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女人脱了内裤让男人吸|全篇都是肉特别污的片段



他对萧 雪芙介绍道:“ 大姐,这个就是南朝国的金 世奇先生,他可是国际上赫赫有名的医科圣手,我特地专程把他请过来的,只要他出手,相信 父亲绝对可以转危为安。

  ” 齐昊跟在萧雪芙旁边,也见到了这个金世奇先生。

  南朝人的特征很明显,小眼睛,单眼皮,面部宽阔,颧骨突出平扁,鼻梁也较低,不高,刚到萧雪芙的下巴左右。

  听闻介绍,金世奇居然冒出一口流利的汉语,一脸自豪的 说道:“作为现代医学的奠基者,我们南朝人的医学界在国际上享有盛名,有我在的话,相信萧 老爷子病绝不会有问题!”金世奇这个名字,萧雪芙当初为老爷子治病的时候确实听说过,在国际上是有不小的名气。

  有他来的话,为自己父亲做手术,成功看似确实会高不少。

  但是,转眼又想起父亲昏迷之前,千叮万嘱一定要让齐昊来治疗。

  而且,这个金世奇是 萧卓找来的,萧雪芙并不想用。

  萧老爷子经历过两次婚姻,萧雪芙是第一任妻子所生。

  第一任妻子去世之后,过了好些年再婚,萧卓就是第二任妻子带来的,并非萧老爷子的亲生孩子,也跟萧雪芙没有血缘关系。

  对于萧卓脾性,萧雪芙这个名义上的姐姐清楚得很。

  有点小聪明,却无甚大能力,一直掌管萧家的支系产业,暗地里觊觎萧家的财产,不过由于身份原因很难进入核心圈子。

  这次那么殷勤找医生,在萧雪芙看来也不过是想在父亲面前表表忠心,以期望可以获得更多利益罢了。

  这点本来无所谓,可萧卓后面隐藏的人却不得不让萧雪芙顾忌了。

  “小卓有心了,不过这次不用了,我已经找到医生帮父亲治疗了。

  ”萧雪芙看似轻描淡写回道,心中却已经了淡淡的警惕。

  “大姐,你可要想清楚,这金世奇医生可是鼎鼎有名的脑科大夫,你不用他,还能用什么人?你可不要拿父亲的性命来冒险啊。

  ”萧卓表现出一副真诚无比的样子。

  “萧女士,论脑科手术,我自信华夏应该没什么人能比得上我的了。

  ”金世奇又站了出来说道:“有我在,萧老先生的手术成功率,起码能达到六成!”六成!周边的人顿时发出阵阵惊呼,要知道,之前别的专家给出手术成功率最高也只有三成。

  “没必要!”萧卓的坚持让萧雪芙警惕之心更浓,直接拒绝道:“我们不准备做开脑手术,准备用针灸治疗!”金世奇闻言,脸上浮现出嘲讽的笑容,语气古怪道:“虽然针灸来源于我国,我也认识几位针灸大师,但实在没听说过针灸可以治疗脑出血,萧女士,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吗?”“针灸发源于南朝国?真是无知到令人可笑!”齐昊从后面走了出来,淡淡的摇了摇头:“你们南朝国就这么喜欢把东西都弄成自己的,果然小国人就是小国人,这脸皮也够厚的。

  ”“这位是齐昊,父亲指定他过来治疗的,昨晚就是他帮忙稳住病情的。

  ”萧雪芙介绍道。

  见齐昊不过20岁出头,金世奇有些不屑道:“萧女士,你确定让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为萧老先生治病?我恐怕他连针灸都拿不稳吧,这不是在拿着病人的性命在开玩笑吗”“是啊大姐,这小子看着也就20出头,医术能强到哪去?”萧卓也在一旁帮腔。

  至于一开始就跑过来的女子虽然有些意外,不过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萧雪芙身边。

  “阳气不足,精元亏损,血肾两缺,外显于面,内定于脉,金世奇先生,你自己的身体都没料理好,就出来治别人,真的好么?”齐昊看了金世奇一眼,淡淡的说道。

  “你在说什么鬼话,我一点都听不懂,少在这里装模作样的。

  ”金世奇不屑的摆了摆手。

  “听不懂?那我就说直白点吧”齐昊脸上带着笑容,戏谑的说道“金世奇先生,你阳痿!”齐昊的话一出,全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纷纷用怪异的眼神看着金世奇,至于金世奇,先是一愣,紧接着仿佛恼羞成怒一样,涨红了脸,对着齐昊疯狂咆哮起来:“污蔑,臭小子!你居然敢污蔑我!”“是不是污蔑,你自己心里清楚。

  ”齐昊看着拼命否认的金世奇,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容道:“你这身体状态,再耽搁个半年时间,那你就一辈子不能人道了。

  ”“什么?半年时间?!”金世奇听到齐昊的话,整个人都激动的发抖,不过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把表情收敛,只是眼睛还死死的盯着齐昊,试图想看出他是否说谎。

  金世奇的阳痿之症,是从一年前开始的,为了治疗,他转换各种身份寻求各种专家,可是最后换来的都是一场又一场的失望。

  他表面上表现出来的自信骄傲,实际上就是为了掩盖内心的自卑跟无奈。

  今天,齐昊居然能一眼就看出来他的问题所在,并且还一下就说出只有半年时间,不管是真是假,金世奇已经打定主意,私底下要问个明白,当然明面上他是不可能承认的。

  “年轻人,我不计较你的污蔑。

  ”金世奇强装镇定,倨傲的说道:“现在我们讨论的是白老先生的病,你不要说些有的没的。

  ”“就是,小子,别说这些有的没的,耽误了我父亲的病,后果你承担得起吗?”萧卓喊道“你说不让 金医生动手,难道你有百分百把握?”“人的身体是不断的变化的,任何一个医生都不敢说有百分百的把握。

  ”齐昊摇了摇头。

  “既然没把(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握,大姐,难道你要把父亲的命交到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手上?依我看,这家伙连正式医生都不是吧?”实际上,萧卓所说的这一点,也恰恰是萧雪芙所以顾虑的。

  坦白说,她心里对于金世奇的信心是更大的,毕竟金世奇声名在外,脑科这个领域上,他的确是有着真材实料。

  而之前不想让萧老爷子开刀,一是考虑到萧老爷子年事已高,风险大,二则萧老爷子在昏迷之前,千叮万嘱一定要让齐昊来,所以萧雪芙才去找齐昊。

  但是现在不同了,金世奇在这里,动手术的成功率不低,相比起齐昊这个来历不明,医术不明的年轻人,实际上萧雪芙的心里已经倾向了金世奇,尽管他是萧卓找来的。

  但是老爷子的能否治愈对她来说实在太过重要,失去老爷子的支持,她很可能马上就会被赶下总经理这个位置,失去一切,她不敢去赌。

  萧雪芙的好看的眉毛皱成了一团,还是开口道:“齐昊,要不先让金医生看看?”虽然是征询的语气,不过齐昊已经听出了其中的意味,他知道,萧雪芙对自己失去了信心。

  齐昊也是一个傲气的人,既然萧雪芙不相信自己,那自己也没必要淌这趟浑水,点了点头道:“既然萧总想让金医生来操刀,我没有意见,不过我希望,能让我在手术室外等着。

  ”昨天跟萧老爷子相遇,齐昊对这个老头也有不错的好感,希望一会如果真出了事的话,他能及时拉一把。

  “当然没问题。

  ”萧雪芙点了点头:“那就劳烦金医生了。

  ”“没问题,有我出手,绝对没有问题!”金世奇信誓旦旦,满脸自傲的说道。

  众人商议完毕之后,萧老爷子就被推进了手术室,由金世奇主刀。

  手术进行了接近两个小时,萧家的人在手术室外等着,一个个坐立不安,反观是齐昊,一直淡定自如的坐在位置上,闭目冥想。

  “哟呵,你这小子,脸皮还真够厚的,一会把老爷子救活之后,你是不是也要上去邀功啊?”见齐昊这么的淡定自如,萧卓不由得嘲笑道。

  齐昊没有理会他,萧卓于是更加的起劲,刚想继续讽刺,就被萧雪芙打断了。

  “老二,给我闭嘴!大家都烦着呢!”萧雪芙训斥了一声,紧接着看向齐昊的眼神也有一丝的烦躁。

  这里所有人都那么担心,就齐昊一个人这么从容,是个人,心中都有些不是滋味。

  不久,手术室终于传来了响声。

  “吱呀”一声,手术室的门被推开,金世奇走了出来,摘下口罩,轻松的说道“手术很成功,老爷子没事了。

  ”“谢谢你,金医生!”萧雪芙激动的握住了金世奇的手,连连感谢,周围的人也如释重负。

  “我都说了,金医生的医术那可是经得住考验的,又怎么会像某些无名小辈一样过来这里招摇撞骗。

  ”萧卓此时也松了口气,毕竟金世奇是自己带来的,这要是出了事,他的责任可就大了。

  不过看到一旁的淡定的齐昊,萧卓的嘴又管不住了“大姐,你找的是什么人啊?这父亲手术成功,你看着家伙一脸的无所谓,是不是希望父亲的手术失败啊?”萧雪芙眉头一皱,看向齐昊,眼神中也有一丝不满产生。

  “既然老爷子没事了,那我就先告辞了。

  ”感受到萧雪芙的目光,齐昊知道自己已经没必要留在这里了,于是准备离开。

  “慢着!”萧卓拦住了齐昊“大姐,这种招摇撞骗的骗子,一定要把他抓起来,免得他四处骗人。

  ”齐昊没有恼怒,转身看向萧雪芙。

  萧雪芙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说道:“让他走吧。

  ”齐昊毕竟是自己父亲亲自点名,也是自己去请过来的,整个过程虽然没什么表现,但是人家也毕竟没有做什么,无缘无故把齐昊抓起来,以萧雪芙的身份,还真做不出来。

  而她想不到的是萧卓正想凭此来打击萧雪芙声望,自己带的医生治好了老爷子,而萧雪芙带来的医生却是个被抓起来的骗子!只要坐实这个,到时就算老爷子不说,家族内部其他人也会对萧雪芙产生别的看法。

  萧卓一个激灵,正打算继续争辩的时候,手术室中的一个护士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

  “医生!医生,病人出事了!”“什么?不可能!”金世奇和萧家众人脸色大变,此时刚好萧老爷子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来,身边的监视器不断的发出“滴滴滴”的警报声。

  “封口之后本来一切妥当,但是在准备出来的时候,突然颅内压急剧上升,血压提升很快,心率已经低到20,现在情况非常紧急,病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护士迅速将目前的情况报告了一遍。

  “怎么会这样!”金世奇显得有些慌乱,不断的对比着手中跟监视器上的数据,一滴滴的冷汗从脑门处滴落下来。

  “金医生,到底怎么回事!”萧雪芙此时如同一只噬人的老虎,双眼冷冰冰的看着金世奇。

  金世奇可以肯定,如果今天萧老爷子出了什么事,他肯定走不出东升市了。

  “大姐,别急,有金医生在,父亲他不会……..”萧卓仿佛还没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对萧雪芙说道。

  “你给我闭嘴!”萧雪芙一声怒吼,一巴掌把萧卓扇倒在地:“如果今天父亲有什么事,你们两个,就去为父亲陪葬!”话语中透露出来的森森寒意,让萧卓跟金世奇心中一阵发抖。

  老爷子不仅是萧雪芙的父亲,更是她的精神支柱,如果今天萧老爷子死在这里,她不介意拿这个没有血缘的弟弟开刀。

  金世奇拼命的对比着数据,但是怎么看都看不出原因。

  监视器上,萧老爷子的生命数据在不断的降低,金世奇的心也在一点点的变得冰冷。

  此时的他,已经后悔接了这个工作。

  “会不会是有新的出血口没被发现?”终于,站在不远处的齐昊开口说道。

  “新的出血口!”听到齐昊的提示,金世奇恍然大悟,对着数据反复对比,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没错,就是新出血口”金世奇连忙对萧雪芙说道“应该有两到三个小出血口,在照CT时候没发现,此时突然破裂,所以导致现在的情况”“那要怎么做?”萧雪芙不想听金世奇的废话,直接问解决方法。

  “只能再开刀… …”金世奇犹豫了一下,最终说道“只不过刚开了一次刀,在开刀的话,以老爷子的年纪,那成功率不足…….”说到这里,金世奇已经不敢说下去了。

  “不足什么!”萧雪芙一把抓住金世奇的衣领,冷冷的说道“给我说清楚,不足什么!”“成功率不足两成… …”金世奇哭丧着脸说道“但是如果半个小时内不做手术的话,老爷子就必死无疑了!”“混账!”萧雪芙很想把眼前的这朝国所谓的名医打死,但是现在手术技术最好的就是他,为了自己父亲,萧雪芙还真的不能动手。

  “还有没其他办法?”萧雪芙此时也冷静了下来,放开金世奇,冷冷的问道。

  “没有!”金世奇此时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嚣张自信,他知道,今天没有奇迹出现的话,自己算是完蛋了,这两成的概率他还是说多了,实际上他出手的话,一成概率就顶天,相当于是说,没有幸运女神眷顾的话,老爷子是必死无疑了。

  只是他不敢说实话啊,一旦说实话出来,立马就得陪葬,萧氏集团在深市的势力有多大,他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怎么办?”萧雪芙此时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再开刀吧,不足两成的概率,那根本就是在玩命。

  不开刀吧,那是必死无疑,哪怕是果断如萧雪芙,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让我试试吧”站在一旁一直沉默的齐昊,最终还是拗不过自己的心,不忍心萧老爷子就这样丧命,最终还是决定出手。

  “齐昊,你?”萧雪芙眉头一皱,不明白此时齐昊突然这么说是为什么。

  不过金世奇倒是大喜,毕竟齐昊出手的话,到时候老爷子死了,也有个人和他一起承担责任。

  “萧总,我觉得可以让他试试!”金世奇假惺惺的说道“我出手的话,虽然也有一定的信心,但是毕竟两成的把握,风险还是偏高,齐昊既然主动请缨,想来应该有不小的把握,为了老爷子着想,我愿意让贤,让齐昊出手!”先吹捧下自己,说明不是自己医术的问题,再强调齐昊主动请缨,自己为了病人着想才让位,这样一来,三两下就把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救活了,那是自己抉择聪明,救不活,那是齐昊不自量力。

  金世奇的这点小伎俩当然瞒不过萧雪芙,不过她也没时间计较,只是问道“你有把握吗?” 奇葩,辞海释义有二:其一意为珍奇的花,其二比喻出众的作品。

  如果不是社交网络扭曲了“奇葩”的词义,这本是一个堪比“白富美”的溢美之词。

  不过,奇葩难养,不同寻常。

  经风雨后,方能大器晚成。

  也许是因为名字里有“卉”字,徐百卉和 花草有着不解之缘。

  2014 年的春天,因为一部《我的儿子是奇葩》,更多人认识了这个似曾相识的熟脸的姑娘。

  在这部戏中,她扮演一个敢爱敢恨的辣妹子 何花

  巧合的是,角色的名字竟然也离不开花。

  徐百卉把东北姑娘的直爽和仗义投射到湖南妹子何花身上。

  生活中的“何花”也是快人快语,毫不掩饰。

  徐百卉算不上精通园艺,却很“旺”家中的花花草草。

  平日里三天两头拍戏出差。

  阳台上的花草无需按部就班的精心伺候,却也生得枝繁叶茂。

  人如其名。

  徐百卉身上有一股草木般的灵气,在经历了冬藏春发之后逐渐积蓄能量,静等风来。

  她告诉自己,能否开花,还要随缘。

  徐百卉:奇葩 盛开 清风自来不过早早开苞、昙花一现的花儿,又岂能称得上奇葩。

  “如果不做演员,就真的成了 小留学生”十年前,一部《小留学生》让不少90后少年对留学生的海外经历心生向往。

  剧中独立善良的小留学生刘莼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十年后,小刘莼摇身一变,成了《我的儿子是奇葩》里“斗得过小三,打得过流氓”的辣妹子何花。

  那个乖巧可爱的“小留学生”徐百卉已退去稚气,长大成人。

  如果不是阴差阳错 做了演员,徐百卉本应成为一个小留学生。

  高中毕业时, 父母希望她能备考托福,去美国学医。

  徐百卉成长于一个慈父严母的家庭。

  母亲的严格要求培养了她独立的个性和追求完美的好胜心。

  和很多80后一样,徐百卉的童年是在书桌前、电视前和钢琴前度过的。

  母亲为了修炼她的生性好动而教她学钢琴,倘若有一段琴没弹好,便要求她不能看电视,弹到熟练为止。

  而父亲则更看重培养她的视野和胆量,在那个没有KTV的年代,父亲会把爱唱歌的徐百卉带到可以点唱的歌厅,鼓励她上台为大家唱歌。

  父母双方极端的教育模式形成了她要强且开朗的性格。

  徐百卉:奇葩盛开 清风自来读书和弹琴对于徐百卉来说并非难事。

  她所就读的中学东北师范大学附中是闻名东三省的重点中学。

  在那个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时代,几乎所有人的目标都只有一个——考上好大学。

  这个目标是被堆成小山的练习册和做不完的卷子所支撑的。

  “我记得曾经有一周做了97张卷子。

  ” 对于未来,这个乖乖女并没有太多想法。

  临近高三,在父母的建议下,徐百卉在一边应对高考一边复习托福。

  为了纪念(我的尤物女友们)17岁的雨季,徐百卉希望录制一张属于自己的专辑。

  这个想法遭到了母亲的反对,但获得了父亲的支持。

  父女二人背着妈妈偷偷进了录音棚。

  录音棚里的监制老师 看到了徐百卉身上的灵气,便鼓励她考取中央戏剧学院,甚至每天打电话来劝说。

  父母禁不住这位老师的“撺掇”,同意女儿在不影响学习的前提下上京一试。

  初生牛犊的徐百卉只身来到北京。

  父母没有料到,三场考试下来,对表演一张白纸的女儿竟然榜上有名。

  徐百卉:奇葩盛开 清风自来“上中戏第一年,我甚至想过退学”“徐百卉的眼神里有一种锐利之气。

  ”这是当年参加《红楼梦中人》选秀时评委对她的评价。

  那一年,刚刚从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的她报名了宝钗组的选拔,一段朗诵之后,评委纷纷表示:这姑娘不像宝钗,眼神里的灵光倒是像了王熙凤。

  也是这股灵光让这块璞玉在戏剧学院的考场被人发掘。

  三试的考场上,徐百卉接到的题目是“你还爱我吗”。

  被演对手戏的男生这么一问,她突然怔住了十秒,陷入沉思,之后才开始回应。

  入学后,中戏的表演系主任谈起为什么选择徐百卉:“我从她愣住的那十秒眼神里看到了她的情绪与思考,这正是她与众不同的地方。

  ”考取中戏之于徐百卉是老天的一个安排。

  不知所之的大学生活,让曾经的“学霸”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落与挫折。

  相比有表演基础的同学们,习惯了数理化思维的徐百卉算得上“奇葩”。

  第一天上形体课,全班同学只有徐百卉带着笔记本和笔袋就去了(准备上课记笔记)。

  “一进教室我还纳闷,这教室怎么没有黑板啊。

  ”形体课成为她大一这一年的痛苦回忆,对于表演的一无所知让徐百卉面对新的领域时束手无策。

  徐百卉:奇葩盛开 清风自来“我以为很多学问像数理化一样,都是通过努力总有门道。

  ”就像妈妈在童年时逼她练琴,徐百卉也对自己下了狠劲儿。

  寒假回家,徐百卉为了化解形体课上的噩梦,整个春节都在练功房里度过。

  欲速则不达,这种苦练反倒把腰练伤了。

  大一下学期,为了完成好小说片段改编的作业,徐百卉和当时的师兄——在“奇葩”里演何花前夫的孙大川搭档,扮演一对破镜难圆的夫妻。

  徐百卉对这次改编花了很多心思。

  为了表现两人曾经的美好已成追忆,她亲手制作了一面照片墙作为结局的幕景。

  老师看到这个小组的作品,并没有直接表扬,只是含蓄地说了一句:“有些同学在私下做了不少努力,从这次的作业就能看得出。

  ”老师话音刚落,徐百卉终于挂不住了,她冲到教学楼下的小花坛旁。

  泪如雨下。

  这一句肯定让积压已久的情绪和自卑全部释放出来了。

  那天之后,徐百卉的天空豁然开朗了。

  徐百卉:奇葩盛开 清风自来“我做事情,要尽全力,自己才会安心”大二那年,徐百卉遇到了自己的第一部戏《小留学生》。

  在徐百卉之前,导演组已经选了四五百个女孩,却一直没遇到适合女一号刘莼的演员。

  表演系出身、英语讲得好的徐百卉以近乎本色的演出塑造了小大人刘莼的形象。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