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带着倒刺的肉根 不断的冲撞 樱唇中发出一连串低沉的嘤咛



表嫂 夏欢今晚穿得十分的暴露,黑色皮衣里是件低胸的打底衫,露出大片雪白,高傲的挺立着。

  紧身的包臀短裙完全无法遮掩她的翘臀,高跟鞋被她随意脱在门口,浑身酒气的她进门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

  她不仅仅身材好,还长着一张精致的瓜子脸,五官比手机上经常看到的网红还精致,随便涂点化妆品,看起来就更加惊艳了。

  自从 表哥 进了监狱之后,她白天上班晚上喝酒,性情大变。

  表哥酗酒撞死人进了监狱判了七年,临走之前他嘱托我一定要照看好表嫂,不能让她受了委屈!“郑斌,滚过来!帮我脱袜子。

  ”“来了, 嫂子

  ”她在家对我指手画脚惯了,我也不敢生气,寄人篱下,连工作都没有,这种气可没少受。

  我唯唯诺诺的凑到跟前,此时涂着口红的夏欢更加妖娆了,眼神从她腿上扫过的时候,心中难免一阵燥热。

  小心翼翼的从她大腿上慢慢褪下黑色的丝袜,露出她那匀称性感的美腿,一直褪到那双白皙小脚丫子上,慢慢将袜子脱了下去。

  表嫂的脚丫子很好看,白白嫩嫩的,还涂上了油光发凉的指甲油,看起来很可爱很性感。

  那光滑细腻的触感让我的呼吸都重了几分,最关键是,我跪在地板上给她脱袜子,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她那短裙深处,匆匆瞥了一眼没敢多看,是蕾丝的。

  夏欢随手提起自己的名牌包就砸在了我的脸上,“愣着干嘛,扶我去房间!”(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这些天她家里什么事情都不管,平时早中餐都做饭给她吃,就连她的衣服内衣裤都是我洗的!现在她喝醉了还是如此。

  我真的是羞怒交集,用手过去搂着她,触碰到她紧致滑腻的小蛮腰的时候,心思却也有些晃动了。

  她十分的苗条,身材很好,是有马甲线的性感 女人,那身子搂着的时候软软的,柔弱无骨,十分的有感觉。

  她身上散发着一种体香和香水混合的味道,还有葡萄酒的香味,这让我闻起来有些沁人心脾, 身体火热又加重了不少。

  夏欢是独生女,经营着一家小公司,爸妈都在国外。

  表哥来他们家当上门女婿,说好了生了孩子就把父母从国外接回来。

  可是表哥连碰都没有碰过这个女人就进去了……和夏欢相处这些日子,我发现她有时候冷冰冰的,脾气还比较火爆,心情好的时候可能和才跟我聊几句。

  这时候夏欢一边往房间里面走,一边含糊其辞的说着醉话。

  说守活寡什么的。

  夏欢一边骂着一边 在我的搀扶下进了她的卧室。

  好不容易才把她搀扶到了床边上,只是看着表嫂倒在床上的那一刻,我瞬间凌乱了!她原本穿着的低胸装,这时候倒在床上之后,领口开得有点大,我从上往下看能看到大半个白腻的酥峰和深深的沟壑……表嫂倒在床上的时候还轻轻的娇吟了一声,这让我一阵神经都绷紧了,这种声音真的好像是女人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才会发出的声音。

  而这时候已经则腾出了一身汗,被她这一阵娇吟,腹地之下的火热就更加的火热了!表嫂的酒劲似乎越来越大了,此时像是个怨妇一样发疯似的在骂着我表哥,旁若无人的开始扯掉自己的衣服,皮夹克被扔到地上,露出平坦的小腹。

  “嫂子…别!”在我震惊之中,嫂子竟然已经扯开了自己的内衣带子,蹭的一声,两团雪白弹了出来,直接暴露在我的眼前……二十二年我从来没有碰过女人,就这一下看到我都直接愣在原地!我强忍着腹下的火热,我给她打开了窗户透气,看也没有敢多看,转身逃也似的出了房间。

  回到客厅之后依旧无法平静,曾经幻想过很多次表嫂的身体,但从未想过高高在上的嫂子会在我面前这般。

  鬼使神差的,我拿起嫂子扔在沙发上的丝袜闻了一下,有一股清新的体味和淡淡的香水味。

  可是就在我把手伸进裤子那一刹那,表嫂的喊声十分突兀的从房间里传来:“嗯…给我。

  ”听着她温柔的呢喃声,我心头一阵颤抖,难道表嫂还有什么需求不成?从门缝里看见她紧闭着双眼,满脸通红,身子不断扭动着,胸口颤动,手竟然放在了自己大腿深处。

  我心跳加速,是醒着的还是没醒?随着动作的加大,嫂子把短裙脱了,那条蕾丝内内也脱了,褪到小腿根部。

  只可惜我眼睁睁的看着她红唇轻启,嘴里呓语听不大清楚,断断续续听出来点,应该是叫了谁的名字,说爱他, 想要,痒难受之类的。

  知道她根本就没清醒,我胆子也大了起来,小声喊了句嫂子,见她没动静后我直接进了房间。

  房间里一股酒味混着女性特有的气味,嫂子的动作越来越大,听着她不断发出诱人的声音,让我浑身燥热难耐。

  近距离观察了嫂子的身体,连她身下的床单都被画上了诱人的地图。

  然而还不等我做什么,表嫂的手突然将我拉倒在了床上,把我的手放在她那柔软的地方。

  “陈平哥…”我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神色一愣,不是表哥的名字?陈平这家伙是个企业家,还是挺有名气的财经新闻报道的坐客专家。

  对方有才华有地位有金钱,样貌年轻帅气,言谈举止风度翩翩,确实是很多女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是女人难以抗拒的魅力男人。

  我心里头默念着她的话语,顿时我替表哥感觉到脑袋上绿油油的了。

  我带着愤怒,表嫂竟然在 想着别的男人,我好想代替表哥惩罚她!他就算进了监狱也不忘让我暂时先照看夏欢,不让她伤心。

  我本以为她这阵子整天喝酒是因为表哥而伤心,却不想是在外面勾搭野男人,连喝多做出这种事情都是在想着别的男人。

  性格很直的我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了,夏欢迷离着眼睛看着我,似乎是酒劲上来了,更加的动情!“我和我爸爸妈妈说了,他们让我重新找对象,我不可能等这个废物出监狱了才要孩子的……陈平哥,我和他还没有做过……”她嘴上无意识的说着,此时俨然已经把我当成了那个市电视财经频道上那个企业家陈平了!就在我正走神这会儿,一只细腻滑嫩的小手竟然从我的裤头探了进去,一把握住那处。

  “好烫…想…”喝醉的表嫂对着我耳根直喘气,抓住我的小手竟然动了起来…我这时候且羞且怒且畏惧,因为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表嫂会摸我,我也不曾想自己会和她倒在一张床上!而且更过分的是她直接起身了,将她娇柔的身体全部压在我的身上,我一阵紧张,紧张中也带着慌乱,慌乱中带着火热,火热中是一种无法控制自己!她原本就暴露出来的胸脯这时候整个倒挂在我面前,挤压着我的胸膛,我能看到面前的巨峰在她的挤压下动作下,不断的变形了。

  从来没有这样经历的我,一下子身体仿佛失去了力气,软绵绵的瘫在床上。

   新闻网6日报道他发现,此时张 衣衣的手竟然主动地伸了过来,抓住了他的手臂。

   她是在让自己快点进入正题么? 赵文华整个人都兴奋了,这到嘴的肉岂有不食之理。

   他立刻动手松开了自己的裤带,准备进入正题。

   这时,远处传来了油门加速的声音。

   赵文华一下子僵住了,立刻提了提裤子,将扔在一边的衣服穿上了身。

   另一辆教练车呼啸着开了过来,张衣衣也从刚才的感觉中跳了出来,冷静了下来。

   她看了一眼自己的下身,手紧紧的捏着自己的衣角。

   车里的人侧过头看了赵文华一眼,因为此时张衣衣还躺在椅子上,他只看到了赵文华一个人,挥手打了打招呼。

   赵文华也挥了挥手,但心里一阵好骂。

   也不知道是哪个人,这么坏自己的好事。

   看着已经冷静下来的张衣衣,赵文华知道再继续下去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不过,从她的反应来看,至少今天的事情她应该是不会说出去的。

   送张衣衣出驾校之后,赵文华开着车回到了家中。

   因为好事被坏,他的心情十分不好,打算洗个澡好好冷静一下。

   这个时候,准备过来收房租的 房东冯姿走到了门口。

   她敲了几下门,发现没有人回应,便轻轻拉了一下门。

   门就这样被打开了。

   这粗心大意的,等会要好好说说他。

   冯姿一边想着,一边抬脚走了进去。

   发现房间里没有人后,冯姿来到了浴室门口。

   她轻轻推开了浴室的门,里面淋浴的声音传了出来,听到这声音,冯姿下意识的想要转过头去,可是突然映入眼帘的一幕,却让她止住了动作…… 只见赵文华此刻背对着门的方向,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

   冯姿能清晰的看到赵文华背部紧致的肌肉线条,腰间一丝多余的赘肉都没有,全身上下散发着男性荷尔蒙。

   冯姿看着,心里竟希望赵文华此刻能转过身来。

   她的脑中开始幻想,呼吸也变得越来越重,越来越急促。

   她感觉整个身体像是着了火一样,两腿不自觉的夹紧扭动起来。

   这个时候,赵文华感到身后似乎有点异样,用水冲了冲脸,打(大炕上性经历)算回头看一下。

   可睁开眼睛时,他却只看到一个有些熟悉的背影,和已经拉开的洗手间的大门。

   冯姿此时已经跑出来了。

   只是想到刚刚的场景,她的脸就一下子燥热了起来。

   赵文华也不敢多耽误,连忙裹了一条 浴巾跟了出去。

   是房东么,你先等我一下,我去换个衣服吧。

   不,不用了,我就是想跟你谈一下房租的事情。

   冯姿想要上前将赵文华给拉回来,可是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的身体直直的朝赵文华扑了过去。

   赵文华感到身上瞬间一股凉意,浴巾一下子被冯姿扯掉了,立刻低头看去。

   他发现此时冯姿正趴在他的身下,缓缓的抬头看了他一眼。

   她的脸一红,眼神变得有些躲闪,赵文华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浴巾此时已经不在身上了。

   想了想,这样的姿势好像有点刺激,他立刻有了一些感觉。

   冯姿发现场面有些尴尬, 忍不住又瞟了赵文华一眼。

   啊! 她惊叫了一声,赵文华立刻将脱落的浴巾拿了起来,裹住了自己的下身。

   冯姿还没有震惊的情绪中走出来,微微的动了一下脚,这时候她忍不住轻声哎哟了一声。

   难道是刚刚她摔倒的时候伤到了腿吗? 赵文华想着,立刻动身向前想要将冯姿给拉起来。

   冯姿低着头捂着腿,估计是被这一系列搞得有些茫然,她迟迟没有伸出手。

   反应过来之后,她想要站起身子,但是腿上的疼痛让冯姿站到一半的时候又忍不住蹲了回去。

   此刻赵文华又想到了刚才的那个姿势,表情也跟着发生了一些变化。

   蹲着的冯姿感受到赵文华的动作,觉得很是奇怪,于是抬头正要问赵文华怎么了。

   突然,她想到刚刚看到的一些场景,不由得再次红起了脸。

   沉默了一小会儿,冯姿还是忍不住先开口 说道:那个,我今天是来结算一下上个月的房租。

   噢,好的,我现在马上就去给你拿,你稍等一下。

   赵文华反应过来,立刻走到自己的房间将已经备好的房租,点了一下确认之后拿了出来。

   递给冯姿的时候,他的手不小心触碰到了对方,赵文华没想到平时单身的房东居然年过三十还保养的这么好,手指头上传来的温软滑腻的触感。

   想到平时这冯姿也是一个爱打扮的美女房东,赵文华不由得心一动,产生了一些兴趣。

   冯姿接过钱,刚刚她感受到赵文华的手指,但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还稍稍停留了,想着能够多多的接触。

   回过头来,冯姿却忍不住懊恼,自己怎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但是脑海里还是忍不住浮现出刚刚在浴室里无意中撞见赵文华的身材模样。

   冯姿感到心头有些痒痒的。

   那我就先走了。

   冯姿轻声对着赵文华说道,然后有些狼狈的朝门口走去,赵文华想着怎么也要送送人家,于是也跟着冯姿走。

   但是很显然赵文华忘记了自己的身上只披着一层的浴巾,冯姿虽然有意想要提醒一下,但是却心里忍不住想着。

   让他送送吧,好久没遇到这么身材很好的男人了。

   赵文华并不知道冯姿的想法,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将冯姿送到了门口。

   我帮你关门吧。

   冯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于是伸手就要去摸门把手。

   赵文华想要再次触摸一下冯姿柔嫩白腻的手,于是说道:还是我来吧,你走就行。

   然后,他快速的将自己的大手覆盖在了冯姿的手上。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