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hmpd 10029



祝少桃慢慢往下刺,桃花又發出一陣嬌吟,啊,啊,好……好舒服…… 叫著叫著,桃花的臉便紅了,人如其名,面若桃花。

   這是 少杰第一次使用鬼針,他挺納悶,桃花的反應怎么是這樣,好像是在干那事? 猶豫了片刻,祝少杰擔心會有什么不良反應,便將銀刺抽了出來。

   啊——— 桃花再次發出一陣長吟,兩眼一翻,倒在地上。

   祝少杰大吃一驚,趕忙將桃花扶起,連聲問:你怎么樣? 桃花身軟如骨,我……我不知道,這是什么感覺,我還想要,還想要。

   祝少杰皺了皺眉頭,堅決地叫桃花趕緊回去。

   待桃花依依不舍地走后,祝少杰 看著那枚銀針,陷入沉思。

   這天,祝少杰突然想起了秦 美麗,昨天,袁克良已下葬,不知秦美麗的 身體好些了沒。

   雖然她已嫁于他人,但畢竟曾經愛過。

   下午,祝少杰正在研究醫書,門外響起一陣敲門聲。

   叩叩叩。

  聲音很輕。

   請進。

  祝少杰頭也沒抬,視線卻一直停留在醫書上。

   少,少杰。

  嬌柔的女聲從門口傳來,是秦美麗的聲音。

   美麗,你怎么來了?祝少杰很驚喜,連忙站起身拉著秦美麗走向休息室,沏了一杯花茶,放到秦美麗的面前。

   上午還在掛念著她,沒想到她下午就來了。

   少杰,我是過來看病的。

  秦美麗捧著杯子,抿了一口茶。

   秦美麗平時總是白皙紅潤的臉上,此刻已是慘白一片,卻意外有一種異樣的美感。

   祝少杰不禁皺著眉頭,語氣里滿是急切,美麗,你怎么了?她看上去,真的不算好,神情憔悴的許多,甚至少了生氣。

   聽著祝少杰的問話,秦美麗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就撲在祝少杰懷里。

   眼淚不斷從發紅的眼眶中溢出,讓她看起來更加的楚楚可憐。

   少杰,我這兩天老是感覺渾身發冷,那寒氣是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

  每次我單獨一個人的時候,就總是感覺有人在盯著我看。

  秦美麗一邊說,一邊抹眼淚。

   她是真的受不了了,這些天,她被折磨的沒有睡一個好覺。

   溫軟在懷,哪個男人還能忍得住?祝少杰拼命壓制住心底的騷動。

   你這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 自從袁克良死之后就這樣了,而且我最近都不敢睡覺。

  每每睡一覺,身上就會出現一個手印。

   似乎是害怕祝少杰不相信她說的話,秦美麗甚至把后背的衣服掀起來。

   一個烏黑的手掌印浮現在秦美麗白皙的背上。

   因為秦美麗掀開的比較大,甚至連她穿的背心都露出來。

  紫色的褻衣映襯在她宛若凝脂的背上,更顯魅惑。

   此情此景,恐怕是個男人都會起反應吧。

   祝少杰不動聲色地壓下已經起了反應的分身,身體卻不由自主地向前。

   等祝少杰反應過來,自己的手已經搭在秦美麗的背上了。

   祝少杰輕咳兩聲,來掩飾自己的尷尬,美麗,你快把衣服放下來吧。

  這件事,我一定會幫你的。

   聞言,秦美麗把自己的衣服放下來。

   少杰,我只有你了。

  我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辦了!說著,忍不住雙手掩面,哭了起來。

   那手印,像是人打的。

   祝少杰說出了心中的疑惑,美麗,袁家的人沒有欺負你吧? 秦美麗搖了搖頭, 沒。

  這手印不是人留下來的,沒人碰過我。

   祝少杰半信半疑,身上無緣無故出現手印,實在匪夷所思。

   祝少杰說:要不,你回娘家吧,別住在袁家了。

   我也想啊,可是,我身不由己。

   秦美麗想過要回家,可是袁家的那群人偏偏不讓,說是怕她謀奪袁家財產。

   而他們結婚之前也確實說過,結婚后,她不準回娘家。

  可是她是真的承受不了了。

   你放心吧,這件事我肯定會查的。

  你先回去吧。

  祝少杰想起了寡婦村的詛咒。

  他把秦美麗送到門外,看著秦美麗哭得梨花帶雨的樣子,心里忍不住心疼。

   皺著眉頭,仔細思索著她述說的過程。

   難道,是老人常說的鬼壓床? 忽然,天上飄起了細雨。

   祝少杰打了個寒戰,發現秦美麗已經走遠了,轉身回屋。

   整整一天,祝少杰都沒有好好工作,一直在想著這件事情。

   晚上,房門被人推開了。

  祝少杰打開燈,本以為可能是賊,沒想到居然是秦美麗! 美麗,你怎么來了?秦美麗只穿了一件漂亮的黑色吊帶,外面披了一件外套,胸前的兩坨若隱若現,風光無限。

   許是感覺祝少杰的目光太過火辣,秦美麗不由得把身上的衣服裹緊。

   祝少杰有些失望地收起眼神,抬頭卻看見她那比早上還要慘白的臉。

   祝少杰剛想去找一件衣服披在身上,秦美麗卻從身后抱住了祝少杰。

   兩個柔軟緊緊地貼在祝少杰的后背上,讓祝少杰心猿意馬。

   少杰,他又來了。

  總是在暗處盯著我,還摸我,我……我們走好不好,我什么都不要了,我跟你走好不好?背上傳來一陣濕熱,秦美麗又哭了。

   祝少杰長嘆一口氣,把秦美麗箍著他腰的手掰開。

  轉過身,面對著秦美麗,美麗,錯過的終究是錯過了。

  我們也再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樣了。

   這一刻,秦美麗像是徹底沒有的希望,整個人都像沒了魂一樣呆呆愣愣的。

   今晚你就睡在我這里吧,我幫你守著。

  看著秦美麗,還是忍不住心軟了。

   把秦美麗扶到床上,自己則是打算去診斷臺上面湊合一夜。

   看著秦美麗在自己的床上入睡,祝少杰自嘲地笑了一下。

  輕輕地把被子給她蓋好,在她的額頭上印下一吻,轉身出去了。

  自己還真是柳下惠啊。

   第二天一早,祝少杰把早飯準備好,打算去找村子了解一下情況。

   想著昨晚秦美麗哭得慘兮兮的臉,祝少杰在心里下定決心一定要幫助她。

   這邊的寡婦似乎都是男人突然暴斃,只要自己搜索足夠的資料,就一定可以弄清楚,他們究竟是怎么死的。

   轟隆一聲,昭示著馬上就會下雨了。

  祝少杰不禁加快了腳步,雨卻突然降臨。

   祝少杰不得不找了一個地方躲雨,心里想著,怎么會這么巧合。

  自己剛剛想要了解這件事,就下了大雨。

   雨下了一個多小時還沒停,祝少杰的心里不由得有些發急。

   忽然,耳畔傳來一聲尖叫救命!救命啊! 祝少杰仔細辨別了一下方位看去,是山洪! 再定眼一看,在呼喊著救命的人,竟然是袁 小玉

   她被卷入山洪中了! 祝少杰也顧不得想著那么多,麻利地爬到高處,等到山洪從自己原本所在的位置過去后,便縱身一躍。

  跳入洪水中,想要把袁小玉救出來。

   自己的體力并不是多好,必須盡快救出袁小玉。

   祝少杰不斷地在洪水中躲避著那些雜物,仔細尋找著袁小玉的身影。

   終于,游到袁小玉的旁邊。

  祝少杰伸出手,拉住袁小玉,想要帶著她一塊游回去,可是她卻緊緊摟住了祝少杰。

   雖然有軟香在懷,祝少杰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因為她把祝少杰的胳膊死死地抱住了,祝少杰也游不了了。

   體力逐漸不支,而就在這個時候,自己的腿也抽筋了。

  只能被袁小玉一塊拖入水中,嘴角掛著一抹無奈的淡笑。

   如果自己死了,答應秦美麗的事情也做不成了吧! 都說人在死之前可以回憶到很多 東西,而祝少杰只想到自己答應秦美麗的事情。

   終于,眼一黑,陷入的昏迷之中。

   只不過,祝少杰的手還死死地抓著袁小玉的衣服。

   不知過了多久,祝少杰醒了過來。

   他緩緩地睜開眼睛,轉動一下自己的脖子。

   自己躺在水里? 想起來了。

  是山洪暴發了,自己是為了救袁小玉才… 袁小玉,袁小玉呢?祝少杰連忙爬起來,向四周看了一下。

  發現,袁小玉就在離自己的不遠處。

   祝少杰連忙跑過去,拍了拍她的臉小玉,小玉。

  快醒醒!祝少杰有些焦急,伸出手在袁小玉的頸動脈摸了摸。

   心跳已經很微弱了。

  看著袁小玉的樣子,祝少杰知道她可能是嗆到水了。

   祝少杰很快就把袁小玉的衣服扣子拉開,露出一片光潔的皮膚。

   看著袁小玉緊閉的雙眼,祝少杰終于下定了決心。

   把手放在袁小玉 的胸口上,那軟軟的觸感讓祝少杰一陣失神。

   不能再拖了,祝少杰使勁按壓了兩下她的胸口,然后把她的嘴巴掰開,給她渡了一口氣。

   唇上的觸感讓祝少杰忍不住再次深入,將舌頭探入袁小玉的口中,汲取著她嘴里清甜的瓊漿玉露,依依不舍地從她的唇上離開。

  繼續給她做心臟復蘇。

   終于,在祝少杰重復了十來次之后。

  袁小玉終于吐出了一口水。

  然后,又昏死過去。

   祝少杰看了看天色,發現天已經快要黑了。

  必須得找個地方過夜!要不然,在這里過夜明天一早起來估計就起不來了。

   祝少杰把袁小玉抱起來,因為她的身材嬌小,所以并沒有多重。

  但是祝少杰因為一天沒有吃飯,再加上在水里泡了那么久,已經沒有力氣了。

   只能走一段,停一段。

   終于,發現了一個廢棄的茅草屋。

  剛剛走進去,祝少杰就累得癱倒在地上。

  因為袁小玉在自己的懷里,所以她也被自己壓在身下。

   祝少杰掙扎著,想要爬起來,手卻不經意間觸碰 到了袁小玉的額頭。

   好燙! 糟了,她可能是發燒了。

  祝少杰心里有些焦急,自己雖然是醫生,但是這里什么都沒有,自己也無可奈何。

   只能用最古樸的物理降溫,而袁小玉身上的濕衣服是肯定不能再穿了,必須脫下來。

   只是,自己是個男人。

  如果…算了,不想那么多了。

  經過一番猶豫之后,祝少杰還是脫了袁小玉的衣服。

   袁小玉還在青春期,身體還很青澀。

  就像是一個青蘋果一樣,讓人不禁想要等到她成熟之后,再品嘗一下她的風味。

   看著袁小玉的身體,祝少杰的眼睛不禁有些發直,有了強烈的反應。

  祝少杰不由得唾棄自己,怪不得總說男人都是下半身動物。

   過會,祝少杰摸了摸袁小玉的額頭,還是滾燙! 咬了咬牙,祝少杰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全都褪去,只留下一條褻褲。

   輕輕地把袁小玉摟進自己懷里,用自己的體溫給她降溫。

   肌膚相觸,他感覺更興奮了,那個活兒直沖沖地頂在袁小玉的腹上。

   祝少杰閉上眼睛,平復了一下心情。

  分身還是一副精神奕奕的樣子。

   輕輕嘆了口氣,閉上眼睛,打算瞇一會然后起來再看看袁小玉的燒退了沒。

   半夜,袁小玉感覺自己的身體很熱,她的手開始止不住的上下亂動,身子也止不住地扭動起來。

   祝少杰感覺到懷里有個東西在不斷扭動,摩擦著自己的身體。

  忽然,有個東西搭在自己的小腹上。

   祝少杰的腦子徹底空白了,偏偏那個東西還在不斷地上下游移,很快祝少杰就起了反應。

   祝少杰在迷糊間褪去了自己最后的褻褲,讓它在那片冰涼上不斷磨蹭。

   有個東西押在祝少杰的身上,祝少杰終于控制不住自己,翻身把她壓在身下。

   附身,大手在她的身上不停輕撫,嘴巴也不閑著。

   而身下的陣陣嬌吟則是徹底讓自己失去了理智。

   袁小玉似是有些疼痛,一口就咬在祝少杰的身上。

   疼痛讓祝少杰清醒了一點,看著眼前的場景,頭上不由得出了冷汗。

   差一點,差一點自己就犯下了大錯了。

   祝少杰靜下心,將袁小玉已經晾干的衣服再穿回去。

  自己則是守在門外,再在這里待下去,一定會出事。

   第二天一早,袁小玉就醒了。

  看了看自己身處的地方,有些疑惑。

   自己不是被洪水卷走了嗎?怎么會在這里! 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長舒一口氣。

  幸好沒人碰她的衣服。

  袁小玉走出門,就踢中一個東西。

   祝少杰睡得迷迷糊糊地時候,忽然有個東西砸在自己身上。

  祝少杰一下子驚醒了。

   小玉,你醒了啊?祝少杰揉著惺忪的眼睛。

   嗯,是少杰哥救了我嗎?袁小玉睜大眼睛問道。

   蝗。

  祝少杰點點頭,站起身,既然你醒了,咱們就趕快回家吧。

   袁小玉重重點了點頭,好的。

   回到村子,就被一大堆人圍住,噓寒問暖。

  趁著袁小玉被眾人關慰的時候,祝少杰直接跑回了自己的小診所。

   下午,袁小玉卻來了。

   少杰哥。

  少女清脆的聲音傳入耳底。

   怎么了?小玉臉來我這里不是看病的吧。

  祝少杰笑著問道,自己還是把袁小玉當作妹妹看的。

  至于昨天晚上的事,自己就當作沒有發生過。

   當然不是啦。

  我是看村子里只有少杰哥你一個醫生,平時一定很累吧。

  我想留在這里幫幫少杰哥。

   其實,祝少杰本來是不想留下袁小玉的,但是袁小玉一看祝少杰不肯,就眨巴著自己炫亮的眼睛看著祝少杰,滿臉期盼。

  祝少杰轉念一想,平時如果有女患者過來檢查身體,自己一個大老爺們還是不合適的,于是便留下了她。

   可以。

  聽到祝少杰的答復,袁小玉高興地一蹦一跳的,那我先回去準備一下,明天我就正式上職了。

   這個孩子還真是活潑,祝少杰無奈地搖了搖頭。

   忽然,門口傳來一陣汽車剎車的聲音,祝少杰連忙起身出去。

   門口停著一個救護車,從上面下來一個人。

   想必你就是祝醫生了,我姓陳,你叫我 陳醫生就好。

  那個人一下車,就來到祝少杰的面前。

   祝少杰伸出手,你好。

   陳醫生握住祝少杰的手,是醫院那邊派我過來協助你進行工作的。

  以后我們就是同事了,請多多關照。

   祝少杰微笑起來,看來這個新同事還不錯,以后肯定可以相處得非常愉快。

   第二天,袁小玉果然來了。

   少杰哥哥,我來(我的男友一千歲)幫你了。

  這個小妮子穿著短褲,披著長發,笑呵呵的,一臉地陽光,年輕少女特有的青春氣息銳不可擋。

   祝少杰搖了搖頭,小玉,幫忙的話,可不能穿這些。

  一邊說,他一邊找了一個白大褂遞給袁小玉,你把這個換上,順便把頭發扎起來。

   好的,少杰哥哥,那我去換衣服了。

  袁小玉笑嘻嘻地 說道

   祝少杰點了點頭,去吧,去吧。

   袁小玉沖祝少杰嘿嘿一笑,轉身進了旁邊的休息室。

   旁邊的陳醫生看袁小玉對祝少杰這么熱情,撞了一下他的肩膀,兄弟,你不錯啊。

  撩到這么正點一個妹子,怎么弄到手的? 聞言,祝少杰皺了皺眉頭,她只是我妹妹,你不要瞎說。

   嘿嘿,可不是你的好妹妹嗎?你是她的好哥哥。

  陳醫生自以為知道了真相,笑了出來。

   就知道你也是跟我一路人,我跟你說啊,我來這里最大一個原因就是這個村里寡婦多。

  想想那滋味,就……嘿嘿嘿。

  陳醫生拋給祝少杰一個你懂的眼神。

   祝少杰有些氣悶,但是也不能直接開口說,畢竟是在一起共事的。

   陳醫生看祝少杰不開口,以為祝少杰是默認了,唾沫橫飛,我跟你說,我看上了一個叫 小蓮的寡婦。

  你是沒看到她,前凸后翹。

  那一雙長腿,一看就非常帶勁。

  我今天就找機會,去她家試試。

   祝少杰擰著眉頭,重新給陳醫生下了一個定義,這個人不能多接觸。

   等小玉出來時,陳醫生已經找到借口,去小蓮家了。

   少杰哥哥,那個陳醫生呢?眼睛里滿是單純,讓人不忍玷污。

   陳醫生他出去給病人檢查了。

  摸了摸袁小玉的頭發,還是沒忍住又加了一句,他不是什么好人,以后離他遠點。

   袁小玉睜著懵懂的眼睛,好,少杰哥哥說什么我都會聽的。

   晚上,陳醫生從外面回來了。

   我跟你說,那妞實在是太騷了,只是看看我就忍不住了。

  陳醫生灌了一大口水,我在城里也算是萬花叢中過了,只要是我看上的,絕對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祝少杰實在不想和陳醫生談論這種問題,所以,他一句話都沒說。

   約莫是看出祝少杰不想和他談論這個話題,陳醫生也在說了一會得不到祝少杰的回應后,停了下來。

   半夜,祝少杰被一陣吵雜的聲音驚醒,拿著一把手電筒,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東西。

   到了客廳才看到,一個人影懸掛在半空中! 祝少杰大吃一驚,連忙把燈拉開,發現那個人影竟然是陳醫生! 祝少杰嚇得沖上去,趕忙把陳醫生抱了 下來。

   一看,差點嚇暈過去。

  陳醫生的臉上,不知道被誰刻上了禽獸兩個字。

  他的臉已經血肉模糊,甚至看不出來原本的樣子。

   祝少杰連忙打了120,等把陳醫生送到醫院之后,才長舒了一口氣。

   等到搶救過來,我才又看到陳醫生,極為不解而又生氣地問道:你為什么要上吊? 啊?我上吊了?陳醫生有些迷茫,顯然也不清楚自己為什么要上吊。

   我這是怎么回事?陳醫生那手碰了碰自己的臉,發現自己的臉上裹滿紗布。

   我半夜起來就看到你在上吊,把你救下來一看,你的臉還被刻上了字。

   祝少杰撫-摸著太陽穴,頗有些頭疼。

  既然你已經沒什么大礙了,我就先回去了。

  你在這里好好養病。

  說完,他轉身就出了房門。

   醫療點里沒有別人,而陳醫生也不會自己劃破自己的臉,更不會自己去上吊。

  難道,他是被鬼上身了? 看來,必須得盡快把這件事調查清楚。

   他的眸子在太陽下,迸發出一種名為堅定的光彩。

   回到醫療點,祝少杰現在只想倒頭就睡,今天可是快把他累死了。

   叩叩叩……一陣敲門聲響起。

   祝少杰不耐煩地起來,大半夜的怎么還有人來。

   打開門一看,卻發現門外的是小蓮。

  想著陳醫生今天說的那些話,他感覺自己沒有辦法視她。

   你有什么事嗎?這是明顯的逐客令了,沒事就趕緊走吧。

   嗯,有事。

  說完,一個柔若無骨的身子就鉆進了祝少杰的懷里。

   祝醫生,我來找你查病啊。

  說完,貼得更緊了。

   不了,現在是休息時間,我沒有義務為你查病。

   祝少杰斷然拒絕道。

   聞言,小蓮不但沒有收斂,反而更加放肆了,一雙柔胰在祝少杰的身上不規矩地亂動。

   你就給我檢查一下又能怎么樣,我又不會吃了你。

   這樣吧,既然你要檢查。

  而且你還是一個女孩子,那我就找一個女孩子來幫你檢查吧。

  說著,就要打電話給袁小玉。

   小蓮看著祝少杰的動作,一下子急了,她是過來勾引祝少杰的,又不是真的要檢查身體的,要是被人發現了可不好了,想到這里小蓮臉色立馬變了。

   我想起我家里還有一點事,下次再約,下次再檢查。

  說完,落荒而逃。

   祝少杰看著小蓮的背影,搖了搖頭。

  她估計是再也不敢來自己這里了。

   少杰哥哥,你找我來干什么?袁小玉很快就趕到祝少杰的面前。

   沒什么,剛剛有個女患者要檢查,本來是叫你過來幫她檢查的,既然她已經走了,那就不用了。

   祝少杰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小玉,你要是困了,就直接在我這里睡吧。

  我先走了,回去睡覺。

  說完,眼閉著就要走回臥室。

   少杰哥——袁小玉突然喊住祝少杰,我想跟你聊聊。

   祝少杰頓住了,有什么明天說不可以嗎? 我就要今天說。

  袁小玉的態度顯得很強硬。

   好吧。

  祝少杰無奈地坐回到袁小玉的對面,說吧,什么事? 少杰哥,你能跟嫂子和好嗎?你們還能在一起嗎?我是真的希望,你們可以在一起。

  說著,袁小玉又頓了頓,嫂子,這幾天都待在自己的 房間里,整日以淚洗面。

   祝少杰定睛看著袁小玉,像是想要透過她看出什么,嘆了一口氣,無奈道:小玉,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

  既然她當初放棄了我,選擇和你哥結婚。

  那么她現在所承受的,就是結果。

  萬事有果必有因。

   袁小玉驚訝地望著祝少杰。

   我打算,把這件事調查清楚后,就離開村子。

  出去,去外面看看。

  他回來就醫本來就是為了秦美麗,而她現在嫁人了。

  雖然成了寡婦,但是,到底不是屬于他的了。

   夜里的時候,祝少杰翻過來調過去的睡不著,頭低下枕著鬼醫十三針,可是腦海里還是在想著昨天夜里看到的一幕。

   這里不僅是寡婦們自己的丈夫會暴斃而亡,同時也不允許他人染指,就像是昨天的陳醫生一樣。

   新聞網12月21日報道 自從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歡上你了,我每天晚上滿腦子都是你,我愿意為你做任何事,你滿足我一次好不好?我滿臉通紅,激動萬分,緊緊摟抱住 陳藝瑤,不讓她掙脫,甚至一只手已經按住了她的胸,隔著衣服玩弄她胸前的飽滿。

   即便有裙子和文胸阻隔,依舊能感受到那種豐盈挺拔和柔軟, 讓我身體有了強烈的反應,正好貼在了她的翹臀。

   陳藝瑤沒法掙脫,臉色變得很難看,說道:鐘皓,你別這樣,我是有老公的人,我是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你快松手,再不松手的話,我要叫人了! 即便現在我們身處的位置比較偏僻,視線所及,看不到 游客,但心里也很清楚,那些游客就在附近,要是陳藝瑤真的叫出來,我就完蛋了。

   我心中猶豫了幾秒鐘,最終理智戰勝了欲望,最后在她柔軟的胸上狠狠捏了一下,才依依不舍的把她放開。

   陳藝瑤像是受了驚的兔子,當我松開之后,便立即轉身通紅著臉跑開了。

   我怔怔站在原地,心里說不出的難受。

   這一次的表白徹底失敗了,說到底是自己太沖動了,根本不懂得循序漸進,估計是把陳藝瑤嚇壞了吧。

   也不知道以后,還能不能有和陳藝瑤獨處的機會了。

   我悻悻的回到他們休息的地方,陳藝瑤已經坐在了于弘逸身邊的石頭上,她看到我趕緊轉過了臉,臉色依舊有些紅。

   不過看樣子她并沒有將剛才發生的事告訴于弘逸,只見于弘逸笑著對我說道: 房東,真是謝謝你了,幫藝瑤找到了耳環。

   我有些尷尬,臉上擠出一絲笑容說道:沒事,都是鄰居客氣什么。

   眾人休息了一陣,起身和導游匯合,我跟在眾人身后,心里有些做賊心虛,不想多說話。

   陳藝瑤也有點魂不守舍,于弘逸說什么,她只是嗯或搖頭的敷衍,大多數時間保持沉默,不知道是不是在想我們剛才在密林中發生的事。

   反倒是常宇和范澤這對基佬,一路上有說有笑,范澤還不時在常宇身上輕輕拍打,引得游客都用怪異的眼神看著二人。

   和導游匯合后,導游又帶我們看了一系列景點。

   不知不覺天黑了下來,我們就在山上訂了酒店,明天一早和導游匯合。

   眾人玩了一天都累壞了,在酒店一樓吃了頓飯。

   其中只有我和于弘逸喝酒,其他三人不喝。

   雖然于弘逸酒量不行,但看得出他是一個比較好酒的人。

   陳藝瑤三人吃完飯便上樓回房間了,我和于弘逸還繼續碰杯。

   二人都喝多了,于弘逸醉醺醺的說道:房東,我比你大幾歲,叫一聲鐘老弟你介意嗎? 我說不介意。

   他又說:別看我老婆長得漂亮,對我卻有點冷淡。

   她對你不是挺好的嗎,怎么冷淡了?我疑惑的問道。

   于弘逸苦笑,說道:我是指夫妻生活那方面,你懂吧?鐘老弟,我也不瞞你,其實我……我每次時間都很短,不能滿足藝瑤,我估計這才是真正的原因,我想問問你有沒有什么好辦法可以讓時間變長的? 顯然,于弘逸已經喝多了,居然跟我聊起這種話題。

   不過他自然不知道,夫妻二人平常的生活都在我監控之中,他那點本事,我還不清楚嗎? 我說我還沒結婚,也沒遇到過這個情況,勸于弘逸可以多多鍛煉身體,吃一些補腎的營養品。

   我們東拉西扯,聊了很多。

   一箱喝完了又點了一瓶白酒。

   最后我倆都喝的暈頭轉向,迷迷糊糊中我都不記得是誰結賬的,只是和于弘逸勾肩搭背的上樓,然后進了房間,耳邊似乎還有迷糊的女人聲音傳來。

   我堅持不住了,一下子倒在了床上,然后便開始呼呼大睡起來。

   在我半睡不醒的意識中,我感覺到有人好像為我拖鞋,蓋被子,那種感覺真的很溫暖很幸福。

   不知過了多久,我醒了過來,周圍一片昏暗,只有洗手間的燈還亮著,提供了一些光亮。

   然后我就看到和我一起躺在床上的于弘逸。

   他睡得很香,鼻息聲呼嚕作(大炕上性經歷)響,像是打雷一般,讓我有些傻眼了。

   為什么于弘逸會和我睡在同一張床上? 難道二人喝多了酒,一起回到我房間睡覺了嗎? 正當我納悶間,我就看到了床邊打地鋪的陳藝瑤。

   我渾身一震,突然意識到了,這不是自己的房間,而是于弘逸夫婦的房間。

   大概是因為我和于弘逸都喝醉了,直接到了他們房間睡覺,而陳藝瑤一個人沒法抬動我,就只能讓我睡在他們的床上,而她選擇打地鋪。

   此時陳藝瑤睡得也很熟,剛好側著身面對著我這邊。

   她身上就蓋了條薄薄的毯子,大半個身體都露在外面,讓我得以看到穿著睡裙的她那豐腴曼妙的曲線。

   芊細光滑的玉臂就放在臉旁,似乎做了什么美夢,嘴角還帶著甜甜的笑意,緊閉的雙眼睫毛低垂,顯得很長,也很動人。

   因為側睡的姿勢,胸前的兩團被擠到一處,我很輕易的可以看到衣領下那深深的溝壑和兩團雪白柔軟。

   一時間我心頭火熱,有如此佳人在身邊,而且他老公一副爛醉如泥的樣子,我要是不做點什么實在覺得有點對不住自己。

   我看了看床上的于弘逸,又看看地板上睡著的陳藝瑤,一顆心砰砰跳了起來。

   我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偷偷摸下了床,小心翼翼的躺在了陳藝瑤身后,然后從背后一把摟住她。

   那芊細柔軟的腰肢便被我緊緊摟住了。

   老公,睡覺……別胡鬧……陳藝瑤被我驚醒了,不過她并沒有睜眼,而是迷迷糊糊的回應了一聲。

   我原本心里還十分緊張和忐忑,但聽到這話一下子松了口氣,反而欣喜不已。

   陳藝瑤居然把我當成了于弘逸,這難道是上天賜給我的機會嗎? 我的手馬上伸到了她胸口,抓住了一團飽滿,那種柔軟細膩,一手掌控不住的美妙觸感,讓我當即有了強烈的反應,就貼在她翹臀上。

   我抬頭親吻了一下她的臉頰,陳藝瑤似乎有了感覺,臉色紅了,還要推開我,一邊迷糊道:我今天累死了,下次吧……好好睡覺…… 我興奮不已,哪里理會她的話,一口咬住了她的耳垂,用舌頭挑豆,原本在胸口的那只手已經伸進她的衣領。

   陳藝瑤睡衣里是真空的,讓我一下子就抓到了飽滿溫潤的一團,柔軟滑膩至極,一時間讓我堅硬如鐵,頂著她的臀部十分難受。

   我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能夠摸到陳藝瑤的胸! 而我的另一只手已經忍不住探進了她的睡裙下,摸到了一條褲褲,一根手指探入其中,讓我激動的整個身體戰栗起來。

   我的手指動作了幾下,便感受了濕潤的水,陳藝瑤果然是個敏感的女人。

   她輕嗯了一聲,閉著眼說道:老公,用兩根手指。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