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按着她的腰死死的坐了下去|加快速度女朋友叫得越大声



她是一个哪方面的欲望很强烈的人,光看 老金地儿,就比她男朋友真正激动起来要厉害很多,尤其是她躲在里屋的时候,竟然看到了老陈有反应的那地儿,顿时没忍住,自己抚摸了起来。

  这可倒好,她正自个儿折腾到激动处呢,忽然不知道怎么的就磕到了旁边的柜子上了。

  这一下虽然不是很严重,但是很疼,就喊了出来。

  “ 青青你说话啊,现在感觉怎么样?要是严重的话赶紧把你送医院去吧。

  ” 林雪儿见青青不说话,顿时着急的 说道

  这时候她心里其实挺慌的,还真的以为青青是磕到脑袋,太严重了,才没法说话呢。

  只是这时候老金心里忽然有了注意,就说道:“要不我给青青检查一下吧,都这个时间了,去医院的话太麻烦了。

  ”老金眼神炙热的看着青青,等待着青青的答复。

  老金之所以会这样,为的就是看看这 妮子的反应,如果真的跟他想的一样,估计这妮子是不会拒绝让他检查这请求的,但如果是他自己猜错了,那估计青青是不会同意的。

  虽然他想的不错,但这时候林雪儿在这里,青青就是在大胆,也不敢当着林雪儿的面跟他发生点啥。

  而且青青这会应该羞耻,根本就没注意老金的眼神,跟老金话里的意思,马上就说道:“没事的 金叔,我只是磕了一些,而且天 不早了,有点困了,所以不想检查了。

  ”说完,青青又扭头冲林雪儿低声说道:“雪儿对不起啊,我不该打扰你做检查的,我真没事,要不你继续让金叔给你做检查吧。

  ”青青也是出于好意,林雪儿因为用玩具那个,那地儿应该是过敏感染了,这要是不尽快处理,说不定还真的跟老金说道一样,会出问题。

  不过林雪儿现在已经感觉没有那么痒了,现在这一停下,心里就羞耻的 不行

  “啊……我那个已经……已经没事了,就不用再麻烦金叔了,天不早了,要不咱们先回去吧。

  ”林雪儿顿时脸红到了耳朵根,有点难为情的说道。

  老金本来还一腔热血,想那啥呢,结果这俩妮子都这么腼腆,看来今天是没啥希望了。

  他也不能说什么,免得让这俩妮子起了疑心,那就不好了。

  反正今天已经看了林雪儿那地儿,以后要说还有机会,也不是不可能,更何况自己还要给林雪儿这小娘们做丰胸呢,到时候大不了用点手段就行了。

  这么一想,老金心里才好受了一点,就说道:“那也行,这时间不早了,你们就先回去吧,要是有啥问题,就来找你金叔就行了,我全天候都在这里。

  ”老金这么一说,林雪儿跟青青两人心里顿时松了口气,不过她俩可是各怀心思。

  林雪儿虽然觉得今天的事情羞耻,但这时候已经过去了,就客气的跟老金说:“今天实在是太麻烦金叔了,那我们就先回去了,您忙吧,我……我们改天再来。

  ”说着,林雪儿就拉着青青从里屋出去。

  青青这时候脸上还有未曾退去的潮红,而且她走路的姿势看起来挺别扭的,两条腿不自然的夹在一起。

  看她这样子,老金暗子点头,他现在敢确定刚才青青脸上的潮红肯定就是自己做那事才留下的。

  这可是让老金心里激动的不行,像青青这样的小姑娘虽然开放一点,但是说到底还是小姑娘啊,要是真的能跟她勾搭上,整一整那事,也是一种绝佳的享受。

  这些年他可是从来没整过这么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了,光一个林雪儿怎么能满足他的渴望呢?青青临走的时候,还扭头看了一眼老金那地儿,只是这一次让她更加意外!因为她看到老金那地儿这会竟然是已经竖起了高高的旗帜,那规模,可顶的上三个她男朋友的那玩意儿了。

  这要是整那事,那得多舒服?青青光想想就觉得刺激,这种大杀器可不能错过,要是能找个机会好好感受一下,不知道那滋味到底如何……林雪儿这会从老金的诊所中出来,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今天老金给她检查的时候,那感觉简直太刺激了,浑身就跟过电一样,酥酥麻麻的。

  这种事就是青青,她都不好意思说,只能压在心里了。

  就是当老金停下来的时候,她心里竟然感觉空(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落落的,她心里隐隐在期待着什么。

  回到学校,让宿管阿姨开了门,她俩就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宿舍睡觉了。

  只是她们俩回去了,老金却难受的不行,这大半夜的,勾起了他的邪火,却没人当这个消防员。

  老金只能自己释放了,只是他吃过药之后,这感觉就已经不一样了,自己释放起来,竟然跟平常比起来多出了五分钟才释放出来,这还是他没有故意忍。

  一番自我释放之后,老金才沉沉睡去。

  他睡到半夜,梦里迷迷糊糊就听到有人叫他。

  等他清醒过来,确定有人叫他,顿时火气上头了,忍不住冲门外吼了一句:“要死啊你,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觉了?”老金本来不想理会门外的人,但是忽然他反应过来,这叫他的声音好像有点熟悉啊! 生性多疑,总怀疑妻子出轨,最终怒气难忍竟当众将自认为的“情敌”砍死。

  近日,福建省 顺昌县检察院(办公室爱爱)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将 杨顺荣批捕。

  杨顺荣是顺昌县仁寿镇村民,生性多疑的他平常总觉得妻子背着自己出轨。

  今年4月4日,杨顺荣突然间 想起自己2010年去厦门办事时,妻子称要喝朋友 徐某喜酒,不肯同去。

  他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当即打电话向徐某弟弟询问,得知徐某当年结婚时确实没有办喜酒。

  郁闷之下,杨顺荣又胡思乱想起来,想起不久前妻子曾与本村 男子 林某一同 上山采过野菜,便认定妻子和林某有不正当男女关系。

  在质问妻子未果后,杨顺荣恼羞成怒,持刀找到正在村里食杂店打牌的林某,对其头部连砍十余刀致其死亡。

  案发后,杨顺荣到公安机关投案。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