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张智尧老婆是谁 为什么说张智尧这么有钱



  采访对象:  晓韵,35岁。

  有着13年婚姻的晓韵一直认为自己是幸福的,婚姻的变故仿佛就在一夜之间, 老公为了事业的发展,向她提出了 离婚

  而在此之前一天,两人还在手机短信中互通甜蜜。

    记者手记:  有朋友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假如让你重新回到18岁,你愿意吗?我回答得很干脆:坚决不干,好容易熬过那么多困惑挣扎才一路走过来,干嘛再过一遍?我内心还有个潜台词:如果18岁可以拥有30多岁的智商和经验,那我可以考虑一下。

    当然,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 女人的成长很重要,不管这个成长是以婚姻的失败还是某些让人难过的事情为代价,最终都应该明白,事儿赶事儿事儿逼事儿,得到和失去都是很正常的。

  虽然青春之后的女人,无法再穿着便宜的衣服笑靥如花,无法再在街头午夜狂奔,无法再在简陋的房间里充满憧憬和向往,但至少,可以稍微平静下来,冷静地看待周围的一切,拥有幸福的家庭也好,孤家寡人也罢,风往哪儿吹,船就往哪儿开,这种情况,年轻的时候叫聪明,年纪大了以后,叫成熟。

   口述:老公傍上 富婆和我离婚(4/4)  喜欢洪晃说的一句话,她对一个向她咨询老公有外遇不知该何去何从的女人说:是一枪被毙了好啊还是被刀慢慢杀死好?这话说得比较痞,不过 在我看来,如果痞能让自己好过一点儿,就这么干。

    晓韵口述:  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今年元旦前一夜和元旦那天。

  所有的变故都让我猝不及防。

    2006年12月31日半夜12点,老公还给我发来短信:老婆我爱你,元旦快乐,我们需要目标!  我感到很幸福。

  老公为了多赚些钱,全国各地跑,现在在石家庄分公司做老总。

  他的年薪不低,前一阵儿他还计划着在石家庄买一套房子,方便我和孩子去看他。

  我知道他一直有个想法,就是另辟天地,自己做公司。

  其实我倒不以为然,我觉得一家人能够平静地 生活,不缺吃少穿就挺好,但他既然有这个目标,作为老婆,我当然要支持他。

  口述:老公傍上富婆 要和我离婚(4/4)  可我没想到,他的这个目标竟然会以我们的婚姻为代价。

    元旦早晨9点多,还沉浸在幸福中的我突然接到老公一条短信:我做了一件非常对不起你们的事情,也许会危及我们的家庭。

    我有点儿发蒙,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

  过了一会儿,他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他在平安夜喝多了酒,第二天醒来时发现旁边睡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愿意帮他开创新事业。

  他还说,过两天他回来见我,他要做最后一次选择。

    我预感到老公可能会提出离婚。

  为什么这么想呢?一般男人发生了女人事件,都会拼命地掩盖,他不是,他要回来说清楚,还要做选择。

  虽然他口口声声说不是为了女人,而是为了事业,但这时候,为了什么还有意义吗?结果不都一样吗?  那几天我的心情怎么样我就不说了,是个女人都好过不到哪儿去,反正事情发生了总得面对。

  1月4日晚上,他从石家庄开车回来。

  那天他感冒发烧,吃了一些药,说了一句一两句也说不清楚,然后就躺床上睡过去了。

  口述:老公傍上富婆 要和我离婚(4/4)  转天早晨,我试探地 跟他商量:带孩子去滑雪吧,有事儿晚上谈,他没反应。

  吃完早点,他说:咱找个地方谈谈。

    就是这一天,2007年的第5天,他在一家咖啡厅里首先跟我谈了三件事:一,他打工的公司已经不行了,他压力大,不想再给别人干了;二,他不想回天津,计划转战上海,那个跟他认识了一个多月并跟他睡在一起的女人可以帮他;三,他可以把天津的房产给我,另外每个月给我支付2000元生活费。

    他没有说离婚两个字,我替他说了出来,我问他:离婚?他沉默了几秒钟,然后 点了一下头。

    那天,他还告诉我,他跟那个女人有了一夜情后,对方看他住的环境非常不好,让他搬到她那儿住,他就去了。

    我说,一夜情我可以理解,但你去她那儿住我鄙视你,你这叫卖身求荣。

  他不吭声,一杯杯地往嘴里灌水。

    事实上我们的谈判并不成功。

  我们的分歧在经济方面。

  其实那天我出门的时候偷偷往包里塞了几粒速效救心丸,我怕自己承受不了变故,但我比自己想象的坚强。

  我没出现什么情况,而且在老公跟我谈离婚的时候还往他手上递药,一会儿感冒药,一会儿消炎药,让他按时吃下去。

  口述:老公傍上富婆 要和我离婚(4/4)  谈到经济问题时,我说房产还欠6万元,让他先还上。

  他说他没钱,我冷笑起来,问他:没有钱你还敢来找我?我的表现让他吃惊,以前我一直让着他顺着他,对钱也没什么概念,他给我多少是多少,手头没钱了才想起来跟他要。

  但这次不一样,我不但要求他把房款的6万元还上,还要求他支付100万元作为我和孩子以后的生活费。

  可以分期付款。

    他生气了,说:你不要太强势了。

  我反唇相向:我当然是强势,你是过错方知道吗?我不会跟你吵闹,我也不是不想挽回我们的感情,而是不能挽回。

    我们陷入了僵局。

  我低头看我手上的戒指,他问我:想什么呢?我说:什么都没想,哪儿像你这么复杂。

  其实我当时想是不是该把这件事告诉我婆婆,我婆婆是除了 我老公之外,跟我最亲近的人。

  但老公对我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不要让家里人知道我们的事情。

    当他提出这个要求时,我问他:你是不是舍不得我?是不是想以后做成了事再回来找我?他点了 点头,我笑了:你想什么呢?我这儿是你想走就走想来就来的?口述:老公傍上富婆 要和我离婚(4/4)  那天没有谈妥离婚条件,他开车送我回家。

    车停在了家门口,他连车都没下,只是让我把他的围巾从家里拿出来,他要直接赶回石家庄。

  我没想到他居然过家门而不入,真的恼了,我跟他说:你把你所有的东西都拿走。

  他惊讶地看着我:就这样把我扫地出门了?我问:你还回来吗?他回答:当然回来。

  我接着问:你回来住哪儿?这个家门你就别进来了。

    听我这么一说,他反而下车进门,跟孩子扯了些闲白儿才颠儿颠儿地走了。

    你是不是以为我让他付那么多生活费是不想离婚,是为了拖他?不是这样的,他要离婚我绝不拦他,也绝不想妨碍他事业的发展。

  我是真打算要,我看了那么多女人,尤其是我周围一些女朋友,她们离婚后日子过得紧紧巴巴,我就很清楚,女人为家庭付出了那么多,当男人离你而去的时候,从他们那儿争取多一些的经济保障是合情合理的。

  口述:老公傍上富婆 要和我离婚(4/4)  我跟老公那么多年,也不是白吃白喝,而我老公也不是挣钱养老婆的那种男人,我记得他曾经测过一个字,人家测字的就说,他要求他的另一半跟他一样能干。

  事实也是这样,他希望我自己能有一摊事情做。

  虽然我的学历不高,工作并不好找,但我不是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的家庭主妇,我干过很多工作,甚至给别人看过孩子,就是为了向老公证明,我也能干。

  这跟钱没有多大关系,我们的生活很宽裕,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就买了一辆车,后来又换了一辆,不过最近我把车卖了。

  对,跟我离婚有关系,以前我从来不觉得钱有多么重要,但现在不行了,孩子在超市买个什么东西我都觉得心悸。

  过去没想过的,现在得想了。

    不过你要说我能干多大的事也不现实,老公一直在外边跑,结婚13年,他有10年时间不经常陪在我身边,所以我得顾家、顾孩子。

  几年前我做过一个小买卖,生意还不错,但因为我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生意上,孩子的学习下滑了,我只好关了买卖顾孩子这一头。

  口述:老公傍上富婆 要和我离婚(4/4)  在我和我老公之间,尤其是在经济上,我一直挺被动的,在花钱投资方面,虽然我对他的很多做法不以为然,但最后我还是听他的。

    可能是男人女人的理念不同吧,我喜欢比较保守的赚钱方式,比如1997年那年,正好赶上一个机会可以比较合算地买下一个底商,而又有公司愿意每年付上百万元租金租下来,多好的机会,我建议老公去做这件事,但他不认同,他的想法是,要做就自己做,干嘛让别人接手?他不认同也行,我又建议他用手中的积蓄买下几套房子租出去,而且我觉得以后房价还能上升,这是一种不错的投资。

  可他还是不愿意。

  我也没办法,家里的钱大多都是他赚的,我不好坚持什么。

  而我老公是什么样的人呢?他凡事都喜欢亲力亲为,对他来说,他如果不忙就会死掉。

  我经常劝他:现在生活已经很好了,用不着那么忙。

  他却说我不进步,老觉得我这个人比较颓废。

    其实我老公没什么投资头脑,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么多年,他投资了好几个生意都不行,他给别人打工绝对是一流的,做什么项目都特别到位,还能给人赚钱,但轮到自己,弄一个一个不行,举个例子跟你说,前年他看中了一个门脸儿,准备租下来让我做瓷器生意。

  当时我做了一个市场调查,发现地点、人气都不好,前几个租户的生意也都不行,我劝老公放弃这个地方,不但我劝,周围朋友都劝,但他不听,几头牛都拽不回他的想法,他就一句:我想做。

  口述:老公傍上富婆 要和我离婚(4/4)  结果怎么样?尽管我尽心尽力地去做,生意还是上不来。

  不到一年,关门歇业了。

    这么折腾了几次,家里的存款都折腾没了。

  我跟老公说,人家是越干越有钱,咱倒好,越干越穷。

  话是这么说,我对老公还是挺有信心的,凭他的实力,到哪一家公司都没问题。

  不过他的想法跟我不一样,他一定要自己做。

  自己做就一定要把一个婚姻搭进去?  在男女关系上,我老公在朋友心目中很高大。

  他的哥们儿告诉我,一帮朋友去夜总会玩,只有他不要小姐,也不跟身边的其他女人动手动脚。

  所以我对他一直非常信任。

  而这次他提出离婚,可能真是为了事业前途,而不是为了哪个女人。

  但我刚才也说了,为了什么已经不重要了,结果没有分别。

    我跟了老公13年,不后悔,一点儿都不后悔,毕竟他给过我真爱。

  我改变他也很多,刚结婚那阵儿,他一点儿家庭概念都没有,过年时,我问他:咱给你家里多少钱?他特别茫然:过年还要给钱?你看着办吧。

  那时候他也不会做家务,不知道该帮我做什么,后来慢慢地,他开始为家里做这做那了,买菜做饭什么的,都挺像那么回事,对我父母也特别照顾。

  最重要 的是,我们俩在精神上很契合,处理孩子问题、对社会事件的一些看法出奇的一致,生活细节上也很默契,例如哪天我包饺子,他一回来,很惊讶: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想吃饺子了?口述:老公傍上富婆 要和我离婚(4/4)  当然,两口子之间磕磕绊绊的时候也有,这对我们不是问题。

  他身边也零星出现过女人,具体到什么程度我不是很清楚,为这种事我也跟他闹过别扭,不过最后他都是以我为重。

  所以我对自己的家庭一直非常有信心,这也是我觉得这次事件事发突然的原因。

    老公提出离婚后,我一滴眼泪都没掉过,我也说不出为什么,就觉得这件事可笑。

    我和老公一时半会儿还离不了婚,他不答应我提出的条件我不会就这么算了。

  但对我们的婚姻,我已经没有幸福点了。

  对,我说的就是幸福点,我有两个女朋友,她们的老公都在外地挣钱,我们三个经常聚在一起,吃饭、洗澡、唱歌,老公们打电话过来,问我们干什么呢,我们嘻嘻哈哈地说我们是活寡妇,但心情是快(办公室爱爱)乐、满足的,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但这种幸福点现在已经没了。

    我是一个特别能忍的人,我以前在超市做推销员时受人排挤,我无所谓,我觉得只要忍住了就能挺过来,但对老公这件事我不能忍。

  他为了一个所谓的事业目标,这样的不择手段,我真是瞧不起他了。

    我知道在我老公发生那一夜情时,我们的婚姻就已经老去了,甚至行将就木。

  我阻止不了,也不想阻止。

  以后的生活,也许对我是陌生的,但我得去适应,对吧? 晚上,我熬了半个通宵,做出了一个自我感觉很是完美的企划案,第二天我兴冲冲的来到公司打算交给经理请功,没想到刚到经理办公室门口,就听到了秘书小丽那风.骚入骨的浪叫声。

  这声音就像是一只突然出现的白.嫩的小手一下子将我的心脏给提到了嗓子眼儿,我一时没忍住,就多听了一会儿,结果不小心被发现了,胖的跟猪似的的经理当场发飙让我滚蛋,任我苦苦哀求半天也是于事无补。

  就这样我失业了,说真的,失业真的比失.身难受多了。

  而且我这一失就是一个多月,在交了下个月的房租后,身上只剩两百三十四块,怕是连这个月的饭费都不够了。

  说实话,我抢劫的心都有了。

  或许是天无绝人之路,以前上班的那个公司的财务张姐打来电话,说是有个 “借种”的差事问我愿不愿意干。

  ‘借种’?!当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我感觉脑子好像被雷劈了一下似的,当时就懵了。

  在我的老家农村倒是经常听到老人们说起这种事情,或是某人没生育能力,然后找个族亲的同辈来传宗接代。

  只是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了,好多大医院都建立了精.子库,实在不行的完全可以去医院人工授精,只要做的隐秘点,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对自己名声也没多大影响,犯不着用这种老掉牙的方法。

  不过听张姐的意思,显然对方反而十分热衷于这种方法,甚至开出了大价钱。

  三十万!这个数字在我脑海中久久回荡,对我这个山里出来的穷小子来说这三十万的诱.惑力太大了。

  我父亲当过五年的海军,在海上留下了风湿性关节炎的病根,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直到两年前,几乎只能在轮椅上生活了,这两年来家里的重担也几乎落在了母亲身上。

  如果有了这笔钱,父亲就有了再次站起来的希望,同时也能解决一下家里的窘境。

  再加上我现在的处境,最后我一咬牙决定,这个女人我干了!张姐随即就安排 了我跟对方见面,时间是中午,并让我好好打扮一下。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感觉这事挺操蛋的,我这都打算卖身了,还得看对方满不满意,当然我心里也忐忑的很,希望对方不是什么恐龙级别的大妈。

  在我潜意识里,觉得对方整这种‘借种’的幺蛾子,应该不会是什么良家妇女,或是漂亮的女人,要不然勾勾手指,岂不是成群的男人往前凑?反正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为了那三十万,我也是豁出去了!这个上午我感觉过得很慢,简直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熬到十一点了,张姐才来电话说在雅丁湾的餐厅见面。

  临出门的时候,我照了一下镜子,自我感觉还是良好的,心里虽然有点忐忑和紧张,不过头皮一硬,也管不了那么许多了。

  在餐厅的包间里我见到了吴敏,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她不但不是那种人老珠黄,丑不拉几的女人,反而是个大美人儿。

  她皮肤白.嫩,眉目如画,身上穿着一件淡粉色的连衣套裙,腿上套着一双肉色的丝袜性,将她的腿部线条完全勾勒了出来,一双浅红色的水晶系带凉鞋如画龙点睛般的配在那一双大小适中的脚上,显得她整个人靓而不妖,却又让人忍不住遐想联翩。

  我深吸了一口气,差点儿想揉揉眼睛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这样的脸蛋儿,这样的气质,穿上古装那就是天上的仙女,换回套装就是地上的女神,跟她一比,那个在经理办公室浪叫的秘书小丽,简直就是卖弄风.骚的草鸡。

  现在已经不关乎那三十万的问题了,因为像吴敏这样的美女莫说是给我钱“借种”,就是让我给她贴钱来上一发,也是我十分乐意的事情。

  因此,对于借种现在我不但没有抵触,反而倒有些期待了!在我观察吴敏的同时,吴敏也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了我一会,然后确定了我的学历和家庭情况之后,就让我跟她走。

  我心里暗喜,以为她这是要带我去开房,这简直比微信、陌陌那种约炮更简单粗.暴啊,而且还是对方付费的那种。

  随后证明我想多了,十几分钟之后,吴敏驱车带我来到位于东郊泰河旁边的一处别墅区,在其中一栋别墅停了下来。

  就在这栋别墅里,我见到了吴敏的老公 黄启鹏

  黄启鹏是个胖子,相貌普通,三角眼,脑袋大,脖子粗,要不是人模狗样的穿着一身西装,乍一看还以为是个杀猪的屠夫。

  我进来之后,黄启鹏的一双三角眼,盯着我看了一阵,直看的我浑身发毛,毕竟我是吴敏找给给他戴绿的。

  “这个人没什么问题吧!”看了我一阵后,黄启鹏的目光终于从我身上离开,落在吴敏身上。

  看来这事成不成还是要看黄启鹏的意思啊,我的心也揪了起来。

  “没有,老家是农村的,滨海大学刚毕业不到一年,我表姐以前的同事,在这之前我已经打听好了!”吴敏好像很怕黄启鹏的样子,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道。

  听完之后,黄启鹏沉默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道,“一会我叫人过来给他检查一下,如果没有问题就这样吧!”说完之后,黄启鹏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晃悠着那身颤巍巍的肥肉离开了别墅。

   黄胖子离开之后,吴敏又恢复了她那冷傲清高的模样,看都没看我一眼,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心里冷哼一声,装什么装,黄胖子在的时候,跟个乖宝宝似的,这会又装什么清高?反正这事一旦定下来, 老子就能名正言顺的上了你,到时候还不是让你躺着就躺着,让你趴着就得趴着?不到半个小时,黄胖子安排的检查人员就来了,是个二十岁出头女孩,名叫 柳青瑶,是黄胖子的表妹,毕竟这种见不得光的事,还是自己人比较靠谱。

  柳青瑶的年龄看起来比我还要小一点,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面容姣好,青春靓丽,如果说吴敏像是女神,那柳青瑶就像是那种情窦初开的小公主了。

  不过跟吴敏相似的是,这柳青瑶对我态度也是一样的冷淡,好像我在她们眼里就像是货物一般,令我心里感觉很屈辱。

  “青瑶是学医的,让她给你检查一下,如果身体没毛病的话,咱们就可以签署协议了!”进了客厅,还没坐下,吴敏就冷冷的吩咐道。

  我点了点头,表示没有异议,然后就看到柳青瑶从茶几上的小包里拿出一套工具,熟练的消毒之后,在我手腕上抽了一管血,随后递给我一个塑料的小杯子,还有一本封面是半裸美女的杂志,有些厌恶的看了我一眼,冷冷的指着洗手间道,“自己去解决一下,这个不用我教你吧!”我苦笑着点了点头,没想到还有被美女逼着打手枪的一天。

  完成了两种采样之后,柳青瑶就有些闷闷不乐的离开了。

  整个别墅的客厅里就剩下我和吴敏两个人,气氛有些冷,我偷偷的瞄了一眼吴敏,发现吴敏也是一脸烦躁的样子,随后让我自己在客厅里等着,然后她自己上楼去了。

  从背后看着吴敏的翘.臀和摇曳的美腿,我心里越发期待和不安,期待的是,如果事情顺利的话,她的那双大白腿将会热情的为我打开,不安的是,万一柳青瑶给我检查出什么毛病来,那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而且看柳青瑶离开时的表情,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一个小时后,柳青瑶终于回来了,并且带回了一个令我十分振奋的消息,化验结果显示一切正常。

  闻言吴敏也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随即取出一份协议,摊在了我面前。

  我看了一下,这是一份保密协议,上面的内容很简单一共才四条内容,第一条,在协议期间男方必须辞去所有工作,住在女方家里,直到成功受孕之后方能离开,第二条,必须无条件的服从女人的任何安排,第三条,男方对此事件无论事前还是事后都必须严格保密,第四条,以上三条如有违约行为必须赔偿女方三百万人民币。

  看完最后一条,我忍不住眉头一皱,抬头看着吴敏,嘴里说道,“协议没问题,不知道我签了这份协议之后,钱什么时候给我!”“哼!”吴敏闻言,嗤笑一声,“真是乡巴佬,这点钱我们还不至于跟你耍花样。

  ”随后,吴敏让我把银行卡的卡号给她。

  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随即从钱包里掏出银行卡给了吴敏,几分钟之后,手机短信提醒,我的账号上多了三十万。

  “这下相信了吧?”吴敏冷冷的瞥了我一眼,嘴里说道。

  “相信了,相信了!”我笑着点了点头,虽然吴敏太多冷淡,甚至有些厌恶的样子,不过既然收到了钱,再加上吴敏这样的绝色美女,我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有点心花怒放。

  签完字之后,吴敏就将协议收了起来,让我今天将自己的琐事处理一下,明天早上再来报到,报到之后就会一直住在这里,直到事情完结。

  我知道吴敏这是为了保密,不过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即便是相当于被软禁一段时间也无妨,再说有吴敏这个美女陪着,想来这段时间也不会无聊。

  从吴敏的别墅离开之后,我便回了出租屋,将自己是东西收拾了一下,便将房子退了,然后给父母打了个电话,将钱转回家,让老妈带老爸去医院看病。

  第二天上午,我如约住进了别墅。

  今天我来的时候,只有吴敏和柳青瑶在,吴敏那个老公黄胖子也不知道是知趣,还是有工作要忙,并没有在。

  今天的吴敏,可能是因为在家里的原因穿着一身宽松的丝质睡袍,很是随意的靠在沙发上,跟柳青瑶聊着天,看到我来了之后,立即将露在外面的两节白如莲藕般的小腿收了起来,脸上的神色也马上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转弯,由晴转阴。

  “看够了吗?”吴敏冰冷的声音如一盆凉水浇在了我的头上,瞬间让我清醒了不少,心里也开始后悔自己也太禁不住诱.惑了。

  我神色木讷的看了吴敏一眼,这话实在不好接茬,干脆不接她的话。

  “哼!告诉你,别动什么歪心思,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摸同桌的白丝袜流水),你还不够格!”吴敏见我不说话,继续冷嘲热讽的说道,“你只是我请来一个工具而已,最好把自己的位置和心态摆正,省的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后面这句话就是赤果果的威胁了,顿时让我火气上涌,我是你请来的工具不错,可我这个工具有点不同,那是帮你受精的,帮你怀孕的,臭娘们看不起老子,老子早晚干了你!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