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eva fenix evil angel

eva fenix evil angel


又一個冬天來到了,整天我把自己包裹在厚厚的羽絨服里,我只感覺到冷。


  早晨我走在上班的路上,空中飄起了一朵朵小小的雪花,還是那樣晶瑩剔透,冰清玉潔。


  可我不會再像從前那樣喜歡它了,因為它帶給我的只有苦痛的回憶。


  那一年,我二十五歲,和所有的同齡女孩子一樣,我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


  我長像一般,性格比較內向,不善言談,學校畢業后就被安排在了縣上一所小學教書。


  平日除了和幾個要好的姐妹聯系之外,和異性幾乎就沒有什么來往,我是那種見了男孩子就臉紅的人。


  眼看著冬天即將過去,過了年我就二十六歲了, 父母急了,就不斷地叮囑親戚朋友給我介紹對象。


  先后見了幾個,結果沒一個合適的,不是個子矮,就是學歷低。


  我都有點泄氣了,不想再去相親了。


  突然有一天,鄰居 王姨到我家來了,一進門就嚷嚷:“唉呀, 小雪她媽呀,我給你們家小雪找了一門好親事。


  ”一聽才知道那個男孩在一個城市工作,名叫鋒,今年二十八歲。


  他家在農村,父親去世了,只有老母與之相依為命。


   生產后老公 說是無奈選 的我初戀 上床王姨拉著我媽的手,說這個男孩品行如何如何的好,將來一定有出息。


  就是在城里沒有房子,這也不打緊,關鍵在男孩本身。


  我爸媽被說動了,農村孩子能吃苦,沒有父親又挺可憐。


  于是,幾個人定下來雙方見面的日子。


  過了幾天,我和鋒以及雙方家長在王姨的引見下見面了。


  在王姨的介紹下,我偷偷打量了一下面前的這個人。


  他高大,清瘦,面容俊朗,有一雙憂郁的大眼睛。


  他向我點點頭,我的臉紅了,趕忙低下了頭。


  我的直覺告訴我,我喜歡面前的這個大男孩。


  接下來,就是雙方家長互相了解情況。


  我和鋒沒說一句話,都默默地聽家長說話。


  看得出來,鋒的媽媽對我的工作相當滿意。


  雖然是位農村婦女,言語之間卻處處透著精明。


  幾天后,鋒第一次約我出去,那是一個飄雪的冬日午后。


  我害羞的跟在他后邊,幸福的感覺圍繞著我。


  雪花從空中輕盈的落下,粘在了他烏黑的頭發上,整潔的衣服上,“路滑,小心點。


  ”他轉身對我說,就像電影里的情節一樣。


  他先請我去了一家飯館吃飯,而后又帶我去了一個年輕人約會經常去的音樂茶座。


  生產后老公說是無奈選的我和初戀上床他很細心, 在我點了一杯普通的飲料之后,他又點了一些小女生們愛吃的休閑食品。


  我們之間的話很少,聽著浪漫輕柔的音樂,更多的只有沉默。


  我偷偷瞟了一眼身邊的鋒,他的眼睛依舊那樣憂郁,像有什么心事似的,茫然的看著遠處。


  “以前處過對象嗎?”他打破了沉默。


  “沒有。


  ”“你教語文還是數學?”“數學。


  ”我緊張極了,這是我第一次約會啊,我只聽見我的心咚咚直跳。


  之后他打了個出租車送我 回家


  這以后,我們又這樣見了幾次面。


  說實話,我對他一無(左手握右手)所知,我總以為他的憂郁和他的性格有關系吧,要不就是他沒了父親的原故吧,他大概也對我有好感吧。


  不久之后,他們家就讓王姨來向我家提親,說他對我很是滿意,如果我沒有意見的話,就定在元旦結婚。


  我說:“太快了吧。


  ”王姨說:“不快,不快。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嘛。


  ”就這樣,在雙方家長的操辦下,我和鋒很快結婚。


  雖然對鋒還不是太了解,但好多朋友都說先結婚后戀愛一樣好。


  生產后老公說是無奈選的我和初戀上床在租來的新房里,我每天為已成為我丈夫的鋒洗衣做飯,盡量用我不太熟練的雙手為他營造一個溫馨的家庭氛圍,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做一個好妻子。


  而鋒幾乎天天忙,一個月難得回幾次家。


  問起總說單位工作很忙,我開始總覺得委屈,后來慢慢想開了,難得鋒這么敬業,我應該支持他,不該拖他的后腿。


  鋒不在家時我覺得孤單,就回娘家住。


  平時忙著上班,閑暇之余就和幾個女友逛街、購物、聊天。


  剩下的時間就是掰著手指期盼著鋒回家的日子。


  好不容易盼到鋒回家了,我精心準備了他喜歡吃的飯菜,可他每次總是吃不了多少就放下了碗。


  沒有一句我期待的問候,他就拖著疲憊的身軀睡去了。


  我總覺得不對勁,難道婚姻就是這個樣子嗎?可我又一想搞鄉鎮工作大概就是這個樣子吧,他已經好累了,我還能要求他什么呀!幾個月后,我發現我懷孕了!我連忙打電話給鋒,我想把這個好消息第一時間告訴他。


  “噢,是嗎?”沒有我期待的驚喜,他平靜的聽我把話說完,然后 說道


  “你不高興嗎?”我生氣了。


  “沒有,沒有,我很高興啊。


  ”他連忙掩飾。


  生產后老公說是無奈選的我和初戀上床鋒的母親,我的婆婆聽說了這個消息,立即帶著好多土雞蛋從鄉下趕來看我。


  她對我說:“小雪,好好補補,養得白白胖胖的,等你生了大胖小子,我給你們帶。


  ”鋒不幾天也回家來了,對我也比以前關心多了。


  在我現在想來,那也許只是他對我的敷衍吧。


  我的妊娠反應很利害,什么都吃不進去,一吃就吐。


  我媽心疼得不得了,就接我去她家住,一日三餐照顧我的生活。


  而鋒依舊是那么忙,電話也不多,打來也是簡單的問候。


  每次到我家來,也只是吃一頓飯就走。


  我不想讓他走,希望他能多陪我一會,可他總說很忙。


  幸虧有父母的精心照顧,我才得以走過十月懷胎的漫長日子。


  十個月后,我生產了,在上產床的時候,鋒才趕到了醫院。


  不幸 的是,我生了個女兒,我婆婆在我生產的第二天就借故回了鄉下。


  我媽心疼我,又把我接回了娘家。


  女兒長得很可愛,有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結合了我和鋒身上所有的優點。


  生產后老公說是無奈選的我和初戀上床鋒陪了我和女兒幾天之后,又忙著走了。


  不過我一點也沒覺得孤單,女兒很乖,一天除了吃就是睡,很少哭鬧。


  我媽忙里忙外,一心照顧我們娘倆兒的生活。


  女兒很快滿月了,我的身體也復原了。


  天氣一天天熱起來了,好久沒有回過我自己的家了,一天傍晚,趁著女兒熟睡,我起身回家想找幾件春天穿的衣服。


  在打開門的那一剎我驚呆了,一個陌生女子與鋒相擁而眠!聽到開門聲他們驚慌失措的坐起身。


  我的頭腦一片空白,淚水頓時模糊了我的雙眼,我不顧一切的飛奔了出去。


  “這是為什么?為什么呀!”我在心里不停的問自己。


  “找死啊你!”一輛出租車嘎地停在了我的面前,司機粗暴的罵道。


  可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毫無目的地向前跑著。


  我渴望鋒出來找我,然后向我解釋一切,可是沒有。


  不知什么時候,我才一步一步走回了父母家。


  女兒早已經醒了,媽媽正在喂她吃奶。


  我失魂落魄的坐在沙發上,眼淚止不住往下流。


  聽完我的哭訴,我爸氣憤的拉著我說:“走,去找那個混蛋!”生產后老公說是無奈選的我和初戀上床“半夜三更的,等天亮了再說。


  ”媽媽勸住了爸爸。


  這一夜是多么難熬啊!我輾轉反側,難以成眠,往事一幕幕浮現在眼前。


  我曾經幻想過的多么美好的婚姻,頃刻間如肥皂泡一樣破碎了。


  我的丈夫,竟然是這樣一個衣冠禽獸!他難道不愛我嗎?不愛我為什么還要和我結婚呢?連續幾天我茶飯不思,女兒我也懶得再看一眼。


  父母更是心急如焚,他們到處找鋒找不到。


  過了幾天,我接到了鋒的電話,他說他只想和我單獨談談。


  在曾經屬于我們倆的房子里,鋒和我見面了。


  他雙眼布滿血絲,頭發凌亂,但絲毫沒有我想象中的懊悔,他痛苦的向我講述了他和那個 女人之間的故事。


  原來,他和那個名叫芬的女子本是高中同學,都來自偏遠農村,相同的境遇讓他們走到了一起,他們戀愛了。


  不久,芬由于家庭貧困輟學了,而鋒在一年之后考上了大學。


  不幸的是,鋒的父親在那個時候卻因勞累過度一病不起,不久便撒手人寰。


  鋒不能再繼續學業了,他的命運可想而知。


  就在這時,芬出現了,她對鋒說:“我供你上大學!”芬那時在一家美發店打工,為了鋒能好好讀書,她節衣縮食,吃了很多苦。


  就這樣,在芬的幫助下,鋒順利讀完了大學,生產后老公說是無奈選的我和初戀上床而后就被分配到現在的單位。


  工作后,鋒就決定和心愛的芬結婚,可鋒的母親堅決不同意,她希望鋒能找一個有工作的城里姑娘結婚,這樣家里就不用再受窮了。


  鋒要是敢和芬結婚,她就去死!鋒一直在愛情和親情的邊緣徘徊,而芬為了他一直沒有嫁人。


  直到遇見了我,在她母親的苦苦哀求下,他終于答應和我結婚,然而他心里卻依然深愛著芬。


  他給我的,只不過是一個形式上的婚姻。


  鋒跪在我的面前,求我寬恕他。


  “騙子,你這個可恥的騙子!你把我當成什么了?”我用盡全身力氣,向鋒的身上打去。


  “打吧,打吧,只要你能原諒我!”鋒跪在那里,一動不動。


  “小雪,只求你放過我, 讓我和我愛的人在一起吧!”我還能說什么呢,我無力的走出了那個讓我痛苦的地方。


  不久以后鋒的母親從鄉下來抱走了我的女兒,而鋒再沒有露過面。


  整整大半年的時間里,我每天都在痛苦的生活著,這場可悲的婚姻帶給我的傷害實在太大了!我向法院提起了離婚訴訟。


  可是由于我們當時粗心大意,竟然沒有去辦結婚證,我和鋒的婚姻不受法律保護,屬于非法同居,法院沒有受理。


  這或許也是鋒故意安排的一個陷阱吧。


  生產后老公說是無奈選的我和初戀上床雪花飄飄,我的世界冰冷一片。


  我也是一個渴望幸福的女人,為什么我就這樣不幸呢?我要忘掉不幸,重新開始新的生活!延伸閱讀:盤點十大最不正經初戀經驗 今天, 麗姐說要教我新的按摩手法,我什么都沒想就欣然同意了。


  我相信麗姐不會害我,因為她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幫了我很多。


  說起來很心酸,因為我瞎了的原因,什么都做不了,找了很多家按摩店都被拒絕了。


  拒絕的理由很可笑,他們說,他們要的是小姑娘,而不是我這個手腳不靈便,還需要別人照顧的 瞎子


  麗姐本名叫徐麗,她的按摩店是針對女人開放的,而我卻是個男人。


  為了說服她們接受我的服務,她不知道遭了多少奚落和謾罵。


  這份恩情我一直都記得,所以我在工作的時候,一直都兢兢業業,不敢對女客戶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久而久之,情況有了好轉,有很多人愿意接受我的服務了,這樣的成就不知讓我哭了多少次。


  “沒關系 小龍,我今天要教你的,就是這個。


  ”麗姐笑著說。


  “啊?”我意外的看著她,這種服務也太大膽了吧,有誰愿意接受?說實話,我蠻喜歡這樣的,因為我也是個男人,也對女人有想法,只是工作不允許我做出過分的舉動。


  這時,麗姐突然低聲說道:“這里就我們兩人,我告訴你一些事情,你千萬不要和外面的人說,知道嗎?”我忙不迭的點頭,認真的回道:“放心,我會管住自己的嘴的。


  ”接下來,麗姐跟我說的事,大大顛覆了我的認知,聽得我瞪大眼睛,一臉燥熱,連連吞咽口水。


  原來,有這么一群女人,她們因為有著特殊的身份,所以根本不能在外面亂來。


  可是,她們又有著自己的需要,在家里又得不到滿足,所以就找我來幫助她們釋放。


  因為我是個瞎子,不會知道她們的身份,不會看到她們的模樣,所以她們對我很放心。


  “明白了嗎?這和你之前按摩的那些對象不同,說白了,來找你做這種服務的都是一群浪得沒邊的騷貨。


  ”說完,麗姐就沉默不言了。


  我猜,她一定推己及人,想到自己也來找我做這種事,害羞了,罵別人騷貨,不也是在罵自己騷貨嗎?可是,我還是有些擔心道:“姐,真的能行嗎?萬一她們事后反悔了怎么辦?”“沒事,她們就算事后不樂意了,也不會找你的麻煩。


  相對而言,我更擔心你。


  ”“我?”我指著自己的鼻子,很是不解。


  麗姐鄭重道:“對啊,我就怕你到時候把持不住,被這些被撩起情緒的騷狐貍一口不剩的給吃了。


  ”聽了這話后,我不自覺的咽了口口水,心跳猛然加快。


  不知怎么的,我竟有一些向往。


  腦海中登時蹦出一個個鮮活的身子伏在我身上……“看吧,我就知道你會這樣!”麗姐突然笑著說。


  “這樣?什么意思?”我皺眉問道。


  話一說完,我就感覺自己的下面猛地一緊,被一只大手所捕獲。


  “麗姐,疼!”我苦著臉,又羞又燥,娘的,怎么這個時候升旗了,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麗姐那邊沒說話,手下卻絲毫沒有放松,甚至還輕微活動了幾下。


  感受著她手心里的熱度,我全身上下瞬間變得又酥又麻。


  “小龍,沒想到你年紀不大,本錢還真是不小!”麗姐驚訝的說道,激動的同時,呼吸都變得粗重起來。


  我又羞又囧,“姐,你就別取笑我了,放我一馬好不好?”麗姐放開了我,連連深呼吸了幾口,調整好了氣息才說道:“看來你的定力還不夠啊,我一定要好好訓練你才行。


  ”這點我承認,可是我就不明白了。


  既然是幫助那些女人釋放,為什么還要學習什么手法嗎?干脆直接點不是更省事。


  接下來,麗姐便向我解釋了其中的奧妙。


  那些女人需要釋放是不假,可是她們要的不單單只是身體上的滿足,更多的是心理上。


  麗姐告訴我,她們出來玩,玩的就是一種感覺,如果只是為了那點事,還不如直接找個男公關。


  所以,我的任務雖看起來簡單,但其實不然。


  我要滿足三個條件,一,客戶滿意,這自不必多說,我就是干這個的。


  二,我不能被她們拿下,甚至起一點壞心眼,如果和她們糾纏在一起,或者引起了她們的不滿,將來都是很大的麻煩。


  三,我要掌握分寸,吊足她們的胃口,讓她們離不開我。


  開始我還挺興奮的,可是聽完這些話后,心里便沒有了底氣。


  這三個要求,一個比一個難,單說第二個,要我幫助她們釋放的同時,還不允許我起反應,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姐,我,我擔心我做不來。


  ”“所以你才要學啊!如果,”麗姐中間停頓了一下,“如果你真的受不了的話,可以找姐來幫你解決。


  ”“啊?”我一臉古怪的看著她,心里怦怦直跳起來。


  難道,這意味著我可以跟她那個嗎?!“想什么呢?”麗姐杵了下我的額頭,嗔怪道:“我是說我用別的方法幫你。


  ”“哦!”我失落的低下了頭。


  滿以為這次可以好夢成真了,誰知道只是意思一下。


  不過,這已經讓我很開心了。


  不論是她的哪里,我都十分的想要,哪怕是手,都能讓我激動好半天。


  因為我從來沒有嘗試過讓女人來幫我。


  接著,麗姐撲哧一聲笑出了聲,調侃我道:“小壞蛋,你是不是早對我有想法了?”我憨笑著撓著頭,很不好意思,也就是和她能這樣放松的開開玩笑。


  “不要氣餒哦,說不定你到時候表現的好,我會試著考慮一下的。


  ”說完,麗姐一陣浪笑,笑得我心都酥了。


  此刻,我在重新燃起希望的同時,又無比的痛恨自己為什么是個瞎子。


  可以想象,在我面前的這可人兒,此刻一定美的不像話,偏偏我卻看不到。


  “來,小龍,今天沒有其他人,讓姐姐好好教你。


  ”說著,她兩手抓著我的手腕,將我有些僵硬的手掌按到了自己的豐滿上。


  “啊……”這就是女人的豐滿,我終于摸到它了!軟綿綿的真叫人愛不釋手啊!“嗯……小龍,不要,不要那么用力,溫柔一點,麗姐有些吃不消了,啊……”我嘴角勾起,心中不由有些得意。


  雖然她嘴上這么說,可我知道她喜歡我這樣,每當我輕輕撥動時,她都會引亢高歌,聲音傳到我耳中,引得我渾身都癢癢麻麻的,異常的舒服。


  在我漸漸掌握了規律的情況下,麗姐連連嬌吟,一聲比一聲高,到了最后,她身子猛地一僵,一聲高吟,結束了一切。


  “小龍,你實在太厲害了!”麗姐抓著我的手,氣若游絲的說道。


  她的手非常的滑嫩,可我現在的心思卻完全不在這上面。


  不住在想,要是能探尋一下她下面的幽境該有多好,長這么大,我還沒有接觸過女人的那里,不知道是什么樣的感覺,眼前就是一個不錯的機會。


  “麗姐,我,我想……”我支支吾吾的,話都說不利落了。


  “別著急,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今天就到這里了,等你完全學會了,我們再進行下一步。


  ”麗姐安慰我道。


  “哦!”我有些失落,但沒有表現出來。


  由于我出色的表現,麗姐特批給我半天的假,說是讓我調整心態,認真思考如何掌握新學的技巧。


  到了中午飯點,表嫂吳雪晴準時出現。


  不管遇到什么情況,她總是風雨無阻的來接我。


  “今天怎么樣?還順利嗎?”表嫂關切的問道。


  我微笑著點點頭,“還好,店長給我放了半天假,讓我好好休息一下。


  ”表嫂有些意外,“為什么呀,怎么好端端的給你放假了?”我知道表嫂有可能多想,倒不是說表嫂不樂意看我休息,而是擔心我被人攆走,因為這種情況在以前出現過很多次。


  于是我解釋說:“今天我學了新的按摩手法,店長很高興,所以就放我假了。


  ”“那感情好,回頭幫我也按按。


  ”表嫂笑著說。


  額……我不知道說什么了,心說你可是我的表嫂啊,我怎么能對你做那種事!但是,我心里又無比的渴望。


  表嫂是個好女人,然而生活中卻得不到堂哥多少的憐愛。


  不知多少個靜謐的夜里,我起床方便時,總是能聽到她低沉魅惑的叫聲。


  那聲音就像賦有魔力般,折磨的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整宿整宿的睡不著。


  于是,我幻想著表嫂的樣子,然后……我為自己的舉止而感到羞愧,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或許,我真的是個很不稱職的表弟。


  回到家里后,我和表嫂有說有笑的吃完了飯。


  這個時候,是我最享受的時光,聽著女人在廚房里的忙碌聲,悠閑的躺在沙發上,或許,這就是家的感覺。


  ‘嘭!’門被一腳踢開,驚得我‘嗖’的翻身坐起來。


  不為別的,那個兇神又回來了!“呦呵,表弟,你也在家啊。


  怎么,今天沒上班嗎?還是又被人家踢了?” 陳有亮戲謔的聲音道。


  我聽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是卻不能通過實際行動來表達自己的不滿。


  因為我是個瞎子,論打架的話,我明顯吃虧。


  這個人就是我的表哥,一個十足的人渣。


  每天除了和他的那幫狐朋狗黨喝酒之外,就是賭錢。


  每次輸到精光才回家,拿了錢之后又去賭。


  我和表嫂不知受過他多少的辱罵和踢打。


  “有亮,吃飯了嗎?鍋里還有包子,我去給你熱幾個。


  ”表嫂知道我有難了,急忙出來解圍。


  “不用!”陳有亮冷冷回了一句,接著沖著我的方向很不客氣的說道:“臭瞎子,是不是人家又不要你了,每天就知道吃白飯,如果給老子掙不回錢來的話,趁早給老子滾蛋!”聽了他這話,我狠狠咬著牙,雙拳緊握,恨不能一刀子捅死這王八蛋!我們是親戚,他怎么能這樣對我!此時,我無比的痛恨自己,為什么我是一個瞎子,什么都做不了!“有亮,你誤會了,小龍今天被領導夸獎了,說他新技能學的好,特地準他休息半天呢。


  ”表嫂解釋道。


  “哦?看來長本事了,這么說來,你工資也應該漲了才對。


  好,從下個月開始,每月多給我一千塊錢,不然的話,我要你好看!”陳有亮兇狠的威脅我道。


  我沒坑聲,此刻我心里不停在想著,是不是帶著表嫂逃離這里比較好。


  之前沒有什么機會,因為錢都被這混蛋剝削去了,可是今天麗姐答應我,說我要是干的好的話,工資給我翻一倍,或許,我能偷偷攢下一些錢來。


  “瞎子!你沒聽到嗎?當老子說話是放屁嗎?”說著,我前方跟著一陣響動,聽情況,這混蛋又想沖過來打我。


  “聽到了!”我高喊了一聲,決定先穩住他再說。


  陳有亮得意的笑了兩聲,接著對旁邊說道:“走,跟我去廚房。


  ”周圍一下安靜了,我心有余悸的手按著自己的胸口,不管怎么樣,總算逃過了一劫。


  可是,不久之后廚房那邊就傳來了聲音。


  人都說,失去視覺的人,其他的感官會變得更加靈敏一些。


  這話不假,因為我確實聽的比別人遠。


  “騷貨,這么快就濕了,是不是想男人想的?”陳有亮喘著粗氣斷斷續續道。


  “別,別在這里,小龍還在,要做的話,我們到房間去。


  ”表嫂氣喘吁吁,似乎被男人折磨的很是不堪。


  “呵呵,你不覺得這樣才興奮嗎?你看,那個瞎子正看著我們呢,怎么樣,想不想讓他也來搞你一把?”陳有亮道。


  表嫂明顯不行了,嗯啊起來,之后便再沒有說話。


  陳有亮倒是一刻也沒閑著,不斷的說著糙話,“還說不想,你他么都來了!”坐在沙發上的我再也聽不下去了,我為自己有這樣的表哥而羞愧,也為表嫂而難過。


  另外,讓我感到難堪的是,我出于本能,居然可恥的有了反應。


  為了不讓陳有亮有進一步取笑我的機會,讓我和表嫂難堪,我決定回臥室去躲一下。


  然而,就在我手持盲杖,繞過茶幾的時候,突然腳下一絆,撲了出去。


  ‘咚!’一陣沉悶的聲響,我的頭當即就是一痛,似乎撞到了桌腿。


  接著,我感覺額頭有液體流了下來,腦袋昏昏沉沉,就要失去知覺。


  “瞎子摔倒了!”“這個時候你還說風涼話,快救他呀!”這是我最后聽到的話,我勉強睜著眼看了一眼,竟看到一雙白腿跑了過來!看來我真的完蛋了,都出現幻覺了。


  ……“小龍,小龍……”睡夢中,隱約聽到有人在輕聲呼喚我的名字,我嘗試著睜開了眼睛。


  好疼啊!我從未覺得眼睛如此的痛過,可是當我看到一絲光亮出現在我眼前時,幾乎瞬間懵了。


  這是怎么回事?!我能看到了!“嫂……嫂子?”我初次恢復了視覺,感覺一切還很陌生,所以便試探著問了一句。


  這時,表嫂裊裊婷婷的走了過來。


  只見她長發松散的披落在兩肩,身穿花色的印花裙,行走之間,曼妙的曲線若隱若現,韻味十足,讓我頓感口干舌燥,不由吞咽了一口口水。


  她的身材很豐腴,卻一點都不顯得累贅,胸前的一對鼓囊就像空蕩的衣服里塞了兩個蟠桃,傲人挺翹,渾圓飽滿,牢牢吸引著我的目光。


  等人走近一點,我才看清她的模樣。


  好美!我不由心生感嘆。


  彎彎的新月眉,一雙清靈的大眼睛,如同發亮的寶石一般。


  皮膚白皙,細膩紅潤,清波流轉之間,風情萬種,讓我不由心頭酥癢,為之迷醉。


  唯一不和諧的就是她的右臉龐烏青的傷痕,不用想,一定是陳有亮那混蛋打的。


  沒錯,她應該就是表嫂了!可惡,陳有亮那混蛋,我饒不了他!想著,我雙拳攥緊,手臂上青筋畢現。


  “怎么樣,感覺好一些了嗎?”表嫂輕皺秀眉,擔心的問道。


  看她的潔白的藕臂伸了過來,我下意識的要躲,可還是慢了一步。


  這時,我的心里突然忐忑起來。


  要(益智故事)不要告訴表嫂我的眼睛已經好了。


  重獲光明的喜悅讓我迫不及待的想與人分享,可是剛一張口便心中一頓,停了下來。


  沒錯,如果我說了的話,她一定反對我去按摩店。


  現在,最要緊的是早點拿到錢,脫離陳有亮那混蛋的掌控。


  就目前的情況而言,我除了按摩什么都不會。


  斟酌再三,我還是選擇先等一等再說。


  ‘嘶!’我咧著嘴吸了一口冷氣。


  表嫂見到我這樣,玉手連忙縮了回去。


  “對不起,弄疼你了吧?”表嫂一臉歉然的說道。


  “沒有,都是我不好,讓嫂子擔心了。


  ”我盡量擠出一個輕松的笑容,但看上去還是有幾分苦澀。


  聽到我這樣說,表嫂目光低垂了下去,表情自責道:“那混蛋把我手里的錢都拿走了,我只能簡單的幫你包扎一下,是嫂子對不住你。


  ”眼看著她,我的心都要融化了。


  多好的一個女人!我有幻想過她的模樣,她的眼神,卻仍不及我親眼所見到的一半。


  此刻,她清麗的面容正對著我,眼里含著淚,自責而關切,讓我止不住的心疼。


  “嫂子,一切都過去了,從今往后,我一定會讓你過上好日子的。


  ”我輕輕抓住她的手,溫柔的安慰她道。


  然而,就是這一下的功夫,表嫂愣在了那里,不可思議的看著我,讓我很是不解。


  怎么了?有什么不對的地方嗎?對了,我很快便想通了其中的關鍵,我是個瞎子,怎么能一下抓到她的手呢。


  于是,我停止了眼睛的眨動,面朝著一個方向,重新回歸到了那個呆滯的狀態。


  “嫂子,你不相信我嗎?”表嫂在愣了一下后,欣慰的笑了,一霎那,真如冰雪初融,山花盛開。


  “相信,嫂子相信你。


  時間不早了,早點休息吧,如果明天還覺得頭疼的話,就休息一天,我來和你表哥說。


  ”溫婉的笑容,讓我忘記了疼痛。


  她的眼睛仿佛擁有魔力一般,讓我不知不覺沉醉其中,不想挪開。


  “好。


  ”我點了下頭,不想讓她過多的擔心,心里卻已打定了主意,無論如何,我也會堅持去上班,為將來做好打算。


  表嫂站了起來,腰身款擺,搖曳生姿,把我的魂都勾走了。


  然而更讓我心慌肉跳的是她的穿著,那薄透的長裙中,一大片白光若隱若現,寬大渾圓的兩瓣完美的呈現在了我面前。


  表嫂沒有穿小褲!這個發現,讓我登時血氣上涌,腦袋跟著就是一懵,額頭的傷口再度火辣辣的疼了起來。


  不,她不是有意的。


  應該是她認為我是一個瞎子,所以沒必要避諱我。


  可是盡管如此,我依然很激動,表嫂真是太美了,不管是臉蛋還是身材,都絕對稱得上是大美女。


  整個晚上,我都激動不已,我能看見了,我不是一個瞎子了!直到凌晨一點多了,我才帶著笑容,沉沉的睡去。


  在夢中,我夢到表嫂鉆到了我懷里,羞澀的盯著我,讓我來愛她。


  我毫不遲疑的點了頭,然后我們兩人……早上醒來,我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清洗自己的小褲,真是太難受了。


  同時,我也為昨晚夢中的旖旎而臊得慌。


  但是很奇怪的是,我心里沒有多少愧疚感。


  或許,那一撞讓我醒了,去他么的陳有亮,他不配!表嫂這么好的女人,怎么可以讓這混蛋糟踐,我會好好照顧她,絕對不會再讓她受半點委屈。


  在浴室寬大的鏡子中,我看到了自己的樣子,雖稱不上絕對的英俊,但面容清秀,云眉朗目,給人平易近人,陽光清新之感。


  我很滿意自己的模樣,雖然看上去有些陌生,但我想,我活了,不用再逃避別人的責難,不必像條可憐蟲一樣躲入陰暗的角落。


  正高興著,浴室的門吱呀一聲打了開來。


  “小龍,你蹲在那里做什么?”娘的,此刻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怎么在做這種事的時候偏偏就被表嫂碰到了呢。


  然而,正當我抬起頭想向表嫂解釋時,鏡子里的一幕卻驚呆了我!表嫂居然只穿了罩罩和小褲就進來了!黑色!無論是花邊鏤空的小褲,還是胸前的兩個薄薄的布片,都是黑色!
https://twertqwesdfuhyu.weebly.com/6833705.html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8895593.html
https://twdertgfred.weebly.com/1824424.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1969050.html
https://twetrqwdadf.weebly.com/7402471.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7678899.html
https://twdfgersxwerr.weebly.com/6899959.html
https://twnvmbnbcvhzxgd.weebly.com/1997387.html
https://twghtyrtghyui.weebly.com/7690049.html
https://twghyuiikytyujh.weebly.com/67100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