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pronhup



“馬上就到 果園了, 小磊累不累啊?”“ 嫂子,我不累,嘿嘿……”男人傻乎乎的撓頭回答道。

  順著山路往果園走,一路上 丁翠紅緊緊攥著 趙小磊,生怕他掉溝里去似的,拐過一道彎之后,小路變得越來越窄。

  趙小磊似乎有些害怕,下意識頓了頓腳步,想讓丁翠紅在前邊,兩人互換位置時,趙小磊感受到嫂子身上的香味,頓時像觸了電似的,全身酥酥麻麻的。

  再往前是一個小水塘,炎炎烈日下,兩人很快就全身是汗。

  趙小磊卻突然頓住腳步,說道:“嫂子,我要洗澡澡,好不好?嘿嘿。

  ”“洗澡,現在?”丁翠紅差點兒咬了舌頭。

  雖然眼前的 小叔子是個 傻子,可畢竟孤男寡女的,等會突然來人,可就有理都說不清了,“小磊,你洗吧,嫂子給你看著衣服。

  ”丁翠紅只好找借口搪塞。

  “那我等會也給嫂子看衣服,嘿嘿。

  ”說完這話趙小磊就麻利的脫掉上身衣服,穿著個大褲衩跳進了水塘。

  “嫂子,你快下來,可舒服了呢!”趙小磊滿臉歡喜的叫著。

  本想著拉這小叔子幫忙去果園干活,這倒好,直接洗上澡了,正嘟囔著,趙小磊直接雙手捧起一大勺水,往丁翠紅身上灑去。

  夏天本就只穿了個薄開衫,這下撒過來的水直接將丁翠紅的衣服浸透,傲人之處勾勒的分外明顯。

  看著眼前春光,趙小磊喉嚨一緊,身下的大褲衩立即支了起來。

  這一幕看在丁翠紅眼里,臉上立即紅了起來,眼睛卻一個勁兒的往趙小磊那邊瞟。

  “小磊,趕緊上來吧,果園還有一堆事要做呢!”“嫂子,拉我!”丁翠紅立即將手伸向趙小磊,卻未注意到腳邊石頭,一個趔趄下,猛朝著趙小磊倒了過來……幸好被趙小磊扶住,二人很快朝果園趕去。

  “小磊,你先給果樹澆上水,嫂子有點尿急,去小便了!”在果園里干了半天活的丁翠紅,忽然感覺腹部漲的有些厲害,給今天來幫忙的小叔子趙小磊說了一聲,就趕忙的向著園子后面走去。

  由于地里只有她小叔子,因此,來到果園后面,隨便找了個地兒,丁翠紅就脫了褲子開始小解。

  “哇,嫂子…!”可讓丁翠紅想不到的是,她前腳剛走,趙小磊竟然偷偷摸摸跟了上來。

  此刻,趙小磊貓著腰躲在果樹的后面,瞪直了眼睛,因為地勢的原因,他看到了嫂子幾乎所有的美景。

  趙小磊只覺得喉嚨感到發干的厲害,死死盯著嫂子,眼睛都眨不了了。

  如果被丁翠紅看到小叔子,在偷看自己小解,她不僅會驚叫,同樣會覺得不可思議。

  兩年前的那場車禍,不僅帶走了她丈夫 趙小剛的生命,還讓趙小磊撞到了腦袋,變成了傻子。

  在她眼里,趙小磊就是個傻子,不可能有偷窺的心思。

  可事實上趙小磊不僅過來偷看,盯著自己嫂子,他還心頭火熱的厲害。

  趙小磊之前確實是傻子,但就在幾天前他上樹掏鳥窩時摔了下來,意外的恢復了神志。

  不過他卻沒有告訴嫂子。

  因為嫂子是這十里八村最漂亮的 女人,在家里毫不避諱他這個傻子,經常都是只穿著內衣,讓他看到了嫂子不少的春光,嫂子那凹凸有致,讓他著迷。

  為了防止嫂子知道他不傻后,會有所收斂, 他就把自己不傻的事情給隱瞞了下來。

  家里沒有了哥哥,嫂子又經常穿著內衣,在他眼前晃來晃去的,這讓他對嫂子的想法,一天比一天重,總想著和嫂子發生著什么!剛才看到嫂子去小解,他就忍不住跟了上來。

  此刻,在他目光火熱的注視下,丁翠紅方便完了,還打了一個舒服的尿顫,緊接著,她就從口袋里掏出來手紙擦拭。

  趙小磊本以為嫂子要提上褲子,繼續來果園里干活。

  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丁翠紅在擦完以后,并沒有站起身,反而從口袋里拿出來她那個紅色的oppo手機,然后點了起來。

  沒有一會兒,手機里就發出來一陣陣奇怪的聲音。

  緊接著,他就看到還在蹲著的丁翠紅,竟然……趙小磊只感覺鼻血要噴涌而出,因為他早上就聽到嫂子在屋里傳出來這種聲音了,雖然他沒有碰過女人,但他只是傻了兩年而已,恢復神智以后,他清楚的知道嫂子這是在做什么。

  這才過去幾個小時,嫂子竟然又在做這種事情了!可以想象丁翠紅的癮到底有多大。

  其實丁翠紅做這樣做,也很無奈,她今年23歲,才剛剛初嘗禁果,丈夫趙小剛就出事了。

  這幾年她和小叔子相依為命,一直都沒有找男人,但已經知道那種滋味的她,非常的想有個男人。

  剛才和小叔子趙小磊在果園摘干活的時候,她發現雖然這個小叔子傻傻的,但身體不是一般的強壯,全身都是肌肉。

  她猜測,趙小磊那里,要比她過世的老公趙小剛大!雖然趙小磊是自己的小叔子,還是個傻子,她不應該這樣想,但她卻控制不住。

  哪怕到現在,一想到趙(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小磊那強壯的身形,她內心里就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樣,那股渴望就爆發了,不由得提高了聲調。

  聽著丁翠紅的叫聲,趙小磊心底的火更大了,他根本就不滿足于貓著腰在后面偷看。

  他想更近一步,一親嫂子的芳澤!完成這些天他內心里最渴望的事情。

  一念至此,再看著蹲在地上十分忘我的嫂子,趙小磊真恨不得把嫂子推到在地,讓嫂子嘗嘗他的厲害!只是趙小磊也明白,這事不能用強的,可咋樣才能和嫂子親近親近呢?“啊!”看到趙小磊過來,丁翠紅頓時就嚇了一跳,連忙就提起來褲子,關上手機。

  “嫂子,你干嘛呢?”趙小磊看著慌張的嫂子,就裝作傻傻的模樣,歪著腦袋,一臉很不解的問丁翠紅。

  “小磊,嫂子不是讓你在地里干活嗎?你咋跑過來了!”丁翠紅感覺都快要羞死了,她現在的行為被人撞見,真想找個洞鉆進去,當即她就寒臉訓斥起來趙小磊。

  “嫂子,我一個人在地里害怕…你別兇我好嗎?”趙小磊委屈巴巴的說道。

  “好吧,好吧!嫂子不兇你!”丁翠紅最受不了的就是這個傻小叔子哭鬧,而且,看著趙小磊這副傻傻的模樣,她也沒有心思去訓斥了,畢竟趙小磊就是個傻子,他哪里懂自己在干嘛?“嫂子,你真好!我要抱抱!”趙小磊頓時興奮的手舞足蹈,看著眼前美麗的嫂子,他立刻就和以前一樣,一下就抱起了丁翠紅。

  頓時間,嫂子身上的柔軟和香氣,就傳了過來,趙小磊感覺很舒服。

  緊接著,他抱起了嫂子。

  “啊!小磊,你干嘛?” 可夜宴的老板是陳澤華,我總有種吃軟飯的感覺。

  第二天下午,我去夜宴酒吧報到,一個叫夏莉莉的女人帶我上崗,三十歲左右,是ktv部的經理。

  第一次見面,人倒是挺不錯的,對我還算熱情。

  安排完我的工作,夏莉莉就走了,我正式工作。

  晚上天剛黑下來, 婷姐和陳澤華就來了,兩人有說有笑,看起來關系很曖昧。

  我心里不爽,假裝沒看到他們,也沒打招呼。

  陳澤華卻笑著走過來,說道:“ 小飛,以后工作上有什么困難,就去找夏經理,我會給她打聲招呼,讓她照看你,當然你也可以直接來找我,都行。

  ”當時旁邊還有幾個同事,他們聽到陳澤華這樣說,忍不住將目光看過來,包羅萬象,特別復雜。

  我淡淡地嗯了一聲。

  見狀,陳澤華也沒有生氣,只是微微一笑,便對婷姐說:“婷婷,我先去包廂里,你等會自己過去。

  ”陳澤華走后,婷姐說:“小飛,以后他跟你說事情的時候,你態度好點兒,他畢竟是老板,你不能讓他沒有面子,你說是不是?”我哼道,我的態度已經算不錯了。

  婷姐緊蹙眉頭,欲言又止,最后掉頭走了。

  旁邊幾個同事小聲議論起來,說原來這 小子是走后門進來的,難怪夏經理都對他那么客氣。

  我總覺得這些話有點刺耳,好像我占了陳澤華便宜似的。

  時間不久,酒吧里來了幾個年輕人,點了包廂,正好輪到我服務。

  這幾個年輕人都在25歲左右,三男兩女,一個青年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別人叫他 劉哥,有點奉迎他的意思,應該有點背景。

  兩個女孩長得都不錯,可奇怪的是,她們倆都是劉哥帶來的,關系曖昧,坐進包廂就摟摟抱抱,絲毫不在意別人的目光。

  “愣什么, 倒酒啊。

  ”劉哥瞥了眼我,“你新來的吧,這么不懂規矩?”我趕緊走過去倒酒,笑著說:“哥,我第一天上班。

  ”“難怪我看你這么面生,我給你講,在這里上班,得有眼力見,人也得機靈點兒,像你這種木頭似的,早晚得滾蛋。

  倒酒。

  ”劉哥說。

  我則呵呵賠笑,一邊給他們倒酒,沒想到的,給劉哥右邊那個女人倒酒時,她正好想拿話筒,兩只手撞在一起,酒忽然灑在那女人的大腿上面。

  女人穿的是短裙,美腿裸露著,這下子可不得了了,女人一聲尖叫,怒斥道:“混蛋,你眼瞎呀!”“瑩瑩,沒事吧?”劉哥眉頭一緊,抬手就扇了我一巴掌,喝道:“草泥馬的,你會不會倒酒!我看你是不想干了!把酒給我舔干凈,不然你死定了!”說話的時候,指著瑩瑩的大腿。

  臉火燙,可我還得賠笑道:“哥,姐,不好意思,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幫你擦干凈。

  ” “擦你麻痹啊,聽不懂 老子說的話嘛,老子讓你舔!”劉哥義憤填膺地說。

  擦可以,舔老子做不到!再說她明明看到我在倒酒,還碰我的手,這事能賴我嘛。

  我站著不動,激怒了劉哥,蹭的一下站了起來,重重的一拳落 在我臉上,頓時我就頭暈目眩起來。

  劉哥不肯罷休,連續幾腳踹在我肚子上,我連退數步后,而后倒在外面的走廊里。

  劉哥追出來掐住我脖子,雙目圓睜道:“小子,我看你是存心找打!”這時,經理夏莉莉正好看到了,急沖沖地走過來說:“劉少,怎么了,怎么發這么大的火?”劉哥說:“夏經理,你來的正好,這小子是新來的吧,太不懂規矩了,故意把酒灑在我朋友的腿上,這種人怎么能當服務生,今天必須開除他!” 我正是年輕氣盛的年紀,又剛踏入社會,受不了任何誣陷,我急忙解釋說:“夏經理,我不是故意的。

  ”夏莉莉簇起眉頭,看了看我,末了對劉哥說:“劉少,葉飛是陳總親自介紹過來的,您看這事,要不就算了吧?”“算了?我他媽不答應!我舅呢?我要親自問問他,這小子跟他是什么關系!”劉哥拽著我的衣領,一副囂張跋扈的嘴臉說:“你給我站起來,別他媽裝孫子!”這時,我才隱隱明白,劉哥和陳澤華的關系,原來陳澤華是他的舅舅,難怪他這么囂張跋扈。

  夏莉莉說:“陳總在502包廂,我去叫他過來?”劉哥擺手說:“不用了,我去找他。

  ”說完拽著我就走,讓那個叫瑩瑩的女人也過去,路上對我說,葉飛是吧,今天我就讓你心服口服。

  很快,我被拽到502包廂外面,劉哥直接推開門說道:“老舅,這就是你招的人?”這是一間豪華包廂,里面坐著七八個人,大多都是中年人,穿得周正,氣質不俗。

  我仔細一看,發現婷姐也坐在陳澤華身邊,露出一張淡淡的笑臉。

  劉哥忽然闖進去,使得里面的人都是一愣,說話聲也戛然而止。

  陳澤華也皺起眉頭,問道:“小軍,咋回事?你打了葉飛?”剛才臉上挨了一拳,此時嘴角還殘留著血絲,見狀,婷姐臉上的笑容倏然消失殆盡,緊接著便露出擔憂的神色,起身走過來說:“小飛,你沒事兒吧,到底咋回事呀?”我見她走來,忍不住哼了一聲,什么都沒說。

   劉軍指著我說道:“老舅,我帶朋友過來玩,這小子居然故意往我朋友身上倒酒,我就出手教訓教訓他,給他長長記性。

  ”說完把瑩瑩拉到身邊,指著濕漉漉的大腿說,你們看,腿上全都是酒。

  陳澤華眉頭深皺,沉吟片刻說:“小軍,葉飛第一天上班,工作中難免會出現差錯,你著實不應該動手打人。

  ”我說陳總,我不是故意的,我斟酒的時候,是她的手碰了我的手,酒才灑到她身上。

  “草,你他媽還敢嘴硬,老子打不死你!”劉軍氣得暴跳如雷,飛身一腳,直接踹在我肚子上。

  頓時間,內臟都生生扭痛起來,呼吸都特別困難。

  被連續毆(兒童益智故事)打,我的怒火也上來了,剛才不還手,是因為劉軍是客人,我禮讓他三分,可現在我實在忍不住了,大不了老子不要這份工作。

  想到這,我就全身鼓勁,想撲上去教訓劉軍。

  婷姐卻一把將我拽住,緊蹙眉頭道:“小飛,你冷靜點,不能動手打人。

  ”嗬!我冷笑著,指著劉軍說:“憑什么他能打我,我就不能還手?!我被打是應該的,我打他就不可以,憑什么啊?!”婷姐急忙說:“小飛,別說了,你把酒灑在人家身上,就是你不對,快和人家道歉。

  ”道歉?!我他媽被打了,還得給他賠禮道歉?!心里像刀扎似的,委屈、心痛、失望,一瞬間各種心情充斥著,難受至極。

  以前,婷姐是那么的袒護我,即便我撞見張雨彤上廁所,婷姐也盡量幫我說話。

  可現在呢,就算我被打了,她還攔著我,不讓我報仇。

  差距真是太明顯了。

  我情緒失控,咆哮道:“你告訴我,我為什么向他道歉?是打我讓他手疼了,所以我要道歉嗎?!我應該自己打自己,這樣你就滿意了?!劉婷,你想討好別人我管不著,但你別拿我當陪葬品!”我發泄一通,心里舒坦多了,說完轉身走了出去,這份工作,老子不要也罷!“小飛,小飛,你等等……”身后傳來婷姐的呼喊,可我假裝沒聽見,毅然決然地走了。

  我原以為婷姐和陳澤華在一起,是故意氣我的,可今晚我才明白,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她是真心想和陳澤華在一起,至于出發點,我敢肯定她不是真心喜歡陳澤華。

  女人,真是善變的動物。

  心里難受得很,隨后我就找個清凈點的地方喝悶酒,越難受越想喝,越喝越難受,最后喝高了,走路都有點飄。

  回到家里已經很晚了,但婷姐和張雨彤都沒有睡覺,兩女坐在沙發上,氣氛也有點尷尬。

  見我踉蹌著走進去,婷姐急忙過來扶著我,面露擔憂和歉意,說小飛,婷姐知道錯了,別生氣了好嗎?我猛地甩開她的手,看都沒看她一眼,走到沙發前面坐下來。

  張雨彤倒了一杯糖水遞給我,我一口氣喝了。

  “小飛,事情我都聽說了,婷婷當時攔著你,也是怕事情鬧大,不好收場,你就別埋怨她了。

  ”張雨彤說。

  我冷哼道:“彤姐,你別說了,我心里有數,誰讓我沒錢沒勢沒本事呢,打我的那人是陳總的外甥,打我是應該的。

  ”婷姐聽到這話,眉頭頓時一緊,美眸也閃動起來,歉意地說:“小飛,對不起,讓你受委屈了。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