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naked nude stars

naked nude stars


“呀!”靈 琴清顯然愣住了,不知所措般地“嗯”了一聲。


   楚雪湘趁機長驅直入,將自己的粉舌鉆入靈琴清的口中,強行吮吸著她的香唇。


  我吃了一驚,我沒看錯吧?楚雪湘竟然來真的?她也太瘋狂了!“她們情欲高漲,正是采擷之時。


  現在過去,采了她們的陰魅。


  ”青水仙突然 說道


  “這……這不好吧?”我覺得這種行徑跟采花賊別無二樣。


  我生平挺痛恨采花賊,在我自己的人生劇本中,我不愿意做反派。


  “迂腐!”青水仙的語氣中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味道。


  “嗚嗚……”靈琴清似乎想推開楚雪湘,但是被楚雪湘緊緊壓著左胸,手掌不斷在玉峰上揉搓。


  靈琴清似乎沒了力氣掙扎,兩腳蹬了蹬,任命一般任由楚雪湘對她強吻。


  漸漸地,相互向對方索求起來,兩張俏臉都漲得緋紅,呼吸也急促起來。


  楚雪湘抓起靈琴清的一只手放在她的雙腿間,然后兩腿緊緊夾著靈琴清的手……靈琴清將手抽了兩下沒抽來,問:“你這是要干嘛——”她聲音拉得很長,聽起來綿遠動聽。


  “ 我想要你啊。


  ”楚雪湘輕聲說,“我想把第一次給你。


  ”“你好色啊。


  ”靈琴清說,“章 小貝就在隔壁,我叫他來……”“才不要呢!他是個廢物,渾身都臭,哪有你這么香甜啊。


  ”楚雪湘說著,又朝靈琴清的嘴唇吻去。


   我心中的兩把火直往上竄。


  好你個楚雪湘,竟然說我是廢話,還嫌我臭!我要跟你不日不休!而這時,楚雪湘竟然將自己的小內內給除了下來,扔在了床邊。


  如果一來,我的表姐楚雪湘就一絲不掛的呈現在我的眼前了,我的鼻血差點就流了出來。


  楚雪湘除掉自己的小內內之后,就抓著靈琴清的手往她腿間伸了進去……她這是要靈琴清幫她破處的節奏嗎?我心中大聲吶喊,不要!把靈琴清的手拉開,讓我來!“咕嚕!”看到楚雨湘兩腿之間那讓人血脈賁張的風光,我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


  “誰?”楚雪湘聽到了我吞口水的咕嚕聲,馬上停了下來,抬頭朝窗外望來。


  我一驚,想躲避,但窗簾在里面捆著,外面又沒有多余的空間,我根本無處可躲,只能硬著頭皮朝楚雪湘揮了揮手。


  “表……表姐,晚上好。


  ”我強笑著向她們打招呼。


  “啊!”楚雪湘看到我,嚇了一跳,頓然從靈琴清身上坐了起來,叫道:“你這混蛋,怎么在窗外?你在偷看我們?”她的臉上滿是憤懣。


  靈琴清也從情欲中回過神來,看到我時,呀地一聲趕緊用雙手捂著前胸。


  “章小貝?你……你竟然偷窺!你這個變態!”靈琴清生氣地叫道,同時眼中顯出一絲嬌羞之色。


  “表姐,我……我什么也沒有看到。


  ”我想解釋,可腦袋里一片混濁,根本解釋不清楚。


  楚雪湘冷哼了一聲,對著靈琴清耳邊輕咬了兩句,靈琴清看了看我,微微一笑, 點頭同意了。


  我正納悶她們在說什么,楚雪湘朝我勾了勾手指,幽幽道:“章小貝,你進來。


  ”“啊?”我以為我聽錯了,驚訝地 望著她。


  楚雪湘詭異地笑著,“別啊啊啊了,叫你進來,沒聽到嗎?”這回聽得非常清楚了,我心里一萬個不相信,楚雪湘竟然叫我進去?按楚雪湘和靈琴清以往的秉性,在這種情況下,非得將我罵得個狗血噴頭才對,可是,她竟然叫我進去!望著她們那魅惑的眼神,誘人的玉體,以及臉上和頸間迷人的緋紅,我恍然大悟,她倆一定是剛才相互摩擦得久了,情難自控,身體充滿了渴望,想要我來幫她們解決……這是要我一箭雙雕的節奏嗎?我驚喜不已,再也不用打著采花(女同學上課摸下面讓我)賊的名號對她們暗中下手了!這可是她們自個兒要求我的。


  “我就進來。


  ”我說著,推開窗戶便往里爬。


  待我進去后,發現靈琴清與楚雪湘將睡衣重新穿好了,兩人都笑瞇瞇地看著我。


  我有點激動,撮了撮手,“那個,其實……呃,怎么來?”靈琴清與楚雪湘相互一望,捂嘴而笑。


  “你先坐下。


  ”楚雪湘指著床對我說道。


  我毫不猶豫在床上坐下了。


  今晚,玉燕雙飛,是朕有史以來最美好的一晚!楚雪湘朝靈琴清使了個眼色,靈琴清點了點頭。


  “你閉上眼睛嘛。


  ”楚雪湘嬌滴滴說道,“人家害羞。


  ”畢竟是女孩子家,雖然心中渴望,但還是有一定的矜持的,不然也不會穿上睡衣了。


  我閉上眼睛,等待兩個超級大美女的服侍。


  一張 被子蓋在了我的頭上。


  我睜開眼,眼前黑漆漆地。


  她們要跟我在被窩下面滾床單嗎?真的是害羞的姑娘,其實,把燈關了不就行了嗎?我正在想跟誰先來時,突然聽到楚雪湘說了一句:“開打!”接而,一陣微痛從頭上和腰間傳來。


  我一愣,怎么回事?但立馬回過神來,她們在打我?“哼,死色狼,敢偷看我們,本姑娘打死你!”“打得他吐血,弄瞎他的眼睛!”……靈琴清與楚雪湘邊叫罵著邊對著 我又打又踢。


  她們下手力道很重,打得我很痛,但我又不敢反抗,而且我被被子蒙著頭,根本就無法反抗。


  原以為可以享受玉體,沒想到竟然是拳打腳踢!而這時,楚雪湘隔著被子死死地壓住我的雙手,大聲地說道:“琴清,這混蛋看了我們的身體,我們也要看他的,你趕緊把他的褲子也扒下來!” 如今琳瑯滿目的廣告營銷手段對 女性身體的 窺伺愈演愈烈。


  特別是以 男性消費者為主體的廣告更是喜歡通過越來越色情化 女人的身體,刺激男性觀看欲望從而 刺激消費


  以最常見的 啤酒廣告為例,Skol啤酒宣傳海報是如果一個人為了Skol啤酒發明了飲水機,那一定不是左邊那樣而是右邊那樣的。


  在Skol的 世界什么都是圓的。


  同樣是另一(豁達大度)個ContiBier啤酒就設計出一款包裝,上面女性形象從連衣裙到比基尼的過程 代表啤酒冰鎮的程度,方便顧客據此判斷飲用時間。


  這些 啤酒廣告總是把 酒精、女性性特征和 男人的欲望緊緊捆在一起。


     幸福其實沒有那么復雜難懂,只要和心愛的人在一起過著快樂的生活,這就是幸福。


  追尋幸福的路上并不平坦,但缺有 定律可循。


  下面就給大家分享7條女人都該知道的幸福 魔鬼定律,學會如何與心愛的他相處,懂得談戀愛、經營愛情的技巧,幸福就在你身邊。


    追求幸福是每一個女人的夢想,如果說關于男人的幸福夢想是不盡相同的,關于女人的幸福夢想卻是基本相似的,這些幸福夢想包括:收獲幸福的家庭,有一份比較滿意的工作,有一對可愛的寶寶,經濟上不會為錢所困。


  這些幸福夢想真的要實現起來其實并不容易。


    就光拿 婚姻這個事情來說,找個喜歡自己,而且經濟上不差的就不容易,就算是結了婚,女人仍然是不安的,因為現代婚姻充滿的不穩定,打敗婚姻的三大利器:金錢、小三和 不和諧的性,無論是哪一樣都對婚姻帶來致命沖擊。


  但是不管這樣,仍然有哪些無論是在哪一方面都幸福的大圓滿女人,而這中間也蘊藏著關于幸福的魔鬼定律。


  女人都應該知道:獲取幸福的魔鬼定律  幸福魔鬼定律之一:越低調越幸福  越低調越幸福是因為幸福經不起瞎折騰,低調的幸福就是 兩個人一起把日子過好。


  兩個人深情款款的對視總有一個人先把目光移開,而兩個人一起朝著同樣一個方向上努力,卻能夠讓日子越來越好,所以幸福婚姻的基礎是,兩個人有同一個目標。


    幸福魔鬼定律之二:愛笑的女人更容易獲得幸福  真正幸福的女人,并不一定是擁有的比別人多,而是懂得滿足。


  幸福就怕拿出來比較,因為越比較,越不幸。


  一個人的滿足還是不滿足,基本上是從心態上反應,從臉上反射。


  智慧女人都知道,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女人笑了,是對男人的一種肯定,這比什么語言都有效,男人會從女人的微笑中找到自信,而這種自信會帶給男人更多的事業機會,男人的事業好了,自然會有更多的能力帶給女人幸福,而女人的微笑確實防止男人被小三勾引的良器,一個愛笑的女人,在男人心中是有魅力的。


  女人都應該知道:獲取幸福的魔鬼定律  幸福魔鬼定律之三:越溫柔越幸福  幸福的女人是柔兒不弱的。


  在現在這樣的社會當中,一味的軟弱是很難獲得在家中的地位的,而一味的強勢,則會讓幸福離自己越來越遠,柔而不弱是最好的選擇。


  所謂柔而不弱是指不與愛人發生正面的爭吵,但是也并不是一味的附和,相反很多時候是善于 溝通,善于引導對方去感知的。


  只有一個男人在心里認定了你,才會心甘情愿的為了這個家去付出。


    幸福魔鬼定律之四:越 獨立越幸福  越獨立越幸福,并不表示女人是強勢的,但是她是獨立的。


  這里的獨立包括經濟上的獨立和思想上的獨立,但是行為上是有所依賴的,這樣既不會剝奪男人作為第一性的優越感,也不會造成男人的輕視感。


  女人賺多少錢并不重要,但女人賺錢很重要。


  男人非常愿意通過自己的能力去改善一個女人的生活,卻非常不愿意去養一個女人。


  養一個女人會讓男人產生輕視感,但是改善女人的生活卻容易讓男人產生成就感,這里面有本質上的不同。


  女人都應該知道:獲取幸福的魔鬼定律(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  幸福魔鬼定律之五:朋友越多越幸福  如果說愛情是兩個人的事情,那么婚姻便是兩個人和社會的事情。


  (包含兩個家庭)朋友多的女人想問題不容易極端,而且比較容易調節自己。


  (當然這個多是以質量好為前提的)朋友多的女人會讓男人產生緊張感,這種緊張感會讓男人更想抓住女人。


  一般來說都是女人想抓緊男人的,因為大部分女人成家以后就 放棄了自己的圈子,放棄了和社會的溝通,而智慧女人知道,給男人要吃定心丸同樣要吃緊心丸,過分的安全會造成無價值,過分的緊張會造成矛盾,偶爾的小小的緊張和吃醋,會是幸福生活的潤滑劑。


    幸福魔鬼定律之六:越和諧越幸福  有一句話叫做沒有不出軌的男人,只有不和諧的性。


  性生活對于男人的重要程度是排在首位的。


  男人可以忍受婚姻中的很多,但唯獨對于性的不和諧是斷斷不能忍受的。


  男人在心底是希望女人和他一樣是重視性愛的。


  一個幸福的女人是有著健康的性思想的。


  女人都應該知道:獲取幸福的魔鬼定律  幸福魔鬼定律之七:越溝通越幸福  男女之間的溝通不是指對話多,而是指對話有效。


  有一些夫妻每天也說很多話但是說著說著,說到最后就吵起來了,還有一些則是放棄了溝通,因為害怕爭執干脆就不說了,這兩種都不屬于溝通。


  真正的溝通是做到中間大家都說明了自己的想法,最后達成了高度的一致,中間兩個人都有參與。


  從這個意義上說,會說話的女人更容易獲得幸福。


   你怎么知道的這么清楚? 劉偉心中已然翻江倒海。


   孟玉潔說道:你哥臨走的時候我就在一邊,說起來我還算是個見證人呢。


   沒想到居然是這么回 事兒嫂子啊,我的好嫂子,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我還找什么柳悠悠啊。


   劉偉正想著,孟玉潔雪白的臂膊又纏了上來,嬌聲說道: 小偉,留下來陪嫂子好不好? 嫂子,這幾天幫著村長家里干活,我真的有些力不從心了,而且你也知道競選的日子馬上就要到了,我要是不保存些體力,怕是武選這一關我都過不了,你看這么行不行,等我當了治保主任以后,我好好地伺候你一晚上行不?劉偉說道。


   好吧,不過你可不許騙嫂子啊。


  孟玉潔也不再堅持,戀戀不舍的又親了劉偉一下,明天有機會的話,我跟我哥也說說,讓他也拉你一把。


   真是比我的親嫂子還親。


  劉偉戀戀不舍的轉身出了門。


   一路上,劉偉腳步飛快,到了家見嫂子 桃花正坐在他的床上一手拿針,一手引線,正在認真的縫著什么。


   小偉,你回來了。


  聽見腳步聲,桃花抬頭見是劉偉便微笑著說道:方才給你整理床鋪的時候發現你蚊帳破了個小洞,嫂子給你縫上。


   劉偉心里頓覺熱熱的,如果能和賢惠疼人的嫂子共度一生,那得多么幸福。


   好了。


  桃花用牙將線咬斷,然后認真的看了看,哼道:這下那些該死的蚊子就進不去了,餓死他們小樣兒的。


   嬌哼中分明帶些小女人的調皮,劉偉不由心中一蕩,嫂子,我問你件事。


   桃花見劉偉一臉正色,忙問道:怎么了這是? 嫂子,我哥臨死前,到底怎么跟你說的? 呀,看你一臉嚴肅,嫂子還以為發生什么事兒了呢。


  桃花邊收拾針線,邊道:不是早就跟你說了嘛,你哥讓我幫你找個漂亮賢惠的老婆,不然他死不瞑目。


   就這些? 嗯,就這些。


  好了,不早了,趕緊收拾收拾睡覺吧。


  桃花說著起身要走。


   劉偉一把拉住了桃花的手,嫂子,其實我哥臨死前除了這些還說了一句話,你為什么不告訴我? 桃花的手一顫,整個人僵在了當地。


   此時不用她再說什么,劉偉已經知道了孟玉潔沒有騙他。


   但是很快桃花就鎮定了下來,虎著臉掙脫了劉偉的手,你從哪里聽的這些風言風語的,沒有的事兒。


   嫂子,你是不是怕村子里人說閑話,才…….嫂子,我不怕,只要我們兩個人真心為對方好就行了,嫂子,我喜歡你,你的下半生就讓我來照顧你吧。


  劉偉再次抓住(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了桃花的手,十分深情的說道。


   桃花避開劉偉火熱的眼神,可是心卻亂了。


   小偉,我認真的告訴你,你哥沒有說過那樣的話。


   下一秒,桃花再次掙脫了劉偉的手,我們兩個住在一起肯定有人說亂七八糟的,可是我們身正不怕影子斜,但如果我們真的在一起了,怕是我們再也沒臉在村子里呆了。


   嫂子,我說了,我不怕。


   行了,別說了,再說嫂子跟你翻臉了,睡覺!桃花沉著臉說句,扭頭走了出去。


   望著桃花毅然決然的背影,劉偉一時間心里也亂了起來。


   嫂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是不喜歡我,還是真的懼怕別人的流言蜚語? 躺在床上,劉偉又一次轉轉反側,難以入眠。


   除了嫂子桃花的事兒,他還為競選的事發愁。


   經過這幾天的了解,劉偉知道大隊會計林清水和老治保主任郄建設兩人,和張五河關系特別好,也就是說他們這兩票肯定是會投給張強的。


   而他現在也算是有了兩票,一票婦聯主任孟玉潔的,一票副村長郄 喜來的。


   現在就看剩下的村支書孟滿倉,和村長 柳金嶺將票投給誰了,投給劉偉勝出,投給張強,張強勝出。


   雖然楊小鳳已經答應自己在柳金嶺耳邊吹吹枕邊風,但是劉偉知道楊小鳳根本做不了柳金嶺的主,不過既然楊小鳳說了話,怕是柳金嶺也會好好考慮自己。


   所以他這一票是懸著的,另外就是老支書孟滿倉那一票了。


   孟滿倉是老支書,為人處世向來秉公剛正,對人向來是看能力說話,因此想要獲得他那一票必須得到他的認可才行。


  雖然孟玉潔說要在老支書面前幫自己說說,但是他知道效果應該不會太大。


   可是怎么才能讓老支書認可自己的能力呢? …… 因為答應柳金嶺要干三天活的,所以第二天劉偉又跟著上了山。


   可能是楊小鳳跟柳金嶺說了袁 大壯哥倆的事兒,柳金嶺也跟著上了山。


   因此,楊小鳳也沒再找機會親近劉偉。


   老老實實忙了一上午,中午吃飯的時候,桃花對楊小鳳說道:小鳳嫂子,下午我想帶著小偉去趟鄉里,給他買兩件衣服。


   去吧,小偉不是要競選治保主任嘛,總不能總穿著部隊帶回來的衣服,人靠衣服馬靠鞍嘛。


  楊小鳳十分痛快的應道,小偉,你放心,我會跟金嶺說的,給我家少干半天活就少干半天。


   嫂子,我這衣服還能穿,現在咱家的情況能省點就省點吧。


  劉偉知道嫂子桃花沒有多少錢,所以有些不愿意去。


   小偉,我答應葉小翠那婆娘讓你和她家郄媛媛相親了,你怎么也得捯飭一下吧。


  桃花見劉偉又要說什么,臉色一沉,聽嫂子的,不然嫂子生氣了。


   劉偉無奈只好跟著桃花向鄉里走去,嫂子,買衣服行,可是我不能和郄媛媛相親。


   小偉,我問過葉小翠了,孟朝陽雖然喜歡郄媛媛,但那只是燒火棍子一頭熱,葉小翠說郄媛媛對你很有好感。


  桃花道。


   嫂子,我和孟朝陽關系一直不錯,所以我絕對不能搶她的女人。


  這事兒沒的商量。


  劉偉固執的說道。


   桃花看了劉偉一眼,只好道:好,先買衣服,這事兒下來再說。


   此時公交車來了,兩個人不再說什么上了車。


  此時他們兩個誰也沒有想會在服裝城里再次碰到袁大壯,更沒有想到……. 到了鄉里的服裝城,很快桃花就看上了兩件T恤,小偉趕緊試試。


   劉偉接過來換好后,問道:嫂子,怎么樣? 劉偉肩寬,這種人本身就是衣服架子,再加上他當過幾年兵,肌肉發達,所以換上新衣服后,那叫一個精神,帥氣,就好像是立馬換了一個人一樣。


   好帥,簡直是為你量身定做的一樣。


  沒等桃花說話,旁邊的女售貨員早已經忍不住連連贊嘆起來。


   桃花看的也不是連連點頭,滿眼歡喜,真精神。


   其實劉偉也很中意這件T恤的,不過一看價錢三百八十八,他立馬就將衣服脫了下來,裝出一副看不上的樣子,嫂子,我怎么就覺得不好看呢? 這件衣服我們要了。


  桃花知道劉偉是心疼錢,所以直接對售貨員說道,見劉偉還要說什么,美目一瞪,聽嫂子的。


   見此,劉偉也不好再說什么,只是暗暗發誓以后一定要好好努力報答嫂子。


   后來桃花又要給劉偉買褲子,在劉偉的一再堅持下,這次桃花聽了劉偉的,只買了一條不到一百塊的褲子。


   因為桃花給了劉偉一條自己的小褲衩兒,所以在給劉偉買好以后,她就去轉內.衣區去了。


   劉偉不好意思跟著,便去了門口抽煙。


  一根煙還沒抽完,就見嫂子桃花急匆匆的走了出來,臉上滿是忿色。


   劉偉頓時緊張了起來,怎么了嫂子? 他們試衣間里偷安裝了攝像頭,有人偷窺我。


  桃花差點兒哭了出來。


   原來她挑了一套衣服,走進試衣間準備試試大小,結果剛要脫就發現面前的一個插座里面好像有亮光閃了一下,開始她也沒在意,可就在她把衣服脫下了一半,亮光又閃了一下。


   對于試衣間被偷裝攝像頭這種事兒她在網上看過,所以就急忙穿好了衣服,然后仔細朝插座里面看去,一看果然里面裝著攝像頭。


   居然有這種事兒?嫂子,你領我去看看。


  劉偉說完拉著桃花走了進去,一看,還真是有攝像頭。


   媽的! 劉偉當即就火了,騰騰走出試衣間,對售貨員吼道:把你們老板給我叫出來! 怎么了?聽到動靜,老板娘急忙走了出來。


   怎么了?你說怎么了?媽的,居然在試衣間安裝攝像頭,你們這店還想不想開了? 有這事兒?老板娘一愣。


   正說著就聽一個聲音怒道:他媽的,誰在我姐的店里鬧事兒? 劉偉扭頭一看,就見一個大個子叼著煙,橫眉立目的從樓上走了下來。


   臥槽,這不是袁大壯嗎? 大個子正是袁大壯,這家服裝城是他姐夫開的。


   袁大壯這小子特別的壞,所以就偷偷地在女試衣間里安裝了攝像頭,用來窺視在里面換衣服的女人。


   方才他正在偷看,見進來的是黑石頭的大美人桃花,頓時激動的差點兒流了鼻血,正準備好好地欣賞一下桃花這個大美人的時候,沒想到桃花脫了一半就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媽的,又是你個王八蛋!劉偉罵道。


   袁大壯見到劉偉,心中這火騰地就上來了,那天被劉偉揍了以后,他一直還想著報仇呢。


   劉偉,想買衣服就買,不買滾蛋,再在這里吵吵,老子打的你滿地找牙! 袁大壯,尼瑪的在女試衣間里裝攝像頭玩兒偷窺,還有理了是吧?劉偉罵聲朝袁大壯沖了過去,對著他的眼就是一記封眼錘。


   袁大壯躲閃不及,一下就被劉偉打了個熊貓眼。


   啊!袁大壯咆哮一聲,像是一頭狗熊似的朝劉偉撲了過來。


   要論個頭,力氣,劉偉絕對不是袁大壯的對手,但是劉偉畢竟是當兵出身,又怎么可能選擇以硬碰硬呢。


   見袁大壯撲過來,他橫向一個滑步躲過了袁大壯的拳頭,然后閃身到了袁大壯的身后對著他的屁股就是一腳。


   袁大壯雖然身強體壯,但是因為方才一拳用盡全力沖擊,再加上劉偉這一腳頓時收勢不住朝前栽了出去,正好撲倒在不遠處的衣架上。


  鐺啷啷一聲連人帶衣架撲倒在地。


   劉偉一個箭步上去騎在了袁大壯的身上,對著袁大壯的嘴巴就是一拳,今天老子要讓你知道桃花為什么這樣紅! 只一下,袁大壯的嘴巴就崩出了血。


   吃痛之下,袁大壯像是一頭被人扎了屁.股的公牛,大吼兩聲仗著一身蠻力就將劉偉推了開來,然后紅著眼睛和劉偉扭打在一起。


   眼見自己弟弟打不過劉偉,袁大壯的姐姐忙打了110,派出所就在服裝城對面,所以很快的就跑過來兩個警察。


   都住手!兩個警察拉開了劉偉和袁大壯。


   此時的袁大壯滿嘴巴是血,身上的衣服也被扯爛了,再看劉偉身上也不過有個腳印兒。


   這一戰劉偉完勝。


   王哥,你們來了啊。


  袁大壯擦了一把嘴角的血,像是哈巴狗是的從兜里掏出煙給兩個警察敬煙,同時狠狠地瞪了劉偉一眼。


   心說,看見沒,老子熟得很。


  今天老子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別來這一套。


  喚作王哥的警察剛想接過袁大壯的煙,發現桃花正在用手機錄視頻,忙一把推開了袁大壯的手,說!怎么回事兒? 警察同志,這小子在女試衣間里安裝攝像偷.窺我嫂子。


  劉偉說道。


   喚作王哥的警察看向袁大壯,袁大壯,怎么回事兒? 王哥,我們是安裝了攝像頭,可那都是為了防盜的,而且我們白天都沒開攝像頭,哪里來的偷.窺一說?都是這小子血口噴人。


  袁大壯解釋道。


   沒開?劉偉哼道,袁大壯,有種告訴我監控視頻的電腦在哪里? 對,開沒開一看不就知道了。


  另一個警察說道。


   一聽這話袁大壯慌了,不僅方才桃花的視頻沒有刪掉,他還保存了很多以前來這里買衣服,長相不錯的女人視頻在電腦里。


   怎么回事兒?這個時候,一個女人清脆的聲音傳來,眾人扭頭望去,就見一個穿著白色紫花短裙的女人走了進來。


   女人一頭小波浪的秀發,明媚皓齒,唇若點朱,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御姐的氣質,隨著步伐,兩條裹著黑色絲襪的大長腿交替前行,十分的動人。


   女人叫 楊杏,和劉偉是一個村的,她是郄喜來的老婆,在鄉政府上班,雖然只是個臨時工,但是卻特別的傲嬌。


   因為她姑姑嫁給了二十畝地袁拉子,也就是袁大壯的叔叔,所以袁大壯的姐姐就打電話把她叫了過來,讓她從中間說和說和。


   因為楊杏在鄉政府上班,兩個警察自然認識她,一看這架勢就知道她來干什么來了,想著也沒什么大事兒,還是私了比較好,兩個人交代了兩句一定要處理好的話后就走了。


   袁大壯,你這干的是人事兒嗎?待兩個人剛走,楊杏就指著袁大壯的鼻子罵了起來。


   袁大壯低著頭,屁也不敢放一個。


  先被劉偉揍的跟狗似的,現在又被楊杏罵了個狗血噴頭,袁大壯只覺自己好比一只鉆進灶膛的王八憋屈又窩火。


   你個混蛋,還愣著干什么,還不趕緊將攝像頭拆了去?楊杏又罵一句。


   見袁大壯去拆攝像頭了,楊杏這才將劉偉和桃花拉到了一邊,桃花,小偉,這件事兒呢肯定是大壯不對,不過你看你把他給揍的那個熊樣兒,你們兩個看這樣行不行,一會兒大壯回來以后讓他給你們道個歉,還有你們買的衣服我做主免費送給你們了,這樣行不? 喜來嫂子,我聽你的。


  桃花生性善良,也不想把事情弄大,所以幾乎沒有猶豫就答應了。


   劉偉知道楊杏都出面了,自己怕是不給面子也是不行,萬一得罪了她,她要是不讓郄喜來把那一票投給自己那就完了。


   所以也很痛快的說道:嫂子,這也就是你,不然換做是誰都不好使。


   小偉,嫂子謝謝你了,你今天晚上不是去我家喝酒嗎?到時候嫂子給你整兩個大菜好好感謝你一下。


  楊杏非常高興,而且特別有成就感。


   喜來嫂子,你真的要想感謝我,就幫我再跟喜來哥說說讓他把他那一票投給我。


  劉偉又道。


   雖然郄喜來已經答應了自己,但是如果能再讓楊杏幫自己一下,那肯定就再也沒有什么問題了。


   小事兒,包在嫂子身上了。


   就這樣,一場風坡算是平了。


  不過在劉偉他們走后,袁大壯的姐姐卻狠狠地給了袁大壯一個耳光,幾件衣服白白的送人了,她心里不窩火才怪。


   這么大人了,凈干些生兒子沒屁.眼兒的事兒,你以后別來我店里了。


   袁大壯捂著臉,那叫一個委屈。


   到了晚上六點,劉偉穿上新買的衣服,拎著兩條楊小鳳給的軟云去了郄喜來家。


   見到劉偉手里拿著煙,郄喜來心道,這小子還真是會辦事兒。


   如果真能讓他當上治保主任,說不定以后自己當了村長,這小子能成為我的左膀右臂呢。


   楊杏有個妹妹叫楊桃,去年畢業以后在縣醫院里當實習護士,經人介紹和張艷紅訂了親,張艷紅馬上就要到臺裕鄉當副鄉長了,所以他就想著等他來了,借勢擠掉柳金嶺自己當村長。


   小偉,來就來唄,還拿什么東西啊。


  郄喜來忙接過劉偉手里的軟云。


   親戚給的,我抽不慣。


  劉偉左右看看,見沒有楊杏,忙問道:嫂子呢,還沒下班? 正說著楊杏邊在圍裙上擦手,邊走了進來,看見劉偉的那一刻,楊杏不由有些驚呆。


   這小子換了衣服立馬就跟換了一個人似的,真是活脫脫一個小鮮肉啊。


   短暫的愣神之后,她笑著說道:小偉你先坐會兒,嫂子馬上就把菜做好了。


   楊杏說完走了出去,望著她那扭.動的小屁.股,劉偉恨不得摸上兩把。


   媽蛋的,這郄喜來家里有這么一個貌美如花的老婆居然還去偷吃孟玉潔。


   郄喜來和劉偉聊了幾句后,說道:小偉,你真的打算在咱村里發展? 嗯,現在大城市機會少,相反我倒覺得咱農村大有可為,現在國家政策是大力發展農村特色經濟,所以我就想試試。


   這話倒是不錯,聽我挑擔說咱們鄉里上報市里的要開發龍陽湖的工程已經批下來了,這可是省級重點工程,據說要投入幾個億呢。


   真的假的?劉偉有些驚訝。


   絕對是真的,要知道我挑擔他爹可是省廳級干部呢,不瞞你說,我挑擔之所以下調到臺裕就是為了這個工程,只要這個惠民工程弄好了,那就成了他再進一步的墊腳石。


  郄喜來有些神秘的說道,到時候別說鄉長,怕是得當縣里的領導。


   喜來哥,那到時候你可就發達了。


  劉偉羨慕的說道。


   郄喜來悠然的點上一根煙,仰著頭,充滿憧憬的說道:到時候別的不說,我要想當咱們黑石頭的村長應該沒有多大問題。


   喜來哥,別說村長,就是支書也沒問題啊,你放心,到時候我鐵定掏心挖肺的跟著你干。


  劉偉說道:以你的能力,我想咱村一定會比現在強多了。


   這話我還真不是跟你客氣,你看老書記就是思想太保守了,根本跟不上現在的形式。


  如果我當了支書,別的不敢保證,把黑石頭弄成臺裕鄉第一村絕對沒有問題。


  小偉啊,哥哥看好你,到時候我要當了支書,就讓你當村長。


  郄喜來說道。


   說話說到這份上,劉偉知道郄喜來這一票徹底沒問題了。


   正說著,楊杏將炒好的菜端上了桌子,兩個人邊喝邊聊,幾杯小酒下肚,郄喜來罵起了柳金嶺。


   小偉,你說柳金嶺這個王八蛋有什么能耐?要文憑沒文憑,要能力沒能力,他能當上村長,還不是因為他爹,因為他們兄弟多,這么些年別的沒干,倒是解放了村子里一批留守婦女。


  你說你玩兒就玩兒唄,還尼瑪玩兒到老子頭上了。


   劉偉一驚,喜來哥,難道柳金嶺他把嫂子給睡了? 郄喜來憤恨的將杯中酒一干,然后用力的在桌子上一墩,他娘的,褲子都給扒了,要不是我回來的及時…….他娘的,你說楊小鳳那娘們兒長得多水靈,這個王八蛋放著她不要。


   劉偉暗中撇嘴,尼瑪的還不是一樣,放著楊杏這么個大美人兒不要,偏偏惦記人家孟玉潔。


   郄喜來你個王八蛋還好意思說柳金嶺,你他娘的還不是整天想著孟玉潔?楊杏端著菜進屋,正好聽到了郄喜來的話,瞪著眼睛罵了起來,要是貓尿喝多了,就趕緊滾回屋子睡覺去,我陪著小偉喝。


   郄喜來嘿嘿笑了兩聲,沒多,沒多。


   沒多就堵著你那張嘴。


  楊杏哼聲在劉偉身邊坐了下來,頓時一股子香氣鉆入了劉偉的鼻孔。


   嫂子,我給你倒上。


  劉偉拿過酒杯,給楊杏倒酒,心跳瞬間加速。


  
https://twkenaxg.weebly.com/9717792.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6317387.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4076037.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4554358.html
https://twuyikjnmfgfrv.weebly.com/2072993.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5224067.html
https://twdfgergwewhy.weebly.com/6285204.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9494236.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3965542.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89253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