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日本 人妻 偷情



  我和她相愛是在三年前,在相愛半年之后,我因為要出國又迫于家庭壓力拋棄了她(我和她愛的很單純,我從來舍不得對她做些出格事)。

  她很傷心,說她永遠不會放棄我,要出國和我一起。

  于是她努力復習托福之類的出國考試,我在過去的兩年因為學業繁忙,不想思考過去那些 痛苦的事情。

    所以,盡管她不斷在網上主動聯系我,表達對我的愛,我對她總是愛理不理的(我是故意的,因為我一旦陷入過去就會對我的生活產生影響),后來她甚至到了低三下四討好我的地步。

  (其實我很愛她,我也知道一個女孩丟下尊嚴去主動討好男孩是多么的難,可是我不想去觸碰那些痛苦的事情,想了心就像刀割一樣)  后來有個 男生走入了她的世界,因為他也要復習出國,就和她一起做了考友。

  那個男生對她很好很好,而我卻對她愛理不理。

  可是她依然對他毫無感覺,而對我低三下四的討好。

  可是在今年,我沒有忍受住國外的寂寞,和一個女孩戀愛了(其實我并 不愛她,只是 男人的欲望在作祟,我承認)。

   現在的我,愛她愛得 好痛好痛(2/2)  我在那個女孩的強迫下發了一封郵件給我的前女友,告訴她 我已經有女友了,從此以后不要再聯系我了。

  我是在今年的情人節發這封郵件的,她讀了這封郵件后傷心欲絕,當晚就和那個對他一直很好的,以前毫無感覺的男生發生了關系,獻出了自己的第一次,從此便和他戀愛了。

    現在她如愿以償,一周前飛到了和我一樣的國度,接機都是我接的。

  在機場, 她說,兩年了,她終于可以到我的身邊了。

  我也很幸福,畢竟我很愛她。

  晚上,兩年未見的我們徹夜長談,我向以前一樣珍惜她(盡管我不再是處男,但是對于我真正愛的 女人,我是不碰的),她把一切都告訴了我,她說她不再是處女了,她把自己的第一次獻給了自己不愛的男人,就在收到我拒絕聯系郵件的當天。

  她說她真的很想嫁給我,如果我還要她這雙破鞋的話。

  我當時聽了痛不欲生,朝她吼了多少聲我已經記不得了。

  她說她對不起我,但是一切都是我逼的,是我活該。

  現在的我,愛她愛得好痛好痛(2/2)  我最后還是接受她了,因為我愛她。

  可是每次無意中提到她過去的那件事,她總是痛哭流涕,痛不欲生,說這輩子很對不起我。

  我看了心好疼好疼。

  于是我每次都安慰她說我 不介意

  我愛她,我不能讓她帶著心理陰影和我一起走未來的路。

    可是,我是一個傳統的男人,有些大男子主義。

  張小嫻有過這樣一句話:不是我不介意,而是我怕失去你,因為我怕失去你,所以我假裝不介意。

  每次我在安慰她說我不介意的的時候我內心是多么的疼啊。

  明明彼此相愛,為什么卻要如此傷害呢。

    那個占有她第一次的男生的確很愛她,發郵件給我叫我放手,把她還給他。

  說即使我得到她了也是一個不再純潔的她了,而他卻失去了一切。

  可是她不愛那(益智故事)個男生,盡管把自己的第一次給了他。

  她堅決要和他分手。

  那個男生哭著問她:為什么你在上飛機前還說會等我五年,十幾個小時后,當你到達另外一個國度卻像消失了一樣。

  我很同情那個男生,真的,發自心底的。

  可是我不會把她還給他的,因為她是我愛的人,而她并不愛他。

  現在的我,愛她愛得好痛好痛(2/2)  他擁有她的肉體,我卻擁有她的心,他在痛苦,我也在痛苦,而她只有痛苦加痛苦。

    她這樣形容對我的愛:每當我撥通你的電話,聽到你的聲音,如同在讓人煩悶的盛夏喝了一大碗酸梅湯。

    面對這樣一個愛了我已經三年的,為了和我在一起孤身一人來到異國他鄉的女人,面對這樣一個破損的,已經被別人占有過的女人,我心好疼好疼。

    私房話解讀:  彼此相愛,為什么那么在乎過去呢?過去的就讓它成為歷史,兩個人一起向前看。

  處女童貞的真的那么重要嗎?再過幾年,你就會把這些看得很輕松,甚至無所謂,因為兩個相愛的男女,在一起過的是幸福的每一天,而不是靠那層膜來維持日子。

  至于那個男孩子,雖然他也痛苦,但單相思是很無奈的一件事,就當他們有緣無份好了。

  你和女友要是真心相愛的話,就珍惜彼此珍惜現在吧! 翠花也不墨跡,坐在床上,把裙子里面的內褲脫掉。

  還主動的把短裙撩起來,露出那雪白的大腿。

  小寶頓時傻眼了,雖然他透過門縫看到里面的 黃瓜,可這怎么才能把黃瓜給掏出來。

  把翠花的兩條大美腿分開,用手掏了好久都沒有能夠把里面的黃瓜掏出來。

  自己卻已經是累的饅頭大漢。

  翠花的鳥窩卻已經是洪水泛濫成災,小嘴一次次張開輕聲呻吟。

  一邊輕聲說道:“小寶加油,靠你了啊,要是出不來就完蛋了。

  ”“沒事,別急,我們換一個姿勢,我躺著,你趴著,我在下面幫你弄。

  ”說完馬上翻身躺下。

  翠花卻是很熟練的倒轉過來,趴在小寶的身上,屁股高高翹起。

  小寶躺在床上,卻是暗自叫苦。

  剛剛洗完澡的頭發被翠花那地方流出來的蜜汁再次淋濕。

  但他卻不敢多想什么,只想著要快點把里面的黃瓜給掏出來,真要送去醫院,這丟人可就丟到姥姥家了,不但嫂子會被人嘲笑,他家都會被人嘲笑。

  哥哥不在了,他就是這個家的頂梁柱,他有權利照顧好這個家照顧好嫂子。

  “別動,快了,抓到了。

  ”經過一番努力,小寶終于抓住了那個黃瓜,慢慢的往外面抽。

  “啊!”翠花卻是長大這里嘴巴壓低著聲音輕聲的呻吟,“小,小寶,快點,快點拔出來。

  ”“別亂動,已經抓到了,就快要出來了。

  ”小寶屏住呼吸。

  可翠花哪里受得了,不停的扭動嬌軀讓小寶很難把里面的那半截黃瓜給掏出來。

  “翠花,翠花。

  ”門口響起小寶 媽媽的聲音和腳步。

  嚇的翠花趕緊翻轉 身體

  “完了,這個時候 老媽進來干嗎啊。

  ”小寶被嚇的不知所措。

  “愣著干嘛,趕緊過來,像之前那樣躺我下面。

  ”小寶也不敢怠慢,趕緊躺下。

  翠花依舊像之前那樣躺靠在小寶身上,接著蓋好 被子,生怕被 婆婆發現。

  小寶躺在她背后,伸手抓住那半截黃瓜,想把黃瓜抽出來。

  可這一個動作讓被子高高的凸起,讓翠花趕緊伸手壓住被子。

  剛剛抽出一點點的黃瓜再次退了回來,這一個來回的移動讓翠花長大了嘴巴差點沒有叫出來。

  雖然感覺很刺激,但婆婆已經走了進來。

  整理了一下面容,問道:“媽,有事嗎?”“唉,翠花,上次我跟你說的事情你考慮的怎么樣了,別老是拖著,這都過去好幾天了,日子過得快,轉眼一年又過去了,我這老太婆活一年算一年,守不了你們多久的日子。

  ”小寶媽媽長長的嘆了口氣。

  “媽,不是說了讓我考慮幾天嗎,我這還在考慮當中呢。

  ”翠花滿臉通紅。

  可話音剛落,小寶又把那半截黃瓜給抽出了一點點。

  “嗯!”翠花小嘴微微張開卻輕聲呻吟出來,身體忍不住的扭動了一下,右手再次壓按住被子,心中暗自罵道:該死的小寶,現在掏什么黃瓜啊,沒看到婆婆就在這里嗎,被婆婆看到那還了得。

  小寶卻是暗自咒罵:嫂子這是怎么了,每次都要差點掏出來了又把黃瓜給壓進去,很好玩嗎,故意的吧。

  看來我還得加把勁,盡快弄出來,不然嫂子得多難受啊?想著,他在下面又努力弄了起來。

  小寶媽媽 柳蕓有些不太耐煩的說道:“翠花,上次你說等幾天我就等了你幾天,這都過去大半個月了,要是早點答應,說不定現在都懷上了,你不急老媽我可是極壞了,趁著老媽我現在還能動,幫你你們照顧一下孩子不好了,等我七老八十了,我就算是想抱也抱不動了呀。

  ”“我,我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大寶死了這么多年都習慣了,突然讓我跟別的男人睡覺,我有些接受不了。

  ”聽到這里,小寶頓時懵了。

  丫的,老媽怎么回事,讓自己的媳婦跟別的男人生娃,有這樣做婆婆的嗎,跟別的男人生娃還不如跟我生一個娃呢。

  心中頓時一陣不爽,手上的力道也不由得加大了一些。

  “啊!”小寶再次抽動黃瓜讓翠花忍不住的叫了一聲。

  “你啊什么啊,難道我還能騙你不成嗎,你要不相信你可以上網去查一下,自古以來,都是這樣,以前李世民還收了他弟弟的媳婦呢,人家還是一國之君呢,我們普通農民跟應該這么做。

  ”翠花頓時無語了,她也知道,當年李世民把他弟弟殺了之后,的確是收了他弟弟的媳婦,這并不是什么不道德的事情,而是在他們那個時候,的確是這樣的一種風俗。

  可現在都是什么年代了,這種事情要是傳出去,她還不的被多少人恥笑。

  身后的小寶卻是一陣激動。

  我去,原來老媽是要讓嫂子跟我生娃啊,看來是我錯怪他了。

  嫂子身材那么好,皮膚那么白那么嫩,兩個大奶子更是能稱霸全村。

  而且屁股又大又圓,肯定好生養,生幾個大胖兒子肯定沒問題。

  既然這樣,我還擔心什么啊,老媽都這么說了,我遵命照辦就是。

  想到這里,右手不斷的拿著黃瓜來回不停的抽動了起來。

  “嗯嗯”翠花被小寶手中的黃瓜弄的一次次的張開小嘴輕聲的呻吟。

  柳蕓看她每次張開小嘴又不說話,頓時急眼了。

  “我說翠花,你這是什么意思,張嘴又不說話,到底是答應還是不答應,我可不管了,反正大寶是王家的人,小寶也是王家的根,大寶不在了你就的跟小寶生娃,給老王家留個種,這樣就算我死了也好跟老祖宗有個交代,要不然我死不瞑目。

  ”“媽媽呀!”翠花被小寶弄的忍不住的輕聲叫了出來,接著又趕緊說道:“媽媽,再,再讓我考慮考慮好嗎,您放心,就算沒有孩子我也會照顧好您和小寶,不會離開你們的。

  將來我一定給您老養老送終。

  ”(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翠花,我們家小寶到底哪里不好了,你就這么看不上我們家小寶嗎,我們家小寶哪點配不上你了。

  ”“不是,小寶很高很帥,只是他還小”“還小,他都十八歲了,要換成以前,就他這年齡都抱好幾個娃了。

  再說了,村里的情況你不是不知道,就村里面那老于家,兒子沒能力生娃,都讓媳婦去外面借了個種回來,現在孩子都這么高了。

  我又不讓你去外面借種,借小寶的種那是自家人的種,是老王家的種。

  我可告訴你,你要是看不上我們家小寶,我可不讓你去外面借種。

  ”“嗯,啊!媽媽。

  ”小寶在被窩的里面的動作讓翠花說話斷斷續續。

  “你,你這是這么了,滿臉通紅的,不會是發燒了吧。

  ”柳蕓看到翠花滿臉通紅的,趕緊問道。

  “沒,沒事,身體有點不舒服。

  ”“啊,給娘看看,哪里不舒服。

  ”柳蕓說著就把手放在翠花的額頭,接著還想要掀開被子。

  嚇的翠花趕緊抱著被子。

  “媽,沒沒事,真沒事。

  ”“傻丫頭,剛才娘說的氣話,你別往心里去,娘知道你對我們王家好,所以一直都想要你給王家生一個娃,可你怎么就想不通呢,唉,身體重要,給我看看,剛才我看你肚子地方的被子老是動來動去的,是不是肚子不舒服,我給你看看。

  ”說著,柳蕓就要再次掀開被子。

  “真沒事,媽,我真沒事,那個就是肚子有點點不舒服。

  ”“啊,這可不行,女人將來懷小孩都靠肚子,你的肚子可不能有事。

  ”柳蕓一邊說著一邊抓住被子。

  嚇得翠花和小寶全身直冒冷汗。

  突然,房子后面傳來一陣吵鬧的聲音讓柳如煙停止了手上的動作。

  “你個蕩.婦,大白天底褲都濕掉了,是不是背著我去偷人了,好你個紅梅,背著我偷人,看我不打死你個婊.子。

  ”“你打,你打死我算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人了,我自己用黃瓜捅自己不行嗎,你要不相信你自己吃下這黃光,看看有沒有味道,你個沒用的東西,有種你來捅我啊。

  ”“臭婊.子,說老子沒用,老子打死你個臭婊.子。

  ”后面紅梅和他老公吵架的聲音讓柳蕓把手松開。

  長嘆了口氣,說道:“翠花,我也是過來人,這女人啊就需要男人的滋潤,你再好好考慮吧,我先回去睡覺了,唉!”望著婆婆消失的背影,翠花拍著胸脯長長的吐了口氣。

  小寶依舊還在給翠花掏黃瓜。

  聽到老娘都這么說了,小寶故意沒有一次性的把黃瓜給逃出來,而是故意讓黃瓜在里面來回不停的摩擦。

  弄的翠花哪里一片汪洋,小嘴一次次張開輕聲的呻吟。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