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deer chan

deer chan


————————分割線—————————三個 惡魔總裁 一起上小伊探著天真的臉看著我說到。


  等把她的內褲也脫掉之后,我便也把自己的褲子以及內褲也脫了,由于少女雪白的**此時正靠在我身上,所以我也不做什么熱身運動,簡單的吻一下少女雪白的脖子和性感的耳朵之后,便提槍入洞去探險。


  她把口袋里那枚姜知放進去的紙戒拿了出來,看了半晌,抿了抿唇,朝姜知走過去。


  all葉 葉修變成小孩云巴部落是幾大酒吧中的一家。


  SE國際集團,superemperor,超級帝國幕后的顧氏家族更是世界上舉足輕重的存在。


  狠狠的嘆了口氣,與 這廝在同一個屋檐下住了良久,也在同一張課桌旁坐了良久,就連我們床榻都不過一墻之隔,我聽得見這廝盤膝打坐的動靜,這廝估計也曾經聆聽過我睡覺打呼嚕。


  眼神呆愣的看著眼前那……三個惡魔總裁一起上今天為了讓寶貝可以看到短信再睡覺所以提前發信息!剛好現在結束了一個任務。


  之前我説過,我爸是一個什麼生物公司的研究人員,因為他的研究成果觸及了某些人的利益,在交涉未果的情況下,他們把目光投向了我……而歐陽季雨就是我爸的公司派來保護我的保鏢……他又將手伸了過來,我當即警惕地往后退,喂,你又想干什么,都跟你說了,這里是學校,不是你尋歡作樂的場所,你不要以身試法。


  不過去走廊站著,快點!羅莉莎老師毫不客氣的怒吼著。


  三個惡魔總裁一起上還沒說話,就聽寧曦微又甜甜的說:說好了大家一起喝完,張總卻沒有喝完,是不是要罰一杯?今日夏季一共招收了在座的各位一共五十人,希望這三年在獄虛修煉,能夠得到極大的進步。


  說一點關系都沒有有點 不太現實,畢竟我和艾莉絲關系除了同學同桌現在還多了一個鄰居。


  信封上有著淡淡的百合花味年 曉曉是唯一沒有產生變化的修士,因此她的心中卻有些不是滋味,可能是難以割舍下這份情吧。


  她大聲用盡平生的力氣喊著 救命,救命。


  戴夣每說一個詞蒂絲就向他爬近一些,然后整個 人架在了蜷縮在角落的戴夣身上。


  燕凌笑著說道。


  all葉葉修變成小孩轉頭一看,竟然又來了一個西裝革履的男子,大概二十出頭的樣子,對著這名穿著布偶裝的變態(以下我們就姑且簡稱為變態兄就好了,畢竟我從沒有在補習班上得知他的真名)就是狠狠的一腳。


  鈴子坐在 春雪面前,告訴了春雪她的猜測。


  三個惡魔總裁一起上那天墨翼墨飛都出去了,許嫣就去找了隔壁的穎瀅去了,她跑過去穎瀅家,跟穎瀅家里人打了聲招呼就到了穎瀅的房間里,兩個小女孩就聊了起來。


  當我醒來之時已是黃昏之時,一睜眼還是熟悉的場景,但那兩位 妹子卻不見了。


  他前面繞一(師母)下,后面繞一下,前前后后繞了好幾圈,把兩個車子結結實實地綁在了一起。


  在這個極小的地方,被 瞄準的他也直接通過高速變向來躲避對方的攻擊,他還得預判對方槍口每一次瞄準的地方。


  滾黎曉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后就驀地捂著了滾燙的臉頰,轉過了頭不在理他了。


     導語:憶當年,我和 小慧在大學同班同宿舍,親如姐妹,那種鐵關系在系里都是出了名的。


  我倆每天幾乎形影不離,一起去上課、去圖書館、去餐廳、去廁所、去逛街,已經大三了都還沒談過男朋友,為此很多男生背地里說是同性戀。


    其實同宿舍的姐妹都是知道的,我們并沒有在同一張床上睡過,只是平日的交往過于親密,我倆主要是性格上合得來,女孩子在生活中又有很多不方便,就相互結個伴而已,某些人可能想歪了。


    至于不想戀愛,也許是受同宿舍的那幾個戀愛狂的影響,她們換對象就像換衣服,很勤快的,對待感情極不認真,而且也總是受傷害,反正哭的時候很多,不是甩別人就是被甩。


    我和小慧像是非常理智想,總覺得在大學談戀愛并不可靠,很沒譜。


  到時候畢業,因為地域差異也不可能走到一塊。


  所以就商量著就索性對男生亮紅燈,并不是沒有人追過我們,只是沒給他們機會。


  口述_ 閨蜜_ 女性 情感口述_閨蜜_ 女性情感  一般小慧都很聽我的,我又像是她的領導。


  說實話,當時沒談朋友也是沖著考研努力的,可是到了后來,由于多種原因還是打消了那個念頭,最主要的是我 父母不同意的,說女孩子念那么多書沒用的。


  就那樣子,到了大四,我放松了自己,自然也就 有了異性朋友。


     男友和我是同一個地區的老鄉,我們所學的專業不同。


  當時他還是學校里的才子,挺有名氣的,經常發表一些豆腐塊。


  他人很老實的,起碼在學校沒聽說過他有緋聞。


    后來熟悉起來了,我越來越覺得他值得信任,可能覺得將來都想回家鄉發展,又有共同的興趣和愛好,有共同的理想,因此我們很快就走近了,而且也有了實質性的男女關系,相互間都離不開了對方。


    很顯然,我自從有了男友之后,與小慧的關系就不可能老在一起了。


  那段時間她確實很失落,反正我倆有啥話都直說,她還曾埋怨我不夠朋友, 有意冷落了她。


  我當時也建議她找男朋友的,她也找了,可不太合適,相處了沒兩個月就分手了,我都替她著急。


  口述_閨蜜_女性情感口述_閨蜜_女性情感  她家里的條件不是很好,我理解她的謹慎和生活習慣,可是男孩子一般卻很不欣賞她的那種拘束和小氣。


  后來,我逐漸地培養她活潑一些。


  她還真得變了很多。


    畢業后,我們就要分開了,我倆抱著全哭成了淚人,畢竟4年的好姐妹突然要分開肯定會受不了的。


  我和男友都計劃回去,一方面我們家里還有些關系,叔叔答應為我安排工作,另一方面男友家里的條件更好,他家在市里住,父母都還是在職的領導。


    畢業前,我們就談過將來繼續發展的問題,他說已經向家里提過我了。


  也希望能得到我的同意,工作順利安排好,他父母有意讓我們結婚。


  我說一步步走著瞧吧,反正有了一年的感情基礎,已經彼此有了感覺。


    我回去了先做了臨時工,沒多久他通知我說他父母答應將我倆安排到一塊,都去國企工作。


  那將是我夢寐以求的好事情,我父母也都很高興,不用再為我工作的事情而發愁了。


    而我更開心的是能跟他天天一起了。


  至幾日,我們都順利的上了班,而且工資待遇都挺不錯的。


  又一年后,我們就結婚了。


  口述_閨蜜_女性情感口述_閨蜜_女性情感  而小慧留在那座城市里,她不想回家,她知道回去也沒啥出路,父母都是鄉下人幫不了她的。


  她只有靠自己打拼了,先后 做過很多工作,做過服務生,收營員,現在又在做推銷。


    反正沒一樣正經事,跟我們所學的專業根本就不搭邊。


  她說自己在大學也只是拿到了一張文憑,到了現實中很費勁,跟不上學一個性質。


    我們這一年多來,一直保持著聯系,我還答應她等有了好工作給她介紹一下,讓她來我們這里發展。


  從畢業后到我結婚前,她來看過我兩次,我欣喜看到了她的變化,她不在像以前那樣內斂了,可能是跑業務練出來的,感覺很成熟,很大方了。


  我為她高興。


    導語:我還開玩笑說,你說哪兒了,要是你同意,我們三人一家過也行。


  本來也只是一句隨口樂呵的話,可在一次看片中,看到那種外國人幾個 男人女人在一起亂七八糟的時候,她居然問我,之前說的是不是認真的。


  要是我老公同意,她沒意見。


  口述_閨蜜_女性情感  憶當年,我和小慧在大學同班同宿舍,親如姐妹,那種鐵關系在系里都是出了名的。


  我倆每天幾乎形影不離,一起去上課、去圖書館、去餐廳、去廁所、去逛街,已經大三了都還沒談過男朋友,為此很多男生背地里說是同性戀。


    其實同宿舍的姐妹都是知道的,我們并沒有在同一張床上睡過,只是平日的交(交換性伴侶)往過于親密,我倆主要是性格上合得來,女孩子在生活中又有很多不方便,就相互結個伴而已,某些人可能想歪了。


    至于不想戀愛,也許是受同宿舍的那幾個戀愛狂的影響,她們換對象就像換衣服,很勤快的,對待感情極不認真,而且也總是受傷害,反正哭的時候很多,不是甩別人就是被甩。


    我和小慧像是非常理智想,總覺得在大學談戀愛并不可靠,很沒譜。


  到時候畢業,因為地域差異也不可能走到一塊。


  所以就商量著就索性對男生亮紅燈,并不是沒有人追過我們,只是沒給他們機會。


  口述_閨蜜_女性情感口述_閨蜜_女性情感  一般小慧都很聽我的,我又像是她的領導。


  說實話,當時沒談朋友也是沖著考研努力的,可是到了后來,由于多種原因還是打消了那個念頭,最主要的是我父母不同意的,說女孩子念那么多書沒用的。


  就那樣子,到了大四,我放松了自己,自然也就有了異性朋友。


    男友和我是同一個地區的老鄉,我們所學的專業不同。


  當時他還是學校里的才子,挺有名氣的,經常發表一些豆腐塊。


  他人很老實的,起碼在學校沒聽說過他有緋聞。


    后來熟悉起來了,我越來越覺得他值得信任,可能覺得將來都想回家鄉發展,又有共同的興趣和愛好,有共同的理想,因此我們很快就走近了,而且也有了實質性的男女關系,相互間都離不開了對方。


    很顯然,我自從有了男友之后,與小慧的關系就不可能老在一起了。


  那段時間她確實很失落,反正我倆有啥話都直說,她還曾埋怨我不夠朋友,有意冷落了她。


  我當時也建議她找男朋友的,她也找了,可不太合適,相處了沒兩個月就分手了,我都替她著急。


  口述_閨蜜_女性情感口述_閨蜜_女性情感  她家里的條件不是很好,我理解她的謹慎和生活習慣,可是男孩子一般卻很不欣賞她的那種拘束和小氣。


  后來,我逐漸地培養她活潑一些。


  她還真得變了很多。


    畢業后,我們就要分開了,我倆抱著全哭成了淚人,畢竟4年的好姐妹突然要分開肯定會受不了的。


  我和男友都計劃回去,一方面我們家里還有些關系,叔叔答應為我安排工作,另一方面男友家里的條件更好,他家在市里住,父母都還是在職的領導。


    畢業前,我們就談過將來繼續發展的問題,他說已經向家里提過我了。


  也希望能得到我的同意,工作順利安排好,他父母有意讓我們結婚。


  我說一步步走著瞧吧,反正有了一年的感情基礎,已經彼此有了感覺。


    我回去了先做了臨時工,沒多久他通知我說他父母答應將我倆安排到一塊,都去國企工作。


  那將是我夢寐以求的好事情,我父母也都很高興,不用再為我工作的事情而發愁了。


    而我更開心的是能跟他天天一起了。


  至幾日,我們都順利的上了班,而且工資待遇都挺不錯的。


  又一年后,我們就結婚了。


  口述_閨蜜_女性情感口述_閨蜜_女性情感  而小慧留在那座城市里,她不想回家,她知道回去也沒啥出路,父母都是鄉下人幫不了她的。


  她只有靠自己打拼了,先后做過很多工作,做過服務生,收營員,現在又在做推銷。


    反正沒一樣正經事,跟我們所學的專業根本就不搭邊。


  她說自己在大學也只是拿到了一張文憑,到了現實中很費勁,跟不上學一個性質。


    我們這一年多來,一直保持著聯系,我還答應她等有了好工作給她介紹一下,讓她來我們這里發展。


  從畢業后到我結婚前,她來看過我兩次,我欣喜看到了她的變化,她不在像以前那樣內斂了,可能是跑業務練出來的,感覺很成熟,很大方了。


  我為她高興。


   新聞網19日報道 孫海要帶我見識一下其余的女人,要把我從被綠的陰影中走出來。


   別吹牛逼了,這都什么年代了?還能有這種 村子?還 女人村,虧你想的出來?我現在只想著找工作,對這個沒興趣。


  女人村的事情,我壓根不信,直接拒絕道。


   一個妹子告訴我說,她們那個村子,非常特別。


   孫海是富二代,十分有錢,對玩這種事情,十分的熱衷,我可以明顯的看出,他對這個女人村十分的好奇。


   她說只要天一黑,哪家女人想了,就會在院門口掛上自己的首飾和衣服,而這時,你只需要把門前的東西給拿在手里,進入給你留門的妹子家里就可以與她相處一晚了。


  就算對方后面因為你懷孕了,你也不用負責,不過也有限制,就是你必須在天亮前離開!怎么樣?想想就爽啊! 孫海也不急了,一邊跟我說,一邊對我笑,我感覺他的笑是那么的猥瑣,猥瑣的有些滲人! 不去!我再次拒絕,畢竟我最近倒霉透了,這種事跟天上掉餡餅一樣,我哪能信? 孫海聽我又拒絕了他, 面色再次著急了,二話不說就硬生生把我往車里拽: 張誠,咱倆是多少年死黨了,這事是真的,我沒騙你,你就算不感興趣,就當陪我游山玩水了,大不了我雇你當我的陪玩員! 本來我還是堅決不去,可一聽有錢賺,我就上了車,眼皮一跳,問道:給多少?! 一天五百!孫海面色無奈,攤了攤手,啟動了車子。


   就這樣,他非常亢奮的開著夜車,而我則是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天才剛亮,我就被孫海給搖晃醒了,當我下車一看,跑到了大山里,而且我們正在崎嶇的山路上? 我倆下車休息了剛一個小時,孫海就又把我拉上了車,我不由一陣無語,心想這一天五百還真不是那么容易掙! 按照妹子給我的地點,再有一個小時路程咱們就能到了!孫海還是那么興奮,仿佛開了一夜車的他跟剛睡醒似的,很精神。


   這山路可真不好走啊,你這妹子不會是逗你玩的吧?我看著崎嶇的山路,問道。


   不可能,妹子把一切都告訴我了,他們村子叫女人村,盤踞在群山里面,四周渺無人煙,屬于偏遠山區。


  要不是她們村子太偏,別人早就發現了,哪里還輪得到咱們去翻云覆雨? 孫海開車很快,一臉的迫不及待,在我看來,好似他沒了女人就活不了一樣。


   大概一小時后,嘎吱,孫海突然猛踩剎車,幸虧我反應及時,不然我真就差點一頭磕在車子前玻璃上了! 正在打瞌睡的我有些生氣道:你怎么回事?! 你快過來,真的有個村子!孫海聽到我的問題,都沒看我,快速的下了車,十分的興奮。


   我狐疑的走了過去,看到不遠處竟然真他娘有個村子,而且村子里有不少人在走動,饒是我有些近視,此時聚精會神也是看的一清二楚,那些都是女人! 反正這里每人,把車停這,咱們快去,我等不及了,哈哈!孫海大笑起來,拍了拍我,迅速從后備箱拿出了一個大背包,里面有食物和水,然后和我一起走向了女人村! 到了村子里,我發現,這村子里還真沒男的,不僅沒有男人,這里的女人一個比一個好看,沒有一個是歪瓜裂棗。


   可以這么說,這里的女人隨便找到一個,都值了,讓我也提起了興趣。


   可讓我和孫海惱火的是,我們剛想跟這些美女們搭訕,她們卻好似見鬼一樣躲著我們,眼中也透著驚慌之色,擺出一副生怕我倆對她們圖謀不軌的模樣。


   這里有點不對勁兒啊,這群美女好像并不歡迎咱倆啊,這就是你說的可以隨便和她們睡?我眉頭緊皺的看向孫海。


   是啊,怎么這么奇怪,妹子沒道理騙我的啊!孫海一邊說一邊思索著。


   就在我和孫海都不知道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我們身后走來了一個讓人感覺很舒服的干練男人,大概二十四五。


   他應該是清楚我們現在所遇到的情況,笑著對我倆說道:你哥倆新來的吧,這村子里的規矩是,白天不允許男女交談。


   我想了想暗罵一句,這村里規矩還挺多。


   剛想問這男人點村子情況,孫海卻是搶先對他問道:哥,我倆新來的,不知道還有啥規矩,也請哥指點一二啊! 我昨天來的,我剛到這里的時候也是不知所措,后來碰到了一個他們村子里女人們的首領,說是讓我去村子附近小院住著,我就去了,到了晚上我再出來隨便找她們……你懂的。


  干練男人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


   孫海聽到這干練男人的話后,兩眼直冒綠光,問道:哥,咱們可是同道中人,這女人村是真的不? 嘿嘿,我一開始也是半信半疑,不過經過昨晚咳咳,現在我確實信了!干練男人回答,嘴角扯出猥瑣的笑意。


   我艸,我就說這是真的吧!張誠,這回你信了吧!孫海聽到干練男人肯定的話語,樂的一比,搓著手恨不得現在就去那些女人發生點什么。


   我看著他那高興的樣子,真的很無語,但是也來了興趣,暗想著這里的女人都那么漂亮,可以隨便睡,這次絕對值了。


   我叫孫海,這是我死黨張誠,你怎么稱呼?孫海已經開始跟干練男人套起了近乎。


   我叫李 阿豪,應該(幼兒益智故事)比你們都年長幾歲,你們叫我阿豪就行。


   昨天和我差不多時間到的還有一個人,他也是性情中人,叫 張立昌,比我年長兩歲,昨晚聽他說運動量太大,現在還在睡覺呢!阿豪拍了拍孫海的肩膀,一臉的幸福。


   臥槽,張誠,你聽到了不,昨晚運動量太大,現在還在睡覺,哈哈哈!孫海竟然哈哈大笑起來。


   你們是不知道這個村子里的女人是有多折磨人,總之就是,昨天和我在一起的那個叫春花的女人可漂亮了,現在我腿還發酸呢,哈哈!阿豪說著說著,哈哈大笑起來。


   我看到這倆人勾肩搭背,一唱一和的,不由感嘆他倆真配! 行了,你倆在這也不像話,跟我去村子附近的那個小院子里,那地方位置好,看的遠,白天在那邊一邊喝酒一邊拿著望遠鏡物色美女,別提多快活了!阿豪面色一正,對我倆說道。


   老哥真穩,張誠你別愣著了,麻利點,跟豪哥走啊!哈哈!孫海笑的那叫一個猥瑣,我沒多說什么,就跟著他倆走。


   一行三人,很快就來到了村子附近的小院子。


   還真別說,這小院子的地理位置相當好,放眼一望,村子里的一切都能一目了然,算是一個很好的觀察村子的視角。


   走進小院,一共有七八個單間吧,院子里也有花草樹木的,很是清凈。


   阿豪,這倆兄弟新來的?這時,院里最左邊的單間內走出一個胖男人,對阿豪問道。


   給你倆介紹一下,這是張立昌,現在也算是咱們的戰友!阿昌,這是張誠和孫海,加入咱們的隊伍了哦!阿豪打了個哈哈,互相介紹道。


   嗯,我繼續去睡了,你們別大聲就行。


  張立昌,轉身回到了自己的單間,關緊了門。


  但轉身的時候,我總感覺他看向我們的目光有些復雜。


   這位老哥很個性啊!孫海撇了撇嘴,以為那個張立昌是不歡迎我們。


   他昨天來的時候還不這樣,從今天早上回來,我就感覺變了一個人,估計真的是累壞了吧!阿豪沒有太在意,隨即讓我們隨便選個單間收拾一下。


   等落了腳兒,我也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村子里面的女人,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阿豪,我問你,這里這么好,是個男人都不想走,怎么就咱們幾個男人發現了呢?按理說,這種地方不應該早就被男人給踏平了么?我問道,十分的疑惑。


   張誠老弟啊,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來之前就四處打聽過了,這地方太過偏僻,在群山中間,交通不好,信號沒有,除非是像咱們一樣運氣好的,不然就算聽過這,也找不到啊!阿豪笑著走過來擺了擺手說道。


   就是就是,我來的時候那個妹子也說了,村子里根本就沒男人,而且一年之中都不會有幾個男人來這,第一是因為他們不相信,第二就是這里真的太偏僻了。


  孫海附和道。


   緊跟著,阿豪又對我說道:張誠老弟啊,你別犯傻,這地方就咱們四個人,多好?來的男人越多,咱們機會越少,難道你看著別的男人把這村子給包圍你才高興啊! 有一搭無一搭的閑聊到了晚上七點半,天色一黑,我就看到村子里的女人們各自回了家,也就在這時,阿豪告訴我們,該行動了! 阿豪說還去找春花,讓我倆自己去找就行,明天一早回來集合,分享一下昨晚的瘋狂! 孫海早就已經迫不及待了,待阿豪說完,給我揮了揮手,就緊著阿豪走進了村子里。


   就在我也想去村子里的時候,中午見了一面的張立昌也出來了,他看了我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隨即對我點了點頭,走進了村子。


   我一看大家都去了,心也被村子里的女人給吸引了,就沒過多遲疑張立昌的異樣,最后進了村。


   村子挺大的,兩條大路,南北都有不下十排小院,我走在其中一條路上,左右張望著。


  
https://twsazxderfv.weebly.com/5166685.html
https://twsdfrthwesdd.weebly.com/7115274.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2935101.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2786476.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7663863.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517402.html
https://twhjtyhdfgsdfh.weebly.com/6051718.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4675000.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3130338.html
https://twnbmhjfkyui.weebly.com/87153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