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宝贝把它掏出来憋不住了|兴奋的手都在哆嗦 颤颤巍巍的伸了过去



  不过,心里面却早已经乐开了花,虽然这是一个伺候人的活,而且确实不怎么好做,但是潜在的好处还是不少的,而且绝对是一个抢手活,不知道又多少人挤破脑袋都想跟一跟 领导,爽,真是爽,我老李上辈子积了什么福,这上天怎么就如此的眷顾自己呢?    林总的司机年龄大了,有很多事情不方便,你先开一下,合适的话就留下对于 李文龙的表现, 沈建还是比较满意的,当然,他的满意不单单是因为李文龙表现的很稳重,更是因为在前天晚上李文龙去他家的所携带的那些 东西,如果不是看在那东西的份上,再加上当年跟李文龙的叔叔交情还不错,沈建怎么可能会把这种活交给一个刚刚来报到的新人?   是李文龙中规中矩的点头,但是,他并不像某些人那样点头哈腰,而是依然把腰板挺得笔直,这已经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了。

     好,不错,一会儿就这样精神着点,争取给领导留下一个好印象沈建起身拍了拍李文龙的肩膀,适时地,李文龙把放在身后的一条烟塞进了沈建办公桌下面的小橱里。

     你这是做什么?沈建佯装发怒,却也没有推让。

     叔叔托我带给您的李文龙笑了笑。

     唉,李主任这个人就是……好了不说了,我们去林总那里。

  沈建随手上锁拧下钥匙。

     进到 林雪梅的办公室,两组词汇闪进李文龙的脑海里红颜祸水祸国殃民。

     以至于当对方抬起头的时候他竟然忘记了叫林总,眼睛只是紧紧的盯着那精致的五官还有那一张俊美绝伦没有丁点瑕疵的脸颊,秀发盘于脑后,工装衬托着完美身材,李文龙不是没有遇到过漂亮的 女人,但是,他从未遇到过如此一个有韵味的漂亮女人。

     林总,这就是我跟您说的那个小李,李文龙。

  沈建拉一把有些失神的李文龙,心里忍不住暗骂一句。

     林总李文龙赶紧回过神来,这初次见面就给对方留了一个不好的印象,让他对刚刚自己的表现很是不满。

       李文龙,退伍兵?林总一双美目扫过李文龙。

       是,当了几年兵李文龙响亮的说到,不由自主的做出一个立正的动作。

       嗯,知道了,准备一下吧,一会我们去市里说完这话,林雪梅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手中的文件上。

       沈建知道,这是领导给自己下了逐客令。

       这是车钥匙,赶紧去检查一下 车子叫上李文龙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沈建在抽屉里拿出车子的钥匙这是领导对你的考验,一定要注意,千万不能再出现刚刚那样的事情了   对于刚刚的事情,沈建仍然心有余悸,对于林雪梅,(儿童智力故事)他是怀揣着十万颗敬畏之心,因为他在偶然间获悉了林雪梅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也正是因为那个秘密,才让沈建在面对林雪梅的时候始终是胆战心惊的,甚至说面对这个二把手比面对一把手还要用心。

     嗯,我会注意的李文龙不敢怠慢,这可是一次全方位的考核,绝对不能出半点的岔子。

     不管什么时候,安全是第一位的,有什么事情及时跟我联系沈建不放心的嘱托道。

     是,知道李文龙捏了捏手中的车钥匙,这玩意儿就等于是自己的饭碗啊!   下楼找到二号车,李文龙做了一次详细的检查,检查结果让他对前任司机肃然起敬。

     行驶证,手盒的最显眼处,油,慢慢的,机油防冻液也都在最佳位置,制动灯光喇叭等等常识性的东西一切正常,再看看卫生,绝对可以用干净清爽来形容。

     找出保温壶跑到水房打一壶开水,然后又翻找出茶叶盒,发现里面是一些红枣枸杞,李文龙心里暗暗的记下了。

     所有的一切准备好,李文龙开车来到门口的位置候着,时间不长,林雪梅拿着自己的手包下来,李文龙赶紧把车子靠了上去,看看位置,心中忍不住一阵得意,这车子停的,领导伸手就是门把手的位置,两个字,绝了。

     本来,这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但是,李文龙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这个停车却是犯了大忌。

     李文龙不知道,他的这个动作放在当年确实是正确的,因为当年他服侍的师首长喜欢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而且那几乎是部队军事领导的一贯做法,因为那里视野开阔,适合指挥调度,但是,地方上的领导却是截然不同,他们更喜欢坐后面,尤其是副驾驶后面那个位置,据说,这个位置是最安全的。

     侧身打开后门,林雪梅弯腰上车。

     走吧!砰的一下带上门之后,林雪梅淡淡的说到,对于李文龙的自作聪明她心里跟明镜似的。

     出师不利,李文龙的手心里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以至于在挂档的时候竟然有些手软,尤其还是第一次驾驭帕萨特这种车型,这对开惯了的他来说实在是别扭至极,总想着把座位再抬高一些。

     屋漏偏逢连阴雨,本来就出师不利,车子上了高速不久又下起了蒙蒙细雨,打开雨刷器,机械的清扫着前车窗上的雨水,李文龙努力适应着车辆。

     终究还是过得硬的连队出来的过得硬的兵,十几公里之后,李文龙已经可以游刃有余掌控方向盘,用他自己的话来讲,这会儿的他已经达到人车合一的境界了,开车,在他眼里已经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了,毕竟是跑过戈壁滩的。

  适应,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处于对自己驾驶技术的绝对信赖,李文龙不时地通过后视镜偷瞧坐在后座上的林副总,她正轻皱眉头抱臂思索着什么。

       林雪梅一直都是这样,不管谁开车,她从来不会坐到副驾驶座位上。

  她高傲的让人难以接近。

  她的美丽和她的事业,注定了她的高度。

  注定了,一个小小的司机,不可能和她有并肩而坐的机会。

       她皱眉的样子,很好看。

  李文龙一直以为,女人笑起来最好看,直到今天见到林副总,才明白自己犯了一个多么严重的审美错误。

       后视镜中,林雪梅突然捂住了肚子‘哎呦&quo;了一声。

       很细微的一声,却牵动了李文龙所有的神经。

  他关切地问了一句:怎么了林总,不舒服?     林雪梅直了直身子,挪动了一下屁股,右手仍然捂在腹部,左手轻盈一挥:开好你的车,我没事!     李文龙没再多问,因为他怀疑她也许是来了‘那个&quo;。

       车子继续前行,但林雪梅脸上的痛苦指数,却一再提高。

  她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如果不是特别的痛苦,她是不会表现出来的!李文龙甚至发现,她的脸上竟然疼出了冷汗!在李文龙的潜意识当中,女人即使来了‘那个&quo;,也不至于疼到这种程度吧?因此他推翻了刚才的荒唐猜测,意识到她很可能是生病了,而且病的不轻!     领导身体出现了问题,李文龙自是不敢再炫耀自己的车技,集中思想,双手紧握方向盘,右脚用力踩了一下油门,仪表盘上的指针嗖的一下就到了160的位置上。

       对于一辆的大众帕萨特来说,跑个二百那都是轻松加愉快的,但是,李文龙没有这么做,安全,在什么情况下那都是第一位的,这是李文龙给自己定下的规矩。

       车子飞一样的前行,林雪梅脸上的痛苦指数也在不断的升高,这,着实牵动着李文龙的神经线,咬了咬牙,李文龙的右脚又用了一点力:妈  的,今天拼了!   找个地方停车林雪梅眉头紧皱着说到。

       林总,这可是高速公路,不是说停就停的李文龙结结巴巴的说道要不您再坚持一会,我看看前面有没有服务区什么的。

       说什么来什么,不远处的一块指示牌映入李文龙的眼帘,看了看上面的内容,李文龙的心又陷入了冰窟。

       最近的服务区还有四十公里,四十公里,黄花菜都凉了,还好,下面还写有一个出口,距离这个地方十四公里。

       这个地方虽然李文龙从未来过,但是,他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只要能下去就行。

       车子又飞驰了五六分钟,李文龙将车子速度减下来,一拐方向盘,下了高速,开进旁边一条道上,开着开着,张浩发现这竟然是荒郊野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连个人毛都看不到。

       这会能停车了吗?后面的林雪梅虚弱的问道,料想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待到李文龙踩下刹车,林雪梅不顾一切的打开车门,朝荒郊野外狂奔而去……          林雪梅并没有跑多远,可能是真的来不及了。

  她在距车子不到五十米的地方找到了一座小 土丘,立刻藏在了土丘的后面。

       荒郊野外的,虽然相距五十米,可那种宣泄的声音还是清晰的传到了李文龙的耳中。

  李文龙忍住笑意,掏出香烟,点燃了边抽边等。

            李文龙心想:上天咋就这么眷顾自己,刚刚接触的第一天就给自己创造了这么一个特殊的偶发事件,经过此事后,这林总该如何面对自己?在自己的下属面前如此失态,想来应该是第一次吧!          如果她不在乎也就罢了,如果她属于那种小肚鸡肠的人,那自己以后的日子。

  想到这,李文龙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唉,头痛啊!     看来自己得从今往后加倍小心了,那种日子不好受啊!最好明天就提出不要给她开车了省得一天到晚提心吊胆的过着非人的生活。

       李文龙转念又想:  为什么我要主动辞去这工作,这种事又不是我故意安排的,是她自己身体不舒服造成的好不好?再说了,万一人家局长肚里能行船呢!          但李文龙马上有否决了这个想法,心想:没有女人喜欢自己在男人面前受窘,尤其这女人长得这么漂亮,还是领导,她肯定会把这事深深的记在心底的,说不定就会在以后的工作中给自己小鞋穿,如果真是那样,别说是想凭借着司机这职业搞点外快了,能不能继续在司机班呆下去都是一回事,说不定,她还会千方百计地来想办法让自己不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如果真是那样。

       李文龙正在胡思乱想之际,林雪梅放到后座上的手机忽然唱起歌来,是有电话来了,本来李文龙还不想管,任由它自己停下来好了,但手机却百屈不挠的响一个没完没了,李文龙只好改变想法,伸手拿过林雪梅的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的名字:萧总。

     上班前李文龙曾经做过功课,对分部还有总部的领导做了一定的了解,当然,他的了解也只能是表面上的,无非就是名字跟职务而已,至于其他的,根本就不是他一个小司机能够掌握的。

     萧总?难不成真的是集团里面的那个常务副总?这也太离谱了点吧?一个手握重权的常务副总竟然会直接跟一个县里的副总打电话,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现实不允许李文龙胡思乱想的太多,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个肖总应该就是集团总部的常务副总萧远山,领导的电话自是不能耽搁,李文龙摁下车窗冲土丘那边高声喊道:林总,电话,萧总的。

       等了一会,土丘那边却没有反应。

       李文龙再次喊道:是萧总打来的。

       这次,土丘那边终于有了反应,林雪梅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不接!     可它一直在响,都好长时间了。

    李文龙扯着嗓子喊道。

     不要管它,还有,你不要跟我讲话,我现在。

  我。

  林雪梅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李文龙忍不住笑起来,这林总看上去冷冰冰的,也免不了有小女人的心态啊,也是怕别人看到她的囧事啊!有了林总的这吩咐,李文龙就不再理会那意志坚定的手机,任由它在那里呼天喊地的。

       闲来无事,李文龙拿出手机找到电子书看起来,正看的爽呢,土丘那边传来林雪梅的喊声:小李!     啊李文龙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林总,您叫我?     林雪梅的声音低了八度:我包里有面巾纸,你……你帮我拿一下。

     看来周一山上夜班,她也不想自己弄饭菜。

   晚上九点左右,重头戏终于来了,她去了 卧室,似乎是准备去洗澡。

   她甚至连换的 衣服 都没带,穿着贴身的衣物,就去了卫生间。

   她的卫生间我没有装监控,我看不到此时她洗澡的风光。

   这栋楼的这一层八户,那都是我的房子,总电源开关,就 在我家里。

   大概过了几分钟,我估摸着她在洗澡了,一下将她家的电关了,她家里,一下就变得一片漆黑。

   啊! 接下来,我就听到了隔壁发出了一声尖叫。

   然后,才是秦雪摸摸索索从浴室出来了,她回了卧室,找到了手机,就开始打电话。

   这电话她是打给我的。

   我阴谋得逞地一笑,接通了她的电话。

   房东,怎么回事……我家停电了……我好怕黑。

  秦雪在电话里声音都有些颤抖。

   我马上过来看看,你开一下门。

  我回答道。

   很快,我拿了一个手电筒,去了隔壁秦雪家。

   其实,我有备用钥匙,但她租房子的时候,我告诉了她我钥匙全部给她了,因此,我不能用备用钥匙去 开门,这样,她才有安全感。

   秦雪开门之后,我就拿手电筒照了一下她,此时,她穿得很是性感,她上面是吊带衫,下面是短裤。

   她那一对完美饱满而高耸,那吊带衫压根就遮掩不住,我都能看到一大半。

   而秦雪的头发湿漉漉的,甚至泡沫都没冲掉,她估计先前都来不及擦干身子就胡乱穿上了衣服,衣服都有些湿,都贴在她的身上。

   这么一来,她身上的一些,都朦朦胧胧展现在我面前。

   此时的她,实在是太性感了。

   这种情节,我只在小电影里面看过,我一下就燥热了起来,我感觉浑身的血往头上涌,我想直接将秦雪压在墙上。

   房东……怎么会停电啊。

   秦雪看到我之后,松了一口气道:我正在洗澡呢,澡都没洗完,就没电了,你看我头发上还有泡沫呢……我最怕黑了。

   你是不是没交电费啊? 我故意问道,一双眼睛,借着手电筒的光,不断在她身上打量,她身上的香气,幽幽袭来,让我难以把持。

   我虽然不是什么坏人,但也不是柳下惠,这么性寒的女神就在眼神,我不可能不看这绝世美景。

   周末才交的电费,不可能欠费秦雪道。

   那要不你去我家洗个澡,我来检查一下电路。

  我沉吟了一下之后道。

   把她弄到我家,我就能制造和她亲近的机会了,要是在这里办她,万一周一山回来了就不好,而秦雪一旦到我的家里,我要对她做点什么,就方便许多了。

   这……这不好吧……秦雪有些娇羞地道。

   毕竟是大晚上的,孤男寡女的,她的担心是正常的。

   看起来,她还是比较纯情和传统的女孩子。

   我就喜欢这种女孩子,因为这种女孩子一旦将其搞定,她就会很忠诚地跟着我。

   这有什么不好的,你还怕我吃了你啊?我故意笑道。

   其实,我是真的想吃了这个大美女。

   好吧,那谢谢东哥了。

  秦雪犹豫了一下之后道,她记住了我白天和她说的话,不再喊我房东,而是喊我东哥了。

   于是,我将这个大美女领到了我家。

   秦雪慌乱之中,忘记带换的衣服了, 我心中暗喜,我知道 等下她洗完澡要换衣服的时候,肯定有好戏发生。

   很快,我的洗手间里响起了水声,秦雪开始洗澡了。

   听着里面哗啦啦的水声,我幻想着在那氤氲的水汽之下,一具白花花的无比性感的身子在那里冲喜,我内心就很激动。

   今晚,我能不能拿下这个性感女神呢? 但要拿下一个女人,是有技巧的,尤其是秦雪这种传统的女人,要是操之过急,只怕会适得其反。

   这种女人,得让她对我有好感才行。

   我忍住了想冲进去的冲动,将总开关上的一个闸合上了,隔壁就来电了。

   然后,我就坐在客厅里抽烟,等着好戏来临。

   大概十几分钟之后,浴室的门开了一条缝,秦雪的头探了出来,她满脸通红地道:东哥,我……我忘记拿换的衣服了……你能给我拿一套过来吗? 好啊,你衣服在哪里?对了,你家是保险丝烧了跳闸了,我帮你换了,现在你家有电了。

   我心中激动道,我知道秦雪的衣柜里面,肯定有那些性感的衣物,我早就想参观一下了。

   东哥,谢谢你了,我的衣服在卧室的衣柜里……你随便拿一套就行。

  秦雪羞得不行,耳根都 红了

   &ldq(姐弟乱性)uo;我马上去拿,反正你的门没锁,我能进去。

  我内心狂喜。

   我来到了秦雪的卧室。

   刚一进去,就闻到了里面的香气,这香气淡淡的,应该不全是香水的气味,应该还混杂着他的体香。

   我很陶醉地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就打开了她的衣柜。

   衣柜里面,衣服琳琅满目,黑丝、罩罩什么的各种贴身的衣物都有,看得我眼花缭乱,那些衣服要是穿在秦雪的身上,肯定是很漂亮性感的 这女人如果是我的女朋友就好了。

   我心中的渴望是越来越浓了,那我就真的是夜夜笙歌了。

   忽然之间,我看到一套黑色的连体衣,这是丝袜装的,很薄。

   就是这套了……我很喜欢看女人穿这种衣服的样子,当即就做了决定。

   于是,我拿着这套连体衣,回到了自己家里。

   秦雪,开门,衣服拿来了……我去敲浴室的门。

   浴室的门依旧是开了那么一点,秦雪探出头来,虽然我看不到其余的部位,但我却在自动脑补。

   怎么是这件啊……秦雪将连体衣拿在手里,脸色更红了。

   没事,等下我回卧室了,你自己回去就行,我不会偷看的。

  我故意正气十足地道。

   秦雪没说什么了,将浴室门关了,显然是换衣服去了。

   我连忙回了自己卧室,将监控的画面切换到我自己家的客厅,我家也都装了监控,不过浴室却没装。

   大约两分钟之后,秦雪将浴室的门开了,准备出来了。

   我心中一喜,打开我的卧室门,快步从卧室走了出来。

   在我的刻意制造机会的情况之下,我们两人在客厅遭遇了。

   秦雪此时,就穿着那套半透明连体衣。

   啊! 秦雪哪里想到我忽然出现,她吓得尖叫了一声,就要用换下来的衣物挡住一些关键的部位,她也知道自己穿的这套连体的衣服,实在是惹人犯罪。

   但忽然之间,她脚下一滑。

   我连忙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她。

   温香软玉入怀,我简直陶醉了。

   哦……好痛……但是随即秦雪哼哼了起来,原来她崴脚了。

   你没事吧?我以为你走了呢,因此从卧室出来了,对不起。

  我一边解释,一边将秦雪扶起来了。

   我终于和她有了最为亲密的接触,此时的她就在我的怀里,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我心头如小鹿乱撞。

   没事,我自己回去抹点红花油就行了。

  秦雪的耳根子都红了,她在我的怀里挣扎道。

   你好像崴脚了,可不能自己走,不然伤势会加重,我学过推拿,我帮你按摩一下,给你上点药,等下就好了。

   我连忙道,我依旧紧紧抱着秦雪,这样的机会得来不易,我哪里舍得就这样放弃。

   那就谢谢了。

  秦雪娇滴滴地道。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