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丹麦新郎中国妻 传统婚嫁大花轿



  渴望 安全感对于 女人来说好像是天生的,女人寻找 男人的众多标准中总会出现一项他要给人有安全感。

  因为缺少,所以需要。

  因为安全感的问题,让很多 女性在情感道路一直是磕磕碰碰,甚至走向破灭。

  那么女人的安全感到底在哪里?  女人常说的安全感是什么?  当今社会,很多女人缺乏安全感,她们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安全感为什么会丧失?女人嘴里惦记着的安全感到底是什么呢?  一个可靠的男人?  一个遮风挡雨的 房子?  一份稳定的工作?  一帮要好的朋友?  一个好的婚姻?  一张存了不少钱的卡?  一部可以开出去的车?  ……  这些是女人想要的安全感吗?可以说是,又可以说不是?为什么?这些不过是女人所需安全感的具体外化的表现。

  安全感这种东西,与你爱一个人爱得深不深没有什么关系,与你们情感是否平凡得如一潭死水也没有什么关系,它更不可能来源于你怎么做你的爱人怎么做,这些浮表与外援都给不了安全感。

  女人,你的安全感究竟在哪?  外援和浮表始终是暂时的、不可靠的,可靠的是内心的强大,是自我。

  女人要的安全感更倾向于:靠得住,站得住,撑着住。

  即是有一个男人靠得住;在外人面前自己站得住;风风雨雨来时能撑得住。

  不会为生活而担忧,不会为情感而担忧。

    女人为什么老觉得 没安全感?  其实,安全感跟性别并没有多么大直接因果联系,安全感跟一个人内在某些特质息息相关,例如 自信

  既然男女都不太有安全感,可为什么女人看起来比男人更没安全感?  或许这并非天生,而是被教导出来的。

  人们的育儿观中普遍认为男孩子要粗养,放出去历练,不必担心他受伤,而女孩子要细养,小心陪护,不许半夜还在外游荡。

  的确,男孩子半夜还在外游荡,假如跟人打一架,谁输得比较惨还不知道,但女孩子假如没有人陪护,被拐卖或强奸,这残局谁也没法收拾,从这个意义上说,正是因为 输不起,好像女孩子就理应更没安全感,好像这种没安全感,就是必须的生存哲学。

  女人,你的安全感究竟在哪?  女人正因是女人,输不起的地方还更多。

  不论想不想生,女人的生育天性,都会在潜意识中影响女人,让女人担心一旦怀孕后被抛弃就得独自抚养小孩,而男人不必担心这个问题,从经济的角度来说,留下基因转身就走,可能反而比较实惠,所以女人在择偶时才比男人患得患失,没安全感;剩女之所以比剩男更没安全感,是因为大家公认女人的最佳生育年龄就只有那么十几年,公认女人的花容月貌也就这么十几年,而男人选择女人,容貌和生育能力几乎是最看重的因素,所以还想嫁的剩女会非常焦虑。

    或许,也正因为女人更输不起,所以更没安全感!  女人如何获得安全感?  孟子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如果要害一个人,让一个人恐惧、没有自信,就给他提供一个无需努力就可以获得的安全感,这实在是太有效了。

  远离那些让你容易获得安全感的事情!包括一对过于关心你的 父母,一张可以任意刷的卡和一个不会犯错的任务和一个养老般的工作。

  那会驯化你为安全感奴隶!女人,你的安全感究竟在哪?  自我经营  现在很多女性开始脱离男人,但仍然大部分女人依然依赖男人。

  为什么要用自己全部身心全部家当去爱一个男人?事实上,把自己事业经营好,有自己兴趣爱好,照顾好自己,最好还有自己的信仰,这样的女人,一不会太缺钱,二不会缺人脉,三不会缺魅力。

  所以,不会缺爱她的男人。

    建立自信  安全感来自哪里?它的基础是自信。

  自信来自哪里?来自于小时候父母的爱。

  如果已经二三十岁了,还在找安全感,已经晚了。

  那还能找回安全感吗?能,需要治疗,并且是和父母一起治疗。

  可惜,我们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安全感是样什么东西,所以会以房子等等物化的东西来等同安全感。

    女人,你的安全感究竟在哪?  经济独立  女人没有安全感,怕男人离开,其实还是跟最基础的生存安全有关的。

  如果,女人没有经济收入或者不足以养活自己,那么自然每天都会对着假想敌惴惴不安。

  女人,你的安全感究竟在哪?  远离恐惧  少看一些凄惨的电影、恶俗的电视剧和惨淡的杂志吧。

  也少和那些没有安全感的人呆在一起。

  他们就好像垃圾车,里面满怀恐惧的信念。

  接近那些简单快乐的人,看看那些干净明亮的电影和书籍,做一些无缘无故的快乐事情。

  站在阳光里,你会慢慢晒走黑暗。

    有安全感的女人她们都清楚自己的实力,也许并不貌美,但是被社会需要,被行业需要,被工作岗位需要,因此心中满满的都是安全感。

  有安全感的女人很多,安全感的来源也很多,最主要的是来自女人自身内在的改变和现实的努力,不寄希望于外界任何人和事,靠自己努力得来的才是最可靠的(极品少妇的诱惑)。

   这时候, 李佳欣凑到了裴 局长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裴局长眼中闪过一道精芒,并没有再开口。

   李佳欣果断地道:好,我已经让二叔派人紧急联系适合的 心脏,大约会在半个小时之后有消息!王潇,麻烦你帮我爷爷安排手术! 现场一片死寂,包括柳泉在内的所有专家都傻了眼。

  王潇也没想到,李佳欣这个暴脾气的小妞,竟然能有这样的决断。

   很好!我先进去准备!王潇点点头,对专家组的两位老外专家道,喂, 席勒教授,你和 詹姆斯教授一起进来帮忙吧! 席勒和詹姆斯教授面面相觑:你认识我们? 王潇撇撇嘴道:废话,你们不是外国的心脑血管专家么?快点进来帮忙! 这两个老外在医学界的知名度还是很高的,至少,王潇在来医院实习之前,在大学里听过老外的视频公开课。

   两个老外只是皱起了眉头,并没有拒绝,在他们看来,既然 病人家属已经下定决心,那到不妨见识一下,看看华夏的医术是不是真的有传说中那么神奇。

   …… 等到他们三个人都消失在手术室之后,柳泉才硬着头皮上前,对裴局长道:局长,这样做真的是太冒险了,这个王潇…… 裴局长打断他道:李小姐已经同意了,她二叔也答应了!如果你继续阻挠,一旦出现什么后果…… 柳泉的后脑勺上,冷汗唰的一下,就渗了出来。

   尼玛,这后果谁敢承担? 半个小时之后,一人风尘仆仆地冲进了急救室,后面跟着这三个人进来的,还有两名提着器官冷冻保存箱的医生和护士。

  箱子里面保存的,应该是李家调动了一切可以调动的力量,寻找到的足以和 李老相配型的心脏。

   裴局长率先迎了上去,对前面的人道: 李散李总,你好! 来人正是李宏李老的儿子也就是李佳欣的二叔李散,李家在华海市都是一个大家族,大财团。

  裴局长虽然是华海市卫生局的局长,但是无论地位和社会影响力,都和李家的嫡系有很大的差距。

   辛苦裴局长了!李散问道,现在老爷子的情况怎么样? 王……王医生已经在里面准备手术了,两位外国专家席勒教授和詹姆斯教授会在一旁协助他完成手术! 裴局长觉得那位实习医生靠谱吗?李散忽然问道。

   呃……裴局长不由自主地愣了一下,李小姐已经考查过王医生的专业水平,确实还不错! 他可扛不起这么大的责任,只能把责任往李佳欣身上推! 好在李散也没有深究,只是点点头,就没再说话了。

   二叔,还是先把配型的心脏送进去吧!李佳欣这时候开口了。

   好!李散对身后的医生和护士道,麻烦你们了! …… 手术室内,王潇不断地用 金针刺穴的手法,调整李老的身体各个器官的机能,眼看着李老的各项指标已经达到了手术的要求,王潇皱着眉头喊道: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半个小时之内配型心脏就能送到吗?怎么还没看到心脏? 正说着,手术室的门就被打开了,一个医生和护士领着器官冷冻保存箱走了进来。

   心脏到了!那个医生开口道。

   听声音十分婉转动听,竟然是个女医生,王潇微微有些讶异,不管眼下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他接过了冷冻箱,说了声谢谢,然后就开始忙碌起来。

   詹姆斯教授,维持病人身体机能活力就拜托你了,通过这些仪器检测病人的状况,有任何异状都要立即让我知道! 好的!詹姆斯果断地点头,刚才王潇用金针刺穴,让李老的身体机能逐渐好转,那是他亲眼所见,如果换成是他,只怕没有半个月的专项调整和补充营养,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

   席勒教授,你来负责主刀和心脏的移植!王潇又道。

   席勒愣了一下,顿时有些惊讶地道:什么?你在开什么玩笑?这不是你的手术吗?怎么让我来主刀?我对这个手术可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王潇不容置疑地道:这一点你不用担心,你只要负责正常的手术程序即可,手术中我负责病人的生命安全,心脏接上之后,让病人的心脏恢复功能,也都交给我! 听到这里,席勒面露犹豫之色,半晌之后,才忍不住点头道:好的,我明白了!我会竭尽全力的! 其实,这也是王潇之所以让这两个老外来协助自己的原因! 老外的医术未必是最好的,但是职业道德却普遍比较高。

  若是换成同仁的医生,王潇还真的担心他们会不会全力协助自己。

   在这场手术中,最关键的,并不是主刀医生手中的刀,而是王潇手中的金针。

  因为李老目前的状况,随时都有可能在手术中死亡,唯有王潇能够用的金针,维持住病人的生命体征,那么对于心脏的移植过程,将会非常有利。

   这才是最关键的一环! 所以,如果只是普通的开刀、切割心脏、移植心脏,这样的手术对席勒这种国际知名的医生,完全没有任何难度。

   很快,席勒就切开了李老的胸腔,看到了里面的心脏,这颗心脏就好像一个发福的胖子,完全被各种脂肪包裹着,整个左心室已经完全僵硬,好像石头一样,右心室也衰竭的不成样子,只有一点点微弱的跳动。

   王潇道:你尽管放心动手,我会在旁边协助你完成这台手术的。

   说着,从身上掏出一个褐色的玉瓶,隐约可以看出里面盛满了蓝色的液体。

   大家还没来得及看清楚,王潇就已经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三根细如牛毛,长约两寸的金针来,并且将金针戳入了褐色的玉瓶之中。

   那玉瓶中的液体仿佛突然间沸腾起来,咕嘟嘟地往外冒着泡泡。

   开始吧!王潇对席勒道。

   席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开始根据送来的那一颗心脏的切口,不断地调整他动刀的位置,将李老胸腔内那一颗已经硬的像石头一样心脏切下来。

   与此同时,王潇动手了,他将三枚金针刺入了李老的三条主动脉的位置,然后轻轻捻动金针,使金针发出微微的颤动。

   颤动的频率竟然神奇地保持了和李老之前心脏跳动的频率。

   监控李老生命体征的仪器上,数据虽然有所波动,但是很显然,仍然处于平稳的状态,短时间内,应该不至于会出问题。

   詹姆斯一直在监控仪器,他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人类手工可以完成了! 这简直是上帝之手啊!詹姆斯情不自禁地喃喃自语起来。

   时间飞逝,当席勒渐渐将移植的心脏创口缝合起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将近四个小时,在此期间,王潇移植在不断地轻轻捻动那三枚金针。

   起来好像不怎么费劲,但其实对心神的损耗极大,此刻的王潇已经是脸色煞白,双脚开始有些哆嗦了! 嘀! 仪器终于发出了刺耳的警报声,瞬间就打破了手术室的宁静。

   詹姆斯教授眼皮一跳,看了一下仪器上的指数,紧张地道:心脏缝合尚未成为,患者的肝胆功能开始出现衰竭,肺部微微有些充血,呼吸困难,病人的生命体征开始下降了。

   席勒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之色。

   这时候,王潇虚弱的声音忽然响起:席勒,你还需要多久? 十五分钟!席勒道。

   好!王潇的声音忽然变得冷静无比,你们不用担心,继续做好你们手上的工作,关键时刻我会维持住病人的生命体征,直到完成手术! 明白! 两个老外吓出了满头大汗,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他们只能选择信任王潇。

   嘀……嘀……嘀…… 一声声警报声响个不停,虽然没有影响到席勒和詹姆斯,但是却让此刻仍然在门外苦苦守候的众人,不由自主地一阵心慌。

   李散脸色发白,双手握拳,一声都不吭。

   而李佳欣同样是俏脸失色,暗暗发誓,如果爷爷出了什么意外,一定要把王潇这混蛋小子抽筋剥皮。

   至于专家组(上门女婿的三姐妹)的专家们,则同样心惊肉跳。

   尤其是柳泉这个医院院长,不管怎么样,王潇都是医院的实习医生!而且,他柳泉还是紧急医疗救援小组的组长,一旦李老在王潇这个实习医生的手中出现意外,他也难辞其咎。

   所以,柳泉的腿已经不由自主地开始哆嗦起来。

   好在这警报声虽然吓人,但是却并未骤停,也没有发出嘟嘟嘟的长音,所以外面的人勉强还能坐的住。

   王,情况不太妙,患者的心肌功能似乎没能启动,已经开始充血了!心电图的T纹开始不断出现波尖……詹姆斯的语气有些慌张起来。

   王潇依然不动声色,捏着金针的右手微微一弹,竟是直接用针尾弹了一下刚刚移植心脏的左心房。

   这一弹,掌控的力度恰到好处,既不至于伤到心脏,又能推动心脏开始律动。

   很快,这个刚刚移植的心脏,律动开始逐步稳定下来。

   而这时候,王潇的额头上,已经全是汗水,眼中也已经出现了血丝。

   詹姆斯看着仪器上面逐渐平稳的各项数据,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台手术能够做到这个地步,堪称是医学史上的奇迹了,只可惜,这种奇迹是没有办法复制的,对于眼前这个神奇王那奇诡的针法太过于依赖,根本没有办法推而广之。

   眼看着席勒最后的缝合手术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王潇也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只需要稍微维持一下就可以了! 嗤的一声,王潇收回了其中一枚金针,戳进了玉瓶之中,那枚金色的长针,因为在他的捻动下,长时间发生震荡,仍然在颤个不停,被放入玉瓶之中后,仍然颤个不停,将玉瓶中的液体搅得直冒泡泡。

   刚才负责送冷冻器官箱的女医生,秀目中异彩连连,仿佛看到了世上最美艳动人的珠宝。

  若不是王潇正忙着给病人医治,估计她都会马上扑上去。

   王,病人的心率渐渐正常了!生命体征也趋向平缓,动脉血液回流正常……詹姆斯教授按捺住心中的激动。

  在他看来,王潇的医术已经不仅仅是医术,更像是一门上帝才懂的艺术。

   王潇的那双手,简直就是上帝之手啊! 有人说86年马拉多纳的手才是上帝之手。

  但是詹姆斯和席勒毫不犹豫的认为,王潇的手才是真正的上帝之手! 就在这时候,席勒忽然皱起了眉头,因为他发现病床上的李老的表情似乎变得痛苦起来,他忙道:王,情况不妙,病人似乎哪里出现了异样,神情很痛苦!! 王潇愣了一下,低头一看,果然,李老的脸颊上,肌肉不断地抽搐着,眼眉都拧成了一团,很显然,病人正在经受着巨大的痛苦。

   他连忙伸手去摸李老的脉搏。

   大约三十秒之后,他立即出针,在李老的头顶和眉心刺下三枚金针,并且开始轻轻捻动,很快,病人脸上痛苦的表情就开始减弱,渐渐恢复平静。

   王,刚才是怎么回事?詹姆斯很好奇地道,因为尽管病人很痛苦,但是从仪器上面,完全看不出异常。

   王潇点头道:病人的心率功能渐渐趋向平缓之后,血液流淌恢复正常,但是因为之前脑溢血,导致脑部微细血管堵塞,虽然不是特别严重,但是当正常的血液流经脑部的时候,会给这些堵塞的血管带来冲击和挤压,因此产生类似偏头疼的剧烈痛苦。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