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anime pron

anime pron


姐夫開始向我買絲襪了,沒想到我的計劃跌跌撞撞的還是成功了。


  最終我們約定好三天之后交貨,想象著姐夫拿到我的原味絲襪后的樣子,我就十分興奮第二天早上我醒過來才發現姐夫昨晚還給我發了一堆的絲襪圖片,大多都是他需求的款式,還跟我說按照情況的不同付錢給我。


  這當然沒問題咯,姐夫可是要拿著我穿過的絲襪去…接下來的一整天我都在想今天晚上要怎么和姐夫“聊微信”呢?要不要告訴姐夫我的真實身份呢?終于到了下班時間,我興沖沖的就回家了,想著姐姐不在我可得抓緊和姐夫獨處的時間,把姐夫給拿下了才是。


  我的心情有些失落,回到家我卻發現姐夫不在家。


  反正姐姐也不在,我今天就穿著絲襪等姐夫回來吧,想到這里我就去換了一套極其性感的睡衣,換上吊帶襪,好好的坐在沙發上等著姐夫。


  可是不管我怎么等姐夫始終沒有回來,一直到我等的都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醒過來一看,這都已經快一點了,姐夫怎么還沒有回來,不會是出什么事了吧,我開始擔心起來,要不要給姐夫打個電話呢?“咔”的一聲,門響了,我一看是姐夫回來了。


  好重的酒氣,我隔著好幾米都能聞見姐夫身上的酒味,看來姐夫今天晚上有應酬,喝了不少啊,那我這身準備豈不是白做了,唉~我連忙的跑過去扶住姐夫搖搖晃晃的 身子


  唔,姐夫真沉啊!我把姐夫放在了床上。


  我剛準備離開回房睡覺,沒想到姐夫一把抓住 了我的手。


  “曉晴,你別走!我要你。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我已經被姐夫拉入懷中,我的眼前出現的是姐夫的臉,只是這個距離。


  “唔~”姐夫深情的吻了上來。


  這就是姐夫的吻嗎?好厚重的感覺,我被姐夫緊緊的抱在了懷中。


  我閉上眼睛,開始回應起了姐夫的熱吻。


  我享受這姐夫的鼻息聲,姐夫的手也不老實的在我的身上摸索了起來。


  姐夫那雙有力的大手,順著我的背滑落,穿過我的小腹,將我的上面緊緊的掌握在手中。


  姐夫手心中傳來的溫度,然我整個人都燥熱了起來,我也緊緊的抱住了姐夫。


  姐夫時候搓揉時而拿捏,弄得我欲望大起,我抱住了姐夫俊逸的臉龐,渴望的在姐夫耳邊說道:“我要!快給我。


  ”姐夫就是機器人收到命令一般,瞬間把我抱起壓在了他的身下。


  我的手也在姐夫的身上摸索了起來,這就是我日思夜想的姐夫,我拉著姐夫的手往我的下面去。


  “嗯~”,我像是觸電一般。


  我也伸出手,一點點的去解開姐夫的褲子,我將姐夫的褲子拉了下來,這個時候我下意識的捂住了嘴巴。


  姐夫的那里真的好大啊,而且還這么高昂,這是我第一次這么近距離的看到,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我輕輕的伸出手抓住了姐夫的那里,好硬啊,好燙啊,這是燒火棍吧,這樣的家伙能進來嗎?姐夫的嘴停止了對我的上面的挑逗了命令道:“曉晴,套上絲襪!”說著姐夫把我穿的絲襪用力一扯,一下子就扯下來一大片,接著把絲襪的殘片遞給了我,我心領神會的用絲襪將姐夫的那里包裹起來撫弄著。


  我的 身體也在姐夫挑逗下變得火熱難安,我扭動的對姐夫說:“快給我,我受不了了!”“把這個換上先!”說著姐夫從床頭翻 出了一雙開檔絲襪遞給了我。


  我那里顧得上什么,我現在只想要姐夫。


  我立馬穿上絲襪,一手搭著姐夫的肩膀,接著用一個指頭順著將姐夫的下巴挑起,然后深情的看著姐夫,重重的吻了上去。


  姐夫滿意的笑了笑:“你今天怎么這么會要了?”說著姐夫擺正了我的身體,深情的看著我,我靜靜的閉上眼,等待著這一刻的來臨。


  嗯?我發現姐夫沒有動靜便睜開眼睛,看到姐夫直勾勾的盯著我看。


  “曉月?”姐夫愣住了神,喊出了我的名字。


  姐夫他不是喝醉了嗎?怎么把我給認出來了。


  我瞬間臉紅到了脖子根,我把頭扭朝一邊咬著牙齒,我不敢看姐夫的臉。


  就這樣愣了幾秒鐘,姐夫立馬從我身上起來,跌跌撞撞的跑進了廁所,沖起了澡!我也只好起身回房,我此刻的心情十分復雜,有些開心,有些失落,也有些尷尬,不知道以后要怎么面對姐夫才好…等到我第二天早上醒來,我還在想見了姐夫要怎么辦,可推開房門我卻發現了桌上的早餐。


  早餐下面還有姐夫給我留下的字條:我今天晚上有工作,要晚點回來,晚飯不用等我。


  早餐有些涼,看來姐夫早早的就給我做了早餐就出去了。


  吃著姐夫給我做的早餐我卻有了滿滿的幸福感,有一種新婚小夫妻的感覺,這是我第一次嘗到姐夫的廚藝,雖然之前聽姐姐說過姐夫很會做飯,可今天才真的吃到了,手藝確實是一級棒。


  吃過早餐,我照常的去了公司,不知道為什么,感覺今天比平時精神許多。


  “鄭曉月,你今天來的挺早的呀!”“ 科長啊!”我心里有些厭煩,笑著說:“怎么了科長找我有事?”要知道科長這人尖酸刻薄,沒事的時候向來不會主動跟人打招呼,當然,老板除外,他可是個職業的馬屁精,整天跟在老板屁股后面,全科 的人沒一個喜歡他的,也不知道他找我干嘛。


  “嗯,沒事就不能找你了嗎?” 梁帆擺起了臭臉來,這個不要臉的一直盯著還我的胸口。


  “怎么會呢?”我憋著怒火,迎合的笑道,側過身去不讓他再看到。


  “嗯,那你晚上跟我去參加 龍德集團的商務晚宴吧,他們可是我們的大客戶,下午就不用上班了,回去換身得體的衣服!”一邊說還一邊用色迷迷的眼神看我。


  “好!”我強忍著火氣站起來,怒瞪著他。


  “嗯,那你去準備吧。


  ”梁帆一臉淫笑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終于是走開了。


  從我這里沒討到好,只見梁帆又跑去了隔壁的吳倩那里,吳倩也不是什么好人,跟梁帆眉來眼去的。


  正所謂眼不見心不煩,我專心的著手自己的工作,今天本來很好的心情都被梁帆給攪和了。


  ……下午四點,嗯差不多該回去準備了,晚上龍德集團的商務晚宴雖然我很不愿意和梁帆一起去,可這畢竟是任務,龍德集團還是我們的大客戶。


  回到家洗了個澡,換了一身紅色晚禮服,選了一雙姐夫喜歡的款式,踩起了我的黑色高跟鞋。


  嗯,不錯,真美。


  只可惜姐夫不能夠看見,我有些小失落的嘟了嘟嘴,開始化妝。


  全部弄完已經快七點了,我打了輛車直奔龍德大酒店。


  我剛到門口就發現那個討厭的梁帆站在門口等著我,看到我下車一副獻媚的樣子迎了上來。


  看著梁帆肥頭大耳,身上的那個油肚都快要把他的襯衫撐破了,看著我就覺得惡心,要不是工作原因我真想轉身就走。


  “等你好久了,來我們一起進去吧。


  ”只見梁帆擠了擠眉頭,右手手肘微微彎曲,一副一副讓我搭他手的樣子。


  我沒有理他,冷淡的說道:“走吧,梁科長!”說完我徑直的往酒店里面走去。


  “哼!鄭曉月,你別給臉不要臉!”梁帆拉下他滿臉的橫肉在我身后輕聲的威脅到:“我梁帆今天要你好看。


  ”媽的智障,我在心理暗罵到,也沒有理會他。


  參加晚宴的人不少,本市好多知名企業都有人來參加,我商業化的和其他企業的人商談了起來。


  終于談完了,要知道我到現在還沒有吃晚飯呢,可是把我餓慘了,好在沒有白辛苦,和龍德商務部的談攏了最近的項目,剛剛有點高興。


  你一言我一語的,商談完正式也十分無聊,這個時候那個討厭的梁帆又一臉淫笑走了過來。


  我裝作沒有看見,走向遠處去拿東西吃。


  “恭喜啊,鄭小姐,這次談成了你應該會升職了吧!”梁帆皮笑肉不笑的追了過來。


  我假笑道:“多虧了梁科長呀!”說完,我轉過身想要離開,卻被梁帆含住。


  “哎~你討厭我我知道,我只是想來恭喜你一下。


  ”說著梁帆遞過來一杯紅酒。


  看著梁帆假惺惺的樣子我就想吐,喝你妹啊!忽然眼前閃過一個熟悉的身影,那不(瓶子塞下體小說)是姐夫嗎?原來姐夫的公司也來參加了這個晚宴,難怪姐夫早上給我留字條。


  看到姐夫好開心啊,不知道他注意到我沒有,我的妝沒有花吧,我還是先去廁所補個妝再去和姐夫打招呼吧,可不能給姐夫丟了臉。


  我伸手接過梁帆遞過來的酒,一口喝了下去:“謝謝梁科長的好意。


  ”真是煩人,我現在指向打發了梁帆去找姐夫。


  喝完酒我不理梁帆立馬去廁所補了個妝。


  嗯,不錯,姐夫一定會喜歡的。


  我剛走出廁所門就發覺身體有些不對,頭怎么好像有點暈暈的,難道是喝多了嗎?我的眼睛越發的變得模糊起來,隱約的我看見一張厭惡的臉在對著我淫笑,這是梁帆?他怎么會在這里?我并沒有完全的失去理智,我突然意識到了不對勁,我今天晚上只喝了五杯紅酒,平時喝兩瓶我都不會頭暈,是梁帆在酒里下了藥。


  我只感覺到雙腿癱軟,全身使不上力氣,想要痛嗎梁帆,可是我現在卻連開口求救的力氣的沒有。


  梁帆惡心的臉離我越來越近,我的眼神也感覺到越來越模糊。


  一個感覺十分遙遠的聲音傳到了我耳朵里:“鄭曉月,你沒事吧!”這是梁帆假嘻嘻的聲音。


  他扶住了我的肩膀,我感覺身體不受自己的控制,任由梁帆扶著我往電梯里走了進去。


  看著他按了二十五樓,我知道不好,這個禽獸居然做出這種事情來,我拼勁全力喊道:“梁帆你格王八蛋快放開我!”我希望電梯里的小情侶能意識到我的異樣,可沒有想到梁帆這個禽獸卻對他們笑笑說:“我女朋友喝多了,不好意思啊。


  ”那對小情侶居然被他一副虛偽的樣子給蒙蔽了,正在我打算再次呼叫的時候電梯到了二十五樓,他一手捂住了我的嘴,一手把我拖出了電梯。


  我掙扎的反抗著,可是現在的我根本使不上力氣,而且身體還開始異常的燥熱了起來。


  “好熱!”我忍不住喊道。


  梁帆把門打開把我扔到了大床上,淫蕩的笑著:“看來這個迷藥加春藥的效果真不錯啊,今天晚上 老子就把你給辦了,看你還怎么在老子面前裝高冷。


  ”“老子可是忍你很久了。


  ”梁帆一臉得意道:“真他媽不識趣,非得老子來硬的,過了今天老子就把你變得和吳倩那娘們一樣,嘿嘿嘿!” 猛地一把,他將趙翠嬌媚的身子攔腰抱坐在了身上。


  “ 小翠,幫幫我, 王叔好難受,那里好難受……”粗重的喘息聲響起在耳邊,趙翠心中熱浪滔天。


  不等她說話, 老王的手掌已經在她前面肆意的游走……想到兩人的身份,小翠想過要掙扎。


  但是老王嘴上功夫特別厲害,不僅讓小翠身體直接軟了,根本沒有力氣反抗,而且讓她有一種強烈的,前所未有的舒適感,嘴里忍不住發出了聲音……這種幾年沒有體驗過的舒適和刺激,讓趙翠全身失去了力氣,徹底癱在了老王懷里,嘴里不受控制般的“嗯”了一聲。


  她真的無法再堅持了,那種難耐,她受夠了……“那……你輕點,我好久沒嘗試過了……”老王太興奮,太過癮了,連說話的工夫他都不想浪費,朝著趙翠那里伸出了手……只見老王用力按著她的身體,然后一頭扎了下來,開始肆無忌憚的侵略起來,由上而下……尤其老王嘴上功夫特別厲害,不僅讓小翠身體直接軟了,根本沒有力氣反抗,而且讓她有一種強烈的,前所未有的舒適感,嘴里忍不住發出了聲音……平時有需求的時候,都是忍著的,此時她特別想要……特別是想到她跟老王的年紀,居然讓她有一種別樣的刺激感,讓她想要的想法更加強烈了。


  只要她不說,那就沒人知道了……體內強烈的需求讓小翠忍不住開始找借口來接受眼前發生的事,只是還沒等她完全說服自己。


  受不了了,老王大手一把就往趙翠的小褲褲上薅了過去。


  可是他的動作實在有些太過粗暴,竟然扯的趙翠好痛。


  “別,別,你扯著了,都拽下來了,啊!好痛!”旖旎的央求聲出口,老王這才意識到自己抓著什么東西了,趕緊松開手。


  隨著五指張開,還真有些黑東西緩緩飄落,都給拽斷了……不過這種刺激,讓老王更加的興奮了!此時,老王已經撐開她的腿,調整方向往她身上壓了下來……而這時候的趙翠,卻因為那種撕扯痛楚,猛地回過神來。


  她不能這樣做,真的不能,她不想活的沒有尊嚴!就在老王準備最后的沖擊她嬌媚的身體,她猛地一下子掙扎出老王懷抱。


  慌亂的整理著裙子,趙翠紅著臉亂糟糟的說著,“王叔,菜焦了。


  ”話完后,趙翠立刻羞紅著臉蛋兒急匆匆的逃離了浴室,根本不給老王說話的機會。


  老王伸手去抓,沒抓著。


   望著趙翠逃走的婀娜倩影,他心里郁悶極了,幾乎要吐血。


  眼瞅著就要的手了,竟然被趙翠給逃掉,簡直是……,艸!狠狠拍打著雙腿,老王咬牙暗道:“趙翠,早晚有一天,我要弄的你死去活來……”心中發誓,但是出了浴室的老王卻有點尷尬,還有絲愧疚。


  如果自己真吃了趙翠,那也不會如此尷尬。


  吃過晚飯,倆人在客廳里看電視,誰也不開口。


  關于洗澡的那件事,倆人也沒有提起過。


  但不提及并不代表不存在,趙翠羞澀的不敢看老王,惟恐想起洗澡事的畫面。


  然而老王卻提起了澡堂里的那點事兒。


  “小翠,對不起啊,下午我有些激動了,可是你實在太漂亮了……”“這些年,我都沒接觸過女人,所以自制力有點差,希望你能理解我,以后我會補償你的。


  ”老王說的特別誠摯,并且很鄭重的端起一杯茶遞給趙翠,向她賠禮道歉。


  這會兒的趙翠,腦子亂糟糟的,也不知道說什么好。


  可捫心自問,她對老王下午的舉動并不反感,反倒讓心里萌動開來,春波蕩漾。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她整晚都在腦袋里醞釀著離開的念頭,她怕自己真的跟老王發生關系。


  她心中告誡自己:你是來當保姆的,不是為了五千塊錢出賣自己肉體的。


  可是醞釀了一整晚,趙翠離開的念頭也沒說出口。


  因為她需要錢,畢竟在老家的 兒子還得吃飯還有老人要養。


  況且對于老王,說不上討厭,尤其是想起小老王的猙獰樣子,她甚至還有些渴望……最終,鬼使神差的,就把那杯道歉茶給接過手喝了。


  總之算是接受了老王的道歉,而且以后也會留下來繼續工作。


  喝完茶后不多會兒,趙翠就說先睡覺了,回到了自己臥室。


  望著那婀娜離去的背影,老王剛才看到趙翠偷偷瞄了自己小老王,若有所思道,“還是惦記著自己的本錢啊!”一邊低聲嘀咕著,他邊滾動著 輪椅回到了臥室。


  回到房間,滿腦子都是趙翠白花花嫵媚身子,老王期待著打開了手機監控。


  這會兒趙翠回到了自己臥室,也該脫衣服睡覺了。


  縱然他今天沒能嘗到趙翠的滋味,可對著旖旎的身子自我釋放下,勝過靠電影百倍。


  只是當實時監控畫面出現在手機屏幕上后,老王才發現趙翠根本沒脫衣服。


  她依舊穿著那條花布裙子,半躺在床上,手里還拿著手機,不知在跟誰打電話。


  不過表情很溫柔,充滿了母愛的慈和,想來是在跟老家的兒子通話。


  老王耐住心思等,終于在十幾分鐘后,趙翠掛斷了電話。


  可是她依舊不脫衣服,就在床上那么半躺著,時而還會下床溜達會兒,然后再回去。


  整整一個小時過去了,趙翠像是在翻來覆去的考慮什么,就是不脫衣服睡覺。


  老王都急了,他還等著看趙翠誘人的身子,干那事解決一下呢!又過了五分鐘,趙翠再次下床了。


  不過這次她沒溜達,而是直接打開房門,往衛生間去了。


  老王當時就興奮了,等的就是這個!趕緊調畫面,當趙翠的身影出現在屏幕中時,他激動的趕緊脫褲衩兒。


  那大腿深處的秘密地帶,他可是最期待了!當趙翠婀娜的身影出現在衛生間里時,老王興奮到難以自持,左手做好了準備……真操蛋的是,趙翠竟然拿裙子套住馬桶,僅掀起屁簾,一只手在裙內脫起了小褲褲。


  什么都沒看著,把老王給氣的,差點沒把手機摔了……今晚天氣特別悶,天氣預報說有雷雨。


  見趙翠已經開始解決問題,老王悻悻地提上了褲衩兒,今晚肯定見不到旖旎了。


  正失落的時候,突然,天地間暴起驚人的轟鳴聲,仿佛炸裂了天際。


  那雷聲就跟落在人頭頂上似的,把老王給嚇了一跳,褲衩兒都提歪了。


  正在這時候,衛生間里傳來了斥滿恐懼的尖叫聲。


  老王發現這會兒趙翠竟雙手捂住腦袋,閉著眼睛尖聲大叫,身子瑟瑟發抖。


  好機會!老王瞬間滾動著輪椅就沖出臥室,往衛生間去了。


  衛生間門沒關,老王直接坐著輪椅沖了進去。


  他都想好了,趙翠問他為什么闖進來,他就說最近有賊入戶,擔心趙翠的安危。


  可沒成想,沖進衛生間的他都還沒來得及解釋,趙翠就猛地撲了過來,一把抱住了他。


  老王本來是惦記著趙翠神秘花園,想找個機會來看看過眼癮的。


  哪想到,趙翠竟然直接撲了上來,而且身前那渾圓挺翹的玉峰,正緊抵在他胸膛上。


  縱然隔著花布裙子,也讓老王清晰 感受到了她那兒的溫熱以及壯闊雄偉。


  趙翠嚇的在懷中瑟瑟發抖,老王則被她身前的嬌媚給擾的火氣大盛。


  不自主的,他的小老王就有了強烈反應。


  趙翠身子比較靠前,恰好就撐在她小腹下方,可離下面更迷人的地方還有段距離。


  老王發現這點,想著一不做二不休,于是猛地一推輪椅。


  趙翠受力站不穩當,一下子就側身跌坐向老王,而且位置特別巧,正是小老王那兒……在趙翠跌坐的一瞬間,老王只感覺小老王緊擦著兩條溫熱的大腿中間,然后一下子就蹭了過去。


  與此同時,趙翠更是爆發出醉人的嬌吟,不由自主的聲音從腔子里擠壓而出。


  感受到身下敏感處的滾燙,趙翠著急忙慌的站起身來,臉色紅得像是熟透了的西紅柿。


  真是羞死人了,既然主動撲入人家懷抱里,還差點坐吞進去……羞澀慌亂中,趙翠忙向老王解釋,“王叔,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從小就怕打雷,小時候親眼見過村里有人雨天在大樹下避雨被雷劈糊了,我真不是故意的。


  ”原來是這樣,難怪趙翠那么怕打雷。


  不過老王卻在乎這個了,他現在被趙翠渾圓的翹臀蹭了那一下,好爽。


  他琢磨著,今晚得想個辦法,跟趙翠發生些關系才行。


  正琢磨著,突然,又是一記更為響徹的驚雷炸起。


  聲音震的讓人頭皮發麻,小區里的車子都被震的報警聲大響。


  再看趙翠,她已經嚇的緊捂耳朵瑟瑟發抖,就跟受驚的小兔子似的。


  看到這一幕,老王當時就有了主意。


  他一臉正經的說道:“小翠,要不,今晚你跟我睡一個屋吧,有我在你就不用害怕!”趙翠瞬間羞的不行,她害怕打雷不假,可也不能因此就跟老王睡一張床上去。


  不過沒等她說什么的,老王就正氣凜然的說道:“你別想多,你在床上睡,我在輪椅上睡。


  ”老王表現的這么正人君子,還自嘲說是個廢人,這讓趙翠有些不好意思。


  趙翠聽到后,臉上露出一副嬌羞的模樣,原來不是睡同一張床……但她還是有些羞意,畢竟要跟剛相處一天的男人在同個房間里睡覺,她不太容易接受。


  可老王再三堅持,還說前段時間小區里有小偷趁雨夜入室盜竊,甚至差點殺死房主。


  趙翠害怕了,加上又有驚雷炸響,她這才慌亂的答應下來。


  老王心底暗暗高興,只要人來屋里了,就不怕睡不到一張床上去。


  小翠來到老王房間,他果真坐在輪椅上,并執意要求趙翠上床睡覺。


  趙翠原本還推脫自己坐著睡,但堅持不過老王,沒辦法就上床了。


  在趙翠上床后,老王坐在輪椅上閉眼休息,可他的精神專注在床上的動靜。


  他能聽到趙翠窸窸窣窣翻來覆去的聲音,起初他以為是害怕雷聲,可漸漸又覺得不像。


  半個小時過去后,趙翠依舊沒睡著,于是老王也睜開了眼睛。


  “小翠,睡不著嗎?”趙翠低語了聲。


  “恩。


  ”老王年長趙翠二十多歲,那里還看不出她的心思。


  眼珠子稍微一轉,老王就明白了趙翠的心思。


  “我聽家政說你還有個二歲兒子,你是不是想兒子了?如果想的話,你可以接過來。


  ”“不……不好吧。


  ”趙翠被一語猜透了心思,連忙擺手拒絕。


  包吃包住每月還拿走五千塊錢,如果把兒子過來的話,自己到底是照顧老王,還是照顧自己兒子啊。


  但老王并不介意這個,他說,“帶過來吧,你兒子二歲這個年紀正是需要母愛的時候,你要是缺錢的話,跟我說,反正錢對我來說沒什么用。


  ”老王說的很真誠,這不是在套路趙翠,他是真這么想的。


  老婆兒子都沒了,他留錢還有什么用,如果真能幫助趙翠母子的話,他不介意花些錢。


  趙翠從話里感受到了老王的真誠,所以她特別感激,她相信老王是好人。


  只是感激和相信并不能讓她厚顏無恥的接受,所以她再次拒絕。


  可拒絕的話再多也抵不過老王近乎執拗的堅持,她最終只好感激的答應下來。


  “行了,早點睡吧,時間不早了,明天就把孩子接過來吧,有個小孩也熱鬧。


  ”老王閉上了眼睛,不再有任何旖旎心思,臉上也洋溢起淡淡的溫馨笑容。


  望著老王臉上的笑容,趙翠心里暖暖的,她感受到(啊再快點嗯嗯嗯好好爽)了來自一個外人的無私關愛。


  想想自己,竟然一而在,再而三的懷疑老王動機不純,她心里特別愧疚。


  尤其對方還是個殘疾人,自己竟然還腆著臉讓他睡在輪椅上。


  想到這,趙翠心中一暖,說道:“王叔,要不……你到床來睡吧!”老王剛有點睡意,讓這話頓時給刺激醒了,“你……不用以身相許的,我不是這樣的人。


  ”趙翠頓時大羞,語氣中充滿了羞澀,“不是你想的那樣睡覺呢,你誤會了……”老王有些小失望,不過還是笑著裝模作樣的拒絕。


  這次趙翠挺堅持的,所以他也就半推半就的上了床。


  本就張單人床,兩人即便一人一邊,中間就沒多少距離了。


  隨著雷聲的越來越密集,趙翠嬌軀顫抖的越來越厲害。


  老王轉過身看了眼瑟瑟發抖的趙翠,他頭腦一熱,直接伸手從她后背把人給強行摟在了懷里。


  “小翠,別怕,有王叔在。


  ”被老王這一摟,趙翠倒是真不害怕了。


  可就這么被摟著,渾身有點不自在。


  她想要拒絕,可是雷聲轟鳴,每一道雷炸起都讓她不自禁的回憶起當初大樹下被雷劈到焦糊的尸體。


  想起來那個死人她就害怕,因此根本不舍不得離開老王那火熱的懷抱。


  漸漸的,她覺得這樣也挺好的,至少心里不害怕,老王也沒有過分的行為。


  她琢磨著,老王應該就是單純的一種保護她。


  可隨后,她又想掙脫老王的懷抱了。


  因為她感受到背后抱著自己的老王,又暴躁了。


  而且那猙獰的小老王,竟然剛好從她身后頂到了神秘花園處。


  
https://twhjytujiop.weebly.com/9901916.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1997200.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5838475.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2658081.html
https://twjkiohfg.weebly.com/1161474.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3298832.html
https://twetrqwdadf.weebly.com/2666930.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317557.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5232219.html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69527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