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女孩子做完之后腿软 太深了...好疼...你轻点好吗



“呵呵,没事,大家以后都是邻居,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 老李配合两人的拙劣演技,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内心加了一句,就让你老婆来补偿吧。

  随后 陈旭有打着哈哈的客套几句,他就匆匆离开,赶着就去上班了,而 柳玉倩也如老李计划一般的留下来没有走。

  此刻老李一想到柳玉倩里面没有穿,心底的邪念就控制不住的往上钻, 眼神不由的看向柳玉倩的翘臀,恨不现在就扑过去。

  她已经穿上了短身裙,还带了点蕾丝花边,露出一双白又直的大长腿,如果仔细看的话, 大腿上还留有一点欢好的痕迹。

  上身领口处露出一片雪白,可能是没有发现,傲人的柔软处的顶点异常突出,看得老李又是一阵心痒痒。

  柳玉倩被老李的火热眼神看的有些不自然,悄悄的瞥了下老李,却发现老李的下身已经鼓起一个大包,脸上顿时精彩了不少,甚至就连眼神都带有丝丝火热的渴望,就这样直勾勾盯着老李那里。

  看到柳玉倩的反应,老李顿时乐开了花,柳玉倩此时肯定是骚动不已,这离他撬墙角又近了一步,于此自豪的挺了挺自己的那里。

  足足过了好一会,柳玉倩才回过神来,对着老李尴尬的笑了笑,连忙将眼睛转开,俏脸通红。

  “ 李哥,我下午没什么事,就留在这帮忙吧。

  ”柳玉倩装作不经意的瞥了瞥老李的身下。

  “好,有你帮忙,应该能省不少事。

  ”老李连忙答应,随后假装开始干活。

   看着在一旁帮忙的柳玉倩,老李心中的期待强烈了,他假装把 东西掉到地上,手长又腾不出手来的样子:“小倩啊,帮我捡一下啊。

  ”柳玉倩点 点头,没有多疑,就在老李面前蹲了下去捡东西。

  老李趁着柳玉倩低头,眼神的使劲的往下瞄,同时身躯悄然的往她身边移动,等会她站起来……嘶!这俏娘们的傲人,真勾人啊。

  柳玉倩蹲下的瞬间,从露出的口子处可以看到蕾丝花边以及一道极其有人的大白沟,里面的蕾丝只能遮住丰满又白皙的二分之一浑圆软物,在明亮的阳光下发出诱人的光泽,让老李一阵玄迷。

  “真他妈舒服。

  ”老李心中大喊。

  这时柳玉倩也捡起东西,准备站起来提给老李:“李哥,给。

  ”然而,老李已经悄悄移到的面前,她这一站,朱唇直接蹭到了老李突起的资本,俏脸通红的不得了。

  老李是谁,当年可是夜店小王子,虽然刚刚被蹭的很舒服,但脸上依旧表现的若无其事的样子,接过柳玉倩手上的东西,还顺带摸了摸她的小手。

  柳玉倩顿时娇羞的瞪了瞪装作专心在工作的老李。

  随后老李便开始工作了,期间多次上演了掉东西,借着柳玉倩弯腰,偷看她的傲人,甚至有意无意的蹭她的娇躯。

  老李见柳玉倩出来娇羞的样子,没有发火过,心中又是一计。

  他拿出一个小楼梯,对着柳玉倩严肃的说:“小倩啊,我现在要装电路了,你上去用橡胶手套拖着电线,不要乱动。

  ”柳玉倩见老李一副严肃的表情,哪里敢多想,重重的 点了点头,换上橡胶手头,在老李的搀扶下爬上了楼梯,并按照老李的说的姿势站在那托着电线。

  老李看着双腿叉开,俏脸专心托着的柳玉倩,心中激动了不少,其实他只要把电闸给拉下去了就行了,这么做,无非就是想看看裙底风光。

  他假装蹲在地上组装电线,眼见偷偷往那大白腿间瞄去,瞳孔一缩,果然没有穿啊。

  柳玉倩两脚叉开站在楼梯上,让两条又白又直的大长腿交叉之间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看到老李是一阵血脉喷张。

  “真他妈刺激啊。

  ”在老李悄悄欣赏这美好的时候,柳玉倩由于是室内较为温暖有没有风,并没有察觉,依旧叉着一双大长腿站在那。

  直到她手托久了,有想要动的意图,老李才意犹未尽的收回目光,重手工作,但心里还是回味无穷。

  老李将线路装好,便让柳玉倩下来了,自己则爬上去准备安装。

  “玉倩啊,你把扳手递给一下吧,我把它拧紧一点。

  ”柳玉倩点了点头,也没有多想,将扳手递了上来,老李本想趁机再摸一摸那嫩滑的小手,结果柳玉倩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飞快的抽回小手。

  看到老李失落的表情,柳玉倩一愣,老李虽然年纪有些大,但他那成熟的男人魅力是男友陈旭不曾有的,也是这种新鲜感,对于一直色眯眯看着自己的老李,从来没有衍生厌恶的原因。

  她忍不住娇羞的刮了老李一眼。

  老李见此顿时就不乐意了,以为柳玉倩是在挑衅他,脑子一热,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了,直接伸手一把将柳玉倩的小手抓住,把她拉了过来,狠狠的蹂躏了几下。

  柳玉倩顿时一惊,呆呆的看着老李,这老坏蛋也太大胆了吧。

  而老李也被自己冒失的动作吓到了,猛然清醒,连忙放开柳玉倩的手,柳玉倩这是也反应过来,脸蛋瞬间通红,低头一言不发。

  “我去,会不会玩大了。

  ”老李看向柳玉倩,心里有些后悔。

  然而后悔不到一秒钟,老李的眼睛瞬间直了,因为居高临下的视角,柳玉倩胸前的汹涌全都展现在老李的面前,这一次可比她蹲下时看的要彻底的多。

  “李哥,你在往哪看啊,怎么这么不正经?”柳玉倩看到老李的眼神,连忙用手掩住胸口,娇羞的白了他一眼。

  老李被这突然的说话声吓了一跳,不小摇晃的摔了下来,柳玉倩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到了,张开双手企图托住老李。

  然而,老李年纪虽大,但身体可是杠杠的,岂是一个小女人你托的住的,这压下去还不得把她压坏,还好他反应迅速,单手搂过柳玉倩的细腰,将她紧紧搂人怀中,另一手对着墙壁推了一下,就这样老李在下垫着,两人摔倒在地。

  “李哥……你没事吧?”柳玉倩连忙抬头,俏脸担忧的问道,内心也不由大受感动。

  女人是个感性动物,面对这样的危机,老李居然用身体保护她,对于一直和陈旭平平淡淡相处的柳玉倩,怎么能不受感动,连带着看老李的眼神中都带有少许莫名的情愫。

  然而,老李并没有想象中去回话,而是紧紧搂着柳玉倩,她胸前的傲人也是紧紧的抵在了他的胸膛,那柔软上的触感差点让他轻吟出来。

  “我快受不了。

  ”老李心中低吼一声,双手趁机攀上她的翘臀,开始作恶。

  “嗯啊。

  ”柳玉倩一阵娇嗔,娇躯软了下去,朱唇紧紧贴在老李的脖子上。

  老李这边的手不由自主的由翘臀,向大腿摸去,这双大白腿,他可是觊觎很久了。

  突然柳玉倩压不住声音的“嗯”了出来,面部表情变得十分异样,脸上红得仿佛要滴出了血一样,甚至脸她的脖颈周围都是一片绯红。

  “我去,这是什么情况?”老李莫名其妙的看着柳玉倩,情不自禁的又捏了捏她的大腿。

  柳玉倩再度的“嗯”的一声,声音比起方才更是撩人。

  花丛中过的老李总算知道这么回事了,原来这大腿就是柳玉倩的敏感部位,内心顿时狂喜,这离他撬墙角无疑是进了很大一步,女人的敏感部位一旦被掌握,那她就是老李嘴里的一块肥肉,任他吃了。

  老李深深的咽了咽口水,伸出手,继续抚摸这这双大白腿,将柳玉倩心中的渴望扩大。

  可能是因为柳玉倩长期跳舞的原因,她的腿比一般女人更结实,紧俏的大腿为她添了一种狂野美。

  在老李高超的抚摸技能下,柳玉倩向是着了魔一般,不断的发出一声声娇喘,身体也不停的轻微颤动,双手紧紧搂着老李。

  “李……哥,别……摸了……”“啊?怎么了?我手劲大了吗?”老李心里嘿嘿一笑,看着柳玉倩饱含春意的眼神,老李心跳更快了,手上的动作力度不由打了几分。

  “啊…不是,嗯…我脚踝好像扭到了…好…嗯…疼。

  ”老李一听,脸上不由掀起担忧之色,可是又不愿这么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我以前在军队的时候治过扭伤,我抱你回床上,给你好好揉揉吧。

  ”柳玉倩见老李脸上有着担忧之色,内心一暖,听到老李要带她去床上俏脸再次通红了起来,刚刚没有被陈旭满足的渴望,此刻被无限放大,感受到挺在自己小腹上的那物,低下通红的小脑袋。

  “嗯。

  ”老李听到柳玉倩答应后,狂喜万分,立马站起来,抱起柳玉倩往她房间走去。

  他将柳玉倩轻轻的放在床上,拿起那双裹着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的修长玉腿,白嫩的脚趾头,纤细的脚掌、粉红色的脚后跟,刚刚隆起的脚弓和纤细的脚踝形成了一个优美的弧度,那双脚上的指甲尖处也是透明的。

  老李把丝袜给脱了下来,轻轻的把玩着柳玉倩的玉足,老实说,他可没有什么特殊癖好,但现在的他对着这双洁白无瑕的玉足由衷的喜爱,情不自禁的摸了摸。

  “嗯。

  ”柳玉倩娇羞的别过脑袋,却好像有意无意的掀起超短裙摆,露出大腿间的特别地带。

  嘶!老李不禁重重的吸了一口气,柳玉倩里面可是什么都没有穿的,此时的动作,不言而喻,他顺着大腿,看向她的裙底,裙下风光无限好啊,他不禁伸出手去抚摸。

  然而,却被柳玉倩挡了下来,她放下裙摆,娇羞的说:“老坏蛋,看够了没有,人家的脚还痛着呢。

  ”“哦,我现在就帮你正骨。

  ”老李收回手,怜惜的轻声 说道:“等会,可能有点痛,你忍着点。

  ”柳玉倩 听着这一语双关的话不由白了老李一眼,但对于老李的关心她还是大受感动的,不由想到自己的丈夫陈旭,他从来都没有这么体贴的对她,他从来只顾着他自己舒服,眼神黯淡了许多。

  柳玉倩撑起身子,将玉腿放到老李粗壮的大腿上,从后面紧抱老李,企图从老李健壮的躯体找寻女人应得到的体贴,一对硕大的丰满紧贴老李。

  老李感到后背的舒爽,呼吸都重了几分,他利用自己在部队的技能,用力一拉,再一撑。

  “啊!”柳玉倩疼了一下后,发现自己的脚不在痛了,对着老李夸赞道:“李哥,你可真厉害,这么一下,我就不疼了。

  ”“呵呵,哪里哪里,只不过是年纪大了些,经历的事情多了,处理有经验。

  ”老李谦虚的笑了笑,心里还是有些小得意的,慢慢的把玩这双诱人的大腿。

  “嗯…你才不大,你这个年纪刚刚好…嗯…可靠又贴心,哪个女人跟你在一起一定很幸福…啊……”老李内心一动,看来柳玉倩对我印象很好,于是就顺着说下去:“我们现在不就在一起么,那你很幸福。

  ”看着老李眼睛,柳玉倩居然没有挣扎,眼神带着期盼的说:“老坏蛋,不知羞……”老李忍不住了,转身,狠狠的含住柳玉倩的双唇。

  “唔!不…不要这样…”柳玉倩双唇断断续续的念叨。

  不过她嘴上虽然这么说,却始终没有推开老李,手上更是紧紧的抓在老李的后背,怕他跑了。

  老李在没有过多犹豫,在柳玉倩的配合下解开了她一切武装,柳玉倩的呼吸也越急促。

  “啊啊…”柳玉倩开始娇嗔着,同时按住老李的头,双腿夹紧。

  “啊”随着柳玉倩一声舒爽的声,老李咧嘴一笑,是时候了,再次亲上柳玉倩,分散她注意力,与此同时老李找准位置,准备进入正题。

  “李…哥,轻点……”柳玉倩双眼迷离,满脸红霞,嘴里痴痴的呢喃。

  “小倩…噢…我来了。

  ”突然,楼下猛的响起一阵阵“砰砰砰”敲门声,同时还有人在叫柳玉倩的名字。

  老李顿时吓了一跳,就连刚刚进去的一小半,也拔了出来。

  “完了,有人来了。

  ”柳玉倩脸上瞬间恢复了清明,刚刚迷离也消失不见,慌忙的推开老李。

  “坑爹啊。

  ”老李心里暗暗骂娘,用双抚摸着柳玉倩光洁的后背,平稳她的心绪。

  “是我 闺蜜

  ”柳玉倩苦笑道:“她知道我下午没事,在整理新房,主动要求过来帮忙的。

  ”随后,柳玉倩六神无主的看着老李说:“怎么办怎么办?她认识我老公的,看到我们这个样子,那可就完全完了。

  ”老李闻言也是慌的一匹,但很快就镇静下来了,抱起柳玉倩娇躯安抚道:“好了,你先别慌,去开门,反正她有没有亲眼看到,应该没事的,你就说在洗手间帮忙,没听清,这也很正常嘛。

  ”柳玉倩感受到怀里男人带来的安全感,慌乱的眼神也找到焦点,缓缓的点了点,看着直挺挺顶在自己翘臀上的庞然大物,期盼的摸了摸。

  “以后有机会的。

  ”柳玉倩娇羞的亲了亲老李的脸庞。

  随后两人连忙整理好衣服,顺带把“犯罪现场”也是收拾一番。

  柳玉倩无奈的笑了笑,今天把闺蜜喊来,就是怕和这老混蛋独处,被占便宜,没想到闺蜜还没来,自己就被拿下了,还差点被闺蜜给抓到,她娇羞的刮了老李一眼,便匆匆去开门了。

  老李则跑到厨房去装作干活,把工作噪音弄的老大,这样也就有听不清的理由,不过眼睛却偷偷密切注意外面的情况。

  “来了来了。

  ”柳玉倩走到大门边,再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把裙子拉低一些,因为她里面穿的是老李的内内,再三确定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后,这才开门。

  “是你啊,雅丽。

  ”“废话,不是你叫我来的吗?话说你怎么回事啊,喊了半天才开门。

  ”随着声声埋怨,一个女人走进了老李的视野中,让老李顿时眼前一亮……身穿一件宽松的长款T恤,而下身居然是一条超级超级短的热裤,几乎要被上身的T恤遮盖完了。

  乔凸后翘的高挑身材,露出一(姐弟乱欲)双和柳玉倩相差无几的傲人大长腿,那白嫩的肌肤犹如初冬的白雪,干净透彻,而胸前的双峰更是比柳玉倩还要更胜一筹,果然是物以类聚,这柳玉倩的闺蜜比起她来根本是不相上下啊。

  /卧槽,又是一个极品啊。

  /老李心里忍不住惊叹一声。

  “哎呀,对不起嘛,我刚刚在打扫卫生间,新房的厕所特别脏。

  ”“而且我这里在搞装修呢,吵得要死,我也是刚刚才听到你在敲门啊。

  ”柳玉倩上前拉着她闺蜜的手,陪着笑解释着,看得出来,两人的关系是非常的好。

  /哼,算你有理由。

  /她闺蜜撅着嘴哼到,也没有怀疑,摇摇头说着,眼睛也是看向房子里面:“走吧,快带我参观参观吧,这么热的天,我可不能白来啊。

  ”柳玉倩点点头,关上门后拉着她的闺蜜在房间参观了起来,老李也是悄悄的松了口气,看来暂时算是过了这关了。

  柳玉倩带着她的闺蜜没多久就参观到进厨房里来。

  老李听到脚步声,连忙收回了注意力,假装干起活来。

  “李哥。

  ”老李听到柳玉倩喊他,这才放下手上的工作,转头看出。

  此时柳玉倩已经带着她的闺蜜来到厨房里,看到我后,她闺蜜的眼神也是落到了我的身上,那充满惊奇的目光看得我都有些不自在了。

  我心头一跳,难道她发现什么了?心里有些发虚,脸上当然表现得若无其事。

  “李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闺蜜黄雅丽,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柳玉倩看着我,脸上闪过一丝娇羞。

  顿了一下又说道:“我之前和雅丽说你以前当过特种兵,雅丽听说后可是两眼放光啊,很想见见你,请教请教…”老李恍然一笑,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一上来就盯着我看,还以为被她发现什么了呢,吓了我一大跳,迷恋军人的小迷妹他以前可玩过不少,但这么漂亮的还是第一个。

  等柳玉倩介绍完,他立马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随后伸了出去:“呵呵,过奖了,黄小姐你好,我叫李杰。

  ”黄雅丽一愣,随后也反应过来,也伸出手来。

  老李笑了笑,轻轻握了一下,随后一沾即离,虽然很短暂,不过也能感觉到手中残留的滑嫩感觉,对付这种小迷妹,就得若即若离,不能着急。

   为了能够清除这种感觉,刘清下意识的运转起了自己的功法。

  随着功法的运转,那火热的感觉果然是消逝了许多,随之而来的,是一股让刘清无法抗拒的舒适感。

  就这样,刘清在昏迷中下意识的运转着功法。

  时间一转眼,就已经是到了次日的中午。

  “啊……”刘清舒适的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了起来。

  刚一坐起来,刘清就愣了一下。

  “怎么回事?”刘清转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疑惑的说道。

  此刻的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居然是在自己不知不觉中上升了一个层次!疑惑的摇了摇头,刘清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只记得自己丹田一热,就昏迷了过去,其他的,他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管他呢,反正也是好事。

  ”半晌,刘清甩了甩脖子,自言自语的说道。

  而后朝着床边伸过去了手,下意识的想要穿上衣服,只不过,抓在手里的,却是昨天被自己撕坏的那刺客的衣服。

  刘清一愣,随即苦笑了一声,对方肯定不可能赤裸的回去,所以,不用想都能够知道,肯定是穿了自己的衣服走的。

  想到这里,刘清急忙掀开了自己的枕头,然后 才是舒了一口气。

  还好他有睡前把口袋里的东西放到枕头下面的习惯,不然的话,他那一万块钱和手机估计要被一起带走了。

  “哎,昨天忘了问她叫什么名字了。

  ”看着这身衣服,刘清才是想了起来昨天自己连人家名字都没问。

  不过现在也没机会了,刘清站起了身子,从床下翻出了自己备用的那一身道袍,穿在了身上,而后走到了外面,开始继续练起了拳来。

  刘清的力量确实是增加了许多,这一点从他用来练拳用的那个木桩上就可以看得出来。

  平时虽然刘清也都是用力的对着木桩击打,不过也都只能在木桩上留下淡淡的痕迹。

  然而,今天那木桩居然是被自己给打得凹陷了下去好几厘米!练完拳,刘清仔细的看了眼木桩,然后才是摇了摇头,反正也是好事,他也没有那种一问到底的心情。

  刚一回到房间,刘清拿起手机下意识的看了起来,却是看见了好几个未接电话和一条短信!这个电话是江铃留下来给自己的,所以不用想都知道,打自己手机的肯定就是江家人。

  刘清皱了皱眉头,点开了那条短信。

  上面只有短短的几个字:“急症,未确诊,能不能治?”刘清一愣,然后便直接笑了起来。

  他师傅当初便告诉他,没有学会留下医书的一半以上,禁止给人治病。

  从十六岁起,刘清便已经是学会了一半以上。

  加上这两年的实践经验,不说全部学会,一大半是有的,对付一些疑难杂症,刘清自然是有把握的。

  而且,没有确诊是最好的,毕竟中医西医是不同的体系,有时候西医确定下来的病症,也许反而会让刘清束手束脚。

  而这没确诊,则是表明了从认病到治疗,全部都要经由刘清的手,这样一来,反而是给了刘清最大的施展空间。

  况且,一想到江山给自己开口的那惊人的价格,刘清就有一点跃跃欲试的感觉。

  当下,刘清立马是回了一个电话过去。

  刚响没两声,电话就被接了起来,不出意料的,这是江铃打过来的电话。

  “喂?刘清,刚刚你在干嘛呢?”电话一接起,江铃便是疑惑的说道。

  刘清轻笑了一声,然后说道:“没干嘛,手机没带,具体的病情你大致跟我描述一下,我很快过来。

  ”闻言,电话那头的江铃才是说道:“不知道什么病情,就是四肢冰冷,无法活动四肢,突发病,今天早上就这样了,之前一直好好的。

  ”听着江铃的描述,刘清轻轻皱了皱眉,然后说道:“准备一些上好的银针,最起码要给你爷爷治病的时候的那个等级,我很快赶过来,你在江家门口等我吧。

  ”说着,也不待对方再说些什么,刘清直接是挂断了电话,朝着山下走了去。

  江铃所说的这种病症,有一例类似的被记载在了刘清师傅留给他的医书上面,刘清现在只需要去确认一下是不是这种,如果是的话,刘清有八成的把握,让对方痊愈!多少现在也有了一点钱,加上这种病症也拖不得,刘清刚一下山脚,便直接朝着村里唯一有摩托车的 村长家走了去。

  刚走到村长家院门口,刘清就听到了屋内传来的阵阵啜泣声。

  这啜泣的声音明显是一个女人发出来的,而且刘清还感觉有那么几分熟悉,当下直接是敲了敲门板,然后走了进去。

  刚一进门,刘清就看见了 李春花正眼角带着一丝丝的泪水,低着头坐着。

  而村长则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仿似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的缓声说道:“你也知道,你老公整天和人在倒卖山里的东西,我们都是同村的,我也只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他现在欠了别人五千块,别人也不要什么,就要你家的房子,不过分吧?”这时,刘清才是看见屋里的另一头,一个长相猥琐的光头男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村长家沙发上,一副无赖的样子说道:“你家老公欠了我五千块,跑路了,现在我这可是白纸黑字的有欠条的,你那破房子值不值五千块,你心里有数吧?我这已经算是吃亏了!”“那……那你拿了房子,我住哪?”李春花苦着脸,低声道。

  她是从镇上嫁过来的,这要是这么回家了,估计风言风语都能够让她没脸活下去,又怎么能就这么回去?听着李春花的话语,那人嗤笑了一声,然后说道:“你住哪,可就不关我的事了,不过嘛……”说着,那男子眯了眯眼睛,一脸色相的说道:“你要是愿意跟我住,说不好哪天我心情好了,就把房子再给你也不一定!”“你!”李春花一愣,随即脸上写满了怒意。

  让她和这种猥琐的人一起,她是打死都不愿意的!“嘿嘿,你不同意也没用,这五千块你拿不出来,房子我就要定了!你要是有脸你就回镇上去!”这男子仿佛是已经吃定了李春花一般,淡声说道。

  闻言,李春花那原本准备好的说辞,也是瞬间被自己给咽进了肚子里。

  “哟,春花姐,这么巧,你也在啊。

  ”在门外听了一会,大致了解了情况后,刘清才是缓步走进了屋子。

  “刘清!”听到刘清的声音,李春花眼睛一亮,转过了头去。

  不过仅仅也只是这么一会,下一刻,李春花的脸上又再次挂上了苦色。

  刘清出来的一瞬间,她才是想到自己可以依靠刘清,不过随即她就想到了,刘清这个村医,一年都未必能够挣到五千块,怎么可能帮自己!看着李春花脸上的苦涩以及那眼角未干的泪水,刘清心头微微抽了一下,然后才是缓声说道:“这是咋了,说给我听听。

  ”“没用的,你帮不上忙。

  ”李春花犹豫了一下,然后才是小声的说道。

  虽然不清楚刘清的为人究竟怎样,但是她却是不想就这么告诉刘清,不然的话,若是刘清执意要帮自己,恐怕也是害了刘清。

  倒是那个 猥琐男看刘清和李春花那若隐若无的亲密感,心头不由得生出了一丝嫉妒的感觉,毕竟他自己也是看上李春花了。

  “哼,你小子问这个干啥?五千块!你特么拿得起么?”那男子看了刘清一眼,不屑的说道。

  这时,一直在一旁保持着冷漠脸的村长也是说道:“是啊,刘道长你就别掺和这个事情了,你来我家有啥事,办了就走吧。

  ”到底刘清除了这个道士的身份,还有一个就是相当于村医,村长自然是不会莫名去得罪刘清。

  刘清轻笑着摆了摆手,然后淡声道:“你倒是说说,这五千块是怎么回事?”听着刘清居然是丝毫不顾劝的问起了钱的事情,那猥琐男嘴角一翘,轻蔑的说道:“她老公跟我说搞那个什么野山参能挣钱,让我投资了五千块,接过丫的转头就跑了,这会我找不到人,就只能拿借据来要钱了!”说着,他还扬了扬手上的借据。

  刘清微微皱了皱眉头,伸出了手:“借据给我看看。

  ”“嘿!你给我撕了我找谁要钱去?”那人一笑,收起了借据:“总之,你特娘的拿不出钱,就别给劳资装什么英雄好汉,滚一边去。

  ”刘清笑了一声,然后看了一眼李春花:“春花姐,你就别担心了,这个事情我来给你解决吧。

  ”说着,刘清伸手朝着自己的口袋摸了去。

  那两万块钱给了龙朝霞一万,他现在还剩一万,倒是正好派上用场了。

  “嘿,别想给我神棍的说什么东西值五千,没用!老子就只要现金……”那猥琐男见刘清伸手进口袋去,冷笑了一声,说道。

  只不过,话没说完,他的嘴就那么张着,看着刘清手上那厚厚的一沓钱,没了声音。

  刘清倒是没有理会对方,只是自顾自的数起了钱来。

  看着刘清手上的钱,村长眼睛一亮,随即多了一丝慌乱:“咳……那什么,我说刘道长啊,这事儿也不归你管,咱也不是什么有钱人,你就别来这充冤大头了!”村长的话语刘清倒是不管不顾,默默的数着钱。

  见刘清没说话,村长又转过头去,对着李春花说道:“我说村花妹子,你和刘道长也没什么交情,就这么让人给你破费五千块,你过得去么?说不好,这钱刘道长存了好几年呢!”本来见刘清掏出来那一万块钱,眼中多了一丝希望的李春花一愣,然后咬了咬牙,轻轻的拉了拉刘清的衣袖,低声道:“刘清,要不……房子就给他吧,没事,大不了我就回娘家。

  ”刘清笑了笑,然后淡声道:“没什么,就前天出门去给人看了个病,挣了两万,存我是懒得存,有钱就花嘛!”刘清一句话,直接是让在场的人一惊,随即就都没有了声音。

  只剩下刘清手上钞票发出来的响动。

  半晌,数了两道的刘清才是把钱给放在了村长身前的桌子上,淡声说道:“五千块,一分不少,按道理,你得拿借据来跟我换吧?”说着,刘清的目光移到了那个猥琐男的身上。

  听着刘清的话语,那个猥琐男一呆,然后面色略微有了一些不自然:“那什么……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能让你一个外人出钱!”听着对方的话语,和那略显不自然的神色,刘清微微眯了眯眼睛,然后淡声道:“那你的意思就是,不为难春花姐了,要去找他老公要钱?”“她……他们是一家人!”这猥琐男咬了咬牙,大声说道。

  “老子不管!这钱你要不要?!”刘清也是面色一冷,寒声道。

  似乎是被刘清气势压住了,那个猥琐男一下没了声音,半晌才是一咬牙,把那借据给放在了村长的桌子上,然后看着村长说道:“杨村长,你是见证人,这作为你们村第一个解决的案子,你应该留下来做纪念吧?”闻言,杨村长眼睛一亮,急急的点头说道:“就是!刘清你快把钱给人家,这个借据我就……”只不过,他的手怎么可能有刘清快,他手方一伸出去,那借据就已经是被刘清给拿在了手上。

  “春花姐,来看看,是不是你老公写的。

  ”刘清冷声说道,而后把手上的借据朝着李春花递了过去。

  李春花一愣,然后立马是跑了过来,接过了刘清手上的借据。

  从李春花接过借据开始,那男人和村长的脸色就开始有些尴尬了起来。

  原本一直在说着话的村长,这一会也是停了下来,略带紧张的看着李春花那边。

  看着这两个人的模样,刘清冷哼了一声,也是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等待着李春花那边的答案。

  半晌,李春花才是抬起了头,只不过这一会,她眼中的那种苦涩已经完全散尽,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怒火。

  她举起手中的借据,双手微微有些颤抖,压着声音说道:“这借据不是他写的!”此言一出,整个房间内立马弥漫起了一股略带沉默的味道。

  刘清冷哼了一声,将那拿在手中的钱再次放入了口袋,而后眯着眼睛看了一眼那个猥琐男。

  毕竟刘清自小习武,虽说年纪不大,但是身材还是算得上魁梧的,这也是那猥琐男不敢动粗的缘故。

  “假……假的那就算了!我不要这钱了!”那猥琐男左右看了一眼,见村长也是不再说话后,猛然一挥手,怒声说道,随即作势就要离去。

  刘清自然是不可能让他就这么走掉,而是伸出了一只手,捏住了对方的肩膀:“哟,怎么,你说要钱就要钱,你说不要就想走?”感受着肩膀上那略微的疼痛,那猥琐男咬了咬牙,用力的一挥手,把刘清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给甩过了一边,然后脸上那无赖之色再次浮现:“我说你小子啊,别给脸不要脸!我要走,你还硬是要拦着是不是?!”说着,他的一只手别到了自己的腰上,不用想刘清都知道,他腰间绝对是有小刀一类的东西的。

  刘清笑了一声,倒是没有再对他说什么,而是转头看向了村长:“我说村长,这无赖都骗钱骗到你家来了,你不管管?”眼见着刘清颇有那种今天这事必须管到底的架势,村长脸上终于是挂不住了,他阴着脸,冷声说道:“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点?有事就说,没事就走,别打扰我办公!”“就是!人村长怎么做事,轮得到你丫来管?”见村长发飙,那猥琐男眼睛一亮,大声吼道。

  刘清微微皱了皱眉头,正想着再说什么,却见李春花拉了拉自己的衣袖:“刘清,这事……就这样吧,反正咱也不用给钱了。

  ”看着李春花那副为自己担心的模样,刘清内心却是不由得稍稍有了一点受打击的感觉,到底自己现在还是人微言轻,连自己的女人的事都管不好?想到这里,一股子无名的怒火忽然是涌上了刘清的心头,只见他轻轻拨开了李春花的手,一回身,按住了那猥琐男的肩膀:“我说,今天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特么给劳资说清楚!”本来那猥琐男对于刘清这样几次三番的打扰自己的好事,心底就已经很不爽了,当下直接是怒吼了一声,然后从腰间掏出了小刀,朝着刘清的下腹刺了过去:“你特娘的找死!”就连那刺客都无法伤到刘清,更别说这个小小的无赖了。

  只见刘清右手一伸,捏住了对方的手腕,而后用力一甩。

  那男子吃痛之下,手中的小刀立马被甩了出去,然后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自己小腹一痛。

  “噗……”一口鲜血猛然从这猥琐男的口中喷了出来。

  而刘清则是缓缓收回了自己的膝盖,淡淡的说道:“给我说清楚。

  ”“你……”那猥琐男被这一击之下,非但没有怯懦,反而是更加的变本加厉了起来。

  “都给我住手!”就在这时,一直在一旁观看的村长终于是站了起来,沉声喊道。

  刘清微微眯了眯眼睛,回过了头:“村长,这事,你也有一份吧?”听到刘清的话语,村长的神色稍稍的不自然了一下,然后才是冷声道:“刘清,你现在就走,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不然的话,你可别怪我不客气了!”听着村长的话,刘清却是冷笑了一声:“你想怎么不客气?”就在这时,门外却是忽然想起了一个脚步声,而后一个身穿制服的男子面带笑意的走了进来:“嘿嘿,村长,叫我啥事啊?”“二狗子,通知我侄子,这小子闹事,你先抓起来,然后移交过去!”村长冷哼了一声,淡淡的说道。

  他侄子可是镇里派出所的的所长,这刘清被抓进去之后,自己一定要好好的让刘清知道什么叫做后悔!想到这里,村长恶狠狠的盯了刘清一眼。

  听着村长的话,二狗子一愣,看向了屋子正中间的刘清和那个猥琐男,然后上前一把把那猥琐男给抓了起来:“嘿,还敢到我们村来动刘道长?”这货作为村里唯一现存常驻村里的男人,对于年纪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刘清,自然是有点感情的,毕竟自己偶尔生病,也都是靠着刘清的。

  看着二狗子抓的人,村长那原本已经是漆黑的脸庞更黑了下去:“抓错人了!把他抓起来!”说着,村长指了指刘清。

  二狗子一愣,然后看了一眼刘清,吞了口唾沫。

  不过既然是村长的命令,他也不得不执行,当下只得是放下了那猥琐男,然后一脸歉意的走向了刘清:“刘道长,这上面的命令,你也配合配合哈。

  ”说着,他才是象征性的按着刘清的手,朝着外面不远处的暂住处走了去。

  见状,村长才是冷哼了一声,看着站在屋里已经是完全慌了神的李春花说道:“你也别在这了,等我收拾了刘清,有你好看的!”话说完,村长才是坐了下来,喝了一口桌子上的茶,拨通了自己侄子的电话。

  等电话打完,那猥琐男才是吐了口血水,走到了村长的面前:“哥,这事您看咋办?”村长看了他一眼,然后一眼看到了方才在慌乱中,被李春花给甩到了地上的借据,轻笑了一声:“捡起来,等下我侄子来了,正好把这也给办了!”走到了自己的暂住处,二狗子才是松了手,然后回身关上了门,一脸关切的说道:“刘道长啊,你这是咋了嘛,跟我说说,我看看能不能跟村长求求情,他侄子可是……”话正说着呢,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二狗子一愣,然后嘟囔了一声:“今儿个事咋这么多。

  ”说着,他起身去开了门。

  只见门外李春花正俏生生的站着,脸上还带着未干的泪痕,加上那熟女特有的气质,让二狗子下意识的吞了口唾沫,然后才是小声说道:“春花姐,今天要是没什么大事的话,你就先回去吧,我这还有事要办呢。

  ”李春花倒是没理会他,直接走了进来,走到了刘清的身边,然后咬了咬牙:“刘清,你看……实在不行,我就把房子给他们,他们也就是想要我的房子而已。

  ”听着李春花的话,刘清沉沉的吸了口气,然后站起了身子,拍了拍李春花的肩膀:“信我。

  ”李春花一愣,看着刘清那清澈的眸子,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不知为何,心头的慌乱也是在这一刻消失殆尽。

  就在这时,刘清的手机确实猛然响了起来。

  刘清一愣,然后接了起来。

  电话刚接,那头就响起了江铃急切的声音:“喂,你来了没有?现在他四肢已经完全没感觉了,冰冷已经蔓延到身体上了!”闻言,刘清苦笑了一声,无奈的说道:“我倒是想来,只是被人给关着了,待会还有警察来带我走,估摸着短时间是来不了了。

  ”“嗯?怎么回事?”那头的江铃一愣,疑惑的问道。

  刘清苦笑了一声,将事情的大致给说了出来,当然,省略了自己和李春花的关系,只是说自己看不过去。

  听完,江铃那头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行吧,你们镇上的所长对吧?我去打个电话,你尽量来快点。

  ”说完江铃就把电话给挂了,然后拨通了另外一个电话。

  而这头,挂断电话后,刘清心头却是大定。

  如果王姐跟自己说的没有吹牛的成分在里面的话,那么这个江家,必然就会是一个势力极大的家族,对付几个镇上村里的官僚,应该是没问题的。

  一旁的二狗子听完对话,也是大致明白了事情的大概,也是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整个房间就这么沉默了下去。

  镇里和村里倒是不算太远,开(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车的话,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

  没一会,村口那边就已经是响起了警笛的声音。

  听到村口的警笛,正坐在凳子上的村长脸色一喜,朝着那个猥琐男给了个脸色:“走,借据带上,记好我们的说辞。

  ”“嘿嘿,明白!”那个猥琐男轻声一笑,站起了身子。

  他还是头一次遇到那种警察铁定帮自己的局面,这让他的斗志是前所未有的高涨了起来。

  说着,二人就朝着二狗子的临时住所走了过去。

  刚走到门口,警车就停在了旁边。

  随即从车上下来了三四个警察。

  看着那个高个的警察,村长眼睛一亮,两步走了过去:“嘿嘿,侄子,今天这事儿可就麻烦你了。

  ”闻言,那个高个的警察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

  看这样子,村长还以为对方是心情不好,也是没再说什么,直接走了进去。

  刚一进去,村长就指着刘清说道:“哼,还敢在我办公室闹事!”然后,他就看见了正坐在刘清身旁的李春花:“还有你,欠人钱不还,现在警察来了,咱们得一一的说清楚!”说着,他转过头,对着那个高个的警察说道:“侄子,就是这家伙。

  ”那警察点了点头,快步走了上去,对着刘清问道:“你就是刘清?”“嗯,要抓我走么?”刘清看着对方,甚至都没站起来。

  闻言,这警察脸一抽,不过随即就想到了刚刚跟自己打电话的人,当下脸上立马挂上了笑脸:“嘿嘿,哪敢呀,我就是想问问究竟是咋回事,我好帮您处理了!”听到这话,刘清才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不顾这满屋子人僵住的脸庞,指向了那个猥琐男:“就这家伙,弄了个假借据,骗钱。

  ”刘清心底清楚,对方一定是看在了江家那边的关系上,才是对自己这般好脸色,他自然不会不识趣的连村长一起指进去,让对方难堪。

  闻言,这警察点了点头,回头朝着两个跟来的警察甩了个眼神。

  两人立马是心领神会的一人一边,把那猥琐男给压了起来。

  “村长,咋回事啊!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啊!”这会,那猥琐男也是慌了神,对着村长急忙说道。

  村长也是一呆,然后对着这高个说道:“我说侄子,你……”“上班的时候请叫我蒙所长。

  ”村长话没说完,便被这个警察给打断了。

  说完,他才是对着刘清继续问道:“还有什么么?”“你们搜一下身,我没记错的话,他应该还持有管制刀具。

  ”刘清眯了眯眼睛,然后看到了对方手中的那个借据:“还有他捏着的那张纸,是他伪造的借据,这些东西,够他入狱吧?”“咳……没问题!”见刘清态度表现得如此清楚,蒙所长轻咳了一声,然后说道。

  闻言,刘清才是应了一声:“还有事没有,没有的话,我就先走了,还有事。

  ”“哎,您先走,这边就交给我处理了!”蒙所长应了一声,然后笑着说道。

  刘清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转头对着李春花说道:“走吧,这里应该没咱的事儿了。

  ”听到刘清的招呼,一脸发蒙的李春花才是愣愣的点了点头,站了起来,然后有些失神的跟在了刘清的身后。

  路过村长的时候,刘清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低声在他耳边说道:“不要惹我,不然可就别怪我咯。

  ”说完,刘清才是缓步走了出去。

  看着那平时和自己十分亲的侄子一副完全不理会自己的模样,村长身体微微一抖,在心里想象着刘清的势力究竟有多么强大。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