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新劳动法关于年假婚假事假病假丧假产假是怎样规定的



黄琴确越想越气,她也知道自己一个单身女孩半夜这样走回去不安全,可她也不敢再上 老王的车了,谁知道会被他载到哪里去?老王见黄琴这次是气急了,心里暗呼倒霉,几番劝说无果后,他就放弃,只能开着 教练车慢慢跟在黄琴后面,直到她走到比较繁华的大马路,并且上了一辆网约车。

  老王也怕那网约车司机会觊觎黄琴的美貌,一路跟着那网约车护送黄琴到家,这才敢离开。

  回到家后,老王万般后悔,可现在再后悔也没用了,他打开微信,点开黄琴的聊天页面,想跟她解释点什么,可编辑了几次还是不敢发过去。

  就这样磨蹭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只发了一句: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祝你明天考试顺利。

  老王鼓起勇气点了发送,没想到发送失败,黄琴把他拉黑了!老王这下是真的慌了,没想到一次好好的机会就这么被他给搅黄了,他急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加上明天黄琴就要考试了,如果考不过还好,要是考过了,老王肯定,黄琴这辈子都不会跟他有任何的交集了……想到这,老王觉得自己的心都痛了,好在明天还有考试,黄琴一定会去驾校,他只能等考完试找个时机向她解释一下……这一晚,老王躺在床上睡不着觉,他回想起之前跟黄琴相处的种种,心想黄琴没准也对他有那么一点感觉?可这个想法很快被自己否定了,他低头看看自己,一个四十来岁的老大叔,要钱没钱,典型一穷屌丝,像黄琴这样的女神怎么可能看的上他?老王自嘲的笑了笑,心里安慰自己,只要黄琴还是单身,他就还有机会,不能放弃!怀着这样的念头,老王虽然一夜没睡,第二天还是早早来到驾校,他特意站在门口等着黄琴。

  可他万万没想到,黄琴虽然来了,身边却带着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老王一时间只觉得五雷轰顶,脸当时就白了。

  黄琴身边的男人似乎发现了老王的 视线,疑惑地询问黄琴。

  黄琴顺着那人的视线看过来,一看是老王,立马就想起昨晚的事情,脸顿时就红了,眼神似气恼又似羞燥地瞪了他一眼。

  后来又见老王脸色不是很好,想起他昨晚一路跟着护送自己回去,黄琴的脸色又缓和下来,隐晦又担忧地望了他一眼。

  老王的目光就没离开过黄琴身上,自然收到她那略带担忧的眼神,霎时又心花怒放,觉得黄琴还是关心自己的。

  他想趁机走过去跟黄琴说两句,顺便问下她旁边那个年轻帅气的男人跟他是什么关系。

  但是考试马上要开始,所有学员已经在排队进考场,老王叹了口气,只能作罢。

  这边,黄琴跟那个年轻帅气的男人分开之后,就跟着排队准备进考场了。

  昨晚黄琴也是一夜没睡好,今天精神萎靡,加上这是她觉得最难考的科目三,黄琴的一颗心一直悬着,紧张的要命。

  黄琴这次的 监考员是个跟老王年纪差不多大的中年大叔,看他一脸不言苟笑的样子,黄琴就更紧张了。

  轮到黄琴的时候,她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那 监考官的视线不着痕迹在黄琴的胸(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口瞄了一眼,今天黄琴穿的是很平常的T恤衫跟牛仔长裤,为了方便考试,她特意换了一双白色球鞋,一头长长的头发扎成了马尾辫,整个人看起来青春洋溢。

  可就算是这种最平常的穿着打扮,放在黄琴身上居然也穿的如此性感。

  特别是刚才她紧张地拍着胸脯的时候,那两座傲人之处还是引起了监考官的侧目,可黄琴这会可没空察觉这些,她围着车子走一圈,检查好车子的四个轮子,然后才说:“报告考官,车辆检查完毕申请上车!”监考员点了点头,黄琴这才小心翼翼地进去。

  可上了车之后,黄琴就更紧张了,她甚至忘了做车内调整检查,直接就点火发动了。

  监考官头疼地看了她一眼,但黄琴哪里还有时间顾及他,因为她刚起步,车子就熄火了!这意味着,她的第一次路考已经失败。

  黄琴紧张得手心额头全是汗,她想跟监考官要张纸巾,可考试期间是不允许说话的。

  她只能苍白着脸抹了抹额头上的香汗。

  那监考官面上 看着严肃,但不知是个看脸的还是什么,居然在黄琴第二次准备开始的时候隐晦地提醒她做车内检查。

  意识到自己居然漏了这么重要的一个步骤,黄琴更慌了,那监考官看在眼里,那表情好像比她还着急。

  这下就连黄琴都发现了监考官的异常,好在之后第二次点火起步没问题了,直线行驶也顺利通过。

  可接下来就没那么乐观了,黄琴在后面的加减档位又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是低头换挡,那监考官眉心一跳,假装没看见。

  接下变车道的时候,黄琴又忘记打方向灯,监考员嘴角一抽,又隐晦提醒了她一下。

  后面的掉头又让黄琴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果然转弯的时候她又差点错把油门当刹车,好在她及时反应过来,不然等监考员出手踩刹车,那她这一科就注定挂了!最后是靠边停车,幸亏多了昨晚的练习,靠边停车她顺利通过了。

  考完试下车的时候,黄琴的手都是抖的,这一路她出了多少错自己都数不清了,她已经预料到自己过不了了,脸色十分沮丧。

  可不想监考员下车之后通知她,考试通过了。

  黄琴愣了一下,怀疑是自己听错了,她抬头看着那个监考官愣愣说道:“考官,你……你刚才是说我过了吗?”那监考官见她这样,再严肃的脸都绷不住了,他嗤笑了一下,拍了拍黄琴的肩膀,眼睛又似有似无落在她胸口处那道性感的春光上,饱满了眼福之后,才说道:“你没听错,你科目三过了,快去准备一下,去考科目四吧,过了今天就能拿到驾驶证了。

  ”黄琴简直高兴地要飞起来,虽然不知道这监考官为何对她这么明显的 放水,但她以为监考官没准看起来凶,但人比较通情达理?这样想着,黄琴就觉得自己今天运气很好,正好又遇到一个已经考完但是没通过的学员,那学员正是她的好姐妹 刘玲玲

  刘玲玲跟黄琴虽然差不多同一时间学的车,但并不是同一个教练,她今天的监考官也异常的严格,刘玲玲两次机会都是在起步的时候就挂了。

  黄琴不敢说自己是因为监考官放水才过的,怕给那个监考官带来麻烦,她只说自己很幸运,刘玲玲羡慕不已,同时还告诉了她一个意外的消息……“你说什么?我那个监考官跟我的教练是老同学?”刘玲玲点头说:“对啊,我刚才无意间听到他们两在说话,好像以前是同一个小学的,好多年没联系了。

  我估计啊,没准你们教练有让他老同学手下留情,给你们放放水呢!”黄琴可不傻,这事想一想就知道不可能。

  “玲玲,我们教练手下的学员得有多少个人,那监考官怎么可能都放水呢?而且他们那么多年没见,什么情分都淡了,这种被发现就得丢饭碗的事,谁会轻口答应啊?”刘玲玲想想,好像也是这么个理,也就没再乱传了。

  考完科目四之后,黄琴已经算是稳稳通过了,就等着待会拿驾照了。

  可刘玲玲说的那件事她还是放在了心上,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决定去驾校办公室找一下老王。

  黄琴这人有点路痴,在驾校办公大楼里兜了半天都找不到教练的办公室在哪,正想着要不要找个房间敲门问一下,忽然又听到楼梯间好像有人在说话。

  她面上一喜,走近的时候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她吓了一跳,这声音不正是老王吗?黄琴听得没错,那人确实是老王。

  此时老王手里正拿着一捆 东西,那东西是长方形的,像砖头一样,外面包着黑色塑料袋。

  老王点头哈腰将手上的东西塞在对面的人手里,黄琴偷偷一看,那人正是她的监考官!“李成啊,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你现在这么出息了,我早上看到你开过来的车,起码也得有七八十万吧?还是你混的好,不像我,现在还是个小教练,你看今天要不是你帮着我朋友他那小侄女,她肯定就得挂了!这点小意思你先拿着,改天我请你喝酒!”那监考官,也就是老王的同学李成,他先是推迟了一番,见老王再三塞过来,又特意恭维了他一番,他这才笑呵呵收下。

  李成将那袋东西拿在手里暗暗颠了一下,估摸得有三万,顿时笑得更真诚了。

  同时他心里也清楚,什么朋友的侄女,老王这分明是看上了人女孩的美色!不过那女孩也确实值这三万块钱,瞧那胸,起码是D的,还有那浑圆的小屁股,连他都恨不得变成那张车椅被她跨坐,像老王那种小时候就会偷看女同学裙底的人,又怎么可以放过这种极品?李成暧昧地看了老王一眼,一脸的心照不宣。

  可惜黄琴没看到李成猥琐的眼神,她踉跄地退后几步,没想到老王会为她做到这种地步。

  眼眶有些泛红,想到老王刚才为了她冲那个监考官点头哈腰的情形,心里又觉得愧疚难受。

  她不敢让两人发现自己偷看到,只能抹了把眼睛偷偷跑了。

  黄琴心里沉甸甸的,她回想起老王之前的种种,虽然平时练车老王爱偷看她,偶尔还吃她一点小豆腐,但凭心而论,老王这个教练当得是非常称职的,几乎他教出来的所有学员,都对他印象很好,而且他的学员通过率也相对比较高,这也是当初黄琴选择他当教练的缘故。

  黄琴越想越愧疚,拿起手机想跟老王说点什么,打开微信之后才发现,她昨晚把老王拉黑了……而老王这边,他搞定了那个监考官之后,出来考场想看看黄琴走了没有,他想借着恭喜的机会顺便向黄琴解释昨晚的事情,但找了半天才知道黄琴已经先回家了。

  老王心里有点失落,正想着要不要打电话联系黄琴,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拿起手机一看,顿时惊呆了。

  居然是黄琴打过来的电话!他赶紧按下接听键,只听黄琴低声说了句:“教练,你好。

  ”老王一直有存着黄琴的号码,当然知道是她,但他还是装做不知道般问:“你是?”电话那头静了一会,然后传来一句婉转又带着一丝哀怨的娇嗔:“教练,你听不出来吗?我是黄琴呀!”老王被她这句话说得全身都发软了,恨不得立马出现在她面前,将女神紧紧抱住。

  可老王到底还是忌惮着昨晚黄琴生气的事情,这个时候还不敢越矩,他沉住气道:“哦,黄琴是你啊?听说你考得挺顺利的,恭喜你啊!我就说你可以考过的,你果然没让我失望啊。

  ”黄琴听他这么一说,心里更加难受了,没想到老王这么费心费钱替她打点了这么多,还瞒着她没有告诉她真相。

  她心想,无功不受禄,老王做这个教练也不容易,那一打钱至少两三万吧?她得找个机会把贿赂监考官的钱还给老王。

  打定了主意,黄琴就跟电话那头的老王说道:“谢谢教练,这些天来也多亏了你细心教我,我想请你吃顿饭,不知你今晚有没有时间?”老王心中一喜,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但他不知道黄琴到底还请了些什么人,顿了一下,又试探性说道:“你们一班年轻人的,我就不跟着你们瞎参合了。

  ”电话那头的黄琴也静了一会,像是有点不好意思,声音像蚊子一样说道:“教练,我就想请你一个人吃饭……” 美晴一会儿趴在床上,一会儿就半蹲在床边,不断变换着姿势。

  但不管如何变,那姿势永远都是那么热辣而诱人。

  尤其是刚才,文南看到美晴蹲在床上整理床单,高高翘起的后面正好面对自己。

  你轻薄的睡裙此时被崩的紧紧的,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里面雪白的臀部。

  甚至,文南都 看到了里面那红色的丁字裤……“文南,来帮我拉一下被角。

  ”这时,美晴转过头来,看了一下文南叫道。

  文南慌乱的应了一声,赶紧走到了美晴的对面。

  “文南,你上床来,抓着这个被角。

  ”美晴看了他一眼,轻轻说道。

  “噢,好,好的。

  ”文南迟疑了一下,这才上了床,然后按照美晴的指示去被角。

  文南距离美晴非常的近,他闻到美晴身上淡淡的女人体香,心里一下就翻滚起来。

  而这时,美晴向下弯了弯腰,睡裙的领口敞开一片,里面的雪白瞬间展露而出。

  文南这时一低头,正好将那片雪白尽收眼底。

  天啊, 师母里面居然什么都没穿……他心跳的非常厉害,都不敢相信自己能如此近距离的看着这种美丽而动人的画面,少年心里青春的悸动,对成熟女人 身体的好奇和向往,此时让文南睁大了眼睛,可是,文南心里却又有一个声音在叫着,“不行,不能这么偷看。

  这是师母,是老师的妻子,更是我的长辈,我不能这么做。

  ”虽然心里一直提醒自己,可是,眼睛却怎么都离不开。

  “好了,文南,床铺好了。

  ”美晴这时从床上下来, 看了看文南。

  这时,她才注意到这个胖胖的男生,脸颊居然泛着红晕。

  “文南,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啊?”美晴有些担心,迅速走了过来,探手摸了摸文南的额头。

  她可不想 马林还没走呢,这孩子就生病了。

  到时候,难免被马林埋怨。

  “没,没什么,师母,我很好。

  ”文南看着站在面前的美晴,那傲然坚挺的胸部几乎贴在自己的脸上,他一阵惊慌,赶紧闪躲开了。

  “没事吗,那好吧,时候不早了,赶紧休息吧。

  ”美晴困惑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出去了。

  同时,小声嘀咕了一句,“这孩子怎么怪怪的,不会被同学打坏脑子了吧。

  ”深夜,躺在床上的文南迷迷糊糊,隐约的感觉到师母美晴穿着一件半透明的黑纱睡裙徐徐朝自己走来。

  里面那雪白曼妙的身姿若隐若现。

  尤其那将睡裙高高撑起的坚挺,看的文南浑身燥热。

  而美晴走到他身边时,却用那勾人的眼眸看着他,盯着他说,“文南,你想看师母的身体吗?”文南张口结舌,一句话都答不上来。

  而这时,却见美晴轻轻的,一点点的将自己的睡裙给拉了上去。

  那双雪白的修长美腿,随即一点点露了出来。

  随着裙子逐渐拉扯到上面,文南的目光也直勾勾的顺着那双美腿,从脚下逐渐往上看去。

  当他看到大腿尽头的时候,整个人忽然颤抖了一下……文南迅速坐了起来,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刚才又做梦了。

  文南陷入自责。

  他狠狠掐了一下自己,“文南,你不能这么胡思乱想,那可是你的师母。

  ”这时他感觉有些尿急,随即起身上厕所了。

  他途径老师的卧室门口,忽然听到了里面传出异样的声音。

  有男人的低沉的声音,还有女人娇柔的喘息。

  文南虽然未经人事,可是也知道那是怎么回事。

  他的心头像是被撩拨起了什么,忍不住贴到的门上,仔细听了起来。

  而事实上,此时美晴正和马林温柔的缠绵一起。

  毕竟,明天要离开了,马林今晚是要不遗余力的将自己的精力都挥洒出来。

  可是,他那满是褶皱的年迈身躯,在美晴这成熟而美艳的身体上没折腾多久,就彻底的筋疲力尽了。

  马林喘着粗气,从美晴的身上翻下来,看了看她说,“美晴,对不起,今天我又不行了。

  ”美晴微红着脸,妩媚的看着他说,“老马,你今天已经非常厉害了,你刚才感觉就像一头雄牛。

  ”“真的吗?”马林闻言,大受鼓舞,一手抚着她那圆润而翘翘的臀部,说,“我要离开很多天呢,要是不尽力把你喂饱,就怕你被别的男人勾走啊。

  ”“去你的吧,我既然嫁给你了,那我整个人都属于你一个人了,怎么还会想着别人。

  ”美晴捏着粉拳,狠狠捶打了一下他的胸膛。

  马林笑了一声,转头看着美晴那雪白婀娜的身体,不免舔了舔嘴唇。

  “美晴,你真是太美了。

  ”说着, 一只手又不老实的往她那身上抚摸起来。

  “哎呀,老马,你不会又想要了,你再休息一下,身体吃不消的。

  ”美晴有些担忧的说道。

  “没事,美晴,谁让你长这么美,真是太让男人销魂了。

  ”马林说着,随即又翻身趴到了这个充满弹性的白嫩身体上了……而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个响声,美晴警惕的坐了起来,惊呼道,“谁在外面……”马林从她身后抱着她,一边亲吻着她的雪白话你的脸蛋,一边迫不及待的说,“宝贝儿,我看你是不是疑神疑鬼呢,哪里有什么人呢。

  ”“可,可是,老马,我真的听到有什么声音了。

  ”美晴皱着眉头,神色却依然紧张不已。

  马林朝门口张望了一眼,说,“喏,你听听,哪里有什么声音呢。

  ”美晴这次也没再听到什么声音了,可是,心里却始终无法释然。

  因为,在她的心里,马上就将这个事情和文南联系到了一起。

  只有这个孩子才能干出这个事情来,对,肯定跑不了他的。

  马林这时一只手顺势从美晴傲然的胸部上顺势滑了下来,直接绕进了她的双腿之间。

  他贪婪的亲吻着美晴那白嫩的肌肤,有些迫不及待的说,“好了,宝贝儿,别疑神疑鬼了,快点吧。

  ”“哎呀,老马,你好坏啊。

  ”美晴娇柔的扭捏着那曼妙的身子,可是,她的身体却已经出卖了她。

  毕竟,美晴一直都处于一种空虚而渴望的状态。

  马林见状,更是难以忍耐,迫不及待就压到了她的身上来了……此时,在外面的文南,听的是一清二楚。

  刚才的声音,的确是他发出来的。

  他被美晴那勾人的声音,撩动的心潮澎湃。

  情不自禁的,用那撑起的裤裆在门上撞了几下。

  听到里面美晴的声音,文南吓得魂儿都掉了半截。

  他本来都打算要跑走了,可是没走两步,又听到里面传出销魂的声音,脚底下就如同被胶水粘住了一样,怎么也拔不开了文南这正值青春的少年,对异性是非常好奇而渴望的。

  师母美晴那充满诱惑的声音,勾引着文南一步步走到了门口。

  他想着美晴那诱人的身影,那雪白的高挺,以及修长的美腿尽头……一时间没忍住,文南居然打了一个冷战。

  他从那短暂的舒爽之中回过神来,看到门上一摊湿漉漉的水印,脊背上冒出了一股冷汗来,赶紧转身跑走了。

  这一晚,文南没睡,一直处在担惊受怕之中。

  他一边责骂自己,怎么可以干出那种荒唐的事情。

  同时,又担心自己弄到老师卧室门上的那些液体,被他和师母发现会如何看待他呢,会不会认为自己是个无可救药的孩子呢。

  第二天一早,文南起来的时候,显得格外小心翼翼。

  从卧室里出来,就见美晴正在吃饭。

  看到他出来,就说,“文南,你快点来吃饭吧。

  ”文南注意着师母的表情,她好像没生气。

  难道,没发现门上的痕迹吗。

  “好的,师母。

  咦,老师呢?”“哦,你老师已经走了。

  你赶紧洗漱一下,快来吃饭吧。

  ”美晴冲他笑了一声,随口说道。

  文南应了一声,这就往卫生间走去。

  途径老师的房间,他特意朝门口张望了一眼。

  呀,门上干干净净,分明又被擦过的痕迹。

  文南心里一惊,难道,师母发现了吗。

  他偷偷转头,却见师母正用复杂而怪异的目光看着他……文南惊出了一身冷汗来,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赶紧跑去卫生间了美晴看到他的背景,微微摇了摇头。

  事实上,她一早起来的时候,看到门上的痕迹,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她当时还是非常生气的,本来想立刻给马林说。

  可是,转念一想,马林势必又不相信她的话,反而还因为她没事找事,想办法赶走文南。

  想到此,美晴只好不露声色的清理了那门上的痕迹。

  文南洗漱后,悄悄坐在了餐桌上。

  他低着头吃饭,一直不敢去看美晴的脸。

  不过,那眼睛却总是有些不受控制,一直往美晴的胸口上看着。

  今天,美晴穿着一件粉色的低胸收腰短裙。

  胸口撑着那丝质的柔软裙子。

  坐在文南的位置,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领口里时不时露出的饱满。

  美晴注意到了文南那不老实的眼神,她下意识的去这样了一下领口。

  可是,却发现没用,唉,谁让自己有这么傲人的资本呢,连个大学生都能被自己迷的神魂颠倒。

  “咳咳,文南,你昨晚睡的还好吗?”美晴抬头看了看他,试图通过谈话转移他的视线。

  文南回过神来,抬眼看了一眼美晴那美艳的脸颊,额了一声,忙说,“还好,师母。

  ”美晴应了一声,性感的红唇勾起了一抹媚人的微笑,“文南,你今年多大了呢?”“十九岁了。

  ”文南看了看美晴,有些疑惑,师母干嘛问这个。

  “哦,是吗,也不小了。

  ”美晴笑了笑,试探的问道,“文南,听说你们学校里很多这么大的学生都谈女朋友了,你怎么没有谈呢?”美晴的话,深深戳中了文南的痛处。

  他就因为上农村出来的,一个人无依无靠来城里上学。

  又因为长的低矮而肥胖,一直都被同学们视为败类,总是被人欺负。

  文南一直偷偷喜欢班里的班花郭玲玲,可郭玲玲对他没什么好印象。

  上次还因为文南不小心摸了她臀部,就联合几个男生来打他。

  文南现在一面压制着内心对这种美丽女生的渴望,一面又是极度自卑。

  “文南,你怎么了,怎么哭了?”美晴有些意外,没想到文南居然偷偷抹起眼泪来了。

  “没什么,师母。

  ”文南擦了一下眼泪,他不想告诉师母自己的那些自卑和心事。

  美晴见状,寻思着是不是刚才的话问的有些唐突了。

  “文南,对不起,是不是师母刚才的话问的有些问题啊。

  ”“不是的,师母,和你没关系。

  是我自己,我只是一个乡下来的孩子,长的又丑,哪里有什么女朋友呢。

  ”文南看了看美晴,连忙说道。

  听文南这么一说,美晴心里忽然油然而生一种怜悯之情。

  仔细想想,这孩子倒也真是不容易啊。

  是不是自己对他有些成见太深了。

  再说了,像他这个年纪的(两性口述小说)男孩子,对成熟女人的身体充满好奇,不也是正常的事情吗?尤其是,每次被文南看着,她居然还有一些莫名的脸红和心跳加速。

  哎呀,这都乱想什么,那可是学生啊。

  美晴惊呼一声,忍不住拍了一下自己。

  结果,不小心将筷子打落地上。

  她正要去捡,文南慌忙说,“师母,你别动,我来捡。

  ”说着,就钻进了桌子下面。

  文南很快捡到了筷子,刚要起身,无意间却看到了眼前师母那短裙包裹的雪白美腿。

  那双腿太诱人了,文南眼巴巴的瞅着,颤抖着手,蠢蠢欲动的想要去摸。

  而这时,美晴的双腿轻轻分开了一些,那里一览无遗。

  文南这时睁大了眼睛,差点没叫出来。

  天啊,师母居然里面穿着半透明的 底裤……尽管光线非常的昏暗,可是,文南还是看的非常清楚.他都不敢相信,师母居然穿着中大胆前卫的底裤.文南依稀记得,这种底裤,他在那种小电影里倒是看到过.可是,绝对没想到有一天,他能亲眼看到有人穿这种底裤.而且,他如此近还能如此近距离的看着这一副美景. 不过,虽然看的很清晰那底裤,但文南并不能完全看清楚底裤后面的风景.因为,这时美晴那两条雪白的美腿又忽然并拢了一起.虽然并拢的并不很严实,可是,却像是故意给人留了几分悬念一样,给人以无尽的想象. 而越是这样,文南那好奇的心思就更被勾扯的痒痒难耐.他情不自禁的探头过来,一点点,此时已经逼近到了美晴的双腿前了.只要再差一点,他的脸就会完全碰到美晴那腿上. 这时候,文南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的非常厉害,而心里涌起的那一点惶恐,也很快就被强烈的好奇给迅速淹没了. 因为,这一刻,美晴又将双腿分开了.而这一次,她分的似乎越来越大了.原本裙口里昏暗的一片,此时随着双腿的张开,变得越来越明亮.终于,他再度看到了那个底裤.这一次,他看的更加清晰.哇,还是带蕾丝的,而且是那种半镂空的.这可是要比在小电影上看到的那些性感女演员穿的更勾人. 美晴像是完全不知道,她依然继续分开自己的腿,却根本没想到下面正发生了一件令她始料不及的事情. 文南睁大了眼睛,甚至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因为,马上他就可以完全看清楚那底裤后面的诱人风景了. 可就在这时,美晴忽然并拢了上腿,然后叫道,“文南,你干什么呢,还没找到筷子吗?” 文南吃了一惊,连忙应了一声,“啊,师母,我找到了.” 他赶紧从桌子下面爬了出来,然后将筷子擦了一下,递给了美晴. 美晴看他脸色有些苍白,神色更充满了慌乱.有些疑惑,忍不住问道,“文南,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没有啊,师母.”文南有些紧张,一只手下意识的抚着自己的裤裆.因为他裤裆里肿胀的太难受了,甚至有些疼痛.可是,这些小秘密,又怎么能告诉师母呢. “是吗,没事就好.”美晴狐疑的看了看他,没再多问.不过,她多长了个心眼,分明看到文南一只手在裤裆上乱摸着什么.奇怪,这孩子到底怎么了. “啊,师母,我吃好了,先去上学了.”文南实在有些坐不住了,那裤裆里被撑的感觉要爆炸一样.而且,他担心再这么坐着,一定会被美晴发现的. “好,你路上注意安全.”美晴叮嘱了一句. 文南应了一声,仓皇起身,一只手遮遮掩掩着身下,极力躲避着美晴的母港,迅速走开了. 不过,美晴还是发现了什么.她有些吃惊,分明看到了文南的裤裆肿胀着一片. 从家里出来,文南不断的自责,“死文南,你真是该死啊.那可是你师母,你刚才竟然偷看她.”话是这么说,可是,他脑子里却依然是师母美晴那挥之不去美艳身影.尤其是刚才看到的那震撼无比的画面. 整个中午的上课,文南脑海里都是师母那裙口里的动人风光.而且,他的裤裆一直都肿胀着,始终没有消退的迹象. 这让文南苦恼不已,一个中午,都躲躲藏藏,生怕别人发现了什么. 中午,课间休息的时候,班花刘玲玲走了过来.她凑到文南身边,微微弓着身子,有些好奇的看了看他说,“文南,你身上藏了什么啊,躲躲藏藏的,快拿出来给我看看.” 文南有些意外,这可是上学到现在,刘玲玲头一次和他主动说话. 刘玲玲之所以成为校花,不仅以为她长了一张非常迷人清纯的脸颊,还在于她拥有一个和她这个花季少女年龄完全不相称的身体.当别的女孩子这个年纪都还刚开始发育,刘玲玲却像是成熟了果实.她有一个至少一米七的高挑身材,胸前顶着两个跟菠萝一样大的山峰,那瓶更是翘翘无比,搭配她那一双修长的美腿,走在哪里,都让一群男生为之着迷. 文南一直都觉得,刘玲玲这个女人不该当学生,应该当小姐的.因为这个女人不仅长了超越岁数的成熟身体,而且每天的穿着打扮也和这个年纪完全不符. 她是班里唯一烫头发,擦口红的女生.而且,最喜欢穿的衣服,不是低胸的紧身短裙,就是那种牛仔热裤搭配吊带衫,恨不得将身上最性感隐私勾人的地方都暴露出来,让人看个够. 这不,现在刘玲就穿了一件低胸的黑色短裙.别的不说,光是看着那将短裙撑的圆滚滚的屁股,就足以让人热血沸腾了. 当然,文南尽管心里也有那种非分之想,可是,他经过上次的事情好,就尽力的压制自己的那种欲望.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