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被商品化的越南新娘



她妩媚的白了 大雷一眼,就连声音也比之前都柔媚许多,只是她自己却没有发现。

   傻瓜,急什么,马上就来! 林晓兰的声音酥酥的。

   张大雷听着更加觉得骨头都化了,心里也是更为渴望。

   大雷,现在我教你 数数林老师上下套几下,你就说几。

   林晓兰深吸一口气,干脆坐到床上。

   像我这样套一下,这就是一,再套一下,就是二! 张大雷只觉得浑身都绷紧了,差点舒服的呻吟出声。

   他本想压抑住自己,但转念一想,如果自己故意压抑住,恐怕林晓兰会怀疑自己! 于是干脆直接嘶了一声,脸上流露出舒爽的表情。

   林老师,我好喜欢这样数数。

   喜欢吗,那林老师以后就这样教你! 林晓兰俏脸红扑扑的,但是眼睛里却是透出兴奋之色。

   随着教学的开始,张大雷脸上满是舒爽,甚至都忍不住发出愉悦的声音。

   大雷,这是几下?林晓兰娇声道。

   五下!张大雷连忙答道。

   不错不错,那这又是几下?林晓兰又是问道。

   张大雷又回答:三下! 很好很好! 渐渐地,林晓兰只感觉自己浑身燥热得更加厉害,光是这样已经满足不了她的需要了,她需要一场真枪实弹的战斗! 林晓兰停了下来,红着脸对张大雷说:大雷,接下来咱们再换一种方式。

  待会林老师……林老师骑在你身上,坐下去一下就算是数一下,好不好? 听到林晓兰的话,张大雷差点兴奋的叫出声来,林晓兰,她终于忍不住了! 张大雷心里充满着兴奋,一想到那千娇百媚的肉体坐在自己身上的场景,张大雷就觉得心跳都加快了许多,呼吸也是变得更加粗重。

   如果是在平时,林晓兰有可能会发现张大雷现在的异状。

   可惜她现在也是非常紧张和兴奋,老公就在对面的房间里躺着睡觉,而自己却在这间屋里教一个傻子数数,还是用这么羞耻的方式来教他的。

   林晓兰也是满脸潮红,呼吸也急促了些。

   她再一次往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确认门口没有人,这才缓缓地脱下拖鞋上了床。

   因为是在家里,所以林晓兰并没有穿裤子,只是穿着一条宽松的连衣裙。

   甚至于,刚刚和老公弄完的她,里面都是真空的,上床的时候,林晓兰甚至都能感到连衣裙带起的凉风,凉飕飕的。

   大雷,接下来我要坐到你身上,你可要专心学习哦!林晓兰脸蛋红红的说,语气却是很正经。

   张大雷傻呵呵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听张大雷这么说,林晓兰更是觉得害羞极了,自己竟然这样怂恿一个傻子做那种事情,还是利用教师的身份来怂恿他,是不是非常违背师德呢? 不过越是这样想,她心里就越是兴奋,此刻林晓兰已经把张大雷当成了(性插故事)自己的学生。

   一边教自己的学生数数,一边和他做那种事情,这对于林晓兰来说让她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在兴奋的战栗。

   她深吸一口气,走到张大雷身上缓缓蹲下来,一直等到两人贴身接触的一刻。

   贴身的刹那,张大雷和林晓兰都是忍不住浑身颤抖着。

   大雷……我,我来了! 正当林晓兰准备缓缓下沉来教张大雷数数时,突然对面房间里却响起了她的手机铃声! 听到手机铃声的刹那,林晓兰立刻惊慌起来。

   老公周志恒就在房间里,万一铃声把他吵醒该怎么办? 果然,很快对面房间里就响起了周志恒的声音:老婆,你的电话! 闻言林晓兰吓得赶忙从张大雷身上下来,匆忙穿上拖鞋就离开了卧室。

   她从张大雷身上下来的那一刻,张大雷只觉得原本的舒爽感觉立刻就没了,顿时失望起来,暗骂一声哪个不要脸的竟然跑来打搅自己的好事! 临走前,她还不忘帮张大雷盖上毛巾被,同时低声道:大雷,这件事谁也不许说,如果说了老师就要打你的手心! 张大雷虽然心头郁闷,但表面上还是装作很害怕的样子:林老师,我不说。

   见张大雷这么回答,林晓兰满意的点点头:好,那大雷我就先过去了,你赶紧睡觉! 等林晓兰匆匆回到卧室的时候,她真的害怕自己现在的模样会被老公看出来端倪,毕竟这会她的俏脸上满是潮红。

   幸好周志恒只是喊了林晓兰一声,接着就又继续睡觉,这才让林晓兰长舒一口气。

   她走到床边拿起电话,电话竟然是张大雷的大嫂打来的。

   喂!张嫂子啊!找我什么事?大雷?大雷在我这里很好。

  什么,你们回家啦?难怪你会给我打电话,大雷在我家呢!今天我老公回来了!好好,待会你们来领走他吧!林晓兰说完这些就挂断了电话。

   原来是张大雷的 大哥大嫂回来了,也不知道两人是怎么弄得,原本说今天早上出门,过几天才回来,可是没想到当天就回来了。

   一想到张大雷马上就要跟着大哥大嫂回家,林晓兰心里也是空落落的,那她岂不就没机会和张大雷继续在一起了? 回想起之前那种饱胀的感觉,是她一生从来都没有体会过的。

   虽然当时两人并没有深入下去,可也是让林晓兰有了前所未有的舒爽体验。

   如果有可能,她甚至愿意拿一切来交换再一次的体验机会。

   半小时后,张大雷的大哥大嫂来到林晓兰家,此时林晓兰已经换了一身正装,而周志恒也起床了。

   两对夫妻聊了会,之后大哥大嫂就把张大雷接回家了。

   恋恋不舍的离开林晓兰家,张大雷心里也很是郁闷,马上就要弄到林晓兰了,可是关键时刻大哥大嫂怎么就回来了? 恨恨地想着,张大雷无意中瞥了大嫂的屁股一眼,眼睛立刻就挪不开了。

   说实在的,嫂子 李美娟也是村里有数的美人,她虽然没有林晓兰那么高的文化,也没有她显得气质那么好,但是李美娟却是有着农村女人最自豪的身体,大胸大屁股。

   没错,农村人的观念就是,屁股大好生养,而且往往还是会生出来儿子。

   不过李美娟的屁股却不像普通村里妇女那样显得臃肿,而是浑圆挺翘,简直就像是琉璃玉石一般,而且丝毫没有赘肉。

   而且她的胸部还特别丰满,在村里也是独一份,每当天气热的时候,嫂子都不敢轻易上街。

   倒不是害怕天气热,主要是担心走得快了,胸前那两座硕大的山峰会颤抖不已,就算是戴着胸罩照样也是抖动得厉害。

   就这样跟着大哥大嫂回到家里,路上李美娟还询问张大雷,问他林晓兰有没有教他数数。

   张大雷傻呵呵的点头:林老师教了,数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不错嘛,不愧是当老师的,教人果然是有一套,连傻子都能教会!李美娟说道。

   听到嫂子说自己是傻子,张大雷心中不爽,但脸上依旧是乐呵呵的。

   老婆,你别总是说大雷傻子傻子的,他怎么说都是我弟弟!大哥 张大年说。

   弟弟?他是你亲弟弟吗?他不是被捡回来的吗?李美娟不屑道。

   好了李美娟,不许你再提这件事,否则我真的翻脸了!张大年说着板起了脸。

   好好好,我不提,我不提行了吧?李美娟哼了一声,扭着大屁股回家了,不过她扭屁股的样子还真是挺好看,比普通农村妇女扭屁股好看多了。

   张大雷脸上依旧是傻呵呵的,心里却是忍不住哼了一声,心说得意什么,弄不好哪天你还得对老子卑躬屈膝! 原本张大雷以为这句话只能是自己在那里意淫,可是没想到的是,很快这句话就真的成了现实。

   当天晚上,张大雷在客厅里看电视,虽然是小孩看的动画片,但他看得却是津津有味。

   而就在这时,大哥卧室里却是传来争吵的声音。

   好了不要吵了,回头咱们再换一家医院好不好?这是大哥张大年的声音。

   换一家医院?今天咱们去的可是权威医院啊,人家都说治不好了,你再换别的医院有用吗?李美娟冷哼一声。

   可是……大哥的话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

   张大年,我就在这里给你把话说明白,如果再怀不上孩子,那我就跟你离婚!我再也受不了了,现在村里人都管我叫不下蛋的母鸡,我……总之一句话,如果再生不了孩子,我就和你离婚! 李美娟给张大年下了最后通牒。

   白玉京从山石内弹出来,仔细打量着卓清扬的脸,然后一副洞察一切的样子,背负双手道:“以你这死 老头比城墙还厚的脸皮,竟然也能红起来,多半是回想到了和你那位器灵不可言说的事情……啊……”话未说完,他的身子就被卓清扬一脚踢飞下山。

  “臭小子,为师送你一个因果,你此次下山,就去H市找武家,武世荣的女儿年方十八,又是凤体,对你修为有莫大的益处,武世荣欠我一个人情,你就跟他要他的女儿……”在卓清扬的一大堆唠叨中,白玉京如一只野狼一般飞身下山,扑向山下的花花世界。

  ……第二天,从大青山开往H市的中巴车上,这时上来一个红裙如火,轻盈高佻,柔美又性感的 美女

  她一上这中巴车,给白玉京的感觉就如一块绝世美玉塞进了一个乱七八糟的盒子,反差太大了。

  这绝对是一个祸水级的大美人,足以秒杀时下当红的所有女明星,看她穿着品质上乘的裙子,绝对是出身于那种非富则贵人家,这样的大美人,怎么会上这样一辆破旧颠簸的中巴车?美女上得车来,踩着高跟艰难地向白玉京座位方向挪过来,到不是她认识白玉京,而是车内只有白玉京身边还有一个空位了。

  蓦地,车子一个大弧度的颠簸,美女站立不稳就要跌倒。

  白玉京眼疾手快,呼地起身将美女抱在了怀里,哇喔……好香,好有弹性……“你……你放开我!”美女失声惊呼起来。

  白玉京将她抱着往座位上一放,然后理直气壮地说:“我是怕你摔着,小心呐!”美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却又找不到责怪他的理由,刚才要不是白玉京,她的确是会摔倒在车厢内的。

  而满车的男人见状,全都在内心羡慕又怨恨地骂白玉京:“牲口啊……”白玉京才不管那些男人敌视的 目光,他的双眼却是盯在身旁美女精致得无可挑剔的脸上。

  美,实在是太美了,比起器灵美女慕容秋水来说,虽然身材没有那么火爆,全颜值却是要高出那么一丁点的。

  感受到白玉京那色色的目光,这美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又做出很生气的样子,将脸转向另一边去了。

  就在这时,飞驰着的中巴车忽然一个急刹,满车纷纷向前跌去。

  白玉京安稳如山,却一伸手臂,将同样向前跌去眼看就要撞到前面椅子的美女给挡住了。

  “哇喔……真大,好弹软啊……”白玉京的手臂挤压着美女高耸的酥胸,内心爽翻了。

  “你……你……”美女再度气红了脸,被白玉京如此正义凛然地占了便宜,却半点发作不得,没办法,要不是白玉京这么一挡,她铁定是要撞到前面椅背上,脑袋都要磕出一个大包来的。

  众人骂骂咧咧地爬起身来,正要责问司机是怎么开车的,却见前面的公路上横放着一辆面包车,道旁还站着四名手持砍刀的壮汉,就是他们,刚才逼停了中巴车。

  “打开车门!快点!”一名壮汉走近中巴车,用刀背敲着车头大吼道。

  众人瞬间吓傻了,这是遇上了劫匪啊!在这偏避的山中,被抢了也是白挨,有关部门根本就管不了。

  司机也是吓得不轻,不得不将车门打开,逃是逃不了的。

  四名持刀壮汉当中有两名窜上中巴车来,满车的乘客一个个吓得缩着脖子,都在打算用身上的财物破财消灾,不去与这些劫匪对抗,保命要紧啊!但两名持刀垃汉上得车来,目光第一时间就锁定在白玉京身边美女的身上,对其他的人视若无睹。

  “哈哈哈……叶 飞雪!我看你往哪里逃?你是自己乖乖下车呢,还是等我们哥俩动手?我们的双手已经是饥渴难耐了,哈哈哈……”其中一名持刀壮汉一脸猥琐地大笑着说,他的目光紧紧地盯在美女的酥胸上,就差没流出口水来了。

  这位叫叶飞雪的美女面无血色,战战兢兢地起身,在侧身从白玉京面前挤过去的时候,目光幽怨而又绝望地看了他一眼。

  满车的乘客,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两名持刀壮汉将叶飞雪押下车去,直接押往公路旁边茂密的树林。

  在这荒山野岭里,四名壮汉和一位祸水级的大美人,其结果可想而知了。

  等四名壮汉中的一名将面包车一挪开,中巴车司机急忙一脚油门到底,瞬间冲了过去。

  满车的乘客这时纷纷松了一口气,暗赞司机逃得快。

  “砰!”蓦地,白玉京一拳击碎车窗玻璃,身子一下子掠了出去。

  “没办法,叶飞雪么?你最后看我的那一眼,让我确认了眼神,你就是我遇上的对的女人,唉!不得不救你啊!”白玉京向密林之中飞掠进去。

  密林之内,叶飞雪被四名持刀大汉押到一棵大树之下,然后一名为首的大汉一脸猥琐地奸笑起来。

  “叶飞雪!给你一个机会,你好好地让我们爽一爽,我们就告诉你是谁派我们来杀你的,让你死个明明白白。

  ”“哈哈哈……”“嘿嘿嘿……”“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我们还真是有点下不了手啊,要不这样,只要你能让我们爽到满意,我们决定冒着生命的危险将你藏起来,以后你就做我们哥几个的马子好了,行不行啊叶飞雪,好活不如赖活啊!”四名壮汉你一言我一语,皆都猥琐无比地笑着贴近叶飞雪,其中两人甚至还一边脱着衣服。

  叶飞雪粉脸煞白,自知今日是在劫难逃了。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是谁派你们来的!就是我那位急着继承家业的地无赖哥哥 叶子枫,是他花钱请你们来杀我,然后他就成了家族事业的唯一继承人了。

  ”四名壮汉闻言怔了一下:“哦!果然是一个精明的女人啊,看样子你当上叶氏集团的总裁的确是有着真本事的。

  ”“不错!不过越是优秀的女人,玩起来就越有滋味啊,嘿嘿嘿……”“你尽量让我们爽到满意,这样我们会慢一点杀你,或者把你藏起来不杀也行,哈哈哈……”那两名壮汉已经脱得只剩下裤衩子了。

  “你们这群天杀的 恶棍,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叶飞雪凄惨地大叫一声,忽然一头向旁边的大树撞去,她宁可撞死,也不要受这四个恶棍的玷污!四人没料到叶飞雪如此刚烈,想要阻步她自杀时,却已是来不及了,眼看着这个绝色美人就要香销玉殒。

  蓦地,一道人影忽然闪出来,正好挡在叶飞雪的前面,然后,叶飞雪弓着的身子一头就撞在了来人的小腹之下那最要命的地方。

  “哎哟喂!小妞你这是往哪里撞呀?疼死我了,哎哟……”来人杀猪般地哀号起来,双手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按住了叶飞雪的脑袋,然后,两人形成了一个不可言说的姿态。

  “牲口啊!”看到两人的姿势,四个恶棍竟然异口同声地骂了出来,恨不得自己以身相代。

  叶飞雪脑袋嗡地一声炸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突然闪出一个男人来,而自己正巧撞在了他的那里,加上自己现在跌跪着,这像极了自己给这个男人吹某种东西。

  更可恨的是她还感觉这男人双手紧紧地按着自己的脑袋,让她的脸紧贴在某个罪恶之物上。

  叶飞雪费力地推开来人,抬头一看时,却发现来人竟然是在中巴车上占了自己两次便宜的坏家伙。

  那么,刚才自己正巧撞在他那个部位,是不是这家伙预先算计好了的?“哎哟……疼死我了!你撞哪里不好,偏偏撞在我这里啊!”白玉京夹着双腿一边跳着一边直哼哼,在叶飞雪与四恶棍面前表演着。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还问他做什么,直接杀了他,被他撞见了就不能留活口。

  ”“砍了他!”两名恶棍不容分说挥着砍刀就向白玉京砍了过去。

  忽然之间,寒光一闪,一阵侵人肉骨的寒意袭来,两名恶棍被白玉京从袖中亮出的一柄匕首几乎同时切中胸口,然后,两名恶棍瞬间就仿佛被千年寒冰冻住了,转眼之间就成了两副冰雕。

  剩下两名恶棍见状,顿时明白遇上了煞星,两人都吓得双腿发颤,想要逃跳都迈不动脚步。

  “你……你……你别过来……我们可是快刀帮的……你要杀了我们,一定逃不过快刀帮的追求……”其中一名恶棍用发颤的声音企图威胁白玉京。

  “哼哼……小爷偏不怕你什么快刀帮,但也不能留着你们两个祸害,纳命来吧!”寒光再一闪,这两名恶棍也变成了冰雕,然后白玉京在每具冰雕上轻敲一下,冰渣子哗啦啦掉了一地,这四名恶棍已是尸骨无存了。

  叶飞雪也是惊恐地看着这一幕,明白到自己遇到的是一个奇人异士。

  “谢谢……谢谢你救了我!”叶飞雪长舒了一口气说道。

  “举手之劳,不必客气,不过我很奇怪你样这一个大美人孤身来这深山老林做什么?”叶飞雪神情黯然地说:“听说大青山有一个叫卓清扬的前辈高人,我想去请他求我 老爸,我老爸得了肺癌,晚期了!”“什么?原来是找卓老头的?别的不敢说,就治病救人这一项,十个卓老头也不及我一个,哈哈哈……你不用去找卓老头了,区区肺癌,我挥手之间就能治好!”“你……你说的是真的?”叶飞雪闻言,不由得眼前一亮,如果在白玉京击杀四名恶棍之前,对他的话叶飞雪可能认为是吹牛,但见识到白玉京不是普通人之后,叶飞雪就不由得相信了几分。

  白玉京有些不满地应道:“当然是真的,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去大青山找卓老头问个清楚,他虽然是我师父,可治病救人这一项,他想不服我都不行。

  ”“你……你竟然是卓前辈的徒弟?”叶飞雪闻言,不由又信了几分。

  “当然!成为那老不正经死老头的徒弟,也不是什么骄傲的事情。

  ”白玉京摇着头,仿佛自己的师父配不上自己一般。

  叶飞雪本来是要到大青山去的,但半途又被自己亲哥哥叶子枫买通的杀手给逼了回来,现在她老爸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再上山去找卓清扬只怕是赶不急了。

  “那好,只要你真的能救得了我老爸,你想要什么,只要我们有的我都能给你!”叶飞雪一咬银牙,决定在白玉京的身上赌上一把了。

  白玉京目光火辣地打量着叶飞雪曼妙多姿的娇躯,毫不掩饰地说:“我治好你老爸,你做我的女人,怎么样?”叶飞雪柳眉一竖,果然这家伙怕图的就是自己的美色,她心生反感,但想到自己的老爸危在旦夕,而这个家伙非常有可能是老爸的救星,为了老爸,为了整个叶家,拼了。

  想到这里,叶飞雪忍住心中的反感,狠狠地一咬牙说道:“好!只要你真的能救活我老爸,我就答应你的条件!”“痛快!你老爸我救定了,你我也要定了,咳咳……先别对我有偏见好么?省得你对我越看越不顺眼,我很纯洁的,还是初哥哦,你不亏的……”叶飞雪皱着眉娇哼道:“好了别说了,救人如救火,咱们赶紧回去吧!”两人走出密林,到公路上拦住了下一趟客车。

  足足三个小时之后,两人这才乘车进入H市。

  叶家,乃是H市四大家族之一,虽然排名垫底,可相对于别的企业集团什么的,那也是巨无霸一般的存在。

  只不过叶家二代中人才凋零,叶家家主 叶无忌的长子叶子枫,完全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整天游手好闲,吃喝玩乐至上,别的什么都不会。

  只有次女叶飞雪还算是个人才,年仅二十五岁就留洋是来,还拿到了双博士学位,在半年前叶无忌病倒之后,整个叶家的重担就落在了叶飞雪的肩上。

  而叶飞雪竟然也不负众望,虽然无力让家族企业更进一(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步,但暂时还是能守住江山了,以她的聪明才智,假以时日,未必不能让家族企业进一步发展。

  到了H市刚一下车,白玉京就看到街边停着一部豪车,边旁站着一个俏美人,一副白领丽人打扮,正微笑着向叶飞雪招手。

  这个俏美人穿着黑色包臀短裙,一双圆润修长的玉腿格外吸人眼球,高耸的胸脯将白色的衫衬顶得扣子都仿佛随时要崩掉一般,一张精美的脸蛋竟然也不比叶飞雪逊色,又是一个绝色美女啊!转脸看到白玉京死盯着那位白领丽人舍不得移开,叶飞雪低哼一声:“流氓色胚!真是见一个爱一个!”白玉京嘿嘿一笑:“怎么了?你是不是吃醋了?”“哼!她是我闺蜜唐佳宜,也是我现在的秘书,你休想打她的主意,让我知道了我就反悔做你的女人。

  ”“嘿嘿……放心好了我的好姐姐!我不会主动招惹你闺蜜的,但要你闺蜜一不小心爱上了我,那我也没办法的。

  ”叶飞雪翻了一个白眼:“就你……做梦去吧!你以为你是盖世无双的美男子还是世界首富啊?”白玉京笑了笑,没有反驳她。

  唐佳宜这时迎了上来,用诧异的目光打量了白玉京一眼:“飞雪!他就是你请来给叶伯治病的 神医吗?怎么这么年轻啊?”白玉京抢着说道:“所谓英雄出少年,我年轻怎么了?敢不敢打个赌?要是我治好了你叶伯你就做我女人怎么样?”叶飞雪闻言狠狠地瞪着白玉京娇喝道:“白玉京你是色鬼投胎的吗?刚和我打同样的一个赌,现在你以扯上我闺蜜,你想要怎样?”唐佳宜眨巴了几下美眸,一脸疑惑地问:“飞雪你说什么?你竟然拿终身幸福和他赌这个?”叶飞雪神情黯然地说:“这色胚子要是真能救得了我老爸,我为了家族只能这样牺牲了。

  佳宜,你一定要离这家伙远一些,他不是个好人。

  ”白玉京一脸无辜地说:“我救了你的命,又准备救你老爸的命,还不把我当好人,唉!真的好伤心啊!”“废话少说,快上车去我家吧,我老爸的病一刻也不能耽搁了!”叶飞雪说着,率先钻进了车子副驾座。

  白玉京也钻进了车子,唐佳宜启动车子,风驰电挚一般向叶家别墅冲去,这妞的车技竟然十分的高招,接连超车一点都不带含糊的。

  叶家别墅座落在H东面,是独立的别墅,有五栋豪华楼房相接,精致而又气派,又地处寸土寸金的豪华地段,非大富大贵人家是住不进这样的别墅的。

  车子直接驶入别墅大院,在居中的主楼前停了下来。

  “小姐回来了,请到神医了吗?”一名中年汉子第一时间迎了楼来。

  白玉京钻出车子,第一眼看到这中年男子,就感觉到他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一个练家子的武者,具备了化劲中期的实力。

  在这个时代,地球虽然处于末法时代,但依然有武者得修真者存在,也就有了两种道,也就是武道与仙道。

  其中各有自己的境界化分。

  武道:外劲、内劲、化劲、宗师、武王、武帝、武尊、武神仙道:炼气、筑基、结丹、元婴、化神、渡劫、虚仙……眼前出现这个中年汉子,拥有着化劲中期的实力,让他一个人对付几十个普通人还是可以的,但在白玉京的眼中却是还不够看的。

  以白玉京炼气后期大圆满的实力,已经相当于武道当中化劲后期大圆满境界的实力了。

  “刚叔!我爸的情况还稳定吗?”叶飞雪焦急地问道。

  这中年汉子是叶飞的保安队长陈刚。

  陈刚叹叹着摇摇头:“情况很糟,请神医……他……这位就是小姐你请来的神医吗?”陈刚看到年轻的白玉京,脸上明显就露出了失望之色。

  “哈哈……哈哈哈……我亲爱的妹妹!你心急也不用随便去山里面拉一个土包子就当成神医啊,就他还神医,那我还是神仙呢,哈哈哈……”这时,一个看起来就吊儿郎当的青年男子走出来,一双深陷的瞳孔表明他是一个长期纵欲过度的人。

  叶飞雪一看到这青年,马上就露出哀怨的神情,自己这位亲哥哥为了一己之私,竟然买通杀手要对自己下毒手,这兄妹之情在他的眼中根本就不值一文,他同时也是要害死老爸,这个哥哥与禽兽有什么区别?“哼!叶子枫!我没有死在深山老林里面你是不是很失望啊?”叶飞雪面罩寒霜地反问道。

  叶子枫脸上一点愧色也没有,反正揣着明白装糊涂:“哪能啊?妹妹福大命大,又请了这么一位神医回来,对家族的贡献可真大呢!”叶飞雪不想再跟这个人面兽心的哥哥多说一句话,领着白玉京就要往大门走。

  叶子枫一伸手就将白玉京给拦下了,打量着白玉京身上的粗布青衣和一双布鞋,他便一只手捏着鼻子,一只手还不停地在鼻尖前煽动着,嗡声嗡气地叫道:“来人啊!带这家伙去洗个澡,然后拿一套佣人的衣服给他换上,这么臭要是进了我老爸房间,直接就能将我老爸给熏死了。

  ”他的几名心腹保镖闻言马上冲上来就要拽白玉京,白玉京森寒的目光扫了这几名保镖一眼,这几名保镖顿时如坠冰窟,一个个打了一个寒颤,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感袭来,他们不约而同地止住了脚步,纷纷惊疑地盯着白玉京,却是没有一个人再敢上前半步。

  叶子枫也触到了白玉京的目光,同样感觉自己瞬间被冻僵了一般,一脸惊疑地盯着白玉京,还侧身退了一步,不敢再阻拦了。

  这时一个中年妇人走了出来,看到叶飞雪带着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青年,诧异地问道:“飞雪!这位是……”叶飞雪应道:“他就是我请回来的神医,妈!先别问那么多了,快让神医给老爸看病吧!”中年妇人正是叶飞雪的老妈邱莹,她看到身着怪异又年轻得不像话的白玉京,自然是不敢相信白玉京会是一个神医。

  但现在自己的丈夫叶无忌马上就要支持不住了,不管怎么样也只能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姑且试一试再说了。

  “她侧身一让,并没有对白玉京客气,显然对白玉京还是心存极大的怀疑。

  ”白玉京也不在意,没有拿出真正本领之前,这些个世俗凡人谁会相信他是一个拥有神奇本领的人?在他们固有的观念里,所谓神医都应该是那个须发皆白仙风道骨的老头子。

  随着叶飞雪来到叶无忌的病房,但见几名医护人员正在病床前忙碌着,而床上躺着的一个男人,身上插满了这样那样的管子,连接着各种医学仪器。

  见到这一幕,白玉京眉头微皱,目光移到病人身上,微微一打量,胸上就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他走向病床,正要伸手去触碰叶无忌,一名女医生便拦到了他的面前。

  “你要干什么?病人现在病情危急,请你让开!别打扰我们的工作。

  ”“干什么?我当然是要救人了,还是请你们让开吧,这病你们这些仪器救不了,只有我用特殊手段才能救治。

  ”白玉京说着,就要将这女医生推开。

  女医生倔强地挡在他的面前:“你能治?我们可是H市最顶级的医疗小组了,所有的医学设备都是从国外引进的最高端的设备,我们都治不了的病,你能治?”白玉京懒得反驳,双手搭在这女医生的双臂上,微微一用力,就将她给托起来,放到了一侧,同时头也不回地对叶飞雪说道:“叶小姐,麻烦你把他们都请出去,给我十五分钟,我就能还你一个健健康康的老爸。

  ”那女医生一双好看的大眼睛闪动了几下,还要上前来和他理论。

  叶飞雪急忙出声:“柳医生!就先给他十五分钟吧!十五钟之后我老爸要是不像他说的那样好转的话,我给你道歉,并且让人修理这家伙!”柳医生闻言,双眼又闪了几下,最后轻叹一声,只好一挥手,领着几名护士离开了病房。

  白玉京坐到床上,伸手迅速地点了叶无忌的几处穴道,将他的心脉给护住了,然后右手凭空吐出一团红芒,这团红芒打入了叶无忌的身体,瞬间散布到他的全身。

  足足有两个月没有苏醒过的叶无忌,竟然一下子睁开了双眼。

  “咦!?我的病好了吗?感觉浑身暖洋洋的好舒服啊!”叶无忌马上就要坐起身来。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