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pompini amatoriali mature



在自愿的 性生活中,無論雙方采用什么樣的方式, 做出什么樣的動作,只要是共同享受的,就談不到誰屈從誰、誰伺候誰, 也就不存在 男尊女卑

  可是,性生活中的男尊女卑有確實存在,這主要體現在人們對于性動作的描述里。

  在幾乎一切民族的語言中,異性 性交從來都被描述為“ 陰莖插入 陰道”,也就是“男人肏女人”。

  可是,它為什么就不是“陰道 吞沒陰莖”呢?女人就真的不能“肏男人”嗎?在“女上位”的性交中,往往是女人主動把陰道套在陰莖之上,難道這不是“她吞沒了他”嗎?在女對男的口交中,男人們常常喜歡說這是“我肏她的嘴”,而女人們則常常描繪為“我吃他的JJ”。

  同樣一個動作,卻被男人和女人做出不同的表述,這才是男尊女卑的表現。

   中國古人很注意這一生活實踐。

  在明清之際的性小說中,屢屢使用“套弄”這個動詞來描述某些女人主動進行的性交,也就是陰道主動地去吞沒和玩弄陰莖。

  問題僅僅在于,為什么在現代的中國,已經沒有幾個人還記得老祖宗的這個概念與哲理,更沒有人去發掘其中的文化意義?潘綏銘:性生活中的“男尊女卑”這種男尊女卑的潛意識有兩個根深蒂固的本土文化來源。

  其一就是“名不正則言不順”的“社會身份主宰論”。

  簡單來說就是:隨著“男尊(姐弟亂性)女卑”的身份制度的確立,“卑”的陰道就再也不被允許去吞沒“尊”的陰莖了。

  反之,“陰莖插入陰道”的概念的確立,不但成為男權中心社會的支柱,而且成為排斥異性性行為多樣化(例如口交、肛門性交等)的思想武器,更是壓制同性性行為的法寶。

  其二,中國古代的祖先崇拜集中體現為“性的惟生殖目的論”,就是規定性的一切僅僅是為了生兒育女。

  結果,唯一可能帶來生殖結果的“陰莖插入陰道”的概念也就應運而生并且唯我獨尊。

  這樣一來,男女之間的性交就變成了一種社會的定規與禮儀,即所謂“倫常”。

  并不是因為我在生理上是男人才去插入,而是由于社會首先把我規訓為“大男人”,所以我才會信奉和貫徹“性就是我插入”,絕對無法容忍“性也可以是我被吞沒”。

  反之,社會如果把我培養成“淑女”,那么我就很難承認性交是“我吞沒他”,即使這樣做過,也絕不能這樣想,更不能說出來。

  潘綏銘:性生活中的“男尊女卑” 陳大孔從劉為民手里搶了一個燒餅之后,若無其事大口吃了起來,然后朝劉為民 開口說道:老劉,我有點小事,想請你幫一下忙。

   劉為民看見陳大孔一點也不怕生,拿起自己燒餅吃起來,這讓劉為民的心里 忍不住一臉郁悶,這家伙還是和以前一樣,一點也不拿自己當外人啊! 什么事? 聽見這話的劉為民,面上一愣,然后 望著他身后年輕女人,忍不住開口問道:這位是…… 他是我侄女, 陳怡

  陳大孔三兩下把手里的燒餅吃完之后,連忙朝劉為民介紹起來道。

  今年剛從的醫學院畢業,是一位實習醫生,我想讓她在你這里待上一年。

   這怎么可能!劉國聽完陳大孔的介紹,面上一陣有些不解開口問道:她既然是醫生,不在大城市的醫院實習,跑到我這鄉鎮給私人診所干什么? 在劉為民看來,這陳怡來自己的診所,似乎有些大材小用了。

   這時候,只見陳大孔一臉苦笑道:她這不是攤上事了嗎? 什么事?這下劉為民頓時來了興趣,開口朝陳大孔問道。

   誰知提到這,陳大孔一臉苦笑道:誰說不是呢!可這個丫頭,在市醫院實習的時候一不小心得罪了人,我沒有辦法也只能讓她來找你這躲避了。

   在劉為民懷疑的目光下,陳大孔只能把陳怡所做的事情詳細給劉為民介紹起來道。

   原來陳怡今年從省醫科大學畢業,然后去了市里醫院實習。

   誰知道實習的時候,一位有錢人家的少爺對動手動腳的,然后陳怡氣不過把這少爺給狠揍了一頓,然后讓他不能讓人道了。

   噗! 劉為民聽到這差點把嘴里的茶水給噴了出來,這個丫頭也太好太狠了吧! 雖然劉為民沒有親眼看見這個場面,可是他的雙腿卻忍不住夾緊,下面感到一絲寒意,這對男人可是完完全全的要害啊! 她居然把人家的家伙給廢了,那問題可嚴重了許多啊!劉為民也沒有想到陳冬的侄女居然這么厲害,居然能把那富家大少爺給弄成殘廢。

   人家傳宗接代的工具被他弄殘廢了,人家還能饒了? 果然陳大孔聽見劉為民的感嘆,頓時忍不住一臉無奈苦笑道:誰說不是呢!這丫頭仗著練過幾年跆拳道,出手沒輕沒重的,當時出事之后連忙離開市里,連家都沒回就躲到我這來了。

   陳大孔說到這,一副誠懇的表情望著劉為民道:就讓她躲在你這,平日里給你打下手,工資不用給,吃飯問題和你們一起吃就行了。

   劉為民挺聽到這話,頓時心里忍不住一陣苦笑,自己這都快成收容所了。

   他讓林蘭花過來,不過是打著歪主意,想把林蘭花變成自己明媒正娶的媳婦,收留這陳怡圖什么呀! 不過,劉為民一想起自己和陳大孔那可是從小穿著開襠褲一起長大的兄弟,而且在他服刑的時候,是陳大孔給他父親披麻戴孝,送終的,這個人情他必須還。

   再說了,那個富家少爺在有能耐,還能查到這窮鄉僻壤不成。

   想到這里,劉為民的拍著胸口朝陳大孔開口保證道:行,反正我這房間挺多的,讓她留下來幫忙吧!我們吃什么,她就吃什么。

   這敢情好啊!陳大孔聽見這話,頓時緊繃的面容上一松,連忙拍著劉為民的肩膀,直呼他夠仗義。

   雖然來之前陳大孔心里有很大把握劉為民會答應,可這種事情劉為民答應是人情,不答應是本份。

   畢竟陳怡的確是在外面惹了事,這才跑出來的。

   既然劉為民答應收留陳怡,陳大孔連忙讓站在一旁的陳怡和劉為民見面,讓他們互相認識一下。

   不得不說,這陳怡果然是一個美人胚子,要不然的話她也不可能引起富家少爺的垂涎,甚至對她動手動腳的。

   彎彎的細眉,明亮的黑色眼珠里比林蘭花這種農村女人多了一絲靈動,還有自信之氣。

   而且因為她練過幾年武術的緣故,所以陳怡的眉宇之間還多了一絲英武之氣,讓人看過之后忍不住把她記在心里。

   小怡,叫劉叔啊!陳大孔看見陳怡過來之后一直站著在那,又不叫人的呆滯模樣,讓陳大孔忍不住著想要多剁腳,這丫頭怎么不會看臉色啊! 劉叔,您好!在陳大孔的壓迫下,陳怡有些不情愿叫著劉為民。

   嗯!對陳怡一臉不情愿的表情,劉為民心里一臉不以為意,人家畢竟是城里人,而且還是省醫科大學的畢業生,現在卻要躲在這鄉下診所里,給他這個土醫打下手,她心里自然滿腹牢騷。

   身份不對等,陳怡對自己有意見,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畢他不會和陳怡一般見識的。

   既然我答應了你叔叔,讓你留在這,就一定會照顧你的。

  劉為民說到這,想了想又繼續說道:既然你也是醫生,一會有人來 看病,你就負責給 病人看病吧!至于你住的地方,等蘭花回來之后,再給你安排。

   劉為民說完這話之后,起身把陳大孔送到了診所外邊。

   老劉,請你見諒,小怡這孩子被我大哥和大嫂寵壞了,希望你不要介意啊!走出診所之后,陳大孔一臉歉意朝劉為民嘆息道。

   聽見他的話劉為民一臉不以為意道:沒事,我們都一把年紀了,怎么會和小孩子一般見識呢! 也是!陳大孔聽到這也覺得是這個道理,畢竟他們都一把年紀了,又怎么會和小孩子一般見識呢! 陳大孔說到這,突然一副意味深長望著劉為民,嘴里忍不住調笑起來朝他道:老劉,你小子是不是對林蘭花有什么想法呢! 這,這怎么可能!劉為民陳大孔這么突然一問,頓時神情有些慌張,嘴里連忙解釋起來道:你想什么地方去了,我是那種人嗎? 你這家伙跟我,你還玩什么心眼啊!陳大孔看到劉為民打死不承認的表情,頓時嘴里忍不住笑著開口鄙視道:就算你們在一起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劉為民真的和林蘭花在一起的話,陳大孔也是樂見其成,畢竟他們兩個人都是苦命人,在一起過日子也無可厚非的。

   你是不是在村里聽見什么閑話?劉為民對于陳大孔這么問,頓時心里忍不住一陣緊張,開口詢問道。

   在鄉下地方,有時候流言真的會害死人。

   對于這些流言,劉為民自然不會放在心上,可是林蘭花一個女人,又帶著一個孩子,要是被其他人污蔑的話,以后她還怎么在村里生活下去。

   大家大家都不是傻子,你這么照顧林蘭花,還出錢送她兒子讀書,就是一個明眼人也看得出你對林蘭花有意思了。

   陳大孔拍著劉為民的肩膀鼓勵道:既然你看喜歡人家,就出手要快,這樣村里人就不會說什么閑話了。

   其實這幾年因為電視,還有年輕人都外出打工的緣故 鄉民們的想法也開明了許多。

   這,這個以后再說吧!因為他和陳大孔都是幾十年的好兄弟,所以他也不想瞞著陳大孔,然后點頭道:你侄女在我這,你就放放心好了,我不會讓她受到半點委屈的。

   陳大孔聽見劉為民的話,面上十分滿意道:有你在我當然放心了,那丫頭就是這種臭脾氣,你多多見諒一下。

   兩人寒暄幾句之后,陳大孔就離開了劉為民診所。

   離開之前,劉為民詢問了一下修路的情況,結果陳大孔卻是苦笑不已告訴劉為民,修路的事情又涼了。

   對于一點,劉為民也有些無可奈何,畢羅漢看到這里竟這些都是政策安排,他一個普通人根本沒有什么能力去管這些多余的事情。

   劉為民回到診所的時候,正(極品少婦的誘惑)好看見一個鄉民前來看病,而陳大孔的侄女陳怡正在劉為民的位子上給病人看病。

   劉為民看到這并不說話,站在旁邊望著陳怡給病人看病。

   不得不說,陳怡的確是不愧是省醫科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只見她坐在劉為民的座位上熟練的給病人看病,然后寫下看病記錄。

   你這是吃錯東西,腸子發炎而已,我給你掛幾瓶藥水就好了。

  陳怡在病人腹部看了一下之后,朝病人開口道。

   這個鄉民捂著肚子一臉痛苦,朝陳怡道:醫生,趕快給我輸液吧!我肚子都快疼死了。

   好的!陳怡聽見這話,趕緊起身給這病人配起藥水來,結果卻被劉為民攔住。

   劉叔,你這是什么意思?陳怡雖然嘴里說得客氣,可是語氣里對劉為民卻沒有半點尊敬。

   他不止腸炎犯了,而且肝臟也有問題,給他加一點治療肝病的藥!劉為民仔細查看了一下病人的情況之后,朝陳怡開口說道。

   肝病?陳怡聽見這話面上一愣,眼里滿是疑惑望著劉為民道:劉叔,你沒有看錯吧!他明明是腸炎,怎么會有肝病呢! 看見她一臉不服氣的模樣,劉為民輕輕翻開鄉的眼睛,指著眼底深處想淡淡的黃色素,道:你自己來看吧! 陳怡聽見他的話,一臉疑惑上前望著鄉民眼底黃色的細肉,在聽從劉為民的方法,輕輕敲著患者肝臟的位置。

   結病人疼痛感更加強烈,甚至滿頭冷汗,臉色慘白不已。

   疼死我了!不僅如此,這個鄉民被陳怡用手輕輕一按之后,整個人疼痛增強,生不如死。

   聽完劉為民的解釋之后,陳怡的眼里看向劉為民的時候,再沒有什么藐視和看不起的目光。

   在給鄉民配好藥水輸液之后,陳怡來到劉為民面前開口問道:劉叔,你怎么知道那個病人的肝臟有問題? 這時候陳怡實在是沒想到劉為民,光憑一眼就知道病人哪里病了,這技術也太牛逼了吧! 面對她的疑惑,劉為民一臉不以為意道:這沒什么大不了的,熟能生巧而已。

   陳怡聽見劉為民的話,頓時不敢再瞧不起劉為民了。

   他和鄉下那些坑蒙拐騙的庸醫不一樣,是真的有本事的人。

   在看到陳怡服氣的眼神之后,劉為民心里一臉滿意的模樣開口朝她道:剛才那個病人因為長期喝酒抽煙的問題,再加上經常熬夜,身體里的毒素不斷累計在肝臟,從而引發腸炎。

   劉為民說的著,然后從旁邊的藥房里抓出幾副中藥包好,然后遞給陳怡開口說道:一會那病人輸完液之后,讓病人拿回去熬藥喝,這些藥對肝病有很強的療效。

   中藥?陳怡聽見這話,在看桌上劉為民包好的中藥,面上一副訝異的表情道:不是說中藥都是騙子嗎? 在她學習的醫療知識里,中醫都是那些跳大神,喝符水治病的騙子而已,一點都不靠譜。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