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ekw 029



昨天我跟著男朋友回老家見父母,他家房子很小,只有兩間屋,晚上 他媽鋪好床以后便過來問我晚上跟 王瑋 一起睡行嗎?王瑋是我男朋友的名字,我稍微猶豫了一下便答應了,畢竟他家就兩間屋子,如果我不跟著王瑋睡得話,就得跟他媽一起睡,相比之下,還是跟王瑋睡更自在一些。

  這是我第一次跟王瑋一起睡,也是除了拉手擁抱以外第一次親密接觸,晚上我倆躺在床上都挺激動地,他讓我閉上眼睛,微涼的嘴唇輕輕親吻我。

  王瑋平常看上去老實巴交的樣子,吻技卻出奇的好,沒一會我就被他撩騷的全身發燙了。

  他顯然也來了興致,呼吸越來越重,微涼的手很快便不滿足簡單的撫摸,穿過我的衣服朝下身探去,就在他快觸碰到我底線的時候,我突然如夢方醒,一把摁住他作亂的手說,不行,我大姨媽在呢。

  他嗯了一聲,好像不信,不僅沒有停下動作,反而親的更猛烈了。

  我簡直快拜服在他高超的吻技下了,可我真的來大姨媽了,只好趁著還有理智強行推開他,說我真的大姨媽來了,你要不信可以隔著衣服摸到姨媽巾的形狀。

  說完我愧疚的看著他,畢竟這種事進行到一半不上不下的是很痛苦的,尤其是因為大姨媽被迫中斷,很掃興。

  可王瑋絲毫不生氣,眼底還閃爍著壞壞的光芒,湊到我耳邊壞笑道:“寶貝,你難道沒聽說過 女人經期要會更爽么,神經更敏感,興致也更強烈,想不想嘗試一下?”說著他的手已經環在我腰上,嘴角的壞笑在他憨厚的臉上交相輝映,在月光下顯得出奇的帥,好像變了個人一樣。

  我不覺看呆,交往一年多了,王瑋在我心里一直是敦厚老實型的,甚至我還一度嫌他不夠浪漫,不解風情。

  誰知他到了晚上竟然這么悶騷,而且壞起來還挺帥,以前我怎么沒發現呢。

  他動作很快,趁著我愣神的功夫已經鉆到下面去,靈巧的手指不停刺激我,搞得我渾身熱血沸騰的,即便我知道經期闖紅燈不好,但我已經不舍得推開他了……說實話,經期那個真的挺爽的,我雖然是第一次,剛開始還有些疼,但王瑋技術很好,前面很溫柔,等我逐漸適應以后就開啟猛烈的炮轟,很快我就直上云霄了。

  王瑋興致很足,我們折騰了一整晚他也沒有要停下的意思,甚至連中場休息的時間都沒有,一直到我累的體力透支了,哀求他下次再要,他才戀戀不舍的松開我。

  我一覺睡到大天亮,睜眼的時候已經臨近中午了,王瑋已經不在,不光是他,連他爸媽都不見了,整個房子里只剩下我一個人,給王瑋打電話還沒人接。

  這是什么情況,我第一次登門就睡到中午是我不對,可也不至于全家都扔下我跑了吧,好歹我也算客人,況且我一覺睡這么久,還不是他們兒子害的……我有點郁悶,更有點餓,便梳洗一番想出去買點吃的。

  誰知我剛推開門,就看見院子里坐著個孩子,那是王瑋叔叔家的兒子小柱子,我昨天見過。

  他快步跑過來,一把拽住我的手就往外走,一邊走還一邊說村里出事了,年頭最長的那個墳昨天晚上忽然炸開了, 墳頭上還流了一大灘血,現在所有村民都去墓地里了,大娘讓他把我也帶過去。

  他大娘就是王瑋媽媽,我有些奇怪,他們村墳頭炸了,把我帶過去干嘛,哪有未來媳婦第一次登門,就連續兩天把人往墳頭領的。

  沒錯,連續兩天,我都去了墳頭。

  昨天我跟著王瑋到家之后,跟他爸媽一起吃了飯,吃飯的時候他媽塞給我一個紅包,說是初次見面的見面禮。

  王瑋老家這里有風俗,婆婆如果對未來兒媳婦(教室被老師當著同學面摸出水)滿意的話,就會送上見面禮,意思是婚事差不多定了,所以吃完飯以后,他爸媽又帶著我跟王瑋去給他爺爺奶奶上墳,說讓爺爺奶奶也看看他們的孫媳婦。

  我還是第一次給人上墳,他們這整個村里的人都葬在這一片,所以一進 墳場那架勢還挺滲人的,放眼看去密密麻麻的全是墳頭和墓碑,剛進去的時候也不覺得有什么,但越往深里走,就越覺得身上冷颼颼的,渾身發涼,也不知道是我的心理作用還是那墳場真的陰氣很重。

  所以現在又讓我去,我內心是很抗拒的,但王瑋他媽畢竟是我未來婆婆,我昨晚又剛跟王瑋魚水之歡了,是奔著結婚去的,我也不好拒絕,只好跟著小柱子往墳場走。

  到那的時候,墳場里已經沾滿了人,看樣子整個村里的男女老少都來了。

  我在小柱子的帶領下找到王瑋和他爸媽。

  王瑋爸媽都眉頭緊鎖,一臉凝重的看著我,反倒是王瑋,一臉輕松的樣子,昨晚折騰了一宿絲毫疲態都沒有,容光煥發的瞅著我笑。

  我被王瑋爸媽看的有些懵,剛想問王瑋什么情況,他媽就說話了,直接問我:你昨晚都做什么了,是不是來月經了?我去,哪有問未來兒媳這個問題的,還是當著那么多陌生爺們兒的面問,我的臉瞬間通紅,支支吾吾的看向王瑋。

  王瑋他媽見我不回答頓時急了,扯著嗓子問我是不是來月經了,昨晚到底干嘛去了。

  我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最后還是王瑋給我解得圍,說:“媽,她昨晚一直都跟我在一起,能做什么?”王瑋他媽聞言終于松了口氣,不過還是不放心道:“你確定她一整晚都跟你在一起?那她到底來月經沒有?”“沒有。

  ”王瑋一口咬定道,說的很干脆。

  我詫異的看了王瑋一眼,不明白他為什么要撒謊,更不明白他媽究竟在搞什么鬼,好在他媽得知我沒來大姨媽之后就消停了,讓我站到王瑋身邊去。

  我已經憋了一肚子氣,直接走到王瑋身邊,低聲問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媽為什么這么對我。

  王瑋臉上仍舊掛著笑容,意味深長的瞥了我一眼,說你待會就知道了。

  話剛說完,村民中就一陣騷動,說 王寡.婦來了。

  王寡.婦四十來歲,長得五大三粗的,她好像在村民中挺有威望的樣子,三五下擠進來,犀利的目光在我臉上緩緩劃過,然后扭頭問王瑋他媽來月經的人都找出來沒。

  王瑋他媽說找出來了,說著指了指她身后的地方。

  我這才發現,她身后竟然有一個土坑,坑里坐著五個驚慌失措的女人,坑頭上還有一大灘 血跡

  看樣子這土坑就是小柱子說的那個炸開的墳頭了。

  王寡.婦瞥了坑里的女人們一眼,直接跳下坑,唰一下掏出把殺豬刀,看著那五個女人道:“說吧,誰昨天晚上跟男的那啥了,自己站出來。

  ”那五個女人早已經嚇得面色蒼白,誰也不敢吭氣,不光她們,連我都嚇到了,驚慌的看了王瑋一眼。

  王瑋對著我搖了搖頭,意思讓我別出聲,安靜看著就行。

  王寡.婦等了一會見沒人肯承認,頓時不耐煩了,沒好氣道:“這血墳都炸了,你們心存僥幸也沒用,看見這攤血跡了沒有,是誰流的經血,就說明誰被臟東西纏上了,如果不切斷你們之間的聯系,不出三個月,必死無疑!”說著王寡.婦的目光已經狠狠在那五個女人的臉上劃過,最后停留在我臉上。

  我被她看的渾身一顫,突然想起一個很重要的事來:我昨晚跟王瑋闖紅燈, 床單上應該留下不少血跡才對,可我睡醒收拾床的時候,好像并沒有看見床單上有血跡啊?想到這,我身上突然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床單上沒有血跡,難道墳頭上那攤血跡是我留下的?可我昨晚明明是在王瑋家啊,而且跟我翻云覆雨的也確確實實是王瑋,我跟他在一起那么久了不會看錯。

  我有點發懵,好在王寡.婦盯著我看了一會后便扭過頭去,也懶得再問跟鬼上床的是誰了,直接用刀把那五個女人的手掌心都割破,將血淋在各自的頭發上,然后割下她們的頭發一把火燒掉。

  整個過程進行的很快,也很血腥,等所有頭發都化成灰燼以后,王寡.婦松了口氣,讓村民們把墳重新填上,就轉身離開了。

  我也跟著松了口氣,看來事情是解決了,可我心里還是有個疑問,墳頭那攤血到底是誰留下的,王瑋屋里的床單上究竟有沒有血跡?我心里跟貓抓似的,也沒心思在墳場待著了,拽著王瑋就往他家走。

  到家以后我直奔臥室,撩開被子的一瞬間我整個人都方了。

  沒有血跡。

  床單還是我昨晚睡前的那個床單,可上面干干凈凈的,沒有任何血跡,甚至連溫存過的痕跡都沒留下。

  這不可能,如果我昨晚真是在這張床上跟王瑋發生的關系,不可能什么痕跡都沒留下,難道那墳頭上的經血是我留下的? 老張從柜臺下邊取出 劉亮 老婆的名片,想了想老張的心里有了一個注意。

  他出了學校,在大街上轉了一圈,找到了一個保健品商店,在老板的介紹下買了一瓶乖乖水。

  據說效果非常好,只需要一兩滴就能叫女人神智迷亂,乖乖聽話,男人叫干啥就干啥,還有助興的作用,玩起來倍加刺激。

  買了藥,老張就給劉亮的老婆王梅打了一個電話,說是劉亮和李嬌的事情有眉目了,要面談。

  老張說了地址,不一會王梅就開車過來了,身上穿著一身黑色的職業裝。

  黑色外套里是件白色的襯衣,襯衣最上邊的兩個紐扣松開著,剛好可以看到“V”字型的溝溝,兩座山峰渾圓挺立。

  下邊穿著齊膝短裙,腿上穿著肉色絲襪,比上次見面的時候穿的正經了許多,更多了幾分端莊典雅。

  老張知道她是在一個公司里做經理的所以穿成這樣,他摸了摸自己褲兜里的小藥瓶,心砰砰狂跳起來。

  白領麗人啊,他還從來沒接觸過呢。

  王梅見老張叫自己過來也不說話,只是盯著自己的腿看,厭惡的皺皺眉 說道:“老張,你到底有啥發現,快點說,我公司還有事呢。

  ”老張呵呵笑道:“ 王小姐,你別急啊,為了給你匯報這個情況,我連飯都沒吃就趕過來了,要不你請我吃頓飯吧,咱們邊吃邊聊。

  ”王梅以為老張就是那種愛占小便宜的 老頭也沒多想就帶著他去了一個小飯店,給點了兩個菜,說道:“你吃吧,我現在不餓,吃飽了就趕緊說。

  ”“謝謝王小姐。

  ”老張說著給王梅倒了一杯 茶水,偷偷朝王梅的大胸脯看了一眼。

  王梅這人本來生活作風就不好,老張接二連三的偷看倒是引起了她的興趣,她故意趴在桌子上假裝玩手機,胸前的山峰居然把第三顆紐扣都崩開了,直接露出了黑色的文|胸和一大半的雪|峰。

  老張一邊吃菜一邊偷看,不時的吞著口水,心想,這個女人真是馬蚤的不行。

  王梅也有點得意,覺得自己的魅力居然連老頭都能吸引,現在這樣被人偷看,叫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

  她給自己的助理發了個信息,說是自己下午不回去上班了,叫助理給她把辦公室鎖了,她決定好好逗逗這個銫老頭。

  “老張啊,你今年多大了啊?”王梅 問道

  “五十三了。

  ”老張楞了一下,如實說道。

  “哦,那你家小孩今年應該有二十多了吧。

  ”王梅收起了手機笑嘻嘻的問道。

  老張不明白王梅干嘛打聽自己家里事,但想著對付劉亮還得靠這個女人就說道:“別提了,我老婆死的早,我也沒小孩,現在是孤寡老人。

  ”“也怪可憐的,對了,老張,你喝酒不,我給你叫瓶啤酒吧。

  ”王梅突然問道,有些懶散的翹起二郎腿,似笑非笑的看著老張。

  老張撇了一眼她那絲襪包裹著的滾圓大腿,暗自吞口(夾逼自慰)口水,說道:“行吧,多謝王小姐了。

  ”“老板,給這邊拿瓶啤酒。

  ”王梅轉頭叫到,老張趁她不注意,拿出小藥瓶迅速給她的茶杯里滴了兩滴。

  王梅沒發現絲毫異常和老張聊起了劉亮的事情,聽老張說只是簡單的試探了一下,還沒拿到什么證據,王梅有點失望,氣呼呼的對老張說:“這種事你以后電話上跟我說就行了,我還以為你拍到照片了呢,早知道我就不過來了。

  ”老張有些委屈的說道:“王小姐,因為你的事情劉亮懷疑我了,今天找人把我的水果店都封了,我這要不是沒辦法也不會來找你。

  ”王梅楞了一下,這才知道為了自己的事老張付出這么大的代價,她有點愧疚的說道:“不好意思啊老張,我剛才說話沖了點,水果店的事情你放心吧,我晚上給劉亮說說,就說你和我爸認識,諒劉亮也不敢再得罪你。

  ”老張大喜過望舉起杯子對王梅說道:“王小姐,你可真是活菩薩啊,劉亮這小子真是不知福,放著這么漂亮的媳婦不好好疼愛,還在外邊勾三搭四的,來,我敬你一杯。

  ”這話簡直說道王梅的心坎里去了,她舉起了茶杯對老張說:“老張還是你明事理,你好好給我辦事,我虧待不了你,以后遇到啥事盡管打我電話。

  ”說著王梅就把茶杯里的水喝了一大半,她抿了抿嘴唇,覺得今天的茶水怎么味道怪怪的,哪里怪她又說不上來。

  老張看到王梅把水喝了,終于放下心來,靜靜的等待著藥效發作。

  一想到待會就能把劉亮的老婆摟在懷里肆意妄為,老張就覺得熱血沸騰。

  兩個人聊了一會,王梅突然覺得腦袋暈乎乎的,她一只手撐著腦袋呻,吟道:“怎么回事,我的腦袋怎么這么疼。

  ”老張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假裝關心的說道:“是不是天太熱了,有點中暑了,快點喝點涼茶解解暑吧。

  ”老張說著舉起茶杯遞給了王梅,王梅不疑有它,咕嘟嘟把那茶水喝了個干凈。

  過了一會,她感覺到身體像是著火了,熱的不行,眼前的景物也恍恍惚惚的,幾乎都忘了自己是誰,在哪里了。

  “好熱啊。

  ”王梅說著直接脫掉了自己的外套。

  老張沒想到這個藥效這么猛,要叫王梅在這脫光了,那明天肯定上頭條新聞了。

  他趕緊走了過去,把外套披在王梅的身上,在她耳邊小聲說道:“王小姐,你喝多了,要不我找個地方叫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我喝酒了嗎?”王梅迷迷糊糊的問道。

  “快別說了,走吧。

  ”老張說著往桌子上扔了兩百塊,半摟半抱的把王梅拖出了飯店。

  一個老漢摟著一個嬌嫩少|婦,那是相當怪異的畫面,一路上不時有人向著老張投來奇怪的目光。

  老張心里有點刺激又有點害怕,摟著王梅快走兩步,找了一個人少的角落,扶著王梅坐在一個花園邊上,然后拿出手機叫了一個出租車過來,他把王梅扶到車上說是去天海賓館。

  司機懷疑的看了他一眼,老張怒道:“看啥,這我閨女,我她爹,我女婿在賓館等著呢。

  ”司機這才知道誤會了,也不多說,直接把車開到了天海賓館。

  老張選這地,主要是因為這賓館是他一朋友開的,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坐在吧臺的是老張的朋友“大頭鬼”,看到老張抱著一個女人進來,也不說破,笑呵呵的問道:“老張,過來開房啊。

  ”老張喘著氣說:“別問那么多了,過來搭把手,這小娘們可真沉。

  ”“大頭鬼”也不是啥好人,聞言喜出望外,和老張一左一右,把王梅的胳膊搭在肩膀上一起往二樓走去。

  一進賓館,老張的膽子就大了,一只手隨意的在王梅的胸脯揉捏,心里贊嘆著王梅的胸真有彈性。

  “大頭鬼”的手也沒閑著,偷偷的在王梅的屁股上摸了兩把,心想,這老張也真是有福氣,也不知道從哪里弄來這么一個極品少婦。

  “張哥,這女人是誰啊?”大頭鬼忍不住問道。

  “你別管那么多了,記住別往外亂說就行了,來這個給你。

  ”老張說著從褲子口袋掏出了早已準備好的一千塊遞給了“大頭鬼。

  ”“大頭鬼”的手在王梅的腰間捏了兩把有點舍不得說道:“哥,要不我不要錢了,你待會叫我也玩一下。

  ”老張眼睛一瞪:“滾,這事你要在外邊亂說,小心我弄死你。

  ”老張以前在道上也挺有名氣的,“大頭鬼”得罪不起,給老張開了一間房就灰溜溜的走了。

  老張把王梅往床上一扔,咔嚓一聲鎖了房門。

  王梅現在已經處于半昏迷狀態了,臉蛋紅撲撲的,嘴里一直喊著:“熱..熱..”老張冷笑一聲:“熱是吧,老子現在就給你降降溫。

  ”老張三下五除二就被王梅的衣服給脫光了,只留了內衣在身上。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