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双鹭药业牵手北京华韩医院医疗美容业务迈开实质步伐



大头,可以帮 嫂子一个忙吗?”蹲在地上,正 拿着棍子戳蚂蚁的赵大头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喊他。

  赵大头晃了晃脑子,吸溜一声,把流出来半截的鼻涕又吸了回去,然后转过身子,看着不远处坐在凳子上的 女人,呐呐的说道:“嫂子,要干……干啥呀?” 王雪看了看一脸茫然,浑身都脏兮兮的小叔子,脸上却也没表现出什么厌恶的神色。

  她早已经习惯了。

  “你……你帮嫂子拿着这个 奶瓶好不?嫂子双手空不出来,不好挤……”王雪白嫩俏丽的脸上,一下泛 出了红晕。

  尽管之前也让赵大头帮她这么做过,可那时候都是在晚上黑灯瞎火下进行的。

  而现在是白天!“ 好哇好哇,吃奶奶……大头可以吃嫂子奶奶了!”赵大头一听到王雪的要求,立马将手里戳蚂蚁的棍子丢了,朝王雪走去。

  他混沌的脑子里,依稀记得,每天晚上嫂子都会让他帮忙拿着奶瓶。

  而在赵大头好奇心之下,他也学着小侄女那样,拿着奶瓶嘬了一口,从此便爱上了那样的滋味。

  在赵大头心里,奶瓶里好像装的不是 奶水,而是天底下最甘甜的东西!“大头……别说了!”王雪羞红的脸都快埋到胸口去了。

  赵大头嘿嘿一笑,只觉得这样子的嫂子,看着让人心慌慌的。

  他一手接过王雪手中的奶瓶,然后熟稔的将奶瓶扭开盖子,将奶瓶头对着王雪的胸口。

  “嫂子,挤……快挤!”赵大头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

  之前在晚上,王雪也是一直这么当着他的面挤奶的。

  “嗯……别(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急,让嫂子先把 小丫放床上去。

  ”王雪说着,起身将怀里还没满岁的女儿,放在一旁的摇篮床里。

  “哇哇——”可小丫头刚被放在摇篮里,一下就睁开了眼睛哭了起来。

  王雪不得不又立马把她抱在怀里。

  看到王小丫还在哭,想了想,王雪干脆直接解开了自己白色的寸衫扣子……顿时间,赵大头眼里只有那雪白细腻的柔软!上面还有溢出来的奶水!还不等赵大头看个仔细,赵小丫那小丫头直接张嘴一咬,便挡住了。

  小家伙吃到了奶,一下又不哭了。

  “嘤嗯……”被女儿嘴巴咬着,加上赵大头一直盯着看,王雪脸上不由得更加红润了起来,忍不住轻声呻吟了一句。

  一想到眼前这一切都被小叔子看光了,王雪心里一下涌现出一股异样的感觉。

  “大头……别看了!”王雪扭了一下腰,说道。

  可这一扭腰,赵小丫嘴里的奶源就直接被甩了出去。

  而且还有一丝奶水,直接甩到了他的嘴边……这一下,赵大头眼睛都看直了!“嫂子,挤……挤奶!快挤奶!”赵大头盯着王雪袒露出来的雪白,面红耳赤的说道。

  他现在浑身难受的很,心也跟着慌慌的。

  只可惜,王雪立马又将头塞进了赵小丫的小嘴里。

  “大头,小丫在喝呢,嫂子不好挤……”王雪知道,小叔子估计是想起了之前喝奶的感觉了。

  这时候的赵大头,在王雪眼中,就像个和赵小丫一起争奶吃的小孩子似的,让得王雪一时间母爱泛滥。

  就在这时,赵大头突然伸出了舌头,在嘴边绕了一圈。

  将刚才那滴被甩在他嘴边的奶水,舔进了嘴里。

  这一幕,落在王雪眼中,顿时让她感觉自己的身子一下像是被烧着了一样,嘴里轻哼了一声。

  “大头……嫂子给你挤另一边的奶水,好不好?”王雪刚说完这句话,顿时就有点后悔了。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一看到赵大头炙热的眼神,到嘴边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好哇好哇!大头要喝奶奶……”赵大头不断点头,脸上露出傻傻的笑容。

  王雪轻叹了一声,又伸手将 衬衫扣子解了几颗扣子。

  这一下,整个衬衫已经完全向两边袒露开了。

  而为了带孩子喂奶更方便,王雪的衬衫里面并没有穿文胸。

  如今披露开来的衬衫,隐隐露出了一大片的春光。

  赵大头瞪着大眼睛,鼻息间呼出粗重的呼吸声,直愣愣的看着王雪胸前的雪白。

  “奶……嫂子,奶!”说着,赵大头又将手里拧开了的奶瓶凑了上去。

  这一凑上去,赵大头的双手直接拨开了王雪的衬衫,粗糙的手指一下触摸到了王雪胸前的柔嫩肌肤。

  “啊……嗯嘤……大头!不要,让嫂子自己来……”感受到胸前被小叔子的手指挤压着,王雪身子一颤,绷得紧紧的。

  她咬着玉唇,俏脸发红,吐气如兰的说道。

  可是王雪右手要抱着赵小丫喂奶,只能勉强空出一只手出来。

  挤了半天,也没挤出多少奶水出来,倒是奶水越来越涨了。

  这边拿着奶瓶一直对着源头的赵大头,早已经急得满头大汗。

  “嫂子,快!大头帮你!”说完,赵大头顿时空出一只手来,一把拨开了王雪身上的衬衫,直接握住了那里,学着王雪之前的动作开始挤压起来。

  顿时间,奶水源源不断的进到了奶瓶里。

  “哈哈哈!嫂子,你看,出来了!”赵大头看到面前的这幅场景,一下兴奋起来。

  只是王雪这会儿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去回答赵大头的话了。

  此刻赵大头的双手好似有一股魔力一样,让得王雪浑身都没了力气。

  而偏偏往日晚上才会涨的奶水,这次白天就开始涨起来了。

  赵大头挤了这么久,好像还一直有奶水出来。

  “啊……大头,好了吗?嫂子好难受……”王雪咬着嘴,俏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

  她也不知道,怎么今天自己的奶水一下这么多了。

  赵大头瞪着大眼睛看着手里的奶瓶,一点点被白白的奶水装满。

   只听见 郑佳的嘴里轻轻说道:“傻子,喜欢一个人有啥可丢脸的,今天你……你肯定心里很难受吧,来,姐现在就让你舒坦舒坦……”说着她居然爬到了王松的身上来,一翻身,两人就碰到了一起……郑佳的手缓缓向下面伸出,一点一点地引着王松……眼看王松就能彻底告别这尴尬的老初身份。

  却恰在这时,屋外陡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那敲门声音很大,又很是急促,突如其来,吓得王松和郑佳俩的身子都是一抖,王松瞪了瞪眼,你爷爷的,这大半夜的是谁?难不成是郑佳的老公?可……郑佳的老公早就跟野女人跑了,她现在是一个人住的啊。

  两人身子顿住,正疑虑间,忽然听见那屋外传来了一阵女人的 嚷嚷:“郑佳,你开门,我知道你在家!给你打电话你咋都不接了!”听到这声音,郑佳那诱人的脸上神色微变,抬脚就下了床来,她伸手理了理有些乱了的睡裙,看了王松一眼,那眸子里面竟然出现了一丝慌乱。

  她压低了声音说:“小松,你……你先回去,明天或者后天再来找我成吗?”王松一愣,这是咋了?他还没说话,外面那女人又是嚷嚷了起来:“郑佳,你咋不开门呢,我是你 大嫂,我跑这么远,专程来找你,你咋门都不开呢?”外面女人一个劲儿嚷嚷,郑佳也是着急了起来,连忙走到 房门边上,伸手把卧室内的灯给关掉,匆匆跟王松说了句:“小松,你快走吧,小声点别让人看见了……”说着,她转身就出了卧室,还顺手把房门给带上了。

  见到这一幕,王松的心下几乎都快要骂娘了,你爷爷的,这也太背了吧,眼看就要折腾了,咋这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郑佳的啥大嫂呢?低头抹黑看看,自己还精神着呢,这要是不干点啥,王松哪里肯甘心,他提上裤子,轻手轻脚下了床,不但没有离开,反而还偷偷把那卧室的门拉开了一些,就这么顺着门缝朝着屋外看了去……这一看,他也是不由张了张嘴,这?!王松就这么偷偷探头朝着门缝外看了去,只见屋外大厅的灯已经被打开了,郑佳答应了几句之后就打开了房门,迎面走进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虽然隔得有些远,但是王松却依旧看清楚了这婆娘的模样。

  那张脸蛋儿很白净,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不过更加吸引王松眼光的,却是这婆娘的身材,从王松这个角度看去,只见那女人身前的一对就跟两个气球似的快要把她的衣服都给撑破了!你爷爷的,这婆娘那地儿生的这么大,还能走的了路么?就算是郑佳和这个女人比起来,都足足小了一号不止,要是能伸手摸一下,那可就舒坦了……王松蹲在房门后,看着那女人鼓鼓的地儿正起劲呢,忽然就听见郑佳说了句:“大嫂,你咋跑到我家来了?”原来这女人是郑佳的大嫂,啧啧……要是能捣鼓一下可就舒坦了……王松心下暗暗想着。

  那边郑佳却明显有些恼怒,白净脸上眉毛都拧了起来,可是她那大嫂却浑然不觉,娇笑一声摇头说:“郑佳你这是说的啥话啊,啥叫我找到你家里来了,这不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么,我还以为你出了啥 事儿呢……大嫂这不是担心你么……”郑佳脸色一沉,咬了咬嘴唇:“你当然担心了,要是我出了事儿,你可就没地儿找钱了!”谁知听见郑佳这话,她那大嫂却把脸一横,眼中露出了一抹泼辣之色,高声嚷嚷道:“郑佳你这话是啥意思?这些年你大哥出事儿瘫痪在床上,不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地照顾他?你的侄儿今年都上小学了,还要书本费,伙食费,这些难道不要钱么!”她那大嫂嚷嚷着,忽然一腚子坐到了地上,嘴里发出尖声的哭喊:“我的命咋这么苦呢……我可不想活了,男人都这样子了,他妹妹还拿话挤兑我,我活着还有啥意思!”郑佳咬着牙齿,看着她大嫂在地上撒泼哭喊,气的她那娇小的身子都是开始发起颤了来:“ 曲蓉,要闹你就到别处闹去,我每个月都给了你一千块钱,这些钱还不够我哥和小成吃喝的?就是小成上学的钱,那天我也是亲自给了我哥的,你还要钱干啥!”王松躲在门后看得清楚,只见那曲蓉坐在地上又哭又闹,但是眼睛里却没一点泪水,明显就是故意撒泼给郑佳看的。

  他心下暗暗替郑佳不平,你爷爷的,这曲蓉压根儿就是个不要脸的臭婆娘,居然跑到郑佳姐的家里来找她要钱来了,这也实在是太……太不要脸了吧。

  更何况,郑佳姐每个月都还给了一千块钱,在这村里头,一千块钱完全就够用了,王松他们一个月花销顶多也就几百块而已,那还是顿顿有肉的情况下……曲蓉闹腾一阵之后,见到郑佳并不再多搭理自己,也心知这办法没用,她一下子就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腚子上的灰,刻薄的脸上带着泼辣,狠狠冲着郑佳喝道:“成,你们郑家的人没一个是好东西,我这就回去跟你哥离婚!跟着他过这吃不饱饭的苦日子,还不如老娘自己一个人过!”说着曲蓉转身就走,那模样就好像这一切都是郑佳绝情,不管她哥似的。

  眼看曲蓉已经走到了房门口,郑佳的眼中终究是闪过了一抹无奈之色,她咬了咬牙,走上前一步喊道:“曲蓉,你……你等等,钱,我明天就给你,但是,这钱是给我哥和小成吃饭上学用的,你要是敢……敢拿去外面打牌,我,我就再也不管你们了!”听到郑佳这话,那曲蓉的脸上的忿忿立时消失的一干二净,反而带上了几分笑:“郑佳,瞧你说的,大嫂我早就不打牌了,这不是小成他们学校要交学杂费么,我又没钱……”“不等曲蓉多说,郑佳走过去推了推她身子说:“行了,你快回去吧。

  ”那曲蓉走到房门口,又是回头笑了笑问道:“那啥,钱……明天给我么?郑佳,学杂费可要一千五……”郑佳皱眉点了点头:“明天就给你,你走吧。

  ”说着她一把就将房门给锁上,屋外还传来了曲蓉的嚷嚷声音:“郑佳,那你明天可别忘了啊,不然大嫂又要跑来找你一趟……”王松蹲在里间屋子后面,看着这一出闹戏,心下也是不由暗暗捏紧了拳头,你爷爷的,这世上咋有这样不要脸的婆娘,虽说她男人是郑佳劫的哥哥,可是郑佳姐也没有义务一定要养她们一家子啊!每个月一千块钱,这在成华村里已经是很大的一笔消费了,郑佳姐哪里搞得到这么多钱?忽然,王松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复杂之色,难不成……郑佳姐今天在婚房里偷那条金项链,就是为了……为了这事儿?难道,也是因为这些事儿,郑佳姐才会和其他男人睡觉?一想到这个可能,王松心头对郑佳的最后一丝隔阂也是渐渐淡去了,现在的他不但不觉得郑佳姐是个随便的女人,反而还对她生出了一丝怜惜。

  这个女人,她的老公跟野女人跑了,自己哥哥又出了事儿,瘫痪在床上,她大嫂曲蓉又是个这样不要脸的婆娘,郑佳她……过的可真不容易。

  正在王松想着这些事儿的时候,房门忽然被拉开,郑佳走了进来,她一眼便看见了蹲在门边上的王松,诱人的脸上立时就变了色:“你咋还没走呢?”王松勉强笑了笑,站起身来就想去抱抱郑佳,可郑佳却伸手一巴掌就把王松的手掌给拍开了去,她脸上露出了一抹嫌弃之色,瞪着王松喝道:“我叫你走你没听见么?”王松心下知道郑佳心情不好,也不跟她置气,乐呵呵地说:“郑佳姐,我这不是等你……”谁知郑佳的脸色一沉,眼中满是不屑之色:“等我干啥?你以为我真的看上你了么,王松,我告诉你,你就是个没用的光棍,一辈子折腾不到女人的东西,就你这样的还看喜欢人秦梅,秦梅就是看上一坨屎也看不上你!你快给我滚!”听到这一番话,王松的脸色也是渐渐沉了下来,他咬了咬牙,想要说点啥,可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说啥,沉默半晌,他终究是咬了咬牙,转身从后院离开了……回去的路上,想着刚刚郑佳说的那一通话,王松只觉得心里满满的不是滋味儿,可是也不知道为啥,对郑佳姐,他又有些恨不起来,或许是因为看到了郑佳姐被曲蓉那样逼迫的样子吧。

  想着这些事儿,他也是渐渐走到了家门口,可是抬头一看,家里房门却打开着,屋里传来了嫂子的说话声……王松皱了皱眉,走进房门一看,眼睛却不由一下子瞪大,这他娘的……咋家里来了这么多女人呢?!自家屋子里,此刻围坐着四五个女人,嫂子秦月荷正给他们倒水说笑着,她一抬头看见屋门口刚刚到家的王松,那张诱人的小脸上笑容更灿烂了一些:“小松,你刚刚哪去了,现在才回来,站在门口愣着干啥,快进来。

  ”说着,她走到了王松的身旁来,轻声说了句:“这些都是娘家那边的亲戚,秦梅他们家里睡不下,就来我们家了,晚上一起挤挤……”“啊?”听见这话,王松的眼睛都是不由得瞪大了起来……啥?啥叫晚上一起挤挤,看看那边围坐在一起的,几乎全都是女人,你爷爷的!和女人一起睡觉?王松活到现在还从来没和女人一起睡过觉呢……见到王松神色有异,秦月荷不由疑惑道:“咋了?”王松哪里会说啥,连忙摇头说:“没啥,没啥……”他心下顿时暗暗窃喜了起来,他娘的这幸福也来的太突然了吧。

  扫了一眼远处坐在凳子上的几个女人,王松对于其中大多比较眼生,但是最边上那俩女的他却认识。

  杨婶和 小倩,说起她俩,以前王松小的时候还在她们家住过一段时间,杨婶的原名(草船借箭的故事)叫杨芸,她和嫂子一样,原籍也是大南村的人,至于小倩,则是杨芸的女人,小倩比王松大半岁,却总是要王松叫她姐姐,小时候因为这事儿俩人还吵过不少嘴呢。

  只不过大了之后,因为王松和小倩两人没在一个村,后来就渐渐没了联系。

  王松一双眼睛盯着小倩扫了好几遍,见她今天穿了一件淡红色的裙子,那裙子的领口有些低,从王松这个角度看过去,隐隐都能够见到里间小衣的点点轮廓,你爷爷的,好久不见,这小妮子咋出落地这样水灵了,而且……她平常都吃的啥东西,那地儿咋长得这么大了……这要是用手去碰碰,那还不把王松给舒坦死啊……正当他看着小倩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头的小倩却也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猛地抬起头来,一双美丽的眸子紧紧盯住了王松的脸庞……看到这一幕,王松也是不由觉得有些尴尬,讪讪笑着摸了摸鼻子,那小倩却只是哼了一声,理了理身前的裙子领口,把那诱人的风光给遮住了……那头嫂子秦月荷已经到里屋拿被子去了,大哥和父亲走了之后,这个家就只有王松和秦月荷俩住,以前东边爸妈的那个屋子,因为空的太久,生了很多灰尘,一时半会也整理不出来,所以今晚也只能一起挤挤。

  秦月荷抱着一床被子走了出来,跟杨芸一群女人笑着说:“时间也不早了,你们看这样成不,我和林妈你们几个一起挤挤,王松就和杨婶她们两母女一起睡咋样。

  ”王松心下自然是欢喜,他娘的,要是能让自己跟小倩挤在一床,那到了晚上自己非得偷偷摸摸小倩的那地儿不可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