件事,否則我真的翻臉了!張大年說著板起了臉。

   好好好,我不提,我不提行了吧?李美娟哼了一聲,扭著大屁股回家了,不過她扭屁股的樣子還真是挺好看,比普通農村婦女扭屁股好看多了。

   張大雷臉上依舊是傻呵呵的,心里卻是忍不住哼了一聲,心說得意什么,弄不好哪天你還得對老子卑躬屈膝! 原本張大雷以為這句話只能是自己在那里意淫,可是沒想到的是,很快這句話就真的成了現實。

   當天晚上,張大雷在客廳里看電視,雖然是小孩看的動畫片,但他看得卻是津津有味。

   而就在這時,大哥臥室里卻是傳來爭吵的聲音。

   好了不要吵了,回頭咱們再換一家醫院好不好?這是大哥張大年的聲音。

   換一家醫院?今天咱們去的可是權威醫院啊,人家都說治不好了,你再換別的醫院有用嗎?李美娟冷哼一聲。

   可是……大哥的話說到一半就被打斷了。

   張大年,我就在這里給你把話說明白,如果再懷不上孩子,那我就跟你離婚!我再也受不了了,現在村里人都管我叫不下蛋的母雞,我……總之一句話,如果再生不了孩子,我就和你離婚! 李美娟給張大年下了最后通牒。

   那人似乎是看到了老金臉上的慌張,頓時笑出了聲,對老金說道:“沒想到你竟然還好這一口,看來宋玉的判斷沒錯,你就是喜歡這個小姑娘了,不過話說過來,你這眼光不錯,有機會我可是要嘗一嘗這滋味的。

  ”“我草泥馬的,有本事沖我來啊,對無辜 的人下手算怎么回事?難道你就這么點本事嗎?”老金怒了,他再也壓不住怒火了,現在他算是清楚了,昨晚宋玉就是給他下了一個套,而且還是一個死套。

  他還以為只是簡單的深夜寡婦寂寞空虛冷了,想找他探討人生了。

  “嘿嘿,看你這樣子還是當年那個叱咤風云的金成嗎?”身后那人冷漠的笑了一下,說道:“別著急,這只是開始,當年你讓我失去的,現在我都要還回去!”聽著身后說話的人,老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當年那些事也是沒有辦法才做的,畢竟人這一輩子有時候站錯隊了,就真的什么都沒有了。

  選擇很重要,機會也很難得,但只要是你選錯了路,就真的很難回頭了。

  現在 跟他說話的這人就是這樣,當年本來他是站在老金這邊的,但是后來不知道為什么,忽然就變成了墻頭草,對老金這邊倒戈相向,以至于老金不得不出手解決了他。

  為此老金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只會最后還是沒有把他揪出來,因為老金壓根就沒見過他,他們從最開始的合作,到后來的 對抗,都是在無形中進行的。

  沉默了一會,老金說道:“我不管你想要什么,或者是你想要干什么,但只要是你敢出手傷害無關的人,我一定會讓你體會到什么是絕望,什么是萬劫不復的滋味。

  ”老金的語氣很冰冷,好像他在他身邊都能感覺到寒冷一般。

  但他身后的人好像是不為所動,依舊播放著那段畫面,冷笑一聲,就說道:“你現在還有資格說大話嗎?這么多年,你不也是什么都沒有了?你那什么跟我對抗?”忽然被人戳中傷口,老金感覺很無力。

  確實這都多少年過去了,他的那些伙伴一個個都不知所蹤,現在要是還要跟他對抗,自己拿什么跟他對抗?自己么?如果單憑他自己,只怕是只能看著這人一個個的傷害他身邊的人,傷害他在意的每一個人,到最后再連同他一起報復了。

  這是老金不愿意看到的,這是這時候他確實什么辦法都沒有。

  索性老金心一橫,說道:“你殺了我吧,我認輸。

  ” 他也是鼓了很大的勇氣才說出這樣的話的,因為他也不想這樣,但是有什么辦法呢?難道看著一個個無辜的人遭受毒手?“呵呵你覺得我會殺你嗎?如果 我想殺你,你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老金身后的人又冷笑一聲,接著說道:“我要看著你,看你絕望無助的樣子,讓你也體會體會身邊每一個在乎的人都離你而去你卻什么都做不了的樣子,這些都是你給我的,現在我全部還給你!”說這句話的時候,老金身后的人好像是在吼一樣,嚇了老金一跳,他都沒想到身后的這人會有這么大的反應。

  “好,你要是現在不殺我,那就等著看吧,我以前是怎么讓你輸的一敗涂地,這次也會讓你一敗涂地。

  ”老金深吸一口氣,說道。

  現在他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如果對方真的動手,那他就是玉石俱焚,也不能讓他得逞。

  “好好好,我等著你的回應。

  ”說完,這人就關上了投影儀,讓整個房間歸于黑暗,歸于寂靜,管都不管老金,開了門出去了。

  老金順著他開門的瞬間,看到外面的月光,大概猜出來現在已經是深夜了。

  忽然一下子被黑暗包圍住,老金感覺很無助,但心里還有一股怒火在蔓延開來,又讓他感覺到無盡的動力。

  慢慢的他竟然直接是睡著了,等他醒過來,已經是第二天了,而且他還是被人給叫醒的。

  原來這里是一處廢棄的工地,本來是準備拆遷了的,今天剛好有人來這里清理最后的東西,這才發現了老金。

  發現他的是一個農民工,看到老金的時候,趕緊給老金解綁了,不過沒有報警。

  跟那個農民工道謝后,老金又囑咐他不要把這件事說出去,給了一些好處費,就走了。

  他也知道像這些人都是為了生活努力的人,跟他不一樣,不會多事的,也挺放心。

  (愛女狂歡)回到診所,已經是中午了,他剛到門口,就看到在他診所門口站著一個俊俏的可人兒,這人不是別人,真是 青青

  只是她今天看上去,好像精神不太好,眉宇之間還透露這一股憂郁。

  老金本來是不想讓青青看到他這幅狼狽的樣子的,因為他的胳膊上還有被人長時間捆綁過留下的青紫的痕跡,但是青青這妮子眼尖,一下就看到了老金。

  “ 金叔你怎么才來啊?”青青看到老金,就小跑著,問道。

  老金不知道怎么說,就隨口說了一句昨晚沒睡好,起晚了才把這妮子給糊弄過去了。

  開了診所的門,老金趕緊套上外套,免得被青青這妮子察覺出來。

  然后才問道:“青青啊,你今天來找我是什么事?生病了嗎?”被老金這么一問,青青臉上頓時露出為難之色,兩只白嫩的小手都糾結的糾纏在了一起。

  老金一看青青的樣子,就知道有什么事,追問道:“到底怎么了,有啥事跟你金叔說啊。

  ”看著老金關切的樣子,青青這才鼓起勇氣說道:“金叔我……我想跟你借點錢……”聽到青青要借錢,老金頓時不解的問道:“你借錢干什么?”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