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婚嫁总裁宁浅语慕圣辰最新章节剧情介绍



全世界 妇女都在从事无 报酬照料 工作,却始终被忽略和低估,排除在大多数经济计量之外。

  在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第58次会议上,它(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终于得到了一点迟到的关注。

  有专家认为,全球妇女在她们的整个生命周期里,每天都在从事无报酬的家务劳动,包括照顾孩子、残障人和老人。

  这是一项最有价值且耗费资源的工作,但其经济价值却一直被严重低估。

  为此,一些妇女权利活动家正在进行游说,试图把无报酬家务工作纳入到2015年将取代到期的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的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中去。

  “我们只问一个基本问题:照料别人一辈子,却只落得贫困作为回报,这合理吗?”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性别歧视总干事伊丽莎白•布罗德里克在月12日的研讨会上这样说道,“妇女的经济机会?只有两个选择:免费干,或者没得干。

  ”根据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报告《工作中的性别》,妇女花在家务劳动和照料孩子上的时间是 男人的两倍,平均每天多出三小时,而花在市场活动上的时间则每天比男人少两个半小时。

   累感不爱性别角色需要改写无论在哪个国家、何种性别、什么社会阶层和收入水平,无报酬照料工作的重担大部分都落在 女人头上,特别是在那些贫困地区,女人可能每天要花上好几个钟头收集木柴和水,那里既缺乏公共卫生、洁净水源和电力、更别指望有负担得起的健康和育儿服务。

  无报酬的照料工作是妇女在家庭之外获得体面受薪职位的一大障碍,也是年轻女孩得到教育机会的绊脚石,而受教育是她们在未来找到带薪工作所必需的。

  另一个代价高昂却经常被忽视的事实是,自1990年代以来,妇女在劳动力市场参与率一直在55%左右停滞不前,导致这一状况的罪魁祸首,正是家庭内部的无酬照料工作。

  参加研讨会的世界银行性别与发展负责人杰尼•克鲁格曼这样说道,他参与筹备了世行关于妇女和工作的报告。

  “我们不是要求所有女人都要有和男人有一模一样的工作,也不是说每个女人都应该进入劳动力市场。

  我们要的,是男人和女人都有同等的选择机会。

  ”克鲁格曼说道。

  累感不爱的性别角色需要改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期的一份报告显示,将劳动市场中妇女的参与率提升到与男性同等的水平,会导致GDP的显著增长。

  在美国,增长率是5%,日本是9%,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是12%,在埃及则高达34%。

  “男人挣钱、女人持家的模式仍在继续”,必须通过社会观念的改变来突破这一局面, 国际劳工组织(ILO)性别平等办事处执行主任拉斐尔•克劳说。

  他补充道,在2019年国际劳工组织百年纪念到来之际,国际劳工组织近期将在“妇女在职场百年纪念活动”上探讨无酬劳动的问题。

  除非政府部门和企业都采取措施排除妇女找到体面工作的阻碍,许多国家的经济状况会随着因人口老龄化导致的男性劳动力减少而恶化。

  妇女也面临老龄化问题。

  但由于终其一生,要么在做没有报酬的照料工作,要么从事兼职,要么是非正规就业,她们中的很多人没有任何退休津贴。

  累感不爱的性别角色需要改写 这一坐,她倒是忘记了自己此刻 身体的状况,那原本半截 黄瓜,现在这个姿势,怕是只剩下一小点还在外面了吧?“表……婶……” 郑峰一脸茫然,又尴尬又着急,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总不能开口问人家黄瓜是怎么回事?看郑峰这一副模样,表婶联想到刚才郑峰捡筷子半天都没上来,顿时心中一惊,这个小子该不会是刚才看见了自己那处了吧?转脸看向郑峰,这小子眸子里面除了对自己的侵犯,还有几分期待,她越发的肯定,自己的丑事被郑峰看到了,加上刚才自己一下子没忍住叫出来的那一声,表婶的脸瞬间红的如同苹果一般。

  这算什么事啊,他可是你侄子啊,做这种丑事,怎么还能被侄子给看的一清二楚啊。

  想到郑峰今年已经是年龄不小了,男女之间的事情就算没经历过,却是也略懂一二,表嫂害羞的都是红到了脖根。

  “郑峰,婶子吃完了,你慢慢吃,吃好了放在这里就好。

  ”表婶放下碗筷,低着头红着脸,说罢, 便是朝着卧室走去。

  郑峰一个人坐在饭桌上, 看着满桌子的饭菜却是没有胃口。

  谁曾(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晓得,曾经温文尔雅,知书达理,体面端庄的表婶,竟然是会在家自己玩黄瓜。

  现在别说是农村的家常便饭了,就算是满桌的山珍海味,哪里比得上女人香啊,更何况,郑峰还是个热血小青年,对于女人更加的渴望,给座金山都不换。

  挑挑拣拣,终于是将碗里面额饭菜吃光,郑峰正想着告诉表婶自己要回去了,却是突然想起刚才表婶那模样。

  郑峰的眼睛直视着表婶卧室,表婶现在就在那个里面,他总感觉表婶现在正做着某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他悄悄的踮起脚尖,慢慢的移动道表婶的窗户边,探出半个脑袋,那一双眼睛贼溜溜的往里面瞄着。

  “嗯……”突然,一道极力克制的声音传了出来,郑峰急忙转移视线,看了过去。

  只见表婶此刻果然在卧室的床,只不过她并没有睡觉,也没有玩手机,而是张开腿,小脚丫踩在床帮上,一双白嫩的手伸向下面,眉头紧锁,秀梅轻蹙,那一双美眸紧盯着某个地方,额头上的汗水都是将睡裙给打湿。

  表婶竟然是在拔黄瓜……表婶正对准郑峰这一边,因为这一边面朝阳光,看的更加清楚一些,拔起来也比较容易。

  表婶的注意力都放在那黄瓜之上,根本没有意识到窗口还有一双眼睛正在偷看着她。

  “嗯……”表婶俩只白嫩小手抓到黄瓜漏在外面的那一小节,使出全身力气, 用力的拔着。

  郑峰伴随着表婶的力度,嘴巴也跟着张大了几分,他的眼睛盯着表嫂……郑峰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女人,嘴巴顿时张的老大,心跳加速,都是快蹦到嗓子眼了。

  “啊……”表婶又一次失败了,她气急败坏的拍打着自己的身子,脸上满是焦急和娇羞之色。

  站在窗外的郑峰看的心疼,看着那打的发红的地方,他恨不得进去给表婶抚慰一下,那么好的身子,说打就打,这端庄秀丽的表婶也太暴躁了一些。

  没几分钟,表婶新的一轮拔河比赛又是开始了。

  这一次,表婶想了个办法,她将毛巾垫在手上,然后再抓到黄瓜,这样就能够防止打滑了。

  “嗯……”她用力拉扯着脸上又羞又急,那张精致的面容也是跟着变了形。

   小峰就在隔壁吃饭,必须尽快将黄瓜拿出来才是,不然的话,从此以后可怎么面对小峰。

  郑峰站在窗口龇牙咧嘴,心中也是为她捏着一把汗,手握成拳头,轻轻的捶打着窗台面,心中直呼加油。

  “咔嚓。

  ”突然间,天不从人愿,或许是因为表婶太过用力,又或者是用力不均匀,那黄瓜是拉出来了,但是只是拉出来少许,更多的还在 那个地方,而且,暴露在外面的黄瓜比刚才的可要小不少,这一下,表婶的那一双小手都是难以抓到那黄瓜的把了。

  “哎呀……”表婶先是一愣,随即低头一看,顿时娇嗔一声,小脚丫在床不断的扑腾着,手中拔下来的黄瓜也不知道扔哪了。

  郑峰心中大喊一声我曹,这黄瓜也太娘的不给面子了,这个时候断了……“叮咚。

  ”正当郑峰为表婶打抱不平时,他的手机突然间震动一下,发出一声声音,里面的表婶这个时候也是抬起头来,对上郑峰那一双眸子……四目相对,二人先是一愣,随即一起惊慌了起来,表婶更为激烈,她的瞳孔猛然扩大数倍,抓着黄瓜的小手捂着小口,紧跟着便是尖叫了起来,“啊——”“我曹……”郑峰顿时面红耳赤,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偷看别人竟然是被发现了。

  “刷。

  ”三十六计走为上,郑峰一转身便是想跑,大不了以后的饭菜自己解决,就算是顿顿吃土豆子也绝对不能来表婶家了。

  “小峰——”突然间,还没跑几步,身后便是传来了表婶的呼喊声。

  郑峰疑惑的转身,却见表婶正站在门口,脸蛋红扑扑的像是快要滴出血来,那一双手放在最关键的位置遮挡着那一处神秘的地方。

  “表婶……我不是……对不起……”郑峰以为表婶是来找他麻烦的,手忙脚乱的解释着,但是由于过度紧张,说出来的话也是牛头不对马嘴。

  “小峰,表婶不是找你说这个事情的……”没想到,表婶看了一眼郑峰,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无比羞涩,然后低了下去,小声中带着恳求,“小峰,你能不能帮帮表婶……”“帮?”郑峰一下子愣在了原地,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表婶,看着表婶那娇羞的像个小姑娘似的,郑峰顿时心生疑虑。

  帮什么,该不会是让自己帮她……“表婶一个人……拿不出来……你帮帮表婶……好不好……”表婶红着脸抬起头来,艰难无比的说出这句话,然后贝齿轻咬着嘴唇,等待着陈峰的回答。

  “好……当然可以……”郑峰有些木讷的点了点头,鬼使神差的跟着表婶进了屋子,当他回过神来时,他已经是和表婶坐在了床上,而表婶满脸通红的张开腿,露出了那一段黄瓜……“小峰,你看什么啊,快点帮表婶啊……”见郑峰半天没反应,表婶羞的脖子都红了,那美丽的眸子中蒙上了一层水雾,似乎快要羞哭了。

  原本自己是算好了郑峰来吃饭的时间的,而做饭的时候刚好是看见了黄瓜,一下子没忍住,便是想要享受一番,结果却是不料这个小子来的那么不是时候,一着急,往出一拉,整根黄瓜便是变成了半截。

  自己努力了半天都是没有弄出来,加之当时陈峰还在一旁的屋子里面等着自己,时间久了难免会被怀疑,万一再被看见了,那就更加尴尬了。

  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在吃饭时那黄瓜不老实的蹭来蹭去,不小心发出来的声音最终还是出卖了她用黄瓜安慰自己的事实。

  看着眼前郑峰那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她内心深处也是升腾起一种异样感,让这样单纯的孩子,而且还是自己的侄子看见自己用黄瓜的一幕,实在是太羞耻了。

  可是现在,自己竟然是还得靠着侄子亲手从那个地方将黄瓜拿出来,否则的话,让老公看见了,那就更加的说不清了。

  “哦……哦……”郑峰心烦意乱,听见表婶的声音急忙回答道。

  可是当他眼睛放在那个地方上时,顿时是皱起了眉头。

  那黄瓜在外面只漏出一点来,这该怎么下手啊?难不成自己要将手放在里面,然后抓到黄瓜往出拿吗?不不不,这可是表婶啊,一定不能这样子做,可是除此之外,好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啊。

  郑峰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这可是自己的表婶啊,表婶的身体竟然是被自己看的一清二楚,想起表婶在这村子里面一直都是规规矩矩的,没想到,也是个有需求的女人啊。

  表婶那一张红彤彤的脸蛋,和那害羞至极的表情,此刻看上去都是那么的可爱,这样的女人,竟然是在家里面用黄瓜,实在是太浪费了,难道说,是表叔平时满足不了她吗?想到这里,郑峰顿时有了反应,这要是自己亲自来……郑峰用力的晃了晃脑袋,将那些不好的东西甩出去。

  郑峰啊郑峰,这可是你的表婶啊,你绝对不能在她身上打什么主意啊。

  “表婶,我要拔了。

  ”郑峰强行压下内心的那一股邪火,认真的看向表婶。

  表婶羞的锁骨都是显露了出来,她轻抿的嘴唇,看了眼郑峰,然后双手扶着床,用力配合郑峰,紧跟着脖子后仰,一副认命的模样。

  她不知道,这样一幅模样对于郑峰这样初经人事的小男人来说,简直就是杀手锏。

  “彭。

  ”郑峰有了剧烈的反应,郑峰俩只眼睛血红血红的,盯着表婶那个地方,要不是有那个臭黄瓜在那里堵着,自己早就是拉开裤拉链扑上去了,管他娘的什么表婶表姐,亲戚不亲戚的。

  想归想,郑峰低下头,将手指顺着那道边缘伸了进去,表婶好歹也结婚十来年了,那里也不像是刚开苞的一样,所以很容易便是伸了进去。

  “啵——”郑峰抓到了那根黄瓜,用力一拉,本以为能一次性拉出来,结果不想到表婶那儿竟然是如同吸盘一般,那黄瓜是出来了一点,但是回去的更快。

  “哦——”表婶被那黄瓜用力一撞,当即便是浑身颤抖一下,发出一声极为消魂又要命的呼喊声,那一张精致的脸蛋表情更是丰富多彩。

  “……”郑峰顿时无奈了,这我帮你往出拉,你对它这么依依不舍的,我也没招啊……那一声“啵”表婶听得无比清晰,而自己也被那突如其来的感觉给整的喊了出来,表婶头都是快垂下去了,根本不敢看郑峰的眼睛。

  “表婶,你得放松身体,配合我啊,要不然,我怎么帮你啊……”郑峰一边说着话,一边趁着自己的手还在表婶的那个位置,不停的摸索着……能这么近距离看着表婶的那个地方,还能亲手光明正大的摸索的机会可不多,他得抓紧机会,这一刻,表婶亲戚都已经是成为了郑峰快乐的根本,和外人整,那是生理,和亲戚整,不光是生理爽快,连心理上都是无比的痛快。

  “哦……小峰……你的手……”表婶那个地方被黄瓜装得满满的,而侄子的大手又是在那个地方动来动去,那爽快的感觉如同闪电一般阵阵涌上心头,让她难以忍受,简直快要叫出来了。

  “表婶,我的手怎么了,不是你让我帮你的吗?”郑峰看着表婶眉头紧皱的可爱模样,手动的更加勤快了,而且,还朝着那个里面伸了进去……“砰砰砰。

  ”正当郑峰准备更进一步时,门外突然间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卧槽,谁他么的这么会挑时间啊……”郑峰眉头顿时挤成一个疙瘩,嘴角抽搐着,他现在很想打人。

  “小峰,快点,把黄瓜给婶子拿出去……”听见门外的敲门声,婶子顿时也是惊慌了起来,她朝着门外看了一眼,随即用恳求的目光看向郑峰。

  “啵。

  ”其实郑峰早就是抓到了那根黄瓜,这个时候轻微用力,便是将那黄瓜给拉了出来。

  但是门外的这个王八蛋是谁,他很想知道,然后狠狠的给他一拳,这个时候敲门这不是坏自己好事吗?看表婶那表情和对男人渴望的程度,没准黄瓜出来了,就该自己上了,现在好了,全泡汤了。

  “刷。

  ”表婶来不及细想,急忙跳下床去,将睡裙往下一拉,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服,匆匆的跑了出去。

  “该死的王八蛋……”郑峰脑门侧面的太阳穴都是凸了起来,他爬上窗户,朝着门口看去,他倒是要看看,是哪个王八蛋这么不是时候的来捣乱。

  “咔嚓。

  ”表婶将大门打开,外面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男人身着一身迷彩装,灰头土脸的,身上肮脏无比。

  郑峰一眼便是认出这个男人,平日里见了面还会打声招呼,尊称他一声 黄叔,黄叔靠着给工地打工为生,他的表叔也和他一样在那工地上。

  只不过,黄叔是个老实人,平时见了面也是笑呵呵的,今天却是瞪着眸子,像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

  “哎呦,不好了,不好了,你家老郑在工地出事了。

  ”黄叔满头大汗,满脸的褶子全是汗水,整个人急的直跺脚。

  一听表叔出了事,表婶当即脸色便是大变了样,那双眸子中满是急切,连忙问道,“怎么了?我们老郑怎么了?”黄叔摇着头摆摆手,拉着表婶就要走,“别问了,别问了,赶紧走吧,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到了你就知道了。

  ”看黄叔那份焦急的模样,表婶也知道事不宜迟,她挣脱开黄叔的手,一边朝着屋里跑,一边说道,“你等等,我说点事就走。

  ”说罢,表婶便是跑到了窗台边上,看着郑峰叮嘱道,“郑峰,你表叔出事了,表婶得过去看看,要是我晚上没回来,你就自己把饭菜热一热吃吧,我先走了……”郑峰连答话的机会都没有,表婶便是跟着黄叔跑了出去。

  “噗通。

  ”郑峰趴在窗台上盯着表婶离去的地方,半晌,身体像是被抽干了一般,横着躺在了表婶的大床上,看着天花板阵阵发呆。

  好好的一次机会,早知道刚才就不该那么墨迹,直接把黄瓜拉出来自己整就对了,整的现在人也没了,自己也无聊至极。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