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哦用力别停使劲干花心|谈恋爱男票要摸下面的行不行



第二天醒来,天色早已大亮,洗漱一番后,出来看到 雅姐

  她今天穿着一件粉色及膝连衣裙,下面是白丝袜,看上去就像双十年华的小姑娘,特别青春活力。

  听见响动后,雅姐扭头看向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小逸,醒了?”我赶忙答应一声,心虚的看了一眼雅姐的卧室,也不知道 胡珂在屋里睡觉还是走了?我不担心胡珂会把昨晚的事说出来,就是怕跟她碰面后有什么不自然,被雅姐察觉出来那就不好了。

  “想什么呢小逸?我怎么看你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是昨晚上没睡好吗?”脸上笑容渐渐凝固,雅姐奇怪道。

  “没…没什么….”摇了摇头,我下意识道。

  “呵呵,没事就好,厨房里我给你备了早餐,吃完早点去学校吧。

  ”说着,雅姐走到门口开始换高跟鞋,看样子也是要去上班了。

  “雅姐,珂儿姐还在房间里睡觉吗?”我顺藤摸瓜问道。

  “没呢,今天一大早她接了个电话就走了,应该是有自己的事情需要处理。

  ”听到雅姐的话,我总算松了一口气,但心里却有着一种莫名的失落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次见着她,到时候我又应该以何种方式去面对?其实,吃早餐的时候我压根没什么心情,满脑子都是胡珂的影子,特别经历昨晚那件事后,那种感觉更为深刻,莫名间,我竟然有些想着她了。

  稀里糊涂的吃完早餐,我前往学校,刚走进教室,一阵香风迎面而来,抬头一看,眼前赫然出现了一道靓丽的倩影……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名身高大概在一米六五的年轻 女人,看上去二十三四岁的模样,戴着一个金丝框眼镜,穿着黑色短裙加白衬衫,露出两条嫩白大长腿,手里还捧着一叠教案,浓浓的文艺范却又不失时尚性感。

  这女人名叫 楚曦儿,是我们高三九班的班主任,负责教英语,我们是她带过的第一届学生。

  听说她才从师范大学毕业不久,虽说是我们的老师,但实际上跟那些小女生也没多大差别,非常容易害羞。

  班上的 男生看她的时间只要超过五秒,她准会脸红。

  再加上楚曦儿又特别喜欢穿紧身的包臀裙讲课,光是看着她在黑板上写字,弯腰捡粉笔,那无意间流露出来的诱惑,却是 我们班上男生流鼻血的数量与日俱增。

  也正因为如此,其他高三年级的学生,只要一听我们是九班的学生,一个个都咬牙切齿,恨不得来我们班听上一堂课。

  除此之外,楚曦儿还是我们整个学校的一个传说。

  刚入校就直接带一个毕业班,而且她来学校还不到一个月,校方就给她分配了一间独立的教师宿舍,别的老师可没这种待遇。

  也有人说楚曦儿经常被校长叫去办公室,然后没多久里面就传来了哭哭啼啼的呻吟,但具体里面发生了什么,谁也不清楚。

  反正我倒是不止一次看到楚曦儿从校长办公室出来,没有哪次不是扶着墙走路的。

  当然,虽说楚曦儿的八卦新闻在学校传得铺天盖地,但她还是做了一件最讨我们欢心的事情。

  在上任的第一天,她就打破了我们高三九班前任班主任只允许同性同桌的传统班规,严格的实施着‘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新时代方针。

  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会跟我们班的班花 李梦琪成为同桌。

  李梦琪不仅是我们班的班花,而且还是我们学校的校花,就连其他年级也有不少的男生在追她。

  不过我对她却是有点不太感冒,因为李梦琪这个人虽然颜值没得说,但性格却不是一般的高傲。

  如果不是看她胸大腿长皮肤白的份上,我都懒得搭理她。

  在班上(是男人就把她搞大),李梦琪只跟家里有钱的同学说话做朋友。

  像我这种农村出身的,在她眼里,能和她当同桌恐怕都是祖上烧高香了。

  “王逸,等会下课了,你帮我去小卖部买瓶饮料!”刚回到 座位上,旁边的李梦琪就开始使唤我了。

  这个死女人,还真把自己当女王了,好像一天不使唤我几次,就无法显示出她那与众不同的地位一样。

  而最可恨 的是,就这么一个白出力气跑腿的活,偏偏班里的其他男生一个个还羡慕得要死。

  一旦我不乐意或者说态度不好,李梦琪没说什么,班里的其他男生反而还不乐意了。

  当然,虽然说这里面有太多的不如意,不过自从李梦琪成为我的同桌后,以前看不起我的一些男同学,平时也偶尔会跟我打声招呼套套近乎,这些也都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所以,后来我就想了个招,只要不是班主任楚曦儿的课,我就将自己的座位变成租位出租,每堂课竞拍一次,价高者得。

  只要出价合理,我就愿意把自己的位置就让给他。

  要知道,在学校和女神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可不多。

  但只要拍下了我的这个位置,像碰碰小胳膊、擦擦小手、磕磕小腿什么的,那就属于他们自由发挥的事情了。

  短短一个上午的时间,我的腰包就进账了小几百块,这让我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商业头脑……“王逸,你赶紧回到你自己的座位上面来,别给我乱换同桌,不然,当心我把这事告诉班主任去!”李梦琪怒气冲冲的朝我走过来,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气鼓鼓的胸脯上下起伏。

  虽然我更喜欢楚曦儿那种青涩中带着一丝性感的成熟女人,不过不可否认的是,李梦琪也很美。

  即便是学校这种宽松的校服,李梦琪也能穿出那种走秀明星的感觉。

  不过每天最让我兴奋的事情,那就是她从座位上出去的那一刻。

  因为她那里是靠墙的位置,坐在里面,而我是坐在外侧的。

  一旦她要从座位上出去,就必须得经过我。

  再加上李梦琪的身材高挑,腿也很长,所以也就导致了她的臀部位置很高。

  每当从我的座位上经过,哪怕是我尽力避免,但她那浑圆紧致的小翘臀还是会从我的手臂甚至胸口上擦过去。

  光是想想都让人觉得热血沸腾!或许是我刚才只顾盯着人家的胸忘记搭理她的缘故,李梦琪面色有些不悦,随后语气娇蛮的冲我问道:“喂,王逸,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在听,在听!”我摊了摊双手,一脸无辜地 说道:“李梦琪,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打小报告啊,我这不是在给咱们班上的男同学谋福利嘛,毕竟跟你李 大校花同桌的机会可不多。

  ”“哼,少跟我耍贫嘴,在下午第一堂课之前,你赶紧给我搬回来,不然的话,别怪我把这事告诉楚老师!”李梦琪的话,倒是让我不得不郑重对待。

  毕竟竞拍座位这件事可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要是让班主任知道了,那我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别看楚曦儿平时上课表现得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要是你觉得她好欺负,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在学校,楚曦儿对待工作的态度可是出了名的严厉。

  如果一旦有什么把柄落在了她的手里,轻则就是一封过万字的检讨书,重则保不准还得请家长。

  所以一听李梦琪要告诉楚曦儿,我果断认怂了。

  ……下午,第一堂课的课间休息时间。

  “王逸,你眼珠子在往哪看呢,是不是脑子又在想什么不健康的东西!”李梦琪见我眼睛一直往她身上偷瞄,一脸厌恶的看着我,说话的同时,还特意将自己的身子往靠墙的位置缩了缩。

  “嘿嘿,李梦琪,你脖子上那块红红的是怎么回事啊,该不会是皮肤过敏了吧,要不要我帮你去喊一下医务室的老师过来看看啊?”“啊,没…没事,应该是不小心被蚊子咬…恩…就是被蚊子咬的。

  ”被我突如其来这么一问,李梦琪赶紧将校服的衣领往上扯了扯,堪堪盖住脖子上的那处痕迹,然后满脸绯红,结结巴巴的对我解释道。

  呵,蚊子咬的都来了,这大白天的从哪来的蚊子,这女人说个谎都不带动脑子的!老子又不是真蠢,脖子上红的那么明显,而且还是一块一块的,这分明就是被人给种了草莓,拿嘴巴一点一点吸成这样的。

  我心里冷笑连连,不过同时也是十分的意外。

  要知道我们的李大校花向来都是眼高于顶,我也没听说过她跟谁好啊,难不成就是最近才开始交的男朋友?然而,就在我苦思冥想的时候,李梦琪似乎是担心我不相信她,整个人一下子就急了。

  她突然凑到了我的跟前,以至于她那软软的胸脯贴到了我的身上都还浑然不知。

  同时,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直接钻进了我的鼻尖。

  很清新,有点茉莉花的味道!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就是李梦琪身上的体香。

  跟大校花如此亲密的近距离接触,一时之间,还真让我有些心猿意马。

  虽然之前我和胡珂也真刀真枪的干过,可那也只是仅限于欲望的宣泄。

  但像这种谈恋爱的事情,长这么大以来,我还从来没有试过。

  而此时此刻,我正在被女神倾耳细语,这心里别提有多激动了。

  不过更让我兴奋的是,顺着我现在的这个角度,我眼睛微微往下一垂,刚好就能看到李梦琪胸前的大好风光。

  但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李梦琪的胸部确实发育得很好。

   “千万别这么说,因为 媛媛漂亮呀,那些坏人就盯紧了你,想要轻薄你,但 强叔可是首席护花使者,就像是动漫里的圣斗士一样,守护我的雅典娜!”王国强这一张嘴,可不是等闲之辈,三下两下就把唐媛媛哄得开心不已。

  唐媛媛看着自己的小手被王国强凑到唇边,蜻蜓点水一样在上面吻了一下,随后王国强说道:“我的雅典娜,现在好点了吗?”“嗯!”唐媛媛俏脸红扑扑的,身体一阵阵发热,被自己喜欢的人围绕着,别提有多开心了,两条腿绞在一起,想起之前袒露在强叔面前时的娇羞,她双眼泛起水雾。

  而这时,王国强的一只手也伸进被子里,轻轻抚摸着唐媛媛的脚背,上面有些凉意,然后一路往上,越往上温度越高,而唐媛媛的声音也渐渐变得有点呻吟。

  这时,唐 伟民兴冲冲的跑了进来,王国强这才罢手,冲唐媛媛眨了下眼睛。

  唐媛媛转过身,害羞得不敢见人了。

  事情进行得很顺利,侯 青青当天找到工商局,然后和唐伟民沟通过后,就注册了公司,注册资金五十万,然后在法人上面确定是王国强,唐伟民想过了,他只是一个搞技术的,术业有专攻,如果不是王国强找到自己,说不定现在自己已经倾家荡产了。

  于是他挂了一个技术总工的身份,剩下的管理工作和制度等等都甩给了王国强和侯青青他们,股份的话,唐伟民占比六十,毕竟人、技术和资金都是他的,而王国强占比还是百分之三十,剩下的百分之十,由王国强出资十万,转让给了侯青青。

  王国强担当总经理,侯青青为总经理助理。

  东兴县实干施工工程有限公司,也就正式挂牌了。

  施工继续进行着,几位技术队长也都来上班了,王国强这些天一直在工地上待着,他手下的五个打手也都充当着工人在现场。

   蛇头刘茜的陪同下,来过两次,因为没有和王国强见上面,也没有爆发冲突。

  而唐伟民为了赶上之前的工期,又要大量招人了,侯青青也在协助他,他则一个人在现场忙技术工作,忙得团团转,不过看的出来,他干的很开心。

  时间已经到了五月底,唐媛媛也是忙得见不到人,高考是人生最重要的一次考试,这一点,不接受任何反驳,很多人都在批评高考的制度,但说实话,正是有了高考,这才让底层的人又了一丝不让拼搏落空的机会。

  王国强厨艺不错,唐媛媛放学后都不回小叔家了,干脆就住到王国强这里,有时候(极品少妇的诱惑)做作业太晚了,干脆就睡在侯青青的床上。

  而侯青青一直忙着给唐伟民搞招聘,难得回来一次。

  “强叔,你做的鸡汤也太好喝了,有没有什么秘诀?”唐媛媛刚洗完澡,赤着脚坐在沙发上,光洁的大腿全部暴露在空气里,就连水缸里的金鱼都吐着泡泡想要多看两眼,更别说是正常人之列的王国强了。

  眼看到了午夜,也没啥可忙了,王国强一屁股坐在唐媛媛的身旁,然后在唐媛媛的惊呼声中,将她的一双小脚揽近自己的怀抱。

  “强叔给你揉揉,天天这么学习,跟打仗一下,肯定辛苦。

  试试强叔的手法!”“嘻嘻,好呀,谢谢强叔!”唐媛媛欣然接受,看着自己的一双小脚在强叔的手里来回揉捏,然后一碗热腾腾的鸡汤灌进肚子里。

  她可算是从身体到心里都被征服了。

  王国强的一双手慢慢往上游走,按到小腿肚的时候,唐媛媛“嗯”了一声,这里还没有人触碰过,唐媛媛既觉得痒,又觉得好舒服,然后那一双神奇的 大手继续往上攀岩,唐媛媛伸直长腿,挺起腰身,迎合着强叔的动作。

  一双长腿在王国强的怀里动来动去,让王国强心头的火也腾腾的燃烧起来,于是大手往腰身上一按,整个人压着唐媛媛的双腿扑了上去。

  这时,门却被打开了,王国强吃惊的往门口看去,侯青青正一脸吃醋的站在门口,双手环在胸口。

  醋意浓浓的说道:“王叔,我在外面可是辛辛苦苦的给你打工,没想到您竟然在这里帮人按摩,要不要也给我按按。

  ”“呵呵,你躺着,我来给你按按。

  ”王国强赖皮的模样让侯青青没了后话,侯青青反而坐到了王国强的另一边。

  “来哟,王叔,把我按舒服了,我就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王国强哑然一笑,这丫头还上劲了,于是也不客气,大手直奔侯青青的胸脯,隔着轻薄的衬衫,在外侧轻轻的揉按着,还别说,两个手掌刚刚掌握,王国强伸出食指在上面一点,侯青青呻吟一声,干脆躺在了王国强的怀里,眯着眼说道:“王叔,今天蛇头的电话打到唐伟民那儿了,说想和您见见面,聊一下施工项目的事情。

  ”唐媛媛害羞的跑到厨房里洗碗去了,只见王国强大手往下按摩,然后问道:“你的意见呢?”“我觉得吧……可以再往下一点,对,就是这里。

  ”侯青青脱了高跟鞋,跨坐在王国强的身上,神色一变,“我觉得蛇头这个人不行,而且我们既然成立公司,肯定不能有黑社会的背景,不然做不大的,最好的做法就是这样……”侯青青咬了会儿耳朵,王国强眼睛一亮,笑呵呵说道:“那就这么办。

  ”晚上,唐媛媛和侯青青都不愿意去出租房睡觉,于是挤在一起,和王国强就隔着一道帘子,而对于两女的心思,王国强哭笑不得,同时也是心生慰藉。

  第二天一大早,王国强先做了一个发型,然后又去县里最大的服装店买了一套西服,换上了一双真皮皮鞋,然后侯青青又给自己挑了一套职业套装,二人郑重其事的来到蛇头负责的施工区。

  正是因为在别人身上尝到了甜头,所以蛇头才会把目标盯在唐伟民身上,这个既没有背景又没有人脉的理工男身上。

  “我们老大让你们等会儿,让你们进的时候再进!”一个混混双眼一斜,没好气的说道。

  “那跟你们老大说一声,什么时候他忙完了,让他再等五分钟我再进去。

  ”王国强既然是要和蛇头谈判,自然不可能还没见面就弱了见识。

  “哎呀尼玛的,你挺大派头呀,信不信老子抽你呀?”这混混有一米八九,身材魁梧,王国强看着他都需要仰着脖子,不过王国强并不害怕,虎哥才被抓不久,因为猥亵妇女未遂,造成严重影响,已经至少是要被判个五六年了。

  在这个枪口,王国强都恨不得把脖子伸过去让他打,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果然,又有一个瘦瘦的小混混走了过来,直接请王国强二人进去说话。

  “还记得我们对号的词啊,不要忘了。

  ”侯青青在王国强的鞋跟上踩了一下,提醒道。

  两人进了蛇头的办公室,奢侈程度顿时让二人吃了一惊,别人最好的建筑公司用的依然是活动板房,用那种彩钢瓦盖的屋顶,他这好,直接是盖了一间房子在这里,看设计,应该是专门设计的,而且两人一进来感受到的舒适感,这材料估计也不便宜。

  正对着门的座位上,则是坐着一个稍显英俊的中年人,只是左额头上有块烧伤的疤痕,此外再无瑕疵。

  这人怀里还抱着个女人,两人进来的时候,这人正好把女人的吊带给扯了下来,一手捏在女人的柔软上面,一阵青红,那女人虽然疼痛,但是却不敢说话。

  “坐吧,开门见山的就说吧,唐伟民的那个标,我是真的看重了,之前是兄弟们不对,光想着要了,没和唐伟民说明白,他把那块标让出来,我们给他补三十万。

  三十万呐,可以在县里买个中等房子了,呵呵……”蛇头一脸藐视的看着王国强二人。

  王国强一句话不做声,用手指了下侯青青。

  “王总,唐伟民作为咱们公司的技术总工,前期他一共投入了二百万,现在还将面临总包二十万的窝工罚款,这一共就是二百二十万,如果蛇总想要这个标的话,除去这些钱,还有给机械、后勤的定金,包括后续材料的补给,零零总总,三百万吧!”侯青青念完,末了又加一句,“三十万还不够东兴县的彩礼钱呢!”蛇头一脸阴沉,歪着头说道:“就凭你也够能耐搞我?我手一挥,今天你们都够呛回去。

  ”侯青青冷笑一声,二郎腿一翘,反手就把手机录音亮了出来,还反唇讥笑道:“都什么年代了,还玩打打杀杀。

  蛇总是想今晚成网络红人?听说政府最近对黑恶势力十分反感,不知道蛇总有几只手几条腿够打。

  ”“小青不能这么说,我们来是和蛇老大协商的,这样,我们也退一步,二百万,然后我们还要蛇老大帮我做一件事情。

  ”王国强到这里才开口说话。

  二百万?蛇头想了想,他对施工这块不是很熟,但也接触了一段时间,二百万接下来,后面的赚头还是不少的,只要再偷工减料点,利润还是很丰厚的。

  “什么事情,你说。

  ”“我们总工对他的前妻刘茜和她的情妇侯二深痛恶绝,只要蛇老大能帮我们教训教训他们,那么这个事情还有更好的回还余地。

  ”王国强摩擦着双手说道。

  蛇头一面细细摩挲着女人的胸部,一面把玩着桌子上的茶杯,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这话可是你们说的!”当天夜里,刘茜正光着身爬向蛇头的床上,然后眼前一黑,就被抓进了麻袋毒打了一顿,第二天一早才被人发现坐在垃圾堆里,精神恍惚。

  而侯二更惨,醉酒的路上被摩托车撞倒,一条腿废了。

  侯青青也去探望过自己的哥哥,可她对自己的哥哥实在没有感情,读书的时候就为了上位,一度将自己往虎口里送,如今的结局只能是他的报应。

  只是侯青青找到他,还有更重要的目的,就像王国强找到刘茜一样,为的就是扳倒蛇头的证据。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