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好舒服好粗好硬 雪白的贝齿几乎快把唇瓣咬出血来



  太阳火辣辣地晒着,河岸边地里的玉米,叶子卷在一起。

  临河公园里没有游人,唯独一块石头上,坐着个衣衫褴褛的 老人,好像在思考什么。

  打 红伞的小 女孩,走过去靠近老人,很有礼貌地说:“老 爷爷,你在想爸爸吗?这里太晒了,到树荫下凉着想吧!”  老人随女孩到树荫下,回答说:“我是想 儿子,老了无依无靠,就想后人,常来看看。

  这么热的天,你一个来玩?”女孩听了是懂非懂:“想儿子就去他那儿吧!我是想爸爸,他是警察,去年就在这个公园里,和犯罪嫌疑人搏斗中,负重伤牺牲了。

  只要想爸爸,不管啥天气,我都要来。

  ”  “儿子那里我是去不了的,只有气咽了,眼闭了,腿蹬了,才能去见他。

  现在只能想啊!”老人深深地叹了口气。

    “那不就死了吗?你儿子死了吗?他是咋死的?是英雄吗?”女孩含泪连着提问。

    “对!我儿子死了。

  二十多年前,这河里发洪水,水面漂来个小女孩,他看见跳进洪水,拼命把女孩推上岸,他却被浪头打走了。

  他不是英雄。

  我想儿子了,就来坐坐。

  ”老人说明女孩的问题。

    “你儿子是救人英雄!和我爸爸一样,死的光荣!我两同命相连,你就把我认作孙女吧!”说着口袋里掏出十元钱,说是孝敬爷爷的。

  又把红伞赠给老人,说是认爷爷的见证。

  公园里,爷孙两经常亲切地在一起,形影不离,有说不完的话,看不够的景,老人的衣服,也穿得干净工整了。

    小女孩不吃早餐,钱省下来,积攒一起,逢星期就去送给爷爷。

  给爷爷打扫卫生,洗衣做饭,陪爷爷开心。

  女孩的妈发现,女儿的爸生前,给她买的心爱的红伞不见了,怕女儿伤心,就悄悄买了一把红伞,放在女儿床头,女儿喜爱的又打着。

     爷爷忽然有病了,下不了床。

  女孩忙给爷爷说去医院看,到医院检查费单子划价一千多,无钱交难得女孩哭鼻子。

  爷爷知道为难,不得已到私营 诊所治疗,一剂药就刮干了爷孙身上的钱。

  药喝完,爷爷病没好。

  女孩到诊所求 医生再配剂药,药配好价值近二百,女孩战战兢兢地说先交十元,剩余的有钱就来交。

  医生生气地说:“哪有这事?药配好了没钱。

  没钱你来干啥?借钱去,钱拿来再取药!”  女孩迟迟疑疑地在诊所,转来转去,手里的十元钱,团上展开,展开又团上,往复着手汗把钱都湿了。

  终于再次凑到医生前,乞求道:“叔叔,钱欠着,我一定会还你的,爷爷等着用药,你把药给我吧。

  ”  “你爸咋不陪着看病,也不来买药,对你爷不好吗?”医生疑惑地问。

    “我爸去年牺牲了!爷爷是我认的,他的儿子二十多年前,河里救人时被洪水冲走了,孤独一人。

  ”女孩流着泪,哽咽地回答。

    医生详细打量小姑娘时,发现她身体单薄,清瘦的脸蛋上,滚下一串泪珠,一双明澈的大眼睛,分明饱含着忧郁。

  长相酷似英雄警察,不由感动:“姑娘, 对不起!不知你是英雄的女儿,你的高尚义举,使我深受教育!你爷爷的药费免了。

  今后你爷爷有病,来我诊所治疗,全部免费!”  “药钱我掏,感谢你对我女儿的认知!”女孩的妈接住医生的话。

  医生不但没收女孩妈的钱,而且成了女孩爷爷的免费家庭医生。

    女孩问妈咋知道在诊所买药的,妈说:“同事看到你没去学校,去了诊所,估计有事,就赶来了。

  听了你给医生的乞求,我明白了一切,原来你在做好事,不愧是你爸的好女儿!感谢孩子!你也给我找到了救命恩人的家人,我就是二十多年前被救出的女孩。

  这条河上公园区域救出的只有我一人,一直没有找着他的家人,现在可以报恩了!”  母女高兴地接老人回家时,又是红太阳,女孩打起了红伞。

  看到爷爷胳膊夹的红伞, 说道:“爷爷,快把伞打上就不晒了!”老人打起红伞,喜笑颜开,红光满面,乐语“岂言今日无知己,自有清风作故人。

  ”  听陌上风,如是吹,念静默如初,心念的追随是一场长途跋涉的旅程,山长水远的 人生道路,需慢慢去感悟。

  站在时光之巅,让心如明镜,眸光中只有时光的静好, 山水的壮美。

    人生,应该是一处源泉活水,清澈生动,无畏顽石幽涧,淙淙流向远方,路过更多的风景。

  一日之中最好的时刻,莫非暮色夕照,倦鸟归林,无人来,亦无意走。

  每一个日夜都会被剪切成许多段落安放进不同的情境里,合起来时是一篇百味杂陈的故事,真实、琐碎、尘埃落定。

     十指轻弹,人生喜忧,生命的意蕴,当是云淡风轻,沐人间烟火,品出真我的味道。

  细细冥想,任凭光阴如水,一颗笃定的心从不曾偏离过既定的轨道,一直依着心中的理想模式,不惊不扰,依然是恰到好处的欢喜。

    犹如几叶春茶与一冽清泉的相遇,泉中的茶叶舒展飞旋、恣意绽放,茶也染得泉水晶莹剔透、滋味万千。

  一杯浅酌,清亮了襟怀,心且静,思过往,回首岁月,用淡雅稀释如梦的昨日。

    清晨,读到友的一个词:“止语”很是喜欢。

  止于声,声之切切,多少心音穿越时空涤尽尘埃;止于念,念之切切,多少情愫随时光静水流深,一切看似静默,凝练的却是一份内心的执念。

  人的思维是无形的产物,思想境界的升华是智慧的提升,集聚着智慧的灵性之美。

  锦瑟流年,感怀一程美好,携诗(儿童益智故事)意在心,淡品风月年华,把思绪停泊在一湾山水里,便会醉我忘沧桑。

    夜深沉,心安静若一座小城,在自己的城池里静享孤独的美。

  回忆自体内汨汨渗透,沉淀的往事以宁静的方式一一浮现,犹如一朵白莲在深邃的夜色安静绽放,无言,无语,只以纤尘不染的心裳,于红尘中披一袭皎洁的月光,清谷淡坐,静候一股灵动的溪水,自怀间,潺潺流过。

    都说佛界是一种风景,凡尘也是一种风景,而一个人只能在适度的位置欣赏风景,过高了,往往偏离了内心既定的轨道,过低了,未免太过牵强了自己的心。

  凡事都是在他人的境遇里还是自已的境遇里承受,不同的人自然会有不同选择,层次品味的高低,取决于你自身的位置,更为凸显出你自身的价值。

    给心一块土地,静静安放心情,因为我爱的人。

  给爱几分阳光,沐浴花间絮语,绽放几分甜蜜。

  给佛一双慧眼,看尽人间百态,浊者自浊清者自清。

  给诗几分素净,开出莲的心情。

  此岸花开,彼岸萦香,最美的情是你山水踏遍,我住在溪边。

  尘世纷繁,我在烟火深处,安稳守候。

  只待你归来时红袖添香,琴瑟和鸣。

    画中的岁月,杯中的人生,人与人之间,人与物之间,所有的际遇都需要缘分,以善对待。

  若刻意去改变,就少了最初的那份纯美。

  一个人的心若背负太多尘世的负累,就免不了烦恼,也做不了一个真正自由、悠闲的人。

  唯心态明朗,心胸豁达者,才能赏阅到山水的清灵和隽永。

   林凡才发觉自己的错误,妈的,都被网上的段子带歪了。

  清了清嗓子,“抗拒从严,坦白从宽。

  ” 张强可笑不出来,继续装傻,“林凡,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 打人的时候,你可坚决的很不是?”“谁打人了?你别血口喷人!有证据吗?没有证据,你凭什么说我打人?”张强矢口否认,没有证据,这是他最后的底牌了,林凡算一个证据,可是只能算人证,没有物证,一样抓不了他,反正现场也没有监控。

  他以为众人会慌张,会愤怒,可是却出奇地安静,所有人都 看着他,像看一个小丑一样,看着他表演。

  他敏锐地察觉到情况不对,可是他也没有办法。

  只能静观其变。

   李香兰冷笑一声,“你想要证据是吧?”随后朝着鲍伟点点头,鲍伟大手一挥,“带上来!”人群后三个人被押了上来。

  二狗,陈六,还有 吕牛

  看到这三人,张强脸一阵青一阵白,没有主动说话。

  “张强,很惊讶吧?”林凡把张强的表情尽收眼底,也不叫村长了,该摊牌了。

  张强转了转眼珠子,惊讶地说道,“林凡!是他们打了你是不是?”这拙劣的表演,让吕牛三人都看不下去了。

  “村长,我们已经供了…”张强心中大骇,但还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供什么?你供了关我什么事?!”“张强,都这时候了,还要狡辩吗?”李香兰看着张强近乎癫狂的样子摇头。

  “那只是他们的一面之词!他们想陷害我,对!二狗,你是不是怨我没有给你发补助金!肯定是你!”张强冲过去抓住二狗的衣领,眼睛变得血红。

  黄二狗可怜地摇摇头,他是已经招了,甚至没让李香兰他们费多少劲,他早就不想给张强干活了,要不是他手里捏着那点补贴,他早就打爆他的头了。

  猛地甩开张强,不再说话。

  林凡看着发狂的张强摇摇头,“张强,多行不义必自毙啊。

  ”“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好,要证据是吧,拿上来!”林凡大吼一声,差点没把张强吓到在地。

  后面有人呈上来一根木棒子,上头还有着血迹。

  丢在张强的身前,“认得它吗?”张强当然记得,这是当时他气不过,从吕牛手中拿过的棒子就是这根!其实,吕牛已经藏的非常深了,挖了个坑给它埋着,再精心伪装,没想到(玉米地做爰全过程)被林凡一眼就看出来了。

  他要是知道林凡能够透视,估计说什么也不会听张强的了!脸色变得煞白,双腿发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瑟瑟发抖。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张强。

  ”林凡愤怒地说道。

  他憋了很久了,虽然以前和张强有矛盾,但是那些事情并不大,这次的事,林凡想过张强会报复他,却没想到他居然下手这么狠,要不是李香兰及时给他送到城里的医院,他已经去见阎王爷了!张强看都不敢看林凡。

  林凡一恼,一脚蹦在他的头上!李香兰连忙拉住他,张强已经认罪了,蹲号子是少不了他的了。

  再找人“照顾”他一下,让他这辈子都翻不了身!给鲍伟使了个眼神,鲍伟心神领会,叫人把张强还有几个同伙押走。

  林凡重重地呼了一口气,事情总算是完结了,虽然他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但是索性身体没有留下后遗症,就还可以接受。

  想到以后将没人再阻拦村里的修路的工程,林凡心情也不禁好了一些。

  张强在村子里的名声着实不好,张强倒了,大部分村民还是非常开心的,他们已经忍受他的剥削好一段时间了。

  有人欢喜有人愁,部分村民还是不开心的。

  他们都是和张强有着利益上的沟通,张强倒了,意味着他们的利益也随之没了。

  按理说,张强被抓,李香兰应该开心才对,可是,林凡注意到,自那之后,李香兰的情绪就一直非常低迷,这低迷已经不是因为自己做的荒唐事了。

  经常独自一人坐在山头上看着日落,林凡也不多问,也没有办法多问,既然决定不再和李香兰有纠葛,有些事还是不要过问的好。

  然而,尽管林凡不想知道,偶然的机会,还是让他知道了。

  藏在最心底的对李香兰的那份心疼,又慢慢萌芽了。

  事情算是解决了,终于拔掉了张强这颗毒瘤。

  可是李香兰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这次呼叫 李阳付出了她非常大的代价,但是,她没有丝毫犹豫,先不说与林凡的各种纠葛,光一条人命,也值得她这么做。

  在医院的时候,李香兰就已经和父亲达成了新的协议。

  “喂,爸…”“兰兰,你可想清楚了,我不会无条件帮你的,别说爸爸不爱你。

  为了你,我才真的是焦头烂额。

  ”李阳沉声说道。

  “嗯,我知道了。

  ”那时的李香兰才不会想这么多,一心一意想救林凡的命,还有想把张强绳之以法的心。

  李阳沉默了一下,“兰兰,能告诉我是谁让你这么上心?”“一个普通的村民而已。

  ”李香兰淡淡地说道。

  “普通的?”李阳明显不相信,他比任何人都了解他的女儿,如此大动干戈,肯定是对她而言非常重要的人。

  “嗯,淳朴的农村小伙,为了帮我才受了重伤的。

  ”这倒是事实。

  “好吧,那先这样吧。

  再联系。

  ”李香兰叹了口气,心里五味杂陈,不过并不后悔。

  所以一连几天,她才无精打采的,她一直在想父亲会提出什么条件,她最害怕的就是时间,她在村子里的期限。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

  晚饭过后,李香兰终于还是接到了父亲噩梦一般的电话。

  “喂。

  ”“兰兰,我就不绕弯子了,我想你在 灵水村的时间缩短到半年。

  ”李阳在电话那头说道。

  “半年!?”李香兰惊呼出声,半年时间,这代价也太大了。

  本来就非常难完成任务,结果这直接缩短了半年,剩下的时间连游山玩水都不够,还共同富裕,共同喝西北风吧。

  随后压低音量,“爸,你这也太过分了吧。

  ”“不过分吧,这一次也花了我不少的精力呢。

  ”李阳淡淡地道,“另外,老江那边最近再催了,你也抓紧抓紧时间。

  ”闻言,李香兰黑了脸,老江,就是江帆家,政治联姻的对象,没想到他们这么早就开始施压了。

  “爸,你真的愿意牺牲我的终身幸福吗?”李香兰颤声说道。

  “什么叫牺牲?江帆那孩子我看着长大的,长得帅,人品好,家里条件又好,怎么就牺牲了,你和他在一起肯定会幸福的!”这话李香兰已经听了几百遍了,带着愤怒的语气开口,“你看我姐她快乐吗?”“胡闹!那是她自己的问题!”“是!什么问题都是她的!你和我妈从来没有问题!”李香兰近乎吼了出来。

  也不等李阳说话,直接挂了电话。

  双眼无神地看着天上的月亮。

  李香兰没有注意到,在转角处,林凡正披着毛巾,拿着牙刷,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夜晚,林凡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李香兰的说的话一字不落地落进的耳朵,在耳边回响。

  “牺牲幸福”吗…林凡眨了眨眼睛,看来李香兰这次为了自己出头付出了他难以想象的代价了。

  可是她从来没有告诉过他,她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为什么要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林凡决定找她谈一谈!不能让她把一切都扛在自己的身上。

  想到她天真烂漫的笑容和乐观向上的精神,林凡又感到一阵的心痛。

  并且,这种事,只能快不能慢,慢了,就晚了“我们需要谈谈。

  ”眼看李香兰就要出门,林凡拦在了她。

  李香兰身体顿了一下,“谈什么?”林凡抿嘴,“谈,该谈的事情。

  ”李香兰轻轻地叹了口气,点点了头。

  “所以,那么,你家里到底什么情况。

  ”林凡开口了。

  李香兰看着林凡的眼睛,藏不住的震惊,“你,都听到了?”林凡点头,“对不起,不小心的。

  ”“没事,怪丢人的而已。

  ”林凡不说话,等着李香兰继续说。

  “家里逼我和市长的儿子结婚,我只是一个政治婚姻的牺牲品罢了。

  ”李香兰自嘲地说着,“我不想成为我姐姐那样,成为一具行尸走肉,毫无幸福可言。

  ”林凡凛然,看来李香兰这么抗拒的原因和她姐姐有很大的关系。

  “所以,我和我父母定了赌约,我主动来到灵水村,一年之内,把灵水村的经济带起来,人均GDP达到一万一年就够了。

  ”听到这里,林凡摇摇头,李香兰的父母聪明的很,以灵水村的情况来说,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不可能的事!答应她,只是为了让李香兰心甘情愿地做一个牺牲品罢了。

  “然后呢?因为我的事,让你父亲缩短了时间是吗?半年。

  ”后面的事林凡大概已经可以猜得到了。

  李香兰点点头,没有再说话,这几天下来,她被这些事情搞得头皮发麻,吃不好睡不好,脸色都苍白了不少。

  沉默了一阵子,两人忽然同时说话。

  “对不起。

  ”“谢谢你。

  ”“对不起”是林凡说的,“谢谢你”是李香兰说的。

  “呃…”两人同时一愣。

  “你先说”“你先说”“…”愣了半天,还是林凡先说了。

  “对不起啊…”李香兰看着林凡有些害羞的样子,内心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苏醒一般。

  “你对不起我,什么啊?”“当然是让你的计划,你的时间,都缩短了。

  ”林凡不好意思地说道。

  “嗯,你是应该对不起我。

  ”李香兰一脸严肃地说道。

  “呃…那你谢我什么?”“啊,我谢谢你为了修路,做这么多事…”李香兰的声音越说越小。

  林凡笑了,假装严肃,“嗯,那你是该谢谢我了。

  ”两人同时对视了一下,都笑了。

  “好了,那我们算扯平咯。

  ”林凡高兴地说道。

  “才没这么容易呢,我是女生,你要多补偿我。

  ”林凡不懂,“那你想怎么补偿。

  ”李香兰突然用认真和微微祈求的目光看向林凡,“你得帮我修完路才行!”“当然!你不说,我也会做的!”“你说的!不反悔。

  ”“不反悔!”李香兰的内心又开始活跃起来了,她找到了一开始和林凡相处的感觉。

  可是,下一刻,她又想到了和林凡决裂的事情。

  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口,“你,和张玲…”对于感情问题,林凡已经看开了,躲躲藏藏不如大方承认,“是,张姨是我的女人。

  还有王欣,也和我有了关系,我会负责到底的。

  ”李香兰咬着嘴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