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jav sex hd



王爺恩恩恩快點要死了h 7風流王爺的寵妃齊水兒 風流王爺的逃妃txt  歲月就象一條河,左岸是無法忘卻的回憶,右岸是值得把握的青春年華,中間飛快流淌的,是年輕隱隱的傷感。

    記憶仿佛是一棵樹,歲月就如年輪般給你罩上一層又一層,人生亦是如此。

  記憶又象是倒在掌心的水,不論你攤開還是緊握,終究還是會從指縫中一滴一滴流淌干凈------   生命本是一場漂泊的漫旅,遇見了你是一個美麗的意外。

  我是如此珍惜著你,因為那是可以讓漂泊的心駐足的地方。

  曾經在千年樹下等候,只求你回眸一笑,曾經在菩提下焚香,只為等一世輪回的相遇。

  阡陌紅塵,終究一場繁花落寞,回憶在歲月中飄落了誰的眼淚,往事在時間中飄落誰的憂傷。

    如果有一天當世界都變了, 我也不忘記你的顏色。

  將今生 我對你的眷念,銘刻在三生石上,歷經五百年風吹,五百年雨打,五百年的滄桑,只為,你能記住我的名,記住我的深情,我的心。

    生命永遠是燦爛的花朵,愛情是永恒的戀歌,你是我永遠的戀人,你我許下美麗的諾言,定格在 時光的千年。

    歲月在塵世轉了幾數輪回。

  語難休,觀茫茫紅塵、煙雨河流!我不懂,彼此之間扯不斷的牽絆,如同已定格的畫面,該如何糾錯執行。

    總有些時光,要在過去后,才會發現它已深深刻在記憶中。

  多年后,某個燈下的晚上,驀然想起,會靜靜微笑。

  有些人,已在時光的河流中乘舟遠去,消失了蹤跡。

  而你,卻 在我的心中,流淌著跨越了時光河的溫暖,永不消逝。

     一束可愛的娃娃花靜靜地立 在辦公室內的一角,默默地看著我忙碌,聽著我接電話,分享著我敲打文字時的歡樂,分解著我停下手頭工作時一個人的落寞時光。

  這就是三八節你送給我的禮物,它一直在我身旁,陪著我。

  可是,我卻想知道,你是誰。

    是你?是他?還是她?我不想再苦苦相尋。

  我只想在尋尋覓覓三天以后的此刻,用我的真心,用我幾近顫抖的語言訴說,用我輕靈的十指在鍵盤揮舞,將我飽蘸的情感變成文字,流瀉滿紙,滿紙,以此表達我對你的深深的謝意。

    或許你就是那上帝,在濃云密雨,愁云慘淡的時光里,在節日即將來臨的前一天, 為我潑灑一地的愛心,點燃一片燦爛明麗的天空,揮揮手,遞給我滿世界和煦的陽光。

    也許你還不知道,那一束淡雅喜慶的祝福娃娃送達的時候,我沒有在辦公室,我正在雨霧鎖城的外面辦著事情,等我回來時,遞花姑娘的背影早已消失在樓外朦朧的煙雨之中。

  一如你,仿若夜空里的點點繁星,唯有用你那深情的目光,遠遠地站在夜空那頭,看著我,而我卻立在黑夜的迷茫之中,仰望尋找,不知哪一顆星星是你。

    知道么,如果那遞花姑娘就在我眼前,我一定會拉住她,拉住她,不讓她太早轉身離去。

  我一定要細細地打聽,為我定花的人是誰,他可好。

  可是,那飄然而至的姑娘就連身影也不留一個給我,直至這樣把雨霧樣的謎團扔給了我,叫我如何不去日思夜想,如何不心藏悵惘?  知道么?那一刻,在同事羨慕的目光里,我已知道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是什么。

     抱過那一束掛著一塊節日快樂祝福牌子,八塊開心快樂徽章的可愛的布娃娃,看著那一袋精選的食品,在三八節將來臨的前一天,我已經沉浸在幸福和歡樂的海洋里,久久地沉醉,不愿醒來。

    知道么?我卻是真的很傻,我已使盡平生解數,循跡打探你的消息,卻仍然如石沉大海,毫無音訊。

   我想問問拂過我臉龐的風,還有窗前飄過的雨,可否知道此刻的你正處在天地間的哪一處,代我傳訊給他,告訴他我已將他日夜找尋。

    靜靜地,也一個人捫心自問過,或許,是送錯了,于是又一次追到替我收花的同事那,非得問個所以來,證實的結果是不可能出現失誤的舉措。

  留給我的,依舊只有獨自的尋思。

    我于是,傻傻的,傻傻的,翻開往事的一幕又一幕,搜搜關于我的前生,關于我的過往,我想弄弄 明白,我曾在哪生哪世與你結過緣,曾為你付出過么,讓你如此存心,為了我的快樂精心準備。

    我也試圖尋思,是否,我曾在何時何地,撥動過你萬段心弦,令你沉醉,無法釋懷,念念難忘,可你我又不能相見。

  或許,只是為了給我更大的無尚的滿足,才這般苦苦視若不見,不若不見?這樣的讓我幸福著,快樂著?那么,你已經做到了,你濃濃的情意,已經芬芳了我來時的,和將奔赴的一路。

    我也想,如若,我還有貌美如花的光色,蕩漾了你一江的春水,我也就不會為此迷惑,自古就是才子佳人傳絕唱,癡情演繹留千古。

  可是,我不是滿園花中的那一朵,引不來蝶舞翩飛醉春光。

  我只是溝壑一草,無有風光的呈現,只是默默地守著山河,度我春秋。

     如若,我是氣蓋山河的英雄才女,那么我也不會苦苦將你打聽,因為,從來就是彩云伴月,高山流水覓知音。

  可我,充其量不過是流河一沙,帶不來一片多情的云彩,逐不起一朵美麗的浪花。

    日子似行云的流年里,還有誰為我心生疼愛?替我把滿世界婦女都過的一個節日裝在你心里。

  卻是有你,獨獨為了我,著意裝點,蓄滿濃情,叫我心弦如何不被狠狠地觸動,雙眸又豈能不盈滿晶瑩的淚?  只是,你為何,卻不肯留下只言片語,唯把一束的感動留下,唯把滿地不絕的憂傷的念想留下,怎叫我能不夜不成寐。

    其實,我也一直在(草船借箭的故事)靜靜地等待,等待那一聲悅耳的鈴聲響起,守候著一個聲音飄來,一行信息跳躍眼簾,為我輕輕地推開這扇謎底的門窗。

  可是,一天,兩天,三天,時光和著屋外淅淅瀝瀝的雨,漸漸流走,流走,唯獨不見君臨風里,雨里,仿若只是遠遠地,站在云里,霧里。

  讓我找不著,看不見。

     或許,我在你的世界一目了然,只是你只想這么靜靜的看著我,或許,你就是我找尋過的你。

  也罷,就讓我悄然地幸福地生活在你的身邊,你的世界里。

    莫非,你是怕,怕打擾我平靜的生活?莫非,你是怕,你走不進我的世界,給不了我要的未來?或許,你已清楚地明白,今生的緣已注定,只能這樣給你我一個近在咫尺卻是天涯的機會?或許,你只想這樣的給我永恒的驚喜,讓我一生陶醉?如此,也就罷了,我便不將你找尋,只有默默為我祈禱,但愿來生我可以識得你,但愿,來生里,我最親近的那個人,就是你,就是你。

    再一次抱起那一束素雅可愛的娃娃,細心地端詳,撫摸著每一個開心快樂的娃娃,它們正朝著我笑,就象是列隊而來的一群小天使,我堅定我不再將你尋覓。

  因為我的心空已經朗月高懸,和風徐徐,心地間正汩汩靜淌著一汪快樂之泉。

  既然你只想在那頭拋灑一路開心過來,那么我在這頭已經輕盈轉身舉手,一滴不漏攬入胸懷。

  就算是,為了你,我也要從此過好每一天,每一時,每一刻。

    我決定,把這些娃娃小心地收起,一生珍藏。

  不讓它們在歲月的流年里被塵埃籠罩,被時光風干了記憶,我會把它放在我時時看到的地方,讓我時時想起,還有一個你在飄渺的年華背后,默默地注視我,關心我,希望我開心,希望我快樂,我足矣。

    很謝謝你!因為那群天使的來臨,我真的很開心!很快樂! 張醫生,人家這里好癢怎么辦? 莫曉梅最近覺得兩腿間很不舒服,一開始她懷疑是去地里除草被蟲子咬了,可是幾天下來,她每天晚上都會做夢,醒來后,兩腿間那塊芳草地就會奇癢無比,而且濕漉漉的。

   望著有些嬌羞,兩眼水靈靈的莫曉梅, 老張不免心動了。

   莫曉梅是村長的姑娘,今年不到二十歲,還是個黃花大閨女,在村里出了名的美少女。

   很多青年小伙子都想追求她,但是村長眼光高,看不上。

   老張作為村里的唯一的男醫生,平時借著 看病的機會,看過不少村里 女人的屁股。

   但是對莫曉梅這個粉嫩白皙的大姑娘,他還是很渴望接觸一下的。

   今天終于送上門來了,老張心里打起了算盤。

   他一眼就看出來,莫曉梅這是做了春夢,到了情竇初開的年齡,想男人了。

   這里癢嗎,還是這里? 老張讓莫曉梅坐下來,為了方便,他把門關上了,伸手在莫曉梅的大腿上摸了摸,很滑膩,又朝裙子里摸了一下。

   哎呀,就是這里,好癢的,張醫生,怎么辦才好。

   莫曉梅心慌意亂的,本來兩腿間就癢,讓老張的手碰了碰,好像更癢了,連忙夾緊兩腿。

   這里是偏僻的大山村,信息不發達,即便是村長的女兒,也沒讀什么書,全都是靠種地為生。

   像莫曉梅這樣年齡的姑娘,很多不懂男女之事。

   這也是老張在這里當醫生的原因之一,樂得其所。

   你最近做夢,是不是有什么東西碰你的腿還有 胸部? 老張一本正經的,欣賞著莫曉梅年輕漂亮的好身段。

   她發育的真好,皮膚又很白嫩,嬌羞的臉蛋更是誘人,讓人想要親幾口。

   哎呀,張醫生你真的是神了,你咋知道的呀? 莫曉梅很吃驚,她認為自己來對地方了,雖然癢的那個位置很羞于啟齒,但是,她也沒辦法才來看醫生的,現在聽老張這樣說,和夢里對上了,忽然變得欣喜,也沒有那么多顧慮了。

   還有什么,你要如實告訴我。

  老張暗暗好笑,一個小丫頭片子還不好哄? 他可是五十好幾的男人了,什么女人沒見識過。

   只是幾年前老伴走后,他就很難熬了,身體很硬朗,那方面的需求依然很強烈,卻苦于沒有女人陪床。

   原本想來這大山村,安安靜靜的度過余生,沒想到卻發現這里景美女人更美,激發了他的興趣和欲望。

   那個,不好意思說嘛。

  莫曉梅咬了咬紅唇,想起兩腿間的癢處,感到很害羞。

   老張當然明白了,就說道:你把手給我看看。

   干啥?我媽說,不能讓男的隨便碰呢。

  莫曉梅有點嬌羞,雖然沒什么學問,但是也知道,女人的手不能讓男人隨便摸的。

   看病呢,給你 檢查啊,你亂想什么呢?你媽能干,你讓她給你止癢,別來找我。

  老張故意嚇唬她,板著臉假裝生氣。

   別,別呀,是我想多了,給。

   莫曉梅急了,連忙把手遞過去。

   老張暗暗高興,小丫頭,還搞不定你了? 他一把抓住了,撫摸著她細滑的小嫩手。

   年輕就是好啊,多光滑多粉嫩,立刻激發了他的沖動,握著少女的手,簡直好像忽然間回到了初戀的時候,青春煥發。

   那個,張醫生,檢查出來了嗎? 莫曉梅被老張摸的癢癢的,反而覺得兩腿間更難受了,俏臉紅撲撲的。

   只能初步確定,那個,還需要進一步檢查的。

   老張瞇著眼,有些舍不得的松開了她的手,免得她懷疑自己的企圖。

   還要咋檢查?莫曉梅眨著大眼睛問。

   老張盯著莫曉梅鼓鼓的 胸脯,吞了吞口水,她穿的嚴實,看不見乳溝,但是可以想象到,是多么的粉嫩雪白,握在手里,肯定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我問你,你這里是不是很漲?老張指著她的胸脯。

   莫曉梅用手捂了捂,睜大了杏眼,連忙點(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頭。

   你簡直神了呀,這你都知道呀,我真是找對人了。

   此刻,莫曉梅簡直對老張佩服的不要不要的。

   那當然了,全村老少都找我治病,我還能看走眼,你要想好起來,得讓我檢查胸部。

   老張覺得自己這樣做有點不道德,可是他實在忍不住這少女的誘惑。

   啊,這里,要脫了衣服看嗎?莫曉梅感到羞澀,很難為情。

   那當然了, 隔著衣服我怎么檢查?老張故作生氣。

   不,不好吧,我娘說,這里,只能給未來丈夫看,你又不是我男人怎么行。

  莫曉梅驚慌失措。

   老張自然不肯就此罷休,立刻一瞪眼,氣惱的說道:我實話告訴你,你這個病很嚴重,不給我檢查那里,你會疼死癢死的,算了算了,你走吧,免得你胡思亂想,我要睡覺了。

   莫曉梅見老張生氣了,一聽那話嚇壞了,連忙搖頭。

   別,我,我可不想死,張醫生你要救救我呀。

   你回去找你娘去,免得說我不該看你那里,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關系,我給你說半天,沒收你錢呢。

  老張扭過頭去。

   啊,不要,那我求你了還不行嗎,我這就脫了衣服給你檢查。

   莫曉梅哪兒知道老張在嚇唬她呢,她只覺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呢,立刻把上衣脫下來了。

   很快,她上身只剩下一個 裹胸布,纏著她雪白豐滿的胸脯。

   老張一下就看傻眼了,果然,比想象的還要好看。

   他的手有點發抖,伸過去摸,隔著裹胸布,都可以感受到柔軟和飽滿。

   莫曉梅喉嚨里嗯了一聲,非常的銷魂。

   她紅著臉,閉著眼,嬌羞的不行。

   那個,張醫生呀,檢查好了嗎? 被老張揉著胸脯,莫曉梅覺得渾身都癢了。

   沒有呢,你現在什么感覺?老張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盯著莫曉梅的胸,感覺兩只白兔隨時會跳出來。

   我,我覺得更癢了,好難受呢,哎呀張醫生我是不是要死了呢。

  莫曉梅沒有被男人這樣摸過揉過,是第一次,所以根本無法形容,她還下意識的用手在兩腿間撓了撓,那里好像又濕了。

   的確有點嚴重啊,我要仔細檢查清楚,所以,你要把裹胸布也脫了,最好,連裙子也脫了,我給你做全身檢查。

  要不然我幫你吧。

   老張有點迫不及待了,渾身燥熱,褲子已經頂起來了,真想抱著莫曉梅親個夠。

   他開始扯她的裹胸布,不滿足隔著衣服摸,甚至,很想看看她兩腿間的芳草地,少女的身子,肯定別有一番美麗啊,想想他就激動不已。

   好,我,我自己來。

   被老張嚇唬住的莫曉梅,現在簡直是言聽計從了,慢慢的把她胸前的裹胸布扯下來了。

   老張咕咚一聲吞了口水,盯著莫曉梅的胸,眼睛都直了。

   那一層布條落下來后,圓滾白皙的雙峰,慢慢的彈跳在了眼簾,白里透紅…… 老張緊盯著莫曉梅的胸前,迫不及待的,兩手去握住了,慢慢的摩擦起來。

   莫曉梅臉頰緋紅,眼神有些迷離,喉嚨里忍不住發出嚶嚶聲。

   嗯,你弄疼人家了。

   老張心里暗喜,這姑娘果然不懂男女之事,都這樣了還不拒絕,看樣子有戲。

   使勁的用手捏了捏她胸前的粉紅櫻桃,簡直熟透的水蜜桃啊,老張忍不住想咬一口。

   但是又不能直接這樣弄,擔心莫曉梅懷疑。

   你現在是不是覺得這里漲漲的呢?老張邊揉邊問。

   對呀,有些難受,我這是怎么了呀?莫曉梅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害怕。

   你這里面,染了病,有毒素在作怪,需要吸出來,用手還不行,得用嘴巴。

   老張揉搓著莫曉梅的酥胸,觀察她的反應。

   啊,可,可要怎么吸呢,你幫我嗎,這樣不太好吧? 莫曉梅害羞了,可是又擔驚受怕。

   我幫你的話,的確是不太好,你一個姑娘家家的,不方便吧,但是我是為了給你治病,你要是嫌棄我這個糟老頭子,那算了,回去自己弄去,不過,你要是弄不好,這毒素會傳染全身上下,到時候你無藥可救了呢。

   老張欲擒故縱,干脆松開了她的雙峰,假裝一本正經。

   莫曉梅被嚇的不輕。

   別,別呀,人家不會弄,那要不,你幫我吧,我不嫌棄你,我不想傳染了。

   這可是你說的,那好吧,你把眼睛閉上。

   老張暗暗欣喜,又一次握著莫曉梅雪白的兩只乳兔,低頭就含著了上面的櫻桃,緩緩的吸允著。

   嗯,呀,有點疼,你輕點張醫生。

   莫曉梅又羞又急,她很聽話的閉著眼,覺得那里癢酥酥的。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