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蛇王的分身还存留体内_疯狂舔吻让我泄一夜



李馨,咱不能这样,你这总是在关键时刻反悔,我这心脏都被你吊上来摔下去的折腾坏了。

  ” 陈宇这会儿是真急眼了,伸手就要拽李馨的T恤。

  但李馨却死死把住,无论如何也不同意。

  最终她 红着脸羞声说道:“我不能对不起表妹,所以你最多也就是这样看着我,然后用我的里衣自己……那样儿,如果你不答应就算了,我去订外卖。

  ”话落下,李馨起身就要走,这让陈宇实在没招了,只能选择妥协。

  虽然李馨的T恤并不薄透,看不穿里面的旖旎,但是至少能近距离观赏那种勾魂轮廓。

  所以陈宇 兴奋的吞了口唾沫,右手拿着李馨的黑色里衣,开始当着她面忙活起来。

  整个过程中,陈宇都有注视着李馨的俏脸,关注着她的表情。

  李馨显得很羞赧,很是不好意思,可是那双春痕荡漾的美眸却始终注视着陈宇的手掌。

  甚至都能清楚听见,她的娇息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厚重……这时候的李馨,感觉嗓子眼里好像冒火一样,甚至全身都觉得发热。

  被陈宇当着面做那种事情,她觉得很羞赧,可是这种羞赧中更存在着一种刺激。

  那种仿佛小孩子明知犯错还故意去做的刺激感,让她前所未有的兴奋着。

  尤其是看到陈宇的身下,更是让她本能欲望里面贪婪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满足。

  哪怕是饮鸩止渴或者是望梅止渴,她也是心甘情愿。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近半个小时过去后,李馨震惊了。

  因为刘刚隐疾的缘故,她有查过那方面的事情,包括男人平均10分钟就算合格。

  但陈宇的手速显然要比真正做那事快,而且时间还达到了半个小时。

  这让李馨在震惊之余,心中又忍不住的泛起了强烈的渴望,甚至带起了她的幻想。

  如果是跟陈宇发生那种事情,会是怎样的感觉,会不会让她体验到女人的那种快活?这种念头刚刚泛起,李馨就羞赧的回过神来,心中暗骂自己不要脸,怎么可以胡思乱想。

  但是骂归骂,骂完之后她还是心有冲动,而且随着陈宇的继续,她的冲动愈发的强烈。

  从李馨的表现中,陈宇读懂了她的心思。

  于是下一瞬,他不问自取的突然动手,一把抓在了李馨的身前。

  那一抓,让李馨彻底崩溃,那急促的娇息声,更是变成了一种迷离的嘤咛。

  她本能的闭上眼睛,面部表情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旖旎,以及销魂的舒适惬意。

  尽管陈宇的动作很粗暴,可是对现在的她而言,确实让她感觉到满足。

  只是紧随其后的,女性本能的羞耻心就驱逐了一切念头。

  大羞的李馨赶紧睁开眼睛,更是挥手一把推向了陈宇。

  “陈宇,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们说好的,你……”正羞声娇斥的时候,李馨却突然发现躺在床上的陈宇,脸上竟然再度泛起了痛苦的表情。

  而且很快的,那种缺氧的病态红就重新浮现在陈宇的脸上。

  “陈宇,陈宇你怎么了,你别装啊?”李馨心有担忧,起初她怀疑陈宇是装的,可很快她就发现陈宇好像连呼吸都停了。

  难道是因为情绪激动引发的心脏骤停?!李馨很是害怕,她凑上 身子使劲的摇晃着陈宇,“你别吓我啊,陈宇你快起来!”心中紧张的境况下,李馨连医学急救知识都给忘记了,只是本能的摇晃着呼唤着陈宇。

  但也不能说没有效果,因为随后陈宇就痛苦的喊道:“快帮我,快、快……”顺着陈宇的手指,李馨看到了那挑衅式的狰狞。

  她瞬间明白了该怎么帮,于是连她羞赧都顾不上了,毫不犹豫的就伸出了白皙小手。

  下一刻,陈宇就感受到了属于李馨的温润,好过瘾,好刺激。

  陈宇当然没有任何病状,一切都是他的再次伪装。

  因为他感受到了李馨胸前的旖旎迷人,所以大受刺激的他想要更多。

  于是在借着李馨一推之下,他成功的‘发病’了。

  而事实证明,眼下他的‘发病’还是有疗效的,成功换来了李馨对他的‘温润关怀’。

  只不过兴奋归兴奋,但此刻的陈宇想要的却更多,他想要一步到位!所以她再度艰难的说道:“不管用,必须那样,最真实才能最快的刺激我发泄出来。

  ”李馨都急眼了,怎么这样啊,这到底是什么状况,都没听说过。

  可眼下显然考虑这些显然已经不合适了,她(姐弟乱性)就想着赶紧救下陈宇。

  不然等表妹回来后怎么跟表妹交代呀,就说你男朋友摸我那摸亢奋了,嘎嘣一下没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只不过让李馨把身子交给陈宇,而且是以她主动的方式,这也太羞人了。

  抛开对于刘刚的感情和忠诚不谈,单是身为女性的羞赧也不允许。

  然而 就在这时,陈宇却表现的更痛苦了,甚至连话也说不出来,看起来整个人都快不行了。

  李馨大为着急,她实在顾得太多了,不管是为给表妹交代也好,身为医护人员的责任也罢,她终究还是红着脸伸手探入了裙内,然后在小腿处挂着一条粉色的底裤,迈腿上床,继而红着脸,趴向了陈宇的身子,迎向了那既让她感觉到羞赧、又让她感觉到渴望的狰狞——“啊!”妩媚的迷魂娇吟响起在卧室内,直勾动着人心底最深处的那根欲望之弦,让人迷离。

  只不过现在的陈宇特别好奇,都还没进去呢,李馨叫个什么劲儿?事实上李馨也不想的,就在她准备进去的时候,脚下突然传来了震动感。

  这种紧张刺激的旖旎时刻,突然像有人挠她脚心,直把她给吓了一跳,这才失声喊出。

  只是当低头去看的时候,才发现竟然踩在陈宇的手机上了。

  也顾不得许多,李馨赶紧把手机踢开,眼下当然是救人重要。

  因而红着俏然的脸蛋儿,李馨再次握住了陈宇那里,让自己的娇媚身子慢慢迎了过去…… 这个时候的陈宇,将眼睛眯起了一条缝,偷偷注视着李馨。

  挂在那双白皙玉腿上的粉色小裤,看起来特别漂亮,是种薄纱的质地,中间还有镂空的花纹。

  陈宇都忍不住的幻想起遮掩在李馨那里时,该会是种怎样的娇媚。

  再往上看那双白洁的玉腿,修长而纤细,更是让他恨不能立刻挎住,给予李馨最劲爆的冲击。

  只可惜,此刻李馨穿着垂膝裙,下蹲的姿势让裙子将她娇媚的旖旎盖住,看不到更多。

  不过陈宇也无所谓了,稍后被李馨的温热娇媚给包夹,那才是最过瘾的事情。

  感受着那只小手的温热,陈宇更加的兴奋了,整个人心中都斥满期待。

  而这个时候李馨的那具娇媚身子,离陈宇的 身体也是越来越近,令空气中都扩散出旖旎的味道……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嗡嗡的震动声再次响起。

  陈宇当时就急了,这是哪个不长眼的玩意儿,关键时刻打电话。

  于是他想都不想的,伸手就把手机摸起来给丢了。

  只不过刚刚丢掉电话,陈宇忽地意识到了问题的出现,而且是个大问题。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随后李馨就忽地一下子起身,羞红着脸提上底裤。

  “陈宇, 你个大骗子,你根本没病,你装病骗我,你混蛋!”原本李馨是为了救人才愿意作出那方面牺牲的,可眼下通过陈宇丢手机的举动却让她发现,陈宇根本就没有病,一切都只不过是装的,为的就是骗她主动坐上去,将她的身体占有。

  意识到这点后,被骗的李馨如何不恼。

  想想自己还握着陈宇那里要往自己身子里面送,她如何不羞。

  气急败坏的跳下床后,李馨滚烫着脸颊,抓起床上的里衣就快步跑出了客厅。

  随即更是躲进隔壁的房间里,捂着火烫的脸颊坐在椅子上。

  陈宇大为着急,事情好不容易发展到这种地步了,哪成想却被个电话给坏了好事。

  于是他连忙做出解释,“李馨,我是刚刚醒来的,我……”“滚,你个臭流氓,你个死骗子,我不要听你的解释!”卧室里的李馨是真的生气了,她怎么可能不生气?要知道,陈宇差点骗走的,可是她的第一次!刘刚的隐疾特别严重,吃什么药也起不来,所以相处一年多了,她的初夜还在。

  本以为陈宇是个好人,哪知道竟然在装病图谋她的身子,这让李馨羞恼到了极致。

  可是羞恼归羞恼,毕竟之前的情绪到位了,身体也有了反应。

  所以眼下李馨特别难受,那双紧并的玉腿不停磨蹭着。

  李馨希望这样可以抑制下那种羞人的反应,只是没有料到,那种磨蹭让她欲望更加严重,以至于脑海中不自禁地回忆起了陈宇那挑衅似的狰狞,这让她的身子好难受…… 我看不得你那么辛苦,白天在公司里当个小职员,晚上还要兼职送外卖。

  用你那些汗水积攒起的惊喜礼物,我真的不需要,你太辛苦了,太累了。

   赵权似乎看到了某种希望,他抬起头来,眼神中斥满欣喜。

   晓芸,我不觉得辛苦,为了你很值得,再累我也心甘情…… 可 我不愿意,我不愿意,我不愿意你懂吗!!! 孙晓芸终于忍不住了,她跺着脚大声咆哮,又一次打断了赵权想要说的话。

   我不愿意每次接你礼物的时候,都能从礼物上闻到一股子酸臭的汗味儿! 我不愿意公司同事故意跟我说,昨晚她们吃的外卖是我老公给送的! 我不愿意每天下班要挤公交车,去躲避那些肮脏男人的咸猪手! 我不愿意每天下班要回家做饭,我讨厌那股子油烟的味道! 我想要绚丽的夜生活和浪漫的烛光晚餐,我想要一辆令人艳羡的BBA,我想要挎着让同事眼红的包包,这些你都知道吗?! 赵权不知道,原本他以为这些都可以靠努力跟勤劳来粉饰,至少粉饰到至关重要的24岁。

   可想不到的是,孙晓芸会嫌弃他努力跟勤劳发出的汗水味道,而且还是酸臭的。

   不过念着对孙晓芸的感情,赵权还是坦白说道:这些我明天都可以给你。

   孙晓芸却是叹息一声摇摇头,我累了,不想听你说梦话,就这样吧,明天离婚。

   不再给赵权说话的机会,孙晓芸走进了卧室,随即有房门反锁的声音响起。

   看看墙上挂的甜蜜婚纱照,再看看紧闭的卧室房门,赵权脸上泛起了苦笑。

   珍爱、包容、努力、勤劳,这些终究都敌不过一个‘钱&quo;字。

   苦坐近半小时后,赵权准备去客房躺下了。

   可就在这时,卧室房门被打开,随即露出孙晓芸那张靓丽却挂着不屑表情的脸庞。

   赵权心头一喜,以为孙晓芸终究还是看重这份感情的。

   但下一瞬,就有个黑色的、系着粉色花结的方形小盒子被丢到他脚下。

   这是赵权放在卧室里,准备送给孙晓芸的礼物,但是却被丢了出来。

   弯腰拿起那个盒子,赵权脸上最后一次泛起苦笑。

   他也尝试着最后一次去询问孙晓芸,你不看看我送你的礼物是什么吗? 不需要,我不想再闻到那种酸臭的汗水味儿。

   话音传来的下一秒,卧室房门再次反锁的声音也紧接着传来。

   迈步来到客房,赵权手拿小盒子坐在了床上。

   从口袋里掏出包两块五的杂牌香烟,抽出支没那么弯曲皱褶的,捋平、点燃。

   很呛,先前他还觉得这烟也挺顺口的,但现在似乎不单是呛嗓子,还呛心。

   深吸几口后,他叼着香烟,将被孙晓芸丢垃圾一样丢出来的小盒子给打开。

   金色丝绒布铺底的盒子里,有张银白色金属银行卡,还有部市面上从未出现过的手机。

   这部手机看起来很LOW,像极了小作坊里拿旧件加工出来的山寨货,连个标识都没有。

   但实际上这却是部双系统的 定制手机,平常指纹点亮屏幕时显示的是安卓系统,只有当虹膜识别验证通过后,它才会展示出另一个系统——全球智联赵氏定制。

   这是 家族定制系统,除了赵氏家族内部联络、通知、会议之外,还可以接入全球最顶尖的地下交易市场。

  而梅塞里德货币庄园,更是其中最基础的应用。

   将定制手机放在面前,前置摄像头对准赵权左眼虹膜。

   ‘嘀&quo;的一声过后,全球智联赵氏定制系统开启。

   系统开启的第一时间,屏幕上绽放起绚丽烟花,随后更是有八个大字闪烁在屏幕上—— 恭祝赵权,生日快乐。

   看了眼时间,已经零点三分。

   赵权嗤笑一声,青色烟雾随着低骂声一同出口,这生日还真特么的快乐。

   将烟屁吐掉,拿鞋底踩熄的同时,手指也点开了收件箱。

   各种恭祝信息充斥着收件箱,但得有九成发信人赵权不认识。

   里面有家族里的外姓人,也有家族里的一些外戚,更多的则是赵氏旁支子弟。

   至于内容赵权都不用点开看,也能猜到里面必定是些谄媚的恭祝。

   唯一被他打开的那条信息,是来自梅塞里德货币庄园的—— 恭喜赵权先生,您已成年,梅塞专属账户自动激活,当前余额为$10,000,000。

   一千万,美元,折合六千来万人民币,这是赵氏家族给子孙成年的小礼物。

   赵氏家族规定,24岁才算是成年,在这之前不会收到任何来自家族资金方面的福利。

   尤其是外出家族在外磨砺者,连半毛钱的支持都不会得到。

   但在成年之后,除了一千万美元的小礼物,每月还会有家族全球产业的分红入账。

   那笔钱才是真正的福利,尤其是直系子孙,福利金额更为惊人! 不过眼下赵权对于这些已经不太在乎了,一千万美元,足够他把当前生活过个天翻地覆。

   收起手机,赵权又拿出了那张银白色的、纯钯金打造的梅 塞卡

   梅塞卡很重,他小时候曾经称量过,刚好60克,是普通银行卡的两倍左右。

   按照实物钯金价格,光这张卡自身就值两万多,这还不算其上用细钻镶嵌的姓名。

   最最珍贵的还不是这些,而是这张梅塞卡的账户号码:8888-0168。

   梅塞卡的全球尊贵客户,都是以8888为开头,卡号总共八位。

   这也就意味着,赵权是全球第168位拥有这张尊贵梅塞卡的人。

   要知道,许多中东的石油土豪都不知道这种卡的存在。

  不是梅塞卡得不到他们的认同,而是他们根本就不够资格获得,甚至于连知道这种卡的存在都不配! 把玩着手里那张钯金梅塞卡,赵权望着隔壁孙晓芸的卧室,口中喃喃。

   我为你谱一曲富贵荣华,你却唱出句各自走天涯,真好。

   正喃喃的工夫,手机铃声响起,是妹妹赵曦打来的电话。

   哥,生日快乐呦!天亮去给你庆生,顺便见见我嫂子,我还给她带了礼物呢! 曦曦,哥要离婚了……为什么?因为你嫂子嫌弃我没钱……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赵权跟孙晓芸下楼,来到小区大门口。

   在路旁等出租车的时候,赵权给出了最后一次机会,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然而孙晓芸却看都不看他一眼,不用了。

   迫不及待的拒绝过后,新买的包包内响起手机铃声。

   翻开挎包,里面有部崭新的手机,看背面标识,俨然就是华为那款保时捷版本的。

   孙晓芸看了眼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挪步走向旁边,接电话时的声音无尽温柔。

   曾经,这种温柔的声音只属于赵权,但今时今日却已属于电话那头的另一个男人。

   既然确定结束,赵权也就没再多说什么,伸手招停了路过的出租车。

   打开后 车门,他示意不远处已经结束通话的孙晓芸上车。

   相识时他表现的像是绅士,缘散时他依旧有绅士的表现。

   这无情爱无关,仅是良好的家族教养。

  只不过…… 来到车旁的孙晓芸看了他一眼,眼神既有怜悯,也有不屑,甚至还夹杂着些嘲讽。

   你看,去年我们结婚时是坐的出租车去登记,今年我们离婚时还是坐的出租车,这就是我们离婚的原因。

   当孙晓芸上车后,赵权关上车门,来到前排副驾驶就座。

   除了向司机师傅说明目的地外,他再也没有说话,出租车在沉默中驶向民政局。

   来到民政局离婚登记窗口,登记员示意赵权跟孙晓芸落座,并且索要了各种手续。

   边检查手续,登记员边询问道:夫妻共同财产怎么分割,你们有商定吗? 孙晓芸痛快回道:没有财产,房子是租的,车子没有。

  衣服化妆品还有些其他东西是他买的,我都可以还给他。

  银行存款还有几百块,也留给他好了。

   听起来很大方,但看她表情更像是一种高高在上的施舍,还有语气中只为离婚的迫不及待。

   登记员又例行公事的询问了一些其他问题,在确定双方都同意离婚且无其他问题后,把离婚证书上盖章,最终分别递给赵权和孙晓芸。

   结婚时挺麻烦,前前后后半个多小时。

  离婚倒挺快,五分钟不到就结束了。

   离开办事大厅,两人并肩走到了民政局的大门口。

   赵权深吸口气,随即微笑着向孙晓芸伸出了右手,离婚了也是朋友,对吧! 孙晓芸将离婚证书塞进包包里,又把额前几许乱发捋到了耳后,但她就是不伸手。

   对不起,我想我们还是不要做朋友的好,因为那会让我想起不堪回首的过往。

  在我生命中你的存在就是个错误,我只会当成一场噩梦。

  今天噩梦已经醒来,我很轻松。

   噩梦吗?这个评价,让孙晓芸留在赵权心里的那点残影彻底沦为飞灰。

   就在赵权将右手收回的时候,突然有发动机咆哮的声音由远及近。

   当视线寻着声音望去的时候,有辆白色的奥迪TT两开门小跑车在路旁戛然而止。

   下一瞬,车门开启,有个满脸笑容的麻子脸从车上下来,走路还一瘸一拐的。

   这个瘸子赵权认识,是公司副总的儿子,名叫 黄小山,今年30岁。

   几年前他出了场车祸,导致两腿不一样长,人又长得丑,还高不成低不就,所以至今未婚。

   黄小山从车上下来后直奔赵权,更是伸开双臂将赵权给拥抱住,看起来很是热情。

   随后他又握住赵权的手,脸上斥满得意。

   谢谢你,谢谢你对我老婆这一年来的照顾,谢谢啊!虽然你照顾的也不咋样,不过以后你就放心吧,我会把晓芸照顾得好好的,不会再让她挤公交,更不会让她下厨房。

   我会竭尽所能去给予她最好的,我会给予她全新的、幸福的生活,你就放心吧! 这不像是感谢,这更像是一种夹杂着嘲讽的炫耀。

   赵权没有搭理她,只是将带有询问的目光投向旁边的孙晓芸。

   他以为孙晓芸至少也要找个比他年轻的、比他帅气的、比他有钱的。

   但没成想,孙晓芸竟然就只图了个有钱,还只是看上去比他有钱,甚至连路都走不利索。

   就因为他? 当赵权把这话问出口后,孙晓芸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脸色微红。

   但紧接着她就大声喊道:是的,就因为小山。

  小山很爱我,能给予我更好的生活。

  我孙晓芸不是个傻子,我不可能凭着烛光晚餐不吃去端你这碗冷饭,还是馊了的! 或许只有大声喊出来,才能掩饰她内心中的拜金跟羞愧。

   赵权不想再说什么了,但黄小山却是有些不依不饶。

   兄弟,你很爱晓芸不是吗?所以你做得对。

  有 能力的男人要学会抓紧,譬如我,抓紧我想要的女人。

  没能力的男人要学会放手,譬如你,放开你没能力去照顾好的女人。

   凑上前,黄小山得意地拍了拍赵权肩膀,你这个选择做的很好,很棒! 拍开黄小山的爪子,赵权重新望向孙晓芸,你竟然选择这种接盘货,真是让我失望。

   一句话,立刻戳到了孙晓芸心里的痛点。

   她顿时恼羞成怒,泼妇般的当街咆哮,你凭什么骂我男朋友是接盘货,你凭什么?他开着奥迪,你呢,就开你那两条腿吗?人家每月有上万块的薪水,父亲还是公司副总。

   你呢,你白天上班晚上送外卖,加起来也不过才几千块,父母还不知道在哪个穷山沟里待着,连结婚时都不敢让他们露(交换性伴侣)面,你是怕他们暴露出骨子里的那股子土气吧?! 骂我男朋友是接盘货,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破烂货,这辈子你连坐坐奥迪真皮坐椅的机会都没没有,你就是个穷鬼烂贱的狗命! 劈头盖脸的一通臭骂后,孙晓芸揽起黄小山的胳膊,故意秀恩爱似的喊着老公。

   黄小山却是笑脸如常,晓芸,你怎么能说人家是穷鬼烂贱的狗命呢,虽然这是事实。

   两人一唱一和,当真是像极了一对西门庆潘金莲式的狗男女。

   只不过,就在他们俩朝着那辆白色奥迪TT走去的时候,远处突然有劲爆的轰鸣声响起。

   下一瞬,有辆体型庞大的乔治巴顿战车咆哮而至。

   连车都不刹,轻易碾压上那辆令孙晓芸引以为傲的奥迪TT,当时就给碾成了铁饼。

   后备箱驾驶室全都瘪了,车窗玻璃稀碎,轮胎也承受不住重量被压爆。

   原本帅气的小跑车,这会儿好像只蛤蟆,还是只被压瘪的癞蛤蟆。

   不远处站着的黄小山跟孙晓芸,满眼懵壁。

   乔治巴顿战车,超大型越野车,车长五米九,自重三吨半。

   在6.7L双涡轮增压的磅礴动力加持下,这台售价400万左右的大家伙就是头钢铁巨兽。

   再三的重复碾压过后,乔治巴顿战车才从被蹂躏到没有车模样的可怜小TT上下来。

   在旁边停车熄火后,车门开启,有双裹在黑色丝袜里的细腻美腿伸出。

   随即,有白皙小手握着银色镶亮钻的水晶高跟鞋,套在了那双精致的小脚丫上。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