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想好再跟你搞一次/女孩进入后疼痛叫/乖乖不哭一会就不高h



  阅读提示:可是那次 酒吧突然 邂逅初恋情人,一下子打乱 了我的生活, 让我春心荡漾。

  就是那天晚上, 我们俩人在包厢里喝了很多酒,意乱情迷之下,她脱掉了我的外套,紧接着就脱掉了内衣。

    查看更多网友 口述>>  在斑驳陆离的酒吧里,当我再次遇见 罗雅的那一瞬间时,我简直快辨认不出来眼前的这个 女人啦。

  总感觉很眼熟,大脑里一遍又一遍开始过滤,思考着每个场景。

  愣是想了半天,一拍脑门突然想出来了。

    可是联想起N年之前的那个女孩时,我很难把眼前这位小姐和曾经的纯女联系在一起,因为两者的差距实在是太巨大啦,截然相反。

    人们常说,有缘人终会相遇,这次偶然邂逅,再次把我们俩人的心紧紧地扣在一(啊啊啊好棒)起。

  从那一刻起,我的心里就开始莫名其妙地冲动不安,唤起了我沉睡的欲望。

    璀璨的灯光,劲爆的音乐,暧昧的眼神,衬托出夜晚酒吧独有的气氛。

  罗雅是我大学时曾经的恋人,只因彼此相爱遭到对方父母强烈反对。

  那段恋情仅仅维持了短暂的半年时间,就悄悄被掐灭啦。

  口述:酒吧邂逅初恋 我忍不住和她缠绵  毕业后,我直接在一家广告公司工作,勉强度日。

  只是每天晚上,辗转反侧,心里想 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罗雅,但是我很明白,这些都是我的虚幻梦想,根本不可能实现啦,只好用心工作多赚钱啦。

    几年之后,罗雅的身影便逐渐淡出我的身心,我对她的思念一点一点的化为乌有,直到完全消失。

  工作三年之后,我便认识了现在的 妻子,她是个很有情趣的女人,每天对我虚怀温暖,经常想着法子来引诱我的欲望,让我很满足。

    当时见到妻子时,认识了仅仅一星期便立刻闪婚。

  因为在我的心里,我感觉好像是上辈子就认识了妻子,决不能失去这次机会,或许就是上天注定的命运,让我得到一个这么优秀的女人。

  妻子在外干练果敢,拿着和我差不多的薪水,在家里又是十分的勤俭,让我倍受感动。

    可是那次酒吧突然邂逅初恋情人,一下子打乱了我的生活,让我春心荡漾。

  就是那天晚上,我们俩人在包厢里喝了很多酒,意乱情迷之下,她脱掉了我的外套,紧接着就脱掉了内衣。

  口述:酒吧邂逅初恋 我忍不住和她缠绵  我犹豫了一会,还是禁不住女人身体的诱惑,躺在了她的怀抱里,不顾一切。

  包厢外是人头攒动,噪声连连,包厢内部却是我们俩大肆火热缠绵的世外桃源,没有一丝禁忌,那份欲望冲破了饥渴的灵魂。

    事后我们又去了宾馆开房,在那里又度过了一夜。

  第二天醒来时,感觉头脑发晕,浑身沉重不堪。

  刚打开手机,便看到妻子发给我的数十条短信,都是询问我为何不回家,去哪里了。

    我连忙给妻子打电话,撒了个谎,说自己在公司加班。

  当时妻子沉默了一会儿,感觉妻子好像不信任我,但是她没有继续追问我,反倒是说了些很关心的话,让我倍感惭愧,真是感觉对不起妻子,惭愧啊!  我赶紧找个房子,安排罗雅暂时住下来,便匆匆赶回家。

  回家后妻子见我满脸大汗,问我出什么事情啦。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随便说了句加班太辛苦啦。

    这段时间来,妻子和我的性生活几乎为零,不是我不愿意和妻子缠绵,关键是妻子的样子让我提不起兴趣来。

  妻子是个女强人,在家里不太爱打扮,这几年来,那新婚时的新鲜感和刺激感都消失啦,剩下的便是每天日复一日的重复性动作,很没有味道。

  说起这些话,挺无奈的,可是我说的都是实话,实话实说,但是这些话妻子从来不知道,我也不敢说。

  口述:酒吧邂逅初恋 我忍不住和她缠绵  一边尽力敷衍着妻子,一边便和罗雅趁机大肆偷腥。

  罗雅当年是个纯纯女,不食人间烟火,现在却是风情万种,是个风骚妩媚的女人。

  面对这种女人,哪个男人不动心啊!当身体的欲望冲破最后一道屏障时,犹如潮水一般汹涌徘徊,一发不可收拾。

  而且罗雅的床上功夫实在是很厉害,每次缠绵都是极度的激情,让我如痴如醉,久久不能释怀。

    俗话说得好,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和罗雅的偷腥之事还是被妻子知道啦。

  当时妻子火冒三丈,对我又打又骂,那夜妻子彻夜未归,连续一星期没有回家。

  她的闺蜜告诉我说,最近妻子都在夜店舞厅里度过,和陌生的男人勾肩搭背,每次都喝得醉如烂泥,不省人事。

    我恳求妻子原谅我的过错,可是妻子连看我都不看我,还说我是畜生,就是不肯原谅我。

  现在我尽力不去和罗雅联系,妻子也好了一点,可是对我还是很不放心,经常一个人喝闷酒,甚至在梦里还胡言乱语,真是纠结万分啊!口述:酒吧邂逅初恋 我忍不住和她缠绵  查看更多网友口述>>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口述大全(微博) 喝酒的时候,我就发现有两个人一直对我抱有敌意,虽然他们没做出出格的举动,态度却很不友好,让我顿时就警惕起来,看起来我首先面对的第一困难,并不是攘外,而是首先要安内。

   很多人的失败,并不是敌人太强了,而是背后有人捅刀子,这点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大家都喝得醉醺醺的,我就随便选了一个房间,在第七层,这栋楼一共就八层,仅次于顶层。

   因为是烂尾楼,门窗都没有安好,小刀说了,看中哪个房间了,明天就去不远处废品收购站,花不了几个钱,弄一扇二手的门,再弄点塑料纸当窗户纸,他和其他手下也都是这么干的。

   喝多了,在烂尾楼里对付一宿,早上和小刀告辞,走了,至少要和岚姐、小清说清楚才行。

   你,你真行,你让我说什么好哪!见到岚姐辞职的时候,岚姐追问我的去向,我就直说了,岚姐顿时就生气了,话都说得不利索了。

   岚姐,我知道你担心我,可这是我的选择,以前的我太懦弱了,才会让那些人骑在我头上欺负我,以后我不会再继续懦弱下去了,我要让他们知道,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我从选择和江河混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我了。

   我已经下定决心,和过去的生活方式说再见了,尽管我还是我,却已经不再是过去的那个我。

   哎,你以为社会是这么好混的吗?江河,够厉害了吧?你看怎么样?还不是被人捅进医院去了?你就真的一点也不怕吗?要是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岚姐出面,江河不会难为你的。

  岚姐劝我放弃。

   岚姐,不用了,我已经决定了。

   我就知道,算了,我也不说什么了,记得岚姐,要是实在难了,就来找岚姐。

  我看得出来,知道我要出去混社会之后,岚姐的情绪不好,所以很快就告辞了,又来找小清做告别。

   对于小清,我的感情很复杂,朋友不像,恋人未满,处于一种很奇妙的关系。

   你要走了?小清看到我,还没等我说话,她就首先开始问我了。

   你怎么知道? 那天在你的宿舍,你看到万峰吓跑阿强的手下,看你当时的神情,我就知道你要离开了,也知道我劝不了你,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要走了。

  小清有些落寞,她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

   对不起,我会回来看你的。

  扭头,不敢看小清,我怕再看她一眼,就没有离开的勇气了。

   我是一路跑出来的,浑浑噩噩的回到烂尾楼,我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只知道现在很痛苦。

   嗯? 等回到烂尾楼我选择那套房子的时候,发现我用来挡门的板子没了,就是屋里那个快烂掉的破床,也被人给踹散架了,让我顿时想起昨晚喝酒的时候,那两个始终对我抱有敌意的人。

   看来,要先立立威,否则他们真把我当做软柿子了。

  从决定出来混的那一刻,我就决定不再懦弱,现在被人欺负到头顶上了,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一定要让某些人长长记性才行。

   恼火,却没让我失去理智,我这现在去找他们,不会有任何结果,很可能还会让他们反咬一口,所以记在心里就行了,以后天天都会在一起,报复的机会太多了,不用急于在今天完成。

   随后到旁边的旧货市场,买一扇被淘汰的铁门,只比废铁的价格高一点,然后又弄来一些粗铁链,回来之后用铁链把门固定在门框上,其他人也都是这么做的,毕竟我们不是专业的。

   不过多加几道铁链,也是相当结实的,在里面用锁把铁链锁住,门就安装好了。

   门上的门锁还能用,可能不是安装在门框上的,有门锁说也没用,只能用铁链锁住了。

   然后,我的帮派生活就开始了,从第二天开始,我就在其他人异样的眼光中,开始锻炼了。

   万峰在帮我带来的路上,曾经指点过我几句,如果只想做一个一般的小混混,和其他人一样混吃混喝就够了,可如果想往上走,就不能整天浑浑噩噩了,最基础的就是从锻炼身体开始。

   身体锻炼好了,打架的时候,追,可以比要打的人跑得更快,逃,可以从追兵的追踪下脱身。

   小杨,你整天这么折腾自己,有意思吗?我正在锻炼的时候, 三毛嬉笑着来到我身边。

   三毛和小凯,就是对我抱有敌意的两个人,直到现在我还没想明白,他们为什么对我抱有敌意,可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已经记住他们两个了,在合适的时候,我会让他们后悔。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表面上,我当然不会流露出任何不满。

   切,有这功夫不如去睡一觉,你自己慢慢玩儿吧!三毛晃晃悠悠的回去了,也许去睡了。

   接下来的几天又没什么大事,无非是每天到场子去转转,在三湾巷上,小刀负责看管三个场子,一个 台球厅,一个舞厅,另外还有一个不大的酒吧,每天我们都会去这三个场子转一转。

   我来到的第五天,第一次行动就到来了,傍晚的时候小刀召集我们。

   今天的行动是要教训一伙人,是一伙捞过界的小偷,在我们看管的场子上,如果有小偷做事,提前一定要和我们打声招呼,而且小偷在我们的场子每做一笔买卖,都要上交一定的保护费。

   而今天要教训这伙人,原来是在三湾巷对面大佬的地盘上的,一个星期前才流窜过来的。

   他们多次在我们的场子上出手,却一直没来上交保护费,尽管小刀已经找人和他们打过招呼。

   小刀更得到消息,这一伙小偷过来,很可能是对面的帮派怂恿的,所以他决定出手了。

   像往天一样,我们在台球厅逛了一圈,没呆多长时间就走了,然后我们离开台球厅没多远,就又立刻转回来了,每个人身上都藏了一根木棒,悄悄在台球厅不远处的一个阴暗角落里藏起来。

   现在是晚上,虽然有路灯,可路灯也不能照到所有的地方,就像我们藏身的阴暗角落。

   小杨,以前没出来打过人吧!脚软了没?等候目标出现的时候,小凯讽刺的声音响起。

   这些天以来,其他人都还好,就是三毛和小凯,总是时不时的找机会,针对我冷嘲热讽。

   对他们的冷嘲热讽,我一般就当做没听见,这笔账只能记在心里,等合适的时候狠狠还回去。

   都给我闭嘴!小刀在前面呵斥了一句,小凯顿时就不出声了。

   刀哥,他们出来了!等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我们都等得不耐烦了,终于目标就出现了。

   有五个男子,看起来最小的不过二十岁,最大的也不超过四十岁,从台球厅先后走出来了。

   就是他们,等一会儿冲上去,都给我狠狠的打,下手注意点,别整出人命。

  小刀吩咐。

   其实一般的帮派冲突,见血可以,断手断脚可以,却很少会要人命的,出人命和不出人命,是完全不同的重要等级,出人命很可能就是大案,不出人命,一般就会归于普通打架斗殴。

   所以帮派斗争的时候,很少出现人命,除非是一些关键时刻,就像是大佬争夺帮派位子。

   从台球厅里走出来的 五个人,显然也挺谨慎的,四下看看没有不对的情况,才汇合到一起。

   距离远,他们说什么听不到,不过他们很快就走过来了,要从我们藏身的地方路过。

   冲! 就在他们要过去的时候,小刀一声令下,我们一窝蜂的冲出来。

   他们只有五个人,我们的人数差不多是他们的三倍,三对一,而且我们每个人都准备了木棒。

   哥,快跑!我们刚跑出来,就被他们发现了,于是他们五个人转身就跑。

   然而我们是有备而来,率先启动,再加上距离比较近,五个人刚转身就被追上了,一顿乱棍打下去,就听到五个人惨叫,他们都被打蒙了,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打趴到地上了。

   他们也试图反抗,然而一来我们手中有 棍子,二来他们的人数太少,所以他们的反抗徒劳无功。

   我也挥起棍子打下去,有兴奋,也有害怕,只是有点木然机械的,把棍子狠狠砸下去。

   我们打架的地方,距离台球厅不远,有一些进出台球厅的人,也发现这边的动静了,多数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有少数的看了一小会儿热闹之后,也都很知趣的进去打球,或者干脆离开。

   停! 终于噼里啪啦的打一顿之后,小到叫停了。

   再看五个人,何止一个凄惨,头全都被打破了,身上的衣服也脏的不成样子了。

   我们经手之后,一时之间五个人只顾惨叫,根本就站不起来,每个人至少被打一百多棍子,幸好我们手里拿的都是木棒,就是拖把杆折断了,要是手里拿的钢管,他们早就被打死了。

   现在让他们去要饭,根本就不用任何打扮,肯定能引起别人的同情。

   当然,就凭他们现在这副样子,最大的可能是把别人吓坏了,毕竟他们满脸都是血。

   知道为什么挨打吗?小刀用他手里的棍子,敲敲一个人的脑袋。

   哥,大哥饶命啊!我们知道错了,我们不该没 拜码头,我们错了。

  被敲脑袋的那个人,立刻就跪在地上了,他们既然出来混生活,当然懂得 规矩,也不知道他们被打一点都不冤。

   知道还明知故犯?小刀一棍子抽下去,顿时打出一声惨叫声,把那个人抽倒在地上了。

   大哥,饶命,我们明天就去拜码头,不,现在就败!小刀又走到一个人面前,那个人也立刻就跪了。

   现在才想起来,晚了!小刀冷笑:知道没拜码头就干活后果是什么吗? 我看到小刀这么说的时候,五个人脸色都变了,显然后果很严重,比被打更严重的很多很多。

   大哥,你就放我们一马吧!都是我们一时糊涂!五个人同时求饶。

   晚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帮派也有帮派的规矩,既然你们知道这条规矩,还敢不拜码头,那就更不能饶过你们了,小的们,执行规矩!小杨,你来第一个!小刀点名要我去执行。

   刀哥,要怎么办?对于这些规矩还不了解,所以询问。

   断一条胳膊。

  小刀冷冷的回答一句,让我一阵恶寒,手心的冷汗都冒出来了,没想到第一次参加行动,就要活生生打断一个人一条胳膊,而且我不想打都不行,这是帮派的规矩。

   再看看其他人,一点意外的神色没有,显然他们知道这条规矩,甚至以前都打断过别人胳膊。

   我只是略微犹豫了一下,就拿着棍子上前走,既然已经加入帮派了,就要按照帮派的规矩来,而且眼前的这些人也不是什么好人,是一群专偷人家东西的小偷,根本不是什么无辜之人。

   所以我拿着棍子,来到距离我最近的一个人面前,掂了掂手中的棍子。

   手软了没有,要是下不去手,我帮你怎么样?三毛看我没第一时间下手,冷嘲热讽起来。

   这时候小刀并没阻止三毛,这是必经的一关,出来混的,如果不敢下手打人,还是趁早退出的好,在道上混打打杀杀最正常不过了,所以即使我是万峰送来的人,也不会有任何例外。

   嗖! 也许是看出了我是新手,在我面前的那个小偷,突然从地上跳起来了,转身就向远处跑去。

   不能让他跑了,否则我就会被其他人鄙视,也没脸再混下去了! 于是我条件反射一般,把手中的棍子挥了出去,刚跳起来的那个小偷,顿时被我砸到脖子上。

   那个小偷顿时被我打得倒在地上,捂着被打的脖子惨叫,刚才我可是很用力。

   要怪就怪你自己不好吧!既然明知道规矩,却不来拜码头,这都是你自找的!我一脚踩住那个小偷的后背,对着他伸出来的右臂,抡起我手中的棍子,用尽全力一棍狠狠地打下去。

   棍落,随即响起一声凄厉的惨叫,令人不寒而栗。

   在我脚下的那个小偷,右臂诡异的扭曲起来,一看就知道骨头被打断了,而我手里的棍子,也因为我用力太大了,也打断了,棍子和骨头都断了,好在我成功完成第一次下狠手的行为。

   和以前桶包工头、打阿强不一样,那两次都是被逼的,而这一次是我主动的。

   更不一样的是以前完事后,我第一时间就是浑浑噩噩的跑路,我今天打人之后,还留在现场。

   啪啪啪啪! 四声,其他四个人都被打断胳膊,是对他们的警告,也是对其他人的警告。

   拜码头是一种规矩,在道上混的都知道,如果今天小刀不惩罚他们,以后其他人也不会遵守这个规矩了,在道上混的,都懂得欺软怕硬,该硬的时候硬不起来,就会被人当做软柿子捏。

   何况他们也不冤枉,他们是明知道这条规矩,却故意来挑衅的,被打也是自找的。

   从这次行动开始,我才算是正式成为帮派人,平时和其他人一起巡场子,然后就是一起聊天打屁,慢慢的我和其他人都混熟了,唯独那两个对我有敌意的人,做什么事的时候都针对我。

   唯一和其他人不同的地方,就说每天坚持锻炼,跑步,打沙袋,经常被其他人笑话,我却依旧坚持,不过有一天我发现,这群中还有一个人也天天锻炼,小刀,他也每天都坚持锻炼。

   一晃,打断小偷胳膊的事件,就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期间一直相安无事。

   偶尔有些小事,有都是无足轻重的,就像有些人喝醉了,耍酒疯,我们负责把他们拖出去。

   嘭! 这天,今天在楼顶喝酒,有一个满头是血的人冲进来,是 小安,小刀手下的人。

   怎么回事?一看小安满头是血,我们顿时酒也不喝了,都站起来走过去,查看他的伤情。

   皮外伤,之所以看起来比较恐怖,是因为头被打破了,血流到脸上了,看起来会比较吓人,实际上血早已经止住了,身上只有一些轻微的淤伤,看样子是棍棒留下的,用不了几天就好了。

   是 歪脖子的人干的,今天我到超市去买东西,出来的时候就被他们盯上了,打我的那几个都认识,都是歪脖子的手下,要不是我跑得快,肯定被打惨了。

  小安把脸上的血擦下去。

   歪脖子的地盘,是属于另外一个大佬的,和三湾巷紧挨着,那条巷叫曲柳巷。

   那个大佬和江河有点不合,所以大规模冲突没有,小打小闹就经常不断,尤其小刀和歪脖子,两人的地盘紧挨着,中间还有一片比较模糊的地带,所以冲突更是频繁,对此都不以为奇。

   歪脖子的人经常被打伤,小刀的人也经常被打。

   不过这种常规性冲突,双方下手都有分寸,可以打伤,甚至可以打断骨头,绝对不能出人命,一旦出人命就是大案子,就会引来警方大力度调查,对谁也不好,所以冲突都有所控制。

   所以在听说小安是歪脖子的人打伤的,众人就不以为奇了,甚至招呼小安去喝酒。

   刀哥,这次不一样,他们追不上我,在我后面大声喊,让我们以后小心点,他们说那五个人的胳膊不能白断,也要我们五个人断胳膊。

  小安却和以往有点不一样,汇报了一个消息。

   这简直是宣战,也表明了五个小偷,就是歪脖子派来捣乱的,所以他们才会嚣张的想要报仇。

   刀哥,歪脖子太嚣张了,你带我们杀过去吧!上次我们能把他撵得屁滚尿流,这次一定打断他两条狗腿,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太嚣张了?小凯立刻就跳出来了,三毛也随声附和着。

   通过这段日子的接触,我发现三毛、小凯两个人,好像有点急于上位的心思,他们一直努力要成为其中的二号人物,他们对我的敌意也就有了根源,因为我到来的时候,小刀很重视。

   有小刀的看重,我的地位自然不是普通小混混,所以他们感觉到威胁了,才对我产生敌意,不管干什么事的时候,都会有意无意的针对我,甚至在小刀面前,可以点评我的不足之处。

   而在这种小团体中,最能树立威望的事情,无疑是带着兄弟们去获胜,去赚钱。

   可赚钱的机会基本上是固定的,就是每天看场子,以及一些拜码头的特种行业,带来的一些油水,一些收入上交大部分之后,留下来的就是大家的,也是我们的收入的最主要的来源。

   今天听到小安被打了,有机会树立一下威望,两个人顿时就忍不住了,开始上窜下跳起来。

   闭嘴,你带人跑就曲柳巷,是去打人还是找打?小刀不耐烦地呵斥一句。

   上次他们能成功,是因为他们有小道消息,确定歪脖子的行踪,然后突然带几个人杀过去,就算是这样,也没能把歪脖子怎么样,而他们却差点被歪脖子的人堵住,很狼狈的逃回来了。

   杀到别人地盘上去,是一种很冒险的行为,而且不能大规模行动,否则就成了抢地盘了。

   抢地盘和小规模冲突不一样,抢地盘是大规模冲突,甚至有些时候会出人命,所以抢地盘很少出现,多数地方都是长时间固定的,就像三湾巷,已经在江河名下多年了,不过具体管理者倒是经常换。

   小刀也才来三湾巷一年多,他之前的那个人,已经更进一步,成为更大的头目了。

   而那个人升职,因为他有一天夜里,冒死潜入对面的曲柳巷,把当时曲柳巷的老大给废了。

   混社团的,一旦手脚被废了,前途就完了,就算是已经成为大佬了,最多也就是拿一笔丰厚的安家费,位置一定要让出来,所以歪脖子来了,小刀也来了,两方面同时都换了小头目。

   小刀也想成为大头目,谁都想往上爬,他也想废掉歪脖子上位,却一直都没有行动。

   带全部人杀过去,性质就变成抢地盘了,他承担不了那个责任,可是一个人杀过去,成功的可能性太小了,有九成九的机会会被对方发现,废掉,之前的那个人能成功,只能说运气太好了。

   三毛和小凯顿时就老实了,小刀毕竟是老大,他们可以提建议,却不可以挑衅老大的权威。

   三毛,你带两个人去摸情况,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刀想了想吩咐。

   放心吧,刀哥,我一定会打听清楚的。

  三毛一拍胸脯,小张手下有十二人,加上我就是十三个,却单独点出他来,说明器重他,说明信任他的能力,所以他显得很得意昂首挺胸。

   最近这几天,你们都小心点,尽量少出去,就算要出去也不要一个人。

  小刀吩咐。

   在烂尾楼还是安全的,尽管歪脖子知道烂尾楼是他们的窝,可歪脖子决不敢杀到烂尾楼来,一个人来了,或者是少来几个人,那就是送菜找虐来了,如果来的人多了,就是抢地盘了,后果他们承担不起。

   他们当然也知道歪脖子的老窝,可也是同样的理由,他们也不(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敢到歪脖子的老窝。

   之前那个成功上位的,杀到曲柳巷,也不是烧到对方老窝,是出其不意半路袭击才成功的。

   事情并没有这样结束,第二天,三毛回来了,很狼狈。

   他带出去的那个两个人,有一个胳膊被打断了一条,另外一个和三毛一样,身上都挂彩了。

   怎么回事?小刀脸色很不好看。

   老大,我们在台球厅附近被袭击了,是歪脖子手下的六只手带人。

  三毛疵牙咧嘴的回报。

   台球厅,那不是在我们地盘上?小刀问。

   就是我们的地盘,所以我们才没有防备,被他们给偷袭了。

  三毛很委屈,的确是被偷袭了,台球厅是我们看的场子,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有防备,一顿棍棒就把三个人彻底打蒙了。

   还好,对方也只有三个人,而且不敢恋战,所以他们三个被打了几棍之后,就突围而出了。

   废物,在自己的地盘上,你们三个人,他们也是三个人,竟然被打的这么狼狈,你还有脸回来?小刀直接把喝水的玻璃杯摔了。

   三毛吓得一哆嗦,混帮派的就是这样,成王败寇,没人会管你遇到多么大的敌人,所有人都只看结果,输了,任何借口都没用,赢了,做过什么都很少有人追究,只注重结果的一群人。

   刀哥,是我没用,不过我有一个怀疑。

  三毛说。

   有什么怀疑? 我怀疑有人透露我的行踪,埋伏的那些人太巧合了,就好像事先知道我今晚要经过那里。

  三毛向我看过来,引得所有人都向我看过来,就像我是那个奸细,向外透露了他的行踪。

   这是陷害! 这是红果果的陷害,无论如何这口气不能忍下去,否则以后所有人都会把我当做一个软柿子。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