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鳥越 乃亜



  杏兒跟花嬸聊了幾句,等花嬸走了之后,杏兒才來到 張寒家門口,先是敲了幾下門,問了句:“張寒,張寒,在家嗎?”  聽著杏兒香唇里飄出來的悅耳動聽的聲音,張寒的心瞬間狂野了起來。

    昨晚他在跟 翠兒共浴愛河的時候,腦海里就曾經莫名其妙的浮現過杏兒的倩影,他當時還想,如果身子下面的 女人是杏兒,那會不會把自己舒服死呀?因為這靈水村十里八鄉的 男人,就沒有人見過比杏兒更美的女人,這會兒杏兒來自己家了,更讓他心里火急火燎,恨不得立馬開門把這美嬌娘拉進來,吃他娘個滿嘴流油。

    雖是心里血脈噴張,但張寒依舊故意裝睡,沒有回應杏兒。

    杏兒又喚了一聲,見張寒還是沒有應答,便終于忍不住推開了門。

    閉著眼睛的張寒一聽到門開了,就知道杏兒肯定進來了,他瞬間就覺得一股強烈的渴望在體內升騰起來……杏兒推開門后,見張寒仰躺在床上,閉著眼睛,似是睡著了,不禁從頭到腳地掃視了一遍張寒,美眸無意中落在了張寒的小腹下那霸道反應之上,只是這一眼,她的臉蹭地就紅了。

    僅憑這大帳篷,杏兒就知道張寒這壞蛋小子的本錢差不了。

    怪不得村里一些小婆娘聊那事的時候,總是悄悄議論張寒的本錢大,這一看還真是!  杏兒一聲不吭地盯著張寒,盡管她從沒有對張寒有過什么非分之想,也沒想過背叛她家 張老師,但最近這很長一段時間,自己跟老公都沒有成功過。

    前段時間 張海病了好幾個月,病愈之后這幾個月,身體又一直找不到以前的狀態,這前后加在一起,杏兒有大半年沒有過夫妻 生活了,猛地一見到這威風凜凜的景象,自然心跳加快,心率加速,俏臉緋紅。

    羞臊之下,杏兒想趕緊離開,生怕張寒醒不來發現她在盯著他看,但又舍不得走,心里感嘆,還是年輕人好啊!大白天睡覺都這么虎虎生威的,一個人都反應這么強,那叫一個浪費。

    張寒透著眼角的余光發現杏兒的美眸盯著自己下身看,頓時心花怒放,他知道自己無意識的引誘竟然成功了。

    自己沒猜錯,杏兒和翠兒一樣,都很需要男人,昨天經了翠兒的開蒙,他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那事兒,看見杏兒現在的模樣,就更是按捺不住,心想著要不要現在就找機會,把杏兒按在床上要了她?  看她現在這樣子,應該是空虛了很久了,最多也就是裝模作樣地掙扎幾下,不能拿自己怎么著,搞不好自己稍微主動一點,她就從了也說不定。

    一想到這,張寒色膽包天了,他裝作慢慢地睜開了眼睛,開口道:“喲,是杏兒姐呀?你怎么來了?什么時候來的?”  杏兒一見張寒醒了,頓時羞澀起來,眼睛也不好意思再盯著張寒的那部分,含含糊糊的說:“張寒兄弟,我剛進來,敲你的門沒有聲音,就推門進來看看,我們家張老師讓我請你過去吃飯,我都來第二趟了,你啥時候回來的?你昨晚沒有在家睡覺嗎?”  張寒撒謊道:“我昨晚喝了酒,睡不著,后半夜跑到秀江游泳去了,后來在江邊睡著了,剛回來不久”  張寒說完便坐了起來,還特意將眼睛往自己下面一瞥,裝作發現了什么,忙用手捂住了小腹下面。

    杏兒見狀,臉蹭地又紅了,張寒趁機奉承:“杏兒姐,你可真漂亮”。

    杏兒一下羞澀起來,忙道:“別瞎說,快點起來吧!”  “杏兒姐,我說的是真的,你知道我為什么會這樣嗎?”張寒說著,猥瑣地指著自己的下半身,眼睛則色迷迷地盯著杏兒傲人的前胸和修長的大腿。

    “死張寒,不許亂說啊!”杏兒被他挑逗得更加臉紅了。

    “不是瞎說,杏兒姐,我在夢里夢到你了,夢到你做我媳婦了,身下就成這個樣子了,杏兒姐,這是咋回事呀?”  張寒故意裝嫩雛,啥也不懂似的,其實,經過翠兒昨晚一個晚上的培訓,他對男女間這點事情都完全弄明白了。

    杏兒羞澀地說道:“你個死張寒,想媳婦了唄,等有機會讓杏兒姐給你說個漂亮媳婦,我們村里漂亮媳婦很多的,只要你不好吃懶做,肯定有漂亮媳婦等著你,可不許再惦記杏兒姐了。

  ”  “那我可做不到,杏兒姐,你是我夢中情人,我每天晚上夢里都有你,在夢里你就是我媳婦,雖然在現實生活里你是張老師的媳婦,可在我夢里,你永遠是我媳婦,杏兒姐,我喜歡你!”  張寒趁機表態,說的時候,兩只眼睛里噴出了兩團熱辣的火苗。

    杏兒心跳加快,急忙說道:“死張寒,可不許亂說,你趕緊起床吧!杏兒姐回去了。

  ”  說著,杏兒轉身就要走,她已經從張寒的眼里看 到了一股讓她難以拒絕的光芒,這種光芒在老公張海的眼睛里已經黯然失色了,張海在經歷了多次失敗后,眼里再也燃不起這種熊熊烈焰了,她很害怕自己會淪陷在張寒身上。

    “別走,杏兒姐,求你了!”  張寒見杏兒美眸中有了期待,膽子陡然增大,飛快地躍下了床,將擋在杏兒的面前將門關上了,并且上了拴。

    “死張寒,你要干嘛?你可不許亂來!”  杏兒意識到了張寒的企圖,心里不禁有些驚慌,她心里雖然被張寒的本錢撩的直難受,但她最擔心的,是萬一張寒真一時沖動做出點什么,一旦讓人發現,老公張海肯定會跟張寒拼命的,而且也不會再要她了。

    張海雖然是讀書人,但是對杏兒的占有欲極強,曾經多次跟她說過,她是張海心里的無價之寶,白璧無瑕,他不能容忍任何男人碰她,她只能是他一個人的,他瘋狂地愛她,決不許她被任何男人碰。

    張寒從未這樣跟杏兒獨處一室,他的心狂野地跳躍著,眼里噴出強烈的火花:“杏兒姐,就給我一次,好嗎?就一次,我想死你了,我天天晚上夢到你,你就讓我夢想成真一回吧!”  杏兒邊退邊勸:“不行,張寒,張老師要是知道了,他會殺了你的,我也活不成了!”  “不會的,張老師本來就不是男人了,杏兒姐,我知道你現在過得很苦,你就開開心心地做回女人吧!我能滿足你的。

  ”  張寒說著,猛地撲到了杏兒的身上,將她壓倒在了床上。

  可就在這關鍵的時候,廣播里突然傳來了村長張德旺播送張海對張寒寫的感謝信,張寒立馬被這熱情洋溢的感謝信給吸引住了,腦子一愣神的工夫,杏兒便趁機推開了他。

    杏兒嬌喘著推搡了他一下,小聲罵道:“死張寒,你下次再敢欺負杏兒姐,我就把你的命根子剪了!”  說著,杏兒拉開門栓就要出去。

    張寒的血性被她最后這句話給激起了,伸手攬住了她的柳腰,嘴上說著:“你要是舍得剪就來吧!”  娘嘞,這小腰手感可比翠兒不知道要強多少倍。

    杏兒怕別人聽見,不敢大聲喊,只能小聲怒斥他:“死張寒,快放開我……”  “不放,杏兒姐,我打心眼里喜歡你,我知道你心里也有我,不然你剛才干嘛偷看我的褲襠?”  “你……”杏兒這才意識到原來張寒一直都是裝睡,自己偷看他的時候,都被他看在眼里了,這讓她一下子又羞又急,脫口道:“死張寒,你怎么能這么無賴!”  張寒眼看杏兒欲拒還迎,神情糾結,便想更進一步,一鼓作氣讓她打消估計,沒想到正在這時,就聽外面有人喊道:“張寒老弟在家嗎?”  張寒一聽,就知道是 三虎哥的聲音,趕忙松開了杏兒。

    杏兒一聽三虎來了,急得眼淚都要流下來了:“死張寒,這要是讓三虎看見我在你房里,指不定在村里怎么說呢,怎么辦呀?”  “杏兒姐,你趕緊躲到床底下吧!”張寒也著急了,他都還沒有嘗到杏兒的味道呢,被三虎哥給逮住了不要緊,可萬一翠兒 嫂子要是知道了這事,自己怕是就沒機會跟她“學本事”了。

    杏兒這時焦急的說道:“床底下多臟啊!沒別的地方嗎?”  張寒催促道:“沒別的地方啦,你再不鉆進去可就來不及了”  杏兒一看也沒有其他辦法了,忙趴到了地上,往張寒的床底下鉆。

    張寒一瞥她圓鼓隆冬的屁股,強咽了口唾沫,心想:娘嘞,這要是不睡到杏兒,老子這輩子可就白活了!  想到這,他趕緊將門栓抽掉,然后一瞥床下的杏兒,見她躲到了最里面,心里一陣狂喜,趁著三虎還沒進來,張寒小聲對床底下的杏兒壞笑道,“杏兒姐,我這輩子指定要跟你在一起,你是逃不掉的。

  我知道張老師自從得了一場病之后早就不行了,你是女人,不可能一輩子受活寡的,杏兒姐,我是真心喜歡你……”  杏兒一下羞臊難當,脫口問他:“你個死張寒,你……你怎么知道這些的?”  “這你就別管了,反正我知道張老師現在是假男人,你現在需要一個真男人!”  “你……死張寒,你壞透了,不理你了!別說話,三虎已經過來了!”  杏兒清晰地聽到了腳步聲離張寒家越來越近。

    張寒小聲笑道:“杏兒姐,等我先把三虎哥打發走了,我們再好好聊聊…。

  。

  ”  剛說完,就聽門外三虎在叫:“張寒兄弟,在屋里嗎?”  說著,三虎推門進來,一眼就見到了床上躺著的張寒。

    張寒忙裝作剛剛醒來的樣子,“啊……三虎哥,有事嗎?”  三虎笑道:“沒啥大事,我剛跟張老師從張德旺家回來,正要下地干活,路過你家就過來跟你說一聲:驢日的張德旺打算給你到市里爭取個見義勇為的典型,搞不好你這次要出名了!”  張寒驚訝的問道:“真的?”  三虎笑道:“當然是真的了,你嫂子還說呢,要給你慶祝慶祝,給你做一桌好菜,到時候再讓你嫂子好好教教你本事……”  一聽到讓翠兒嫂子教自己做那事,張寒心里就涌起一陣火熱,可立馬就消了下去,沒別的,杏兒還在床底下躲著呢,這要是讓她聽出點啥來,那可就慘了!  于是他趕緊打岔道:“這點事哪還用得上三虎哥你跑一趟跟我說。

  ”  三虎擺擺手道:“說這些就見外了,咱倆誰跟誰,再說就是順路過來說一嘴,你休息吧,我下地干活了。

  ”  “成,那你先忙。

  ”  等三虎走了之后,杏兒便從床底下爬了出來,見張寒的賊眼一直盯著自己胸脯,幽幽的看了看他,說:“死張寒,三虎都回來了,我們家張老師肯定也回家了,他到家要是沒見著我,肯定要起疑心,他知道我來叫你吃飯,萬一直接找過來可咋整?你今天就別難為嫂子了,好不好?”  張寒一想,杏兒說的沒錯,三虎和張海一起去的村長家,三虎剛才都扛著鋤頭到自己家來了,那張海怕是也到家了,再不讓杏兒回去,沒準張海馬上就找上門來。

    一想到沒法跟杏兒深入接觸,張寒心里就有些不爽,杏兒見他沒開口,以為他不樂意,急忙又道:“你乖乖聽話,嫂子今天先給你點補償。

  ”  杏兒說完,竟然主動開始解開自己上衣,露出了如凝脂般的雪肌。

    緊接著,杏兒那春光就這么暴露在張寒的面前,頓時讓他一下子血脈噴張起來,簡直看傻了眼。

    杏兒紅著臉對張寒說:“今天只能讓你摸一下!”張寒激動難耐,一把將杏兒抱住,向那一對傲人抓了上去。

  杏兒此時羞臊難耐,自己的這哪讓自己老公之外的男人摸過,現在讓張寒這么一碰,渾身就跟過了電似的,緊張的直發抖。

    在這一刻,張寒數次想直接把杏兒抱上床,但是一想到隨時有可能找上門來的張海,心里還是作罷,以后有的是機會,沒必要冒這個險。

    于是張寒緊抱著杏兒,在她耳邊說:“杏兒嫂子,你早晚都是我的!”  杏兒嬌喘著說:“好……你先放開嫂子讓嫂子回家,不然一會兒我們家張老師真找過來啦!”  張寒這次沒有攔杏兒,但是在杏兒走之前,他還是按捺不住心頭火熱,手上動作著,在她耳邊吹著熱氣:“杏兒嫂子,我想吃一口……”  杏兒白了他一眼,說:“下次再說!”  說完趁張寒沒注意,轉頭便出了門。

    中午,張寒如期來到張海家赴宴,夫妻倆給他做了滿桌子的菜,女兒鳳仙和兒子小強跟張寒也都很熟悉,小強別看孩子小,但知道是張寒救了他的小命,加上張海夫妻倆教導有方,跟張寒特別親熱。

    而這頓酒喝完,已經天色過晚,張寒與張海兩人推杯換盞地更是干掉了一瓶多白酒,都喝醉了,杏兒沒辦法,只好把兩人分別攙扶進了她自己的房間和女兒兒子的房間,當然,張寒就睡在了鳳仙和小強的床上。

    女兒鳳仙見她娘把張寒攙扶到了她跟弟弟的床上,便問道:“娘,張寒叔叔今天就睡在我們家嗎?”  杏兒對女兒說道:“你張寒叔叔喝醉了,等他酒醒了就回他自己家,你帶著弟弟跟二毛他們上林子邊玩吧,但不許再到河邊玩了,知道嗎?”  鳳仙點點頭,領著弟弟出門了,杏兒也離開房間,到外面收拾碗筷。

    此時的張寒并沒有完全醉,他今天一直留著量,這會兒趁杏兒離開,張寒便偷偷地下了床,躲在一側看杏兒在客廳里忙活。

    只見杏兒系著圍裙,收拾完了碗筷開始抹桌子,她每動一下手,曼妙的身子就跟著扭動,尤其她那兩瓣渾圓擺動起來更是無比誘人。

    那模樣,看得張寒在屋里都直流哈喇子,不說五官,單就身材、大腿和肌膚,杏兒在靈水村的大姑娘和小媳婦當中,就無人可及。

    正想著,張寒就看見杏兒已經做完了家務,朝他睡的這間房走來,張寒忙飛快上床,佯裝睡著。

    杏兒進屋后,見他睡著了,便關了門打算退出去,這讓張寒非常失望,他以為杏兒會靠近床邊,這樣他就可以趁著酒性親她幾口,溫存溫存,反正張海在隔壁睡得像死豬一樣,一時半會天塌了他也醒不了。

    于是張寒決定把杏兒叫進來,便輕聲道:“杏兒姐,杏兒姐……”  剛關上門的杏兒一聽是張寒在叫她,心里莫名涌起幾分火熱,心說這臭小子可算還有點良心,喝多了也沒忘了自己,當下就推開門,關切的問:“怎么了張寒?”  張寒感覺到了杏兒已經到了床前,他蹭地爬了起來,一把將杏兒的玉手給拽住,猛地將她攬入了自己的懷里,在她耳邊吹著熱氣:“當然是想我的好杏姐兒了…。

  。

   杏兒姐,我喜歡你,我愛你。

  ”  這是張寒在電影里學到的泡妞招式。

    在鄉下農村,我愛你這三個字還是很稀罕的,杏兒被張寒死死地摟在了懷里,耳邊聽著這話,心里就跟吃了顆蜜棗似的甜,可也不敢和這壞胚生出啥大動作,生怕再把老公張海給驚醒了:“張寒,別這樣,這是在我家里呢!張老師就睡在對面,咱們要是把他吵醒了,那可就……”  沒等她說完,張寒已經將嘴巴堵住了她的香唇。

  (摸同桌的白絲襪流水)  他昨晚和翠兒嫂子把親嘴練到了一定的程度了,幾個要訣他完全掌握,所以嘴巴蓋住了杏兒的香唇。

    娘嘞,原來美女的味道果然不一樣,這味道,可比翠兒的香唇更香。

    “啊嗯……”  被張寒這壞胚充滿野性的允吸后,杏兒只覺得仿佛天旋地轉,身子軟軟地癱在了張寒的懷里,毫無反抗之力,心里只覺得有股強烈的渴望在驅使她配合張寒的一切行動,任他欺負了。

    張寒見杏兒失去了抵抗力,知道自己得手了,就一把將她抱了起來扔到了床上……   今年5月,儒康帶著我和孩子去青島玩,一路歡愉自不必說。

  回家的路上,儒康的 手機響了,我離他很近,話筒里的聲音自然聽得很清,那是個女人,很大聲地責問儒康,問他為什么不回電話。

    轟然坍塌的信任  我今年43歲,已是世人眼中的老女人。

  老不老?漂亮不漂亮?這些已不再是我所關心的問題,于我而言,最重要的事情是家庭穩定、家人平安。

  值得慶幸的是,今年5月之前,我一直很幸福,盡管這種幸福是以被蒙蔽為前提。

  不幸的是,今年5月之后,我的生活因為另一個女人而分崩離析。

    我老公叫儒康,比我大6歲,我們的感情一直很好,年輕時也曾愛得死去活來。

  因為愛所以信任,我在日常生活中尊重他、相信他,對他的事情很少過問。

  儒康以前在機關上班,后來辭職下海,晚回家或者不回家都是常事,我從未往心里去。

  三年前,儒康患了嚴重的神經衰弱癥,睡眠極糟,為了不影響他休息,我們分居了。

  家里有三個臥室,我和他,還有孩子,一人一個。

  起初也有些不習慣,但時間久了反覺清凈,再說都是老夫老妻,也沒了年輕人的興頭,我和他都逐漸適應了這種生活。

   情感天地52歲老公愛24歲的女人(4/4)  今年5月,儒康帶著我和孩子去青島玩,一路歡愉自不必說。

  回家的路上,儒康的手機響了,我離他很近,話筒里的聲音自然聽得很清,那是個女人,很大聲地責問儒康,問他為什么不回電話。

  出于女性的直覺,我覺得對方和儒康的關系不一般。

  礙著孩子的面,當時我沒說話,等進了家門,我將儒康拉進書房仔細追問。

  儒康當然不肯承認,我卻也不好糊弄,兩人磨纏半天,儒康氣急敗壞地憋出一句話:就算是有第三者,你也不用擔心,反正我從沒想過跟你離婚。

    話說到這里,我也就明白了,那個女人一定是 小三

  之后的一段時間我非常痛苦,但為了孩子,為了婚姻,為了曾經的愛情,我選擇忽視。

  我對自己說,也許儒康只是玩玩,他的心終究還在家里。

  我沒有追究,儒康也就一如既往,每周總有那么兩三天他不在家過夜,也不告之原因。

  我很清楚,他一定是去陪那個女人了。

  情感天地:52歲的老公愛上24歲的女人(4/4)  心病導致身病,短短一個月我的體重銳減了十幾斤。

  痛苦之下,我跟儒康商量,希望他能搬回來跟我同住。

  但儒康不同意,總找各種理由推辭,我們的分居生活也就繼續。

  除去每周的固定外宿,儒康在其他方面都很正常,對孩子也無可挑剔。

  鑒于此,我本想繼續忍下去,然而現實卻不肯放過我。

    令人費解的外遇  7月中旬,又是一家人出去游玩,途中仍有電話進來,儒康扭轉身背對我,他的聲音出奇的溫柔,出奇的低沉,以至于我能聽到的有效信息并不多,隱約間聽他說了句:孩子非讓她跟著,我沒辦法……應該是對方在責問他為什么和我一同出游,而他在小心解釋。

    又過了幾天,儒康身體不適,醫生安排住院,初步診斷是心臟問題,我擔心不已,全程跟隨。

  在被推進CT室前,儒康當著我的面又接了個電話,仍是那副低聲下氣的模樣,回避不了的,需要家屬簽字,很顯然,一定又是在解釋我在醫院的原因。

  我的心像被揪住了一般又痛又沉,前一秒我還在為他的身體焦急,后一秒他卻當著我的面讓情人安心。

  這時,醫生來了,將他推進檢查室,我拿起他的手機,想查看電話來源,但晚了一步,通話記錄已被刪除。

  我坐在檢查室外,心在滴血,淚如泉涌,當時真想轉身就走,可我還是忍著,等他出來。

  情感天地:52歲的老公愛上24歲的女人(4/4)  檢查結束,醫生說沒事,我一個人推著儒康回病房,兩人一路無語,各懷心事。

  那種尷尬與痛苦,沒有經歷過 的人永遠無法體會。

    當年和儒康在一起時,他什么都沒有,經過這十幾年的煎熬,慢慢發展起來。

  他是個有能力的人,敢闖敢干。

  而我,有知識,有一份體面的工作,長得也不丑,自認溫柔善良。

  還有我們的孩子,聰明乖巧,學業優秀。

  這樣的生活,為什么儒康仍不滿意, 為什么他需要通過另一個女人尋找存在感。

  我不能明白。

    回到家里,儒康對醫院里發生的事只字不提,更不解釋。

  我忍了一天,到了晚上,還是沒有憋住,等孩子睡著后,我來到他的房間,說:真不行,我們就離了吧。

  他不同意,說現在的日子挺好,然后又解釋,都是老夫老妻了,哪兒有那么多激情,不要自尋煩惱。

  我不肯罷休,吵到最后,儒康終于承認了小三的存在,竟然是個80后,你就別跟她爭了,她什么都沒有,沒名沒分的。

  再說了,就算咱倆離婚,我也不會跟她結婚。

  情感天地:52歲的老公愛上24歲的女人(4/4)  我不能理解,一個青春飛揚的女孩子做什么不好,和一個跟自己父親差不多年紀的男人在一起,圖什么?難道就是為錢?同時,我也無法理解,一個快50歲的男人,真能那么心安理得地享用別人的青春?  沒有出路的婚姻  這段時間,我的心情一直處在低谷,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

  孩子感覺到我的異常,不停地追問,我卻什么都不能說。

    接下來的一個月里,我留意著儒康的一舉一動,他仍跟那個女人保持聯系,仍經常不回家。

  我對他說:如果真不能回來,打個電話說一聲。

  他反過來戧我:如果不想回來,打電話又有什么用。

  言語里的絕情讓人心寒。

  我真的想離婚了,反正家產也有我的一半,就讓那對狗男女在一起好了。

  但冷靜下來后我又猶豫,孩子怎么辦?如何向雙方父母交代?如何面對世人的眼光……情感天地:52歲的老公愛上24歲的女人(4/4)  我的日子徹底過成亂麻,想過,過不好,想離,離不了。

  小三毀了我的生活卻安然無恙,這個世界太不公平。

    萬般無奈中,我將事情告知于公婆,在公婆的壓力下,儒康略有轉變。

  他搬進我的房間,留宿在外的時間也略有減少,但我能感覺到,他的心還在別處。

  我問他究竟怎樣打算,他說他只想維持現狀。

  我又問他何時能與那個女人分手,他不發一言。

  我想,他是不打算斬斷那段情。

    我托人打聽小三的身份,對方果然很年輕,只有24歲,農村出來的,其貌不揚。

  儒康一向是個眼光很高的人,我始終以為小三是個各方面遠勝于我的人,現在看來,是我高估了儒康。

  跟這樣的女人發生外遇,儒康也不嫌丟份兒。

  恨意逐漸累積,我一天比一天更恨儒康,有時真想就這么離了,一了百了。

  有(姐弟亂欲)時也想去找那個小三,把她的惡行公之于眾,讓她丟臉……我這邊無比糾結,儒康那邊卻仍是那般安逸,該吃吃該喝喝。

  情感天地:52歲的老公愛上24歲的女人(4/4)  孩子很聰明,她已看出我和儒康之間的不對,總試探著跟我說些討好的話,媽媽,以后我會更乖的,你和爸爸要一起幫助我、監督我,你和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父母,我要永遠和你們在一起……她的話讓我離婚的決心一次又一次地瓦解。

     暗流在平靜之下悄悄涌動,我知道儒康和那女人依舊如昔,我也勸自己盡量不去想這些事情,可痛苦的煎熬又有誰人知曉?前天,儒康在浴室洗澡,他的手機響了,我幫他接起,對方是那女人,我問她是誰,她反問我是誰,我說我是儒康的老婆,她冷笑一聲,砰然掛斷。

  擱下電話,我幾乎要吐出血來,這樣的日子何時是個頭?  回復  即便作為旁觀者,我也能理解真昕的心情以及感受,丈夫的出軌固然是一種傷害,但他的不知悔改更是剜向心頭的尖刀。

  婚姻是兩個人的,需要兩個人有共同的意愿去努力經營。

  如果儒康樂于現狀,安享齊人之福,那就證明他并不在乎這段婚姻,也不在乎真昕的尊嚴。

  這樣的人,這樣的婚姻,不要也罷。

  情感天地:52歲的老公愛上24歲的女人(4/4)  為了孩子去忍受,去維持,去勉強,這固然是種理由,但倘若對方沒有維護婚姻尊嚴感的欲望,你所做的任何努力和犧牲都毫無意義。

  所以,對于真昕來說,現在要做的就是接受現實、面對現實,用積極健康的心態去改變現狀,做一個有自尊有自我的人。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