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打炮 聲

打炮 聲


  哥哥別塞好漲好痛男朋友 讓我去他家玩哥哥慢點慢慢痛   二哥 喜歡我,本來這是我的私密話,我不該說出來,但現實就是存在。


  一直以來,我們就有激情,確切的說,是二哥不(上門女婿的三姐妹)顧現實的一切,來愛我寵我。


  說起 我跟二哥,縱有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


  如果一個 男人經歷了那么多的波折還會義無返顧的愛你,相信任何 女人也無法拒絕。


    二哥是一個很平常的男人,剛看到他,甚至感覺他粗魯,因為他過分的討好,因為總是任性的打嗝,人也長得胖。


  我從來沒想過我跟二哥會有這扯不斷理還亂的關系。


    用二哥的話說,第一次見到我,他就喜歡上了我,后來總是有意無意的挑逗我,我對此無動于衷。


  二嫂外出 打工七年了,甚至一直都音信全無,二哥一個人帶著讀小學的兒子,但二哥很堅強,硬是把 日子過得有滋有味,說什么呢,怎么說呢?如果一個男人總是有意無意的騷擾你,坐在他的車上去走親戚,他會跟你說喜歡你,會對你動手動腳;一起做事,他總是趁無人在身邊要抱你,在家里,走個路都要躲著走,看到他來你要繞圈圈走;第一次他用自己備好的鑰匙趁我午睡時打開我的門,那次他沒有得逞。


  也許二哥的大膽 老公也有錯,那次我跟老公說,逼著老公去討伐二哥,但一點沒有效果。


  后來,老公因為生計去外面打工了,二哥更是任性妄為。


  晚上如果我把門反鎖了,他就一直在外面敲門,或者把電斷了,或者家里停水了,總之二哥就是千方百計的想得到我,而老公的威力也只有那么大,終于有一天,我累了,我投降了。


  二哥 就會用他的摩托車帶著我到處跑,對外人說是他的 老婆,我們一起瘋,一起做自己想做的事,說真的,我和二哥一起做事還真有靈犀,現在才明白。


  其實所有的 出軌,對方也有錯,如果不是老公不作為,如果不是老公容忍,如果我特別的想做一件事,老公不支持,二哥卻出錢又出力的力挺,總是無怨無悔的幫我實現一次又一次的夢想,哪怕這個想法是如此的荒唐,只要我說了,二哥就會去做,感覺中,二哥才是 跟我一起追夢的人。


    現在才明白一句話“人要無恥,天下無敵”,當我把結婚證拿到二哥的面前說 我和老公領證了,要二哥和我斷絕關系,他沒有做到。


  當老公從外面打工回來,我把二哥當陌路人, 他也不在乎。


  二哥說他會愛我一輩子,他會跟我說情話,有時我問二哥喜歡我哪點,二哥說我勤快,溫柔。


  二哥一有機會就問我有沒有想他,愛不愛他,而我總是說不知道,我跟老公根本沒有這樣的話說。


  我跟老公說孩子的作業沒做好,家里要買什么東西了,要老公幫我趕鴨子,幫我煮菜,我和老公沒有情話,但很實在。


  老公不在家的日子,二哥恨不得天天晚上陪我,陪得我都煩了,累了,陪得我感覺我的晚上時間空間被他綁架了,不住的要求他兩三天來一次就好,再好吃的東西,吃多了也會膩。


  因為二哥陪在我身邊,我根本合不了眼,睡不了覺,總有說不完的話,沒話說了,也躁動不安,換誰都受不了。


  而老公在家,天天睡在他身邊,哪怕完事了,想多說一句話,他也心不在焉。


  我和老公可以睡一個好覺,可以睡到大天亮,如果我失眠,抱著老公就能睡著。


  老公在家我根本不會想二哥,用我跟二哥的話說,二哥喜歡我,我喜歡老公,但我接受二哥的愛。


  是的,二哥總顧著我的感受,在二哥眼里,我說什么都對,做什么都好,是完美的女神。


  在老公眼里,我是個敗家娘們,是個馬虎老大,什么都不會做,我感覺我是家里的保姆,但我心甘情愿。


    “我給你時間,給你機會,但誰能還我時間和機會?這四年,他一直默默愛著我。


  他原先也想留在這里工作,但聽說我回去考公務員,一點猶豫都沒有,就跟著去了。


  我需要一份愿意為我舍棄一切的愛,你能給我嗎?你沒有,你只想你自己!”  “你憑啥就確認他會為你舍棄一切?”我開始惱怒。


    “他現在的選擇就是一種表示!”你也不甘示弱。


    “他只是留在這里的愿望沒有我強烈而已,還有,你愛他嗎?”我責問著你。


    “愛,我不知道,但起碼我不討厭他。


  而你,你愛我嗎?算了,讓一起結束吧。


  ”你表現出從未有過的堅決,狠狠瞪我一眼,撒腿就跑。


    我呆呆地看著你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夜色中……心,一點一點被掏空,整個人極度疲憊乏力。


   沒有一個女人會選擇一個容易出軌的男人結婚,也沒有一個女人會覺得自己找的老公在結婚的時候就想著怎么去出軌。


  也對,有哪一個剛剛結婚的人會想出軌呢,除非有什么特殊的原因,都希望自己的婚姻能夠和和美美的,和自己的伴侶白頭到老。


  然而,現實是非常殘酷的,只有女人在( 美女半夜情欲高漲,夾逼自慰)真正地面對背板的時候,才會真正體會道那中國說不出的自慰,只不過這個時候已經晚了,悔恨和淚水成了她們那時的陪伴者。


  所以,為了不在婚后生活中出現被人“替換”的下場,女人應當從源頭抓起,在婚姻的典禮上選擇一位幾乎不會 出軌的人


  那么到底哪些男人是那種幾乎不會出軌的人呢?第一種: 鐵公雞男有些人就想不明白了,一個男的摳門和他出不出軌有什么直接的聯系?其實,其中的聯系大了,而且是那種密不可分的聯系。


  你不想想,作為一個摳門的男人,他會舍得自己辛辛苦苦賺來的銀子因為出軌大花特花。


  與其出軌得到那些風流還不如守著錢財自在逍遙。


  這就是,鐵公雞們的心思。


  第二種:五體不勤男說白了就是懶得像豬一樣的男人,因為搞 婚外戀真的是個體力活,要兩頭交公糧,能不累嗎?還有,玩婚外戀的男人大多數會因為謊言的積累而變得越來越累,并且面對那些年輕漂亮的女人來說,他們一會出去玩一會又要逛街吃飯……這樣的體力活在很多慵懶男人眼中簡直就是一種酷刑,他們看到這些基本上會老老實實地躲在自己家里守著已經到手的老婆了。


  第三種:碌碌無為男 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有資格出軌的,也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能和出軌這件事隨意地扯上關系。


  雖然出軌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但是出軌的人必然要有他自身的某種魅力。


  然而對于那些好色又平庸的男人來說,自己一沒錢二沒風度……各個方面都不優秀的他們即便看上了別人,那女人 也不會對這些男人有所企圖的,所以說平庸的男人出軌基本沒戲。


  第四種:工作狂男對于一個視工作如命的男人,天天只知道加班,別的什么都不想,他會想到出軌。


  再說了,這樣的男人為了自己的事業,很有可能一連就是幾年的瘋狂工作,其中的瘋狂是常人不能理解的,連自己的老婆都沒有時間陪,是不會會找其他的女人的。


  試問這種連回家都覺得是浪費時間的男人,又怎么可能把打好的時間浪費在和女人亂扯的男女關系當中呢?第五種:純粹蝸居男這種男人還不能說是宅男,宅男是喜歡看美女,幻想美女呢?這樣的男人……沒法說。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


  他們雖然不會像和尚似的天天念“我佛慈悲……阿彌陀佛……”但是,他們的性情基本上可這些修行的男人差不多,即使每天都有個赤身裸體的女人站在他身邊,估計這樣的大師也不會被其誘惑。


  看了上面的介紹,大家肯定知道什么樣的男人不出軌了吧。


   “馬上把褲子脫掉,你剛剛抽完血,如果猛然起身會造成大腦顱內血壓不足,很有可能昏厥過去。


  ” 楊麗華 教授不再跟我廢話,直接動手把我褲子拔了下去。


  霍然間,楊麗華教授嬌容失色,小手不由捂住嘴巴驚呼了一聲。


  其實我不愿意讓楊麗華教授給我擦拭的另一個原因,就是我有反應了。


  沒有辦法,剛才被那個神經質的 老頭一番忽悠,我還真有點鬼迷心竅了,滿懷期待的能和楊麗華教授發生點什么。


  可令我沒有想到的是,剛才還縈繞在我心頭的旖旎幻想,此刻竟然變為現實。


  被楊麗華教授看光,我面色膛紅,不由汗涔涔地低聲道:“教授,你能不能快點,我怕有人進來。


  ”“好!”楊麗華教授緩過神來兒,抓起床頭的紙巾,小心翼翼擦拭著。


  楊麗華教授的動作十分輕柔緩慢,但我總能感受到她好像一直在盯著我那塊看,目光從始至終都沒有離開過。


   身體完全暴露在外面,讓我內心陷入了焦灼之中。


  既有些期待楊麗華教授真能用溫潤小手替我撫摸,又希望這個尷尬而并不愉快的過程能盡早結束。


  但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的確出乎我的意料,足以讓我回味一生……殊不知楊麗華教授有意還是無心,溫暖細膩的手背總是似有似無的觸碰著雷區。


  再加上從楊麗華挺翹瓊鼻中噴薄出來的熱氣,更是讓我內心蠢蠢欲動的邪念瞬間噴井而出。


  “嘭”的一聲悶響,那個好像打了成長激素的之物,眨眼間增高五六厘米,還不小心觸碰在楊麗華教授的面頰上。


  “啊!”楊麗華教授先是一聲驚呼,而后羞澀含笑道:“真是不老實,待會兒看我怎么收拾它。


  ”“這塊也有點……有點濕了,我給你擦擦。


  ”楊麗華教授給自己荒唐的行為找了一個很好的理由,她現在可以不用在偷偷摸摸了,而是光明正大的進行撫摸。


  “它必須要保持干燥,這對于男人的健康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雖然楊麗華教授振振有詞,但全程幾乎都是用溫柔的小手在進行著清理。


  不過,楊麗華教授的處理方法甚是讓我舒爽,舒爽的幾乎全身每一寸毛孔都完全張開,貪婪的吞噬著空氣。


  以至于我開始期待更為刺激的事情,那就是楊麗華教授的身體……“快點,最好速度能在快一點。


  ”我在心里暗暗默念著。


  楊麗華教授似乎感受到我全身肌肉繃緊,洞察出我即將投降,便心領神會的加快了速度。


  “嗤嗤嗤……”我緊緊抓住白色床單的手掌隨即無力攤開。


  我“呼呼呼”的劇烈喘息著,本來身體已經極度虛弱,再加上遇到這種刺激,我幾乎脫力的即將昏厥過去。


  視線有些模糊,我用盡全身力氣想要睜開雙眼,可還是做不到。


  只能透過模糊的視線觀察整個世界!“教授,我……我好暈。


  ”嘴唇微微翕動著,我竭盡全力想要睜開不斷垂下的眼皮,可依舊無濟于事。


  楊麗華教授溫柔撫摸著我冒著虛汗的額頭,柔聲道:“沒事,放心睡吧,睡一覺就好了,我一直在這里陪著你!”楊麗華教授的聲音越來越小,也越來越模糊。


  可就在我即將陷入混沌世界的前一刻,耳畔卻響起楊麗華教授柔美悅耳的聲音。


  “以后不要再叫我楊麗華教授了,叫我 秀兒,記住了嗎?”秀兒,秀兒,秀兒……這一覺我睡得很踏實,在睡夢中我還看到母親的背影輪廓。


  可等我急匆匆跑過去時,卻發現那個女人并不是我母親,而是楊麗華教授。


  不知為何,我一頭撲到楊麗華教授的懷里,享受著她給予我的溫柔撫摸和慈愛囈語。


  不得不說,我從小就是個缺失母愛的孩子。


  倒不是說母親對我不好,如果可以用一個詞來形容,我覺得冷漠更為恰當。


  我生活的地方是個小山村,崇尚尊師重道,儒家禮節。


  正所謂長子為大,這個不公平的教條也同樣束縛著母親和父親的思維。


  從小到大,在他們眼里,無論大哥如何惹是生非,他們只是在言語上教訓幾句便可,從來不打不罵。


  或許對于父母來說,大哥畢竟是這個家的長子,以后也要承擔起這個家庭的重擔,甚至要盡到贍養他們的責任。


  所以,對老大要盡可能的放縱和溺愛。


  而作為一奶同胞的我,卻沒有這種特權。


  無論我如何努力上進學習,企圖考取更好的成績給父母臉上增光添彩。


  可每每換來的都是父母一句‘知道了’,便草草了事。


  我依稀記得,當初我剛上高中考取了全縣第三名的好成績時,興高采烈的給母親打過去一通電話。


  本以為母親能對我夸贊幾分,卻沒有想到母親竟然指責我說電話費太貴,沒有大事就不要往家里面打電話。


  從那以后,我和母親之間便生出一種莫名其妙的芥蒂。


  我對母親的介懷也不是仇恨,不是埋怨,而是不咸不淡的冷漠。


  甚至當初我被醫學院錄取之后,也沒有選擇和家里人一同慶祝,而是去縣城打了兩個月的工。


  美其名曰是勤工儉學,可我自己很清楚,那只不過是為了躲避父母方法而已。


  我已經不太習慣他們對我的贊揚和寵愛……“秀兒,秀兒!”迷迷糊糊的我從睡夢中醒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醒來的第一句話,竟然只有這兩個陌生的字眼!扭頭一看,楊麗華教授正趴在床前,那雙水吟吟的美眸含著無限風情凝視著我。


  我臉色不由通紅,低聲道:“教授,你怎么沒有回家?”楊麗華教授褪去羞澀的偽裝,吐了吐香舌,嬌嗔道:“小家伙,剛才你叫了好幾聲‘秀兒秀兒’的,這個秀兒是誰呀?”我木訥的搖了搖頭,像個做錯事的小孩垂下頭,低聲道:“我也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可能是我睡糊涂了。


  ”“跟你開玩笑呢。


  ”楊麗華教授莞爾淡笑,吐氣如蘭的 說道:“秀兒是我的小名,以后在人前你必須叫我楊麗華教授,若是在沒人的情況下,你可以稱呼我秀兒。


  記住沒,這只是你的特權,千萬不能讓其他人知道。


  ”特權?我內心頓時有些竊喜,甚至我還有些感謝那個神經質的老頭,如果不是他,或許我與楊麗華教授將會一直保持莊嚴不容侵犯的師生關系!或許我被抽血也不算是一樁壞事,這就是因禍得福吧!美眸漣漣看著我,楊麗華教授關切道:“在醫院一直住下去也不是個事兒,這里的伙食標準營養明顯不夠。


  這樣吧,既然你已經醒了,我馬上去辦出院手續。


  ”楊麗華教授是雷厲風行的直爽性格,即說即做,不容拖沓。


  剛說完話,她便轉身走出了病房。


  “臭 小子,現在該相信我說的話了吧。


  哎呦,真是受不了你們,嘀嘀咕咕的情話說起來沒完。


  還秀兒,我身上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兒。


  ”尼瑪,這老家伙剛才竟然是裝睡,一直偷聽我跟楊麗華教授的對話。


  訕訕一笑,我腆著大臉的笑說道:“老爺爺,今天的事情多謝(三個洞都被塞滿爽)你了。


  不過我可能馬上就要出院了,不能在這里陪著你老人家了。


  ”老頭瞪著鼓泡眼兒,瞪了我一眼后,語氣驟然變得惆悵起來。


  “嘿嘿,你小子心腸倒是不壞。


  既然已是分別之際,我在給你小子幾句忠告吧。


  信則有,不信則無,全憑你自己決斷。


  ”“洗耳恭聽!”“我已經跟你說了,這個女人顴骨突出,面相既為克夫。


  故而只可與其盡夫妻露水之情,切莫貪圖夫妻之實。


  否則飲鴆止渴,后患無窮呀。


  ”老頭憂心忡忡地慨嘆道。


  “老爺爺,你的忠告我會銘記一生一世。


  如果可以,還希望老爺爺給我留個聯系方式。


  以后等你出院了,我也好去拜訪你。


  ”對于我的好意,老頭沒有絲毫領情,反而梗著脖子說道:“你小子面光隱隱泛著喜色,是命犯桃花之相。


  可你左眉骨末梢處有一道疤痕,說明出現在你生命中的女人既能祝你成就一番王圖霸業,也能使你深陷囹圄,乃至萬劫不復之地。


  放心吧,最近你小子必定有血光之災,說不定咱們爺倆還能有緣在此處相見呢。


  ”血光之災!老頭的預言頓時讓我內心惴惴不安起來,可還沒等我詳細的追尋下去,楊麗華教授滿面春風的推門而入,生生打斷了我的思緒。


  “王凱,出院手續已經辦好了,現在咱們可以走了。


  ”楊麗華教授先是讓我換好衣物,便攙扶著我離開了病房。


  此時已經是深夜,浩瀚的蒼穹上點綴著閃爍耀眼的群星,好像是一雙雙眼睛,一眨一眨的。


  夜幕的降臨,倒是讓這座繁華的都市陷入一種靜謐氛圍當中。


  四周草坪上傳來蟬蟲鳴叫聲,底底切切,如絲如縷,不絕于耳。


  我深吸了一口摻雜著嫩草芬芳的涼爽空氣,精神頓時有些抖擻起來。


  可環視陌生的四周,內心頓生出一種舉目茫然的悲愴情緒。


  由于昨天說了不該說的話,我跟嫂子之間產生了隔閡,我突然覺得自己無法再面對嫂子!思忖良久,我嚅囁著嘴唇,低聲道:“教授,我想回學校。


  ”對于我回學校的提議,剛脫口而出便被楊麗華教授給矢口否決了。


  “你也不看看現在都幾點了,學校寢室恐怕早就關門了。


  ”楊麗華教授美眸瞟了我一眼,含笑道:“這樣吧,先去我家怎么樣。


  正好你身體還需要調養,也方便我照顧你。


  ”去楊麗華教授家!這……這未免也太唐突了。


  更讓我不安的是,楊麗華教授竟然要照顧我。


  這要是讓其他人知道了,對楊麗華教授的聲譽影響很大!“嘿嘿,不用了。


  ”我汗涔涔的說道:“教授,我就不給你添麻煩了。


  要不然你先把我送到附近賓館,明天我自己打車回學校。


  ”我對楊麗華教授依舊保持著尊敬,雖然剛剛我和她還發生了不可描述的妙事。


  可我完完全全忽略了一個女人的心思,尤其是成熟女人的敏感心緒。


  對于像楊麗華教授這樣的事業女強人,表面看上去是巾幗不讓須眉,性格極為堅韌剛強。


  可無論她在事業上發展的如何風生水起,名滿天下。


  她終究還是個女人,需要一個男人讓她依靠。


  而且,只要這個男人出現,并且闖入她的心扉。


  那她就會全心全意的為這個男人付出,絕不會計較利弊得失。


  十分不巧的是,我現在就是闖入楊麗華教授心扉的第一人。


  “你不用在推脫了,馬上跟我回家,而且沒有我的允許,你不準離開我家。


  ”楊麗華教授擺出師長應有的威嚴,語氣也驟然間變得強硬,強硬的甚至我都不敢反駁了。


  “至于學校的事情,我會跟你們專業的導員說一聲,給你請幾天假期。


  ”楊麗華教授將我塞進白色奧迪車內,便驅車朝著她家的方向趕了回去。


  這一路無言,十幾分鐘的車程我沒有跟楊麗華教授說一句話。


  或許是我們各自懷著幽幽心事,亦或是我們對這種全新的關系有一種模棱兩可的陌生感。


  時間過得飛快,不多時奧迪車便停在了一棟豪華公寓樓下。


  對于大學教授能住上這種高級公寓樓,我已經見怪不怪了。


  相比于普普通通的大學教師,教授享受的好待遇太多。


  住房補貼,還有一系列的項目啟動資金,都掌握在教授手里。


  毫不夸張的說,每一位大學教授基本上都是中產階級,身價至少上千萬。


  當我瞪著眼睛來回巡視眼前這棟高級公寓樓時,楊麗華教授解開安全帶,杏眼迷離的含笑道:“怎么了,是不是覺得大學老師能住上這樣的樓房有些夸張!”“沒有啦!”我傻笑著撓了撓頭。


  楊麗華教授急匆匆打開車門,將我攙扶下來。


  可就在剛要推開房門時,楊麗華教授突然柳眉緊蹙,小心翼翼的叮囑我,“忘了告訴你,我女兒 楊蕾前不久剛從國外回來。


  那丫頭從小就在國外生活,有些任性嬌蠻。


  待會兒你要是看見她,千萬要小心說話的分寸。


  另外,她要是說了什么不中聽的話,你也別放在心上。


  ”楊麗華教授的女兒回來了!怎么不早說,要是知道她女兒在家,就算打死我,我也不會來她家的。


  但現在就差臨門一腳了,我也沒有辦法在推辭,只得點頭應允著。


  “吱呀!”隨著一道冗長的門扉開啟聲響起,客廳內便傳來一陣賭氣抱怨聲。


  “ 老媽,你大晚上去干嗎了。


  害的我一直擔心你睡不著覺。


  ”話音剛落,只見一個穿著粉紅色卡通睡裙的女孩便映入眼簾。


  女孩年齡不大,似乎跟我相仿。


  一頭烏黑秀長的頭發猶如倒懸瀑布般散披著。


  圓潤略帶嬰兒肥的小臉完全是遺傳了楊麗華,再加上保養的很好,女孩的肌膚非常細膩白嫩,就好像是剛出生嬰兒一般嬌嫩。


  她應該就是楊蕾!“啊……”當楊蕾看到我時,水吟吟的鳳眸頓時瞪大,下意識地從沙發上跳了下來,兩只小手捧著抱枕,一臉警惕地看著我。


  “你是誰?快點給我出去,要不然我可就報警了。


  ”楊蕾溫潤的薄唇和嘴角還有薯片的殘渣,倒顯得有些率真可愛。


  見女兒大呼小叫,楊麗華教授急忙換好拖鞋,急匆匆的從玄關走了出來。


  “小蕾,他是我的學生王凱。


  ”楊麗華教授簡單解釋一句后,將沙發上凌亂的薯片包裝袋撿了起來,“都說過你多少次了,少吃這種膨化油炸食品,對身體不好。


  ”雖然楊麗華教授已經聲明我是她的學生,可這并沒有讓楊蕾放下戒心。


  楊蕾黛眉緊皺,圓臉緊繃著,“媽,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說。


  ”說著,楊蕾便將楊麗華教授生拉硬拽到了廚房,嘀嘀咕咕不知道要說些什么。


  我有些尷尬的站在客廳內,一時間也不知道是去是留。


  可當我在客廳內踱步時,竟然無意間聽到了楊蕾和楊麗華之間的對話。


  “媽,大晚上你竟然領了一個男人回家。


  怎么著,這個該不會是我以后的小爸吧。


  ”“對,他就是你的小爸,我的丈夫。


  ”楊麗華教授語調中含著笑音!小爸,丈夫!而且這個人選還是我。


  這個消息如同五雷轟頂一般,讓我大腦思維驀得陷入呆滯狀態。


  “這……是什么情況。


  ”我完全接受不了這個事實,讓我做楊麗華教授的丈夫,做跟我年齡相仿的楊蕾的父親。


  這簡直就是在開玩笑。


  且不說楊麗華教授年齡比我大了二十多歲,就算我心里能夠坦然接受這種老妻少夫,恐怕在其他人眼里也是鄙夷的。


  以后學校老師和同學該怎么看我,估計那些流言蜚語和涂抹都能把我給罵死淹死。


  而且我還會被扣上貪圖楊麗華教授地位錢財的帽子和標簽,這輩子注定是無法抬頭的。


  現在我腸子都悔青了,早知道就不該相信那個老頭的話。


  如果不是他從中作梗,推波助瀾,我和楊麗華教授還保持著單純的師生關系呢!正在我細思極恐的聯想時,廚房的對話聲再次響徹起來。


  “啊!老媽,你該不會真是發燒了吧。


  就算你要給我找個后爸,最起碼也要找個年齡身份地位都合適的才行。


  反正我不管,你要是跟客廳那個小白臉結婚,到時候我就離家出走,再也不回來了。


  ”“呵呵,傻丫頭,剛才我是在逗你呢。


  不是跟你說過了嗎,他只是我的學生而已。


  ”“學生?就算是你的得意門生,也不用深夜十二點多領回來吧。


  哼!我也不是小孩,你少用這種話來哄騙我。


  ”“死丫頭,也不知道你腦袋里面想的都是什么。


  他今天原本是跟我去醫院實習的,可沒想到在醫院碰上一位大出血的病人。


  而且那位病人的血型還很罕見,正好王凱的血型般配,便抽了800毫升的血。


  這不剛從昏迷中醒了過來,再加上學校寢室都關門了,我就把他帶了回來。


  ”“800毫升,我的乖乖,那個小白臉不要命了。


  好吧,照你這么說,他人還算是不錯。


  那就看在他救人一命的份上,我就不在追究這件事了。


  不過嘞,想要讓我對他客客氣氣的,老媽你是不是要賄賂賄賂我呀。


  ”廚房傳來楊蕾發出的狡黠嬉笑聲。


  “死丫頭,就知道敲你老媽的竹杠。


  這次打算要多少錢?五千夠嗎?”“就五千吧,唉,國內物價怎么比國外還高呀。


  最要命的是工資還低的離譜。


  國外最低時薪每小時十三美金,可到了國內,一個月累死累活才三四千塊。


  ”楊蕾發了一通牢騷后,便挽著楊麗華教授走了出來。


  為了避免讓她們看出我偷聽到了談話,我故意背對著她們,看著掛在墻壁上的油畫和照片。


  “王凱,你剛剛抽完血,身子骨還很虛弱,快點坐下來。


  正好晚上我也沒有吃飯,我現在就去做菜。


  ”楊麗華教授關切叮囑道。


  一提到吃飯,我肚子不由自主的發出一陣咕嚕嚕的叫聲。


  可楊蕾的反應卻與我相反,性感薄唇嘟嘟著,毫不掩飾地笑說道:“老媽,你可省省吧。


  你老做出來的飯我這個親生閨女都不敢吃,更別說他了,咱們還是點外賣配送吧。


  ”說道這里,楊蕾那雙漣漣美眸忽而斜瞟了我一眼,含著冷嘲熱諷地說道:“喂,小白……不,小弟弟,你會做飯嗎?”小白臉!直到現在楊蕾還對我保持著本能的鄙夷和蔑視!雖然我也很無奈,但還是訕笑道:“我會一點,如果不麻煩的話,我可以簡單做幾道菜。


  ”楊麗華教授雖然不想讓我受累,奈何她那個寶貝留洋閨女將她攔下,并聲稱想要嘗嘗我的手藝。


  不得已,這頓飯結果還是輪到我的頭上!從冰箱里面翻出一些肉食和蔬菜,我在廚房便開始敲敲打打起來。


  忙碌了近乎一個小時,總算是將四菜一湯端上了飯桌。


  客廳空氣中縈繞著菜肴的香氣,足以挑起舌尖上的味蕾。


  雖說我對自己做菜的手藝頗有信心,但也不清楚究竟適不適合楊麗華母女兩人的口味,我內心始終是忐忑不安的。


  “這味道聞著的確很香,就是不知道好不好吃。


  ”楊蕾漫不經心地吃下一口宮保雞丁。


  驀得,楊蕾俏臉上流露出來的蔑視表情,轉瞬間一掃而空。


  她又嘗了其他三道菜,甚至那張櫻桃小口被塞得滿滿的。


  “唉我去,簡直比外面的餐館做出來的還好吃。


  ”楊蕾莞爾一笑,也來不及在對我進行夸贊,直接抄起筷子風卷殘云的吃了起來……享受了一頓美味佳肴,我主動起身收拾碗筷,這讓楊蕾對我更是刮目相看。


  “老媽,這個王凱看上去還真是不錯。


  我在國外認識的那些男人,基本上沒有幾個會做飯的,而且還如此好吃,簡直就是大快朵頤。


  ”楊蕾說話的聲音雖說不大,但在廚房的我還是能夠聽到的,而且她似乎也沒有絲毫避諱。


  看樣子還真如楊麗華教授所說的那樣,她這個女兒脾氣秉性還真是有一股留洋范。


  率真而不做作!“你要是看著不錯的話,要不然就跟他試試。


  反正我挺欣賞王凱這孩子的,任勞任怨,在醫學上也有天賦。


  如果能孜孜以求鉆研,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楊麗華教授評說道。


  “試試?”楊蕾還是用一貫的鄙夷口氣,“還是算了吧,我現在對感情沒啥興趣。


  倒是老媽你,也該找個人談戀愛了。


  現在這個王凱在我眼里還算是馬馬虎虎的及格了,如果老媽你不在乎的話,我也不會多說什么。


  反正老妻少夫老夫少妻在國外很流行,你閨女我可沒有那么封建守舊!”說道這里,楊蕾刻意壓低了聲音,揶揄偷笑道:“嘿嘿,老媽。


  要不然今天晚上就讓他睡在你的臥室吧。


  我呢,就裝作看不見聽不著,你覺得怎么樣。


  ”睡在臥室?噗!這句話隱約傳入我耳朵時,我嚇得差點沒有將手中的瓷碗摔在地上。


  “唉我去,楊麗華教授這個女兒也有點太開放了吧。


  還沒怎么著就慫恿老媽跟我睡在一起,這……這還真是少見!雖說楊蕾已經開始對我有一絲絲的好感,可當晚我并沒有和楊麗華教授睡在一個房間。


  這自然也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9054883.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9877054.html
https://twgkhoiyouk.weebly.com/9075720.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4624473.html
https://twyuikuipopkhg.weebly.com/3836795.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5888163.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6081996.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5188919.html
https://twghjtyhesdrf.weebly.com/1699451.html
https://twfghtryewrfrwe.weebly.com/8041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