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男朋友用电动棒惩罚我



还没等他跑多远,就听身后的豹三打电话道:二叔,我让人打了,对,就是找那个女人时,那女的跑了,在福贵街这里,什么?你就在这边,你快点来,我追着他。

   听着对方叫人, 李小亮心中大急,扯着女人就跑,谁知那女人哎呀一声倒在地上。

  李小亮这个气啊,转头一看,那女人 抱着脚一幅痛的要命的模样。

   李小亮停也没停,弯腰跑起女人就跑。

   不跑不行啊,对付一个人两个人还行,要是更多人,被人抓着真可能被打死。

   跑出小巷,李小亮没敢在大街上狂奔,找了个胡同又钻了进去。

  就这样连着穿了几个胡同几条街,他已累的气喘吁吁。

   放下我。

  被他抱在怀里的女人叫道。

   你要死啊,现在不安全。

  被女人一挣扎,李小亮差点没栽倒在地上。

   不是,你放下我,你自己跑。

  那女人也着急的道。

   你……李小亮气的说不出话来,要这样还救你干嘛要,这不白救了么。

   那女人却指了指边上,李小亮转头一看是个卫生室。

   李小亮摇了下头,道:那伙人看起来挺有势力,你在卫生室里不安全。

   他们找的这是 东西!女人把硬硬的一物塞到李小亮手里,道:如果找不到这东西,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

  我知道你是好人,你先跑,等过几天,你去玉江到一元堂找我,我叫卫 晓青,到时一定重谢你。

   李小亮一听这名字,知道自己今天误会了,他真不认的叫卫晓青的人。

   你发什么愣,还不快跑!卫晓青着急的道。

   好,那我们回头见。

  放心,我早晚给你送过去的。

  李小亮知道现在来不及多说什么,既然这卫晓青这么说,肯定有一定的把握,也顾的不看手里的东西是什么,把它向口袋里一塞,撒腿就跑。

   就听不远处,有人叫道:在这边,我看到他了。

  他妈的,居然是这 小子,给我追。

   李小亮连忙转弯跑进另一个胡同,回头的瞬间依稀看到一个 光头

   卫晓青看着李小亮消失的背影,叹了口气,道:对不起,让你引开他们,我也没办法。

  接着,她手脚并用的爬到路边,喘了口气,又从怀里拿出一个长条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巴掌长短,手指粗细,棍子模样的东西,只是这小棍上有不少凸起与凹槽,最下端还是个扁形梅花的样子。

   整件东西起来说它是棍子,不如说是一个怪模样的钥匙。

   突然,刚松一口气的她,猛的把钥匙拿到了眼前,脸色变的很难看。

  她摸出一个手机,按了一个号码道:宗姐,那钥匙…… 手机里传来一个软腻腻的声道:晓青啊,是不是钥匙被人抢了?咯咯,你放心,那个真盒子里放 的是假的,假盒子里的才是真的。

   卫晓青只觉脑子嗡一声,她给李小亮的那个盒子本就是假盒子。

   …… …… 李小亮现在一点醉意都没有了,他咬牙撒脚飞奔,心里实在有些后悔救那个叫卫晓青的女人。

  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女人是什么人,反正他现在感觉无论跑到哪里,都有要在追他。

  现他也不管什么了,找到一个方向闷头跑。

   他不信,跑出县城去,这些人还能再找到他。

   转过一个路后,再钻进一个胡同,他身后五、六十米处追他的一群人,紧跟不舍。

   突然,李小亮的脚步停了下来。

   这胡同居然是一个死胡同! 他转过身,却发现有十来号人堵住了胡同口。

   呼呼……你,你特么的还真能跑……呼呼,你,你再给 老子,跑……跑啊!那十来个人,弯着腰一边喘气,一边指着李小亮骂道。

   李小亮也是气喘如牛,他知道现在真跑不了,那结果会很惨很惨。

  他转着脑袋向四处看,寻找一线生机。

   空调, 封闭阳台,高墙,垃圾箱。

   李小亮扑向垃圾箱。

   十来个人一愣,旋即哈哈大笑,就算跳到垃圾箱上,也根本够不着高墙的边,更不要说高墙上还有玻璃茬子。

   剩饭剩菜,破塑料,包装纸……垃圾被李小亮搞的乱飞。

   小子,你乖乖听话,不会死。

  不用找剩饭当自己的最后一顿。

  一个混混戏谑的道。

   找到了。

   李小亮欣喜的叫了一声,用力从垃圾箱里拽出一破衣服。

   我操,这小子疯了?混混不解的说。

   就见李小亮不管那衣服脏的厉害,咬在嘴里,用力把垃圾箱推到了封闭阳台下面,然后跳了上去。

  一纵身,李小亮抓住了封闭阳台的边缘。

  他声嘶力竭的用着全身的力气一点点的拉起自己的身体,猛的伸手抓住防盗窗,慢慢的爬了上去。

  然后脚踩着封闭阳台的边缘,一手抓着防盗窗,另一只手试着抓住不远处的空调外机。

   几个混混仰头看着李小亮,其中一个道:操,他这是在干什么? 没有人回答他。

  封闭阳台在一楼位置,就算站在封闭阳台上也爬不到二楼去,再说二楼也是封闭阳台,根本没法进楼跑,虽然距离空调外机不远,但上了空调外机也就在一楼半二楼的地方,更不好攀爬别处,距离高墙也是很远。

  这楼高二十来层,要是李小亮能一层层这样爬上去,估计能累死他。

  没人知道李小亮要干嘛。

   站在封闭阳台边缘的李小亮,却一心一意的想要爬到空调上。

  但他的胳膊与空调外机差了十厘米的距离,根本(妈妈啊啊啊啊)够不到。

   心里一横一咬牙,李小亮松开了抓防盗窗的手,纵身向空调外机跳去。

   哎~哟。

   下面的混混看的入神,不由自主的吆喝出声。

   嘭。

   李小亮险之又险的抱住了空调外机,再深吸一口气,他慢慢的爬起来,站到了外机上。

  从嘴里拿下破衣服,叠起来又拧了拧,一甩手,搭在外机上面的几根电线上。

   小子,你不要命了!下面传来一个声音。

   李小亮低头一看,站在下面的是汽车上的那个为首的光头。

   李小亮冲他点了点头,道:哥们,咱又见面了。

   小子,快下来,有啥事说清楚,你这是玩命! 说清楚?李小亮裂嘴一笑,双手握住了衣服:老子没空同你说清楚啥,这事说不清楚! 说着,他双腿一蹬空调外机,顺着电线滑向高墙的另一边。

  只是他没算到身体的重量让电线垂的太低,越过高墙的刹那,墙上竖起的玻璃在他腿上带起一串血珠。

   这特么的是玩杂技啊! 混混禁不住看的目瞪口呆。

   光头眼里闪过一道寒光,沉声道:给我查查墙那边是谁,不能放过这小子。

   说着率先向胡同外走去。

   等他走到了胡同口,就见远处跑来一个人,大声喊着:辉哥,有人发现那小子了,骑着摩托车,冲向城外了。

   追!光头怒喝一声:他跑到天边也要给我追回来! 李小亮回头看了看,似乎那些光头的手下被自己甩掉了,这才长松了一口气。

  不过心里还是对骑着的这国内摩托车的主人有些歉意。

   今天李小亮可真是过得跌宕起伏了,本来解决了自己工作的事情找到了自己的新目标心情挺好,没想到救了一个女 孩子反倒惹出事儿来了。

  而就在他以为山穷水尽的时候,先是自己搏命一跳,顺利地抱住了空调外排扇,救了自己一条小命。

  翻过墙跑到另一边的胡同口,正好一中年眼镜男跑到路边买烟, 把自己摩托车停路边上了,连钥匙都没拔! 如果是以前的话,李小亮肯定不会直接把人家的摩托车顺走。

  但是通过上一次林玉芳那事儿,他可是意识到那个光头一伙在玉罗县有多大的势力,如果不快点儿离开县城,那早晚要被他们抓住! 好在自从在学校被陷害之后经历的事情也让李小亮的性格改变了不少。

  否则的话现在恐怕他已经落在光头一伙的手里了。

   就在这时两辆 面包突然插到了这个偏僻的城效公路,李小亮一直都注意着后面的情况,立即就意识到不对了! 李小亮开始提速,果然,那两辆面包也是紧追不舍。

   意识到李小亮已经发现了他们,从冲在最前面的那辆面包探出一个光头来:臭小子!别跑了!你特么再不停下老子真撞了! 很可惜,李小亮可不是傻子。

   如果换成是别人的话,李小亮肯定不可能这么拼命,再怎么样把东西往路边上一扔,他不信这伙人还这么追着他。

   但是既然这伙人为首的是那个光头,别说这一次他横插一杠子把他们想要得之而后快的宝贝弄来了,单单是上一次的恩怨,他们也未必会放过自己。

   更何况李小亮也琢磨明白了,既然他们这么看重自己怀里的这玩意儿,那么他们就绝不敢真的狠撞自己,否则的话万一把那盒子里的东西给撞烂了,哭的可绝不可能只是自己。

   好!尼玛的算你狠!老子还不信制不了你了!看到李小亮对他的喊话一点反应也没有,光头缩回到车里。

  两辆面包再次提速,终于抓住一丝空隙抢到了跟李小亮平行的位置。

   小子!爷爷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交出东西,给你一条活路!光头一看现在占据了有利的位置,朝着李小亮再次威胁起来,眼中的危险光芒表明他可绝不是说笑的! 李小亮这时候也跟他杠上了,死活就是不理他。

   吱!出乎他的意料,这一次光头没再跟他废话,面包直接就是一个横移直接向着李小亮撞了过来! 坏了!李小亮还真没想到对方连他们抢夺的目标都不在乎了,真的下死命的撞,好在第一次撞击那个面包司机也没把握好速度,横移的同时被李小亮甩到了后面,自己还差点儿碰到了山壁。

   山壁?李小亮心里明白过来,难怪他们这么这客气,感情是吃准了就算是逼得自己撞到山上也不会伤到他们的目标,那如果换到山崖的一边…… 大哥,这小子真是不想活了!面包司机看到李小亮被这一吓,不但没有乖乖停下来反而直接转到了外车道!而且还是紧贴着路边——离山崖的边缘不到半米远!这,这咋办?还撞不撞了? 光头也是头大无比。

  俗话说的那是一点儿都不假,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

  他们虽然是混道上的,整个平罗县没几个人敢惹他们,但是真要是弄出了人命那也是极大的麻烦,到了这一步可不是硬压就能摆平的,至少,得有个兄弟心甘情愿地替你顶罪。

  上边活动所花费的代价也不小。

   更不用说上边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把那样东西抢到手! 继续!光头也是被惹出了真火:这次就看你的了,别真把他撞下去,但是也要让他知道,我们现在可不是在跟他耍乐子! 面包车再次加足了油门,直接擦着李小亮的右侧就冲了上来! 虽然许静刚生了孩子,可身段却保持的非常火辣,高挑的身材波涛汹涌,圆滑的丰臀走起路来一扭一扭,别提有多诱人了。

   特别是那张精致的脸庞,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得人心都醉了,每次从小区门口经过,用那张 樱桃小嘴打招呼的时候,都会让 老王恨不得把自己舌头伸进去猛烈搅动一番。

   年轻时的老王学过按摩推拿,开了个小店后生意不景气,又做了十几年的水电工,最后经人介绍来到了这座小区做起了保安。

   老王已经五十二岁了,但精力却非常充沛,老婆因为受不了他一夜三次的折腾,硬是和他分居两地。

   这天下着毛毛细雨,老王正幻想着如何才能把许静睡了的时候,一缕刹车声把他从想象中拉回了现实。

   老王不满扭头,却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许静抱着孩子从出租车 走了下来。

   许静真不愧是个做过空姐的极品少妇,172的高个,穿着黑丝也能看得出全身 肌肤滑的和豆腐一样,特别是(少妇做爱小说)胸前的那一团白肉,穿着简单的白色连衣裙都能撑的鼓鼓的。

   许静丈夫常年在外地出差,老王在这里当保安已经有两年时间,见过许静丈夫的次数用一只手都能数的清。

   也就是因为丈夫一直不在身边,老王一直都在暗地里猜测,许静一定非常饥渴,保不准轻轻触碰就能水流如注。

   小区规定,出租车不能进去,许静只能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拎着从超市买回来的一大袋东西艰难进去小区。

   距离她家还有一段距离,她皱着娇额,张开了老王期待已久的樱桃小嘴,楚楚可怜望着他问:王叔,能帮我把东西送回家吗?我一个人实在拎不动了。

   老王是个怜香惜玉的老头,而且他早就想帮许静一把了,可又不知道怎么 开口,只能干着急。

   现在许静主动开口,他自然乐的屁颠屁颠。

   老王从许静手中接过购物袋,无意间触摸到许静那只滑嫩的无骨玉手,这种感觉让他心里面一阵瘙痒难耐。

   许静抱着孩子走在前面,老王跟在身后,一边贪婪嗅着许静身上弥漫出来的成熟女人味道,一边欣赏着她那婀娜的背影。

   许静的连衣裙很单薄,加上又是在雨中,许静上身湿透的衣服贴合在肌肤上,黑色的胸罩显露出来,那对挺巧的丰臀一晃一颤的抖动,再加上那双修长笔直的黑丝大长腿,看得老王邪欲萌生,裤子也高高拢了起来。

   他欣赏的目光变得色眯眯起来,下身立即就有了反应,他只想撕开丝袜,在雪白的翘臀上狠狠舔上几下。

   毕竟现在在小区里面,而且还是光天化日,老王硬生生把自己这个欲火给强行压制下来。

   许静开门后老王跟着走了进去,客厅内一股独特的奶香味儿扑面而来。

   这是老王第一次来到许静家里,他贪婪的吸着只有生过孩子的年轻少妇才有的特殊体香味道。

   王叔,真是麻烦你了。

  许静把熟睡的孩子放在卧室走了出来。

   因为许静一直抱着孩子,湿透的短袖粘黏在肌肤上,将她引以为傲的胸部轮廓勾勒了出来,这诱人的画面让老王使劲儿吞了口唾沫。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