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女生就是不答应做我女朋友|随着马儿奔跑律动



现在他一手受了伤,对自己的身手必然会有所影响的。

   陆旭拉着唐 冬梅兴水村跑了过去,也不管胡坚强他们的死活。

  他对自己的手段很有分寸,说让他们倒下,他们就绝对不会站着,说让他们轻伤,那这伤害就绝对不会威胁到他们的性命。

   兴水村就在眼前,只要到了兴水村,那么就算是胡坚强他们追来,也不会有什么作为的。

   唐冬梅被陆旭拉着,虽然勉强能够跟得上,但是脚步也显得踉踉跄跄的。

  眼看就要到了,唐冬梅却突然跌坐在地上。

   陆旭,我的脚崴了。

  唐冬梅惨叫一声,可怜兮兮的 说道,你自己回去吧,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陆旭皱了皱眉,不由分说的抱起了唐冬梅。

   你干什么,快让我下来!唐冬梅在陆旭怀里扭动了一下。

   陆旭一边跑一边说:如果你不想让他们追上,或者是让我失血过多的话,那就老实一点。

  他的声音很冷,一点都不像唐冬梅认识的那个阳光一样的陆旭。

   听了他的话之后,唐冬梅很老实的停止了扭动,同时双手环在陆旭的脖子上,以减轻陆旭双手的负担。

   冬梅姐?陆旭?你们这是怎么了。

  刚一进入兴水村,便听到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这声音的主人就站在陆旭的面前,正是李 秀玉

   看到李秀玉之后,陆旭也来不及解释,只是说了一句:带着你的姐妹们都来我家,胡坚强带着几个人在外面,他们有刀! 李秀玉虽然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是一听陆旭这么说,立即便跑去招呼自己的姐妹们了。

  陆旭没有停顿,直接抱着唐冬梅跑回了家。

   把唐冬梅放在床上,陆旭帮她脱掉了鞋子。

   你干什么!唐冬梅娇咤一声,连忙起身就要护住自己的脚。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男人的头, 女人的脚。

  说的都是不能碰的两个部位,男人的头自然 不用解释了,脑袋代表着一个人的自尊,如果不是关系极好,碰头还不是自讨苦吃。

  据说在一个古国,头碰头代表着宣战。

   同时,女人的脚也是完全摸不得的。

   古代女人对自己的脚很是重视,认为这是一个隐秘的部位。

  看那些古装剧上,经常会有女人在小河里洗脚,同时一个男人就在一旁看着。

  这也就是电视剧而已,看看就行了,真正的古时候,女人对脚的保护几近变态。

   现在,陆旭直接脱掉了唐冬梅的鞋子。

  虽然这已经不是古代了,但是唐冬梅她们对自己的脚还是很爱护的。

   脚崴了,需要尽快治疗!陆旭一手挡开唐冬梅,另一只手在唐冬梅的脚腕上不断的轻抚着。

   唐冬梅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潮红,哪儿见过这么治疗的啊,让别人看见还不以为这是在偷情。

  但是,就在她害羞的时候,却突然觉得脚腕上传来一阵剧痛。

   啊!一声惨叫声从唐冬梅的口中传了出来。

   也正是这个时候,李秀玉带着兴水村的女人们也刚好到了这里。

  听到了唐冬梅的惨叫声,她们立即冲进房间。

   陆旭头也不抬的说道:秀玉,去打一盆凉水,越凉越好! 在场的每个人都是一头雾水,她们本以为是陆旭在欺负唐冬梅,但是看眼前的场面,却又不像。

  李秀玉立即拿上水盆,出去打了一盆冰凉的井水。

   陆旭把唐冬梅的脚放了进去,同时一边小心翼翼的按摩。

  过了几分钟之后,他才站了起来,坐在床上,对唐冬梅说道:家里有红花油么?四十八小时之后,抹上一些红花油,会好的更快一点。

   唐冬梅却早已愣住,虽然刚才一阵剧痛,但是现在不但剧痛消失了,她还觉得自己的脚一阵舒服,比原来没崴到的时候还要舒服。

   噢。

  唐冬梅应了一声,但是整个人还是傻愣愣的呆着。

   盆里的清水已经被染成了鲜红的,众人关心唐冬梅,却是没人看到。

  此时李秀玉一抬头,看见那水之后,立即惊呼一声。

   呀,陆旭你流血了!她指着陆旭的手说道。

   只见,一股股鲜血从陆旭的手上滴落在水盆中,溅起了一片血花。

   王凤等人立即跑了上来,关切的问东问西。

  陆旭微微一笑,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什么大碍。

   李秀玉默默的走了过来,手里 拿着一块干净的布。

   到底怎么了?李秀玉好奇的问道。

   陆旭的身手她自然清楚,但是现在竟然有人能把陆旭伤成这样,她的心里充满了疑惑。

  其他人也纷纷问道,毕竟陆旭已经是兴水村的村医了,也算是半个家人了。

   唐冬梅把之前的事情给她们解释了一下,当她们听到周庄拦住唐冬梅两人的时候,脸上一阵义愤填膺。

  当听到胡坚强他们九个大汉拿着柴刀拦截的时候,脸上又是一阵惊恐。

  当她们听到陆旭为了保护唐冬梅,而不惜空手接住柴刀的时候,脸上又是一阵的钦佩。

   英雄,当之无愧的英雄! 这就是这些女人们心里的想法,在自己身边女人受到危险的时候,能够挺身而出,这当然可以称得上是英雄。

   好了,冬梅姐的脚也治好了,既然他们没有追过来,想来也是安全的。

  你们就带着冬梅姐回去吧,不用太慌张。

  陆旭早已把自己的手包扎了起来,对着众女说道。

   房间毕竟还是太小,难以容纳五十多个人,直到此时,口口相传,外面的人才知道之前发生的事情了。

   那你呢?你受了伤,一个人能行么?王凤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妩媚的神色,对着陆旭说道。

  看她的表情,陆旭在心里笑骂一句小妖精,都这样子了,她竟然还想着那事儿。

   我自己留在这里就可以了,一点小伤,没什么大事儿。

  陆旭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可以,同时也开始整理起了自己的东西。

   李秀玉抢先一步,端起了水盆。

   今晚我睡在你这里!李秀玉口无遮拦的说了出来。

  听了她的话之后,现场一阵喧闹。

  所有人都想不到,一个黄花大闺女,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来这么一句话。

   随即,她又觉得自己的说法有所欠妥,一脸酡红的补了一句:今晚我留在这里照顾你。

   这些女人们都知道李秀玉这 丫头少不更事,笑一笑也就没往心里去。

  倒是唐冬梅,意味深长的看了李秀玉一眼,说道:陆旭,既然这样,就让秀玉留在这里照顾你好了。

  你受了伤,干什么都不方便。

  本来应该我留下的,毕竟是因为我才受了伤,但是我现在这个样子,留下来恐怕还得你照顾我咧。

   唐冬梅的话,她们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只有陆旭,一脸无奈。

  山里人毕竟没有外面的人那么开放,李秀玉如果真留在自己这里,恐怕就真的嫁不出去了。

   好了姐妹们,都回去休息吧。

  唐冬梅招呼一声,在众人的搀扶之下走了出去。

   王凤扭头朝着陆旭抛了一个媚眼,然后对李秀玉说道:玉丫头,照顾好你的旭哥哥啊。

  说完,扭着自己纤细的腰肢,也离开了。

   如此一来,偌大的院子就只剩下了陆旭和李秀玉两人。

   李秀玉满脸通红,站在陆旭的面前不知所措。

  她毕竟还是个黄花大闺女,未经世事,又怎么能不害羞呢。

   想什么呢丫头!陆旭看着她这幅模样,又好气又好笑。

   至此,李秀玉才反应过来,一抬头,却对上了陆旭的目光,然后又连忙低下了头。

  啊?我,我去把水泼掉。

  随即,她端着水盆逃也似的走了出去。

   陆旭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她的背影,不觉充满了温馨。

   和唐冬梅他们不一样,唐冬梅他们虽然能够挑起陆旭的欲望,但是却一点都不会让陆旭有这种感觉。

  陆旭皱了皱眉,这是个很危险的信号,他记得,只有当初恋爱的时候才有这种感觉。

   难道这么大了又恋爱了? 陆旭甩了甩头,抛掉自己心里那奇怪的想法。

   李秀玉换了一盆清水,走了进来。

  她的手里还拿着一块干净的布,只是看起来这布的样子有些奇怪。

   毕竟才是中午,时间还早,山里的温度很高,陆旭洗了把脸,然后用那块布擦了擦脸。

  抬头看去,只见李秀玉满脸羞红的站在自己面前。

   好香啊,这是什么布?咦,丫头,你的胸变大了!这块布上有种说不出的味道,像是麝香,又像是香水,但是味道又不太对。

   李秀玉跺了跺脚,娇咤一声:要死啊!随即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谁让你用这块布擦脸的,我是让你包扎伤口的! 陆旭挠了挠头,不知道这有什么区别,难道包扎伤口的就不能用来擦脸了么? 你就躺在这里休息吧,什么都不用管!说完,李秀玉便麻利的开始收拾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陆旭不得不感叹,家里没有女人就是不行。

  不说其他,就只是收拾房间,男人永远都比不上女人。

   一下午的时间,李秀玉都是一个人在收拾,她不允许陆旭插手。

   好容易捱到了晚上,李秀玉又端了一盆清水过来,对陆旭说道:你该清洗伤口了。

  随即,她解开了陆旭手上那块布,然后把之前他擦脸的那块拿来放在了旁边。

   看着她娴熟的动作,陆旭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吃惊的神色。

  他没想到,李秀玉竟然如此的熟门熟路。

   李秀玉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惑,一边为他清洗,一边说道:不用太吃惊,以前我跟王婆婆在一起,也学了一些医术。

  不过就是没你精通而已,打打下手什么的,我还是可以的。

   至此,陆旭才恍然初醒。

  既然外婆能把那么重要的东西交给李秀玉,自然是对她很信任了。

  对如此信任的人,以外婆的性格又怎么会不教她两手呢。

   诺,这是王婆婆留下的伤药,你涂上去,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李秀玉拿出了一个小瓶子,小心翼翼的涂在了陆旭的伤口上。

   一边涂着,一边说道:这是王婆婆给我的,当时她告诉我,这药一定要很好的保存起来,不能轻易的给别人用。

  我听她的,就连我爹都不知道我有这瓶药,你是第一个用它的人。

  说完,丫头的脸便已经红的跟苹果似的。

   涂上药之后,李秀玉拿起了旁边那块布。

   之前没发现,等到李秀玉展开的时候,陆旭才发现,这块布竟然这么长。

  粗略估计,这块布的长度也在三米靠上。

  但是他之前拿在手里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三米长的布,如果是粗布的话,又怎么可能叠成那么小一块儿呢? 李秀玉皱了皱眉自己的鼻子,没说什么,撕下一块,包在了陆旭的伤口上。

   陆旭越来越觉得,李秀玉胸口的起伏和往常不一样,就像他之前说的那样,两座玉峰比原来大了好多。

  以前还没觉得,现在一看,竟然比唐冬梅她们都毫不逊色。

   李秀玉被他看得不好意思,连忙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说道:大流氓,你看什么呢啊! 听她这么一喊,陆旭猛地一拍脑袋,这才明白过来那块布到底是什么。

  三米多长,能叠成一小块儿,而且质地柔软,有一种特殊的香味。

   他不怀好意的看着李秀玉的玉峰,他记得历史书上说过,古代女人会用一种布匹保护自己的胸部,那种布,叫裹胸…… 好了,睡觉吧!李秀玉关上了门,便走过来帮陆旭脱起了衣服。

  这个院子虽然很大,但是能住的房间也就只有这一个,李秀玉要留在这里,就只有和陆旭睡在一起。

   丫头,你不怕我坏了你的名声?陆旭一边脱衣服,一边问道。

   李秀玉满脸通红,害羞的说道:你不记得我跟你说什么了吗?我说,只要你留下来做我们兴水村的村医,我就嫁给你! 听到李秀玉的话之后,陆旭只觉得自己一阵头晕。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当时那情况,自己完全没有在意! 他留在这里,也是为了修炼外婆留给自己的神秘功法。

   现在李秀玉提出这个要求,陆旭才猛地一拍脑门,才明白过来这丫头误会自己了。

   李秀玉满脸通红,她低垂着头,两根手指头不住的绕着弯,似乎是在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但是无论如何,她却始终无法收拢起自己心里的羞涩。

   既然我决定要嫁给你,还有什么坏不坏名声的!李秀玉的声音虽然很低,但是语气却很坚定。

   陆旭哑然失笑,说道:丫头,一句话而已,不用当真。

   李秀玉和唐冬梅他们不同,唐冬梅她们独守空闺,长久下去就算是贞洁烈妇也忍受不了啊。

  但是李秀玉不同。

  李秀玉是一个正值好时候的小姑娘,她还有着大好的未来,自己不能因为一时糊涂而坏了她的名声。

   听他这么说,李秀玉水灵灵的大眼睛突然朦胧了起来。

   看她这副姿态,陆旭一阵心疼,女人还真是水做的,竟然说哭就哭。

   你嫌弃我?李秀玉楚楚可怜的看着陆旭说道,嫌弃我是山里人,没文化?还是你觉得我长得不好看?配不上你? 陆旭现在可谓是一个脑袋两个大,这丫头的心思,他一点都猜不出来。

  自己不过安慰一下她而已,她竟然就能够联想到自己嫌弃她。

   李秀玉轻轻地扭动了一下纤细的腰肢,而后站起身来。

   如果你嫌弃我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离开!说着,她便要走出去。

   看到这一幕之后,陆旭连忙阻拦。

  李秀玉在这里过夜,也就那么几个人知道。

  但是如果李秀玉大半夜的跑回去,恐怕到时候整个兴水村的人都会认为是自己欺负李秀玉了。

   好了好了丫头,别闹了。

  陆旭连忙出声阻拦。

   但是李秀玉却丝毫不停,只是径自的要离开房间。

  陆旭看着李秀玉不住扭动的腰肢,皱了皱眉,说道:丫头,你这两天有没有觉得很不舒服?下面发痒的那种! 李秀玉本来已经打开门了,但是听到了陆旭的话之后,她又扭头走了回来。

  本来,她今天留在这里就是为了这件事情的,但是经过之前那么一折腾,她竟然把这事儿被忘了。

   现在,陆旭既然能够清楚的说出自己的状况,那么自然可以轻易的治疗自己的病了。

   恩,很痒,就好像是虫子在里面钻来钻去似的。

  李秀玉的声音细弱蚊蝇,如果不是陆旭听力惊人的话,恐怕还真听不到。

   陆旭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容,他开口说道:丫头,你有没有按我说的去清洗啊?在检查之中,陆旭发现了李秀玉的体内有潜在的病毒,一旦受到刺激,就会爆发出来。

  同时也会引起李秀玉的妇科病。

   不过因为并不严重,再加上李秀玉还是一个云英未嫁的姑娘,所以陆旭也就没有动手给她治疗。

   但是不知为何,病情竟然更加严重了,这一点,就连陆旭也想不通。

   有没有按我说的去清洗?陆旭皱着眉头问道。

   李秀玉满脸羞红,憋了好长时间才说道:我洗了啊,但是一点效果都没有。

  原来还没什么事,但是洗了之后却越来越痒。

   听了她的话之后,陆旭的眉头拧在一起。

  妇科病一般是因为房事不注意,或者不注意清洁才造成的。

  李秀玉云英未嫁,自然不可能是前者。

  现在清洗了之后,却更严重了,这和他在医专学到的理论完全不同啊。

   你躺下来!陆旭起身说道。

   李秀玉对他的话自然是深信不疑,虽然害羞,但是还是听话的躺在了床上。

  她解开了自己的衣服,双手紧紧地捂着自己如苹果般鲜红的脸颊。

   陆旭掀起了她的衣服,还没等正式开始检查,便发现了一些不正常的现象。

   李秀玉的小腹上竟然也出现了一些红斑,这些红斑面积很大,颜色却很浅,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还真看不出来和周围的皮肤有什么差别。

   接着往下看去,红斑已经蔓延到了大腿两侧。

  一股淡淡的腥味散发出来,让陆旭不禁皱起了眉头。

   普通的妇科疾病,虽然也会出(老板和我在办公室爱爱)现红斑,并且伴随着腥味,但是却和眼前的状况迥然相异。

  粘膜环境不洁,是导致妇科疾病的主要原因,李秀玉的病却完全排除了这个诱因。

   怎么样陆旭?我还有救么?李秀玉可怜兮兮的看着陆旭,低声问道。

   陆旭哑然失笑,说道:你放心吧,我可是神医,怎么会治不好这样的小病呢?话虽是这么说,但是他的心里还是一阵沉重。

  这是他完全没有见过的疾病,虽然暂时不清楚会不会威胁到李秀玉的身体,但是他却拿着病没有任何的办法。

   即便是不会威胁到生命,但是一个云英未嫁的姑娘,整天那个地方奇痒无比也不是个办法啊。

   冻疮?陆旭沉吟了好长时间,才眼前一亮,想到了这两个字。

   他还依稀记得,冻疮常见于冬季,是因为气候寒冷引起的局部皮肤出现红斑、肿胀性损害,严重者可出现水疱、溃疡,病程缓慢,气候转暖后自愈。

   苏瑞没注意到这点,闻言点点头道:“你刚来岩城,有一个朋友不容易,要好好相处哦。

  ”说是这么说,苏瑞心里却觉得,自己或许可以从她闺蜜那边旁敲侧击的套下话,看看秦 月儿如今到底是个什么想法。

  “知道啦, 姐夫!”秦月儿吐了吐舌头,不疑有他道。

  ……黄姐火锅。

  这地方生意很好,苏瑞两人来的时候店外已经排起了长队。

  好在他之前因为单位定点聚餐地点的事情,和这家店的老板交结过,手里有一张获赠的VIP卡,倒是省了不少事。

  两人在服务员的指引下进了一间包厢,点菜完毕,正在等锅底热开的时候,一个靓丽的身影就踱步而入。

  “呀, 文倩你来啦!”秦月儿朝着她招招手,拉着她的胳膊坐下,对苏瑞道:“这是我姐夫,苏瑞。

  ”“姐夫好!”文倩很是自然的跟着叫了一声,声音甜糯糯的。

  “额,你好。

  ”苏瑞倒是没想到这个岁数和秦月儿差不太多的女孩会这么自来熟,愣 了下才露出笑脸道:“早听月儿说你很漂亮,今天看见才知道,她的确是没有吹牛。

  ”不得不说,文倩的出现给了苏瑞很大的惊艳感,和秦月儿的美不同,她有一张素雅温婉的俏脸,柳眉琼鼻,眼里仿佛含着一泓春水,一身小西装得体修身,是那种典型的都市丽人风格。

  “姐夫你真会说话。

  ”文倩的俏脸微微泛红,似乎对于苏瑞的夸奖有些不好意思。

  “哼!姐夫你居然敢当着我的面口花花,小心我回去打你的小报告哦!”秦月儿皱着小鼻子威胁了苏瑞一句,说道最后又笑了起来,显然只是开玩笑。

  “哈哈,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啊。

  ”苏瑞打了个哈哈,举起筷子道:“吃菜,吃菜。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一桌人很快就聊了起来。

  让苏瑞没想到 的是,秦月儿这个闺蜜文倩居然还是岩城大学的校花,听自家 小姨子的口气,似乎追求者不少。

  几人聊着,随即就说到了秦月儿身上,在苏瑞有意无意的推波助澜下,文倩很快就透露了秦月儿在学校被一个高年级学长疯狂追求的事情。

  苏瑞对此表现得不动声色,但暗地里,却是有了些想法。

  一顿饭后,三人已经相当熟络。

  “姐夫,这么晚了,这边回学校坐计程车还得两个小时,太不安全了,要不……让文倩在咱们家住一晚吧?”秦月儿在苏瑞结账的时候找上来问道。

  苏瑞考虑了下,觉得的确是这样,加上家里空房间还多,于是便答应下来:“行吧,咱们一起回去。

  ”因为喝了点小酒的缘故,苏瑞叫了个代驾,随后就和秦月儿、文倩两人做着的士回了家。

  此刻已经快到十点,到家后苏瑞见 老婆 秦雪还没回来,就打了个电话过去。

  让他没想到的是,电话只响了两声,就被挂断了。

  接着,微信上就跳出来秦雪发来的消息。

  “今天晚上要赶项目进度,得熬夜加班了,你睡吧,不用等我。

  ”苏瑞愣了下,苦笑一声,回信息交代她注意休息。

  那边秦月儿很快带着文倩开始参观起来。

  苏瑞感觉酒劲上头,有些睡意,见状招呼了她一声,便洗澡上床,睡了下去。

  或许是有段时间没喝酒的缘故,半夜的时候,苏瑞感觉喉咙难受,打着哈欠爬起来,就准备去厨房找点水喝。

  让他没想到的是,刚打开门,他就看到小姨子秦月儿的房间,居然又开着门。

  一片漆黑之中,那门缝洒落的微弱灯光显得异常明亮。

  怎么最近习惯不关门了?苏瑞摇摇头,也没往其他方面想,径直就打算越过秦月儿的房门。

  结果没走两步,和之前如出一辙的呻吟声突然传了出来。

  “嗯~啊……”……不会是又在观摩爱情动作片吧?苏瑞有些无奈,秦月儿已经成年,他作为姐夫实在是不好对这种事情过多干涉,于是只当做没听见,摇着头便走向了厨房。

  在净水机上接了两杯水喝下,苏瑞感觉喉咙好了些,人也(老板和我在办公室爱爱)清醒了过来,便准备原路返回房间继续睡觉。

  然而倒转回来,途径秦月儿房间的时候,一阵‘嘎吱嘎吱’的床板摇动声突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怎么动静这么大?不会是两个人在一起看吧?苏瑞腹诽了一句,想了想,还是凑过去看了一眼。

  一副让人血脉喷涌的画面顿时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这……这是……苏瑞人都傻了,他怎么也没料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只见房间内,秦月儿和文倩竟是赤身果体的相拥在一起,脑袋交错亲吻着,一副忘情的模样。

  文倩很明显是主动的一方,她相当熟练在秦月儿身上或揉或捏,极尽挑逗。

  而秦月儿早已经意乱情迷,发丝凌乱的闭着眼睛,小嘴微张,不断发出低沉的呻吟。

  老实说,长这么大,苏瑞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看见这样的场景。

  ——小姨子居然是拉拉?他心里突然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月儿呀,你是要你的姐夫呢,还是要我啊?”此刻的文倩和之前简直判若两人,她骑在秦月儿身上,低着头,发丝散落垂下,双手压着秦月儿的肩膀,浑身都充满了一种原始的野性美。

  秦月儿吃吃一笑。

  目光迷离道:“要姐夫啦。

  ”“哼,看来你还是没知道我的厉害。

  ”文倩骄哼一声,翻手就从旁边摸出了一件成人用品,潮红的脸上满是兴奋:“小妮子,怕不怕啊?”“不怕!”秦月儿咯咯的笑着:“你下午让人家视频给你看,还硬要玩什么姐夫玩弄小姨子的戏码,还好没被姐夫他发现,要不然……”“要不然怎么?”文倩意味深长的拉长了语调问道。

  秦月儿红着脸求饶:“哎呀,你别问了,快点嘛,人家等不及了。

  ”“小妖精!瞧把你急的。

  ”文倩轻笑一声,动作异常娴熟的抚过秦月儿那光滑平坦的小腹,慢慢的接近了……苏瑞已经完全瞪大了双眼,面前这一幕,让他看得胸口狂跳,就跟有人在打鼓一样。

  他心里庆幸夹杂着苦恼,庆幸的自然是小姨子并非暗恋上了自己这个姐夫,下午那一幕,不过是她和‘小情人’之间的角色扮演而已。

  而苦恼的,自然就是小姨子的性取向问题了。

  长着这么漂亮的一张脸蛋,居然是个拉拉?这种事情,我该怎么跟秦雪说明呢?第二天一早,苏瑞盯着黑眼圈来到了公司。

  他昨天回房后,闭上眼睛的时候,满脑子都是那偶然窥见的香艳画面,自然不可能睡什么好觉。

  更让他头疼的是,通过文倩和秦月儿对于那种事情的‘熟悉程度’,明显可以看出,两人维持这种关系,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秦雪对秦月儿有多上心苏瑞是清楚的,要不然她也不会把人接到家里来住。

  如果让她知道这件事,很难说会闹成什么样。

  哎,还是先想办法旁敲侧击劝劝秦月儿,这种关系,不能在这样下去了。

  脑子里琢磨着这些,苏瑞都有些没精力工作了。

  “苏总监,许总让您去她办公室一趟。

  ”也就是这时候,下属小陈突然敲门走了进来,面带同情的带来了一个消息。

  作为能够独立负责高端编程的总监,苏瑞在IT行业也算得上是顶层精英了,公司最近上马的好几个项目,上面都是吩咐他把关的。

  一旦成功,提成都能拿到手软。

  “许总找我?”苏瑞有些不明就里的看了小刘一眼:“知道是什么事情吗?”“不知道。

  ”小刘连连摇头,犹豫了下又道:“不过……许总她似乎心情不太好。

  ”“我知道了。

  ”苏瑞点点头,站起来出了门。

  半分钟后,他推门进了许 晴柔的办公室。

  二十八九岁的年纪正是女人最有魅力的时候,没有了少女的青涩,又不似熟妇那样荤黄不忌,再加上身份带来的征服感,许晴柔这种漂亮的知性女人,完全是男性最热切的幻想对象。

  她今天的打扮有些不同以往,黑色的小西装内,是素白色的低胸打底衫,喷薄欲出的丰满在双手的托举下,显得尤为巨大。

  “许总,你找我?”苏瑞笑着问道。

  他对于许晴柔的态度一直很好,倒不是想要巴结,亦或是期待发生点什么……事实上,这女人说起来还算是他的伯乐。

  当初刚毕业的时候,苏瑞还只是这家公司的程序猿,要不是许晴柔慧眼识人,破格提拔了他,也不会有他的今天。

  “你还好意思问我?”许晴柔没有如同往日那样露出淡笑,反倒是俏脸含霜,目光冷冽的看着苏瑞:“你知不知道,你所谓验收合格的程序,居然出现了足足五个常规逻辑漏洞!要不是我在交给客户前又检查了一遍,这会给公司的形象带来多大的问题!”或许是因为内心太过激动,她说话的时候,忍不住拍了桌子,动作过猛之下,双峰一阵乱颤。

  这不禁让刚有些慌乱的苏瑞看得一呆。

  许晴柔自然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变化。

  不过她到底是个女强人,对此虽然脸色微红,倒也没太过羞涩,一边用手挡住胸前的旖旎风光,一边冷哼一声道:“很好看是不是?回家看你老婆的去!”“啊?不是……”苏瑞匆忙摆手,暗骂自己最近真是憋晕了头,尴尬之余,连声道歉道:“许总,我上午有点走神了,抱歉,我这就拿回去修改……”“等等。

  ”许晴柔出声叫住了准备离开的苏瑞,瞪了他一眼道:“苏瑞,我知道你最近身上的担子重,也很理解……这样罢,你先回去休息两天,我这有几张清源山庄的消费券,你带你老婆去那儿好好休整一下,释放下压力,然后给我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明白吗?”她说着,伸手就将几张消费券从抽屉里拿出来,放到了桌子上。

  苏瑞没想到许晴柔会如此通情达理,一时间很是感激:“许总,我……”“煽情的话就不用说了。

  ”许晴柔摆摆手:“记住我说的话,我不希望再看到你犯这种低级错误。

  ”苏瑞点点头:“我记住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苏瑞收拾了下东西,再次给老婆秦雪打了个电话。

  这次总算是拨通了。

  “老公,有什么事吗?”秦雪那略带倦意的声音响起,打趣道:“不会是昨天我不在家,你睡不着觉吧?”幸好你没在家啊,要是你也在,看到你妹妹玩百合,还不闹翻天?苏瑞头大的揉了揉眉心,继而道:“你那边忙得差不多了吧?想不想出去放松放松?正好许总给了我几张消费券,可以去清源山庄逛一圈。

  ”“好啊。

  ”秦雪答应得很快,饶有兴致道:“把月儿也叫上吧,大家一起去。

  ”……清源山庄是岩城小有名气的避暑圣地,因其大部分建筑都修建在一条小溪之上而得名,周围环山,屋子里还有活水流过,独栋的别墅型住所非常适合三口之家旅游休闲。

  苏瑞带着秦雪和秦月儿,在当天下午来到了清源山庄。

  秦月儿是个跳脱性子,到地方就要去看孔雀园,苏瑞本来还想着找借口把她支开,闻言自然顺水推舟答应下来。

  等她一走,苏瑞就一把抱住了老婆秦雪。

  所谓小别胜新欢,苏瑞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这几天又被‘刺激’得不轻,如今总算是有了过二人世界的机会,自然得抓紧时间‘办正事’。

  “老婆,我怎么感觉你又变漂亮了……”苏瑞说着讨喜的话,手上就开始不规矩起来,顺着秦雪那光滑的脊背摸了进去。

  说起来,秦雪和秦月儿真是两种不同风格的美女,她是那种典型的江南女子,清秀的眉目,薄唇小嘴,瓜子脸,气质秀雅,身材略显丰腴,看着就让人想起一个词来——贤妻良母。

  “哎,还是白天呢!”虽然已是老夫老妻了,但秦雪对于苏瑞的抚摸还是有些羞涩,啐了一口道:“万一被月儿看见……”“孔雀园那边光过去都得半个小时呢,没事。

  ”苏瑞看着秦雪羞红的脸蛋,只觉连日压抑的欲望一瞬间喷涌而出,忍不住一把将她横抱在了怀中,笑道:“咱们先洗个鸳鸯浴,嘿嘿……”他说着,就在秦雪的惊呼声中,火急火燎的进了浴室……与此同时,伴随着房门开启的轻微动静,外面蹑手蹑脚的走进来的一个人影。

  正是本应到了孔雀园的秦月儿。

  “倩倩,我们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秦月儿的脸上闪过一丝踌躇,对着手里的手机道:“要是被发现了……”“你不是也很好奇你姐姐和你姐夫都会哪些姿势吗?”手机屏幕上,文倩玩味的笑了笑:“到时候咱们也可以学习一下呀,是吧?”“那,那你还有多久过来?”“马上就到。

  ”“好吧,我等你啊。

  ”秦月儿挂了视频,犹豫了下,才轻手轻脚的从观景阳台来到了洗浴室外。

  她找了个凳子,爬到风管机的架子上,从通风口看去,随即,就看到苏瑞抱着秦雪从进来的那一幕。

  秦月儿眼中闪过一丝兴奋,连忙打开了手机的录像功能。

  苏瑞脱下了秦雪的衣服。

  手掌拂过那片雪白,温热的触感和光滑的肌肤让他一阵口干舌燥。

  即使已经看过无数次,但如此完美的胴体,仍旧让他着迷。

  “想看到什么时候啊~”秦雪拉长了语调,娇羞的白了苏瑞一眼:“不是要洗澡吗……”“嘿嘿,我帮你洗吧,老婆。

  ”苏瑞说着,就把她抱进了浴池之中。

  这里的浴池很大,半米深,长宽足足三米,两侧靠边的位置还设计了坐落在池中的躺椅,正好方便了苏瑞。

  秦雪没有拒绝,顺从的躺下来,撒娇道:“老公,我这几天好累,你帮我按摩下吧。

  ”“好。

  ”这种夫妻之间的情趣互动苏瑞自然不会拒绝,他答应下来,伸手就在秦雪身上揉捏起来。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