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natalie nightwolf



趴在炕上, 李耐伸手,小心翼翼地從墻上抽了一塊紅磚出來,旋即便帶著一抹猥瑣笑容,將眼睛湊了上去。

   村里前些 日子剛結婚的 桂芳王鐵柱夫妻倆,跟李耐家就一墻之隔。

   張桂芳是隔壁暖泉村出了名的美女,無論臉蛋還是身段都屬于上品,一雙明亮的美眸似乎總是含著兩汪秋水,能把人魂給勾了去。

   不過她丈夫王鐵柱可就不咋滴,不僅人長的磕磣,而且還是個一根筋的憨貨,眼看二十九了還沒娶著媳婦兒,這王鐵柱他老爹一著急,干脆砸了幾萬塊錢進去,于是好好的一朵鮮花,就這么插在了牛糞上。

   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李耐簡直是痛心疾首,心里把王鐵柱家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個千百(女同學兩腿之間被同桌摸出水)遍。

   但今早起床的時候,他卻無意間發現了一個秘密,那就是墻壁上的這塊紅磚,因為泥漿粘性不咋滴,是能抽出來的,而墻壁后面正對著的,就是王鐵柱家的大炕! 剛結婚的小夫妻,那方面的欲望絕對旺盛到了極點,自己搞不到,總能過把眼癮吧? 眼巴巴地盼了一整天,李耐終于等到了這一刻。

   果不其然,張桂芳正俏臉緋紅地坐在炕上,旁邊,王鐵柱正猴急地脫著衣服! 王鐵柱這家伙平日里看上去憨傻,但脫起衣服來可一點不拖泥帶水,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扒了個精光,然后直接抱住張桂芳親了上去,另一只手還在她身上不斷摸索著。

   張桂芳的胸特別大,看上去就沉甸甸的,再加上農村女人都沒有戴罩子的習慣,王鐵柱很輕易就單手扒開了她的衣襟,那一對直接蹦了出來。

   雪白滑膩,豐滿柔軟,在王鐵柱粗糙大手的摸索下,不斷變幻著各種引人遐想的旖旎形狀。

   這一幕讓趴在墻后偷窺的李耐猛地瞪大了眼睛,只感覺渾身的氣血都在朝著小腹處集中。

   桂芳,來,跌炮,跌炮! 王鐵柱亢嗤亢嗤地喘著粗氣,開始在張桂芳腰間摸索。

   你猴急什么? 張桂芳臉色緋紅地瞪了王鐵柱一眼,眼神似乎有些不耐,但片刻之后還是輕輕嘆了口氣,旋即起身,褪下了灰色長褲,然后背對著前者趴在了炕上。

   雪白渾圓的臀瓣,修長的玉腿,以及那一抹誘人……李耐狠狠咽了一口吐沫,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

   然而這種美景李耐只欣賞了一秒不到,就被王鐵柱這犢子擋住了。

   他火急火燎地站在地上,雙手把著張桂芳的柳腰開始活動。

   老公,快點!快點啊…… 讓李耐沒想到的是,王鐵柱看上去壯實,其實卻是個銀樣镴槍頭,動作了不到二十秒,他就低吼著一哆嗦,旋即喘著粗氣癱在了炕上。

   毛毛雨怎么能滋潤得了干涸的土地?張桂芳俏臉上滿是哀怨和失落之色,扭動著豐滿,催促著王鐵柱繼續,然而一旁的王鐵柱早就睡的跟死豬一樣了,哪還有心思去管自己媳婦兒? 沒用的 東西!張桂芳氣哼哼地罵了一聲,只得坐在炕邊怔怔的出神。

   還不如換我來,保準能讓這騷娘們兒上天! 李耐遺憾地心想。

   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讓他的血液再次加速流動,幾乎要脹到爆炸! 沒有得到滿足的張桂芳,竟然躺在炕上,將雙腿呈M型分了開來,正對著李耐,那個美麗的地方,李耐看的一清二楚。

   張桂芳纖細白膩的小手開始在自己身上撫摸游弋,片刻之后,右手的中指緩緩探向了…… 張桂芳眼神迷離,美妙地胴體如同水蛇般扭動著。

   她低聲叫著,那呻吟聲比之前和王鐵柱辦事時還要誘惑。

   真是個騷蹄子! 看著隔壁張桂芳的媚態,李耐已經在腦海中幻想出了上百種跟她滾床單的姿勢了,一時之間,更加難受。

   這種誘惑,饒是身經百戰的男人來,也非得被張桂芳迷倒不可,遑論李耐這個初哥了。

   再也忍不住,李耐也把手探進了褲子里,然后隨著張桂芳的節奏活動起來。

   許久之后,伴隨著一聲如同哭泣般的高亢呻吟,張桂芳雪白的身體忽然間弓了起來,還在微微抽搐著。

   她眼神迷離,紅潤的小嘴微張,似乎在回味那種攀上巔峰的感覺。

   許久之后,張桂芳才起身,隨手扯了一張紙擦擦后,又看了眼睡成死豬的王鐵柱,無奈地嘆了口氣,拽了燈繩,屋內頓時漆黑一片好戲結束,李耐意猶未盡地縮回了腦袋。

   一想到王鐵柱白娶了個這么漂亮還騷浪的媳婦兒,卻沒法滿足她,李耐就氣的牙癢癢。

   但是,王鐵柱也沒個正經營生,整天在村子里面瞎晃蕩,難不成要在他眼皮子地下挖他墻角? 難! 想到這里,李耐無奈地嘆了口氣。

   …… 第二天一大早李耐就起了床,迅速把 小診所里收拾一遍之后,就在柜臺后面坐了下來,一邊嗑瓜子,一邊等著 顧客上門。

   李耐是這柳溝村里這么多年來唯一的大學生,本來學了醫學專業的他,畢業之后完全能留在市里工作,但剛踏出校門就得到消息,老爹在路上出了車禍,人沒了。

   李耐老爹當了一輩子赤腳醫生,是典型的農村人,不過卻憨厚、實誠的過了頭,他大半輩子的財產,就只有這間幫村里人看病,順便賣點百貨的小診所了。

   李耐安葬了老父,又拿到一筆賠償款,小診所的生意也還湊活,這樣的日子說舒服也舒服,但說無聊,也是真無聊。

   半個月下來,李耐已經有些膩味了。

   天色逐漸大亮,小診所的顧客也多了起來,不過全是買東西的人,有不少下地勞作的村民都會進來買香煙、火腿和礦泉水之類的東西。

   李耐正忙活著,無意中向門外一瞥,卻看見了兩道熟悉的身影,是張桂芳和她男人王鐵柱! 兩人站在路邊,王鐵柱背著大包小包的東西,一副要遠行的模樣,張桂芳則眼圈泛紅,輕輕拽著王鐵柱的胳膊,在說些什么。

   耐子,煙給我啊,你瞅啥呢? 直到耳邊響起了顧客的聲音,李耐才回過神來,把煙遞給了他,旋即對著門外揚了揚下巴。

   鐵柱干啥呢? 你還不知道?村里老高家兒子在外面找到個工地,還缺不少人,前兩天正嚷嚷著讓大家去呢,王鐵柱那二傻子也報了名。

  顧客笑著道。

   很遠嗎?什么時候走?李耐挑了挑眉頭。

   嗯,據說是在那勞什子江北省?反正遠得很,坐火車都得兩三天。

  顧客把錢付了,旋即擺了擺手:待會兒就走,我也去,不跟你扯淡了。

   說著,就掀開門簾走了出去。

   李耐還在回味著顧客說的話時,門口掛著的鈴鐺再次響了起來,李耐一個激靈回過了神來,急忙抬頭看向來人:你好,要點什…… 話說一半,他卻呆住了,因為進門的顧客不是別人,正是他日思夜想的美人兒,隔壁的張桂芳! 張桂芳上半身套著一件寬松的白短袖,領口處的扣子沒有扣上,能隱約看到一抹雪白的幽深溝壑,下半身則穿一條黑色的緊身打底褲。

   因為經常要幫忙干農活之類的,所以農村女人是很少穿裙子的,這種方便有彈力的打底褲是她們的最愛。

   打底褲強大的塑型效果,將張桂芳筆直修長的腿型完美勾勒了出來,小腹下方那塊三角區異常明顯,看上去鼓鼓的,中間似乎還有微微的凹陷,看的李耐心頭一陣火熱,視線都移不動了。

   張桂芳原本打算稱點雞蛋回去做蛋炒飯的,卻察覺到了李耐直勾勾、火辣辣的眼神,俏臉頓時飛上了兩朵紅霞。

   眼睛規矩點! 李耐一激靈,急忙收回了目光,嘿嘿干笑兩聲:這不是覺得 嫂子穿的好看么,就多看兩眼! 好看么?你個小屁孩,哪知道什么是好看! 張桂芳嬌嗔地白了李耐一眼,心里卻甜滋滋的。

   她本是隔壁村的村花,但自打嫁過來之后就再也沒人夸過她美了,王鐵柱又腦子一根筋,有時候連話都說不明白,哪會說這些甜言蜜語哄人? 小屁孩? 李耐嘿嘿一笑,眼珠轉了轉,意有所指道:桂芳嫂子,你也就比我大四五歲而已,怎么能說我是小屁孩呢?再說了,你都沒見過就說我小,這是赤裸裸的誹謗! 張桂芳俏臉更紅,沒想到李耐竟然敢跟自己開這種玩笑,當下也是心神蕩漾,哼了一聲:眼見為實,不親眼看到,誰知道你是不是在跟嫂子吹牛呢? 李耐一聽就有些不樂意了,直接繞出柜臺,然后拿手指戳了戳自己那話兒:眼見為實,手摸出來的更真,嫂子,你摸摸不就知道了?敢摸么? 張桂芳瞟了一眼,卻突然發現,李耐襠間看起來竟然真的鼓鼓脹脹,即便隔著褲子,也比自家王鐵柱的要更雄偉。

   真有這么大嗎? 張桂芳心底一陣火熱,嗔罵一聲:嫂子啥沒見過,有什么不敢的? 說著,竟然真的上前兩步,伸手向李耐那里探去,然后一把握住…… 李耐是個血氣方剛的雛兒,資本也的確雄厚,再被張桂芳柔弱無骨的小手握住,頓時間血脈僨張,變得更加滾燙和堅硬。

   我發現目光后心中自嘲道。

  女女肉和 磨豆腐我沒有伸出手,靜靜的看著她懸在空中的手。

  隨后他又對著剩下兩個歹徒吼道,看你們兩個!在干什么!連兩個小女孩子都搞不定!訓練給你們都是 吃素的么?!慕鳶似乎并沒有睡懶覺的習慣,青紫汐湊到女仆身邊開口發問。

   穿越獸世王甜甜寵呵!居然還有這種事!小風啊,你可別灰心啊!夕蒂…… 艾斯希輕輕喚了一聲。

  白、白……帆同學,你干……干什么啊。

  哪里沒關系了?女女肉和磨豆腐都說好了去檢票處集合,你來這里做什么呀!票我們不是已經有了嗎?她當著那么多人,那么多我甚至完全記不清是誰的叔叔阿姨面,那么失態。

  那個,藍月老師。

  沒什么事,我只是想教訓教訓一下這個家伙而已,要我們現在開始吧,就用你最先提議的脫衣麻將。

  女女肉和磨豆腐老虎不發威,當他是hel(兩個粗大同時 在我體內)lokiti是吧? 不過這幾年她發育的也很不錯啊…這個擠壓感..起碼有C 了吧..陳東和旁邊的柯思泉說:而那個罪魁禍首也不知道去哪了……「好吧,既然你不說,那就算了吧。

  龍姨無視 了我的制止,再次行了一禮,附近好奇看戲的人越來越多,這樣下去感覺會引起騷動,我苦惱的撓了撓頭說道隨著時間的流逝對面一直沒有消息,原本還是翻書?的聲音...結果后來就只有開門還有關門聲就沒有然后了!因為我根本就沒有朋友,空白交上去也算作業了吧!穿越獸世獸王甜甜寵請您選擇座位……怎么可能!許竹雨桐對星野羽的說法極度不滿,我當然不會求自保來隱瞞真相!你這是對我的污蔑!女女肉和磨豆腐難道說,之前發生的一切都是我在做夢?夢見自己換回去,然后夢見言緒的出現,再夢到元宵會發生的事情?可是那種感覺太真實了,難道說我現在看到的一切才是夢?我和麻野的關系……應該不至于這么惡劣吧?至少我們應該是朋友的關系。

   我說錯什么了嗎?山田同學捂住了胸口,但他還沒有倒下。

  你也是中文系的啊,太好了,你爺爺也是學校的教授么?樂樂問道。

  晏賀行飛快地紅了臉,不答她的話,轉身上樓梯:上課了,快回教室吧。

  你說 識破了,但實際上還是沒識破,對吧?否則你也不會把我叫過來。

  難道是看上了我年輕的肉體?現在的真田在我心目中就如同天使,降臨在了我的面前。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