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啊三哥好大我坐不下去/浪水流得到处都是/端庄人妻11p



嗯嗯啊啊啊~ 女人那里完全没有任何的遮掩,一边不停地呻吟着,配合着 男人的动作。

   焦灼火热的画面对我产生了很强烈的冲击,更别说旁边还有个 苏姨

   苏姨 原本就渴望男人,所以在注视的时候,完全抬不起自己的腿离开。

   我挺立的身子在这个时候感觉快要崩溃了,在苏姨身后那里看了两眼,然后我用自己的 身体贴了苏姨的身上。

   苏姨,我们是不是~ 我一边说着,一边身体在苏姨身上蹭。

   嗯嗯~ 在感觉到我的那儿以后,苏姨好像并没有怎么排斥,而是 在那里不停地跟着深呼吸。

   还是,还是不要打扰他们了~ 说着,苏姨拉着我离开,但是眼睛的余光还在瞥着那边的情侣,有些流连忘返的意思。

   一路上,苏姨的表情还有神态都显得很不淡定。

   苏姨你怎么了,看起来脸色好像有些不太好。

   苏姨慢慢靠着沙发坐了下去,似乎很是疲惫。

  她微微闭上眼睛,身上的曲线玲珑有致,看得我心思不由的活络了起来。

   苏姨,要不我给你按摩按摩吧。

  我说着,坐在了苏姨的面前。

   苏姨轻轻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我慢慢来到了苏姨的身后,深吸了两口气,轻轻将自己的双手慢慢搭在了苏姨的肩膀上,开始一下子接着一下子地揉捏了起来。

   舒服吗?我轻轻说了一句。

   嗯嗯~苏姨回答的比较随意,但还是能看出她很舒服。

   我一边笑着着,一边开始在那里用着强而有力的手指在苏姨的肩膀上一下接着一下地轻轻按压。

   很快,我的动作就变得随意了起来,身体也逐渐地一点点靠近,朝着苏姨的胸口看了两眼。

   不得不说,近距离欣赏苏姨的柔软,真的会让人有种很强烈的冲动感。

   挺立的胸口已经将苏姨原本就单薄的T恤给挺得有些蓬松,性感的乳沟线条直接暴露 在我的面前。

   胸罩能够遮住的,仅仅是苏姨胸前最为性感的一部分,让人很想一把捏下去。

   我的身体很快就出现了反应,挺立的东西直接顶在了身后的沙发上。

   苏姨,你离婚了这么久的时间,都没有想过去找一个男人陪着你吗。

   面对我这个问题,苏姨无所谓的笑了笑。

   不是有你在这里陪着我嘛。

   可是,我不是所有时候都能够陪着苏姨的呀,况且有些 事情,我也不能够陪吧! 我故意笑了两声,慢慢接近了苏姨的面前,在那里看着苏姨的反应。

   那~那种事情~苏姨听到这里,说话的口气也跟着哆嗦了起来:那~那种事情苏姨也可以~可以自己解决。

   我很意外,苏姨没有直接回避我的问题,而是回应 了我

   有的时候,自己也不能够满足的吧,苏姨。

   我开始变得有些肆无忌惮,一直在苏姨腰间游走的双手也开始一点点变得不老实了起来。

   臭小子,你还调戏我嗯~ 我的双手在无意间触碰到苏姨的胸口,苏姨突然轻轻哼哼了一声,表情有些享受。

   苏姨,有的时候还是男人更好一点儿,跟男人享受过的温存毕竟还是比一个人好,不是吗~ 我坏笑了两声,将自己的食指还有中指轻轻接触到了苏姨的胸口前,在那里轻轻戳了两下。

   啊,你~你干嘛呢 阿正

   苏姨的身体猛的动了起来,看来苏姨的身子不是一般的敏咸,我赶紧继续装作十分认真的给她按摩。

   苏姨,感觉你的胸好像有些下垂了呢! 苏姨原本就对自己的身材很是满意,所以听了我的话以后,显得有些慌张。

   是么,难怪最近感觉胸口有些闷闷的。

   是最近才有这种情况吗?我一边询问着,一边在那里继续按摩。

   好像是这样子,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

   苏姨这个时候突然回头看了我一眼。

   阿正,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 我皱了皱眉头,假装正经地说了两句。

   苏姨,你胸口好像有些胀气呢! 一听到这里,苏姨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副很是紧张的表情。

   胀气? 是的,胸口胀气的话容易结石的。

   啊?那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处理这个事情啊! 苏姨一脸紧张地看我。

   我假装为难地皱了皱眉头,支支吾吾地说了。

   办法是有的,只是~ 看到我浴言又止的表情,苏姨开始着急了。

   阿正,你赶紧告诉苏姨,就别卖关子了! 简单一点儿的办法,就是需要别人用嘴吸出来~ 苏姨愣在了那里,并没有说话。

   如果苏姨介意的话,去医院看也不是不行~ 听我这么说,苏姨可能觉得让医生吸更受不了,所以红着脸看我。

   这~这个事情可不能够告诉你母亲知道吗? 听到这里,我点点头,然后深吸了一口气。

   小色狼,这下子真的是便宜你了。

   苏姨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将自己的衣服给撩起来。

   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欣赏苏姨的酥胸。

   如此挺立的胸让我的心一阵紧张,深吸了两口粗气,慢慢接近了苏姨的胸。

   苏姨,我要脱了~ 在得到苏姨的默许以后,我便开始将苏姨的胸罩给一点点解开。

   粉红色的胸罩从苏姨的胸口滑落的那一刻,我的身体突然猛烈地哆嗦了两下。

   阿正~你不要盯着看,苏姨会很不好意思的。

   苏姨稍微遮了一下胸口,对着我说了一句。

   苏姨,这是在替你治病,你不需要太过于紧张的。

   我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将苏姨的双手挪开,苏姨的胸就完全的暴露在我的面前。

   我肆意地用眼神在苏姨胸前盯着看了好几秒,然后慢慢将嘴唇一点点凑过去。

   嘴唇刚刚接近苏姨的胸口前的那一秒,苏姨的身体突然哆嗦了两下子。

   嗯~ 她轻轻哼哼了一声。

   我故意停了下来,木讷地盯着苏姨看了两眼。

   苏姨,你不舒服吗? 没事,你慢点儿来就好。

   听到苏姨并没有抗拒的意思,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再一次凑近了苏姨的胸前(护士情欲短篇小说强)。

   慢慢地,苏姨的身体放松了下来,之前的紧张感也已经开始减弱。

   她闭着眼睛,一脸享受地靠在沙发上,任由我用嘴唇亲吻着她。

   我的浴望在此时表现的越发强烈,整个身体不断贴近苏姨。

   就在此时,我伸出了舌头。

   刚刚接触到的那一秒,苏姨敏咸的身体就像是触电了一般猛的抽搐了两下子。

   慢点儿,嗯嗯~ 我的动作其实很慢,只是苏姨的心跳可能很快,所以才会同样认为我很快。

   空气中的荷尔蒙越来越强烈,而我的动作在此时也开始变得越来越随意,越来越大。

   嗯,别,嗯~ 苏姨的身体开始胡乱的抖动,口中的话说的也是迷迷糊糊。

   我知道,这个时候就是最好的机会。

   我突然一把伸出手,从后面抱住了苏姨的身体。

   苏姨显然 没想到我会这样做,一直在那里不停地扭动着全身,似乎打算挣开我的束缚 阿正,你这是,这是干嘛? 苏姨,你不要紧张,我在帮你用力吸,没事的~ 我一边哼哼着,一边开始随意用着自己的舌尖去刺激苏姨胸口最为敏咸的地方。

   原本苏姨就打算让我帮忙的,加上我的一顿说服,此时的苏姨终于慢慢不再抵抗。

   在好一阵子以后,苏姨敏咸的身体开始越发难受,妩媚的脸颊通红,而且有些微微的发热。

   此时,我终于张嘴,凑了上去…… 迷乱的苏姨已经逐渐开始忘记了自己在那里做什么,呻吟了好几声。

   借着这个机会,我的贼手开始在苏姨的大腿上狠狠摸了两把,嘴却还是依旧没有松开。

   苏姨的大腿微微张开,已经逐渐陷入了浴望之中。

   在此时,我的手一把触到了苏姨的内裤. 苏姨已经快要迷失在这情绪里面了。

   阿正,阿正你不要再~ 苏姨一边说着,用着微弱的身体打算将我给推开。

   可是,苏姨的身体原本就瘦弱,加上此时的她已经陷入了这里面,所以完全推不动我。

   我将身体压在苏姨的身上,脸凑近了苏姨的脖子,伸出舌头开始去舔她的耳垂。

   这是女人最为敏咸的部位,尤其是对已经渴望了很久很久的苏姨来说。

   不可以,这样子不嗯嗯~ 苏姨反抗的声音逐渐减弱,最后只剩下了在被爱抚着的时候发出的那种哼哼声。

   在我各种爱抚之下,苏姨开始慢慢接受了我的身体。

   她伸出手,一把抱住了我,任由着我在她身上肆意亲吻着。

   对于一个已经压抑了太久的情绪的女人来说,苏姨现在需要的就是一个可以让她得到满足的男人。

  这个男人,应该就是我。

   嗯嗯~ 苏姨的呼吸声不断加大,性感的身体在沙发上不停的扭动着。

   即使是这样,她还是没有让我做出更加出格的事情,或许是因为她身体里面的最后一点儿理性。

   但是,就算是最后一点儿的理性,也是应该会被攻破的。

   想到这里,我的双手已经开始抚摸苏姨的大腿深处。

   最后一点儿的理性让苏姨不停的抗拒着,突然一下子夹紧了自己的双腿。

   难道说,苏姨还是没有放开吗? 阿正~ 苏姨轻轻在我耳边哼哼了一句,将我的身体给推开。

   我没有坐稳,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当我正眼看着此时的苏姨的时候,却发现她的眼睛有些红润。

   对不起,阿正,这种事情是~ 苏姨支支吾吾在口中说了两句,突然一下子离开了客厅,朝着自己的房间里面走了进去。

   一瞬间,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变得荒凉了许多。

   坐在冰冷冷的地板上,我也算是明白了些什么。

   我不应该做出这样子的事情。

   一想到这里,我就跑进了浴室里面,狠狠地冲了把脸,才算是勉强恢复理智。

   她是我母亲的好朋友。

   稍微清醒了些许以后,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直看着天花板发呆。

   我承认,我真的很喜欢苏姨,在经历过了那件事情以后,我更加喜欢她了,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够让这种感情去蒙蔽了我的人性。

   就这样,在如此尴尬的情况之下,我度过了一天。

   我原本以为苏姨永远都不会原谅我,只是没有想到,后面却发生了这样子的事情。

   …… 第二天,我依旧还是要去上班。

   当我洗漱好来到客厅的时候,苏姨已经给我准备好了早餐。

   我看了一眼周围,却还是没有见到苏姨。

   也许,为了躲开我,她已经将自己给锁在了房间里面了吧。

   我心里面虽然有些小小的失落,但是却没有多想什么,吃过了早餐以后,对着苏姨的房间打了一声招呼就离开了。

   匆匆下楼以后,小区门口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男人吸引了我的注意。

   他的嘴里叼着一根烟,表情有些随意,无意间朝着我这里看了一眼以后,却突然一声冷哼。

   这种人,一看就是痞子。

   因为我急着上班,所以也就没有继续去管那个家伙,直接拿着自己手上的公文包就离开了小区门口。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刚刚比出了小区以后,我的心里面总是有种怪怪的感觉。

   总觉得,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一样。

   果然,刚刚去到公交站,我就发现我的工作证没有带。

   之前的时候因为工作证的事情,已经被老板给警告过一次,为了保住这份工作,这种小错误还是不可以继续再犯了。

   看了一眼时间,也不算是很晚,如果现在回去拿的话,应该还是来得及的。

   想到这里,我重新回到了小区门口。

   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刚才那个奇怪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不管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人。

   我在那里嘀咕了两声,顺着小区的门口走了进去。

   苏姨的家在五楼,所以我也没有打算坐电梯,直接一口气爬到了五楼。

   就在我刚刚走到了苏姨的家门口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苏姨家的门是打开的。

   一般来说,苏姨一个人在家都是把门给锁上的。

   这是怎么一回事? 一想到这里,我的心里面就有种不太好的感觉,在那里挪步正准备进门的时候,里面却突然发出了一阵声音。

   咣当! 这剧烈的响动让我的心里面跟着一阵哆嗦。

   紧接着,苏姨的声音突然就传了出来。

   你给我滚! 很明显,这句话不是对我说的,而是对着屋子里面的某个人。

   那个人,会是谁呢? 我再也站不住了,直接走进了苏姨的家中。

   让我意外的是,客厅在此时已经变得凌乱不堪。

   难不成,是什么流氓痞子进来了? 我猛地想起了之前的那个在小区门口的男人。

   我不想再看见你,你不要再来烦我! 苏姨的声音再一次从自己的房间里面传了出来。

   我意识到不太好,赶紧跑到了苏姨的房间门口,用力敲了好几下子。

   苏姨,苏姨! 一阵停顿以后,苏姨房间的门被打开了。

   一脸狼狈的苏姨朝着我看了一眼,然后赶紧躲到了我的身后。

   看得出来,苏姨很害怕。

   而在我正对面的,就是之前那个在小区门口遇到的男人。

   男人在见到我的时候,突然笑了两声,然后继续哼哼道。

   我说,你这个娘们儿怎么一点儿也不听话,原来合着是养了个小白脸在这里。

   他说我是小白脸? 我之前就已经看他不舒服,现在还这么不避讳地说我是小白脸,这不仅仅侮辱了我,同样也侮辱了苏姨。

   你如果再不走的话,我就报警了! 我在那里说了一句,然后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可是,那个男人却并没有半点儿害怕的意思,上前一把将我手上的手机给夺了过去,然后摔在地上。

   报警?谁给你的勇气报警! 看着他如此冷漠的表情,我的确是有些担心,但是我身后的苏姨显然更加害怕。

   你是什么人?你这么闯进别人的家里是打算做什么。

   面对我的质问,这个家伙却只是冷笑了两声,用着威胁一般的口气继续说着。

   我是这个女人的老公。

   新闻网18日报道夏宇也见过她几次,瓜子脸,柳叶眉,身材特别好,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就像秋天的湖水一样,笑起来的时候,嘴角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十分迷人。

   青春懵懂的年纪,她就是夏宇心中的女神,也曾偷偷幻想着自己和她在一起的样子,没想到,她竟然成了自己的 嫂子…… 五万块钱在农村不是一个小数目,所以她爸妈 把她嫁给了自己那 傻子 哥哥

   结婚的那天晚上,夏宇喝了很多的酒,暗恋多年的女神变嫂子,那种感觉,真的比日了狗还难受。

  可他偏偏又不能反抗,因为那是他哥,夏宇虽然讨厌他,但还是希望他能过的幸福。

   酒席结束后,哥就和嫂子洞房去了,而他则躺在房间的床上,久久不能入眠。

   要不去看看傻子哥哥和嫂子做那事是什么样子? 夏宇的脑袋里面突然冒出了这个大胆的想法。

   酒壮怂人胆,说干就干,当即,夏宇就穿上衣服,然后偷偷摸摸的朝着哥嫂两人的房间摸去。

   还没走近,他就听见一道女人痛苦压抑的声音传来,虽然夏宇还是个初哥,但在几位岛国爱情动作片老师的谆谆教导下,他早就明白了那是什么声音。

   卧槽!难道他那傻子哥哥竟然还是个自学成才的老司机? 这样想着,夏宇更加好奇了,于是轻手轻脚的走到了房间外的窗户下,然后将窗户推开了一条缝隙,通过缝隙朝着里面看去,没想到,竟然看到了他终生难忘的一幕! 只见,房间里面只开着一盏白炽灯,昏黄的灯光下,两条雪白浑圆的大长腿被一个男人死死的架在肩上,男人只露出了一个黢黑的后背,正对着那女人…… 看到这一幕,夏宇瞬间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

   床上的女人是他的嫂子,但压在她身上的那个男人,却不是他哥! 看着房间里面不堪入目的画面,夏宇顿时愤怒到了极点。

   妈的!这大晚上的,他那傻子哥哥也不知道去哪儿了,连自己老婆让别人玩儿了也不知道,这他妈也是醉了!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的样子,伴随着男人的一声低吼,两人才终于停了下来。

   房间里面很安静,只有两人粗重的喘息声,男人的身体压在女人雪白的娇躯上,女人则勾在男人脖子上,细细感受着这之后的余韵。

   说实话,夏宇做梦也没想到,嫂子凌澜竟然会是这样的女人! 新婚之夜,背着自己丈夫跟别的男人乱搞,还要不要脸? 正想着,这时,他听见凌澜娇声开口 说道:表哥,彩礼已经到手了,我什么时候跟他离婚啊? 嘿嘿,放心,我都已经计划好了,你先在这大傻子家待两天,然后随便找个借口把婚离了,他们要是不同意,就让我来解决!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那就好,我真是一分钟也不想看到那个傻子了,又脏又臭,真让人恶心!幸好表哥你把他骗去牛棚了,要不然,我今晚都没法睡觉了。

  凌澜撒娇道。

   他要是不傻,咱们又怎么会有机会?哈哈哈! 男人得意的大笑着说道。

   随后,两人又在床上说了一会情话,那个男人才从凌澜的身上下来。

  这时候,夏宇才终于看清那人的脸,他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赶紧低下头,躲在了窗户下面,不敢发出一丁点声响。

   因为那男人不是别人,竟然是村里恶名昭彰的大混混刘龙!这家伙简直是人如其名,坏的流脓了,仗着跟镇上有关系,手底下还养着二三十号打手,有钱有势,村里人都不敢得罪他,有什么事也都忍气吞声的。

   没想到,他竟然是凌澜的表哥,而且两人还合伙干起了骗婚这种勾当! 顿时夏宇感觉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但是一时间他却不敢声张。

  因为他知道,他们家得罪不起刘龙这家伙,真要惹怒了对方,就不止被骗点钱那么简单了,夏宇曾听说之前他们村有个人得罪了刘龙,结果被打断了两条腿,现在还在家里躺着,成了一个废人。

   可是,就这样放过这对狗男女,他又有点不甘心,自己爸妈都是普通的农民,省吃俭用几十年,才给傻子哥哥攒下了这五万块钱彩礼钱,白白被这对狗男女骗去,也太亏了吧? 妈的!老子早晚要让你们这对狗男女付出代价! 夏宇心中暗骂一声,终究是没有声张,轻手轻脚的离开了。

   走的时候,他还听见刘龙对凌澜说想再来一次,凌澜说累了,用嘴给他解决吧,很快,房间里面又传来了一阵吸溜的声音…… 夏宇咬牙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脑袋里面全是刚才看到的一幕,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着报复的计划,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爸妈就带着夏宇他哥到镇上赶集去了,家里只剩下他自己和嫂子两个人。

   夏宇起床刚一出门,便看见嫂子正在院子里洗着自己的贴身衣物。

   或许是因为刚起床的缘故,她身上只穿着一件粉色的吊带睡裙。

   睡裙很短,堪堪把她挺翘的臀部遮住,当她弯腰洗衣服的时候,顿时让夏宇瞪大了眼睛,没想到,嫂子里面竟然什么也没穿! 她这么一撅屁股,里面的东西顿时全被他看见了! 夏宇只看了一眼,就再也无法转移视线,脑袋里面情不自禁的浮现出昨晚上那副画面,顿时有种扑上去将她压在身下,从后面狠狠蹂躏一番的冲动…… 傻子,你看什么呢? 谁知,就在这时,凌澜突然叫了他一声。

   夏宇瞬间反应过来,低下头,有些尴尬的说道:没……没看啥。

   听到他的话之后,凌澜抬起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打量了他两眼,目光很快就落在了夏宇的下半身上,俏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妩媚的神色…… 看来这女人昨晚上似乎并没有得到满足啊,她之所以背叛自己那傻子哥哥,不就是因为嫌弃他是个傻子,不能满足她么? 要是自己那傻子哥哥能狠狠的弄她一次,把她彻底征服了,说不定她也就不会想跟他离婚了。

   夏宇正想着,这时,一双雪白的玉足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抬头一看,他顿时愣住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凌澜竟然已经将身上的吊带睡裙给脱了,然后光着雪白的娇躯站在他的面前…… 夏宇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能够如此近距离的欣赏凌澜那洁白无瑕的身子。

   而她似乎对夏宇的表现也很满意,妩媚一笑,有些意外的说道:真没想到,你这个傻子看见女人竟然也有反应,怎么样,你媳妇儿我好看么? 说话的时候,她还有意的挺起了胸膛,那两团雪白的柔软,都被夏宇看的清清楚楚。

   听见嫂子的话,夏宇的脑袋里面轰的一下,顿时炸开了。

   夏宇和他那傻子哥哥是双胞胎,同村的人都经常分不清他们两谁是谁,没想到,今天嫂子竟然也把他认成他那傻子哥哥了! 夏宇下意识的就想告诉嫂子自己是弟弟夏宇,并不是傻子哥哥,可是,话到嘴边,他却突然改变主意了,因为他想到了昨晚上的事,他想要报复凌澜两人,现在不正是最好的机会么? 于是,夏宇决定继续冒充自己那傻子哥哥。

   他傻笑两声,装作看呆了的样子,流着口水说道:好看,我媳妇儿真好看! 呵呵,嘴还挺甜的! 嫂子闻言,不禁莞尔一笑,然后看了夏宇一眼,有些遗憾的叹息道:长的也不错,可惜,却是个傻子…… 听到她的话之后,夏宇心中一动,傻笑着说道:媳妇儿,你别看我脑子笨,可是我别的地方强啊,不信你试试看呗! 别的不敢说,对自己的本钱夏宇还是很有信心的,要是娶凌澜的人不是他哥,而是他自己的话,非把她弄的三天三夜下不了床,到时候,估计就没刘龙那家伙什么事了。

   凌澜俏脸一红,白了夏宇一眼,啐道:切,大有什么用,说不定就是个样子货呢!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她的目光却忍不住朝他那里看,脸上流露出一丝渴望的神色。

   男人最不能忍的就是被别人说不行,尤其还是个女人,听到凌澜的话之后,夏宇立马说道:我可不是样子货,村里男人都没我厉害,我能顶风尿三丈! 说着,夏宇直接解开了裤子,当着凌澜的面尿了起来。

   反正他现在的身份是傻子,在院子里随便尿尿也很正常,因为憋了一晚上的缘故,这一泡尿足足尿了好几分钟,飚出去一米多远。

   凌澜本来还有些害羞的蒙住了眼睛,但是听到夏宇尿尿的滋滋声后,却忍不住分开了一条缝隙悄悄偷看,很快,她就惊讶的张大了小嘴,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

   见到凌澜惊讶的样子,夏宇心中不禁有些得意,男人最开心的就是得到女人的认可了,而且还是像凌澜这么漂亮的女人。

   好热啊,我要去冲个澡了! 尿完尿后,他装作抖了抖,感觉浑身有些燥热难受,便提上裤子准备去洗澡。

   夏日炎炎,每天早上起床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冲个凉水澡。

   谁知,他的话音刚落,嫂子忽然开口说道: 傻子,要不我来给你洗澡吧? 啥?! 听到凌澜的话之后,夏宇顿时愣住了。

   你这傻子,我说我来给你洗澡,怎么不愿意吗? 凌澜妩媚的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

   夏宇本想冒充他哥,戏弄一下(豁达大度)凌澜这女人就是,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福利。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他立马继续装傻充愣道:愿意愿意!我最喜欢别人给我洗澡了! 随后,凌澜便直接带着夏宇来到了洗澡间。

   农村洗澡的地方都很简陋,就是四块木板围起来的一个露天浴室。

   进入洗澡间后,凌澜便开始给夏宇洗起了上半身,那柔软的小手在身上划过的感觉,让他简直刺激到了极点。

   夏宇深吸了一口气,顿时感觉一阵口干舌燥,身体更是瞬间起了反应。

   傻子,你把裤子也脱了吧,我帮你下面也洗下…… 这时,凌澜忽然开口说道。

   哦哦…… 夏宇傻傻的应了一声,照着凌澜说的去做。

   凌澜则俏脸微红,一双却美眸死死的盯着他那里,还伸出粉色的小舌头舔了舔嘴唇,一副渴望的模样。

   看到凌澜那妩媚的眼神,夏宇要是再不明白她在想什么,那他就真的是傻子了,不过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却只能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当凌澜那柔滑的小手握住他那里的时候,夏宇再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舒爽至极的声音,看着凌澜那诱人的模样,他顿时有种将她直接推倒,狠狠冲撞一番的冲动…… 不过,最后关头,还是理智占据了上风,因为,他不能被凌澜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

   很快,凌澜便把他全身上下都洗干净了,接着便俏脸通红的说道:好了,你自己穿衣服吧,我先出去了。

   说完,凌澜便红着脸朝浴室外面走去,谁知,一转身却不小心踩在了一块肥皂上,她顿时惊呼一声,整个人向后倒去。

   小心! 夏宇这时候眼疾手快,急忙伸出手抱住了她,不过她身上的衣服却全都被沾湿了。

   你……你不是傻子? 凌澜惊魂未定,抬起头满脸惊讶的看着他说道。

   夏宇心中一跳,以为被凌澜发现了,于是干脆破罐子破摔,盯着她的胸前,流着口水大声说道:什么傻子不傻子的!馒头,我要吃大白馒头! 凌澜闻言,顿时叹息一声,苦笑着说道:看来是我想太多了,你怎么可能不是傻子呢…… 此刻,她身上的衣服都被水给沾湿了,隐约从紧贴在身上的衣服可以推断出胸前那柔软的规模,为她整个人更添了几分朦胧美。

   说完之后,凌澜想了想,忽然看着夏宇说道:傻子,你想不想吃大白馒头? 想……我想! 夏宇心头一喜,立马装作兴奋的说道。

   可以,不过,你要先帮我做一件事件才行。

   什么事情? 给我洗澡。

   啊? 怎么,我刚才给你洗了澡,现在让你也给我洗一下身上,你就不愿意了? 凌澜说到这,佯装生气道。

   不……不是,只是我脑子笨,我怕给你洗不干净。

   夏宇咽了一口唾沫,看着凌澜衣服下那若隐若现的娇躯,身体里面的邪火更加暴涨。

   没事的,你是我男人,我怎么会怪你呢?来吧。

   凌澜笑了笑,脱下衣服,张开双臂对夏宇说道。

   我擦勒,这下可真是要了他的小命了! 面对着凌澜那近在咫尺的娇躯,夏宇顿时有种鼻血狂喷的冲动,脑袋里面抑制不住的回想起昨天晚上看到的一幕,心里的冲动更甚,真想把她给就地正法了,反正她和自己那傻子哥哥结婚也没按什么好心,到时候自己就用她和刘龙之间的秘密来威胁她,相信她也不敢做什么。

   快点呀,你还愣着干什么? 正想着,这时,凌澜忽然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

   哦……哦,好! 夏宇装傻充愣似的应了一声,这才回过神来,抛开那些邪恶的想法,犹豫片刻,便大着胆子伸出手,开始给凌澜洗澡。

   不得不说,凌澜的身材真的很好,雪白的皮肤简直如牛奶一般滑腻,一般男人见了根本把持不住,更别说还要给她洗澡了。

   夏宇粗糙的手掌在她细腻的肌肤上划过,浑身热血沸腾,反应更加强烈,整个人就像要爆炸了一般。

   凌澜更是动情到了极点,美眸微眯,满脸潮红,轻咬着嘴唇,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 夏宇深吸了一口气,直接舀了一瓢凉水从头上浇了下去。

   傻子,你干什么? 凌澜惊讶的看着他问道。

   媳……媳妇儿我好热啊,好难受……感觉像是要烧化了一样! 夏宇喘着粗气说道。

   凌澜闻言,抬起一双水汪汪的美眸看了一眼他那里,眼珠子一转,忽然开口说道:傻子,你相信我吗? 你是我媳妇儿,我当然相信你了!夏宇嘴上毫不犹豫的答道。

   那我给你一样东西,待会你把你的那里放进去,很快就不难受了,怎么样? 凌澜红着脸,轻声说道。

   好! 夏宇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心情激动下险些把持不住,但还是装傻充愣的答应道。

   见他答应了,凌澜的脸上也闪过一抹喜色,随后,她后退了两步,坐在了浴室里面唯一的那把椅子上,然后用手抬起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缓缓对他张开…… 傻子,就是这,快来吧! 夏宇身上早就跟火烧似的,那一瞬间,他的大脑里面一片空白,脑子里没有任何别的想法,只想和凌澜彻底的融合在一起,闻言立马就趴了上去,对准之后,身子向前一顶…… 谁知,正当夏宇即将享受到这种人间极乐之时,院子外面的大门突然被人敲响了:夏大傻子!不好了,出事了! 听声音,好像是隔壁兰花婶儿的声音。

   卧槽,这女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夏宇心中顿时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而凌澜听到声音,也瞬间恢复了清醒,一把将他推开,然后拿过衣服将白皙的身子给遮了起来。

   傻子,你快出去看看她来找你啥事儿! 凌澜红着脸对夏宇说道。

   哦哦! 夏宇也知道这时候再想跟凌澜办那事,已经不可能了,只能无奈的应了一声,然后穿上一条短裤,就出去了。

   打开门,就看见隔壁邻居 王兰花正一脸焦急的站在门口。

   见夏宇开了门,王兰花立马上前,拉着他说道:夏大傻,你总算出来了!我刚才下地的时候,看见你家的老黄牛挣脱绳子跑了,好像往小树林那边去了,你快点去找找吧! 啥?牛跑了?! 夏宇惊呼一声,顿时急了,想了想,忙看着王兰花说道:兰花婶儿,谢谢你了,我脑子不好使,你能带我去找么? 王兰花为人很热心肠,闻言也没多想,直接说道:没问题,婶儿帮你一起去找找! 随后,夏宇关上了院子门,便跟王兰花一起去找牛了。

   在路上的时候,他忍不住偷偷的打量起了兰花婶儿。

   要说这王兰花,在村里也是出了名的美人,虽然四十多岁了,但是因为保养的好,看起来就像是三十岁的女人一样,皮肤白皙,身材丰满,模样更是精致,要放在城里,绝对标准的成熟少妇。

   只可惜,却是个寡妇,三十多岁就没了男人,一个人拉扯女儿长大,也挺不容易的。

   因为住在夏宇家隔壁,跟他们家关系还不错,所以夏宇平时都叫她一声兰花婶儿。

   今天王兰花穿着一条黑色的连衣裙,身材丰腴,浑身散发着成熟风韵的味道,看着看着,夏宇感觉刚降下去的火气,顿时隐约又有抬头的趋势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