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口述:网友的老婆天天骚扰我 逼我承认有奸情老婆网友女强人



陈娟都不在了,何主任和 老黄也没什么好聊的,随便吃了几口,何主任就回去了,临走前何主任表示今后有时间会多来看看老黄。

   老黄很高兴,心里飘飘然,没想到自己领导这么重视他,他 拄着拐杖,拿起那是三万块钱 进了陈娟的房间,看见陈娟趴在床上,被子都没盖一下。

   老黄叹了口气,将钱放在柜子上,拉起被子替陈娟盖上,他看着陈娟的侧脸,顿时有些动容,陈娟脸上还有一些水渍,应该是刚刚哭过不久。

   也难为陈娟了。

   老黄弯下腰,在陈娟脸上亲了一下,他也想和陈娟组成家庭啊,单身这么久,肯定想啊。

  但是一想到陈娟是他兄弟的女人,他就觉得他这个想法太可耻了。

   老黄从房间里退了出来,拄着拐杖去了厨房,将筷子碗洗刷干净,弄好之后,就躺在床上静养。

  陈娟是被 孩子给吵醒的,她赶紧爬了起来,解开衣服喂孩子。

   喂完之后,陈娟将房间里收拾了一下,看到柜子上的三万块钱,拿着钱走了出来, 说道大哥,这钱是怎么回事? 醒了?这钱给你用吧! 我这段时间也要麻烦你照顾啊。

  你一个女人家带着孩子,不容易。

  我一个单身汉,用不了那么多钱!老黄说道。

   不行,大哥,这钱我绝对不能要,这钱是给你的赔偿款,我怎么弄动这钱,再说你每天给我那么些钱,也够了!陈娟说道。

   那你就帮我存着吧! 如果要用的话,在拿出来用!算是帮大哥一个忙! 老黄说道,陈娟的性格他还是比较了解的,陈娟说不要这钱,这钱陈娟肯定不会收下。

   那好吧!那个领导走了吗?陈娟问道,她还真的挺怕那个领导夜里留在这里吃饭,大中午都敢那么放肆,到了晚上,是不是更加放肆了。

   走了!没想到何主任还挺关心我!老黄笑道。

   嗯,那我给你煲点汤,下午喝正好,有利于你的伤口!陈娟松了口气,说道。

   至于这钱,她就帮忙存下来,老黄是个大大咧咧的男人,她确实有必要帮助老黄,精打细算,赶明如果老黄不想要她 ,这笔钱还能留给老黄养老。

   好!老黄点点头,说道。

  现在他要可劲的吃,腿伤才能好的更快一点,这样就能早点上工了。

   陈娟转身进了房间,先把钱放了起来,然后进了厨房,厨房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饶是她这么一个女人,看到这一幕,也感叹在某些方面,老黄确实挺不错。

   陈娟下午煲了骨头汤,起锅的时候,她从下面柜子里拿出昨天留的 东西,倒了一般在骨头汤里,清澈见底的骨头汤,变成了白色。

   一阵阵肉香夹着异香扑面而来,陈娟端着碗,就去给老黄喝。

   陈娟心里有一点点有紧张,不知道老黄知道后,会不会不高兴,她连解释的理由都想好了,就说加了乃粉补钙,能让老黄早点好起来。

   老黄一会功夫就把汤都喝完了,感觉今天的汤非常好喝,而且还有一股香味,他擦了擦嘴,笑道:妹子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 可不是,这汤做得这么浓郁。

   陈娟笑道:大哥你要是喜欢喝,我以后天天做给你喝! 天天?老黄听了,有种淡淡的幸福感觉,如果能天天做给他喝,那该多好啊。

   妹子!老黄有些 感动,叫了一声。

   哎~大哥有事吗?陈娟说道。

   我可以叫你陈娟吗?老黄迟疑了会,说完,脸色通红一片,还好他脸黑,看不出来,妹子这个称呼,总觉太疏远,没有陈娟好听。

   可以,那我能叫你老黄吗?陈娟同样红着脸,说道。

   可以!陈娟!老黄笑了,其实他想叫陈娟为娟子的,可是想来想去,又怕陈娟生气。

   陈娟起身去厨房刷碗,刷完之后就进了房间照看孩子,傍晚十分,她把孩子放到老黄的床上,自己去准备晚饭。

   咚咚咚的敲门声。

    陈娟赶紧把火关了,这平时都没一个人上门,怎么今天夜里又来人了。

   陈娟拉开门,笑容顿时凝固了,门外站的不是别人,而是中午来的那个何主任。

   何主任,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陈娟有些害怕,这个何主任手脚不干净,她本能不想让何主任进来。

   买了点东西来看看老黄,上午那是公司里的意思,这晚上我代表我个人,过来看看老黄!何主任说道。

   哦,那你们先聊,我去看看菜好了没!陈娟赶紧说道。

   何主任点点头,看着陈娟离去背影,舔了舔嘴唇,这女人一定很有味道。

   哟,这孩子是?何主任进来就看到老黄在哄着孩子玩,惊讶的问道。

   何主任怎么来了,请坐!这孩子是陈娟的孩子,她去做饭,我就帮忙照应一点,我腿脚不方便,你自己倒点水喝吧!老黄说道,他现在还哄着孩子,总不能扔下孩子不管。

   不过这个何主任,中午不是才来吗?怎么夜里就来了。

   我去帮忙做晚饭!何主任水都没来得及喝上一口,将手里的东西放了下去,直接去了厨房。

   何娟这次时刻防备着何主任来厨房,何主任果然还是来了。

   陈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理会他吧,很没礼貌。

   何主热(儿童智力故事)任上前,直接从后面抱住陈娟,笑道:妹纸,你好漂亮,不如跟了我吧,我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何主任是咬定了陈娟不会声张出去,才会如此放肆。

   陈娟挣扎了几下,根本挣脱不开何主任,忍不住哀求道:何主任,我谁也不想跟,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这一次。

   你身上可真香!何主任凑到陈娟颈部,深深吸了一口,陈娟现在身上能不香么?即便是定时弄出来,还是有沾到衣服上,浑身都是。

   何主任这个举动,可把陈娟给吓坏的,陈娟觉得腿都在发抖,这个禽兽想做什么? 你要是从了我,我给你两万块钱,你看怎么样?何主任见陈娟一点都不配合,那种事情,单方面强求没什么意思。

   陈娟这么穷,想必是急需用钱吧,还带着孩子,以前有老黄的补助,现在老黄也不能劳动了,靠着三万块钱,根本撑不了多久。

   老黄虽然没有住院,但是该吃药的时候吃药,该换药的时候换药,赔偿五万块钱一点都不多的,更何况还被他截住了两万。

   这两万块钱,何主任打算用来贿赂陈娟,反正这钱也是白来的,还能免费玩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何乐而不为。

   不要,你放开我。

  不然我要叫了!陈娟威胁道,何主任一张臭嘴就贴在她的脸上,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何主任终究还是有些心虚,松开手站在边上,说道:两万块钱已经足够你改善伙食了,而你只需要陪我一晚上,好处多多! 我不需要,请何主任自重,如果何主任在这样,我可是要叫了!陈娟说道,老黄就在客厅,只要她一叫,相信老黄一定能够过来。

   我的意思是额外给你两万!何主任不甘心,到嘴的鸭子怎么能飞了。

   什么额外?陈娟不傻,这一句话就听出了端倪来。

   老黄的赔偿金额本来有五万,如果你乖乖听话,我不仅仅把剩下两万给他,还会多给你两万,一共四万!何主任笑道,四万块钱,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你私吞老黄的赔偿金!陈娟吃惊的问道,她本身以为赔偿金只有三万,虽然不多,但是终归是赔偿了,没想到何主任一出手,就吞了两万块钱。

   这钱还不是我想给就给,不想给就算了!现在就看看你识相了不!何主任笑道,每一笔从上面下来赔偿金,他都要吞一点,不然凭着他一个主任,怎么买得起车子和房子。

   陈娟想直接拒绝这个黑心的主任 ,得亏老黄对这个主任各种感激,没想到这个主任是个披着羊皮的狼,尽不干人事。

   转念一想,何主任多给的两万可以不要,但是老黄的钱 必须要回来,这个钱是他应得的,不能便宜何主任这个白眼狼。

   给我点时间,让我考虑考虑,不过你不能对我动手动脚!陈娟说道。

   行!那我们就一言为定了!何主任舔了舔嘴唇,幻想着陈娟伺候着自己,那叫一个舒服。

   那我们先老老实实吃饭!陈娟说道。

   计谋得逞,何主任也不再瘙扰陈娟,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陈娟已经松口答应考虑考虑了,暂时先忍一忍,不能把陈娟逼得太紧。

   这一顿饭吃的很平静,何主任也没有在桌子底下伸脚弄她的腿,陈娟吃完饭之后,抱起床上的孩子,开始哄孩子。

   何主任吃完饭就走了,陈娟将孩子哄睡着了,出来将筷子碗收拾了下,老黄站了起来,拄着拐杖,准备去厕所。

   陈娟赶紧扶着老黄,厕所不比外面,卫生间湿滑,很容易摔倒。

   你去忙吧,我去上个厕所!老黄说道。

   还是我扶着你吧,卫生间地滑,你这才好了一点,还是要当心一点!陈娟说道。

   老黄也没有拒绝,陈娟将他扶到厕所,又提老黄解开腰带,之前都帮老黄脱衣洗澡了,在做起来,也没那么羞涩。

   好了!我来吧!老黄深吸了口气,陈娟在这里,他是有感觉,上次洗澡的事情,已经很尴尬了,那种事情,这次不能在发生了。

   陈娟也知道老黄的想法,帮老黄脱了裤子就出来了,靠在门框上,不去看老黄,陈娟突然觉得,她现在就把老黄当做自己老公了。

   老黄好不容易尿完了,陈娟又把老黄扶到床上,自己去洗刷,脑海中还想着何主任的事情,明天何主任肯定还回来,她是不可能妥协的。

   但是老黄那被扣下来的两万块钱赔偿,她肯定要拿到的。

    何娟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什么的好办法,何主任坑了老黄那两万块钱,要不要告诉老黄? 何娟想来想去,决定还是告诉老黄,毕竟自己一个女人,想和何主任斗,很难有胜算。

   她安顿好孩子,来到客厅,老黄还没睡,这兜里的钱越来越少,老黄心里着急啊,在这么下去,要取老本用了。

   我妈说应该是受刺激了,具体还得看医生怎么说,随后说我既然回来了,也去医院看看吧。

  说着把医院地址发给我,挂了电话以后我扭头看苏铭,问他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精神病院。

  他直接白了我一眼,道:“废话,我初来乍到,哪也不认识,不跟着你能去哪?”当然是去找林邀月啊,早点找到,早点离开我,我心想,但见识过他凶巴巴的模样后,我还是不愿招惹他的,只好说跟我去医院也行,但他得变成 王玮的模样,免得我妈看见他以后又得解释半天。

  苏铭咧嘴笑了一下,难得没出幺蛾子,很爽快的就变成王玮了,随后我们打车直奔精神病院。

  找到我爸妈的时候,我 表妹正躲在床底下尖叫,她头发乱糟糟的,小脸异常苍白, 好像看见了什么异常恐怖的东西。

  而我 舅妈已经哭成了泪人,衣服上也血叱呼啦的,好像带血的手指抓的一样。

  我妈见我们来了, 面色稍缓,让我赶紧过去看看,我从小就跟表妹玩得好,保不准我能把表妹叫出来。

  我点点头小心翼翼的凑到床边,轻轻喊表妹的名字。

  她听见我的声音后猛然抬起头来,惊恐慌乱的眼睛狠狠瞪着我,好像野兽一样,已经神志不清了。

  我淬不及防吓了一跳,更吓人 的是她的双手,十指都光秃秃血淋淋的,上面已经没了指甲,看来舅妈身上的血印子也是她抓的。

  “小心!”就 在我震惊的时候,苏铭突然喊了一声,紧跟着我就看见两道影子同时扑向我,我被苏铭搂在怀里重重摔在地上。

  而表妹已经发狂,张嘴狠狠咬在苏铭肩头上,很快苏铭肩膀上就渗出暗黑色的血迹,而表妹咬了苏铭一口后,竟然发出一声惨叫,好像被咬的是她一样,迅速放开苏铭,退回到床下去。

  “你没事吧?”我看见苏铭肩上的血迹,竟然心里一紧,怕他被咬出什么事来。

  “没事。

  ”苏铭回了一句,迅速把我从地上抱起来,然后直接把我挡在身后道:“她现在情况异常,你先不要靠近她。

  ”说完他竟然不顾危险的伸出手,一把拽住表妹的胳膊,将她从床下拖出来。

  与此同时我看见苏铭的嘴唇微动,好像在念叨什么一样,却没发出任何声音,而表妹在他默念什么东西之后,竟然神奇的安静下来,乖乖躺在床上,双眼呆滞的看着苏铭。

  苏铭嘴里念叨一会后,又伸手扒开表妹的眼皮,看了看,随后拿起一旁的勺子,撬开表妹的嘴。

  表妹嘴里已经全是鲜血,还残存着些许碎指甲,更惊人的是,表妹的舌头此时已经变成紫黑色,好像中了剧毒一样。

  苏铭随后又检查了表妹的手脚,全部检查完以后,苏铭皱起眉来,面色有些难看:“是 活儡,她根本不是受了刺激,而是被人下了活儡。

  ”舅妈听见这个顿时不哭了,直接凑到苏铭身边,一把攥住苏铭的手,好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道:“什么是活儡?王玮,你有办法救她对不对,救救你 妹妹,她从小就跟鹿瑶感情好,你可一定要救救她啊。

  ”说着舅妈又忍不住哭起来。

  苏铭不禁皱眉,不动声色的把手从舅妈手里抽出来,没吭气。

  我见表妹这个样子心里也不好受,便凑到苏铭身边道:“你能看出她是怎么回事,一定也能救她对不对,你能不能救救我妹妹?”“我凭什么救她?她是你妹妹又不是我妹妹,我救她能有什么好处?”苏铭压低声音道。

  “你想要什么好处?我都已经答应帮你找林邀月了,你还想怎么样?”我不禁急了,表妹变成这样我是真的心痛啊,他既然能让疯癫的表妹安静下来,就一定有救表妹的办法!他低头看着我,眼底犹如一汪深潭,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他一把拉住我的手说:“咱们出去谈。

  ”说完他拽着我出了病房,找了个没人的走廊道:“你知道活儡是什么吗,一种用尸体养出来的虫子,能寄居在活人的身体里,专门吃人的魂魄,所以中了活儡的人都疯疯傻傻的,还具有很强的攻击性,就是因为她们的魂魄已经被活儡啃食,变成一具活的傀儡,这种情况你还不如(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直接杀了她,根本没有救人的必要了。

  ”“怎么会这样?”我的心狠狠一缩,眼前顿时被泪模糊了,我只以为表妹是受了惊吓所以才神志不清,没想到情况会这么严重。

  “你的意思是,我妹妹没救了?有没有什么驱虫药能把活儡驱出来?或者其他办法,我舅舅只有她这一个孩子啊,要是我妹妹出了什么事,我舅舅舅妈怎么活?你不是鬼么,一百多年的老鬼了,就没有什么办法能救她?”我一边哭一边拽着苏铭的袖子问。

  “注意措辞,我不是老鬼,只是做鬼的时间比较长而已。

  ”苏铭纠正道,他显然没想到我会哭,眼底闪过一丝慌乱,抬手帮我抹掉眼泪,叹气道:“如果你执意要救她,也不是完全不可以,只不过要付出些代价。

  ”“什么代价?”我见苏铭松口,顿时来了希望,问他。

  “亲我一下,来个法式长吻。

  ”苏铭道,说着他的目光已经下移到我嘴上,嘴角勾起一丝坏笑。

  “你……”我老脸一红,怎么都没想到这么严肃的时候,他竟然提出这个要求。

  但我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好在他现在仍旧顶着王玮的脸,这张脸虽然没有苏铭帅,但多少能缓解我的尴尬,于是我一狠心,踮起脚来,主动贴上他的唇,把舌头小心翼翼的探出去。

  他的手顺势落在我腰上,将我搂进他怀里,舌头到了他的地盘后,他立即反客为主,脸不知什么时候也变成他原本的样子,狠狠地吮.吸我。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