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别墅群娇交换杂交/从后面狠狠要



  幸福其实没有那么复杂难懂,只要和心爱 的人在一起过着快乐的生活,这就是幸福。

  追寻幸福的路上并不平坦,但缺有 定律可循。

  下面就给大家分享7条 女人都该知道的幸福 魔鬼定律,学会如何与心爱的他相处,懂得谈恋爱、经营爱情的技巧,幸福就在你身边。

    追求幸福是每一个女人的梦想,如果说关于 男人的幸福梦想是不尽相同的,关于女人的幸福梦想却是基本相似的,这些幸福梦想包括:收获幸福的家庭,有一份比较满意的工作,有一对可爱的宝宝,经济上不会为钱所困。

  这些幸福梦想真的要实现起来其实并不容易。

    就光拿婚姻这个事情来说,找个喜欢自己,而且经济上不差的就不容易,就算是结了婚,女人仍然是不安的,因为现代婚姻充满的不稳定,打败婚姻的三大利器:金钱、小三和 不和谐的性,无论是哪一样都对婚姻带来致命冲击。

  但是不管这样,仍然有哪些无论是在哪一方面都幸福的大圆满女人,而这中间也蕴藏着关于幸福的魔鬼定律。

  女人都应该知道:获取幸福的魔鬼定律  幸福魔鬼定律之一:越低调越幸福  越低调越幸福是因为幸福经不起瞎折腾,低调的幸福就是 两个人一起把日子过好。

  两个人深情款款的对视总有一个人先把目光移开,而两个人一起朝着同样一个方向上努力,却能够让日子越来越好,所以幸福婚姻的基础是,两个人有同一个目标。

    幸福魔鬼定律之二:爱笑的女人更容易获得幸福  真正幸福的女人,并不一定是拥有的比别人多,而是懂得满足。

  幸福就怕拿出来比较,因为越比较,越不幸。

  一个人的满足还是不满足,基本上是从心态上反应,从脸上反射。

  智慧女人都知道,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女人笑了,是对男人的一种肯定,这比什么语言都有效,男人会从女人的微笑中找到自信,而这种自信会带给男人更多的事业机会,男人的事业好了,自然会有更多的能力带给女人幸福,而女人的微笑确实防止男人被小三勾引的良器,一个爱笑的女人,在男人心中是有魅力的。

  女人都应该知道:获取幸福的魔鬼定律  幸福魔鬼定律之三:越温柔越幸福  幸福的女人是柔儿不弱的。

  在现在这样的社会当中,一味的软弱是很难获得在家中的地位的,而一味的强势,则会让幸福离自己越来越远,柔而不弱是最好的选择。

  所谓柔而不弱是指不与爱人发生正面的争吵,但是也并不是一味的附和,相反很多时候是善于 沟通,善于引导对方去感知的。

  只有一个男人在心里认定了你,才会心甘情愿的为了这个家去付出。

    幸福魔鬼定律之四:越 独立越幸福  越独立越幸福,并不表示女人是强势的,但是她是独立的。

  这里的独立包括经济上的独立和思想上的独立,但是行为上是有所依赖的,这样既不会剥夺男人作为第一性的优越感,也不会造成男人的轻视感。

  女人赚多少钱并不重要,但女人赚钱很重要。

  男人非常愿意通过自己的能力去改善一个女人的生活,却非常不愿意去养一个女人。

  养一个女人会让男人产生轻视感,但是改善女人的生活却容易让男人产生成就感,这里面有本质上的不同。

  女人都应该知道:获取幸福的魔鬼定律(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  幸福魔鬼定律之五:朋友越多越幸福  如果说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那么婚姻便是两个人和社会的事情。

  (包含两个家庭)朋友多的女人想问题不容易极端,而且比较容易调节自己。

  (当然这个多是以质量好为前提的)朋友多的女人会让男人产生紧张感,这种紧张感会让男人更想抓住女人。

  一般来说都是女人想抓紧男人的,因为大部分女人成家以后就 放弃了自己的圈子,放弃了和社会的沟通,而智慧女人知道,给男人要吃定心丸同样要吃紧心丸,过分的安全会造成无价值,过分的紧张会造成矛盾,偶尔的小小的紧张和吃醋,会是幸福生活的润滑剂。

    幸福魔鬼定律之六:越和谐越幸福  有一句话叫做没有不出轨的男人,只有不和谐的性。

  性生活对于男人的重要程度是排在首位的。

  男人可以忍受婚姻中的很多,但唯独对于性的不和谐是断断不能忍受的。

  男人在心底是希望女人和他一样是重视性爱的。

  一个幸福的女人是有着健康的性思想的。

  女人都应该知道:获取幸福的魔鬼定律  幸福魔鬼定律之七:越沟通越幸福  男女之间的沟通不是指对话多,而是指对话有效。

  有一些夫妻每天也说很多话但是说着说着,说到最后就吵起来了,还有一些则是放弃了沟通,因为害怕争执干脆就不说了,这两种都不属于沟通。

  真正的沟通是做到中间大家都说明了自己的想法,最后达成了高度的一致,中间两个人都有参与。

  从这个意义上说,会说话的女人更容易获得幸福。

   我想作呕,可是不敢表现出来,而是强颜欢笑的 看着 娘娘,“娘娘,我表现得怎么样?你也知道的,我是个雏,第一次没经验,都是很快的,我保证,以后不会这样了,求娘娘宽恕我。

  ”娘娘被我说的整张嘴都乐开了花,用她的玉手托着我的下巴,俯下身子,把脸凑过来,“你这小嘴可真会贫,我喜欢,不过娘娘我现在还想来一次,正好可以试探一下你的话是不是真的,假如你还像刚才那样,草草了事,那我就认为你在欺骗我,我会把你拖出去扔海里去喂鲨鱼。

  ”说到这里,我不禁心里不寒而栗。

  “不过,要是你的功夫真的到家,好处自然是少不了你的。

  ”她说完这话,让我瞬间松了口气,娘娘这里不养闲人的,我知道,我现在就等同于是娘娘寻欢作乐的玩物,我是有自知之明的,就算我想把我的第一次留给我喜欢的人,但比起那些无稽之谈而言,现在的我,命才是最重要的。

  我点了点头后,娘娘就露出满意的笑容,看着我下面又精神起来的 小二哥,一脸饥渴的舔了下舌头,看 样子,口水就快流出来了。

  “还愣在那里,干什么,快过来给我躺下!”娘娘的一声令下,我不敢不从。

  我躺在了床上,娘娘直接就是掀开她的石榴裙,坐 在我小二哥处,用她的私处对准 了我的小二哥,这一弄,折腾了我半个小时,中途好几次我都想忍不住,可是为了伺候好娘娘,只有强忍着。

  半小时后,完事了,而 我也累得够呛。

  娘娘一脸享受的表情,从我的身上起来,立马做出一副女王高高在上的样子,洗了个澡后,走到我跟前,从她的包包里,扔给我两张支票,“记住,以后你的身子,只属于我的,要是被我发现,你跟其他女的私通,那我可不会轻饶你。

  ”“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家里急用钱,这两张支票上的钱,足够你妹妹手术费用。

  ”她说着,就一副高傲的样子,离开了。

  而我完全没有心情去想其他的,而是穿好了衣服,走了出去,到船老大那去把支票兑换了钱,然后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慰问了几句,把钱打回去后,就挂了电话。

  我长吁一口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原本打算想好好的休息一下,可是忽然间,我的门被踹开了,一伙人蜂拥而上,带头的,正是 柳姐

  我立马惊慌失措的样子从床上起来,笑面走上去,问道:“柳姐,找我来,是有事?”柳姐一副阴阳怪气的腔调啧啧一声,眼神斜视了我一眼,说:“哎呦,我可不敢,你现在可是娘娘跟前的大红人,我巴结你还来不及呢!”这话很明显,带有很严重的嘲讽意味,我也知道她这次来是干嘛的,是要娘娘给我的钱的。

  我立马耷拉着个脸,不敢说话。

  柳姐直接就是一脚,用高跟鞋踹在了我的肚子上,我后退了几步,一脸憋屈的看着柳姐,“柳姐,我犯了什么错?”“还敢顶嘴是吧?我听说你今天去财务那领了不少的钱,我说过什么不记得了?你既然归我管,那你身上的钱也都是我的,少废话,把钱拿出来!”柳姐依旧是咄咄相逼。

  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也是不对的,钱我是没有了,顶多就是挨一顿打。

  我默不作声,柳姐用眼神示意了旁边的保镖,让两三个壮硕的保镖把我架起来,而她则是走过来,亲自搜我的身,结果却是一场空。

  说到底,她就是为了钱,此刻,她见捞不到什么油水,就叫人打了我一顿,但却不敢下死手,因为她知道,娘娘最近需要我的身子。

  他们把我暴打一顿后,就离开了房间。

  我的脸上本来就是青一块紫一块的,现在又多了几处新伤,而且全身上下都特别的疼。

  我蹲在墙角,蜷缩着身子,把脸埋在膝盖上,哭了起来。

  我不甘心,我一个大男人,凭什么被一个女的打?凭什么同样是人,她们高高在上,而我却活得那么下贱。

  我“啊”的一声,发泄了出来,此刻的我,绝望得真恨不得一头撞在墙上,可是我不能这么做,我想起了我家中的亲人,我的妹妹,年迈的父母,她们都指望着我。

  我趴在床上,用被子蒙住头,哭干了眼泪,绝望到极点了。

  然而,我却是这样安慰自己的,等睡醒以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第二天醒来,我的眼肿了起来,而且特别的干涩,自从我这几天脸上有了伤后,柳姐就不让我去干人体盛宴了,这也就等同于我这几天荒废了,没有收入,我没办法生存。

  可是我不是富二代,我也不是娘娘这样的人,我得吃饭,所以我想找份兼职,娘娘和柳姐,我是不会去求的,倒是我住在我隔壁的许莹莹。

  她现在是赌场的荷官,在那里肯定人缘特别好,而她之前对我也是饶有兴致的,我倒不如讨好她,然后去她那弄个职位,不管怎么样,能吃上这几天饭就行。

  我叹了口气,走出房间,站在隔壁的门口,徘徊了一会,敲了门。

  许莹莹过来给我开了门,见我来了后,皱着眉头,“你来干什么?还想连累我是不?”说着,她就想要关门,我激动的用手上去卡在门缝上,结果这一卡,卡住了我的手指头,我清晰的可以看出,手指头被卡得出了血。

  我疼的叫出了声,许莹莹见到这一幕后,连忙把门给打开,一脸紧张的对我怒斥道:“混蛋,你干嘛要这样寻死觅活的?”这妮子比起柳姐和娘娘,还算是人性一些,还知道关心我。

  我把手给收回,忍着疼痛,背到后面,“我来是想为之前的事道个歉,还有就是……”“有什么事先进里面再说!”她一副紧张的样子,向着周围东张西望了会,拉着我进了她的房间。

  我也知道,自从她吃了上次的教训后,也知道隔墙有耳,怕被其他人看见,告诉柳姐,再来找她的麻烦。

  进了她房间后,许莹莹让我坐下,然后找了些外伤药,亲自给我擦了下,后又心平气和的坐在我跟前,“说吧,来找我什么事?”从没有一个女孩子,像她这样对我好过,所以我对眼前的女孩子,瞬间刮目相看,从前的她,在我眼里,不过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可是这一刻,她在我眼里,却是最美的。

  我喜欢内在美的女人,许莹莹就是,我没有理会她说的话,顿时看呆了。

  许莹莹用手在我的两眼晃来晃去,“喂,我在跟你说话呢,傻了?”“难不成,你来是还想跟人家那个?”许莹莹说到这里,眼神看了下我的小二哥,更是用手试探性的摸向我那里,“呦,这么快就胀了?”我用手捂住了小二哥,然后看着她,羞红了脸,“那啥,我就是想让你在赌场那给我找个临时工,就干几天就行,不图别的,能吃得起饭就行。

  ”说到这里,许莹莹捂着嘴笑了起来,“真没想到,我们娘娘身边的大红人,竟然也会说这种话?你是在逗我玩呢?”我说这话确实有些荒谬,但是事实就是如此,我背后的心酸,她不知道。

  我来这里不是自寻苦吃的,被她这么一笑,我感觉我的自尊受到严重的践踏,所以我很快就摆明了我的立场,“你如果不帮我的话那就算了!”我说着,就站起身来想要离开。

  许莹莹拉着我的手,“别急,我又没说不帮你,不过你现在可是娘娘的人,我可不敢背着她帮你什么,但是你要是给我点好处,那我还可以考虑一下!”我知道她这话,是在暗示着我,让我上她,可是我一想起娘娘昨天对我说的那句话,整个人瞬间就不寒而栗。

  许莹莹见我犹犹豫豫,就问我怎么了,我也如实的跟她说了,她听后又是笑了笑,说:“你可真实在,这件事除了你我知道,还会有第三个人吗?”她说这话是有那么几分道理,可是我现在真的不敢拿我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许莹莹就主动了起来,开始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摸,没几下,我就被她挑逗得难受了起来。

  我心想,死就死,要死也要做个风流鬼,毕竟做什么事都要担当风险,我要是连这点胆子都没有,以后还怎么敢跟人说我出来混过。

  看着她那一脸的媚态,再加上手上的挑逗,很快,我这个没什么经验的人,就难以忍受了,一把把她扑倒在床上,粗暴的亲吻着她,她也发出了轻微的恩啊声。

  “咚咚!”这会,门外有人敲门。

  我瞬间穿好衣服,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寻找可以躲藏的地方。

  我一眼看到的就是床底下,可是床底下的缝隙特别的小,根本不够我钻的,所以,我只好躲进了衣柜。

  许莹莹也是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整理好衣服发型后,走到柜子面前,小声的对我说:“是洪爷来了,你千万别发声,他可是娘娘请来的贵宾,你是惹不起的。

  ”我“恩”了一声后,见许莹莹走到了门口处,打开了门,瞬间听见了一声猥琐的笑声,“宝贝,可想死我了,多长时间没去我那了,这会我来,你可别不欢迎我。

  ”许莹莹立马发挥起了她风华绝代的骚姿,用娇滴滴的声音对洪爷说:“哎呦~洪爷~您说的是哪里话,人家这不最近几天工作比较忙,没来得及找您,您来当然欢迎了,您等会,我给您沏茶。

  ”洪爷一把抱住了她,直接就走到床跟前,把她扔在床上,脱下自己的衣服,扑了上去。

  这洪爷我是知道的,他也是个混江湖的老油条了,是天斧帮一名堂主,在这艘船上,承载了不少帮派头子,他们之所以来,全都是来捧娘娘的场,这足以证明娘娘的江湖地位,同时让我也知道了,在娘娘一脸不食人间的美貌背后,她还存在着其他的身份,要不然,她一个富婆,不可能会有这么多黑帮头子来捧场。

  当然了,许莹莹也不是吃素的,她能在这艘船上混这么久,凭的,就是她的美色,这些个老家伙,平日里打打杀杀的,威风凛凛的,但就是缺女人。

  因为没一个女的,愿意跟一个打打杀杀过日子的人。

  看洪爷那猴急的样子,肯定就是憋坏了。

  许莹莹被她亲了几下后,推了她一下,说:“洪爷,您别这么猴急,反正我早晚都是你的,您这次来,带(极品少妇的诱惑)了什么好处给人家?”洪爷露出猥琐的笑容,用手指指了下许莹莹的鼻子,“小宝贝,就知道你想要说什么,好处嘛,你等着。

  ”他说着,就伸手从裤兜里掏出一翡翠镯子递给了许莹莹,许莹莹看了后,两眼放光,直接就接过来,带在了手上,“洪爷果然讲究,这么贵重的东西都舍得送。

  ”“那是,我洪爷是谁,小宝贝,怎么样,喜欢吗?喜欢的话,那你也得给我点好处不是吗?”他说着,就面露猥琐,对许莹莹做了那种事,然而他也跟之前的那位没什么区别,没几下就完事了。

  许莹莹躺在一边,一脸无趣的样子,跟洪爷聊着,大多数都是些淫言秽语,可是忽然间,洪爷谈起了他们天斧帮的事,他对许莹莹说:“宝贝,说实话,过阵子这艘船就不太平了,你呢,到时候跟着我,放心吧,有我罩着你,保你相安无事。

  ”我一听这话,立马神经紧绷,把耳朵给竖起来。

  许莹莹问洪爷这话什么意思,洪爷却吞吞吐吐的,说不出个所以然,但是看许莹莹的样子,就知道她是有多好奇,就在洪爷面前撒娇,“你如果不对人家说的话,人家以后可就不愿意搭理你了。

  ”洪爷很疼爱许莹莹,所以立马一副紧张的样子,“我说,我说,宝贝,不过你得答应我,这事情只有你一个人知道,不许告诉其他人。

  ”许莹莹答应了他,他才说出了口,原来这艘船上的三大帮派,早在上船之前,就互相勾结好了,要抢夺这艘船上的所有财产,而且还要把娘娘给轮了,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因为船在公海,他们想杀人,随时都有可能,只是顾忌着娘娘的势力,才没有动手。

  看来自己待在这个地方,也是九死一生。

  虽然娘娘待我如同狗一样,但是她好歹也给了我好处,让我妹妹的手术得已实施,所以她对我也多少有恩,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这些个家伙给害了,而且,就算娘娘被抓,我能安全的活着回去?不能!所以,我得做好心中的打算。

  许莹莹听了他的话后,大吃一惊,很快又跟个没事人似的,依偎在洪爷的跟前,说道:那你可得记住了,到时候拉人家一把。

  洪爷摸着她的脸,猥琐的笑着:放心吧,有我在,就能保证你的安全。

  许莹莹笑着看着洪爷,陪他聊了几句后,因为我在的缘故,所以他急忙的支走了洪爷。

  洪爷离开后,许莹莹白了我一眼,“刚才我两说的话,你全都听见了?”我明白,祸从口出的道理,所以有时候,我不得不圆滑一点。

  我否认了,说什么都没听见,许莹莹这才对我笑了笑,拍着我的肩膀,冲我抛起了媚眼,“行了,今天放过你小子,你的事我会帮你的。

  ”她说着,就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一句话的事就摆平了,给我找了个服务生的活,其实就是给人家端茶倒水的,也就干这几天,一天一百,如果有眼色的话,偶尔还能得到一些小费,反正总比没有强。

  我冲许莹莹答谢后,就离开了她的房间。

  接着在周围转一转,面朝着大海,舒了一口气,老实说,我心里害怕,怕自己不能活着回去,我想就算我现在去娘娘那,把我听到的这些话告诉她,她也不会相信,因为她是高高在上的娘娘,自负是她的写照,她深信,那些个帮派都忌惮着她的实力,不敢乱来,而我则会吃亏,被她说成是挑拨离间,迁怒与她,搞不好真会被丢到海里去喂鱼。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