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tickle porn



  早上看到新聞,伊春空難的遇難者每位賠96萬,要是 我也在機上多好呀,解脫了,還能讓家人過上安定的 生活

  人最可悲的恐怕是想死都不敢去死了。

  我現在就是這種情況。

    我來自廣東,出生 在一個沒有快樂的家庭里,說沒有快樂,不是單親什么之類的,父親是一個整天拉長人臉,看不到一點笑臉的人, 母親是一個只知道拼命做 農活的人。

  從我記事以來,自己就和別人不一樣,人家的小孩每天放了學就三五成群的一起玩,而我卻得呆在廚房里做飯,幫燒火。

  每當聽到外面小孩玩的嘻叫聲時,心里說不出的難受。

  再長大點,知道母親的累了,我會主動幫母親做家務和上山做農活。

    可是,每當天氣下雨時,我是多么想不用去做農活,去跟其他人玩一下,可是村里那么大,不管我躲在哪里玩,母親總是能找到我,要我去做農活。

  我心里的火呀,我還記得有一次,因為我一肚子火,不小心把我媽的腳給鏟了一下,在家坐了幾個月動不了。

  再長大點到鎮上讀初中了,整整三年時間,父親從來沒給過我一分錢做零用,每當看到人家買 東西吃,而自己口袋空空,那心里難受的。

  這樣的生活讓我過的好迷茫  后來出來工作,走南闖北, 做過流水線,也做過泥水工。

  試過從佛山走路到南海,也試過露宿街頭。

  當然是一事無成,后來流浪到廣州,總算有了相對比較穩定的工作,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認識了現在的另一半,不知道當初怎么鬼迷心竊了,好象從當初談戀愛就不順利,因為我沒錢,她的父母都反對。

  而我們可能都是因為是第一次談戀愛,都用了真感情,經歷過幾次分分合合,還是走到一塊了。

    婚前就有過幾次因為我出去和朋友打麻將而吵架,開始想著結婚后會慢慢可以改變。

  但我想的太簡單了,到后來我才知道她為什么會只要我出去她就跟我吵,因為她父親,看起來很老實的一個人,出去鬼混了。

  可能因為這事,在她的心里留下了陰影。

  只要我晚上不在她身過,她就沒有安全感,就以為我出去鬼混了,為這事我也提過去看心理醫生,但沒去成。

    婚后我們有了我們的愛情結晶,而我也把我的雙親從老家接下來廣州,讓母親幫忙帶小孩,這樣好讓 老婆可以去上班,如此一來可以存點錢。

  但問題也馬上跟著而來,因為有老媽幫忙帶小孩,而我的工作又休息時間很多,在家閑著沒事干又去打麻將了,又大吵了幾次。

  我身邊的朋友都知道我有個這樣的老婆了,當然,她也不在附。

  在她眼里,我的朋友都是該死的東西,沒有一個好東西。

  (倆性故事)試過有一次我們在打麻將,她上來翻桌子,弄得我真想找個地洞鉆下去。

  當時我真的是想一巴掌打過去,但我所受的教育告訴我不能打女人。

  為這事我們大吵了一架,火車票都買好了,準備回老家辦離婚手續,但到了火車站她又不肯上車了。

  我真的認命了,自己種的因,自己就的吃這果。

  這樣的生活讓我過的好迷茫  因為她老是這樣鬧,我也覺得沒意思,再說我的朋友知道這樣,也都不叫我一起玩了,這樣相對平靜又過了一年多。

  后來我們又生了第二小孩。

  但人活著,不可能整天呆在家里,總有個吃飯聚會什么之類的,免不了又要晚點 回家,又鬧。

  我也分析過了,只要晚上我不在家,她就會胡思亂想,想到她父親身上去了。

  就拼命打電話給我,要我馬上回家,人活著就要這臉,我跟人家在喝酒,她打電話來了我就得回去,那我她媽的真的活著干嘛。

  她有她的理由,太晚了,你在外面不安全,還說的是頭是道。

  我覺得自己是一條狗,讓她綁在腰上她就有安全感了。

    我去找了算命的,人家說我就是這命,但這樣活著真他媽的累,我要反抗,我不認命。

  但我能怎么樣,分開吧?人家跟了我幾年,我沒能給過人家什么,要分也沒 能力給人家什么補償!這樣好象做人太不地道。

  不分嘛,我又無能力改變她,我真的好幾回想過死了算了,但想著老人家那么辛苦把自已帶大,如果自己就這樣走了,她們得多傷心,而自己又有二個小孩,走了他們怎么辦?這樣的生活讓我過的好迷茫  看到伊春空難的消息,我多么希望我也在遇難都之中呀,這樣自己走了,能有一筆錢給老的小的維持生計,是多么完美的一件事呀!  有誰能給我指點迷津?我該怎么辦?好迷茫? 李悅平時在村里就像個開心果,今年剛滿十八歲,模樣十分周正,前凸后翹,喜歡把自己打扮的很可愛,但是最近一個月悶悶不樂,因為她覺得自己害了不好的病,難以啟齒。

   一個月前,有個親戚從城里給她帶回來一輛自行車,本來挺高興的一件事,但是每次她騎上自行車的時候下邊就癢的厲害,晚上回到房里 小褲褲上就會有黏黏的東西。

   家里也沒人給她說這些,那些東西臭臭的,一時之間她也不知怎么辦才好。

   但是村里有個 大爺很厲害,這些天她實在忍不住了,只能去拜托劉大爺幫幫忙。

   劉大爺原名叫劉為民,今年四十好幾,七歲就跟著老父認中草藥,行醫幾十年也算是個老中醫了。

   但一次醫療事故 老劉被無辜牽連,誤判判了八年,出來之后老劉就發現自己已經老了,女孩兒也根本不會正眼看自己了。

   老劉的條件其實不錯,用法院賠償的賠償款在鎮上開了個診所,日子過得算是滋潤。

  想著趁自己還不算太老,趕緊生個一兒半女,讓老劉家香火能續上。

   這一天天氣不是很好,風刮得呼呼的,鎮上十分清冷,一上午都沒什么人來 看病

  老劉剛準備把卷簾門關上,突然一個年輕的女兒,一臉緊張的走了進來。

   老劉也十分喜愛這個李悅,只可惜自己年紀大了,這種女孩兒自己是注定得不到了,不然自己要是能跟李悅結合的話,以后生出來的孩子,絕對比明星還美麗帥氣。

   劉,劉大爺。

  李悅一進來,看到老劉之后,臉上的表情就有些不自然,眼神這里瞅瞅那里看看,沒敢正視老劉。

   老劉乘機暗暗打量李悅的身材,她臉小小的,脖子修長,鎖骨稚嫩,胸脯飽滿的十分夸張,但腰卻很細。

   小翹臀下的腿細而長,穿著條粉色的小熱褲就像沒穿褲子一樣,都能看到大腿根兒了。

   細長的雙腿又套一雙卡通圖案的白色長絲襪,散發著無限青春活力。

  只是細看一眼,老劉就覺得自己有 感覺了。

  不過他可不敢表露出來。

   小悅?找我什么事?哪里不舒服嗎?過來坐,我看看。

   李悅轉過頭來,有點不好意思看老劉,潔白的牙齒輕輕咬著下嘴唇,這一個動作看的老劉心都快化了。

   我,我想買藥。

   糾結了一會兒,李悅憋出了這么幾個字。

   老劉笑了笑,就問李悅要買什么藥。

   說著老劉還用紙杯給李悅接了一杯溫水,遞過去的時候,還不著痕跡的在李悅細滑的小手上摸了一下。

  這小手摸起來可真滑。

   李悅內心掙扎了一會兒,用蚊子般細小的聲音說了三個字:止癢的…… 止癢?老劉笑了笑:哪兒癢?我先看看是什么癥狀。

   李悅聽老劉這么一說,頓時兩手小手緊張的抓緊了自己的熱褲。

   看李悅這么緊張,老劉心中不知道為什么,莫名的有點興奮。

   劉為民趕緊寬慰:別緊張,有什么說什么,這里只有我,沒別人。

   李悅深深吸了口氣,用纖細的小指,指了指自己的小腹下方:這里…… 這里癢得厲害……李悅說這話時臉漲紅得很,聲音也越來越小。

   老劉順著李悅指的地方看去, 看著那褲子下面包裸著部位,加上李悅的話讓人沒法不多想,身子瞬間就有了感覺。

   怎么個癢法?給大爺好好說道說道。

  老劉按耐住自己躁動的心情,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很正常。

   老劉是整個村里最會看病的,平時對她還不錯,李悅見他也沒有什么其他表情,更沒有看不起她,索性就全部講出來。

   我其實就是不知道為什么,自從我騎了那個自行車,我就開始這樣,有的時候不光是癢,還會出一下黏黏臭臭的東西會出現在小褲褲上。

   老劉很認真的聽李悅講完,心里偷樂,這哪是病了,分明就是李悅現在這個年紀正是動情的時候,這里雖然大多是水泥路,但是還是少不了一些土路,顛顛簸簸的,大腿根挨著那個凳子上一摩擦,有了感覺罷了。

   此時李悅坐在自己對面,由于診斷用的桌子比較高,李悅挺拔的上半身,幾乎整個被桌子給托著。

   看著李悅焦急的神情,老劉本想告訴她實情,但是看著她如此飽滿的身材離自己不過一二十公分,老劉的心思有些活絡了起來。

   來,大爺給你聽聽心跳。

  說著,老劉不由分說,就將聽診器按在李悅的胸脯上。

  李悅微微一怔,但沒想太多。

   隨著李悅的呼吸,老劉感覺自己手指觸碰到的地方又軟又暖,只可惜隔著一層衣衫。

   老劉的聽診器都在李悅身上挪了幾次,感受到老李的手在自己上身游走,李悅心中有股異樣的的感覺:劉大爺……還沒好嗎? 小悅啊,你這怕是得了性病,搞不好會要人命的,傳出去也不好聽吶。

  老劉皺著眉頭,一臉為李悅考慮的模樣,大著膽子說這違心的話。

   看著劉大爺緊張又嚴肅的表情,李悅一下慌了神,連忙抓住老劉的手。

   劉大爺,性病……性病能治吧?我才十八歲,我,我還沒有談過戀愛,我…… 李悅一下子慌了神,抓著老劉的手又滑又嫩,老劉心里樂開了花,沒想到李悅被一嚇變得這么主動。

   老劉知道自己欺騙李悅是不對的,自己還是個長輩,但是在牢里這么多年,一直沒碰過女人了,那地方真的憋得快生病了,他生病了不要緊,但是這里七大姑八大姨還指著他看病呢。

   老劉自己在心里說服自己,決定不放過李悅,于是神情變得更加嚴肅。

   唉,這鎮上是發展起來了,但是你這騎著車到處跑,自然就沾上什么不干凈的東西,本來還不是很嚴重的,但是你拖了一個月,這時間長了難免會癢得難受。

   本來李悅就不太明白,現在經過老劉這樣一說她自己也覺得老劉說的有道理,現在眼淚就在眼眶里打轉。

   劉大爺,你可得救救我,你醫術高明,你一定有辦法的,求求你救救我吧。

   她一直沒敢跟家里人說這些事,現在跟老劉一股腦全說了,仿佛看到救命(日本人真人愛視頻全部過程)稻草,抓著老劉的手不敢松開。

   哎喲,剛剛我也是聽你講的,猜了個大概而已,這種病還是要看看具體情況才能下定論,到屋里去,躺在里屋的病床上去,大爺給你好好瞧瞧。

  老劉拍拍抓著他的手,看李悅著急的模樣,安慰著哄道。

   聽見劉大爺的話,像是有了主心骨,聽話的點點頭,躺到了病床上。

   看到李悅聽話的動作,他深呼吸后,決定當一次惡人,大著膽子來到病床前,將手伸向李悅的褲子。

   劉大爺?你這是?李悅雖然緊張,但是看著老劉伸過來的手下意識的抓住。

   現在,老劉滿腦子都是小姑娘的 身體,一張老臉變得和藹可親,哄著她道:大爺給你看病,這褲子不脫怎么看? 李悅猶豫了,她雖然不懂,但是她媽跟她說過,女孩子的身體不能隨便給人看。

   可是,她現在生病了,劉大爺是醫生,應該可以吧。

   那,那我自己來吧。

  李悅有些害羞,小臉比剛才還要紅,第一次當著男人的面脫褲子,能不害羞嗎? 李悅將褲子慢慢褪下來,只留下了一條小褲褲,小褲褲上還有蕾絲花邊,老劉也沒想到李悅里面穿得這么好看,褲子脫下來后確實有一股特殊的味道,聞到這個味老劉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

   這,這樣可以看我是不是病了嗎?李悅將頭偏向一邊,抿著唇,將小褲褲掀起一條縫隙,余光看著老劉。

   她看不懂老劉現在是個什么表情,好奇怪,她的怪病好像又出來了,身子也漸漸難受起來。

   可以,可以看病了。

  老劉吞咽了口唾沫,漸漸地他感覺到自己呼吸變得難以控制,隨后他慢慢湊過去。

   啊,不要,大爺,不要碰啦,那個地方好臟哦。

  李悅感覺到老劉的手指碰到了她的身體,她像是被電擊中一樣,有些微微的顫抖,然后害羞又緊張的說到。

   我媽跟我說,跟我說男人碰了我這里會晦氣,運氣不好。

  李悅羞嗒嗒的抿著唇,一臉的糾結,她覺得老劉幫她看病對她挺不錯的,于是好心提醒道。

   老劉感覺到李悅的關心,心里有些愉悅,而且他發現李悅應該未經人事,于是看著李悅一臉高深莫測的說:你劉大爺我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只要能把你的病給瞧好了,我啊啥都不在乎。

   話音剛落,老劉就將手伸了過去,以看病為由,光明正大的占著小姑娘的便宜,這一來二去的老劉越發覺得自己快要受不了,身體快要炸開了。

   聽著老劉的一番豪言壯語,李悅瞬間感動的熱淚盈眶,這老一輩都是封建思想,老劉一點都不怕,就是為了想給她把病看好,一想到自己還扭扭捏捏的,覺得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于是主動將腿分開了些,方便老劉看病。

   劉大爺,我還有救吧?她覺得很奇怪,以前她是騎自行車才會這樣,現在她被老劉碰著也會有那樣的感覺,而且比那種感覺強烈很多,她都想要叫出聲了。

   老劉看著李悅擔憂的神情,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太禽獸,再怎么說也是一個鎮上的,可他又忍不住,現在他就好像被惡魔控制住一樣。

   有救,肯定有救,就是治療起來很麻煩,沒事咱們慢慢來,只要你愿意相信大爺給你說的話。

   老劉仗著李悅不懂,開始打起李悅的壞主意,現在就等著李悅一步一步走入他安排好的圈套。

   大爺你說,我都信。

  還好有救,李悅心里松了口氣。

   老劉現在的理智已經被惡魔吞噬,看著李悅若隱若現的大腿根,只想好好的泄泄火,現在這姑娘對于性方面確實不懂,可是人好歹是正經的學生,腦子可是正常的,就算想要忽悠她,怕也要慢慢來才能弄到她,而且必須毫無破綻。

   其實你這個已經嚴重到我碰你一下,你就感覺到不舒服,對嗎?現在用藥物已經沒用了,只能用東西,把里面的異物逼出來,這樣你的病就好了。

   這東西我倒是有,但是……老劉說到這欲言又止,作出一副為難的樣子。

   但是什么?很貴嗎,要多少錢?李悅細眉一蹙,有些擔憂。

   你這是說的什么話,給你給小姑娘看病,難不成大爺我還收你的錢?老劉為了表達自己為了李悅愿意不惜一切,直接對著李悅說道,只是這東西需要大爺研究多年的特殊手法加以按摩才行,主要是你生病在那個地方,大爺怕你不能接受,所以…… 還好不是因為錢,可是,剛才只是被劉大爺碰了幾下就不行了,如果加以按摩,那她還不得害羞死,這可怎么是好。

   不過人家劉大爺也是為了自己的病,治病還不收我一分錢,我怎么能因為自己的害羞而不治病呢,更何況劉大爺對我已經這么好了,我沒事,可以的,只是女孩子那里不干凈,你不要介意才好。

   李悅一邊說著一邊將自己小褲褲直接脫掉,露出了讓老劉心神向往的地方。

   既然這樣,大爺去拿藥。

  看到李悅直接脫光,老劉激動得身子立馬有了反應,還好他的白大褂遮擋得住,匆匆走到藥柜前拿了無副作用的軟膏,順手將門關上。

   心里尋思,這小姑娘就是好騙,現在他只要慢慢激發她內心的渴望,不怕她不上鉤。

   回到病床邊,老劉將藥膏涂在自己手上,將手伸了過去。

   謝謝你,劉大爺。

  李悅是真的覺得自己應該好好謝謝劉大爺,看向劉大爺的眼神甚是感謝。

   她將自己的雙腿分開,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展現在老劉的眼中。

   可是為什么她一被老劉碰到,她就會有觸電的感覺,更加奇怪的是劉大爺的手指開始活動的時候有一種被大火吞噬的感覺,熱,難受。

   但是想到自己得病了,而劉大爺好心給自己治病,再多的話都被吞進肚子里。

   小悅,現在你是不是感覺到這里也漲漲的,有些難受?老劉一只手微微顫抖的落在李悅胸前飽滿的部位,另一只手也沒有停止活動。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