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動漫 人物 做愛



眾人聞言,紛紛瞳孔一縮, 原本 郭總以及 榮老都以為 劉子軒在這件事情是不占理得,但一個礙于他的身份,一個礙于救過自己父親的生命,所以便幫忙,可現在卻聽出了一絲絲別樣的味道。

      王志兵與 劉醫生對視了一眼,前者臉上一片鐵青,他知道劉子軒準備說什么了,可劉醫生卻覺著他根本沒有錯,自然更加硬氣了許多,上前一步指著劉子軒:“好啊,有本事你說啊。

  ”    劉子軒拇指在耳朵邊晃動了兩下,頗有一副當初《古惑仔》中陳浩南的架勢,看起來異常的桀驁不馴!    隨即眼眸里迸發出一道令人心悸的寒意,凝視著劉醫生 說道

      “那好,就從你開始說起,今日 醫院工人因公受重傷被送往急救室,生命垂危之時你卻只想著病人是否能夠有能力償還醫藥費而耽誤救人,是也不是!”    “我只是按照醫院流程在執行而已!”劉醫生并未覺著做錯,趾高氣昂的喊道。

      劉子軒冷哼一聲:“為了所謂的規定就可以棄人生命而不顧嗎?醫生本就秉承懸壺濟世,行醫救人之道,難道救一個人與否就要看他是否有錢嗎?若今天躺在搶救臺上的是郭總或者榮老,你還會有此顧慮嗎?”    劉子軒猛地站在了劉醫生的面前,直視著他的雙眼,厲聲質問道:“就是因為你嫌貧愛富藏有私心,對也不對!”    “我……”劉醫生的眼神有些晃動了,不錯他的確藏有私心,若當時受傷的是郭總,他絕不二話就是上前救治!    “你?你什么你?就憑你是這里真正的醫生就可以呵斥我們這些實習醫生?就可以阻撓我去救人?別忘記你也是從實習醫生走過來的,當初學醫的本心你可還在?”劉子軒再度逼問道。

      “榮老…我當時沒有想那么多,就是按照醫院規定辦事啊!”一瞅說不過劉子軒,劉醫生立馬把求救的目光看向了榮老。

      “規定?你口口聲聲的規定就是可以見死不救嗎?”劉子軒冷笑著,看向了榮老:“榮老,我問您,醫院哪條規定注明可以見死不救!”    “并沒有!”榮老神情有些頹然,嘆息著說道。

      “就算是如你所說,我見死不救是我的錯,可那人本來就沒有錢治病嘛,若是咱們每天都免費給人治病,那醫院不得關門嗎?”劉醫生依舊心有不甘的找著借口!    劉子軒眉梢微挑:“你口口聲聲說那人,那人,我來問你,那人是誰?”    “不就是醫院的一個工人嘛!”    “醫院自己的人都不治,那外人你又怎么會治療呢?醫生天職就是治病救人,那你呢?非得有錢才治?”    “我…我……”劉醫生徹底說不出來了。

      榮老這時開口說道:“劉醫生難道你還沒有認識到你的錯誤嗎?現在的醫患情況本就緊張,往往就是因為咱們醫生老是在想其他因素,而耽誤了救人,導致于最后醫患關系更加惡劣,子軒說的沒錯,你不配做一個醫生。

  ”    “榮老!”劉醫生徹底慌亂了。

      若是剛剛郭總讓他們滾,那不管他們是否屈服,都是因為郭總那令人恐怖的實力,但此時卻是讓他們真正認識到了錯誤,并且無力反駁!    其實,對付一個人,光是打趴下他是沒有用的,而是在精神上擊潰于他,才是上乘之道!    而劉子軒剛剛則就是在擊潰他們的精神!    劉子軒冷看著劉醫生不說話了,隨即便看向了王志兵:“其實對于你吧,我本來想著懶得搭理你的,可是你偏偏非得往槍口上撞,雖說你犯下的錯沒有劉醫生大,但如果深究,你不僅不配做醫生,還是徹頭徹尾的人渣!”    出奇的是,王志兵并沒有反駁劉子軒,因為他說的沒錯!    “劉老弟,這主任怎么了?”郭總倒是好奇的問了一句。

      “郭老板,我問你,若是你開的公司里,某個經理平日里不想著為公司出力,而是借助職務之便與女員工在辦公地點行茍且之事,你會怎么做呢?”劉子軒意味深長的笑道。

      郭總聞言,臉上迅速布滿了憤怒的神色,捏緊拳頭冷哼道:“當然是趕出公司,并且宣布所有集團都不準錄用這人!”    劉子軒點了點頭,看向了榮老:“榮老,至于王主任的事情你來問他吧,不過我倒是很好奇了,內部這么骯臟的醫院,您高高在上難道就一點都不清楚嗎?”    榮老被劉子軒問的滿臉通紅!久久說不上話來。

      這時劉子軒卻笑著看向了郭總:“郭總,這邊事情已經處理完了,您可以去忙了,另外您父親的事情我可以告訴你,隨時都可以出院,老爺子已經無礙了,若是他樂意,就是給你添個弟弟都沒有問題!”    這話說的郭總都有些不好意思,隨即大笑道:“有劉先生這樣的神醫在,我自然相信你說的話,那先這樣,我先去開會,然后晚點回來問問我父親的意思。

  ”    說著郭總以及劉子軒便一道離開了,劉子軒轉身進了辦公室里面, 柳鶯鶯伏在桌子上已經睡著了,看著那清純動人的面龐,倒是讓劉子軒原本有些暴戾的情緒緩和了許多。

    輕輕從旁邊的包里拿出一件閑置的衣服,蓋在了柳鶯鶯的身上。

      隨后劉子軒便坐在了柳鶯鶯的對面,原本想著拿出《圣醫典》看一看的,卻是被眼前的嬌人兒給弄得有些失神了起來。

      柳鶯鶯趴在自己的胳膊上面,櫻桃小嘴撅了起來,不過卻看著是一副開心的神情,長長的睫毛微微觸動,好像還在做著甜蜜的夢一般。

      纖纖玉手上有著幾個已經不太明顯的口子,顯然也是之前受過傷的,馬尾辮斜趴在肩頭,整體看起來倒是一個小巧玲瓏的公主。

      甜美的容貌讓人看上去有種說不出來的舒服感,好像有時候在夢中看見的天使一般,純潔,天真,惹人憐愛。

      不知何時,劉子軒已經定格在原地,雙手托著下巴,靜靜的看著柳鶯鶯。

      “大哥哥……”過了一會兒,就當劉子軒已經徹底失神的時候,柳鶯鶯睜開了惺忪的眸子,對他微笑道。

      劉子軒緩了緩神:“你醒了!”    “嗯,謝謝大哥哥的衣服。

  ”柳鶯鶯聳了一下香肩,隨后把外套拿了下來,遞給了劉子軒,說道:“現在可以讓我去看看哥哥嗎?”    “可以,我陪你一起去吧。

  ”    說著,劉子軒便帶著柳鶯鶯朝著搶救室走去。

      到了里面的時候,柳鶯鶯的哥哥已經醒了,只是因為之前失血過多有些脆弱,躺在病床上沖著柳鶯鶯笑了笑,寵溺的摸了摸那嬌人兒的臉蛋兒。

      “謝謝你。

  ”隨后又對劉子軒說道。

      “舉手之勞,你安心養著吧。

  ”劉子軒擺了擺手,縱然不是看在這男子的面子上,看在柳鶯鶯這個讓人心疼的小女孩兒身上,也會出手相助。

      “醫生,我這傷幾天能好?”男子問道。

      “可能得靜養最少一周,因為傷口較深,若是太早就恢復正常行走,會牽扯傷口的。

  ”劉子軒說道。

      “一周…時間這么久啊,可是這段時間誰來照顧鶯鶯啊。

  ”男子嘆了口氣,臉上堆滿了頹廢。

      “哥哥,你就放心吧,我自己可以照顧好自己的,而且學校里還有老師在幫我啊。

  ”柳鶯鶯笑著回答道。

      劉子軒看了看這兄妹倆,隨后走到了門口,沖著旁邊的護士問道:“有沒有病房?”    “您是準備給 板磚住嗎?”經過之前的事情,這些女護士都比較害怕劉子軒發火,所以說話的時候很是客氣。

      “板磚?”劉子軒倒有些疑惑了!    “就是里面躺著的那個,他不管什么時候都拿著一塊板磚,所以醫院的人都叫他板磚哥。

  ”    聽著女護士的解釋,劉子軒咧了咧嘴,倒是覺著這個外號有些意思,而且也想起,當初給他做手術的時候,看見他手里拿著那塊沒有血跡的板磚了。

      “其實我也知道他們兄妹倆挺困難的,之前榮老也暗中幫助過他們,不過這里畢竟是公眾場所,所以要是給他們安排病房,要和住院部那邊溝通,是需要花錢的。

  ”女護士唯唯諾諾的說道,生怕一個不小心得罪劉子軒。

      劉子軒摸著下巴思索了一下:“你先看著他們兄妹倆,我去找榮老。

  ”    說著,劉子軒直接到了榮老的辦公室里。

      此時的榮老坐在辦公桌前也不知道在看什么文件,看見他進來,便說道:“有什么事情嗎?”    “榮老,您知道今天咱們醫院那個干雜工的板磚哥受傷的事情吧。

  ”    “知道啊。

  ”    “你看能不能給他安排一個病房啥的,畢竟做了手術,如果沒有一個干凈房間住著,對傷口恢復會不太好的。

  而且他也是咱們醫院的員工,應該有啥優惠政策吧?”    講真,這是劉子軒長這么大以來,第一次找人幫忙!    不過,他覺著值,因為那個單純到讓他有些心底觸動的柳鶯鶯!    “這個啊……”榮老思考了一會兒說道:“行,給他安排一個吧,不過把事情做的低調一些。

  ”    “行。

  ”劉子軒說著便又回到了搶救室。

      沖著那聊天的兄妹倆說道:“走吧。

  我和醫院要了一間病房,別在這搶救室呆著了。

  ”    “不…不用了,沒啥大事,我一會兒輸完點滴,回宿舍住就可以了!”板磚憨厚的搖了搖頭。

      “這怎么行呢,宿舍里再怎樣也不如病房,有啥事還有護士能幫忙呢!聽我的。

  ”劉子軒說著,直接把板磚抬了起來在,放在了移動床上,“鶯鶯,你幫我扶著那個輸液的架子。

  ”    柳鶯鶯乖巧的點頭,對還在猶豫準備拒絕的板磚說道:“哥哥,這個大哥哥人很好的,你就聽他的吧。

  ”    板磚原本猶豫的眼神漸漸渙散,隨后笑著點頭,沖著劉子軒恭敬的說道:“這份情,我記住了,以后肯定還。

  ”    “別說那些(男女性故事)沒用的了。

  ”劉子軒說著推著板磚便到了后面住院部的一個單人間的病房里面。

      “大哥哥,你們先坐著,我去給你們打點水喝。

  ”柳鶯鶯看著已經到了趕緊舒適的病房,便拿起旁邊的水壺朝著外面走去。

      板磚看著自己妹妹走開,對劉子軒問道:“還不知道您的名字。

  ”    “劉子軒!”    “您可以叫我板磚。

  ”    “你倒是有趣,別人叫你外號就算了,自己也這么叫。

  ”劉子軒好奇的看著板磚身邊的那塊轉頭問道:“為什么你經常會拿著一塊轉頭呢?”    “因為板磚是我最信任的朋友,他不會出賣我,也不會傷害我,反之還會幫助我。

  ”板磚憨厚的笑道。

      劉子軒愣了一下,倒是覺著這個板磚雖然看起來是一個粗狂的漢子,但卻是粗中有細,他眉梢挑了挑問道:“鶯鶯的病,你應該知道真實情況吧。

  ”    板磚聞言,臉上的笑容凝固了起來,隨后重重的嘆了口氣,隱約有淚花在眼眶周邊打轉了:“是我對不起死去的爹娘,沒有照顧好妹妹。

  ”    “醫院里沒人能治?”劉子軒問道,因為他特別好奇,雖說柳鶯鶯的病極為罕見,但按照國內的水平來說,應該有醫生能治才對啊。

      板磚嘆息道:“沒人能治,就連榮老都束手無策,他說或許只有國外才能醫治,可是……” 嗯啊……PKd朵朵 婚嫁網-結婚資訊 門戶 某個地方再次被撞擊, 蓮花嫂的身子不由得一顫,嘴里也下意識的發出一聲呻吟。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剎那,她整個人瞬間疲軟下來,軟綿綿的躺在地上。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蓮花嫂,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趙宏宇急忙從對方身上起來,卻見到蓮花嫂臉頰通紅,兩條大腿忍不住微微顫抖,便以為是自己方才撞疼了對方,急忙解釋道。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啊,沒,沒事。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蓮花嫂也忙從地上起來,如今她這番狼狽的模樣就是羞也羞死了,好在周圍沒人過來,否則,否則她還不如跳湖算了。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寡婦門前是非多,若是被人看到她和趙宏宇這么親密,那些嚼舌頭的婦女,定要傳到她 公公的嘴里。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說起蓮花的公公,在村中也算是個狠人,據說在他唯一的兒子溺水死了死后,蓮花又長得漂亮,所以就不時有漢子來找蓮花……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只不過自從有一次農忙,蓮花從田里回來時天色已晚,一個村里的光棍從路邊跳出,打算對蓮花用強卻被蓮花公公撞見,愣是被打斷了三根肋骨,從此再沒人敢打蓮花的心思了。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趙宏宇見蓮花嫂心不在焉,以為是被那蛇嚇住了,于是便說。

  蓮花嫂,你休息一下,我來幫你收 苞谷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怎么好意思呢。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沒事的,我別的沒有,就力氣管夠!說著,趙宏宇便一頭扎進苞谷地里。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一段段苞谷被他掰下,丟進身后的麻袋,蓮花休息了一陣,覺得那蛇應該也是怕人的,便也一起下了地。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兩個人一起干活,小半畝地的苞米,很快掃空。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宏宇,你看也麻煩你小半日了,要不中午就去我家吃吧。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見著日上三竿,也到了午飯時間,蓮花不由邀請道。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用了,我家的飯應該也好了,要不你去我家吃如何?趙宏宇將裝苞谷的麻袋口子扎好。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啊?你結婚了?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蓮花驚訝,心口卻莫名有些難受,但這難受只持續了片刻,便被她趕了出去。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蓮花啊蓮花,你可真不要臉,自己都多大歲數了,還惦記著人家小伙子!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趙宏宇當然不知對方心里想的什么,下意識回答道,哦,是我小林哥的媳婦,也就是我嫂子做飯,我還早,嘿嘿。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樣啊……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蓮花嫂,這苞谷需要我幫你抗回去嗎?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用了,等會兒我公公會過來的,謝謝啊!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趙宏宇看了眼路旁的三四麻袋苞谷,說實話,他如今后背受傷,還真不一定能幫人家扛回家,聽蓮花嫂說她公公回來他還巴不得,于是打了個招呼,便往家走去。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趙宏宇回到家中,果然午飯已經備好,只見王 小嬌人影仍舊在操勞著家務。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兩人用過午飯,王小嬌收拾碗筷,趙宏宇突然道:嫂子,家里有豬肝嗎?給我拿幾塊,別切太大。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要這些東西干什么?王小嬌納悶,但還是按趙宏宇的要求將豬肝切好,拿了過來。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嘿嘿,晚上給你加餐。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趙宏宇神秘一笑,又從院子里找來一個水桶,一根小竹竿,從屋里翻出幾根細繩子,興致盎然得往田間走去。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石頭村環境優美,水源干凈,即使這么多年過去,也未曾受到污染,加上村里也沒人用電電魚,所以水溝里魚蝦螃蟹這種特別多。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而夏季,則正是這些水產大量繁殖的季節。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趙宏宇不喜歡釣魚,但卻鐘情于釣 龍蝦

  田野 水渠中,也正是龍蝦大量存在的地方。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以他的話來說,龍蝦腦子里裝的都是屎,(兩性口述小說)只要聞到肉的氣味,便會不顧死活的咬住。

  而豬肝的味道大,只要一到水里,那些龍蝦便會瘋狂涌來,到時只需拿著水桶接住就行了。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趙宏宇帶著裝備在田里轉悠了一番,最終決定去村西邊的那條水渠,因為那條水渠較其他水渠臟上不少,龍蝦喜歡臟,所以也會更肥美。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還有就是西邊水渠兩旁長著不少樹,他可不想自己為了幾只龍蝦被曬得中暑。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只不過等到了西邊水渠,卻發現已經有人先他一步到了。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喂,這兒是我先來的,兄弟你換個地方吧。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一個二十來歲,模樣中等,卻染著一頭顯眼黃毛的小青年走了過來。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雖然對方的外貌變化很大,但趙宏宇還是一眼認出了對方。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此人名叫馬明宇,乃是村長兒子,從小囂張跋扈,除了他老子外,就從未把別人放眼里。

  只不過當時因為一件事,被趙宏宇狠狠修理了一番。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很顯然,他沒認出自己。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見對方不理自己,馬明宇不悅,但看著對方身體健壯,鬧起來怕自己吃虧,便從褲兜中摸出包煙:兄弟看著眼生,應該不是我們村的人吧,抽包煙,就當交個朋友。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趙宏宇瞥了一眼,煙倒是不錯,至少比他抽的要高好幾個檔次了。

  如果換成別人,他煙都不要,就會換個地方,但對方是馬明宇,呵呵。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伸手撈過那包好煙,趙宏宇屁股卻沒有絲毫要挪動的意思。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可誰知道,待了沒多大一會,肚子就開始鬧騰了,怕不是中午睡覺涼了肚子吧!看到四下都有人干農活,趙宏宇想找地解決一下都沒法子,索性忍者疼痛跑回家去。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剛到家,推開大門,發現居然沒有上鎖,喊了一聲嫂子都沒有人回應。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難不成嫂子出門去了,但門怎么還開著?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趙宏宇疑惑,卻也不怎么在意,總不能王小嬌啥都不干光在家候著他吧。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趙宏宇突然感到一陣尿急,匆匆往屋里跑去。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鄉下很少有人家里會裝抽水馬桶,即使裝了大多也只是做個樣子,很少會用。

  男人女人都會跑去茅廁,一年下來能省不少的肥料錢……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但趙宏宇卻是受不了茅廁中的臭味,加上趙仲凱在裝修他家房子的時候,竟大方的裝了抽水馬桶。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放著浪費的東西,他自然要去用。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只不過當趙宏宇急匆匆打開衛生間的門時,整個人頓時被石化了一般,甚至忘記了自己過來的目的,直勾勾看向前方。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王小嬌在洗澡!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趙宏宇家衛生間內雖然裝有涼水的噴頭,但因為空間問題,卻并未將淋浴的地方單獨隔離出來……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嫩滑白皙的肌膚自上而下沒有絲毫的贅肉,高聳的胸脯、肥碩的翹臀、以及神秘的三角地帶,在肥皂泡沫的包裹下若影若現……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如此一具完美的胴體,此刻真真切切完全暴露在了他的眼前。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啊!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當門打開的那一瞬間,王小嬌也愣神了,她原以為趙宏宇暫時不會回來,或者回來也不會來衛生間,但哪想到,這才剛沖了一遍冷水擦上肥皂,便撞到這樣的事情。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啊,對不起,對不起。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趙宏宇也瞬間清醒過來,雖然舍不得眼前的美景,但還是第一時間退出身子關門,但就在廁所門即將合上的那一瞬間,王小嬌突然滑倒,一屁股坐在地上。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啊!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嫂子,你沒事吧!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趙宏宇急忙把門推開,本能的就一把將王小嬌抱了起來,那迷人的嬌軀壓在他的身上,散發著好聞的香味。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雙手上傳來柔嫩的觸感,更讓他不由一陣心猿意馬,恨不得現在就把王小嬌就地正法。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但他終究不是個喜歡趁人之危的人,無奈只能壓著小腹的欲火。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而與此同時的王小嬌,俏臉通紅,臀部的痛感已經消散大半,反倒是趙宏宇放在她身上的兩只手燙的厲害,滾燙的火熱中,帶著異樣的快感,讓她覺得懷里藏著一只小鹿般,砰砰砰的亂撞。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這種奇妙的感覺,讓她忍不住扭了扭身子,只是這一動,她那高聳的胸便蹭到了趙宏宇的胸膛,觸電般的酥麻,不禁使她發出一聲嚶嚀。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嗯啊……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趙宏宇本來就憋著火,懷中王小嬌的這一動,尤其那一聲呻吟,更是擊破他最后一道防線,他喘著粗氣,雙手在王小嬌的身上游走起來。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這是干什么啊?我沒事了,你能放開我嗎?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PKd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