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污到你下面流水的小黄文:男女直捣黄龙小说



昨天我跟着男朋友回老家见父母,他家房子很小,只有两间屋,晚上 他妈铺好床以后便过来问我晚上跟 王玮 一起睡行吗?王玮是我男朋友的名字,我稍微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了,毕竟他家就两间屋子,如果我不跟着王玮睡得话,就得跟他妈一起睡,相比之下,还是跟王玮睡更自在一些。

  这是我第一次跟王玮一起睡,也是除了拉手拥抱以外第一次亲密接触,晚上我俩躺在床上都挺激动地,他让我闭上眼睛,微凉的嘴唇轻轻亲吻我。

  王玮平常看上去老实巴交的样子,吻技却出奇的好,没一会 我就被他撩骚的全身发烫了。

  他显然也来了兴致,呼吸越来越重,微凉的手很快便不满足简单的抚摸,穿过我的衣服朝下身探去,就在他快触碰到我底线的时候,我突然如梦方醒,一把摁住他作乱的手说,不行,我大姨妈在呢。

  他嗯了一声,好像不信,不仅没有停下动作,反而亲的更猛烈了。

  我简直快拜服在他高超的吻技下了,可我真的来大姨妈了,只好趁着还有理智强行推开他,说我真的大姨妈来了,你要不信可以隔着衣服摸到姨妈巾的形状。

  说完我愧疚的看着他,毕竟这种事进行到一半不上不下的是很痛苦的,尤其是因为大姨妈被迫中断,很扫兴。

  可王玮丝毫不生气,眼底还闪烁着坏坏的光芒,凑到我耳边坏笑道:“宝贝,你难道没听说过 女人经期要会更爽么,神经更敏感,兴致也更强烈,想不想尝试一下?”说着他的手已经环在我腰上,嘴角的坏笑在他憨厚的脸上交相辉映,在月光下显得出奇的帅,好像变了个人一样。

  我不觉看呆,交往一年多了,王玮在我心里一直是敦厚老实型的,甚至我还一度嫌他不够浪漫,不解风情。

  谁知他到了晚上竟然这么闷骚,而且坏起来还挺帅,以前我怎么没发现呢。

  他动作很快,趁着我愣神的功夫已经钻到下面去,灵巧的手指不停刺激我,搞得我浑身热血沸腾的,即便我知道经期闯红灯不好,但我已经不舍得推开他了……说实话,经期那个真的挺爽的,我虽然是第一次,刚开始还有些疼,但王玮技术很好,前面很温柔,等我逐渐适应以后就开启猛烈的炮轰,很快我就直上云霄了。

  王玮兴致很足,我们折腾了一整晚他也没有要停下的意思,甚至连中场休息的时间都没有,一直到我累的体力透支了,哀求他下次再要,他才恋恋不舍的松开我。

  我一觉睡到大天亮,睁眼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了,王玮已经不在,不光是他,连他爸妈都不见了,整个房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给王玮打电话还没人接。

  这是什么情况,我第一次登门就睡到中午是我不对,可也不至于全家都扔下我跑了吧,好歹我也算客人,况且我一觉睡这么久,还不是他们儿子害的……我有点郁闷,更有点饿,便梳洗一番想出去买点吃的。

  谁知我刚推开门,就看见院子里坐着个孩子,那是王玮叔叔家的儿子小柱子,我昨天见过。

  他快步跑过来,一把拽住我的手就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说村里出事了,年头最长的那个坟昨天晚上忽然炸开了, 坟头上还流了一大滩血,现在所有村民都去墓地里了,大娘让他把我也带过去。

  他大娘就是王玮妈妈,我有些奇怪,他们村坟头炸了,把我带过去干嘛,哪有未来媳妇第一次登门,就连续两天把人往坟头领的。

  没错,连续两天,我都去了坟头。

  昨天我跟着王玮到家之后,跟他爸妈一起吃了饭,吃饭的时候他妈塞给我一个红包,说是初次见面的见面礼。

  王玮老家这里有风俗,婆婆如果对未来儿媳妇(教室被老师当着同学面摸出水)满意的话,就会送上见面礼,意思是婚事差不多定了,所以吃完饭以后,他爸妈又带着我跟王玮去给他爷爷奶奶上坟,说让爷爷奶奶也看看他们的孙媳妇。

  我还是第一次给人上坟,他们这整个村里的人都葬在这一片,所以一进 坟场那架势还挺渗人的,放眼看去密密麻麻的全是坟头和墓碑,刚进去的时候也不觉得有什么,但越往深里走,就越觉得身上冷飕飕的,浑身发凉,也不知道是我的心理作用还是那坟场真的阴气很重。

  所以现在又让我去,我内心是很抗拒的,但王玮他妈毕竟是我未来婆婆,我昨晚又刚跟王玮鱼水之欢了,是奔着结婚去的,我也不好拒绝,只好跟着小柱子往坟场走。

  到那的时候,坟场里已经沾满了人,看样子整个村里的男女老少都来了。

  我在小柱子的带领下找到王玮和他爸妈。

  王玮爸妈都眉头紧锁,一脸凝重的看着我,反倒是王玮,一脸轻松的样子,昨晚折腾了一宿丝毫疲态都没有,容光焕发的瞅着我笑。

  我被王玮爸妈看的有些懵,刚想问王玮什么情况,他妈就说话了,直接问我:你昨晚都做什么了,是不是来月经了?我去,哪有问未来儿媳这个问题的,还是当着那么多陌生爷们儿的面问,我的脸瞬间通红,支支吾吾的看向王玮。

  王玮他妈见我不回答顿时急了,扯着嗓子问我是不是来月经了,昨晚到底干嘛去了。

  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最后还是王玮给我解得围,说:“妈,她昨晚一直都跟我在一起,能做什么?”王玮他妈闻言终于松了口气,不过还是不放心道:“你确定她一整晚都跟你在一起?那她到底来月经没有?”“没有。

  ”王玮一口咬定道,说的很干脆。

  我诧异的看了王玮一眼,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撒谎,更不明白他妈究竟在搞什么鬼,好在他妈得知我没来大姨妈之后就消停了,让我站到王玮身边去。

  我已经憋了一肚子气,直接走到王玮身边,低声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妈为什么这么对我。

  王玮脸上仍旧挂着笑容,意味深长的瞥 了我一眼,说你待会就知道了。

  话刚说完,村民中就一阵骚动,说 王寡.妇来了。

  王寡.妇四十来岁,长得五大三粗的,她好像在村民中挺有威望的样子,三五下挤进来,犀利的目光在我脸上缓缓划过,然后扭头问王玮他妈来月经的人都找出来没。

  王玮他妈说找出来了,说着指了指她身后的地方。

  我这才发现,她身后竟然有一个土坑,坑里坐着五个惊慌失措的女人,坑头上还有一大滩 血迹

  看样子这土坑就是小柱子说的那个炸开的坟头了。

  王寡.妇瞥了坑里的女人们一眼,直接跳下坑,唰一下掏出把杀猪刀,看着那五个女人道:“说吧,谁昨天晚上跟男的那啥了,自己站出来。

  ”那五个女人早已经吓得面色苍白,谁也不敢吭气,不光她们,连我都吓到了,惊慌的看了王玮一眼。

  王玮对着我摇了摇头,意思让我别出声,安静看着就行。

  王寡.妇等了一会见没人肯承认,顿时不耐烦了,没好气道:“这血坟都炸了,你们心存侥幸也没用,看见这摊血迹了没有,是谁流的经血,就说明谁被脏东西缠上了,如果不切断你们之间的联系,不出三个月,必死无疑!”说着王寡.妇的目光已经狠狠在那五个女人的脸上划过,最后停留在我脸上。

  我被她看的浑身一颤,突然想起一个很重要的事来:我昨晚跟王玮闯红灯, 床单上应该留下不少血迹才对,可我睡醒收拾床的时候,好像并没有看见床单上有血迹啊?想到这,我身上突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床单上没有血迹,难道坟头上那摊血迹是我留下的?可我昨晚明明是在王玮家啊,而且跟我翻云覆雨的也确确实实是王玮,我跟他在一起那么久了不会看错。

  我有点发懵,好在王寡.妇盯着我看了一会后便扭过头去,也懒得再问跟鬼上床的是谁了,直接用刀把那五个女人的手掌心都割破,将血淋在各自的头发上,然后割下她们的头发一把火烧掉。

  整个过程进行的很快,也很血腥,等所有头发都化成灰烬以后,王寡.妇松了口气,让村民们把坟重新填上,就转身离开了。

  我也跟着松了口气,看来事情是解决了,可我心里还是有个疑问,坟头那摊血到底是谁留下的,王玮屋里的床单上究竟有没有血迹?我心里跟猫抓似的,也没心思在坟场待着了,拽着王玮就往他家走。

  到家以后我直奔卧室,撩开被子的一瞬间我整个人都方了。

  没有血迹。

  床单还是我昨晚睡前的那个床单,可上面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血迹,甚至连温存过的痕迹都没留下。

  这不可能,如果我昨晚真是在这张床上跟王玮发生的关系,不可能什么痕迹都没留下,难道那坟头上的经血是我留下的?   我三岁那年,我父母亲在一次乘船事故中不幸丧生。

  哥哥与我相依为命。

  日子虽然过的很坚信,却因为有了哥哥的关爱,我度过了快乐的童年。

  没想到,十二岁那年,一场矿难又夺走了我唯一的亲人,哥哥也撇下了我。

  那时候,嫂子刚刚嫁到我家没过多久,就有人给嫂子说媒,对方是一个死了老婆的屠夫,家境不错,人也结识。

  嫂子问了一句,带着 康明行吗?那个穿红戴绿的媒婆就再也没有登门了。

  此后,又有几家相继来说媒,嫂子始终只有一个要求,带着康明可以,不然不行。

    嫂子是殷实人家的女儿,当然嫁给 大哥时,遭到了家人的竭力反对,甚至要和她断绝关系,可是嫂子仍然嫁了过来,她看重的是我大哥的人品。

  大哥去世后,嫂子没少受娘家人奚落,逼她早点改嫁,她那蛮横的弟弟甚至扬言要烧了我们的房子。

  嫂子还是那句话,改嫁可以,必须带上康明。

  嫂子,等 我毕业了我就 回来 娶你(2/2)  尽管嫂子美丽贤惠,可是谁家又愿意她拖个累赘过去?她的家人气的直跺脚,再也没有往来。

  嫂子在一家毛巾厂上班,一个月才一百多块钱,有时厂里效益不好,还用挤压的劣质毛巾充工资。

  那时我正念初中, 每个月至少得用三四十块。

  嫂子从来不等我开口要钱,总是主动问我,明明,没钱用了吧?一边说一边把钱往我衣服里塞省着点花,但该花的时候不能省,正长身体,多打点饭吃。

  我有一个专用的笔记本,上面记载着嫂子每次给我的钱,日期和数目都一清二楚。

  我想,等我长大挣钱了,一定要好好报答我嫂子的养育之恩。

    中考之前,我对嫂子说,嫂子,我报考了中专,可以早一点出来工作。

  嫂子一听,愤怒的看着我,你怎么能这样,你将来要考大学的。

  不行,得给我改过来!第二天,嫂子不由分说的拉我去找老师,硬是把志愿改了过来。

  我顺利的考上了县里重点高中,嫂子得知消息,做了丰盛的晚餐庆贺明明,好好读书,给嫂子争口气!嫂子说的轻松,我听得沉重。

  第二天,嫂子是红着眼睛回来的,我问她怎么了?嫂子沙哑的说了声没事儿,刚才让沙子撞进了眼睛了。

  说完赶紧大水洗脸。

  第三天,她弟弟娘家人过来讽刺她我才知道,嫂子为了给我筹集学费,去向娘家人借钱,被娘家人赶了出来。

  看着嫂子还有些浮肿的眼睛,我说嫂子,我不念书了,现在文凭也没那么重要,很多工厂对学历没什么要求···还没等我说完,嫂子一巴掌打了过来,不读也得读,难道像你哥一样去挖煤啊!嫂子朝我大声吼来。

  她一直是个很温和的人,那是我第一次见她发火。

  嫂子,等我毕业了我就回来娶你(2/2)  那段时间嫂子总是回来的很晚,每次回来都拎着一个大的编织袋,疲惫不堪。

  我问她袋子里装的什么,嫂子总是不给我看。

  有一天晚上到同学家取书,远远的看见路灯下蹲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面前铺着一块白布,上面摆满了鞋袜,针线头什么的。

  是嫂子。

  我没过去揭穿她。

  我远远的看见她时而躬着身个别人讨价还价,时而把零碎的钱理了又理。

  昏暗的灯光下,嫂子的眼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十一点半,嫂子才提着编织袋回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脸疲惫,却绽放笑容。

  看见我在桌前看书,走过来摸摸的头,明明,饿了吧?嫂子这就给你做饭去我背对着她点了点头,不让那个她看见我眼里盈满的泪水。

  那天晚上,嫂子晕倒在厨房里。

  我听见轰隆一声就赶紧冲进厨房,她侧躺在地上,脸色苍白。

  我背着她上了医院。

  医生说嫂子是因为营养不良引起的贫血,加上劳累过度才导致的昏迷。

  我要在医院照顾她,被嫂子轰了出来快 回家读书,就要开学了,高一是关键的一年。

  嫂子,等我毕业了我就回来娶你(2/2)  嫂子住了一天的院就回家了,脸色仍然苍白。

  但她照常上班,晚上依然拎着那只编织袋去摆地摊。

  我实在忍不住,跑过去一把将编织袋夺了过来。

  她似乎知道了我发现了她的秘密,微笑着对我说,明明,还差一点,再挣一些就够了。

  说完轻柔的从我手里拿过编织袋,斜着肩膀走进夜色。

  靠嫂子每晚几块几毛的挣,是远远不够支付学费的。

  嫂子向厂里哀求着预支了三个月的工资,还是差一点,她又去血站卖血。

  嫂子本来就贫血,抽到300CC的时候,护士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才自作主张的拔了针头。

  这些嫂子都不曾说过,是后来那位护士----我同学的姐姐说的。

    嫂子亲自把我送到学校,办理了入学手续,又到宿舍给我铺床叠被,忙里忙外。

  她走后,有同学跟我说,你妈妈对你真好我心里涌过一丝酸楚,那不是我妈,是我嫂子。

  同学们唏嘘不已,有人窃语有这么老的嫂子啊我狠狠瞪了他一眼。

  家离学校很远,每个月我才回去一趟。

  每次回去,嫂子都会准备丰盛的饭菜招待我。

  临走还做好多的菜,装在透明的玻璃瓶里,告诉我哪些要先吃,哪些可以后吃。

  每次都是看着客车走远了,嫂子才放下挥动的手。

  而每次回家,都发现嫂子又比上次苍老了很多。

  发现她头上竟然有了白发时,我上高二。

  嫂子,等我毕业了我就回来娶你(2/2)  为了供我读书,嫂子不单在外面摆地摊,还到纸箱厂联系了糊纸盒的业务。

  胡一个纸盒4分钱,材料是纸箱厂提供的。

  那次回家,看见她在灯光下一丝不苟的糊着,我说嫂子,我来帮你糊吧!嫂子抬起头望了我一眼,额头上的皱纹像冬天的老树皮一样,一褶一褶的。

  失去光泽的黑发间,赫然有几根银丝参差着,那么醒目,像几把刀子,锋利的插在我的心头。

  嫂子笑了笑,不用了,你去读书吧,明年就高三了,加紧冲刺,给我争口气。

  我使劲的点点头,转过身,泪水像潮水一样汹涌。

  嫂子,您今年才二十六啊!  想起嫂子刚嫁给大哥那会,是那么年轻,光滑的脸上白里透红,一头乌黑的秀发挽起,就像电视里挂历上的明星。

  我跑进屋里,趴在桌上任凭自己的眼泪扑簌簌的直落。

  哭完,我拼命的看书、解题,我告诉自己即使不为自己,也要为嫂子好好读书。

  嫂子,等我毕业了我就回来娶你(2/2)  我以全县文科状元的成绩考入了北京一所名牌大学。

  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嫂子买了很大的一卷鞭炮,长长的一溜铺在地上,像红色的火龙。

  嫂子点了一支香,递给我明明,你去点鞭炮吧!我接过香,就像接过嫂子所有的期盼和祝福。

  劈里啪啦的鞭炮声引来了四乡八邻的人们。

  那天,嫂子的爹娘和弟弟也来了,站在人群中。

  嫂子看见他们,就跑了过去,扑在她母亲的肩上,失声痛哭~~  晚上,五个人围在一起吃饭。

  她弟弟拍拍我的肩膀说康明,你真该好好读书。

  我挨个敬了嫂子的家人,真诚的感谢他们给了我一个好嫂子。

  最后敬的是嫂子,她站起来,笑着说明明,我们是一家人,别跟嫂子客气,啊!大学里的生活和学校比高中轻松多了,每年我都以优异的成绩获得奖学金和助学金,而且,还有很多课余时间去打工,半工半读,基本上不需要家里的钱。

  嫂子却仍然每个月寄钱给我,要我吃饱穿暖,注意身体。

  某一天我对着记载着嫂子每次给我钱的笔记本的时候,突然恨起自己来,嫂子给予我的,岂是一个本子可以记载的?我狠狠扇了自己一个耳光,将笔记本撕得粉碎。

  嫂子,等我毕业了我就回来娶你(2/2)  大三没念完,我就被中关村的一家IT公司特招了。

  我将消息告诉嫂子时,她激动不已,在电话那头哽咽着好好,那就好,那就好,嫂子也不用再为你操心了~~康英这下也可以安息了~~我突然迸出一句嫂子,等我毕业,回来娶你!嫂子听完,扑哧一声笑了明明,你说什么混账话,将来好好工作,争取给嫂子讨了北弟媳回来我倔强的说不,我只要娶你!嫂子什么都没说的挂了电话~~  终于毕业了,我拿着公司预支的薪水兴高采烈的回到家里时,嫂子已经备好了饭菜,只等我回来。

  饭桌上,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看见我回来,嫂子说康明,来,快叫张大哥,嫂子以后就跟着她过了···那个男人站起来,和我握了手,一边啧啧的说真不简单,大学生呢!我和他只握了两秒钟,就跑到房间里去了。

  那天晚上,我没有吃饭。

  躺在床上一遍一遍的在心里问嫂子,为什么,你为什么不给我照顾你的机会?&rdquo(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嫂子,等我毕业了我就回来娶你(2/2)  过没多久,嫂子就和那人结婚了。

  我去了,喝了很多酒。

  嫂子也喝了不少,隐约听见她对别人说,看,这就是我弟弟康明,名牌大学的大学生呢!在北京工作的!言语之间透着自豪。

  后来,因为工作繁忙,我都不能时常回家,只能将每个月的工资大半都寄给了嫂子,可每次嫂子都是如数退回。

  她说:明明,嫂子老都老了,又不花费什么,到是你,该攒点成家立业才对。

  还时不时给我寄来家乡的土特产,说明明,好好工作,早些成家立业,等嫂子老了的时候,就到你那里去住些日子,也去看看首都北京,到时你可别不认老嫂子啊!我眼泪就像洪水一样泛滥开来,心想我亲爱的嫂子,没有你,哪有我的今天?弟弟怎么可能忘记您呢?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