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盲人按摩按硬了 肿胀 喷射 隐忍 低喘 闷哼 乖宝贝把这个放进去



眼前,村长杨富贵给大伙带来的震惊还没有过去, 杨二牛此时的表现,则直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心跳,好像在瞬间停了下来一般。

    只见这重重的一掌拍下,杨二牛的身子几乎连一动都没有动,然后目光锐利的转过头来,盯着杨富贵的双眼,露出了一股似笑非笑的表情。

    知道杨二牛真实身份的那些女人们,现在都一脸紧张的为自己的村长捏了一把汗,生怕天神会要了大家的命。

    正当大家觉得 俩人要剑拔弩张时,忽然 卫生室的大门被敲响了,杨二牛一怔,赶紧放开王艳红跑了出去。

    等到杨二牛打开门时,顿时眼睛一亮,他笑嘻嘻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宋老师,是哪里不舒服吗?”  这女的大概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一头披肩的长发,生得细皮嫩肉,模样十分的清秀,挺翘的鼻子上还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她就是文静又有气质的支教老师 宋菲

    宋菲性格娴静,说话总是轻言细语的,从不跟人红脸吵架,更别说动手了。

  不过她人缘很好,刚来青牛村没多久,便和大家熟络了。

    杨二牛刚回到村子里的时候,就在路上遇到外出归来的宋菲,她的自行车出了故障,于是杨二牛很热心的帮她修好,后来才知道这位漂亮的女人是一名支教老师。

    原本宋菲在镇上和老公开了一家小旅店,但她老公眼瞧着别人去南方打工赚的盆满钵满,于是也忍不住跑到南方做生意去了,小旅店就这样留给了宋菲打理。

    但宋菲是一介女流,又是文弱的知识分子,加上一个人晚上寂寞难熬,索性将旅店交给父母,自己跑到这穷山沟当起了支教老师。

    用她的话来说,这样的生活充实,且不会饱暖思淫欲。

    这时宋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慢条斯理的说道:“昨晚起风,我家房顶的瓦被掀开了一块,早上醒来鼻子就不透气了,而且吧……呃……房顶的瓦得重铺,不知道杨医生管不管病人生病以外的……”  没等宋菲支支吾吾说完,杨二牛眼珠子一转道:“没问题,正好我也有空,咱们现在就去吧。

  ”  说着杨二牛回头瞅了一眼,想着先等村长的气消了再跟他解释,于是杨二牛和宋菲(我把女同学摸出水了)快步离开,不久便到了她家,宋菲把哪边的屋顶出了问题指示给他看。

    虽然面积有点大,不过这事儿对于杨二牛来说不在话下,他搞清楚后轻车熟路的搬梯子拿工具,翻上屋顶忙碌了起来。

    宋菲病的不是很重,所以她先离开去背课了,让杨二牛第二天早上送药给她吃。

    杨二牛忙到了吃晚饭,他去了嫂子王冬菊那里,干完活做好饭吃罢,不敢和嫂子有过多接触的杨二牛只好回了卫生室,结果还没开门就听到里面有声音,没想到这些人还没离开。

    无奈之下,杨二牛只好先去宋菲那里,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今晚就帮她将屋顶弄好了,以免她的鼻塞转成鼻炎。

    等他到了地方直接爬上了屋顶,正当他要继续工作时,忽然发觉不对头,探头从瓦窟窿里朝下瞧去,顿时差点鼻血没喷出来。

    杨二牛看到的地方是宋菲的卧室,此时她穿着找自己时的那套白衬衣,可是她的长裤却裉到了小腿上。

    只见她趴在床上高高翘着雪白的臀股,右手在腿间……  杨二牛怎么也没想到,就是帮忙翻个瓦还有这样的福利,于是他先放下手头的工作,趴在窟窿旁兴致勃勃的看了起来。

    宋菲来青牛村已经半个多月了,这期间生活一直很充实很有规律,可今天晚上不知怎么的了,忽然特别想男人,特别需要安慰,她觉得这个与杨二牛有关系。

    杨二牛这会儿也很惊叹,看着宋菲平时斯斯文文的,很难让人想到她竟然会做这种事情。

  不过转念一想,她老公长期在外,有生理需求不能及时得到解决,当然只能靠自己安慰了。

    屋内的宋菲完全没察觉到,现在她正在被人偷窥,只见她左手死命的抓着床单,双眸微微合着,轻咬着自己的红唇防止发出声响,但就这样仍然是没办法完全压下自己的哼咛声。

    那种极力的压抑,反而给杨二牛更强的刺激感,让他不禁舔了舔嘴唇,恨不能扑下去,代替她不断在自己胯间进出的手指。

    宋菲拨弄了一会儿,忽然松开了手,她勉强的直起了身子,把小腿处的裤子给脱了下来,又将身上的衬衣扣子解开,随即坐靠到床头,让两条大腿叉成一个诱人的弧度。

  接着一只手在腿间游走,另一只手则探进敞开的衬衣里,抓住一边小香瓜似的饱满,双管齐下的操作了起来……  穿着衣服的宋菲,胸看不出来有什么亮眼之处,现在再看想不到她的饱满也还挺有型的,看得杨二牛浑身直冒火。

    宋菲又抓又掏弄了十多分钟,终于再也压不下去了,只见她张大了嘴忘情的嘤咛起来,那声音听的人无比陶醉,如歌如泣的。

    不多时她纤腰一挺,在半空中绷直颤抖了起来……  杨二牛见宋菲已经结束了,他忙趁着宋菲还没回过神儿,悄悄的溜下了梯子,免得万一被她发现自己在偷看她。

    他刚刚下到地上,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喂”,把杨二牛吓了一大跳。

  当他转过身一看,原来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 白鸽,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在人家宋老师屋顶干嘛呢?”白鸽一脸怀疑的问道。

    杨二牛顿时心虚了起来,该不会是被白鸽发现了吧?要是这样那可就惨了,自己倒是没什么关系,但是毁了宋菲的名声就不好了。

    想着他说道:“宋老师家的屋顶瓦被风掀了,然后被吹的生病了,我是来给她看病的。

  另外她老公不在,自己一个弱女子又不能修,所以我就顺手帮帮她。

  ”  幸好白鸽根本不在意那个,她来找杨二牛可不是聊这些的,她想再感受一下被捏脚的美妙时刻,于是瞅着杨二牛媚眼如丝的说:“二牛,刚才去卫生室找你,敲了好久的大门都没反应,现在终于是寻到你了……我的脚现在还有点酸,要不你再给捏捏?”  白鸽讲完,她那丰满的身躯凑到了杨二牛跟前。

    杨二牛忽然想起一件事儿来,于是后退了几步板着脸道:“ 刘军是怎么知道的?”  昨天刘军找自己麻烦之后,他一直有事忙不过来,现在终于可以问清楚了。

    白鸽微微蹙眉道:“我真不是故意的,只是不小心说漏了嘴,哪知道他会如此的冲动啊……不过他并不知道你给我捏脚的事儿,我也永远不会让他知道的。

  ”  说着白鸽撒起娇来:“二牛,你就原谅姐姐这回成不?原谅我嘛……”  杨二牛眼珠子一转,这个骚娘们看来平常很难得到刘军的爱抚,要不也不会这般模样,于是杨二牛想到了一个报复刘军的办法……  只听杨二牛轻哼一声说:“让我原谅你也成,不过你要给我办点事。

  ”  白鸽稍微有点兴奋的讲道:“你说吧,什么事儿我都办,包括……”  欲言又止了,毕竟该主动的是杨二牛。

    杨二牛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他盯着白鸽问道:“你老公是不是在夫妻生活中不和谐?”  白鸽怔了怔,随即红着脸 点头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你帮我透个信儿给他,就说我有办法让他重振雄风,金枪不倒。

  ”  白鸽瞪大了眼珠失声道:“不是吧?你干嘛要帮他呀?这样你不就……”  其实白鸽想说,把她老公弄好了,你杨二牛还怎么拥有我。

  至于没说的原因,还是白鸽有所顾忌,毕竟俩人还没到那份上,她还不是很信任杨二牛。

    杨二牛语气冰冷的回答白鸽:“这你不用管了,总之透给他就是了。

  ”  白鸽只能连连点头,然后腻声道:“你说什么我都答应,那现在能不能给我捏脚了?”  杨二牛知道不给她点甜头,白鸽是不会听自己的,正好刚才被宋菲勾起的一团火还没消,于是笑道:“那走吧,去卫生室给你捏。

  ”  白鸽迟疑了片刻说:“卫生室就不去了吧,我刚从那里回来累死了,前面不是有个竹林嘛,去哪儿就行了。

  ”  杨二牛一眼就看出了白鸽的想法,心里冷笑一声,随即点头同意她的意思。

    等到了地方,杨二牛本以为骚气十足的白鸽会主动投怀送抱,然而她除了发出舒适的声音,根本没有迎合的意思。

  白鸽是在等杨二牛率先开战,可杨二牛却一直纠结不已。

    虽然白鸽样貌身材都是一流的,可要杨二牛主动和她发生点什么,心里总觉得不安。

    于是俩人就这样僵持着,很快竹林里白鸽舒爽的声音,立刻压抑不住的大叫了起来……  就算是白鸽发出如此诱惑的声音,杨二牛还是克制住了,最后俩人带着各自的小九九分开了。

    杨二牛望着白鸽走远,顿时露出了邪笑。

    按照他的计划,刘军一旦从白鸽那里得到消息,肯定会来找杨二牛,只要杨二牛信誓旦旦的这么一说,就算他再怎么仇视杨二牛,也一定会为了男人的尊严去冒险。

    毕竟白鸽和刘军俩口子最大的矛盾,就是床上的问题,一向浪荡骚媚的白鸽,遇上一个两分钟就缴枪的男人,怎么可能满足?于是这就让杨二牛有机可趁,把她给搞定了。

    而杨二牛老早就听说,白鸽之前不仅跟村里其它男人传过风言风语,外村的也有点绯闻。

  杨二牛觉得刘军要还是个男人,就肯定会不甘心,一定会想办法把白鸽这只骚蹄子的心拉回来。

    毕竟这么漂亮的媳妇很难找,撒手给别人太不划算了。

    刘军为了这事,还专门去县城里找医生看过,最终还是没有找到办法。

  杨二牛抓住他这个弱点,就很有把握让刘军上当。

  到那时,刘军残害杨二牛哥哥的仇,他便可以一口气给算个清楚了!  等杨二牛赶回卫生室,他想那些人应该回去睡了吧,结果快到地方时,看到那群人站在卫生室门口,最前面有一个看起来二十二三的女孩,抱着个 孩子,样子十分的着急。

    杨二牛眉头一皱感觉不妙,也不管杨富贵是不是还在生气,快步走了过去。

  到跟前杨二牛一眼便看到那个也就几个月大的孩子,不但在女孩儿的怀里没有发出半点哭声,而且嘴唇处还有些发白,身为青牛村现任的医生,杨二牛顿时叫道:“别抱那么紧啊!”  女孩儿可能是觉得孩子有危险,做为一个母亲的本能,她只能是将怀里的孩子抱得更紧些。

    这种错误的方法,让杨二牛一阵担忧,孩子都已经这样了,怎么能受得起这女孩儿这么大力量的挤压。

    “快让他给看看吧,他就是咱们村新来的医生。

  ”杨富贵也是一脸焦急的说道,不知道这孩子怎么样了,此时他也是叹了一口气,没有医生的日子,还真是不好过啊。

    杨二牛不由得瞅了杨富贵一眼,村长杨富贵也望着杨二牛,从他的眼神里已经看出愤怒了,取而代之的是焦虑和请求。

    手里抱着孩子的女人,也是刚刚听说村里来了医生,才赶快从家里跑出来的。

  听村长这么一说,她抬头看了杨二牛一眼,没又再多说什么,赶忙将自己怀里的孩子送了出去。

    孩子一入杨二牛的手,他便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儿了,关切的心让他忘记了还有这么多人在场,直接皱着眉头问道:“这孩子多长时间没喂奶了?” 李志强自然知道自己让林慧失望了,也是一阵无奈,翻了个身就睡觉了。

  林慧虽然没得到满足,但是她天性温柔,只能悄悄把渴望埋在了心底,随后细心的帮李志强盖好了 被子

  而 周阳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是一阵唏嘘,这个李志强,看起来人高马大的,竟然还是个快枪手!真恨不得马上推开门进去,一把拽开李志强,自己去好好满足满足林慧。

  第二天是周末,再加上昨天晚上那刺激的场景,搞得周阳大半夜都没睡着,所以醒的也比较晚。

  可刚睁开眼睛,就听到隔壁 房间里再次传来了那若隐若现的声音。

  周阳只感觉小腹一热,脑子里 下意识的就出现了林慧那苗条的身材。

  这两口子精力还真是好,这大早上的就开始了,不过想想也对,要是自己娶了这么个尤物当媳妇儿,肯定也不愿意起床。

  心里这样想着,周阳悄悄来到墙边,又从那个洞口看了过去。

  而让他惊讶的是,房间里根本没有李志强的身影,只有林慧独自躺在床上,手里正拿着个 玩具,嘴里还时不时的发出轻微的声音。

  看着眼前美妙的风景,周阳只感觉一阵气血上涌,恨不得马上冲进去,一把夺下林慧手里的玩具,好好的伺候伺候她。

  这个念头刚冒起来就变得愈发不可收拾起来,下意识的就瞟了一眼门把手,竟然没有反锁!周阳脑子一热,站起身就走了出去,轻轻敲了敲隔壁的房门:“小 慧姐,起床了么?”“啊?起床了,起床了!”房间里的林慧被吓了一大跳,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颤。

  “小慧姐你声音怎么怪怪的?”周阳故意问道。

  “那什么,我有点感冒了,所以不太舒服。

  ”林慧连忙解释了一句,生怕周阳怀疑什么,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偷偷在房间里做这事儿,不得被羞死才怪!“那正好我这里有药,小慧姐你吃点吧。

  ”周阳随手就在旁边的电视柜上拿了两包感冒药,推开房门就走了进去。

  “啊, 小阳你干什么?”林慧被吓了一跳,根本就没想过周阳会突然进来,连忙把被子拉过来,盖住了自己的身子,只露出一个脑袋来。

  “小慧姐,你不是感冒了么?我给你送点药进来,我(我把女同学摸出水了)看你这大早上的还没起床,肯定还没吃药吧?”周阳走到林慧身边,脸上满是关心的神情。

  不过在走进她的同时,周阳一眼就看到了放在床头柜上的玩具 遥控器,心里顿时一喜,一把将它拿在了手里:“咦?小慧姐,这个是什么东西啊?”“啊,小阳你别动,那个是台灯的开关!”林慧脸上一阵羞恼,怎么忘记把这个东西藏起来了?看到林慧的表现,周阳轻轻一笑:“小惠姐,这房间好暗啊,我帮你把灯打开吧!”说着,周阳拿起那个遥控器,轻轻按了按开关。

  “小阳不要!啊~”林慧本想阻止,但是她浑身一颤,嘴里下意识的发出一声惊呼。

  “小慧姐,你这是怎么了?”周阳故作疑惑,可心里早就乐开花了,这个林慧表面看上去一副端庄典雅的样子,可暗地里竟然这么奔放!“没…没事…”林慧皱了皱眉,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正常一点。

  “咦?这个灯怎么不亮了啊?遥控坏了么?”见到林慧没什么反应,周阳一边自言自语着,轻轻把遥控器开到了二档。

  “唔…..”随着一阵更加剧烈的颤抖,林慧感觉自己浑身都软了,这是她第一次在除了自己老公以外的男人面前表现出这幅样子,心里既羞愧又兴奋。

  看到林慧居然这么能忍,周阳也是一阵惊讶:“小慧姐,这个遥控器好像坏了,我帮你检查一下啊!”一边说着,周阳不动声色的把开关开到了三档。

  “唔…”这一下,林慧只能紧紧的抓住了被子,再看看周阳在面前的样子,心里里竟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兴奋感。

  “慧姐,你怎么了?不舒服么?”周阳假意皱了皱眉,对着林慧一脸的关心。

  “没,没事…”林慧根本就不敢跟周阳的眼神对视,只要一看到周阳那满是侵略的眼神,她就感觉全身一阵酥麻。

  那种感觉,就好像那里面的不是玩具,而是周阳那儿,这种愉悦的感觉充斥着林慧的每一个毛孔。

  不到半分钟,林慧浑身颤抖着,浑身难受的很。

  可就在这紧要关头,那玩具扭了两下,竟然直接没电了!“额…”林慧直接从云端瞬间跌落,这种落差感她心里一阵遗憾,要是能多几秒……“慧姐,你没事吧?”看到林慧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周阳也有些疑惑,不知道是怎么了。

  “没事,小阳,麻烦你先出去下可以么,我换衣服!”林慧下意识的低下头,可没想到,一低头就看到周阳那里,心里没来由的生出一股异样的情绪。

  他怎么会这样?难道说,刚才的事情,他是故意的?想到这里,林慧的心脏猛然开始跳动起来。

  本来就长期没得到满足,刚刚差点就到了,玩具却突然没电了,这种感觉简直比杀了她还难受。

  再看了看周阳的本钱,林慧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要是和他真的能来上一次,该有多好。

  周阳不知道林慧的想法,看到她脸上那奇怪的表情也有些拿不准。

  万一这妞儿知道他是故意弄那遥控器的,以后说不定就不会再搭理他了,连忙点点头走了出去。

  周阳刚出门,林慧整个人就软了下来,把玩具取了出来,心里免不了一阵叹息。

  这玩具再好,哪有真人的好啊?脑子里再度浮现出了周阳那惊人的规模,心里因为长期得不到满足而积累的不满在那一瞬间压得林慧有些喘不过气来。

  要是能跟周阳这样的男人好上一次,哪怕就一次也好啊!林慧深深叹了口气,穿上衣服走出房间,直奔卧室而去。

  刚刚的太兴奋了,不好好洗一下还真有些不舒服。

  可是在经过周阳身边的时候,他身上那股强烈的男子气息直扑林慧的鼻腔,差点让她脚下一软。

  连忙快步走进了浴室里面,把门给关上了。

  “呼!呼!”林慧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也没能把心底的渴望给压下去,只能脱掉衣服,打开喷头,希望洗个澡能让她冷静一些。

  可刚打开喷头,里面冷不丁喷出一股冷水,吓得她脚下一滑,直接摔倒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惨叫。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