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你把腿开大点就不疼了?宝贝看着我是怎么进入你



媚媚的身子,太白了吧……”傍晚, 李大牛正趴在浴室的墙根,偷偷往他做好手脚的小洞里看去,只见 弟妹柳媚媚白嫩的身子已经一丝不苟了。

  那双玉手拿着肥皂,在她诱人的娇躯上不断地游走。

  红珠圆润的雪峰,高翘的丰臀,修长的玉腿,S型的腰身,以及那片私密之地,都毫无遮拦的出现在了李大牛的视线里。

  这一刻,李大牛终于明白弟弟李小强为什么每次回来都迫不急的想和弟妹做那事儿了。

  弟妹那么好的身材,哪里像生过孩子的话,根本就是一个黄花大闺女。

  如果换做是他,他恨不得时时刻刻都趴在弟妹的肚皮上。

  浴室里洗澡的柳媚媚根本想不到,往日里尊敬的 大哥竟然会来偷看自己!他还是个瞎子!在李大牛十五岁时,出一场车祸瞎了足足有十三年,以至于到现在他还打着光棍,但就在半月前他突然恢复了,本想将喜讯告诉家里人。

  可当他看到弟妹柳媚媚,当着他面毫不避讳的解开衣服给孩子喂奶时,李大牛就不想说了。

  弟妹的漂亮远超他的想象,有时弟弟小强还会当着他的面和弟妹亲热,露出一些诱人的美妙风景。

  李大牛看到以后就像是得了魔怔一般,满脑子都是弟妹的模样,有时还会把弟弟想成自己,也想和弟弟一样享受弟妹身子的滋味。

  虽然他不应该想自己弟弟的老婆,但李大牛瞎了十几年根本没有碰过 女人,现在有柳媚媚这样年轻漂亮的弟妹在身边整天露出那些诱人的地儿,他实在没有办法控制。

  此刻,柳媚媚的玉手拿着肥皂,已经攀上了那两块高耸,在上面来回的擦拭,一波接着一波。

  李大牛看的实在心痒难耐,真想跑进去,狠狠的抓两把!柳媚媚用水冲完身上的肥皂沫后,并没有立刻穿起衣服。

  她娇躯靠在墙壁上,一手搭在了她那高耸的柔软,另一只手竟向下而去….随后,柳媚媚神色很舒服的发出一声声撩人的轻哼。

  “嗯哼…”李大牛眼睛瞪得大大的,鼻血快喷了出来,他都那么大的人了,哪里会不清楚柳媚媚在干什么!李大牛下面感觉要爆炸了,根本无法满足在外面看着,他清楚的知道,柳媚媚游走触碰的地方,就是弟弟整天耕的那片地儿,他真想凑到眼前,好好看看喷血的美妙景色。

  “媚媚,我可以进来和你一起洗吗?你帮我擦下背!”不过就在这时,茅屋外忽然响起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李大牛和柳媚媚都吓得心惊肉跳,这声音是李大牛他妈 张玉红的。

  下一刻,李大牛扭头就离开了,虽然他还想继续看,但他妈都进去洗澡了,哪里还能看啊!为了不让她们发现异常,李大牛在外面拖延了一会儿才回到屋里。

  那时,柳媚媚和张玉红已经洗完澡,并且吃完了饭,因为李小强和父亲都在外 打工很久才回来,所以家里就只有他们三个人。

  柳媚媚正坐在沙发上给小侄女喂奶呢,李大牛盯着那一大片雪白,心中又想起柳媚媚洗澡时她玉手攀上雪白的场面,他多想和小侄女一样尝尝那个的味道啊!乃完以后,柳媚媚把孩子放在婴儿床上,蹙着眉头问张玉红:“妈,我最近奶水越来越少了,还特别疼,这可咋办啊?”张玉红赶忙的来到柳媚媚身边,掀开柳媚媚高耸,当着李大牛的面按了两把之后,皱着眉头说:“怪不得不下奶,原来是有肿块呀!”“肿块,这咋办呀!”柳媚媚不太懂肿块的事情,但却知道里面很痛!“这有点严重呀!”张玉红眉头皱的更深了,她也想不出个办法,见柳媚媚挺难受的,她忽然灵机一动,看了看坐在一旁吃饭的李大牛说道:“要不,让你大哥给你按一按?他是专门按摩的,效果应该不错。

  ”“帮媚媚按…”李大牛刚才盯着老娘用手去按柳媚媚的胸部,心里别提有多想自己也碰两下。

  这会儿听到自己老娘这话,他登时一个激灵。

  柳媚媚脸瞬间就红了,偷偷看了李大牛一眼,赶忙摇头拒绝:“ 不行,不行,妈,你这想的啥办法啊!”这么私.密的地方,哪能自己的大哥碰啊!她没办法接受!可张玉红眼里,李大牛在瞎了以后就学习按摩,按过的女人多了去了,其他女人能按,儿媳妇现在那么痛,自家人给自家人解决下胀奶又算得了什么!她接着说:“媚媚,没事的,你哥就是干按摩这一行的,他还啥都看不见,你担心什么?给你按按好歹也能缓解一下呀!”李大牛以为柳媚媚拒绝了,他妈就不会再强求,可没想到身为老妈的她,居然开始劝弟妹同意…他听着热血沸腾啊!这样虽然对不起他弟弟小强,但有机会能碰弟妹哪里,他求之不得啊!柳媚媚此刻又看了一眼李大牛桥脸都红到了脖子, 婆婆张玉红说的没错,大哥本身就是按摩师,在这一行没有男女之分的,但也是自己的大哥啊!她一想到老公到外地打工挣钱,她却让大哥按她的胸部,她觉得实在对不起老公:“妈,这怎么好意思,还是算了吧,我自己想办法,不一定就要大哥帮我的。

  ”张玉红望着自己媳妇,还不同意,就叹了口气说:“媚媚…那你自己咋整啊?总不能一直疼下去啊,肿块可不是闹着玩的。

  ”“妈,我回去再想办法吧,就不麻烦大哥了!”说完,柳媚媚就站起身,抱着孩子就要走了。

  看到她都快走人了,李大牛那叫一个急啊,心里特别痒痒,现在这么有机会碰到他朝思暮想的地方,就这么泡汤?搞得他特别不甘心。

  不过张玉红却坚持,她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让媳妇少遭些罪,让孙女小茜能吃饱,孩子还小,如果柳媚媚没有奶水了,总不能给孩子顿顿喝奶粉吧?她拉住柳媚媚,接着劝说:“哎呀,媚媚没事的,就让你哥帮你按按吧,咱们都是女人,有肿块严重了可不得了。

  还有你现在都不怎么下奶了?到以后可能就更少了,那小茜饿了,吃啥?小强和他爹为了咱们这个家都去城里打工,如果咱们连小茜都养不好,等他们回来,还怎么给他们交代啊!”听到婆婆的话,柳媚媚立马停住了,虽然她不太清楚肿块严重了到底会怎样,但真的非常难受!其实这些呢,她都能忍,但事情真的像是婆婆说的一样,严重了不能下奶,女儿吃不上,她心里就犯嘀咕了。

  婆婆张玉红说的对,她老公为了这个家到外面打工,如果她在家里连女儿都养不好,岂不是对不起他?转身犹豫的看着正在吃饭的大哥,一个念头忽然涌起,为了女儿和老公,要不让大哥按按吧?反正大哥也看不见!想到这,柳媚媚脸色都红到脖子根了,其实就算不是为了老公和女儿,她都想让李大牛按了,那种涨得疼痛感,(玉米地做爰全过程)她真的太难受,可想到李大牛的身份….柳媚媚一脸为难的对张玉红说:“妈,这件事被小强知道了多不好啊!”这时,李大牛心中急躁得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望着柳媚媚那高耸的柔软,他馋得不行,恨不得立刻把手伸过去,心想着被小强知道又咋啦?大哥我是在给你看病啊!女人胸上有肿块必须得治啊!你倒是快答应啊,大哥我都快急死了!张玉红附在柳媚媚耳边,小声道:“媚媚啊,这有啥不好的,你哥是来帮你解决问题的,又不是专门占你便宜,是不是这个理儿?”柳媚媚沉默了下去,婆婆说的对,可这样事儿,大哥会同意吗?她犹豫之际,最后一狠心,咬牙看向李大牛,娇羞的问:“大哥,你能帮帮我吗?”   仲夏,恍若一夜间,所有的景致渐渐热辣起来。

  春日那些清寂温良的 时光已远行成过去的故事;心底那些个素白的小清欢亦随之逐日渐趋热络。

  行走在 光阴路上,细心收藏着风轻云淡的静水流深。

  将内心的宁静,折射成眼眸的清澈,定格岁月静好的模样。

  那些有爱暖怀的时光,花香弥漫,情深倾城。

  心心念念的牵挂亦是一道美丽的风景,静守着晨曦暮色。

  一步一驻足中,那些繁华中喧嚣都已淡忘,而你钟情的那檐馨暖从未走散。

  若温良贞静的时光如是,携手共赏夕阳西下那彤云彩霞,想想都是美轮美奂,细数 经年所有美好,精心在心底腌制成一帧永远……  逝去的岁月,蕴涵着简静澄澈的美,惟有用心品味和感悟,方可真正享受它的恩慈。

   野花的绚烂,微风的飘逸,皆光阴中美的馈赠。

  尘世中匆匆的脚步中,印下了或清晰或模糊的故事底片;行走中的桥头水畔难免会经历迷津雾渡,坎坷挫折,然而心中的美好,眸底的清澈,终是我们抵达馨暖的补给。

  为自己的 山河岁月多收集些美好,岁月便少一些薄凉。

   生命的终结,不一定繁花似锦,而是拥有一泓丰盈平和的心境。

    简静如溪,似空渺临水而居,岁月中凸起的繁嚣,渐隐至红尘之外,一路欢歌的岁月清欢,在旷然的思绪里浅浅荡漾。

  安静,指间不经意遗失的一枚青果,宛如温善 女子弯弯娥眉下的一朵莞尔浅笑,从不张扬,也无浮躁,仅于踯躅独行的青山绿水中静静迎接风雨。

  季节明晰的棱角显露之处,暖风花信渐次融入自然的阳刚线条,那经年的轮回沉浸在温暖的怀抱,在耳畔疯长着固有的怡人情长。

  那些爱的轻唤低喃,是纯情女子心底珍藏的一道道青涩,缓缓地,在远山的静寂中旖旎而落,如漫长岁月里流淌的一泓清澈,忽儿走过,便蕴染了开在路旁的朵朵野花。

     每个人的岁月山河,总有一些风景令人迷恋忘返,总有一些记忆挥之不去。

  当岁月的风烟卷走了浮华,沉淀了喧嚣,过滤成千帆过尽后的安然,那些曾经阵痛铭心的过往,都化成流年微温的记忆,在生命长卷上兀自芬芳旖旎。

    于清晨微露中低眉,收藏起花开的美好;抬眸,记录下清风拂尘的飘逸。

  在心间敛入几缕凡常清欢,在琐碎烟火里追寻心灵的皈依。

  听一段高山流水的轻吟,阅一卷醍醐灌顶的墨迹,品一盏素淡沁脾的香茗;每个人的山河岁月,都会有步履匆匆,不妨放缓急促的脚步,轻轻梳理纷扰繁琐,咀嚼回味光阴中的缤纷绚丽;在心灵的花园,植入疏落有致的畦畦馨香……  浅夏如烟,风过无痕,一直低调内敛的时光如梭而逝,一个不小心 日子就跌碎进仲夏。

  长久以来喜欢安然恬静的日子,任日复一日的晨露夕霞,在心上静静氤氲,馨香成时光无限的暖腻。

  那些淡淡来去的尘缘,记起,温情溢美;收起,则浅笑随意。

  曾经那些自以为刻骨铭心的情爱,仿若姹紫嫣红的花事, 不过是湮没在旧时光里重重缤纷的落英,及待回眸,已自成泥。

   腌诗、腌心情,甚至腌交情。

  封存,收藏起所有期许,于春暖花开日共沐雨露。

    六月的早晨,一枚枚希冀丛生,心底栉风沐雨后的那些嫩芽,终需跋山涉水后才能皈依灿暖。

  依恋的目光里,曾经那些个年少时的走过,已于温良时光中洗去风尘仆仆的单薄。

  一段段颠沛流离的远行,落满纤弱双肩的尘埃,及至仲夏某个无浪的渡口,静迎一颗远游的心安然回归。

  这样眉眼溢美的日子,惟闻时光翻阅沉睡的声音。

  伴着一种莫名的情愫涌漾在心头,若一桢久远老故事渲染的一份静美,于土烟囱升起袅袅余暖……  时光荏苒间,岁月恰似一忽间涉过了万水千山的远行人,那些被光阴悄然修剪过的容颜,往往让人在唏嘘中来不及慨叹。

  而那些笃信的初心,仍如春天萌动的蓓蕾,细雨润泽下毫不掩饰地绽放着对自然最初的眷念。

  跋涉在红尘的脚步走走停停,只要于烟火温良中深悟,繁复的过往皆是心智合眸的必经。

  当美好的画面在闲暇时念起,为内心平添出缕缕馨予,那些无意间书就的故事,便成了用一朵花信题就的春天明媚序曲;成了情意无限延伸出的优美破折号;是你已生,我仍未老……此去无论多久,再忆,珍藏在记忆深处的都是一场最美的相遇。

    (办公室爱爱)依着晨曦,信步走过眸底浅喜的风景,那一树树一丛丛盎然绿意,那一簇簇花开妖娆的醺染,俨然是经年清欢里的浅醉,在流年里点滴生香,于岁月里窖藏着色,每每赏读,如沐浴着一场生命豪大的盛宴。

  念在山水路上,无需相问,那一程山青水秀葳蕤的风景是否终有一天也会老去,只要感知那阵阵涟漪不过是屋檐下偶临的烟花。

  穿尘而过的绚烂,留下的仅一缕烟痕滑落的弧线。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