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冷淡总裁攻和傲娇医生受 我都痛哭了他还在



新闻网3日报道行,有空吧。

   季晨 说道

   季晨虽然嘴上答应,但心里知道,他应该不会这么做,他担心穿帮。

   同时他也在想,如果 米兰知道自己并不是她想的那样,只是一个司机,会不会立刻就对自己失去了兴趣呢? 待在火坑里的幸福,真是左右为难,就好像忽然有了一大笔钱,但这钱是偷来的,拿着却不敢花一样难受。

   正想着,忽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季晨掏出来一看,是李 诗蓝,心里咯噔一下,得,又来 事儿了。

   真是让他连跟朋友们吃个饭都没法好好吃。

   没办法,他将电话接了起来。

   季晨,你快来我家一趟!电话那边李诗蓝似乎很紧急。

   好,我马上过去。

  季晨连忙说道。

   我得走了。

  季晨说道。

   去哪儿呀这么火急火燎的?马宁问道。

   我领导,好像有急事儿,我得去她家一趟。

  季晨说道。

   你领导不是个女的么?胖子说道,这么晚了,让你去她家……嘿嘿,不会是让你干什么体力活儿吧? 你小子桃花运来了啊,这又是米兰,又是女上司的,你可注意身体啊。

  马宁也跟着笑了起来。

   季晨没有跟他们瞎贫,便急忙打车去了李诗蓝家。

   一出电梯,刚到李诗蓝家门口,门微开着,就听见李诗蓝似乎在和谁争吵。

   季晨急忙推门走了进去,一进去就看到李诗蓝和一个男人站在客厅中央撕吧了起来。

   季晨忙过去将李诗蓝挡在了身后,问那男的道,你是谁? 那男的很瘦,但看起来很凶,问我是谁?我是她丈夫,你又是谁? 季晨一愣,原来是她前夫。

  那这不是她的家事么?叫自己过来干嘛? 李诗蓝激动的指着她前夫说道, 张明宇,你现在马上给我滚出去!我告诉你,这婚我离定了,你就别痴心妄想我心软了! 原来还没离婚,季晨心想,那就算不上前夫了,应该只是感情不合,一个 女人,在事业上风生水起,在婚姻上必然不能幸福,这本来就是鱼和熊掌的选择。

   这是我家,我凭什么走?张明宇也毫不示弱。

   李诗蓝铁青着脸说道,行,你不走你就待着吧,季晨,我们走。

   李诗蓝和季晨在前面走,身后张明宇说道,李诗蓝,我告诉你,你不答应我的条件,我就不会同意离婚的!我们走着瞧! 李诗蓝没有说话,让季晨开车带她离开了。

   路上李诗蓝余怒未消,骂道,什么东西!一个皮包公司,居然想要绿森新项目的承建!就他那两把刷子,盖个厕所都费劲,谁敢把工程给他?真是气死我了。

   季晨不敢接话,其实这种事,你很难说谁对谁错的,毕竟她背着张明宇也跟别的男人那什么,自己的女人能坐到那个位置,估计张明宇也清楚,他也是想要点补偿罢了。

   李诗蓝似乎很生气,季晨看到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便小心问道,李总,咱们去哪儿? 你把车停路边,坐到后面来。

  李诗蓝说道。

   季晨一愣,将车停在了路边,然后开后门坐在了李诗蓝旁边。

   李诗蓝猝不及防的趴在了她肩膀上,然后哭了出来。

   看到李诗蓝趴在自己肩膀上哭的十分委屈,季晨竟然也从心底涌上了一种男人对女人的本能的心疼。

   这个女人虽然在职场风生水起,看起来气场很足,但毕竟也只是个女人。

   他很想拍一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但他没敢那么做。

   李诗蓝哭了一鼻子,似乎好了许多,接了个电话,是营销总监陈国富打来的,说是第二天省部的领导要来,准备召开全体会议,让她准备一下。

   李诗蓝挂了电话,又给她手下打了个电话,颐指气使的安排工作。

   一谈到工作,季晨感到李诗蓝立刻就收起了女人的委屈,摇身一变回 到了那个强势的女领导,那种强势的气场又回到了她身边。

   挂了电话,季晨问李诗蓝去哪儿,李诗蓝说回家。

   您丈夫不是还在那?季晨说道。

   他早走了。

  李诗蓝说道,我得回去准备工作。

   季晨只好送她回去,回去以后,果然张明宇已经不在了。

   你先回去吧。

  李诗蓝说道,明天早晨七点过来接我,不要迟到。

   季晨答应着便出去了。

   这两天季晨和米兰的进展一日千里,虽然只是在微信上聊,晚上 视频聊而已,但进展神速。

   有的时候晚上聊天,米兰只穿了一个薄薄的睡衣,什么都看的清清楚楚,米兰的身材也很好,两个胸部发育的十分饱满,即使不穿睡衣也傲挺挺的,季晨看的直冒火,只恨自己不能从屏幕里穿过去,好好蹂躏米兰一番。

   米兰也早看出了季晨的欲望,时不时的撩拨他几句,一来二去,两个人的聊天就火热了起来。

   米兰甚至略带撒娇的说道,那么想跟我那个,就早点来找我嘛,到时候还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勾的季晨心神摇荡,他当然想去,可他现在根本就去不了,司机这活儿真的是太忙了。

   这些日子他跟着李诗蓝才真正明白领导的司机可真不是开开车那么简单,接送领导的亲戚朋友这就不说了,关键很多时候还要给她跑腿儿,照顾领导的生活,给领导去超市买东西,有的时候买菜做饭也都要做。

  好在季晨做饭的手艺还不错,李诗蓝对这点还是挺满意的。

   最让季晨受不了的是,李诗蓝让他去给她遛狗,晚上这个时候,正是季晨要跟米兰视频聊天的时候,遛狗就没法视频了。

  这点让季晨很不爽。

   那条叫大木的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金毛。

   季晨很不解,李诗蓝这个级别的女人,为什么不养条名贵一点的狗,而是养一条金毛? 这天他正一面遛狗一面和米兰发短信,谁知道一抬头,发现狗不见了! 当时季晨就吓了一大跳,要知道,李诗蓝可是相当喜爱这条狗,要是狗丢了,那可就糟糕了! 季晨急忙在小区里四处寻找,喊狗的名字,大木大木 小区里一老太太问道,你儿子不见啦? 季晨一愣。

   你可得把孩子看好了啊,现在这人贩子太多!老太太拉着他叮嘱道。

   季晨叫苦不迭,没空跟她解释,这时听见小区广场那有个女孩尖叫了一声,谁家的狗啊! 季晨忙跑了过去,看到大木正将一条雪橇犬摁在地上嘿咻。

   显然,那条雪橇犬是 那女孩的。

   女孩很漂亮,但满脸愤怒,看季晨跑过来,问道,你的狗? 季晨点了点头。

   怎么这么流氓?那女孩说道,你还不赶紧把它弄开!我们家妞妞可是纯种的阿拉斯加雪橇犬,让你这种狗给上了,怀上了怎么办? 喂喂喂,你说话客气点好不好?季晨说道,怎么听着像骂人呐。

   你快点啊你!女孩着急道,再不阻止它就射了! 然而已经晚了,大木已经完事儿了,似乎很爽的样子叫了一声,女孩忙跑了过去,一把抱住那雪橇犬,妞妞,你受委屈了! 季晨笑,不算委屈,它爽还来不及呢。

   女孩气愤的站了起来,你什么意思?你刚才为什么不阻(姐弟乱性)止它?你是不是故意的? 拜托姐姐,你有没有点常识?季晨说道,动物在那个时候是六亲不认的,我要是阻止它,它就算不把我吃了,也得把我上了。

   女孩本来正生气,听了这句,噗嗤笑了,但很快又铁着脸说道,那你说怎么办吧? 这事儿能怎么办?季晨说道,动物之间两厢情愿的事儿,难不成还得上法庭告它? 不行!那女孩说道,明明就是你们强迫的,妞妞要是怀孕了,你必须负责! 它怀孕我负责?又不是我干的。

  季晨说道。

   不行!是你的狗干的,你必须负责到底。

  那女孩说道,要不然你别想走。

   这时候米兰的电话来了,季晨接了起来。

   你怎么还不上线?米兰责备道,我都等你好久了。

   有点事儿,我很快就回去,等我啊。

  季晨说着挂了电话。

   这个点儿,也算遛的差不多了,上去把狗放下就可以回家跟米兰视频了,可偏偏出了这么个事儿,女孩怎么也不肯让他走。

   季晨没办法,最后只好妥协,这样,你加我微信,要是它怀上了,你跟我说。

   女孩这才作罢,加了微信,放季晨走了。

   季晨刚带着大木回到李诗蓝家门口,就听到房间里传来了争吵声。

   那声音就是张明宇的,季晨一下就听的出来。

   坏了,她丈夫又来了,季晨忙向屋里走去。

   一进去果然看到张明宇又和李诗蓝在客厅中央撕吧起来了。

   季晨忙过去拉,谁知道刚走到跟前,张明宇就给了李诗蓝一耳光,直接将李诗蓝打的栽倒在了沙发上。

   人都是这样,一旦动手,就再也收不住了,张明宇紧接着就立刻想拉起李诗蓝接着再打。

   季晨见状忙一把抱住了张明宇,将他甩到了身后,站在了李诗蓝面前。

   你给我让开!老子今天非教训这臭娘们不可!张明宇恨道。

   不行,季晨说道,你冷静一点,打人毕竟是不对的。

   我去你吗的!张明宇大叫一声,挥拳就朝季晨的脸打了过来。

   季晨当时就挨了一拳,不过这对季晨来说也算不了什么,从小打架就是季晨的拿手好戏,高中的时候还跟表哥练过几年的拳击,一般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张明宇这种瘦骨嶙峋的了。

   他又冲着季晨打了好几拳,但季晨只还了一拳,就直接打的张明宇栽倒在地,半天才爬起来。

   他不敢再上了,对李诗蓝说道,行,你找人来对付我是吧?行,你们给我等着! 说着他转身就走了。

   季晨回头见李诗蓝坐站在那里,满眼的愤怒,便问道,李总,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

  李诗蓝说道,狗娘养的,给脸不要脸,找机会我非让他知道这一巴掌的代价。

   季晨一愣,这李诗蓝发起狠来确实有点吓人。

   你先回去吧。

  李诗蓝说道,路上小心一点儿。

   季晨说道,李总,要不我还是陪陪你吧,我担心他再回来。

   你走你的,哪儿那么多话?李诗蓝不耐烦的说道,我没事儿。

   季晨只好走了出来。

   回去的路上小心点。

  李诗蓝在身后补充了一句,有什么事儿给我打电话。

   季晨点点头。

   回到家以后,他爸爸在客厅吸溜吸溜的吃粥,老头儿刚从医院回来,估计没顾上做饭,买了点粥将就一下。

   见季晨回来,问道,你吃了没? 吃过了。

  季晨说道。

   脸怎么了?他爸问道,你又跟人打架了? 没有。

  季晨说道,不小心擦的。

   老头显然不信,骂了起来,你都多大了,还跟人打架!你看看那些跟你一起长大的同学,哪个都比你混的好,你到现在连个媳妇都混不着,还跟人打架…… 季晨没有还嘴,进了卫生间,对着镜子一看,虽然不疼,但已经肿了。

   看来今天晚上是没法跟米兰视频了。

   刚这么想着,米兰的视频就来了。

   季晨心里一暖,忙回了自己的卧室,犹豫了一下,还是挂掉了视频,对米兰说道,太晚了,就不视频了吧。

   米兰不干,为什么?我都一整天没见你了,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嘛。

   这一刻我觉得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我们互相对视着,看到的是对方眼神的炙热与迷乱。

  我越开越 控制不住自己了,我已经迷失在林荫的热情中。

  同一时间,我和她同时身子一颤, 我感觉到她抓着我的手猛地 用力

  [这一刻我似乎已经感觉林荫那里的炙热,我觉得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我们互相对视着,看到的是对方眼神的炙热与迷乱。

  我越开越控制不住自己了,我已经迷失在林荫的火热中,下一刻,我感觉到了她真正的火热,同一时间,我和她同时身子一颤,我感觉到她抓着我的手猛地用力。

  ]她已经做好了准备,那么我呢?我不敢想象自己真的就要得到她了,我真该这样做吗?这一刻,我怎么可能想这么多,我发现我竟然有了迫不及待的感觉。

  然而……叮铃铃!突然一阵铃声响起,我浑身一个激灵,猛地清醒过来,同时我也发现林荫脸色一腾地一下红了!我急忙起身抱着她,将她放在一旁,然后慌张的近乎是逃跑一样的跑到了餐桌那边,我的手机还在一阵阵叫唤,我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该恼怒还是庆幸。

  如果我现在照镜子,一定会看到自己纠结的表情。

  拿起电话一看,我彻底冷静了,电话是 徐姐打来的,她是我的部门主管,这批产品出厂后不断出事,这次终于确定没问题了,已经出售一批了,怎么她还要这么晚打电话呢?突然我想起林荫用那我带回来的产品卡住的事情,我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接起电话后徐姐的吼声传来:“快给我滚过来!这就是你们保证不会有问题的吗?你知道出什么事了吗?快给我来公司!”我急忙点头说没问题,我这就去,虽然已经晚上九点多,可是我没什么理由不去,显然,出事了。

  我回头看向林荫,她的脸色还红红的,原本在看着我,见我转头看她,她立刻扭过头去,那娇羞的模样惹人疼惜。

  我说林荫你洗个澡就早点睡,我要去公司一趟,林荫点点头要我路上小心。

  我回房间换了身衣服,拿上手机钱包就出门了。

  路上,我想到刚刚和林荫那一段时间的迷乱,心还砰砰砰直跳。

  任何一个男人在那一瞬间,都会控制不住,更何况我还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甩甩头,我不在想那么多(俩性故事),将思绪转回手头,徐姐这么生气,那么事情不会小了。

  果然,当我到了公司,我们 研发部的人都在,而主管 徐敏却不在,同事跟我说徐敏被黄 云翔叫道经理室了。

  我听着同事们的交谈也明白出事了,新产品被投诉了,而且还不是少数投诉,这就完全是我们研发部的责任了,想来早就对徐敏有意思却被徐敏一再拒绝的经理黄云翔,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没等多久,我就看到徐敏冷着脸回到了办公区,我们一群人都站了起来。

  徐敏开口说道:“接下来一个月,我会暂时去 销售部,研发部有事情给我发邮件。

  ”说完,徐敏看向我,说道:“李成阳,这一个月你跟我一起去销售部,暂时做销售工作。

  ”“什么?”我一下愣住了,有点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刘敏是个大美人,听说已经四十岁了,可是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皱纹,反而将她的青涩抹掉,剩下了一身的成熟风韵。

  只是她平日都是一副冷脸,生人勿进的模样让她在公司没有什么朋友,一些想要追求她的男人也被她毫不知委婉的当面拒绝,经理黄云翔就是其中之一。

  我不知道为什么徐敏要去销售部,更不明白为什么我也要跟着去,她离开时我就跟了出去。

  徐敏显然看出了我的疑惑,就出奇的解释了一下,大体情况就是这次她怀疑不是产品的问题,而是黄云翔对她的刁难,就是想把她挤走。

  毕竟,产品出问题,那么研发部难辞其咎,如果上报到了总公司那边,她多半是要走了,但她不甘心,所以就想去做一个月销售,想跟踪这些消费者的使用态度,看看是不是真的那么不堪。

  我十分理解徐敏的心里,可是,为什么我也要去呢?我问出自己的疑惑,徐敏道:“我一个女人怎么拉下脸卖这东西,当然你卖,我跟着你,还有,给你一天假期处理私事,后天去销售部报道,这一个月不准请假。

  ”我就感觉心里一阵无奈,可是再想说话,徐敏已经走进停车场,我追上去,就只看到她的马六车尾灯。

  独自走在街道上我觉得自己的前途堪忧,不过我倒是觉得徐敏或许是想多了,毕竟,林荫用了那个振动棒就卡住了,说不定真的是产品有问题。

  回到家里看到林荫的房间灯已经关了,我疲惫的洗了澡就早早睡下。

  翌日,我破天荒的睡到了八点半,想着林荫和莹莹应该早就上学走了,我起床就穿着内裤走出房间了。

  可是当我来到客厅,我一下愣住了,就见莹莹竟然穿着睡裙在打扫卫生!“成阳哥你醒了,我去给你端早餐!”莹莹朝我嫣然一笑,扭着纤腰就走进了厨房。

  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急忙回到房间将睡衣穿上,在走出来,就看到餐桌上摆着两个白白胖胖的大包子,还有一碗绿豆粥,以及两样小咸菜。

  我想到昨晚的事情,尴尬的笑了一下就去洗漱了,出来坐在餐桌旁,莹莹也走了过来,她帮我拿了碗筷,然后坐在我身边的椅子上,笑靥如花的看着我。

  被她这样看着我多少有点不自在,看了一眼没见到林荫,就问她怎么没去学校。

  莹莹说她上午没课,就留下帮我打扫房间了,说今晚林荫还会过来睡。

  她还穿着睡裙,我不经意间看到了她胸前白花花的一片,顿时再次想到昨晚我抱着她,她那副诱人的模样了,下面不知不觉就支起了帐篷。

  莹莹仿若未觉,为我将绿豆粥端到面前,然后将上半身都凑过来,说道:“绿豆粥可以去火,成阳哥好像火气很大呀!”我被她调笑本来也没什么,可是我突然感觉什么东西被握住了!林荫和我聊了两句就回房间了,我想要让她帮我关门都没来得及。

  不过此刻我也没有别的时间了,整个脑子都在享受被窝里那只妖精的伺候。

  这种感觉多长时间没经历过了,我都忘了,以前和妻子也没时长这么玩,没想到今天莹莹会带给我这个惊喜。

  我脑袋在外面,手则是在里面摸到了莹莹的胸,我感觉到莹莹只是稍微顿了一下就再次开始了,她的手法很生疏,牙齿偶尔会碰到我,每次都会疼一下,可是我却一点没觉得不舒服。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