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未亡人 の 柔肌



  閱讀提示:第二天 早上醒來張良在一大堆的 絲襪里挑選 各種顏色匹配我的衣服,我說你一個大男人對女人的絲襪那么感興趣干嘛,穿哪條不都一樣嘛,張良挑了一條 黑色的絲襪還硬要幫我穿上,我一邊罵他不正經一邊得意洋洋的讓他伺候我更衣……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張良興匆匆的跑到我面前詭異的笑了一下, 我問他神神秘秘的要干嘛,張良笑道沒事沒事,就是看到你特興奮,媳婦兒啊,咱們談戀愛也有三年了吧,你說我在你心中的位置有多重要啊,我不屑一顧的豎起小拇指,喏,你 在我心中的位置就是這個,張良踉踉蹌蹌的躲一邊去了。

    去年夏天的時候,張良買了幾十包的絲襪作為生日禮物送我,當時見他搬了整整一箱絲襪,簡直讓我驚呆了,第一反應就是惱羞成怒,我問他買這么多絲襪干嘛,你有戀物癖啊。

    張良說是給我買的,可是我哪里能穿那么多,穿十年都穿不完,張良說那就每天一雙換著穿,而且,那些絲襪各種顏色的都有,我簡直都要崩潰了,張良好說歹說求我不要生氣,他說我長了一雙修長的美腿,應該把自己美的一面展示給別人看。

  口述:變態 男友送我一箱絲襪讓我換著穿  張良的話不無道理,反正我也是要買絲襪穿的,只是張良買這么多絲襪連放的地兒都沒有,想想還是算了,張良對我也是一片心意,晚上睡覺的時候,我問他為什么喜歡我,是因為我長的漂亮嘛,這世界漂亮女孩多了去,你為什么會喜歡我呢,張良反問道:那你為什么會選擇和我在一起呢?我假裝生氣的說:我看走眼了唄。

  那一晚張良和我共度良宵纏綿美夢讓我對他的生氣全部打消了。

    第二天早上醒來,張良在一大堆的絲襪里挑選各種顏色匹配我的衣服,我說你一個大男人對女人的絲襪那么感興趣干嘛,穿哪條不都一樣嘛,張良挑了一條黑色的絲襪還硬要幫我穿上,我一邊罵他不正(三個洞都被塞滿爽)經一邊得意洋洋的讓他伺候我更衣,穿好衣服后,張良又拿了一條粉色的絲襪套在頭上說要和我玩捉迷藏,這么大點的小屋,能往哪藏啊,張良說可以藏到儲藏室或者衣柜里或者床底下啊,不要讓我把能藏的地方都說完,那你就無處藏身了,我說這個 游戲不好玩,可是張良非要讓我和他這么鬧騰。

  口述:變態男友送我一箱絲襪讓我換著穿  這樣的游戲我在電視上也見過,我問他是不是看電視上挺好玩的,所以也要在現實生活中上演一次,他笑了笑米有說話,索性我就陪他玩一玩,也不辜負了他那么耗費精力的買了一箱的絲襪。

    捉迷藏的游戲讓我和張良在娛樂中曖昧不斷,他說自己喜歡另類的游戲,兩個人的生活需要這些來調和感情,可是我卻總覺得他對絲襪有著異常的嗜好,因為他時常拿那些絲襪玩弄,有時候還自己穿,有時候拿絲襪當圍巾,愛愛時他甚至用絲襪對我施虐,我要盡快將他這種不良的嗜好扼殺在萌芽中,男人應該有男人的樣子,調情也要有一定的氣氛和心態,他這樣的行為我是很反感的。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禁忌者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口述大全(微博) 分享到: 嫂子給我盛了飯,然后開始埋頭苦吃。

  而嫂子則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數著碗里的米飯。

   我吃好了飯,正準備起身離開,嫂子突然開口道: 小斌,我身上有些酸痛,你幫我擦點藥吧,我教你怎么弄。

   好。

  我依然是那副癡傻聽話的樣子。

   嫂子眼中一亮,扔了筷子抓著我手就往她的房間里跑。

   進了房間,嫂子把一瓶花露水遞我,然后脫掉了衣服,順手還把胸罩給脫了,我眼中的嫂子就剩下光溜溜的背和妖嬈的曲線,而且可以看到兩側張彈出的軟滑。

   我渾身激動了起來,昨天晚上的場景到現在還在我腦海里晃悠,現在嫂子找我來 按摩,還那里不舒服,這不就意味著我還可以再近距離的接觸一下么? 屋子里氣氛曖昧起來,一個十七八歲的年輕人,還有個嫵媚的少婦。

   來吧,坐到床上來。

  嫂子說一聲,便趴在了床上。

   我望著她的背影,呆住了,心里的渴望變強了,差點沒忍住就撲上去了。

   我上了床,把手里的花露水倒了一些在嫂子的背上,然后雙手輕輕的在嫂子背上揉壓。

   就在 我的手觸碰到嫂子 身體的一瞬間,嫂子顫抖了一下,輕輕的悶哼了一聲。

   我狠狠的咽了口口水,下面不爭氣的又抬起了頭。

   小斌,你稍微 用力點! 嫂子趴在涼席上,身體放松,任由我的手在她光滑的背上開會游動。

   花露水那是什么藥?這分明是嫂子在試探我或者說是在勾引我。

   哦,知道了。

  我嘴里嗡聲回應,心中膽子也大了起來,雙手在嫂子的背上四處亂摸,游到她腋下時,我假裝不經意間的去碰被她身體擠壓出來的嫩肉。

   在我眼里,嫂子的身體不論任何地方都對我有著極大的吸引力和探索欲望。

   見嫂子并沒有反對,這讓我更加興奮了,昨天晚上的畫面再次浮現在我的腦海中,下面的帳篷早已經頂的老高,硬的發痛。

   當然,在嫂子眼里,我是個傻子,我可不敢輕舉妄動,只能極力控制著自己的浴望,偶爾摸摸那夢寐以求的地方。

   漸漸地,嫂子開始教我怎么按摩,先從她的頭部開始,按照她說的,很賣力的按摩。

   說實話,按摩這事我之前跟村頭的老中醫學過一段時間。

   早些年,我爸媽怕我傻一輩子,以后沒人照顧,就把我送到老中醫那學這門技術,好讓我以后也能有個吃飯的手藝。

   我十四歲的時候就出師了,只是這里面除了給爸媽按摩以外,并沒有給別人按摩,所以漸漸的大家也就忘了這茬。

   好舒服啊!小斌你以前學過嗎?嫂子的臉埋在枕頭底下,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

   學過,跟村頭的大爺學的。

  我嗡聲回。

   這樣啊!嫂子動了動身子,然后側頭又道:那你以后天天來嫂子房里給嫂子按摩好不好?作為交換,嫂子天天給你治病。

   好。

   聽了嫂子的話,我心里美滋滋的,幾乎可以預見,自己未來的小日子有多么的舒坦了。

   不是有句俗話說得好嘛,好吃不過餃子,好玩不過嫂子。

  既然我哥喂不飽嫂子,那我就替他好好照顧吧。

   繼續往下吧。

  嫂子現在似乎很享受,就開始讓我往下。

   然后,我又在嫂子的背上按了一陣,這次可不是像之前那樣亂按,是使出真本事的,直接把嫂子按摩的全身酥軟,癱在床上。

   嫂子嘴里也不時發出嬌喘聲,聽得我血氣上涌,下面的帳篷支柱已經有些生疼了。

   很快,按完了背部,嫂子繼續讓我按她的臀部。

  放我火熱的大手覆蓋在嫂子充滿彈性的屁股上時,嫂子渾身顫抖了一下。

  然后對我道:按吧,幫嫂子全身按一遍。

   (上課時我和女同桌作愛) 聽了她的話,我心里也跟著激動了起來,看來嫂子的膽子比我還要大啊,本來我還想著先按臀部,再說小腹以下呢,看來嫂子被我摸舒服了。

   于是,我的雙手她臀部上用力揉捏著,指間的全是嫂子臀部別我捏的扭曲的臀肉。

   彈性實在太好了!我忍不住感嘆道。

   每次我手剛一松,就覺得有一股力量往回頂! 漸漸地,嫂子的身體開始扭動起來,聲音也更加的媚了。

   往里面一點……用力點…… 我的手在嫂子的指使下,在她臀部、大腿以及大腿內側來回的游走。

  不時假裝不小心的去觸碰嫂子大腿根部的三角地帶。

   然而,我透過寬大短裙驚奇的發現,包裹著嫂子三角地帶的白色內褲早已經是濕水淋淋了,這會正散發著強烈誘人的氣息…… 我按捺住心中那抹想要去觸碰那片濕地的沖動,雙手在她大腿間來回摩擦,嫂子的呼吸聲變得粗重起來,她扭頭看著我,眼中竟然出現了一抹的渴望。

   緊接著,驟然翻身,平躺在我面前, 原本白皙的臉,這會全是一片潮紅之色,眼眸里閃著光芒對我道:小斌,嫂子的肚子附近有些不舒服,你幫我按下吧! 聽了這話,我有種想要飛起來的興奮感,這是我最期待的,我可清楚的記得昨天晚上嫂子那里是什么模樣,那溫潤濕滑的感覺讓我留戀的不行,終于這會又可以感受到了。

   隨后我的手老實按在了嫂子小腹上,輕輕的揉著,一點一點的往那片令我向往的地方靠攏。

   嫂子雙目微閉,鼻里說輕輕的哼哼聲,兩只手緊握成拳,看起來忍的很是辛苦。

   我知道嫂子已經如二狗說的那般動情了,二狗說過,動了情的女人是沒腦子的,想要干嘛都行。

   我腦海里的突然浮現出嫂子三角地的那條 縫隙,還有那乳白色的汁液,我就繼續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手也像忍不住的一樣往下探去。

   當我的手穿過短裙和內褲,摸到了柔軟的毛發時,嫂子有些抗拒,但隨著她臉上出現比剛才按摩她臀部時還要渴求的表情以及嬌喘聲以后,她就沒了抗拒,開始扭動著身體迎合我起來。

   她睜開眼睛,看見我還是如往常那般癡傻的表情,然后對我道:小斌,你可以往下點,嫂子那里癢,你幫按按。

  她說完,并沒有閉眼,而是盯著我已經高高鼓起的褲襠,貪婪咽了咽口水。

   得到嫂子的首肯,我的手用力往下一動,一抹濕潤的感覺傳來,手指上粘滿了嫂子縫隙里流出來的汁水。

  我體內彷佛有火再燃燒,因為我知道嫂子現在被按的有反應了,她想要了。

   我手指碰到那片溫潤的之地后,并沒有立刻行動,而是雙指并攏,在那兩片肉唇上輕輕的摩擦著。

   小斌……我好難受……嫂子嘴里發出一陣似哭非哭的聲音,手也緊緊的抓著我的手,下體用力的扭動著。

   但越是這樣,我越是興奮,兩根手指輕輕往兩側一分,就把那條縫隙給打開了,然后手指在縫隙口輕輕的摩擦。

   忽的,我突然發現在縫隙口的頂端,有一粒硬硬的如同豆子一般的小疙瘩,我好奇的用手指輕輕的一按。

  嫂子猶如觸電一般,渾身巨顫,整個人猛的坐了起來。

   小斌,別碰那里,我……好難受!嫂子嘴里噴著熱氣,雙手緊緊的抓著我在她大腿深處的手,眼中卻是一片渴望的神色。

   我是個傻子啊!所以我可以聽不懂嫂子的話,我也可以不理解她的反應啊! 我索性用力的動了動手,然后手指往里一探,就沒入了那條縫隙之中。

   喔~嫂子嘴里哼叫一聲,原本抓著我的手這會也微微的松了松。

   怎么了嫂子?我癡傻道。

   嫂子顫抖著身子道:沒事,沒事,就是有些脹,小斌你繼續。

   我心里暗喜,手指進出的動作又加快了一些,有了昨晚的經驗,這會我已經不是新手了。

   隨著我的動作加快,嫂子的身體也越來越抖,最后她好像是忍不住了,猛伸手撕扯著我的短褲,將那猙獰的家伙釋放了出來…… 就在這時,院子里突然傳來 老媽的聲音。

   小斌,你在哪呢。

   我和嫂子聽到老媽的聲音,心里都是一驚,嫂子原本握著我那玩意的手下意識的松開了。

  然后扭動著身體,把我手從她褲子里抽了出來。

   媽,小斌在我這呢。

  嫂子掙扎著起床,整理好衣服匆匆的出了房間。

   看著嫂子像逃似的離開的身影,我心里有些遺憾,要是老媽晚點回來,我估計就能如二狗說的那般,結束我這十八年的處男生涯了吧? 苦笑一下,將那火熱猙獰的家伙重新放回褲子里,然后下床整理好衣服也出了嫂子的房間。

   院子里嫂子臉上的潮紅還沒褪去,老媽有些擔心道:慧琳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臉色怎么這么紅? 嫂子摸了摸滾燙的臉頰忙道:沒有,就是覺得身體有些酸痛,剛才讓小斌給我擦藥呢。

   哦,這樣啊。

  老媽也沒懷疑,點了點頭又道:小斌這孩子傻歸傻,只要說著他,他還是能幫些忙的。

   是啊!嫂子偷偷瞄了我一眼,附和道。

   吃了飯,老媽把嫂子拽進屋里聊天,看那樣子,似乎是要說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我忍不住好奇心,悄悄的貼了過去,隔著窗戶的縫隙,我被老媽和嫂子兩人的談話給嚇到了。

   慧琳,亮兒的事他已經跟我說了,你們打算怎么辦?老媽的語氣里充滿了擔憂。

   嫂子并沒有意外,而是沉默了一陣后才道:媽,我也不知道,畢竟這種事我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不可能大張旗鼓的去找醫生,而且小亮愛面子,他也不會同意的。

   我媽嘆了口氣道:小亮這孩子我知道,從小各方面都很好,就是沒想到竟然是個天閹,讓你受苦了。

   嫂子似乎被老媽的話說觸動了,聲音也有些哽咽了:媽,其實我到沒什么,畢竟我已經嫁給了小亮,但是我就想要個孩子啊,一個女人沒自己的孩子,就不算是完整的女人啊! 媽都知道的。

  我媽輕輕的拍了拍嫂子的手背又道:我聽說城里的醫生可以用管子生娃,是真的嗎? 那是試管嬰兒,但也要男方配合的,小亮的身體里沒有精液,懷不孕的。

  嫂子低沉的解釋道。

   真的沒辦法了嗎?唉……我媽說完又重重的嘆了口氣。

   可以這樣說吧!嫂子承認道。

   接著,兩人就陷入了沉默之中。

   我聽到這些話,徹底的把我驚住了,原來我想我哥頂多是個早泄什么的喂不飽嫂子,但沒想到他竟然是個天閹!怪不得嫂子昨晚一看到我那粗大玩意,反應那么強烈!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