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肥妇兽根布满了肉刺:婚纱摄影师玩新娘



要是辞职回家、从良嫁人,也就罢了,她包个红包送上祝福,偏偏她是为了一个糟老头子! 这让 何妈妈有点不爽,趁着休息时间,何妈拉住了 晴晴:晴晴,你辞职,就是为了那个老 男人? 早在晴晴刚来到这个城市,还没落稳脚,就遇到了何妈。

   当时她还在饭店端盘子,赚的不多、工作辛苦不说,还要忍受厨师的动手动脚,老板的肆意侮辱,老板娘的奚落欺凌。

   要不是何妈看她长相出挑,就问她愿不愿意来发廊试试,让她见识到这花花世界,她可能还在饭店里端盘子。

   对于带她入行,又教会她在男人的世界里游刃有余的何妈,晴晴更多的是感激,所以她也没有骗何妈,认真的说:何妈,我确实喜欢上他了…… 何妈认识晴晴这么久,也不是没有见过有人和晴晴说,想娶她回去做老婆,要她换工作的,但是晴晴都没有同意,而这次晴晴居然说她喜欢上了一个老男人? 你是喜欢被他弄,还是喜欢他。

  何妈促狭一笑,风情万种的说:晴晴,他就是一个糟老头子,你说你得口味多重,才会喜欢他? 虽然被人叫做何妈,但那是因为小姐圈里都管老板叫妈咪,实际上她并不显老,相反因为没有生育过,而显得身材丰腴。

   当她认真地对待一个男人时,任何一个男人都能被她的风华吸引,当她认真地对待一个女人时,任何女人也能因为她的和蔼平和亲近。

   看到这样的何妈,晴晴也无法不真诚面对自己,红了脸,低了头,喃喃的道:何妈,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他虽然四十六了,但是真的特别能干,比二十多岁的壮小伙还能干,而且他还特别的会照顾人。

   何妈不屑的说道:说照顾人我也就信了,但是能干?有几个老头子四五十岁了还能干呀?! 晴晴红着脸说:真的很能干啊,我也伺候过那么多客人了,没一个比得上他,连能及他一半的都没有。

   见到晴晴这种大大咧咧的女生,居然还红了脸,何妈想当然道:晴晴啊,不会是因为你跟男人那个多了,厌烦了,现在就想找个不行的老头过一辈子吧?这可不行啊,俗语说三十岁的女人坐地能吸土,等你年纪大点,你就知道一个强壮的男人对你有多重要? 哎呀不是啦何妈!晴晴红了脸:我喜欢他,不仅因为他会照顾我,确实是因为他很厉害! 什么?何妈愣住了:他很厉害?一个老头子?你怕是做这一行久了傻了吧? 嗯!可厉害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厉害的男人,他……又粗又大,直接就能够把我……送到天上去。

   说到这里,平日里和大家打趣起来都不红脸的晴晴,也不由得慢了几分,认真的说:他身体也很强壮,能折腾好久,而且技巧很厉害,我在他面前都招架不住。

   还有这么厉害的男人?何妈愣住了。

  在心里道:老娘做这一行几十年,还真没遇到这么厉害的男人。

   晴晴也不扭捏了,认真说道:是真的!何妈,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厉害的男人,所以,虽然他也没钱,但是愿意跟我好,所以我就想着,辞职跟着他过日子算了,也换个好点的工作。

   何妈倒是不扭捏,点点头道:你活得开心最重要!但是要记住啦!何妈这里的门,永远为你敞开! 说到这儿,她急忙又摆了摆手,道:不不不,你还是别再回这一行了,你一定要好好地过日子,开开心心的,以后有事没事回来看看我们! 何妈说的是真心话,她其实是一个善良的女人,也希望她下面的人都有(比尔.盖茨后来成为橡树了吗?)个幸福的去处。

   嗯!谢谢你!何妈!晴晴回想这几年被何妈照顾的日子,眼睛一红,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哭什么!这是好事儿!何妈拍拍晴晴的肩膀,又问:对了,听说他是个驾校 教练? 嗯,是教练,工作一般,赚的不多!晴晴不好意思的笑笑。

   这有什么!多带点学员,接点私教什么的,认认真真干,自然收入就上来了! 说着,她又道:对了,你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吧,以后有熟人想学车,我就介绍给他! 这……好啊!谢谢何妈!晴晴毫不犹豫的留下了 老李的联系方式。

   何妈希望晴晴能够过的幸福,所以就没再让她做到月底,当天晚上就给她结清了所有的费用,让她以后不用再来了。

   临走的时候,晴晴和何妈拥抱告别,便正式告别了何妈的发廊,对于未来,她还是真的没有特别明确的打算,有几条路可以给她选择,要么自己也开个发廊,要么就找个正经工作。

   不过,老李倒是告诉晴晴,暂时不要急着工作,先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自从老李跟晴晴搞到一起之后,房东红姐对他俩是越看越不顺眼,于是在晴晴的提议下,两人决定搬走。

   搬走之后,两人在驾校旁边另外租了一个套间,正式开始了同居生活。

   老李也没说晴晴是自己的女朋友,更没说以后要娶她,俩人就是默契的搭伙过日子。

   晴晴也没奢望过和老李结婚,对于她来说,能和老李这样安稳的过日子,就已经很满足了。

   老李为了表示对她的信任和关心,直接把工资卡给了她,把晴晴感动得不得了。

   晴晴这个姑娘热情直接,也爱的简单,见老李这么相信自己,便把她自己的存折放在老李这里,告诉老李,自己这几年也存了点钱,老赵想要就随便拿。

   老李怎么可能要晴晴的钱!一番推脱下来,晴晴只好拿起老赵的手机,将自己的银行卡连接在了微信银行卡上:好啦!现在我们的钱不分彼此了!你在外面用钱可以直接刷微信!卡里面有钱,工资卡在我这里,我拿着! 老李不知道晴晴连的是她自己的卡,里面有晴晴这辈子的积蓄,还以为是用的他自己的工资,所以他也就没当回事。

   拿回手机,老李就收到一条微信, 孙菲菲问他:教练,现在能练车吗?我想再多练几次…… 孙菲菲约自己练车?老李有点心虚的看着晴晴,没敢把这事儿告诉她。

   老李虽然有了晴晴的陪伴,但是依然无法抹去自己对孙菲菲的喜爱。

   晴晴是典型的床上玩的浪,床下很贤惠的女人,而且只要被她认同了,她就会一颗心的扑在那个男人身上。

   而且老李知道,晴晴这种女孩子,是真正吃过苦日子,才会这么持家,之前做的那些事,也全都是生活所迫。

   虽然老李一开始并没有喜欢她,但是慢慢的,晴晴就像是日常生活中的茶米油盐一样,渗透进了他的生活,他也觉得自己对晴晴需要负起责任。

   可是孙菲菲,却越来越像他心头的血液,每个想起她甚至念到她名字的瞬间,他的心都能为她砰砰跳动。

   孙菲菲难得单独约他练车,老李更是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她发过来的信息只有几个字,却像是一只小猫一样抓挠着他的心,让他心痒难耐。

   早早地把自己的老脸收拾干净,闻了闻身上没有其他味道,老李告别晴晴,哼着歌,开车往外语系宿舍楼走。

   远远便看到路人对着宿舍楼下面候车处的四个姑娘频频回头,其中一个背影还挺像孙菲菲的。

   待到老李走近了,也不由得倒吸一口气:我的天呀,这四个姑娘,一个比一个美!又都是那么的青春靓丽,她们四个人站在一起,对他这个老男人来说,冲击力真的是太大了! 原来,孙菲菲今天不是一个人来的,是她的三个舍友陪着一起来的。

   自从孙菲菲在安慰自己的时候,不自觉脱口说出教练俩字之后,其他三个人就悄悄约定了,要一起来李教练这里报名,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能让孙菲菲这样的女神在安慰自己的时候叫他的名字。

   老李在这里看着这四个美女,内心激荡,不过车技却很娴熟,稳稳地将车停在了这四个姑娘面前。

   打头的是 周娟,她是寝室的小色女,说起黄段子来比谁都厉害,穿的衣服也比她们都要开放和清凉,看到老李的车来了,她一把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小帅哥!我先上车! 可是待到她看清楚其貌不扬的老李,也不由得倒吸一口气:什么鬼?!你是李教练?! 周娟内心深处是很失望的,她还以为,车里坐着的,应该是一个三十多岁、帅气又有男人味、浑身肌肉的中年帅哥,没想到却是一个四五十岁的猥琐大叔。

   老李倒是一脸懵逼,诧异的问:你好……你这是…… 教练好!我们是来学车的! 小欢也开了后车门进来,一脸甜甜的笑道。

   她是四人里最小的一个,心智似乎也要小很多,对男女之事也没有太多的概念,像个小姑娘。

  就连她穿的衣服,也是典型的公主装,蓬蓬裙,萝莉上衣,上面扎着粉色的蝴蝶结,让人一看就觉得可爱到炸。

   教练!这些都是我的同学!她们听说您……技术很好,人又耐心,所以想跟我来看看!孙菲菲也跟了进来,笑着和老李解释道。

   孙菲菲一笑,弯弯的眉眼像月牙一样挂在她明艳的脸上,仿佛能生出灿烂的光,让老李当场就愣住了。

   菲菲真美啊!哪怕是放在一群这样各有千秋的美女之中,她依然是最漂亮的那个! 老李打量着孙菲菲青春透亮的脸蛋,背心裙下包裹的挺翘双峰和修长双腿。

  几天不见,她又变美了!像一颗刚长成的水蜜桃,引诱着看到她的男人去采摘,她的双峰,好像大了不少呢……老李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孙菲菲又见到了老李这种赤裸裸的目光,不由得又羞又恼,小脸悄悄地红了。

   您好!教练!倒是在菲菲后面进来的郑 晶晶也打了一声招呼,打断了老李的意淫,也让车内差点凝滞的空气重新流动。

   周娟应该是寝室四人里最有心机的一个,她穿着古风长裙,瘦瘦的,白白的,表面看上去也最无害最文艺,只是菲菲那一个招呼和红着的脸,她就感觉到孙菲菲和这个教练绝对有问题,而这个教练,也绝对有着不一样的地方。

   你好!你们好!老李这才反应过来。

  笑着和大家打了声招呼。

  后面催着他们开动的喇叭已经响起来了,于是他开动车子往驾校开去。

   不……我突然想起我晕车……我想我还是回去好了!最先第一个上车的周娟没看到自己想看的帅哥,心情很是郁闷,脱口而出道。

   你晕车?没有吧?我记得你跟我们坐车都一直挺好的啊!小欢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道,这么直接的一句话说的周娟很无语。

   都上车了,去看看吧?再说晕车也不影响你学车!郑晶晶淡淡的说道。

   虽说郑晶晶心里对老赵也有些失望,但她还真想看看,这个李教练到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魅力呢! 要是他真是孙菲菲喜欢的男人,那自己说什么都得把他抢过来! 郑晶晶其实是个典型的心机婊、绿茶妹。

   表面上,她和寝室里的每个人关系都很好,可是实际上,她对寝室里每个人的东西都很觊觎。

   她觊觎孙菲菲的美貌性感,也觊觎周娟和小欢的家世背景。

   所以,她偷偷地截胡了不少她们的追求者,不管是暗地里勾引她们的追求者到床上,还是其他什么别的手段,她都驾轻就熟。

   而且,她很聪明,做事又很隐蔽,所以大家都不知道。

   对郑晶晶来说,她和孙菲菲,甚至寝室里其他三个人,都是标准的塑料姐妹花,表面上很和气,但背地里一直在暗暗较劲。

   尤其是孙菲菲,她被全校男生奉为女神,这让郑晶晶心里非常不爽,她疯狂的嫉妒着孙菲菲,大凡是孙菲菲拥有的喜欢的,她都想抢过来!尤其包括学校里,那些追在孙菲菲屁股后面跑的男人! 小欢毫无心机,只知道凑热闹,所以痴缠道:周娟,来都来了,就去看看嘛,你看菲菲的科目二挂了,说不定就是因为没人陪着一起练车呢,要是我们陪着她一起,说不定就一起都过关了! 就是!郑晶晶嘻嘻一笑,道:小欢说的很有道理! 也是哦……周娟无奈的看了一眼身边不起眼的老李,无奈的道:好啦好啦,既然说好去看看,那就一起去吧! 好啊!我们一起考!一起给菲菲加油!小欢高兴的欢呼道。

   看着傻乎乎的小欢,周娟一脸生无可恋,郑晶晶却是蠢蠢欲动,看了看孙菲菲,又看了看老李,诡异一笑,开口说:好!一起考! 小欢……娟娟,晶晶,你们真的太好了!菲菲很多话不善于表达,平时她和室友们的关系也很淡,所以没料到室友们原来对自己这么好! 老李也没多想,开车带着四个美女来到驾校,她们一到驾校的训练场,很快被驾校教练车来往穿梭的气氛所感染,尤其是小欢,哇哇大叫着:哇!开车好酷啊!我也要学开车! 没见识!周娟打了一下她的头:瞧瞧人家那些小鲜肉,那种开车才叫帅!老头子开车的话,只能叫师傅! 说完,她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身边的老李。

   老李面对孙菲菲以及这几位美女,本来心里就有点自卑,现在被她一说,更是脸红成了猪肝色,双眼不敢直接面对孙菲菲。

   孙菲菲看着手足无措的老李,心里又软了,嗔了一眼周娟:欣欣,你这就不懂了,技术好的才能叫师傅呀!你去跟那些小鲜肉学个开车看看?你敢学人家都不敢教! 你居然帮着个外人!周娟气呼呼的冲着孙菲菲来了火,脱口道:要是个帅哥也就罢了,还是个糟老头! 娟娟!够了!孙菲菲正色道:咱们是来学车的,不是来骂教练的!你看看别的车,谁不是被教练骂得半死,李教练是驾校里态度最好的教练了! 孙菲菲说的是实话,别的车的教练,大多是扯着嗓子骂,而老李脾气出奇的好。

   周娟却是真的很委屈,她为了孙菲菲好,可是孙菲菲似乎一点都没有体会到她的苦心,气得她直跺脚。

   郑晶晶却看出来了:这个孙菲菲,难不成还真的喜欢这个老李?我可不管老头还是帅哥,反正我就是不能让孙菲菲这么舒舒服服谈恋爱,只要是她喜欢的,我都要抢过来! 郑晶晶对待别人的男人,一向下手狠准快,当场就朝着老李道:教练,欣欣性子急,您可别介意!我们是真的急需驾照,诚心诚意想来报名,您愿意带我们吗? 这样贴心的话语,真是给了老李好大一个台阶,老李感激地直点头:愿意愿意!你们愿意看得起我这个糟老头,我肯定会好好教你们的! 转模作样!周娟早就感觉到郑晶晶的婊里婊气,觉得她白莲花,只是一直没有抓到证据,此刻看到她这种说法就觉得不对劲,直接怼道:就你要学! 我也要我也要!小欢屁颠屁颠跟过来:我也要现在就报名! 驾照在当下的社会本来就是必需品,是一种成年人必备的社会技能,所以她们几个都想找机会把驾照考下来再说,而且家里人也都支持她们考个驾照,被小欢这么一和稀泥,周娟倒是也没有多纠结:学就学!大家一起学! 那你们要不要现在先报个名?缴费可以缓后! 老李听说她们都要学,眼睛都亮了,迅速把报名表掏了出来。

   因为她们都是老李带来的,所以直接算到了老李名下,只要她们明天交钱,老李一下子就可以拿好几千的提成,相当于他一个月的工资,乐得心里老李美滋滋的,心想女神果然是自己的福星啊! 老李满脸财迷的样子落在周娟眼里,不由得更在心中暗骂这个老色鬼龌龊,这么个老东西,能够获得菲菲的青睐?天啊,她到底是不是瞎了?!这个老男人,我还要不要跟她抢了? 刚报完名,大家都有些跃跃欲试,想好好地亲近一下车子,尤其是孙菲菲好久没练车,便率先要求复习一下,老李爽快地答应了她。

   在其他三女的羡慕眼光中,孙菲菲坐上了老李的驾驶位。

   座位上还残余着老李刚刚坐过的余温,和她那天接触到的老李一样火辣滚烫,让孙菲菲不由得软了身子,沉浸到那畅快淋漓的感觉之中。

   准备好了吗?老李浑厚的声音传来,打断了孙菲菲的臆想,她缓过神来,想起自己是和室友一起坐在老李的车上,不由地红了脸:嗯,好了! 孙菲菲说着,便开始挂挡开车,却因为脸部不自然的红云而格外的手忙脚乱。

   安全带!老李看到七手八脚打起了火的孙菲菲,不由地提醒道:怎么每次都不记得,考试的时候如果忘了,那就直接不及格! 孙菲菲尴尬的笑了笑,可是汽车已经摇摇晃晃的起了步,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可以先停车再系安全带,竟然用她那幽怨的看向老李,祈求他的帮助。

   老李被孙菲菲一看,热血就冲到了头顶,哪里还看得到别人?手更是比思想的行动快,一把就拉过了安全带。

   孙菲菲的山峰挺翘,老李爬过去时正好蹭到她凸起的小圆点,老李的胡子更是透过薄薄的内衣,扎在孙菲菲的果实上,触电般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

  孙菲菲几乎要抑制不住自己的呻吟瞬间溢出,身下瞬间有了反应。

   老李自然是感觉到了孙菲菲的紧绷,不由得暗笑,这个女人的身体比她的嘴巴要诚实多了! 不过,他没有多耽搁,还是迅速扯好了安全带系在孙菲菲身上,嘱咐道:下次考试可别忘了!第一点事就是系安全带,否则直接就是零分了! 老李呼出的热气喷在孙菲菲的脖子上,引起了少女的一阵战栗。

  就连后座的三个女生,都能清楚地看到孙菲菲的脸红到了脖子根。

   眼看孙菲菲那一脸娇羞的样子,周娟的第一反应就是:完了,我们寝室的大白菜,被猪啃了!还是又丑又老的猪! 但郑晶晶的反应却是:完了,孙菲菲对这个老男人肯定是动心了,否则怎么会脸红心跳成这样?不行!这个男人,再老再穷老娘也要睡了!谁让他是孙菲菲喜欢的男人! 只有素来懵懵懂懂的小欢,什么都没有发现。

   正当三女坐在后面心思不一的时候,孙菲菲一个没把握,错把刹车踩成了油门…… “噢,好刺激,老公你真会玩儿!”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 刘小军卧室中走出,准备去卫生间撒泡尿睡觉。

  哪知在途经朱晴的卧室门口时,却突然听到里面传来旖旎的动静。

  朱晴是他的舅妈,今年30岁,人长得非常漂亮。

  三年前 表舅带她回村的时候,村里老少爷们儿全都看傻眼了,只当是仙女下凡来到了人间。

  尤其是踩着高跟鞋走路时,伴随着‘嗒嗒’的触地声响,胸前还不停颤啊颤的,相当诱惑。

  就因为她的缘故,当时十六岁的刘小军,晚上睡觉时做梦把被窝弄湿了。

  后来刘小军来城里读大学,因为两家关系不错,所以就借助在了她家。

  只是这才来住了不到俩月的,竟然就听到了这种旖旎动静……脑海中浮现出朱晴妩媚的容颜和妖娆的身材,年轻火力旺的刘小军心里躁动了。

  他忍不住颠着脚尖悄悄来到阳台,透过窗帘的缝隙,往卧室里面偷偷窥视着。

  卧室里,朱晴双手双脚都被绳索给束缚住,捆在了大床上,难以动弹分毫。

  就连那双平日里水汪汪的眸子,这会儿也被 黑色丝袜一层一层的裹住了。

  身上套着件 灰色的薄透纱衣,其内白皙娇嫩的肌肤一览无余。

  修长的玉腿,平滑的小腹,甚至挺拔的胸部,此刻也清晰展现出来。

  刘小军直看的口干舌燥,暗暗寻思着要是那没有遮拦,那该有多好。

  正寻思的时候,突然,有个 陌生男人出现在卧室内。

  他手持燃烧的蜡烛,正站在朱晴身旁,满脸色笑的紧盯着她身下最娇媚的地方。

  剥开灰色纱衣,那里就只剩下黑色的蕾丝花边小裤裤,羞羞地护住朱晴最后的旖旎。

  “小晴晴,让你来感受感受,什么是我火热的爱。

  ”斥满欲望贪婪的声音中,那陌生男人趴低身子,将蜡烛倒提在了手中。

  再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受角度的限制,刘小军看不到了,毕竟窗帘只开了条缝隙。

  但朱晴娇媚旖旎的欢吟声,却是清清楚楚的传进他耳中。

  “老公,好舒服!”这醉人的欢吟声声,直把刘小军给刺激的裤子都要给撑破了。

  这一刻的他是多么希望,在朱晴卧室里的不是那个陌生男人,而是他。

  可随后他又忍不住的疑惑,这个陌生男人到底是谁,舅妈又为什么要跟他做这种 事情

  朱晴平日里可是个特别庄重的女人,甚至别人跟她开个带颜色的玩笑都会脸色羞红。

  今天夜里,她竟然表现的这么刺激,仿佛换了个人似的,而且对象还不是表舅……正暗暗琢磨着的时候,突然,陌生男人接了个电话,就急匆匆的往外跑。

  被绑在大床上的朱晴急眼了,“你倒是放开我啊,你这样我怎么办?”已经走到门口的陌生男人回转过头,脸上露出色笑。

  “别急啊晴晴,过一两个小时我还得回来呢,长夜漫漫,我可舍不得留你这个大美人独守空房。

  你乖乖在床上等我,等我回来咱们在继续玩艾斯艾木游戏。

  ”“别,别,我要小便,我要去小便……”朱晴还在说着,但那个陌生男人已经急匆匆的走了。

  徒留她那具娇媚迷人的性感小身子,被绑在大床上。

  看到在大床上徒然挣扎的朱晴,身下已经暴躁到不行的刘小军,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对于朱晴今晚的举动,刘小军心里其实是有些气愤的。

  表舅是个大货车司机,常年在外面跑车,挣钱不少却也非常辛苦。

  但他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全部都把钱留给了舅妈,尽全力给予她最好的生活。

  可舅妈朱晴呢,竟然趁表舅不在家,跟别的男人勾搭在一起。

  想到这点,刘小军就成功为自己寻到了一个去惩处朱晴的理由,他要替表舅报仇!“什么艾斯艾木的游戏,不就是英文的S和M?既然你喜欢,那就让你喜欢个够!”心下嘀咕着,刘小军蹑手蹑脚的来到大门前,随即将大门打开,又‘砰’的一下子闭合。

  这开门闭门的声音成功引起了卧室内朱晴的注意,她羞声嗔道:“老公,你轻点闭门!”很明显,朱晴是以为那个陌生男人又回来了。

  这个骚货,竟然口口声声叫着老公,还叫的那么亲热。

  刘小军迈步走进卧室里,然后站在大床前,近距离打量着朱晴娇躯的妩媚。

  隔着窗户窥视时就够诱惑人了,没想到这会儿近在咫尺的看,诱惑力更为强大。

  那两条雪白的大长腿,竟然那么白嫩,甚至连点汗毛孔都看不见,肌肤细腻无比。

  刘小军情不自禁的伸出双手,爱抚上了那两条光滑的玉腿。

  从小腿到膝盖,再从膝盖到大腿,最终目光却绕过那条黑色小裤裤,落在朱晴胸前。

  被灰色纱衣遮盖的身前,竟然那么娇挺,那么浑圆,随朱晴的娇息而微颤,荡漾着春色魅意。

  如果没被遮挡,那可就更完美了!心里想着,手上也就不再安分,猛地探入纱衣内,取掉遮挡之物。

  甚至因为动作太过粗鲁的缘故,还扯到了朱晴娇媚的那里,直把她扯的痛声嘤咛。

  “哎呀,老公,你先别玩了,你快放开我,我想去小便,我憋不住了!”朱晴娇声嗔着,刘小军却是不管不顾,只一心拿双手感受着朱晴胸前的娇媚。

  我被传来的触感惊呆,手上开始的动作,让朱晴开始求饶。

  “好老公好老公,别、别折磨我了,我真的要小便,你这一刺激,我更憋不住了……”憋不住了?憋不住你就尿啊,刚好我还没看见过!心下兴奋的大吼着,刘小军手上(男女性故事)也不再满足于朱晴的身前。

  迅速来到她的身下,火热的大手一把就贴上了那条黑色性感小裤裤。

  与此同时,刘小军的脑袋也趴了下去,直奔朱晴上身那两蓬最是傲娇诱人的存在。

  感受到身体被极尽的 亵玩着,朱晴当时就急眼了。

  “老公,不要,不要,我们说好不做那种事情的,你不能说话不算话,不要!”不做那种事情?朱晴的话让刘小军有些摸不着头脑,不做那种事情,那她跟陌生男人搞成这样,图啥?不过这会儿在朱晴娇媚身子的刺激下,他再也受不了了,只管纵情享受。

  掏出自己的火热在朱晴的腿上活动着……“不对,你不是宫建国,你是谁,你是不是小军?!”就在刘小军纵情亵玩身下那具娇媚身子的时候,突然,朱晴爆出这么一句话。

  他都不知道,始终认为自己是‘老公’宫建国的朱晴,为什么会突然怀疑。

  难道……刘小军在磨蹭朱晴那条玉嫩长腿时,蓦地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或许陌生男子宫建国的那里并没有他这样大,所以从这点上,朱晴轻易给判断出来。

  “刘小军,你就是个畜生,我同意你借住在我家里,你竟然对我做这样的事情,等你表舅回来后,我看你怎么跟他交代!”朱晴羞愤的怒斥,成功挑起了刘小军的怒火。

  他本想质问朱晴,她有什么脸面把今晚发生的事情告诉表舅。

  但话到嘴边还是给憋了回去,他掏出手机,将早就录制好的话通过变声软件播放出来。

  “今晚你们干的事情我都录了下来,要是不想视频传出去,最好老实点!”为以防万一,早在刘小军准备进屋‘干活’时,他就先把这段录音偷偷准备好了。

  他又不傻,这是在朱晴的家里,自家有谁在朱晴怎么可能不知道。

  所以他用变声软件给播放,至于朱晴怀疑到谁的头上,那就是朱晴自己的事情了……听到粗重沙哑的声音,朱晴当时就懵了。

  她满心以为是刘小军在趁机亵玩她的身子,可哪成想并不是,这声音根本不是刘小军的。

  下一瞬朱晴就感觉到害怕了,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怎么还会有陌生男人闯进自己家里,还闯进自己的卧室呢?!感受到那火热的存在在腿上磨蹭着,感受着身前和身下被极尽的亵玩着,朱晴真是羞到不行。

  不光是被陌生男人亵玩的羞,更是在羞这种时候,她竟然会感觉到好舒服。

  很害怕这种事情的继续,于是朱晴羞声急道:“屋里还有别人,你再不走我喊人了!”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