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個 工 無 套

個 工 無 套


“馬上就到 果園了, 小磊累不累啊?”“ 嫂子,我不累,嘿嘿……”男人傻乎乎的撓頭回答道。


  順著山路往果園走,一路上 丁翠紅緊緊攥著 趙小磊,生怕他掉溝里去似的,拐過一道彎之后,小路變得越來越窄。


  趙小磊似乎有些害怕,下意識頓了頓腳步,想讓丁翠紅在前邊,兩人互換位置時,趙小磊感受到嫂子身上的香味,頓時像觸了電似的,全身酥酥麻麻的。


  再往前是一個小水塘,炎炎烈日下,兩人很快就全身是汗。


  趙小磊卻突然頓住腳步,說道:“嫂子,我要洗澡澡,好不好?嘿嘿。


  ”“洗澡,現在?”丁翠紅差點兒咬了舌頭。


  雖然眼前的 小叔子是個 傻子,可畢竟孤男寡女的,等會突然來人,可就有理都說不清了,“小磊,你洗吧,嫂子給你 看著衣服。


  ”丁翠紅只好找借口搪塞。


  “那我等會也給嫂子看衣服,嘿嘿。


  ”說完這話趙小磊就麻利的脫掉上身衣服,穿著個大褲衩跳進了水塘。


  “嫂子,你快下來,可舒服了呢!”趙小磊滿臉歡喜的叫著。


  本想著拉這小叔子幫忙去果園干活,這倒好,直接洗上澡了,正嘟囔著,趙小磊直接雙手捧起一大勺水,往丁翠紅身上灑去。


  夏天本就只穿了個薄開衫,這下撒過來的水直接將丁翠紅的衣服浸透,傲人之處勾勒的分外明顯。


  看著眼前春光,趙小磊喉嚨一緊,身下的大褲衩立即支了起來。


  這一幕看在丁翠紅眼里,臉上立即紅了起來,眼睛卻一個勁兒的往趙小磊那邊瞟。


  “小磊,趕緊上來吧,果園還有一堆事要做呢!”“嫂子,拉我!”丁翠紅立即將手伸向趙小磊,卻未注意到腳邊石頭,一個趔趄下,猛朝著趙小磊倒了過來……幸好被趙小磊扶住,二人很快朝果園趕去。


  “小磊,你先給果樹澆上水,嫂子有點尿急,去小便了!”在果園里干了半天活的丁翠紅,忽然感覺腹部漲的有些厲害,給今天來幫忙的小叔子趙小磊說了一聲,就趕忙的向著園子后面走去。


  由于地里只有她小叔子,因此,來到果園后面,隨便找了個地兒,丁翠紅就脫了 褲子開始小解。


  “哇,嫂子…!”可讓丁翠紅想不到的是,她前腳剛走,趙小磊竟然偷偷摸摸跟了上來。


  此刻,趙小磊貓著腰躲在果樹的后面,瞪直了眼睛,因為地勢的原因,他看到了嫂子幾乎所有的美景。


  趙小磊只覺得喉嚨感到發干的厲害,死死盯著嫂子,眼睛都眨不了了。


  如果被丁翠紅看到小叔子,在偷看自己小解,她不僅會驚叫,同樣會覺得不可思議。


  兩年前的那場車禍,不僅帶走了她丈夫 趙小剛的生命,還讓趙小磊撞到了腦袋,變成了傻子。


  在她眼里,趙小磊就是個傻子,不可能有偷窺的心思。


  可事實上趙小磊不僅過來偷看,盯著自己嫂子,他還心頭火熱的厲害。


  趙小磊之前確實是傻子,但就在幾天前他上樹掏鳥窩時摔了下來,意外的恢復了神志。


  不過他卻沒有告訴嫂子。


  因為嫂子是這十里八村最漂亮的女人,在家里毫不避諱他這個傻子,經常都是只穿著內衣,讓他看到了嫂子不少的春光,嫂子那凹凸有致,讓他著迷。


  為了防止嫂子知道他不傻后,會有所收斂, 他就把自己不傻 的事情給隱瞞了下來。


  家里沒有了哥哥,嫂子又經常穿著內衣,在他眼前晃來晃去的,這讓他對嫂子的想法,一天比一天重,總想著和嫂子發生著什么!剛才看到嫂子去小解,他就忍不住跟了上來。


  此刻,在他目光火熱的注視下,丁翠紅方便完了,還打了一個舒服的尿顫,緊接著,她就從口袋里掏出來手紙擦拭。


  趙小磊本以為嫂子要提上褲子,繼續來果園里干活。


  可讓他沒有 想到的是,丁翠紅在擦完以后,并沒有站起身,反而從口袋里拿出來她那個紅色的oppo手機,然后點了起來。


  沒有一會兒,手機里就發出來一陣陣奇怪的聲音。


  緊接著,他就看到還在蹲著的丁翠紅,竟然……趙小磊只感覺鼻血要噴涌而出,因為他早上就聽到嫂子在屋里傳出來這種聲音了,雖然他沒有碰過女人,但他只是傻了兩年而已,恢復神智以后,他清楚的知道嫂子這是在做什么。


  這才過去幾個小時,嫂子竟然又在做這種事情了!可以想象丁翠紅的癮到底有多大。


  其實丁翠紅做這樣做,也很無奈,她今年23歲,才剛剛初嘗禁果,丈夫趙小剛就出事了。


  這幾年她和小叔子相依為命,一直都沒有找男人,但已經知道那種滋味的她,非常的想有個男人。


  剛才和小叔子趙小磊在果園摘干活的時候,她發現雖然這個小叔子傻傻的,但身體不是一般的強壯,全身都是肌肉。


  她猜測,趙小磊那里,要比她過世的 老公趙小剛大!雖然趙小磊是自己的小叔子,還是個傻子,她不應該這樣想,但她卻控制不住。


  哪怕到現在,一想到趙(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小磊那強壯的身形,她內心里就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樣,那股渴望就爆發了,不由得提高了聲調。


  聽著丁翠紅的叫聲,趙小磊心底的火更大了,他根本就不滿足于貓著腰在后面偷看。


  他想更近一步,一親嫂子的芳澤!完成這些天他內心里最渴望的事情。


  一念至此,再看著蹲在地上十分忘我的嫂子,趙小磊真恨不得把嫂子推到在地,讓嫂子嘗嘗他的厲害!只是趙小磊也明白,這事不能用強的,可咋樣才能和嫂子親近親近呢?“啊!”看到趙小磊過來,丁翠紅頓時就嚇了一跳,連忙就提起來褲子,關上手機。


  “嫂子,你干嘛呢?”趙小磊看著慌張的嫂子,就裝作傻傻的模樣,歪著腦袋,一臉很不解的問丁翠紅。


  “小磊,嫂子不是讓你在地里干活嗎?你咋跑過來了!”丁翠紅感覺都快要羞死了,她現在的行為被人撞見,真想找個洞鉆進去,當即她就寒臉訓斥起來趙小磊。


  “嫂子,我一個人在地里害怕…你別兇我好嗎?”趙小磊委屈巴巴的說道。


  “好吧,好吧!嫂子不兇你!”丁翠紅最受不了的就是這個傻小叔子哭鬧,而且,看著趙小磊這副傻傻的模樣,她 也沒有心思去訓斥了,畢竟趙小磊就是個傻子,他哪里懂自己在干嘛?“嫂子,你真好!我要抱抱!”趙小磊頓時興奮的手舞足蹈,看著眼前美麗的嫂子,他立刻就和以前一樣,一下就抱起了丁翠紅。


  頓時間,嫂子身上的柔軟和香氣,就傳了過來,趙小磊感覺很舒服。


  緊接著,他抱起了嫂子。


  “啊!小磊,你干嘛?”   傾訴人: 言若(化名),女,24歲,業務員  言若一身職業短套裙,顯出幾分靈秀聰慧。


  言若說,以前我是不太喜歡穿職業裝的,可是寒喜歡略顯成熟的女孩,不知不覺我就被改變了……實際上,遇見寒應該說是幸運的、幸福的,可因為寒的心里始終放不下前女友 小靜,使得我們的 感情如履薄冰。


    登記那天,我決定分手  和寒在網上認識,那是2006年10月。


  當時我幾乎是以一個離過婚的女人的心態在生活。


    那時我辭了工作,逃離以前的生活圈子。


  因為結婚的 日子都已定好,就在去登記那天,我 選擇了離開。


  看著斌一臉的詫異,我沒有回頭。


  這是我想了好久,慎重做出的決定。


    認識斌的時候,我在徐州上學。


  為了他,我留在徐州工作。


  又一次爭吵后,我去了南京。


  真的是距離產生美吧,兩年多的異地情緣,竟然讓我們在彼此的眼中完美起來,終于我又選擇回到徐州。


    斌的母親很熱情,說一個女孩子在外租房既讓人擔心又浪費錢,就來家里住吧。


  想著終究要嫁給他,也喜歡家的溫暖,我就答應了。


  誰料…… 口述新歡舊愛只能選擇一個(4/4)  斌的母親喜歡跳舞和按摩,很會享受。


  從此,洗衣做飯都成了我的分內事。


  孝敬老人理所應當,可很多事情讓我傷心。


  可能是感覺生米已經做成熟飯,斌的母親說話做事毫不遮掩。


  她說以后你們有了孩子我是不會給帶的;她對我說:“言若,你們結婚的時候,你家親戚的禮金必須要過來,否則以后連親戚也做不得;在舊房裝修我還要趕著上班的情況下,就因為遲洗了衣服,也會受到指責……斌也不知憐惜我,盡管我一直都很遷就他。


  慢慢的,我覺得,他們需要的不是我,而是傭人;娶的不是我,而是錢。


  我的付出不會有回報的,盡管我只想他們能夠愛我多一點。


    分開了,雖然感情早已在一日一日的委屈中銷蝕殆盡,但畢竟愛了4年,空落落的感覺仍充斥心間……  同病相憐,我們走到一起  去上網。


  見到了寒。


  網上的東西說來虛無縹緲,其實也是一吐心扉的平臺:因為陌生,所以坦誠吧!口述:新歡與舊愛你只能選擇一個(4/4)  寒說,我經常去徐州,我們公司在那里有業務,然后就各自聊著感情的事。


  突然發現一切是那么巧合:我們都有一段持續了4年的感情,都有到了談婚論嫁才分手的經(護士情欲短篇小說強)歷。


  苦笑,天下原來并非我一個人如此啊!  寒和小靜其實很相愛,只是家境窘迫的女友心態稍顯怪異。


  或許是過度的自卑 就會顯出自負,她很高傲,很自立,就連寒想多見她幾次都會被拒絕。


  于是,爭吵。


  在房子即將裝潢好的時候,寒突然覺得他在小靜那兒找不到自己想要的感覺,譬如,溫柔。


  于是,又一次狂吵后,為了不給自己回頭路,寒竟然打了小靜!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性格如小靜,又怎么會選擇留下呢?  2007年3月初,寒突然說想通過視頻看看我。


  然后就說了句,“言若,做我女朋友吧!”我感覺他也挺不錯的,就說行啊。


  于是,我們的戀愛就此拉開了序幕。


    3月6日,我見到了寒。


  黑色的西裝把寒襯托得愈顯穩重。


  而他細致入微的照顧更給我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去麥當勞的時候,他會為我拉門;走在云龍湖畔的時候,哪怕是樹枝稍微低一些,他都會為我輕輕挑起……好久了,都是我在照顧別人,今天突然有人照顧我, 我的心里真的好感動,好高興!口述:新歡與舊愛你只能選擇一個(4/4)  寒要離開徐州了,我的心里突然有種難舍。


  寒一定也很在乎我吧,沒幾天,當我約他來徐州看杏花的時候,他一口答應了。


  朋友們都很看好他,我的心里甜蜜蜜的。


    就這樣和寒一天天戀愛,溫馨而又踏實。


  4月的一天,住在賓館的寒沒有讓我走……躺在寒溫暖的懷里,我深信自己的選擇并沒有錯。


  有經歷 的人更加顯得厚重,在感情上有坎坷的人才會更加珍惜握在手中真真切切的愛,不是嗎?  寒特別會照顧人。


  下班的時候,只要他在徐州就會來接我;只要我說累了,他就會把我背回家,背上二樓;只要他在家,我們的家就會被收拾得煥然一新,井井有條;只要他在家,就會給我做好吃的菜。


  即便有時他也想“鍛煉”我一下,但只要我說一句“我老公穿圍裙就是帥!”他就會笑意盈盈地刮刮我的鼻子,然后開始下廚。


  而我,會環住他的腰,溫柔的、溫暖的、溫馨的感覺氤氳著整個房間……口述:新歡與舊愛你只能選擇一個(4/4)  是不是幸福來得太快?是不是太幸福了就會忽略一些事情?總之當我感覺小靜是一個“問題”時,我發現了一個又一個問題。


    那天,無意在網友空間里看見小靜的照片,雖然那是一個極其普通的女孩,但因為我曾經在寒的包里看見過,所以還是一眼就認了出來。


  晚上隨口告訴了寒,寒的第一反應出乎我的意料,很迫不及待、全然不顧我的感受:“在哪見到的,帶我去看看吧!”“憑什么呀!”我的心里酸酸的,是,他的第一反應告訴我,他還是很在乎小靜的!  冷靜下來,回想著曾經的一幕又一幕,我發現小靜一直以來都存在于我和寒之間。


  記得第一次吵架就是因為問寒愛不愛我時,他的不回答。


  直到5月的時候,我問寒是不是只為了找一個結婚對象,寒才說,言若,不是那樣的,我愛你。


  只不過,喜歡她好像要深一些……我好氣,就算是實話吧,就算是坦誠吧,這些話還是那么刺耳!難道寒就不在乎我的想法嗎?我轉身離去,寒拉住了我:“言若,我愛你。


  只是60%的心因她而死了。


  我現在用剩下的40%的心來愛你。


  盡管你覺得少,可這也是我現在全部的愛啊!”口述:新歡與舊愛你只能選擇一個(4/4)  唉,既然愛一個人,既然他能用他僅存的愛全部來愛我,就不該再追究了吧!因為我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寒對小靜的愛會一點點減少。


  其實,我也不是一個小氣的女人,我也不是要寒忘了小靜,我只是想他能放下她,放下那一段感情,把她珍藏在心靈的一隅。


  否則,現在的這份感情就會慢慢慢慢變壞,寒難道不明白嗎?  爭爭吵吵,信任在消磨  寒卻似乎根本就不打算放下那段感情。


  有次他甚至說,一個人即使再優秀,再有錢,也不一定會有人愿意陪你走過生命中的風風雨雨。


  小靜在我最艱難的時刻陪我一起走過。


  而我最終竟打了她,我又怎么能釋懷呢?那次我沒有生氣,我甚至勸寒回頭。


  我說我會祝福他們。


  可寒神色黯然,小靜說不可能再回到從前了……再說,我現在有你,我不會不負責。


  言若,如果有一天,你有個三長兩短,即使分開了,我也會跟你一起去天堂的。


  寒的話讓我感動。


  看來他就是個感情豐富的男人,他都能為我去死了,我還有什么好計較的呢?口述:新歡與舊愛你只能選擇一個(4/4)  我決定好好對寒,讓他盡快忘掉小靜。


  我決定信任寒,讓我們的感情堅不可摧。


  可是寒,卻在有意無意間摧殘著我的美好想法,他無時無刻不向我傳遞著一個信息:小靜,是永遠刻在他心里的。


    6月,我有些失去理智了。


  因為寒從不避開我接電話、收發短信,有時甚至讓我幫他接聽。


  那天,拿著寒的手機,鬼使神差,我把小靜的號碼刪除了!其實我也知道這種形式上的刪除沒有任何意義。


  寒果然大發雷霆:“言若,你是不是不想好了!”我愣在當地,盡管我為自己的做法后悔,但是面對寒的指責,我還是如遭雷擊。


  寒很理智,很快緩和下來,“刪了就刪了吧。


  ”那一刻,我感覺他是那么冷,那么理智,壓抑著喜怒哀樂的他讓我感覺好怕。


    就這樣經常會發生爭吵,盡管每次我生氣要走都是寒把我哄回來,但是戀人的心哪里經得起如此折騰呢?慢慢的,信任一點點消磨,我變得多疑。


  若是夜深人靜的時候給寒打電話,他的電話恰好占線,我就會胡思亂想此刻的他是不是在和小靜通話。


  口述:新歡與舊愛你只能選擇一個(4/4)  分分合合,他在作繭自縛  端午節那天,我把朋友為我和寒的合影發到空間上,也只是感覺好玩而已。


  晚上,寒突然對我說:“言若,把合影刪了吧!”“為什么,她看到了嗎?”“是。


  ”哦,原來他是怕她傷心啊!“刪了可以。


  我們之間也就結束了。


  ”寒不說話。


  突然發現自己是那么失敗,我是斗不過小靜的!刪掉合影,我沖出網吧。


    外面下著大雨,和著我的淚水。


  寒亦步亦趨地跟著我。


  “寒,去找她吧。


  ”“她不會回來。


  我傷了她的心。


  ”我無語:寒,你不知道,此刻,你也在傷我的心嗎?為什么明知不可能再回頭,你還要藕斷絲連?為什么愛你的我就在你眼前,你卻不知珍惜?難道,非得等我選擇離開,你對我才會像對小靜那樣追悔莫及?我突然覺得自己愛得那么辛苦,那么累……  雨不停地下,我慢慢就失去了知覺。


  醒來時,已在家里,旁邊是寒關切的臉。


  原來,是寒把我背回來的。


  哦,寒,既然放不下小靜,為什么還要對我這么好?為什么對我這么好,卻不可以試圖從過去走出來?小靜不是說不要你再打電話了,不是要你好好對我嗎?為什么你不可以灑脫一些?為什么你還要作繭自縛?口述:新歡與舊愛你只能選擇一個(4/4)  分分合合,和寒仍在繼續。


  可是,我的內心充滿了矛盾。


  結束這段感情,我舍不得。


  繼續,又怕小靜有一天會回來,那樣我會受到更大的傷害。


  前幾天,寒說:“言若,我們結婚吧!”我沒有應允。


  很多問題還存在,我不能如此魯莽。


  其實,我更怕家人因我而再次傷心失望。


  第一次的“逃婚”已給他們帶來困惑,如若這次的選擇再次偏差,我又怎么去面對他們?  言若說,寒在月底的時候回到徐州,我希望他可以看到我的傾訴。


  其實我只是想告訴他,我愛他。


  只是想他能放下她,放下那一段感情。


  把她珍藏在心靈的一隅,珍惜現在的感情。


  我相信,只要兩人攜手努力,我們會有幸福的明天。


     導語:現在 我都不敢看他的臉,太可怕了,好猙獰,想到這就是與我同床共枕了十幾年的人,太陌生了,現在我都不敢 和他說話,躺在一個床上我都會做噩夢, 想想還得和他過下去,以后的日子想都不敢想,對他僅存的一點親情也沒了。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網友來信:  我感覺這些都應該是電視里的情節,不會發生在我身上,現在回想起來還覺得那是一場惡夢,每當看到別人的丈夫有小三后對妻子的所做所為,我有時還在慶幸自己,他雖然錯了,可他對我還挺好,就怕我和他離婚,而不是像他們一樣逼著離婚,甚至不回家,現在看來自己比他們可憐多了,她們再發現小三以后,至少還可以離開他,我連離開他的自由都沒有,不是他不想離婚,而是我根本離不了,他不是正常人,他變態,發起瘋來,會不管不顧的折磨我,今天他比每次還要狠的打了我,就是因為我查了他的電話單子。


  口述:老公在外搞 情婦還天天暴打我情婦老公 婚姻  我自信的以為經歷了這次痛苦的折磨,他一定會改了,我只是想正實一下,沒想到我的自信竟召來了一場惡夢,如果知道會是這個結果,打死我也不會查,我錯了,以為自己在他心中位置很高,他心里只有他自己,為了他的尊嚴,面子,他往死里打我,不是我求饒,今天我怕不死也會殘了,我不想死,至少我不能因為他死,如果是這樣我會毀了三個家庭,我想到這些,想到女兒,我屈服了,我不可以死。


    我不再說話,任由他罵著不堪入耳的話,我腦袋一片空白,有一段時間眼睛都看不清了,我克制自己不再激怒他,他發泄完了,安然的睡著了,我在想怎么繼續明天的日子,我們在同一個單位,他 父母身體不好,如果知道我們的事非氣死不可,我不想連累他們,我又不能和自己親人說,我怕連累他們,我一個人受罪應該的,誰讓我瞎了眼睛嫁給他。


    想到如果家里人知道了,會是一場(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怎樣的戰爭,想想都可怕,女兒上高二了,我不想因為我的不幸婚姻毀了她的前程,而他不會考慮這么多他。


  口述:老公在外搞情婦還天天暴打我情婦老公婚姻  我又有正式工作,為了離開他我的工作怎么辦,想想這些我真的一點退路也沒有,我真是死也死不起,活著又很痛苦,現在我都不敢看他的臉,太可怕了,好猙獰,想到這就是與我同床共枕了十幾年的人,太陌生了,現在我都不敢和他說話,躺在一個床上我都會做噩夢,想想還得和他過下去,以后的日子想都不敢想,對他僅存的一點親情也沒了,除了害怕他,我一分鐘都不想見到他,這就是我付出十幾年的結果,太苦澀了,真羨慕被出軌的女人,至少還有自由,我在他的拳頭下連自由都沒有,只能茍活,自生自滅,我現在才真正理解為什么很多人會那么有勇氣選擇死亡,我真正體會到什么叫生不如死。


    他天天威脅我說如果我有外遇他會讓我生不如死,有時還變態的逼問我是不是已經有人了。


  他自己可以在外面找小三,卻像魔鬼一樣管束我,我到底該怎么辦?  小潘回復:  朋友你好。


  從來信中可以看出,你擁有傳統的婚姻觀念,在傳統的婚姻生活中,認為女人就應該在婚姻中逆來順受。


  口述:老公在外搞情婦還天天暴打我情婦老公婚姻  其實,你這種想法是一種“委曲求全”的表現人。


  任何婚姻人,都有權利追求幸福,并揭發婚姻中的不公平以及為此做出改變。


    第一,你丈夫頻施家暴,說明他有家暴傾向。


  在你們關系很好的情況下,可以通過溝通、建議的方式,要他去看一下心理醫生。


    第二,你丈夫出軌是屬于對婚姻的背叛,作為受害者,你沒必要因為被被打而隱忍。


  一方面,可以向雙方父母求助,另一方面也可以想執法部門求助。


    第三,如果你丈夫死性不改,你完全可以收集他出軌、家暴的證據,起訴離婚,并在此過程之中,拿到女兒的撫養權以及更多的合法利益。


  以此讓你脫離苦海,重新生活。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潘小潘love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老王被她勒得臉紅脖子粗的,想到她下面還光溜溜的,手都不知道往哪放,最后拍她肩膀說:好了好了,確定沒事了,你現在可以放心了吧?當時你不是一腳把他給踹開了嗎?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才沒有成功,以后可要小心了,遇到這種人,一定不能給他機會。


   老王嘴里說著安慰的話,底下卻不安分,也不知道靳小小感受到他的沖動沒有,挺尷尬的。


   嗯!我知道了。


  靳小小喜極而泣,臉上泛起一片紅暈。


   老王的擔憂成真了,她感受到了老王貼在她肚皮上的東西,想躲怕太明顯,不躲又不好意思,只好一直貼著不敢動。


   這可太尷尬了,她自己都不知道找老王幫這忙是對還是錯,但結果是好的,只是她很害羞。


   雖然她當老王是長輩,但也知道老王是男人,有這種反應很正常。


  她不斷說服自己不能往歪處想,只要把老王當作自己 爺爺就沒事了,可是還是會羞澀。


   知道就好,那你起來吧,丫頭。


  老王喘著氣,臉上的表情并不是特別的好,整個人非常的難受。


   這也太神奇了,他剛來過,居然又這么沖動了,可能是太多年沒有過這樣的事了,一來就連綿不斷。


   哦!靳小小知道沒辦法賴著了,于是起身。


   她不敢往下看,就看老王臉上的表情,見老王臉上沒有露出跟她那雇主一樣的表情,頓時松了口氣,更加信任老王了。


   老王也沒往下看,把褲子拿過來遞給她說:你穿上吧,可別著涼了。


   老王忍得很辛苦,他褲子里頭那老伙計太煩人了,如果現在不解決的話,肯定會難受死的。


   靳小小穿著褲子,突然停了下來,小聲的問老王說:王爺爺,我能不能再求你幫我個忙?她說完話,臉通紅的,顯然是在害羞。


   老王詫異問她說:什么事? 靳小小扭扭捏捏的,好一會兒才說:王爺爺,你能不能拿那個手指……我……我是說……我想你幫我掩蓋一下那個壞叔叔的感覺。


  我擔心我晚上做夢會夢到他。


  如果你也弄過的話,我就會想成是你,就沒那么惡心了。


   老王都聽傻了,這姑娘讀書讀傻了?怎么會想到這樣一個損招?不過倒也可以理解。


   老王心動了,但不想讓她看出來,于是說:這……這不好吧? 沒什么不好的,我真的怕做惡夢。


  我現在心里就挺惡心的,剛剛洗澡的時候我有使勁擦,可是就是擦不掉那種感覺。


  王爺爺,我求你了,你就幫幫我吧!靳小小都要哭了。


   老王高興壞了,心說:這可是她求著我幫忙的,就算冒犯也不關我的事。


  雖然他一再提醒自己不能褻瀆靳小小,但靳小小都做到這樣了,再不出手,雷都會劈自己的吧? 好吧,我應該怎么弄? 靳小小的膽子似乎大了許多,臉紅紅的也不說話,直接把老王的手拉到了她褲子里面。


   雖然可以光明正大的占便宜,老王倒也不敢太過分,一觸即離,然后跟靳小小說:好了。


  沒什么事的話,你趕緊回去睡覺吧,天很晚了。


  你出去的時候記得幫我把門帶上。


   老王感覺自己不行了,必須盡快解決一下,要不然會爆炸。


   靳小小心滿意足,也不好意思呆了,穿好褲子,抱著自己的濕衣服就走,走到門口才又回頭,跟老王說:對了,王爺爺,今天的事,你千萬千萬要記得幫我保守秘密,我不想讓別人知道,包括剛才的事。


   她說完就跑了,也不等老王回應。


   老王看著廳門關上,都傻眼了。


   如果沒看錯的話,貌似靳小小剛剛拿走了他釋放過東西的小 白布,而那小白布,看起來像是一條小褲褲……靳小小的小褲褲? 老王感覺自己要悲劇了,希望靳小小不知道那是什么東西吧! 他心里祈禱著,然后再不管了,啪一下就把房門關上了,然后褲子一脫,耍起棍法來。


   因為太過澎湃的緣故,沒多一會兒他就完事了,有些不甘的想著,如果下次還有這樣的機會,是不是考慮做一回禽獸呢?他覺得好人不好當,還是吃了靳小小比較好,自己玩有點沒意思。


   靳小小回到宿舍,因為老王給她檢查這個事情,她臉上的緋紅都還沒有消退,一進門差點跟人撞了。


   哎喲,這是誰呀?怎么今天這么晚才回來?這小臉蛋,怎么像蘋果一樣紅呀,該不會是做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吧。


   說話的人是 秦歡,她語氣挺刻薄的。


   這幾天她們倆正鬧矛盾呢,要不然老王讓靳小小找秦歡幫忙,她也不會拒絕了。


   其實也沒多大事,不過是生活上的一些小摩擦,靳小小一直以為秦歡是個很好相處的人,沒想到這坎兒就是過不去,她道歉都不被接受。


   現在聽著秦歡嘴里說著這樣的話,她心里頭特別的不是滋味,不過她不敢還嘴,因為她心里其實對秦歡是感恩的。


   要不是因為秦歡,她還不能認識王爺爺那樣的好人呢,不過一想到王爺爺她就臉紅。


  王爺爺真是的,褲襠居然起來那么高,怪嚇人的,害得她很想看看王爺爺褲襠里頭的光景,然后她臉就更紅了。


   哎喲,你還真別說,剛開始我還沒有怎么注意呢,現在看看她的這個臉蛋,也不知道剛剛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才回來的。


   在秦歡身邊的一個姑娘隨聲附和著,臉上嘲諷的意思是非常明顯的。


   她們宿舍知道老王的事的人不少,她什么意思可想而知,大約就是鄙視靳小小以前裝小白花,現在又跟老王走得那么近。


   不怪她會這么想,自從晚上去過一次老王那里以后,靳小小的衣裝就豐富了起來,雖然不是什么貴價貨,但錢是從哪里來的,惹人遐思呀! 其實主要還是嫉妒,靳小小在學校的名聲有多響誰都知道,她簡直就是全體女生的公敵,秦歡當時介紹她去找老王就沒安好心。


   你們瞎說什么,我……我什么都沒做,我剛給學生補習完,被雨堵在路上了,所以才這么晚回來。


  靳小小說話都沒底氣,聲音小小的,還低著頭。


   被同學污蔑,靳小小心里很不開心,她摸了下自己紅得發熱的臉蛋,倒要不怪別人會那么想。


   哎喲,裝什么裝呢?大家一個宿舍的,都知根知底,你是什么樣的人,誰不知道啊! 秦歡看著此刻的靳小小,覺得她就像一個跳梁小丑,在她們兩個老司機面前舞所遁形。


   對呀,難不成我們兩個還不知道你到底干了什么嗎!另一個女孩說話時跟秦歡對視一眼,齊齊露出嘲諷的笑容。


   你們兩個就不要瞎說了!我什么都沒干!靳小小說完話便直接走進來,泡起了衣服。


   老王很幸運,靳小小根本不懂老王弄在她內內上的是什么東西。


   她拿起來一嗅,味道怪怪的,她還以為是自己在路上不小心蹭到的臟東西。


   她還挺能裝的,不過也是,畢竟人家在外面的名聲那么好,算了算了,我們還是不要再說了。


  秦歡對另一個女孩無奈的搖了搖頭,轉過身來看了一眼正在找衣服換的靳小小。


   要不是因為靳小小身上的衣服,她也不會認定這事。


   而另一邊的老王, 躺在床上,想著今天靳小小跟他兩個人所做的這些事情。


   他想到靳小小今天的遭遇,頓時憤憤不平起來,心里頭也就更加的有保護這個丫頭的欲望了。


   要是被我知道是哪個色鬼做出這樣的事,我肯定不會放過他的,就算拼了這條老命我都要替小小出頭!這么純潔的小姑娘都禍禍,真是不知羞恥了! 老王躺在床上吐槽著這一切,期待著明天靳小小來跟自己說明一切。


   第二天,學生們上學的上學,休息的休息,老王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還是有一些擔心靳小小這個丫頭還會不會繼續去給別人做家教,如果再碰上那個色狼,那該怎么辦呢。


   差不多到了中午的時間,靳小小手上端著一個食盒,在食盒的旁邊還有一個大大的袋子,里面裝的是各種各樣子的吃食。


   靳小小因為昨天做家教的時候,已經把這個月的工資給結算了,所以現在手頭上還是有點錢的,為了報答老王對她的幫助,她準備了這些好吃的東西跟老王分享。


   扣扣扣……靳小小敲門。


   可能是因為思慮過甚,一夜沒睡好,老王的身體有點不舒服,頭有一些暈暈的,所以沒開門做生意,甚至打開鐵門后就沒理過學生的出入問題,一個人悶在屋里睡覺。


   扣扣扣……靳小小在敲過第一次門后,發現里面沒有聲音,又再次敲門,心里頭是非常的好奇的,因為老王很少離開門房。


   接連敲了好幾次都沒有回應,靳小小開始納悶了。


   要是在平時的話,王爺爺這個時間肯定是樂呵呵的坐在店里頭瞧著學生出入,今天這是怎么了? 想到每晚王爺爺都等自己到很晚,昨晚出來迎她的時候又淋了點雨,她開始擔心了。


   王爺爺不會是生病了吧? 剛這么想,靳小小就聽到里面傳來一個聲音。


   呯……這個聲音聽起來好像是杯子破碎的聲音。


   靳小小頓時就慌了,王爺爺年紀那么大了,他要是真生病了的話,那可是非常嚴重的。


   她使勁的敲門喊著,聽不到回應,準備強行進去。


   因為是午休時間,沒人注意到這邊發生了什么事。


   靳小小猶豫了一會兒,準備破門。


   可當她使勁的時候,可能是因為門沒栓緊,竟就這么開了,害她差點沒摔跤。


   踉蹌幾步站定,靳小小一進門就心急火燎的進內屋找人,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有氣無力的老王。


   她急了,沖過去抓著老王的手說:王爺爺,你怎么了?昨晚還好好的,怎么今天就躺在床上不能動了呢?你生病了。


   這不廢話,老王費力的睜開眼,對她笑笑說:你來了?吃飯了沒? 都什么時候了你還管我吃沒吃飯。


  王爺爺,你想急死我呀?靳小小激動時胸口不停的上下波動,把老王的眼睛都看直了。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靳小小還是挺有料的嘛,只是平時穿太保守了,看不出來。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緊身的T恤,把上圍勒得突顯出來,還挺可觀的。


   本來老王的意識還有些模糊,被她一刺激,就好了許多,直愣愣的盯著看。


   靳小小注意到了老王的目光,她臉上一紅,沒說什么,也沒遮掩,只是關心的催問老王:(性插故事)王爺爺,你快說啊,你到底哪里不舒服?她說著直接伸手摸老王的額頭,發現滾燙滾燙的。


   哎呀,肯定是發燒了啊!王爺爺,你還有哪里不舒服嗎?快一并跟我說。


  靳小小眼中滿是擔心的看著老王,她心里頭有些害怕,因為她沒照顧過病人。


  
https://twngavdgo.weebly.com/4273109.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183606.html
https://twefgrtywqed.weebly.com/5618864.html
https://twqwasdzcc.weebly.com/1470826.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5947324.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7638815.html
https://twnvmbnbcvhzxgd.weebly.com/3636081.html
https://twewqasdfhrtew.weebly.com/1732439.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2411988.html
https://twhjtyhdfgsdfh.weebly.com/67608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