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dandy 322



“嗯,好熱好難受, 楊叔,我有點暈了,你別再動了,太疼了。

  ” 劉寒夢臉頰緋紅,眼神迷離,渾身發抖,夾緊了兩腿,抱著 老楊,嬌喘吁吁的求饒。

  “聽話,再深入一點,你就不會難受了,乖啊!”老楊摟著她的小蠻腰,狠狠的朝她的那里刺探下去……劉寒夢一下子疼的大叫起來,她感覺 身體好像傳來了撕裂的疼痛,咬緊了紅唇,渾身香汗淋漓的。

  “啊,不要,楊叔,你那里太粗太腫了,我好痛!”劉寒夢急了,使勁一推,把放松警惕的老楊推開,拿起一旁的 被子遮住了身子。

  老楊原本就要破了劉寒夢的第一次了,沒想到她的反抗這樣劇烈。

  他不甘心就這么放棄,邊哄著、邊向她靠近。

  “夢夢聽話,我都說了,等下就不會疼了,你不是還要幫我舒緩嗎,快把被子拿開。

  ”“不要,我不要。

  ”她搖晃著腦袋,抓緊被子不讓老楊掀開。

  老楊已經欲火焚身了,他滿腦子都是那檔子事,耐心也消失殆盡,一把掀開了她的被子。

  “楊叔,不要這樣,不要……”劉寒夢見被子阻止不了他,直接用雙手捂住下面,眼淚汪汪的看著他。

  老楊充耳不聞,一邊伸手去撫摸她的酥胸,一邊用手在她兩腿間摸索,又挺著他那東西靠近她。

  突然劉寒夢手機鈴聲響了,這讓劉寒夢眼睛一亮,斷斷續續的說:“楊、楊叔,我爸、爸爸來電話了,手機有定位。

  ”一聽這話,老楊頓時清醒過來,要是讓她父親知道這事,他真得進局子了。

  嚇得趕緊起身,跟劉寒夢說今天就是排毒加舒緩,但是因為部位特殊,不能告訴別人,不然下次就不幫她弄了。

  劉寒夢當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才不敢告訴別人。

  從包包里取出手機接通,軟軟的開口:“爸……我剛剛在睡覺沒聽見……嗯、好的。

  ”掛了電話,劉寒夢見老楊已經徹底平靜了下來,穿好衣服坐在凳子上。

  不經意間看到地上的小褲,劉寒夢漲紅了臉說:“楊叔,我要回家了。

  ”“那我先出去,等下送你回去。

  ”老楊知道沒有機會了,只好紳士起來。

  臨出門的時候回頭看了一眼,發現劉寒夢的被子沒有蓋好,明顯可以看到那里的泥濘。

  這個發現讓他有些興奮,看來經過剛剛那些事兒,他成功的點燃了她的激情。

  既然這樣,他明晚就另外想個辦法要了她!劉寒夢掀開被子,見床單濕了一大塊,臊的 不行,都怪楊叔不停手!她下床撿起小褲穿上,走動間感覺自己私密的地方隱隱作痛,不由好奇的想著:吳麗和趙成在一起怎么就不會痛呢?難道,是因為趙成的比較小?懷著這個疑問,劉寒夢坐著老楊的車回了家。

  老楊見她要關門,忙伸手攔住,問:“夢夢,你明天幾點過來?”劉寒夢抿唇一笑,“明晚九點吧。

  ”老楊笑道:“記得準時來,楊叔給你準備了神秘禮物。

  ”“知道了,會準時去的。

  ”劉寒夢靠在門后,想到老楊的話甜蜜的笑了,她很期待呢(上門女婿的三姐妹)。

  第二天一早,老楊的店里就來了一個 美女

  簡單的運動服穿在她完美的身材上,特別有氣質,并且也擋不住她應有的性感。

  那一對飽滿緊實的柔軟,沉甸甸的掛在上面,老楊毫不懷疑跑起來的時候,會左搖右晃。

  白色的小 短褲,露出一雙雪白的美腿,扎著馬尾辮的樣子,竟有一絲清純少女的味道。

  看著別有一番風味的少婦,老楊不禁起了反應。

  這一幕,自然也落入了 張雪的眼里。

  她扭著水蛇腰,揚起紅唇笑道:“老板,你這里有沒有計生用品啊?”老楊咽了下口水,回道:“有啊,你要什么口味的?”張雪彎下腰,笑吟吟的問:“老板,你喜歡什么口味的?”她胸前的那一對柔軟像兩個沉甸甸的柚子一樣,搭在桌子上面,隨著她的話語搖晃著。

  老楊看得是口干舌燥,不得不說,成熟魅惑的張雪對他而言,有巨大的吸引力。

  劉寒夢是清純的少女,李蓉是勾人的尤物,那面前這個就是魅惑人狐貍精。

  自從老伴去世后,他就沒得到過女人的滋潤,每次都在關鍵時刻被打斷,他已經憋了很久,對于那方面的渴望,簡直如狼似虎。

  現在張雪的暗示,成了壓倒老楊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喜歡玫瑰味的,玫瑰香有求愛的感動與沉醉。

  ”張雪掩唇嬌笑起來,“老板,我們的愛好都是一樣的,那給我拿一盒吧。

  ”“美女,你說別的方面會不會更契合呀!”老楊口中說著,走到一旁的架子旁,取出一盒遞了過去。

  張雪笑了笑,接過盒子直接塞進包里,付款后轉身離開。

  “啊!”沒走兩步,張雪突然雙腿一軟,腳下一個踉蹌,就摔倒在地。

  腳踝處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的腫了起來。

  老楊見狀,急忙上前扶著張雪。

  “美女,你沒事吧?”張雪臉色變得有些蒼白,秀眉緊蹙。

  “有點疼,我試試看能不能走。

  ”剛站起身,她腳下一陣劇痛,整個人撲在了老楊的懷里。

  老楊也是下意識的伸出手,正好握住那一對飽滿。

  他下意識的捏了一下,張雪情不自禁呻吟出來。

  “嗯哼……”這老板,自己都受傷了,他還想著占自己便宜。

  想到這兒,她噘起嘴說:“松開,你手放哪里呀!”可能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現在的表情,就像老婆跟老公撒嬌的樣子。

  “美女,你的腳踝都腫了,我松開你走不了的。

  ”老楊關心道。

  “不用你管,我能走!”張雪白了他一眼,強行往前走,可腳裸處劇烈的疼痛,讓她直冒冷汗。

  老楊懂得察言觀色,看得出她沒有真正生氣,趕緊上去,一把拽住她的手。

  “美女,我送你回去!”張雪糾結了一下,還是同意了。

  外來的車子不能直接開進小區,張雪只能趴在老楊身上,讓他背進去。

  自己的胸部貼在老楊微微濕潤發熱的后背,她感覺那股熱量仿佛通過衣服,襲遍了自己的兩片酥胸。

  而酥胸上傳出的感覺,又通過所有表皮細胞,席卷了她每一寸肌膚,讓她仿佛身處棉花糖里,甜甜的。

  同時,老楊也呼吸急促,兩片柔軟擠壓在自己后背,隨著走路時的晃動,就像是在給他按摩一樣。

  他的手沒有閑著,抱著張雪的大腿根部,時不時會往上提。

  張雪察覺到老楊的動作,心里卻并不反感。

  一會兒后,老楊用手指慢慢的劃過張雪的大腿內側,來到私密處的邊緣地帶。

  “唔嗯……”頓時,張雪臉色一怔,下面輕微的瘙癢傳來,讓她下意識悶哼一聲。

  本以為老楊不會在外面太過大膽,可誰曾想老楊的膽子超乎了她的想象。

  他的手指緩緩伸進那薄薄的短褲,然后勾起張雪的蕾絲小褲褲,一點點的往前。

  張雪扭動了一下臀部,可就這么一扭,剛好讓老楊的手指鉆了進去……下一秒,張雪的身體明顯的顫抖了一下。

  “啊……”這突如其來的異物,讓她眉頭一緊,一種久違的感覺涌上心頭。

  可一根手指對于她來說,根本滿足不了她的空虛。

  不過那種來回的挑逗,卻讓她又覺得這是一種無與倫比的享受,那個玩意兒比不了的。

  老楊手上的技術還是挺不錯的,他把自己所有的渴望,都通過這根手指發泄了出去,讓趴在他身上的張雪顫抖不已,甚至嘴里連續不斷的發出了嬌喘。

  好一會兒后,張雪實在招架不住,這樣下去,她擔心自己在老楊身上就高潮了,于是趕緊抓住老楊的手,制止他的行為。

  “美女,怎么了”老楊假裝問道。

  張雪埋著腦袋,嬌嗔道:“叫人家 雪兒,你別亂動呀,路上還有人,趕緊送我回去吧!”聽到這話,老楊一個激靈,差點把這茬給忘記了,趕緊抽出手,加快腳步往她家里走。

  到了她家,將張雪放在沙發上,老楊的目光不自覺的落在了她兩腿之間,一條白色的短褲上,中間的那個部位特別的透。

  只是看著張雪那痛苦的模樣,他趕緊收回心思。

  “雪兒,你家有沒有紅花油,我給你擦一擦。

  ”“在左邊柜子的醫藥箱里,你去找一下。

  ”張雪揉捏著腳裸,自己聞到身下散發出來的氣味,她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褲子都透了,趕緊并攏雙腿。

  想到老楊剛剛在外面就那么弄自己,她就覺得很興奮。

  越想她就越覺得羞恥,可是看到弓著身子找紅花油的老楊,她情不自禁的張開了雙腿,幻想著老楊轉過身,對準自己那個地方一頓猛抽。

  與此同時,老楊剛好轉頭,看到了那香艷的畫面。

  張雪嚇得趕緊再次并攏雙腿,臉蛋兒紅得快滴出血來。

  “我難受……”老楊楞了一下,然后走到張雪身邊坐下,輕輕的將她的小腳放在自己的腿上,而那白嫩的小腳丫,剛好挨在自己滾燙的那處。

  “雪兒,這樣舒服一點沒?”老楊邪笑著問,張雪并不反感,反而挨得更近,用自己的小腳丫,去好好感受老楊的火熱。

  “雪兒,我給你擦藥。

  ”老楊猛吸一口氣,差點撲了上去。

  將萬花油倒進手掌心,然后緊緊的貼在張雪那有些紅腫的腳踝上,十分溫柔的按摩著。

  本來有些疼痛的,可看到認真又溫柔的老楊,張雪忍住痛意,享受他的照顧。

  隨著老楊的揉搓,張雪的疼痛得到了緩解,隨之而來的,是輕微的舒爽。

  “嗯哼……”老楊飛快瞥了張雪一眼,發現她緊閉雙眼,長長的睫毛微顫,臉頰緋紅,似乎沒那么痛苦了。

  于是,他的手轉到腳丫子的地方,開始把玩起來。

  感受到老楊的手改變了位置,張雪依然沒有睜眼,此刻她的腦海里,全是那種刺激的畫面。

  “嗯……”這略帶誘惑的呻吟鉆進老楊耳朵里,讓他心神一動,手也不自覺地慢慢往上,摸到了張雪的小腿上。

  柔嫩光滑的感覺在老楊的手心縈繞,弄得他氣血上涌。

  而張雪裝作不知道,抿了抿嘴唇,讓老楊那雙溫熱的大手,愛撫她的身體。

  見張雪沒有抗拒的跡象,老楊知道,這是動情了,于是他的手繼續順著往上,一直到大腿內側。

  此刻張雪褲子透的地方已經有些許干涸的痕跡,但因為老楊的動作,卻再次變得透明起來。

  老楊為了避免夜長夢多,直接拉開了她短褲的拉鏈,之后撥開她的蕾絲小褲,直接用力的開始揉捏她那神秘的地方。

  張雪沒想到老楊會這樣直接,雖然她最期待的是老楊按她這里,讓她渾身哆嗦,張著小嘴就發出了快樂的叫聲。

  “哎呀,嗯,老板你這是在干嘛,這里不可以摸的哦!”老楊卻微微的一笑,他當然是故意直奔主題的,他已經摸透了這女人欲拒還迎的心思了。

  “雪兒叫我楊哥吧,親切一點,我這是在給你深度按摩,按完可以增強皮膚的潤澤度與柔軟度,還可以保持完美的身形喲!”老張嘴上這樣說,手上還加快了速度磨蹭她兩腿間。

  這弄的張雪渾身癱軟,不停的發抖了。

  “嗯,那就、麻煩楊哥……幫我深度按摩了。

  ”張雪手搭在沙發上,媚眼如絲的說。

  老楊覺得快要得手了,為了讓她更加渴望,他一邊用手在她的胸前揉捏,一邊將四根手指放進張雪那里。

  “啊……嗯……”張雪受到這樣的刺激,敏感的低叫起來,她一開始還夾著老楊的手,后來干脆把兩腿張開了,慢慢的享受這樣的快感。

  老楊非常有技巧,當他碰到了張雪那最敏感的地方后,她一下叫出聲來,嬌喘吁吁的。

  “嗯……楊哥,好熱啊……”張雪眼神變得迷離,整個人軟綿綿的,目光聚集在了老楊的褲子上,還舔了舔紅紅的舌頭,非常的誘人。

  老楊也知道是時候了,他故意把身子靠近張雪,隔著褲子,摩擦她的大白腿。

  張雪伸手把老楊的褲子解開,暗道:“好大,好強啊!”之后著魔一般,伸手抓住了那里,上下套弄起來。

  老楊渾身一震,手指加快了速度,伸到她身體里面,不斷的抽送進出,讓張雪的渴望達到了巔峰值。

  “我……要……啊……”張雪被弄的渾身難受,手上的東西好熱好燙又好大,讓她不由說出了羞恥的話。

  老楊得意起來,“雪兒,我馬上滿足你。

  ”“好啊,快給我,我要……”張雪點頭,老楊的手指已經抽了出去,現在她的身體非常的空虛,剛才強烈的快感,讓她意猶未盡。

  感覺老楊把她兩腿分開了,她渾身激動的顫抖,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老楊兩腿間的大家伙。

  在她的注目下,老楊故意在洞口轉了一圈,惹的她受不了的仰頭扭動起來。

  忽然,她覺得身子下面被又粗又大的異物塞滿,那東西非常的炙熱溫暖,直接進入了她那誘人之處。

   “我…我…我一定 還能站起來的。

  ” 錢偉同樣緊張的手足無措了,他也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 事情,怎么突然他就又一次的不行了,肯定是因為好不容易好了,所以太刺激了,錢偉拼命的安慰著自己,希望看到它再一次抬頭挺胸起來。

  但是錢偉所做的一切都是白用功,他的小兄弟也是絲毫沒有回暖的跡象,他現在還能指望誰,陳帥早就已經走了,就是為了不打擾到他們兩個的二人世界,現在就算是想要把陳帥再一次的喊回來,時間上面肯定也是不夠用的了。

  “不用再白費勁了。

  ”素素的聲音里面充滿了憤怒,自顧自的穿上了衣服。

  她忍住了羞恥,甚至和別的男人發生了曖昧,這一切都是為了錢偉能夠好起來,但是錢偉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吊自己的胃口,要知道她已經忍受到了極限,以前在沒有嘗試過的情況下,她還能一直忍耐。

  但是她現在知道這種東西是多么的美好,她實在不愿意再浪費時間繼續下去了,每一次都是讓她心火難忍,然后獨自一個人解決, 她也渴望能有一個男人的憐惜,也渴望可以繼續和錢偉走下去,但是現在看來,什么都是沒用功的。

  “素素,我幫你用手好不好,你別這樣。

  ”錢偉也知道全部都是自己的錯,也知道素素現在一定很難受,就想著用手來幫素素解決這種難受,只要素素得到了安慰,肯定不會再發怒的。

  在這件事情上面,錢偉本來就是理虧的一方,壓根沒有什么底氣和素素繼續吵下去。

  “不用了,我現在累了,只想回家休息。

  ”素素想都沒有想的就拒絕了錢偉的提議,對于素素現在來說,她渴望得到一個男人健康健碩的身體,而不是永遠的用手解決問題,她最氣憤的不是錢偉的不行,而是明明不行,還要來撩撥自己。

  “咱們回去吧。

  ”兩個人說著話的功夫,素素已經把自己的衣服全部穿好了,也不管錢偉的感受,朝著K歌房外面走去,她現在真的覺得很累。

  錢偉也是滿臉的尷尬,但是他又沒有權力繼續說些什么,只能跟在素素的身后,朝著家里的方向,準備回去,就算錢偉覺得再無奈,這件事情也只有慢慢來,急不得,因為你就算是著急,也解決不了問題。

  錢偉和素素回到家之后,就各自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

  對于錢偉來說,今天和昨天發生的所有事情,只不過是兩個人夫妻 生活中間的一點小故事,就算錢偉能感覺到素素的憤怒,但是相信素素遲早會有憤怒消退的時候,錢偉壓根就沒有放在心上。

  兩個人在一起這么多年,錢偉對素素的為人十分的放心,他知道素素在內心里面是個保守本分的女人,壓根也不擔心素素會背著自己 做出些什么。

  他現在生病了,需要的是時間去治療自己的疾病,而不是一味的和素素吵架,既然素素生氣了,自己只需要讓她一個人靜靜,暫時不提這件事情就好了。

  而從K歌房回來的素素就一個人躺在了床上,仔細的回想著這短短幾天里面發生的一切事情,對于素素來說都是一種折磨。

  她真的很渴望得到快樂。

  她曾經也和錢偉一樣的期盼過,希望錢偉的病可以治好,所以才答應他做出那么多荒唐的事情,可是他們兩個人都已經嘗試過了這么多次,其實心里面比誰都要清楚,錢偉想要好起來,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每天壓抑著素素的沖動,對于素素來說都是一種折磨,她還年輕,還貌美,擁有著完美的身材,卻過得和個活寡婦一樣窩囊,她突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追求些什么。

  貞潔真的有那么重要嗎?重要到連自己快樂不快樂都無所謂了。

  從小素素就被家里人教育要做個賢妻良母,可是現在她的心里面已經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她不知道自己一直以來堅持的事情到底是不是對的,如果是對的話,那她就想要改變自己現在的生活。

  倒不是說自己和錢偉的婚姻走到了盡頭,素素知道自己心里面還是愛著錢偉的,不然也不會和錢偉一直生活了這么久,只是這種愛已經解決不了任何的事情了,素素還渴望得到更多,除了愛情,她還希望得到快樂。

  整整一個晚上,素素的腦子里面都充斥著各式各樣亂七八糟的東西,她沒辦法替自己的心里做出抉擇,只能選擇服從,在這樣混亂的思緒里面,素素躺在床上沉沉的睡了過去,一直到素素睡著了,錢偉也沒有上來。

  …因為昨晚的晚睡,今天素素起的有些晚,已經到了上班的時間,只能匆匆忙忙的洗漱出門,錢偉早就已經不在家了,應該也是去上班了,對于這點,素素也不放在心上。

  她早就在昨天晚上就對自己的婚姻產生了質疑,也漸漸的習慣了這種一個人的寂寞。

  錢偉不僅在身體上面沒有滿足她,而且就連陪伴上面也是少之又少。

  等素素抵達公司的時候還是滿臉的疲倦,女人睡得好不好,一眼就能看出來,不像男人永遠是生龍活虎的模樣,還好素素的工作簡單,不需要多操勞的。

  “素素,你昨晚沒睡好嗎?一臉無精打采。

  ”素素在公司里面的同事,也是她玩的最好的閨蜜湊到素素的身邊來,有些擔心的看著素素。

  “沒什么的,就是沒睡好, 柳青你放心吧。

  ”素素裝成若無其事的樣子沖著柳青笑了笑。

  這個柳青和素素看起來差不多的歲數,也都是脫離了(玉米地做爰全過程)女孩,但是又沒有到達婦女的年齡,全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子少婦的風味,雖然在身材和樣貌上面都比不上素素,可是也有著這個年齡該有的感覺。

  她和丈夫也是因為生活不和諧,早早的就離了婚,現在一個人獨自生活,倒是也瀟灑快活,平時在公司里面和素素走的近,下了班就到處去玩,總是教訓素素要快點享受人生,不要蹉跎了自己最漂亮的幾年。

  素素也很羨慕柳青的灑脫,但是她就是做不到,她做不到像柳青那樣把什么事情都可以放在一邊,不去理會。

  “素素,你可要好好注意身體,沒什么比這個更重要。

  ”柳青有些不放心的叮囑著素素,她也能看得出來素素有些事情不愿意和自己說,那就是別人自己的秘密了,她也不好一直追著別人問,不過作為朋友還是需要慰問一下素素的。

  素素只是敷衍的點了點頭,她也知道要注意自己的身體,但是現在她面臨的這些事情壓根不是注意身體就可以解決的,都說家丑不可以外揚,就算柳倩是她很好的朋友,她還是不想把這些事情和柳青說出來。

  “對了,素素,晚上有一個舞會,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散散心。

  ”柳青興致勃勃的朝著素素的身邊靠了過來。

  柳青愛玩,對于舞會這種熱鬧的場面是每次都不會落下的,至于素素,她早就問過很多次了,每一次都被素素毫不猶豫的拒絕,但是她還是習慣性的詢問著,哪怕明知道素素肯定不會答應。

  但是柳青這一次想錯了,素素在聽完柳青的邀請之后,猶豫了。

  她也想出去認識不同的男人,也想體會到生活的快樂,和錢偉在一起的生活實在是太壓抑了,壓抑到她快要喘不過來氣。

  素素自己也能感覺到自己的變化,換成往常,她一定循規蹈矩的回家,但是錢偉一而再,再而三的不行,讓她骨子里面變的放浪,變得風瘙。

  “恩,我和你一起去看看。

  ”素素朝著柳青點了點頭,這下子輪到柳青吃驚了,目瞪口呆的看著素素,讓素素一下子笑了起來。

  “怎么了?允許你出去玩,我就不行啊。

  ”素素的那點小心思只敢埋在心里面,讓自己一個人知道,要是讓柳青看出點什么來,還不讓素素羞死,在柳青的注視下,素素款款的扭著纖細的腰肢,走到自己的座位上面開始工作,她想趁著今晚這個機會,去看看外面不同的世界。

  雖然素素的心里面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是心里面還是情不自禁的想要和錢偉打聲招呼,畢竟現在錢偉還是她的老公,最起碼的問候還是要有的。

  這段時間以來,錢偉一直很努力的想要在素素的面前證明自己,素素也能看得出來錢偉的急迫,她明白自己著急,錢偉一定更著急自己的身體,素素也不想看到錢偉難過。

  想到這里,素素從包里掏出手機,給錢偉撥通了電話。

  “喂,老公。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