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hunky junky



  我今年40歲,是一個公司的主管,也算是事業有成,但是我們的婚姻卻不完美。

    我與 丈夫兩人都是彼此的初戀,女兒十五歲的今天,丈夫有了另外的 女人,盡管我委曲求全,寬容丈夫的婚外情……但是,有些東西,是犧牲了尊嚴就能夠得到的嗎?  丈夫有了外遇   男人有了錢就找情人玩感情的事情,以前總有耳聞,現在,竟然發生到我自己身上來了。

    大多女人眼里容不得沙子,但現實讓我無法不容。

  特別是女人到了40歲這個年齡,對婚姻的要求隨著自己皺紋的上升而下降。

  丈夫 他在外面的事,我早已心知肚明,但我并沒有 和他爭吵,藏起尊嚴,委曲求全。

    丈夫42歲,長得帥,事業出色,我們一家人坐好車,住豪宅,無論在親戚朋友還是同事眼里,絕對是讓別人羨慕的一家人。

    我忍,是因為我不想打破這個華麗的婚姻外殼。

  它撐在那里,是個門面,也是個資本。

  無論怎么玩,只要他顧家,對這個家有責任心,對 我和孩子盡到做丈夫和做父親的責任, 我對他也不苛求。

  老公竟然要我和別的 男人上床(3/3)  但是有一點,他在外面不能玩得過火,弄得人盡皆知。

  我對此事的極限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但是,去年年初,他讓我知道了一些具體的人物地點和事件,這讓我沉不住氣了。

    對方是他的下屬,一個年輕漂亮的大學生,我在他單位見過。

  那女孩能力不錯,有點水平。

  他不是隨便男人,漂亮女孩多的是,他喜歡她的才,這點我太了解他了,好歹,我們已經是十五年的夫妻了。

    他的反常引起我的注意。

  下班回家,我的手機隨處可放,可他不同。

  他的手機隨時都拿在手里,上廁所,洗澡,都拿出拿進的。

  我躲在衛生間門外聽,他邊洗澡邊和對方通話,哈哈哈地笑得爽朗,我說你也不嫌累!愛得這么委瑣,你是有品位的男人,要講點美感!  這些有智慧的調侃,他以前極喜歡,現在卻被他說成是尖刻。

  你少管閑事!沒事打你的牌去!他丟下(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一句,不再理我。

  老公竟然要我和別的男人上床(3/3)  我和第三者通了話  最先提醒我的是他的一個下屬。

  小伙子是從農村考到城里來的,在這里舉目無親。

  有時他幫他來家里出出進進的拿些東西,我對他像對弟弟那么好。

  有天他偷偷告訴我,要我把丈夫管緊點,只說了個半頭話,另外半頭,是他的另一個下屬告訴了我。

  我平時熱心快腸,丈夫雖然當了多年的領導,但我在他的下屬面前從不擺譜,并且極樂善好施,所以落得好人緣。

    這好人緣卻用在了揭露丈夫的婚外情上,我不知是喜是悲。

  想了想,還是給那女孩打了個電話,好言好語地跟她說。

  唉,40歲不想離婚的女人,面對丈夫的情人只有輕言細語了。

    我說,你那什么的,你知道我是誰吧?好,知道就好。

  我也不找你扯皮。

  她說你有么事?我說是關于我老公的事……她說顧大姐你放心,我絕對和他沒任何關系。

  我說那我就放心了。

  老公竟然要我和別的男人上床(3/3)  那麻煩你以后不要和他那么頻繁地通話了,他的手機費可以報銷,你個小伢,剛參加工作,估計工資不會太高吧,吃飯都成問題,哪有那么多錢打電話……感覺她的聲音里有些尷尬,連聲說,好好好。

  我心想他要是看到那樣子,不知道會是什么感覺。

    大學生?我也是大學生哩!只是年齡大了些,我沒什么比你差,我心里恨恨地想。

    當天晚上他回家,不動聲色。

  我當然也不會主動提起。

  感覺這婚姻,從此有點像打一場仗,誰勝誰負?我整晚沒睡著,一直想到窗外有了魚肚白。

    丈夫搞煩了  兩個月后,內線告訴我,那女大學生調走了。

  去了另一個城市。

  我高興是高興,心里還是有些于心不忍,特別是看到他那些天沒精打采的樣子。

  我愛他,不想看到他難過,可我沒辦法,要我愛到把自己的丈夫推給情敵,我還沒到那境界。

  老公竟然要我和別的男人上床(3/3)  也許正是因為這份于心不忍,對他那段時間的經常出差我沒太在意。

  他每周末就出去兩天,現在想來,他不是出差,是坐飛機去另一個城市和那女大學生約會去了。

    他在飛機上,我在牌桌上  他這兩年一直冷淡我,他的冷淡把我逼向了牌桌,也把我逼得不再關心他。

  所以后來他要他妹妹帶話給我,說他在外面有女人,是因為我太不關心他了。

  我說那他也得檢查檢查自己,一個女人老是拿熱臉貼你的冷屁股,誰受得了?  那時,他每三個月和我才有一次夫妻生活,我問他怎么回事,他說他有病,前列腺!我說那我陪你去看吧,他說不用。

    我知道他在躲我,我勸自己別逼他,便退了一步,可他那里又進了一步。

  那女孩調走后不久,他干脆抱著自己的被子睡 客房了。

    我們家房子大,三百多平米的復式樓,房間就有六個。

  他說和我在一起睡不著。

  老公竟然要我和別的男人上床(3/3)  那時母親生病了,七十多歲的她在床上癱瘓了五年,我前前后后往醫院跑了三個月,沒心情顧及夫妻生活,他要單獨睡,我也沒太攔著他。

  直到今年五月份母親去世。

    母親去世的那個月,我夜夜以淚洗面。

  那天我夢到母親,猛然哭醒。

  恍惚里,我在床上到處找他,想尋求一個擁抱,卻突然想起,他已不在枕邊,他在客房。

    我穿著睡衣,抽泣著推開客房的門。

  他睡得正熟,我躺在他身邊,從背后輕輕地抱住他。

  他驚醒,欲抽身離開。

  我抱緊他,哭著說:我想媽媽,我受不了,你讓我抱一抱吧!他不動,只任我在他背后抱著他哭。

  好久,我抽泣著睡去。

  半夜醒來,我一個人在床上,他離開客房,又抱著他的被子去了臥室。

    丈夫發火了  四十歲的正常女人,生理和心理的需求都日漸旺盛。

  下班做完家事,忙完孩子,他一般還沒進家門。

  累了一天,我只好去睡。

  但是每天睡到半夜都會醒來,一醒就睡不著了。

  老公竟然要我和別的男人上床(3/3)  我去客房找他,他睡覺越來越驚,像隨時都提防著我的入侵一樣。

  我剛一沾他的床,他就驚醒起床離開。

  我跟在他后面,從客房到臥室,又從臥室到書房。

  三百多平米的復式樓,6個房,我們沒有用作相親相愛,卻用作逃避和追趕。

    那真是滑稽的一幕!  夜里不開燈,我們兩個人一前一后跟著,走著,不說話。

  怕驚擾另一個房間里的女兒,我們沉默地在偌大的房子里追攆和較量。

  我問自己,這樣好嗎?不好!沒有尊嚴的夫妻生活我不要。

  但是,你是我丈夫,法律規定你對妻子有過夫妻生活的義務。

  你有這個義務履行!你不喜歡?沒關系!只要我喜歡就行!我干嘛總為你考慮?我是和自己的丈夫睡覺,又不是和別的男人做不正當的勾當,我不丑!  這樣一想,我更加氣憤,也更加強勢。

  結婚十多年,我從沒罵過他,可是那次我對他卻動了手,因為他做我的思想工作。

  他對跟在他身后的我說, 你這是何必呢?你還年輕,單位又好,又不缺錢,你怎么就想不開呢?你要睡覺,可以找別的男人睡啊……老公竟然要我和別的男人上床(3/3)  我一把拉住他的衣領,五官因為屈辱和氣憤變得扭曲,這守活寡的日子,我再也不想讓它冠冕堂皇地演下去!  我大聲罵他,我罵他無恥:自己想跟別人睡,還要自己的老婆和別人睡……我們離婚!離!  他馬上接下我的話:離吧,你開個價!我大驚,我是一時氣話,我從沒想過和他離婚,可他居然要我開個價。

  我們是大學同學,彼此的初戀,結婚15年的夫妻。

  這么多年的相守,他已經不僅僅是我的丈夫,他更是我的親人,我生命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我渾身癱軟,抱住他嚎啕大哭,我說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和孩子!沒有你們,我要這么大的房子干什么?我要那么多的存款干什么?  流淚的聲音老公竟然要我和別的男人上床(3/3)  愛情沒了,我的哭聲打動不了丈夫。

    我們的狀況越來越差。

  在一個屋子里住著,我們每天幾乎見不到對方。

  他每天大約凌晨一點才回家。

  他估計得對,那個時候我已經睡著了,而早上我起床上班的時候,他客房的門還關著。

    有時丈夫回來時,我還沒睡著,我默默躺在床上等他。

  雖然我知道不能去看他,但我可以用耳朵去聽他。

  我聽他用鑰匙開門的聲音,在玄關換鞋的聲音,放下皮包的聲音,推開孩子的房間去看孩子,打開衛生間的燈洗澡,直到他最后回到他的客房……  我在聽里體會著他,想像著他,直到無奈地睡去。

    為了尊嚴,我強忍著自己不找他。

  一個月過去了,三個月過去了,我要忍到什么時候?我做不到像有些女人那樣,城里不足城外補。

  我愛他,也尊重他,不想用背叛去報復他。

  老公竟然要我和別的男人上床(3/3)  我不愿意那么做。

  我是他的妻子,很不爭氣的女人,他明明討厭我了,不愿意碰我了,我卻還是這樣想著他,戀著他,忠于他。

  卻不知道,自己的忠,在他眼里早已成了糾纏。

    那天半夜醒來,我又忍不住去客房找他。

  我知道我一上床他就會醒,我默默地抱著他,對他說:別跑!我不會對你怎么樣的!我不強求你!就讓我這樣從后面抱抱你,好嗎?我就抱抱你!  他聽了我的話,沒起床跑。

  他靜靜地讓我抱著,從背后輕輕抱著他。

  我聽到流淚的聲音,淚水落到枕上,像花朵一樣碎成了花瓣。

  是夜晚太靜,讓我聽得那么清晰,我清楚地聽到,那是他流淚的聲音。

  他,我的丈夫。

  已經不愛我的那個男人。

  我擁抱他,他卻和我一樣哭了。

  愛和不愛,都流淚。

   看到 小麥媽有點出神, 夏雪改了話題,“ 嫂子,你來找我有什么事情嗎?”小麥媽收回心思,臉一紅,從身后拿出一個包裝漂亮的小盒子,“夏雪,你比嫂子讀書多,幫我看看這上面的說明書,這小東西咋用啊?”唐浩東從床下悄悄探出頭,看了一眼,那個盒子竟然是小麥委托自己帶回來的,只不過,現在,盒子打開了,里面裝的東西竟然是——快樂器!老天,小麥怎么給他媽帶 這東西?難道 麥圈叔男性功能喪失了?夏雪看到這東西,大吃一驚,臉上一紅,“嫂子,你怎么拿個這東西?被大哥看到了,還不打死你?”小麥媽哼了一聲說:“就他那身子骨,還打我?被茍家兄弟這一頓爆揍,至少要躺半個月才能緩過來啊。

  說明書上說這東西是自動的,可我咋不會使用呢?”夏雪接過來看了看,撲哧 一笑,“嫂子,這里需要填裝電池才行哦。

  這不是有開關嗎?裝上電池,就可以用了。

  ”小麥媽走后,唐浩東從床下鉆出來,跟夏雪又說了會兒話,也告辭了。

  從夏雪家里出來,想起麥圈挨揍了,就過來看看他的傷勢怎樣了。

  麥圈受了傷,渾身骨頭散了架,青腫部位不下十幾處,雖然涂了藥,但是渾身疼的下不了床。

  麥圈聽到有人敲門(兩根一起插進去),就朝另個房間喊道:“琴,有人敲門。

  ”小麥媽正偷偷使用道具,正在關鍵時候,沒有聽到麥圈的說話聲,所以沒有回答。

  麥圈罵道:“你這敗家娘們,弄個假東西,自己捅得這么帶勁啊?有人來敲門,沒聽見啊?”麥圈猜到,老婆今晚不跟自己同床,一定是偷偷嘗試女兒買的那假東西去了。

  心中雖然有點不情愿,但是,他也知道,這幾年自己身體不行了,老婆正值虎狼之年,必須解決生理問題。

  所以,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這樣也好,免得她紅杏出墻,給自己帶了綠帽子。

  這一次,小麥媽終于聽見了,答應了一聲,趕緊下床來開院門。

  她以為,可能是夏雪抱著孩子過來了。

  誰料開門后,發現居然是唐浩東。

  “ 東子,是你?”小麥媽感到有點意外。

  唐浩東說:“是啊。

  麥嬸。

  麥叔不是受傷了嗎,我過來看看他。

  ”“那快進來吧。

  ”小麥媽領著唐浩東來到屋里,麥圈現在對唐浩東態度比以前好多了,“東子,是你啊。

  快坐。

  吃飯沒有?”唐浩東說:“麥圈叔傷勢怎樣?”麥圈說:“全是外傷,醫生給擦了藥,讓我躺著休息。

  只是,這渾身疼啊。

  ”麥圈微微一翻身,就疼得呲牙裂嘴。

  “東子,聽說今天下午你把那倆小子揍了,我心里挺痛快。

  ”“麥圈叔,咱們是鄰居,以后誰要是敢欺負你,你就跟我說。

  我打他個滿地找牙。

  ”唐浩東說道。

  麥圈欣慰地笑笑,說了一會兒話,因為傷痛,麥圈合上眼睛睡了。

  小麥媽就讓唐浩東來到自己那屋,“東子,你這次回來,就不回部隊了吧?是不是打算翻蓋房子,娶媳婦生孩子啊?”唐浩東淡淡一笑,說:“麥嬸,我暫時還沒有想那么多,不管是翻蓋房子還是結婚生子,都離不開錢。

  我現在還沒有一份正式工作,我打算先把咱們村藥材運輸承包下來。

  攢點錢再說吧。

  ”小麥媽贊成說:“這個想法不錯,多掙點錢,以后也搬到香江去。

  跟我們小麥做鄰居。

  ”唐浩東又問:“麥嬸,小麥和米自強結婚都兩年多了吧?怎么也不見小麥抱孩子?”小麥媽說:“他們小兩口,都挺有上進心,打算多攢點錢,先把買房子的貸款還清了,再要孩子。

  ”唐浩東又說:“我聽小麥說,她現在是公司技術科的副科長,待遇挺不錯的。

  等以后要了孩子,可以把你們二老接到城里,你們幫著帶孩子,他們繼續創業。

  以后,積累了經驗和資金,還可以自己當老板的。

  ”小麥媽見唐浩東一直關注,打聽小麥的事情,猜想他心中一定還惦記著小麥,輕嘆一聲說:“東子,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歡我家小麥,自強雖然說也很不錯,但是跟你比起來,嬸我更喜歡你。

  可惜,有一些事情,往往都是事與愿違的。

  小麥在城里認識的女孩子多,我讓他幫你好好物色一個。

  你年紀也不小了,唐姐姐不在人世了,我們這些老街坊都要盡一些微薄之力。

  ”唐浩東從小麥家出來,又來到 田蕊家,田蕊正在家里做飯。

  “嫂子,真香啊。

  今天晚上做什么好吃的?我肚子好餓啊。

  ”唐浩東湊過來,提鼻子在田蕊身上聞來聞去。

  “你……肚子餓了,聞我干什么?再說,今天我也沒說請你吃飯啊。

  ”田蕊嬌嗔道。

  確實,這幾天,唐浩東從來沒有接到過田蕊的約請,每次都是他自己要來的。

  他厚著臉皮嘿嘿一笑,“嫂子,你看你弄這么多菜,你一個人吃不掉豈不是浪費?”田蕊卻說:“誰說我吃不掉,吃不掉,明天可以接著吃。

  ”唐浩東又說:“嫂子,咱們馬上就去香江了,這些菜豈不是浪費了?”唐浩東今天下午已經跟田蕊說了自己的想法。

  他今后要承包葫蘆山藥材運輸,并且想在香江市建一個辦事處,讓田蕊常駐那里,給自己負責賬目。

  田蕊當時沒說同意,也沒說不同意。

  “誰答應跟你去香江了?我哪兒都不去。

  ”田蕊似笑非笑地說。

  唐浩東急忙說:“好嫂子,你可是答應我的。

  你要是不去幫忙,我自己一個人怎么可能忙得過來啊?”“這個事,我還得再想想。

  ”田蕊說著,將弄好的幾樣炒菜擺上桌。

  唐浩東自己拿了筷子,打開酒瓶子,也不把自己當外人,坐下就連吃帶喝起來。

  期間,田蕊的電話響了,是她蜀中省老家的妹妹打電話,詢問姐姐現在有沒有對象,自己認識一個條件很不錯的成功人士,想給姐姐介紹一下。

  田蕊說:“姐的事不用你瞎操心,你管好你自己就行……”兩個人又閑聊了幾句,田蕊掛了電話,唐浩東對她說:“嫂子,你家里人催你找對象了?城里的男人都靠不住,等到了香江,我就天天守著你,你要談戀愛,也只能跟我談。

  ”田蕊罵道:“你這壞小子,真不要臉,我比你大好幾歲,真要是嫁給你,還不讓人笑話死?”唐浩東搖搖頭說:“你要嫁人只能嫁給我,要是不想嫁給我,咱倆就這樣耗著。

  一直耗到老,等你覺得咱倆年齡差不多合適了,我們倆再辦喜事。

  ”“呸,就是老死,我還是比你大好幾歲。

  你就死了這條心吧,別廢話了,趕緊吃飯。

  ”田蕊說道。

  “急啥,時間早著呢。

  ”唐浩東慢悠悠咽了一口酒。

  “不早了,今天晚上你還想住我家啊?被人知道了,會說閑話的。

  ”田蕊說。

  唐浩東搖頭,“我家漏雨,不能住啊。

  前天,我不想過來,還不是你非要我來你家住的嗎?”田蕊道:“那天,村里的人,都不知道你回來,今天不同了。

  你少給我惹事。

  ”唐浩東滿不在乎說:“他們管得著我們嗎?要是誰敢閑言碎語嚼舌頭,我……”“你想干嘛?你還敢發橫?”“那倒不至于,大不了,村里以后的運輸,我不管了。

  讓她們采的藥材全都爛在家里。

  ”唐浩東笑瞇瞇地說。

  “你這壞蛋,你敢!”田蕊舉拳欲打。

  唐浩東一縮脖子,身子往下一滑,屁股離開椅子躲開了。

  田蕊一拳打孔,唐浩東哈哈笑著坐回來,誰料,田蕊小腳輕輕一挑,將他屁股下的椅子踢開了,唐浩東沒留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田蕊得意地捂著嘴巴就樂。

  唐浩東搖搖頭,苦笑說:“好疼。

  ”一抬頭,正好可以看到裙內的風光。

  坐在沙發上的田蕊因為高興,笑得前仰后合,“哈哈,你這壞蛋,蹲個大屁股蹲,笑死我了。

  ”田蕊絲毫沒有發現自己春光泄露。

  唐浩東咽了一大口口水,他不甘心就此罷休,只見他靈機一動壞點子就冒了出來,忽然站起來,朝田蕊撲過來,口里喊道:“看我怎樣報復你。

  ”說罷,伸手就朝田蕊胸前抓過來。

  田蕊沒想到唐浩東要報復自己,擔心被他占了便宜,嚇得連忙往后仰,這一來,田蕊因為下意識地抬高了雙腿,頓時她裙下那成熟風光便完全地展露出來了!“啊!”唐浩東幾乎要喊出來了!因為向前沖,他的臉幾乎鉆進了田蕊的裙子里,撲面而來成熟女性特有的體香,幾乎讓他窒息,唐浩東開始流鼻血了,不是沒見過女人,而是眼前的女人太令他神往。

  看到唐浩東神情僵硬,眼珠子對著自己猛看,田蕊終于發現不對,女性的本能令她很快地夾緊雙腿,差點將唐浩東的頭夾在了自己的兩腿間。

  唐浩東腦門上立刻被田蕊狠狠敲了一筷子,田蕊對唐浩東嬌嗔道:“小壞蛋,你看夠了沒有?”“還沒呢……不過,你敲得我好疼。

  ”唐浩東壞笑著輕聲叫道。

  “活該!”田蕊看著唐浩東那雙火辣辣的眼睛,臉上一片滾燙,下意識將目光移開。

  時間仿佛靜止,不知道為什么,兩個人都沒話可說了,唐浩東忽然張開手臂抱過來。

  外面天色已黑,田蕊不敢發出聲音,怕被胡同過路的人聽到。

  咔嚓,唐浩東居然弄滅了沙發旁邊的電燈開關。

  屋里一下黑下來,同時,田蕊上衣的鈕扣被解開,田蕊一陣害怕,“浩東,不要!求求你,我們不能這樣……”“田蕊,我忍不住了,你就給了我吧。

  我可以對天發誓,我會娶了你,老支書已經同意了,你就別折磨我了。

  ”唐浩東懇求著,用力一拉,嘶啦一聲,田蕊的上衣扣子居然全部崩掉了,內衣的背鉤也弄斷了,他那火熱的身軀山一樣壓到了她的身上。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